第二章

第二天一早亮佳走進蝴蝶行。

秘書比她更早,立刻帶她進小小文儀設施齊備的辦公室。

那小房間有一扇向海的窗,亮佳剛看到朝陽升起,覺得是好兆頭,她願意在這裡過一輩子。

亮佳去查看電郵。

“準八時小會議室見面。”

亮佳用清水漱漱口,立刻趕去開會。

只見葉芳好已經到了,精神奕奕,與三兩同事談論公事。

會議桌上放著一件男裝襯衫。

葉芳好見到亮佳,立刻招呼:“過來看這件免熨襯衫。”

亮佳趨近,只見白襯衫狀甚普通,只不過微微泛著銀光。

葉芳好拿出一隻吹頭髮用風筒,向襯衫上縐褶噴去,衫上縐褶立刻變得平滑如鏡,她解釋:“是尼龍混鈦合金線紡織。”

同事們議論紛紛。

“好傢伙。”

“這倒是方便。”

“熨斗公司可要結業了。”

“售價多少?”

葉芳好微笑,“四千美金,明年有售。”

同事們大笑起來。

葉芳好說:“開會吧。”

一整個上午說的都是營運細節。

鮑司小,只得十幾名心月復,無分階級彼此,只需供給寶貴意見,氣氛融洽。

時間過得極速,一下子上午過去。

大夥在公司吃午餐,四菜一湯,由專人烹調,同一般公司膳食大不相同。

不讓夥計吃好吃飽,夥計怎樣出力。

下午,有醫生上來替各人注射防感冒針。

葉芳好的政策是儘量把同事留在公司裡,辦公室設有健身室及浴室,還有一間小小休息室,裡邊有兩張單人床,誰要過夜也可請便。

亮佳職位是總經理助理,可想而知,大小姐不下班,她也很難離開。

晚上六時,她同亮佳說:“你先走吧。”

亮佳點點頭。

一出門就看見林泳洋在等她,不禁高興。

“第一天上班,滋味如何?”

“發覺小妹過去虛度了十八載光陰。”

“真的那樣好?”

“不過,我想先月兌去鞋子躺沙發上才慢慢說。”

明天,學他們那樣,穿球鞋走來走去,才不吃力。

林泳洋說:“今日我們接到史丹福大學青睞,可以成為大學指定球衣供應商。”

“真令人振奮。”

“工作就是有這個好處。”

亮佳說:“每月又可支薪,經濟獨立,不知多開心。”

泳洋只得唯唯喏喏,不敢再冒犯他鐘愛的人。

晚上,葉太太打電話給亮佳,一說半天,問她工作情況,見聞、心得……

泳洋累得在沙發上睡著。

做夢,已經結了婚,忽有一英俊少年叫他爸爸,他喜極而泣,驚醒,知是夢,不勝惆悵。

幸虧亮佳煮了一鍋鮑魚粥,他吃飽氣也漸漸平了。

第二天上班,方有賀找他:“聽說亮佳做了葉芳好的助手。”

泳洋點點頭。

方有賀看著他:“可是怕失去未婚妻?”

泳洋又點點頭。

“我看好亮佳,她有分寸,放心好了。”

泳洋不出聲。

“來,為北美來的大客介紹你的新設計。”

泳洋打醒精神。

大客戶到了。

他以愉快的聲線說:“這批運動衣將混入彈性防敏感質料,輕身舒服,保暖透氣功能極佳,令皮膚保持乾爽,且容易打理,可用洗衣機洗滌,不起毛頭,不會褪色、變型。”

模特兒出來展示新設計。

客戶忽然問:“葉芳好小姐可以列席嗎?我們慕她名而來。”

林泳洋答:“葉小姐不在敝公司上班。”

“你們不是合夥人嗎?”

方有賀笑,“我去撥個電話。”

真好涵養,神色如若。

泳洋暗暗佩服。

片刻他回來說同客戶說:“葉小姐馬上來。”

客人像吃了一帖補藥,眉開眼笑,氣氛立刻不同。

十分鐘後葉芳好帶著李亮佳出現。

無論哪一個國家的客人,看到漂亮的年輕女子,一定高興。

葉大小姐與客人招呼過,才與方有賀及林泳洋點點頭。

會議室忽然熱鬧起來。

模特兒再次出來,客戶說:“我仍覺得胯位需更貼身。”

葉芳好說:“我帶了幾件內衣來,換上看看。”

她自手提包取出薄薄一疊內衣褲,客人立刻趨向前來,只見幾條薄如蟬翼的男裝內褲。

方有賀立刻叫模特兒換上。

客戶一看,滿意到極點,“葉小姐、方先生,合約是你們的了,請把內衣料子織到運動褲胯位上去。”

葉芳好答:“可以做到。”

“我下午叫律師送合約上來。”

客戶喝了茶離去,男士們送到門口。

林泳洋當著未婚妻說:“葉小姐,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葉芳好請模特兒轉過身子來,只見他們背後彆著迴紋針,把多餘布料夾緊,才得到最好效果。

“客人均喜吹毛求疵。”

大家笑起來。

“不過,他的意見很好,胯位的確可以加多一點彈性。”

葉大小姐伸手放到男性模特兒敏感部位,左右拉動布料。

模特兒尷尬得面孔發熨,大小姐只當他是人形,神色自若,同醫生診治病人身體一樣態度。

亮佳更加心服口服。

林泳洋連忙把設計速寫下來。

方有賀站在一邊靜觀。

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葉芳好。

他喜歡她們兩姐妹的名字,芳好、結好,但聽人說,姐姐嚴肅,妹妹奔放。

幾次開會,她只派助手來。

今日他有急事,撥電話過去,剛好是她親自接聽,一知是公事,立刻細心聆聽。

他簡約地把困難說出來:“客人說是慕葉芳好之名而來。”

“他們是誰?”

“加拿大卑詩省競投零八年冬季奧運會服裝組代表。”

葉芳好不加思索,“我十分鐘就到。”

懊剎那方有賀四肢百骸都鬆弛下來。

無論這女子本性如何,辦事如此爽脆,不要說罵,給她打都值得。

十分鐘她翩然而至,三兩下手勢說服客戶,渾身發散的能力與信心化為魅力,人客滿意而去。

接著,她露出俏皮一面,原來褲子貼身靠這一行老伎倆:不是加黏貼,就是用夾子。

葉芳好公事公辦,一點不忌諱與男性模特兒接觸。

膽大而心細,方有賀立刻對她又增加好感。

他向她道謝。

葉芳好心想:這人長相太過漂亮,雖然故意穿深色西裝低調掩飾,仍然太閃,她完全不喜歡亮晶晶的人、事、物。

她留下一份章程。

方有賀一看,“呵,杜索道夫一年一度男性內衣展覽。”

林泳洋說:“我們不做內衣。”

“大東不做,不代表賀成不做。”

“內衣是無敵專長。”

“我們正與蝴蝶合作呢。”

“出錢出力,也不過是助長蝴蝶牌威風。”

“你怕吃虧?”

“我怕蝕了本而人家不知感激。”

方有賀笑,“這件事對我們也有利益,投資等於冒險,卑詩省未必成功競投到冬季奧運申辦權,我們還不是奉代表為上賓,百般遷就。”

林泳洋點點頭。

也許三十年後,他倆步入中年,一日有空,閒話當年,會詫異當日精力、勇氣從何而來。

是因為年輕吧,有股動力推著他們向前進,小則創業,大則革命。

“好,我們參加。”

茶水間裡,賀成同事議論紛紛。

——“真大膽,手就那樣放到男人。”

“人家做事嘛。”

“小姐,我的手在工作時能否放到女性模特兒胸部上?請勿雙重標準。”

“人家自外國回來。”

“外國人個個胡天胡地?”

“到底比較豪放。”

同事們笑成一團。

方有賀走進去,咳嗽一聲。

茶水間會議這才結束。

方有賀回到自己房間,撥電話給朋友。

“小冰,我需要更多資料。”

小冰很幽默,“關於什麼?宇宙黑洞、微軟官司、抑或中東局勢?”

“葉芳好。”

“我已經交上資料。”

“她的家境、她的戀情、她的事業——”

小冰十分詫異,“這一切,有待你自己慢慢發掘呀,香檳在手,娓娓傾訴,倍增情調。”

“你是叫我約會她?”

“咦,你倆未婚,年齡相仿,還有,你對她那麼有興趣,即是非常好感啦。”

方有賀吃驚。

他沒朝這方面想過。

“我只可以告訴你,她是一個成功的化學工程師,兼是有才華的設計師,回家之前,曾在英國幾間大公司如積加任職,負責復興老牌。”

方有賀靜靜聽著。

“祝你成功。”

小冰掛上電話。

約會她!不不不,方有賀從不約會女同事,辦公的地方不能牽涉其他事,否則日間是她,晚上又是她,慘過結婚。

這時,方有成推門進來,“我遲到,聽說一切已經擺平?”

他是名福將,永遠坐享其成。

“現在專等卑詩省申奧成功。”

“倘若失敗呢?”

他大哥回答:“加油,從頭來過,十單生意,有一單成功,已經一流。”

方有成說:“奸商生涯也不易為。”

方有賀說:“我們去拜訪一個人。”

“誰?”

“葉無敵太太。”

“好端端幹嗎要驚動老太太。”

“晚輩要有禮貌。”

他們通過李亮佳約到星期三下午三時見葉太太。

方有賀翻老照相簿。

方葉兩家也不是一開始就勢不兩立,至少在他們兩兄弟小時候,兩家曾經一起坐遊輪暢遊地中海。

照片中有兩家合照,葉氏夫婦帶著六七歲大的小芳好,她穿水手裝,雙手插口袋,毫無笑容,非常有性格的樣子。

當年她妹妹結好尚未出生。

有成只得手抱。

方有賀小心翼翼取出老照片。

他吩咐秘書:“放十乘八寸,請美術部加工去底添色,用電腦清晰畫面,然後到鐵芬尼配只銀相架,一天內做妥。”

他將帶這張照片做禮物。

那一天下午,葉太太親自出來歡迎他們。

葉太太保養得極好,遠看如四十多歲,頭髮染得漆黑,穿套棗紅絲絨衫褲,態度親熱。

“孩子們好久不見,有賀有成你倆這般高大了,來,坐下說說自己:閒時有何消遣,有女朋友否,與些什麼人來往。”

兩兄弟笑了。

有賀送上照片。

葉太太一看,唉呀一聲,感慨萬千。

遊畢地中海翌年便生下結好,之後葉先生便與第三者遠走他鄉,他也不要求離婚,撇下這個家不理,表演非正式失蹤。

她放下銀相架招呼他們兩兄弟吃英式茶點。

正論及青瓜三文治來源,忽然聽得蹬蹬蹬腳步聲,跟著有人探頭進來。

他倆看見一張俏麗的面孔,結好烏亮長髮梳一條馬尾巴,身上穿母親少女時代的窄身旗袍裙。

兩兄弟馬上站起來。

“結好,過來見過方家哥哥。”

一剎間時光倒流了二十年。

結好本來有約,一見方有成,忽然忘記前事,笑笑坐下,喝起茶來。

又說:“有成,我帶你參觀這座老房子。”

有成欣然說好,跟著她出去。

這時葉太太問:“你爸媽好嗎?”

方有賀坦白答:“家父長駐上海,已經再婚。”

葉太太抬起頭來,“那麼,媽媽呢?”

“家母在波士頓讀書,她說若不是我們兩兄弟,她一早投身學府。”

“呵,修什麼科目?”

“她讀自少女時期便嚮往的純美術。”

葉太太籲出一口氣,“真好志氣。”

電話鈴響,傭人接聽,輕輕說:“二小姐不來了。”

不知誰又得失望整天。

方有賀看看手錶。

葉太太笑說:“你有事先走好了,讓有成留下吃晚飯。”

方有賀點點頭,遲疑一下,“芳好不在家?”

“她在公司。”

就在這時候,芳好與亮佳推門進來。

葉太太立刻說:“亮佳你來了,快換拖鞋鬆鬆,我有事同你說,芳好,你幫我招呼有賀。”

她拉著亮佳上樓。

芳好輕輕說:“為什麼不叫我也月兌去鞋子鬆鬆。”

背後有人答:“你已經穿了球鞋。”

她轉身朝方有賀笑笑,“招呼不周。”

一眼看到老照片,站住細細觀賞,不勝唏噓。

方有賀說:“你看七歲的你多神氣。”

芳好很客氣,“你也不差。”

原來她一早就見過他,一向記性好的她竟不記得。

她坐在他對面,斟一杯茶喝,把剩下點心全部吃光。

他見她那樣隨和,不禁訝異。

不止三五個人告訴過他,葉大小姐出名疙瘩挑剔刁鑽難侍候,然而親自接觸之後,情況剛剛相反。

兩人都沒有說話。

芳好放下茶杯,用餐巾抹一抹嘴,方有賀發覺白麻布上沒有唇膏印,那粉紅唇色是天然的。

他有點感動。

天然。

這年頭竟還有天然色,都會中連晨曦晚霞都看不見了,伊人唇角卻尚餘一抹胭脂。

他低下了頭。

他實在應該走了。

有成不知被那俏麗的少女帶了去什麼地方。

他自己則被糯米黏在椅子上。

芳好像是知道他在想甚麼。

她說:“剛才進來的時候,我看到他們在後園打籃球。”

籃球!

“去看看他們。”

丙然,只見有成月兌了外套,與換上短褲球鞋的結好在爭籃球,終於被結好追到,有成攔她不住,她縱身一拋,球落入籃中。

有成剛想接住,忽然有人加入戰圍,原來是芳好,她本來就穿著球鞋,身手敏捷,竄上來搶球,又被她射入。

有成急了,“大哥,你還袖手旁觀?”

方有賀月兌下外衣,下場助陣,籃球在他手裡聽話像小狽,他把球放在指尖旋轉,跟住表演好幾個花式,芳好結好知道不是對手,仍然奮力應戰。

三十分鐘後,葉氏姐妹憑機智及靈活與方家二雄打成平手。

他們蹲在地上大笑喘氣。

李亮佳在一旁大力鼓掌。

結好建議:“一起在家吃飯可好?”

芳好答:“我還有點事要出去。”

方有賀也說:“我也有約。”

有成卻說:“結好,我陪你。”

芳好一個人回屋子裡去。

取消約會留在家裡?

做得太明顯了不大好看,愛熱鬧是人的天性,混得太熟難以合作……

找了許多藉口,其實是膽怯。

一朝被蛇咬,終身怕繩索。

淋過浴,她沒有下樓吃飯,在房裡吃半碗麵,到廠裡去看衣料樣板。

一進門,看見方有賀比她先到,原來兩人來了同一地方。

芳好笑笑,坐到他身邊。

他並不意外,給她看顏色。

“冬季運動會服飾顏色要鮮豔。”

“少不了紅色。”

“有好幾只紅,你來看看。”

“需拿到陽光下慢慢端詳。”

兩人與廠長商談到晚上八九點。

方有賀問:“總廠在浦東,你可要去跟一跟?”

芳好答:“暫時不用,他們代表的聯絡工夫十分周到,我在本市也一樣。”

“我明早上去一趟。”

“祝你順風。”

“可有時間一起吃飯?”

芳好點點頭。

他帶她到工廠大廈橫街的大牌檔用膳。

叫了幾味小菜,他看著葉芳好打開公事包,取出一隻狹長小銀盒,打開,原來裡邊放著一雙烏木鑲銀角的私家筷子。

方有賀微笑,真是大小姐。

小菜上來,清炒魚唇香且滑,芳好吃了很多。

她仍然少說話,眼睛怪饞地看著鄰座桌上大盆炒蜆。

方有賀輕輕說:“那個不大衛生。”

芳好點點頭。

這就算約會嗎。

許久沒有單獨與男生一起吃飯。

她低著頭,方有賀看著那張雪白的面孔,她一定不大曬太陽,即使曬了也只紅不黑,接著褪皮,又恢復白皙。

是什麼令她氣質裡有一絲冷冽孤芳?

她把私家筷子收好。

他問:“試過不見嗎?”

芳好答:“時時不見。”

他說:“去散散步,免得飽滯。”

一路走出去,兩家司機跟在身後。

方有賀過去同他們說了幾句,車子開走了。

他叫她看幾座廠址。

“趁地價便宜,入貨也是時候。”

她問了詳情。

方有賀說:“我小時候也穿你家無敵牌衛生衣。”

芳好笑笑,“我喜歡貴廠大東牌羊毛內衣,讀書時買多件極小號,當外衣穿。”

“啊?”

“沒想到吧,街頭時裝全有意思,少女少男有真正需要的服飾才會流行。”

“如此有創意,為什麼現在淨穿深色套裝?”

芳好沒有回答。

他們經過報攤,芳好選焙雜誌,一眼看到某份週刊上有方有賀的側面彩照,站他身邊笑面迎人,只穿一點點紗衣的是豔星伏貞貞。

方有賀有點尷尬,雙目看往別處。

芳好笑吟吟,買了一本。

方有賀不抱怨,也不解釋。

芳好倒是欣賞這一點:欣然承擔責任,繼續尋歡作樂。

走到大街,司機開著車子出來,他們分頭回家。

見到女兒,葉太太說:“結好與有成一見如故。”

“那多好,他們兩人都活潑。”

“你呢?”

芳好笑吟吟,“我回自己公寓休息。”

“同那區汝棠分開已有兩年,什麼都該丟到腦後,你說是不是。”

芳好不出聲,笑笑收拾文件,開了小車子回小鮑寓。

回到家,方有成不住向大哥表示對葉結好的傾慕。

“我半生都在找這樣一個樂觀活潑明媚的女子。”

“恭喜你。”

“結兒真漂亮,整個人似會發出晶光,大哥,我已鎖定此人。”

“有成,一見鍾情並不可靠。”

“我們小時候已經見過。”

“照片裡的是芳好,彼時結好尚未出世。”

“我們兩家為什麼結怨?”

“要問爸媽才知。”

“現在是葉方二家修好的時候了。”

有賀勸兄弟:“無論什麼事,未成功之前切勿張揚,人家可會接受你的追求?”

“我倆感覺完全相同。”

有賀微覺妒忌。

這小子好運氣,芸芸眾生中遇見了意中人,他喜歡她,她居然有同樣感覺,萬中無一的幸運機遇,持續多久已不重要。

“你呢?”有成問大哥。

“我?”

這時,傭人進來說:“伏小姐找。”

有賀忽然說:“我已經睡了。”

傭人出去回話。

有成說:“大小姐人品賢淑,她一定是那種罕有與異性分手或遭人出賣不發一言維持個人尊嚴的女子。”

有賀答:“誰會傷害她,這樣瀕臨絕種的人類應受呵護。”

“你欣賞她!”

有賀笑:“我?我哪裡配得上人家。”

那一邊,葉芳好在床上津津有味地看那本趣味性週刊。

記者筆法流麗,娓娓將伏貞貞自白道來。

伏小姐處處表示深愛方家大少爺,但又不作正面回答,噯昧地反問:“將來的事誰知道?”

她不忘加一句:“錢很重要,賺夠錢,人家就不會說我貪錢。”

這種街頭智慧,不是平常女子擁有,非要在紅塵中打過滾,領教過人情冷暖才會鍛煉出來。

夜深了,芳好熄燈睡覺。

第二天早上回到公司,只見亮佳比她早到,其他同事看著她穿上一件附頭罩衛生衣,芳好完全知道發生什麼事。

她說:“自動發熱外套送到?”

亮佳笑,“下次去北極,可不必害怕了。”

芳好走過去細細研究,這件外套製作了兩年,她也有貢獻:衣料正是她專利註冊產品,但是整件衛衣,像電毯一般種上微型防水發熱系統,通過電池,可將溫度凋校至和暖舒適。

“方便寒冷天氣在戶外工作者像電力或建築工人。”

“還有郵差、警察、運動員。”

“冬季我坐在家都需要一件這樣的發燒衣。”

“售價多少?”

“五百美金,廠方送了十打給我們。”

芳好也穿上一件,開啟暖流,不消一分鐘便覺得暖呼呼,不用再手冷腳冷。

亮佳說:“這料子真管用,變化無窮。”

忽然有人在身後說:“可否送我一件冬季深夜出外景時穿著?”

芳好一怔,這不速之客是誰?

她緩緩轉過頭去。

所有同事部靜下來。

只見一個年輕女子穿著低腰褲,粉紅色小毛衣,外罩一件內裡鑲貂鼠毛的牛仔布夾克,臉上架大墨鏡。

亮佳認得她。

“可是伏小姐?”

眾人恍然大悟,怪不得如此面熟。

苞著又興奮起來,大明星,大駕光臨,為的是甚麼?

亮佳立刻接手處理這宗緊急事件,她笑問:“伏小姐有何貴幹?”

“我找方有賀。”

“方先生不在這裡上班,伏小姐,方先生辦公室在隔壁萬裕大廈十一樓,我帶你去。”

伏貞貞笑,“是嗎,但是他告訴我,兩個地址都可以找到他。”

她的目光終於找到了葉芳好。

伏貞貞除下墨鏡,“是葉小姐?”

芳好微微笑,“把電暖外套包起來送給伏小姐。”

“叫我阿貞得了。”

同事們散開,只剩亮佳斟出咖啡招呼客人。

伏貞貞說:“對不起,我弄錯地方,打擾了。”

亮佳送上禮物。

伏貞貞道謝:“這件衣服我真的有用,去年一月在內蒙古拍武俠片,差點凍破了皮,大家冷得哭,眼淚結冰,笑壞人。”

芳好點點頭。

“再見。”

伏貞貞翩然而去。

亮佳陪笑,“我去看看接持處怎麼放她進來。”

芳好問:“她來幹什麼?”

亮佳抬起頭想一想,“當然不是找錯地方。”

“鳳凰無寶不落,到底為什麼?”

亮佳得到一個結論,“大小姐,她衝著你來。”

“我?”

“她一進來雙眼電光霍霍,通屋搜人,眼神終於鎖定在你身上,你是她目標,她想看清楚你。”

芳好莫名其妙,“我?”

“是,你,”亮佳笑了,“她是方有賀的女友,她想了解一下方有賀的夥伴。”

芳好明白過來,冷笑一聲。

“她不放心。”

“那樣也很累。”

“每份工作都有危機,你看她全副武裝,毛衣底下是鑲鋼線承託式內衣,大冷天時,露著臍眼,也不怕凍出肺炎。”

亮佳嘆口氣,語氣帶著同情。

芳好說:“見過了,可以放心啦,她是特霓七彩,我們是黑白平面。”

亮佳也笑。

“準備與日本人開會吧。”

稍後大堂接待員進來解釋:“我認出她是伏貞貞——”

亮佳溫言,說:“以後無論是誰,請先通報。”

“是,李小姐。”

那少女出去了。

芳好想一想,“同方先生說一聲,請他約束女友,莫叫她再次亂闖他人辦公室。”

亮佳答:“我立刻去做。”

下午,方有賀打電話來致歉。

“打擾你了。”

“我們正忙,也撥不出時間招呼貴客。”

“星期五可否一起吃飯?”

“我有事。”

芳好掛上電話。

稍後有廠家送樣版來,一件保暖內衣胸前印著細小字樣:“不,即使你是世上最後一個男人。”

芳好忍不住嗤一聲笑出來。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