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沒有人,打個比喻。”我立刻否認。

“你認識了哪個地產界要人?”

“李嘉誠。”我笑。

他馬上釋疑。

我說:“可林,我不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可林,我們原可成為一對摯友。”

他沉默一會兒,“我現在也沒有侵犯你。我甚至沒碰過你的手,我已經開始四個中國化了:擁有一大堆不同用途的女朋友——談心的交心,跳舞的一起瘋狂,上床的盡講。”

“要死。”我笑罵。

“子君,說實的,如果我們之間沒有希望,我也希望把關係轉淡了。”

淡?如何淡法?我緊張一陣子。與他說說笑笑已成習慣,一旦少這麼個人倒也恍然若失。

我原來是個最自私的女人。

“你要不要出來談?”他問,“電話筒開始發燙。”

“你打算怎麼樣?”

“燭光晚餐。”

“不,你的意思是要同我絕交?”

“你不能不負出任何代價而一生一世釣住我,是不是?”

“快說清楚。”

“我將要調回祖家。”

我冷笑一聲,“黔驢之技,你們這些洋子,一想扔中國女人就說要調回祖家,為著事業如何如何,然後兩個月後還不是出現在中環的酒吧,只不過身邊換個人。咄!你哄老孃,沒這麼容易。”

“我並沒有哄你,我現在就向你求婚。”

“我不嫁洋人。”

“子君你今年三十六?你別以為機會滿天飛,年年有人向你求婚,我是說求婚。”

可林鐘斯強調說,“這可能是你最後一次。”

“我不介意,”我倔強說,“我決不嫁洋人。”

“洋人不是人?你這頭蠢豬!”

我不嫁洋人,決不。情願一輩子孤獨,這一點點的驕傲與自尊必須維持。

我不同子群,我還得對平安兩兒負責。

“大家說再見吧。”

他沉默很久,然後說:“在電話裡說再見?絕交也依賴科學?”

“對不起,可林。”

“鐵石心腸。”

我苦笑。

“你會想念我的,”他詛咒地說,“你會想念我這個君子。”

我搖搖頭笑,他自稱君子,如此說來,涓生還好算是聖人——月兌離夫妻關係之後還關照我的衣食住行。

“誰也不知道你在等什麼,祝你等到癩蛤蟆。”

我抗議:“也許一個吻可以把他轉為一個王子。”

可林沉默一分鐘,“不要再找我。”他終於掛上電話。

太現實,剛說完我愛你就開始侮辱人。從頭到尾我其實未曾主動與他聯絡過,但如今水洗勿清了吧。

我一笑置之。

跑了,都跑了。

連這個“男朋友”都走掉。

我得緊緊抓住我的工作,連工作這個大錨都失去,我會立刻變成無主孤魂。

週末我到老張處,他已將我做的那團“雲”擱在窗台。我用線將‘雨點’串起,釘在‘雲’下,正在比劃,樓上的房門打開,一個猥瑣的年輕男人自樓梯竄下,匆忙間還向我上下打量一番。

我頓時反胃,烏雲滿面,準備好演講辭月復稿。

沒一會兒老張下來。

我鄙夷地說:“張允信,吃飯的地方不拉矢。”

他沉默很久,臉上滿是陰雲,我知道把話說重。

“何必把這種人往家中帶?”還想以熟賣熟的補救。

“這是我的私生活。”

“我很替你可惜。”

他抬起頭來,很諷刺地看我,“你是誰?老幾?代我可惜?”

“老張,我真是為你好,你遲早要被這些下三濫利用,你也總得有選擇。”我的氣上來。

“完了沒有?這到底還是我自己的家,你有什麼資格上我家來指名侮辱我?”

“張允信,你根本不受忠告。”

“然,你想怎麼樣?”他像只遇到敵人的貓,渾身的毛都豎起來戒備。

“你是不是要我走?”我的心情也不大好。

“你別以為我這檔子生意沒你不行。”他說。

他這樣說,我很震驚,話都說出口了,我很難下台,於是擺擺手,“別扯開去好不好?生意管生意。”我馬上退一步來委曲求全。

我取餅外套手袋,把我那塊雲狀飾物塞進口袋,“我走了。”我說道。

出門口,我非常後悔,怎麼還是這麼天真?錯只錯在我自己,把張允信當作兄弟般,朋友之間最重要的是保持距離,我幹嘛要苦口婆心地干涉他的私生活,我太輕率,太自以為是,活該下不了台。

每個人都有一個弱點,一處鐵門,一個傷口,我竟這般不懂事,偏偏去觸動它,簡直活得不耐煩。子君子君,你要學的多著呢,別以為老好張允信可以襟圓搓扁,嘻嘻哈哈,面具一旦除下,還不是一樣猙獰,也許他應當比我更加怒惱,因為我逼他暴露真面目——老張一直掩飾得非常好。

一整晚我輾轉反側,為自己的愚昧傷感。

我還以為我已經快要得道成精呢,差遠了。

人際關係這一門科學永遠沒有學成畢業的一日,每天都似投身於砂石中,緩緩磨動,皮破血流之餘所積得的寶貴經驗便是一般人口中的圓滑。

我在什麼時候才會煉得爐火純青呢?

苞著史涓生的時候,根本不需要懂得這門學問,現在稍有差池,立刻一失足成千古恨。

張允信拿生意來要挾我。當時如果拍桌子大罵山門走掉,自然是維持了自己的原則,出盡一口烏氣。

但是以後怎麼辦?我又該做些什麼?

我再也不願意回到任何骯髒的辦公室去對牢那群販夫走卒。

一時的嘴快引出這種危機,現在再與老張合作下去,會叫他瞧不起,我怎麼辦呢。

驀然想起唐晶以前向我說過:“工作上最大汙點不是做錯事,而是與同事反目。”

我竟犯下這個錯,焉得不心灰意冷。

若與老張拆夥,我租不起那麼大的地方闢作工場,亦買不起必需的工具。況且我只有點小聰明,至今連運用烤箱的常識都沒有。

每個人都贊子君離婚之後闖出新局面,說得多了,連我自己都相信。什麼新局面?人們對我要求太低,原以為我會自殺,或是餓死,居然兩件事都沒有預期發生,便算新局面?

我一夜未眠。

我倒情願自己是以前的子君,渾渾噩噩做人,有什麼事“涓生涓生”大喊,或是痛哭一場,煙消雲散。我足足一夜沒睡。

清晨喝黑咖啡,坐窗前,一片寂寥,雨終於停了,我心卻長有云雨,於是把那條自制飾物懸胸,電話響。

是老張,聽到他主動打來的電話,不禁心頭放下一塊大石,血脈也流動起來。

他若無其事地說:“今天與造幣廠的人開會,我提醒你一聲。”

“我記得。”我亦裝作什麼都沒發生過。

“一會兒見。”

“我什麼也沒有準備。”

“沒關係,我有些圖樣。”

“再見。”我說。

老張尚需要我,我鬆口氣,我尚有利用價值。

以前與史涓生在一起,如果抱著這般戰戰兢兢的態度,恐怕我倆可以白頭偕老吧?

我忽然狂笑起來。

還是忘不了史涓生。

造幣廠代表換了新人,老先生老太太不在場,我有點心虛,緊隨著張允信。

碰巧我們兩個都穿白色,他們則全體深色衣飾,彷彿是要開展一場邪惡對正義大戰。

我痛恨開會,說話舌頭打結,老是有種妄想:如果我不開口,這班討厭的人是否會自地球表面上消失?

張允信出示許多圖片給主席看,其中一張居然是我脖子上懸的“雨雲”。我訝異,這滑頭,把我一切都佔為己有!真厲害。

主席並沒有表示青睞,把我的設計擲下,冷笑一聲,“這種東西,十多年前嬉皮士流行過,三隻銅板一個,叮鈴當郎一大串。”

“太輕佻,沒有誠意。”另一位要員亦搖頭。

我低頭看自己的手,運氣大概要告一段落了,我不應遺憾它的失落,我只有慶幸它曾經一度駕臨。

散會時我們已被黑衣組攻擊得片甲不留。

我默然。

出到電梯,主席的女秘書追出來,“等一等,等一等。”

我沒好氣,“什麼事?要飛出血滴子取我們的首級?”

女秘書臉紅紅,“我見你胸前的飾物實在好看,請問哪裡有買?”

我氣曰:“這種輕佻的飾物?是我自己做的,賣給你也可以,港幣兩百元,可不止三個銅板。”

誰知秘書小姐馬上掏出兩百元現鈔,急不可待地要我將項鍊除下。我無可奈何,只好收了她的錢,把她要的交給她,她如獲至寶似地走了。

在電梯裡我的面色黑如包公。

老張說:“勝敗乃兵家常事。”

“幸虧我尚有生活費。”我說。

“他們的內部在進行新舊派之爭,凡是舊人說好的,他們非推翻不可。”

我苦笑,“看樣子我們要休息了。”

“不,”老張很鎮靜,“我們將會大力從事飾物製作。”

我愕然。

“兩百塊一件泥餅?”老張說,“寶貝,我們這一趟真的要發財了。”

“有多少人買呢?”我懷疑。

“香港若有五十萬個盲從的女孩子,子君。”老張興奮地說,“我們可以與各時裝店聯絡,在他們店鋪寄賣,隨他們抽傭——如何?”

“我不知道。”我的確沒有信心,“也許這團‘雲’特別好玩。”

“你一定尚有別的設計。”老張說。

“當然有。我可以做一顆破碎的心,用玻璃珠串起來,賣二百五十元。”

“我們馬上回去構思,你會不會繪圖?”老張問道。

“畫一顆破碎的心總沒問題。”我說。

“子君,三天後我們再通消息吧。”

我們在大門分手。

太冒險,我情願有大公司支持我們。

竅則變,變則通,我只剩下大半年的生活費,不用腦筋思考一下,“事業”就完蛋。

回到公寓怔怔的,嚐到做藝術家的痛苦:絞腦汁來找生活,製作成品之後還得沿門兜售,吃不消。

忽然之間覺得寫字間也有它的好處:上司叫我站著死,乾脆就不敢坐著生,一切都有個明確的指示,不會做就問人,或是設法賴人,或是求人。

現在找誰幫我?

又與老張生分了,沒得商量。

黃昏太陽落山,帶來一種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式地孤獨。

我出門去逛中外書店,買板書、B2鉛筆、白紙、顏料,最後大出血,在商務買套聊齋,磨著叫售貨員打八折,人家不肯,結果只以九折成交。

我也不覺有黃昏恐懼,一切都會習慣,嘴裡嚼口香糖,捧著一大盒東西回車子,車窗上夾著交通部違例停泊車輛之告票一張。

“屎。”嘆息一聲。

這個車如流水馬如龍的撩會,不使盡渾身解數如何生活,略一疏忽便吃虧。

罷在感想多多之際有人叫我:“子君?”追上來。

我轉頭,“涓生。”

“子君。”他穿著件晴雨褸,比前些時候胖了,可怕。

我看看他身後,在對面馬路站著辜玲玲以及她的兩個子女。那女孩冷家清已經跟她一般高,仍然架著近視眼鏡,像個未來傳道女。

想到我的安兒將是未來豔女錄中之狀元,我開心得很。

“子君。”涓生又叫我一聲。

我仍然嚼口香糖。

“你怎麼穿牛仔褲球鞋?看上去像二十多歲。”他說。

我微笑。

他拉拉我的馬尾巴。

“好嗎?”涓生問,“錢夠用嗎?”他口氣像一個父親。

那邊辜玲玲的惱怒已經形諸於色。

我向他身後呶呶嘴。

他不理會,幫我把東西放進車尾箱。

“謝謝。”

“我們許久沒見面了。”

我不置可否,只是笑。自問笑得尚且自然,不似牙膏擠出來那種,繼而上車發動引擎。

我看見辜玲玲走上來與史涓生爭執。

亦聽見涓生說:“……她仍是我孩子的母親。”

我扭動駕駛盤駛出是非圈。

回到家我斟出一大杯蘋果酒,簡直當水喝,用麵包夾三文魚及女乃油芝士充飢。

我作業至深夜,畫了一顆破碎的心,一粒流星,還有小王子及他那朵玫瑰花。

“再也不能夠了。”我伏在桌上,倦極而叫,如晴雯補好那件什麼裘之後般感嘆。

真是逼上梁山,天呀我竟充起美術家來。我欣賞畫好的圖樣,自己最喜歡小王子與玫瑰花。小王子的胸針,玫瑰花是項鍊,兩者配為一套,然而我懷疑是要付出版權的,不能說抄就抄,故世的安東修伯利會怎麼想呢。

老張說:“管他娘,太好了。”

我瞪著他。這個張允信,開頭我參加他的陶瓷班,他強盜扮書生,彷彿不是這種口氣這個模樣,變色龍,他是另外一條變色龍。

我捧著頭。

“你腕上是什麼?”

“呵,”我低頭。

糟,回來一陣忙,忘了還債給翟君這隻手鐲所的費用。

“很特別。”老張說。

“是。”

他怎麼了?仍然來回三蕃市與溫哥華之間?仍然冷著一張臉頻頻吸菸?

翟君替我拍的照片如何了?

想念他與想念涓生是不一樣的。對於涓生,我現在是以事論事,對於翟君,心頭一陣牽動,甚至有點悽酸,早十年八年遇見他就好。

“——你在想什麼,子君?”

“沒什麼。”

“別害怕,我們會東山再起。”老張說,“去他媽的華特格爾造幣廠。”

“我明白,我不怕。”我喃喃地說,一邊用手轉動金鐲子。

史涓生當天下午十萬火急地找我。

他說平兒英文測驗拿零分,責備他幾句,竟然賴坐在地上哭足三小時,他女乃女乃也陪著他哭。

我知道這種事遲早要發生,有賈太君,自然就有賈寶玉。

好,讓我來充當一次賈老政。

跋到史家,看見平兒賴在祖母懷中,尚在抽抽嗒嗒,祖母心肝肉地喊,史涓生鐵青臉孔地站在一旁。

我冷冷地說:“平兒,你給我站起來,女乃女乃年紀大,還經得你搓揉?”

餘威尚在,平兒不敢不聽我的話。

“為什麼不溫書?”

他不敢回答。

我咳嗽一聲,放柔聲音,“為什麼會拿零分?”

平兒憤憤地說:“老師默讀得不清楚,大家叫她再讀一次她又不肯,我們全班聽不清楚,都得了零分。”

我瞠目,小學生膽敢與老師爭持,這年頭簡直沒有一行飯是容易吃的。

平兒說下去:“她是新來的,頭一次教書,有什麼資格教五年級?頂多教一年級。”

我聽得側目,明知道不應該在這個時候笑,但也駭笑起來。

五年級的小學生,因他們在該校唸了五年,算是老臣子,廁所飯堂的地頭他們熟,竟欺負起老師來了。難怪俗語云:強龍不鬥地頭蛇,人心真壞。

“她只配教一年級?”我反問。

“是,她不會教書。”

我嘆口氣,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在大人眼中,一年級與五年級有何分別?在小人物眼中,大人是有階級之別,五年級簡直太了不起。我聯帶想到布朗對我們作威作福的樣貌,可是他一見可林鐘斯,還不是渾身酥倒,醜態畢露,原來階級歧視竟氾濫到小學去了,驚人之至。

我問:“你要求什麼?換老師?換學校?沒有可能的事,老師聲音陌生,多聽數次就熟了。”

涓生在一旁說:“我去跟校長說說。”

“算了吧,”我轉向他,“就你會聽小孩子胡謅。壞人衣食幹什麼?大家江湖救急混口飯吃,得過且過,誰還抱著作育英才之心?連你史醫生算在內,也不見得有醫者父母心。”

史涓生被我一頓搶白,作不得聲。

“你,”我對平兒說,“你給我好好唸書,再作怪我就把教育藤取出侍候,你別以為你大了我就不敢打你。”我“霍”地站起來。

“你走了?”涓生愕然,“你不同他補習英文?”

“街上補習老師五百元一個,何勞於我?”

“你是他母親。”涓生拿大帽子壓我。

“你當我不識英文好了。”

“子君,你不盡責。”

我笑笑,“你這激將法不管用。”

“你一日連個把小時都抽不出來?”涓生問我道,“你一點都不關心孩子?”

史老太太到這時忽然加插一句:“是呀?”

“我覺得沒有這種必要。”我取起手袋。

“鐵石心腸。”史涓生在身後罵我。

我出門。

史家兩個傭人都已換過,我走進這個家,完全像個客人,天天叫我來坐兩個鐘頭,我吃不消。是,我是自私,我嫌煩,可是當我一切以丈夫孩子為主的時候,他們也並沒有感激我,我還不如多多為自身打算為上。

當夜我夢見平兒長大為人,不知怎地,跟他的爹一般地長著肚子,救生圈似的一環脂肪,他的英文不及格,找不到工作,淪為乞丐,我大驚而叫,自床上躍起,心跳不已。

我投降。

我不能夜夜做這個惡夢,我還是替平兒補習吧,耍什麼意氣呢。

待我再與史家聯絡的時候,老太太對我很冷淡,她說:“已請好家教,港大一年生,不勞你了。”

我很惆悵。

世事往往如此,想回頭也已經來不及,即使你肯淪為劣馬,不一定有回頭草在等著你。

我從來沒有這麼孤立過,一半要自己負責。

安兒寫信來:“……翟叔有沒有跟你聯絡?”

沒有。

沒有也是意料中事。

你估是寫小說?單憑著書人喜歡,半老徐娘出街晃一晃,露露臉,就有如意郎君十萬八千里路追上來。沒有的事,咱們活在一個現實的世界裡。

我想寫張支票還錢給他,又怕他誤會我是故意找機會搭訕,良久不知如何舉棋。

對他的印象也漸漸模糊,只是感嘆恨不相逢青春時。

三十六足歲生日,在張氏作坊中度過。

我默默地在炮製那些破碎的心。

老張在向我報導營業實況。據他說來,我們的貨物是不愁銷路的。

唐晶有卡片送來,子群叫我上她那兒吃飯。安兒寄來賀電。

不錯呀。我解嘲地想:還有這許多人記得我生日。

史涓生,他不再有所表示。

我終於活到三十六歲,多麼驚人。

“我把圖樣跟一連串中等時裝店聯絡過,店主都願意代理。”

“中等店?”我自鼻子哼出來。

“看!小姐,華倫天奴精品店對你那些破碎的心是不會有興趣的。”

“怕只是怕有一日我與你會淪落到擺地攤。”我悶悶不樂。

“你可有去過海德公園門口?星期日下午擺滿小販,做夠生意便散檔,多棒。”

我說:“是的,真瀟灑,我做不到。”

“子君,你月兌不掉金絲雀本色。”

“是的。”我承認,“我只需要一點點的安全感。”

老張自抽屜裡取出一件禮物,“給你。”

“我?”

“你生日,不是嗎?”

“你記得?”

他擺擺手,“老朋友。”

“是,老朋友,不念舊惡。”我與他握手。

我拆開盒子,是一隻古玉鑲的蝴蝶別針。

“當年在嘛羅上街買的。”他解釋,“別告訴我你幾歲,肖蝴蝶的人是不會老的。”

他把話說得那麼婉轉動聽,但我的心猶似壓著一塊鉛,我情願我有勇氣承認自己肖豬肖狗,一個女人到了只承認肖蝴蝶,悲甚,美化無力。

電話響,老張接聽,“你前夫。”

我去聽,史涓生祝我生日快樂。我道謝。

我早說過,他是一個有風度的知識分子,做丈夫的責任是他捨棄了,但做人的規矩他仍遵守。我不只一次承認,不枉我結識他一場。

“有沒有人陪你?”涓生說。

“沒有。”我說。

“今年仍然拒絕我?”

“你出來也不方便。”我簡單地說:“別人的丈夫,可免則免。”還打個哈哈。

“你的禮物——”

“不必了,”我衝口而出道,“何必珍珠慰寂寥!”

他默然,隔了很久也沒有收線,我等得不耐煩,把話筒擱上。

老張把一切都看在限內,他閒閒地說道:“子君,你最大的好處是不記仇。”

我苦笑。人家敢怒不敢言,我連怒也不敢,即使把全世界相識的人都翻出來計算一遍,也一個也不恨,除了恨我自己。

“同你出去好不好?去年咱們還不是玩得很高興嗎?”

我搖搖頭。

“我同你到楊帆家去,叫他唱《如果沒有你》給我們聽聽。”

我搖搖頭。

“到徐克那裡去看他拍戲,他也許已經拍到林青霞了。”

“別騷擾別人。”

“我新近認識鄭裕玲,這妞極有意思,多個新朋友,沒什麼不好,我介紹給你。”

我說:“人家哪有興趣來結識我。”

“子君,是不是我上次把話說重,傷害了你?”

“沒有,老皮老肉,又是老朋友,沒有了。”

“子君,我害怕,你臉上那種消極絕望的表情,是我以前沒看見過的。”

我想到那個夢,在夢中看見那個自己,就是老張現在看到的子君吧。你別說,是怪可怕的。

“我很累,我要回家。”

“子君——”

“不會有事的,我總有力氣同環境搏鬥。”

但其實巴不得一眠不起,久不久我會有盼望暴斃的時刻。

到家,電話鈴不住地響。

準是子群。

好心人太多了。

我取起話筒。

“子君?”是個男人。

“是我。哪一位?”

“子君,我是翟有道,記得我嗎?”

記得?記得?原以為心頭會狂跳,誰知卻出乎意料地平靜。“你在哪裡?”我聽得自己問。

“在香港。”

“你到香港來?幹什麼?”

“討債,你欠我一百五十元美金,記得嗎?”他笑,“代你墊付的。”

“是的是的。”

“還有送貨,你有一疊照片在我此地。”

“是的是的。”

“其實我是來做生意。”

“是的。”

“我們可以見個面?”

“今天?”

“今天!今天只剩下六小時,為什麼不呢?”他說,“出來吃頓飯可好?”

“你住哪裡?”

“我爹媽的家,在何文田。”

“我們在尖沙咀碼頭等。”

“旗杆那裡?”他問。

真要命,十七歲半之後,我還沒有在旗杆那裡等過人。

放下話筒,簡直呆住。

翟君回來了,而且馬上約見我。

我飛快地裝扮起來,飛身到尖沙咀碼頭,比他早到,站在那裡左顧右盼,不由得想起小時候的情況來,約男朋友的地點不外是大會堂三個公仔處、皇后碼頭及尖沙咀碼頭。

我低下頭笑,誰會想到若干年後,我又恢復這種老土的舊溫情?安兒知道的話,笑歪她的嘴。

翟君來了。

他就是走路,也充滿科學家的翩翩風度——我知道我是有點肉麻,不過能夠得到再見他的機會,歡喜過度,值得原諒。

翟有道淡淡地向我打招呼,一邊說:“天氣真熱。”

我這才發覺自己背脊已經出了一身汗,白色襯衣貼在身上,是緊張的緣故。

他打量我,“你還是一樣,像小安的大姐。”

我笑笑,“小安好嗎?”

“這次我直接自三藩市來,沒見到她。”

“我的電話地址不是她給你的?”我問。

“呵,是我早就問她要的。”他伸手進袋。

我窩心一陣,頗有種大局已定的感覺。

“子君,打算帶我到哪兒去吃飯?”

“你愛吃什麼?”我問。

“自制斑戟,加許多蜜蜂醬那種。”他提醒我。

我微笑,“明早再吃吧,現在去吃些普通點的海鮮。”

“白灼蝦,我最喜歡那個。”

“我請客。”

他並沒有與我搶付帳。

飯後我們一起散步……

我問,“你在香港要逗留多久?”

“多久?我不回去了,我是應聘而來的。”

“啊?”我喜出望外,張大嘴,愕然地沒有表情。

他是為我而來?不不,不可能,一切應在機緣巧合,他到了回家的時候,我偏偏又在這裡,他在此地沒有熟人,我們名正言順地熟絡起來。

這也已經夠美好了,我並不希冀誰特地為我千里迢迢趕來相會,凡事貴乎自然。

“很多事不習慣,”他模模後腦,“回來才三天,單看港人過馬路就嚇個半死,完全不理會紅綠燈。”

我笑,“為什麼忽然之間回來。”

“不知道,想轉變環境。父母年事已高,回來伺候在側也是好的。”

我鼓起勇氣,推銷自己:“你有空會常常跟我聯絡吧?”

“哦,自然。”

“家中可多親戚?”

“很多。”

大概都忙著同他介紹女友,我想,無論結局如何,多翟君這個朋友,絕對是好事。

當夜他送我返家。在門口我同他說:“好久沒這麼高興。”的確是衷心話。

他說:“我也一樣。”他的表達能力有進步,比在溫哥華好得多。

我們依依不捨地道別。

第二天我邊工作邊吹口哨。

老張白我一眼,不出聲。

我吹得更響亮。

他忍不住問:“什麼時候學會的?”

“開心的時候。”

“是嗎?你也有開心的時候?”

他挪揄我。

我不與他計較,繼續哼哼。

“第一批貨,共三個款,每款三十種,已全部賣清。子君,你的收入很可觀,我將開支票給你,不過店主說項鍊如能用彩色絲帶結,則更受歡迎。”

我聳聳肩,“我無所謂,一會兒就出去辦。”

“你再想些新款式如何?”

“暫時想不出來。”我擦擦手。

“發生什麼事?”他疑惑地問,“子君,原諒我的好奇,但我無法想象昨日的你與今天的你是同一個女子。”

我太開心,要全球享用我的歡欣,衝口而出,“老張,他來了,他來看我。”

“啥人?”

“喏,我跟你說過的那個人。”我有點靦腆。

“啊,他來看你?”老張放下手中的泥巴。

“不是特地。但無論如何,我們昨天已開始第一個約會。”我說。

老張臉色凝重。

“怎麼?你不替我的好運慶幸?”

“他愛你?”

“老張,活到這一把年紀,什麼叫愛,什麼叫恨?”我說,“我們於對方都有好感。”

“子君,別懷太多希望,本質來說,你仍然是很天真的一個人。”老張批評,“不夠專業化。”

我笑問:“做人還分專業化、業餘化?”

“子君,”老張說,“告訴你,這件事情未必順利,他接受你,他的父母未必接受你。

“言之過早,”我說,“不知多少年輕女孩看著他暈浪,他未必會挑我。”

老張凝視我,“子君,你瞞不過我,你若沒有七分把握,就不會喜上眉梢。”

這老狐狸。

“年輕小妞有很多不及你,子君,你這個人可有點好處。”

青春以外的好處?恐怕站不住腳。

“他知道你的過去?”老張問。

好像我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案底。

我很戲劇化地說:“我都同他講了:我曾是黑色九月的一分子,械劫諾士堡又判過三十年有期徒刑,金三角毒品大量輸入北歐也是我的傑作。婚前最重要是坦白,是不是?”我瞪大雙眼看著老張。

“你是益發進步了。”老張被我氣得冒氣泡。

“過去,過去有什麼好提?”

“他知道你有孩子?”老張契而不捨。

“知道,”我說,“他同安兒是朋友。”

“你有前夫。”

“沒有前夫何來孩兒?”我說,“唏,天下又不是剩我一個離婚婦人,拿我當怪物,人家辜玲玲何嘗不是兩個孩子之母,還不是俘虜了史涓生醫生嗎?”

“史涓生是弱能人士,”老張咕噥,“他不是。”

“好,我聽你的勸告,我不會抱太大的希望。”

我埋頭做我的陶瓷。

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