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她走到花園去。

草地盡頭是一望無際的太平洋。

下次童保俊向她求婚,非從速答允不可,那樣,就有希望承繼這幢住宅了。

她坐下來,傭人立即取出一壺冰茶。

世貞看著藍天白雲,想起亡母,不禁落下淚來,口中吟道:“母親想我一陣風,我想母親在夢中。”忽然腳畔有什麼在嗒嗒作聲。

她嚇一跳,低頭,看到一隻小小臘腸犬。

“哎呀,”世貞有意外之喜,“是你,香腸,”想一想,“不,是熱狗可是?”熱狗開心地叫了一聲。世貞蹲下問:“你怎麼在這,旅途愉快嗎?”她大力撫模熱狗的背脊。

正在此際,她又聽見輕輕的啪啪聲。

一雙白鸚鵡飛過來,停在她肩膀上。

世貞樂不可支,“你們都來了。”不知怎地,像見到了老朋友一般。

白鸚鵡張開羽冠,咯咯作聲,似歡迎世貞。

世貞問它:“你主人也在此嗎?”抬頭一看,已見到童式輝緩步走出來。

仍然是白線衫藍破褲,比前些時候又曬黑了一點,笑容可掬。

“式輝,好嗎?”世貞非常喜歡這個大男孩。

“還不錯,你呢?”二人坐下來,世貞為他斟一杯冰茶。

世貞笑問:“你去任何地方都帶餚這兩個朋友嗎?”童式輝還沒有回答,世貞聽見身後已經傳來冷冷的聲音:“世貞,過來。”世貞一看,是童保俊站在一角命令她。

世貞一時還不知首尾,笑道:“你們二人該敘敘舊了。”童保俊卻說:“世貞,我們走。”“什麼?”“我來帶你走。”

“童太太下午還需要我。”

“我已經找了綺蓮及麗蝶來侍候她,如不夠,還有冰姬。”童保俊的臉色已經十分難看。

世貞覺得自己下不了台。她嘆一口氣,“讓我說再見。”

“不必了。”白鸚鵡緩緩飛過來,姿勢曼妙,看著使人心中產生無限寧靜舒暢之意。

世貞輕輕說:“我有點事,得先走一步。”不知是對人,還是對鳥所說。

童式輝露出失望的神情來,輕輕挽留,“不,再玩一會。”他兄弟臉上已經佈滿陰霾。那到底是發薪水給她的老闆。

世貞進退兩難,可是身不由主地往老闆身邊走過去,她對他有三分敬畏,目前這一切福利,均由童保俊提供,她對他需要公允。

童保俊一伸手,搭住世貞的肩膀,似乎安心不少。

“走吧。”身後傳來一把聲音,“又急急走到什麼地方去?”童大太起來了。

世貞心底喊一聲糟糕。

童太太說:“都給我坐下。”童保俊硬梆梆的說:“我們有事。”童太太惱怒,“你多日未見式輝,不想與他說幾句話?”“我們之間,沒有什麼好說的。”世貞看到的是一個大謎團,只有兩點事實:一,童保俊與母親不和;二,童保俊與弟弟之間有誤會。他一直緊緊握住世貞的手,他在冒汗。

童式輝抱起臘腸犬,看住世貞,“我帶你到後園散步。”邀請有無限吸引。

童保俊拉起世貞就走。上了車,他才鬆口氣。

世貞溫言道:“那樣對家人,似乎過份。”“我不知道他也在這。”“我也是來了才見到他。”

“你以後再也不必與我家人接觸。”世貞維持緘默。

“避開他們。”那不是忠告,那是命令。世貞不語。

那天晚上,世貞又做夢了。

童式輝向她走來,“跟我到後園去。”那是一個秘密花園,只有他知道入口,世貞已經嗅到花香。她不由自主跟著他走。他光著上身,黝黑膚色,V字型肩與腰,充滿男性魅力,他握住她的手,手心比常人略熨,他輕輕把她拉進懷中,吻她的嘴唇。

世貞耳邊可聽見海浪聲與風聲,他的唇是如此豐滿柔軟。

世貞驚醒。這是不折不扣的一個綺夢,世貞非常難為情。

照說,入夢的應當是童保俊而不是童式輝,可是,童保俊偏偏不是年輕女性在夢中渴望見到的人物。奇怪,世貞被童式輝深深吸引住。

第二天上班,她挑選了顏色比較鮮豔的襯衫穿,巴不得想在耳畔替一朵大紅花。

中午,童保俊說:“我不去吃飯,想憩一憩。”世貞點點頭。

她獨自離開辦公室,走到街上,揉揉酸倦的雙目。

有人叫她:“世貞。”她轉過頭去,看到舊同事王子恩。

她有說不出的喜悅,像是一剎那回到煙火人間來,“子恩,你好嗎。”熟絡地把手臂圈進他臂彎,“一起吃飯去。”王子恩受寵若驚,他對她一向有好感,但又不致不自量力,去與闊少爭女友,故一早知難而退。

他沒看錯她,她沒有一朝飛上枝頭不認人的陋習。

世貞感慨,王子恩才是單純的好對象,與他在一起也許得一直做到五十五歲,不過只要相愛,又有何妨。他們到小陛子坐下。

王子恩大膽地問:“快做童太太了吧。”

“誰說的,你們就是喜歡聽信謠言。”

“童家雖不算鉅富,但童保俊是唯一承繼人,真是金龜婿,”王子恩笑道:“許多女子夢寐以求。”世貞並不怪他無禮,“但是,童保俊還有一個弟弟。”王子恩愕住,“你不知道?”世貞不笨,立刻知道這裡頭有文章,她若是問,王子恩一定賣關子,於是,她淡淡地模稜兩可地說:“沒有關係啦。”可是一顆心已經狂跳起來。

丙然,那王子恩忍不住,不服氣地說:“怎麼會,人人都知道童式輝智力有問題,終身不懂照顧自己。”世貞頭頂上如被人澆了一冰水,冷入心脾。

她的雙手顫抖起來,她連忙放下茶杯。耳畔有嗡嗡聲。

王子恩說下去:“童太太帶著幼子走遍全世界訪求名醫,可是一籌莫展,他終於成為童家的負累。”世貞抬起頭來,輕輕說:“你好像知道得很多。”

“我每到一間新工作任職,都把那家的來龍去脈打聽清楚,好知道忌諱,這算是護身符,世貞,你說對不對?”

“正確極了。”不知怎地,她就沒有這種智慧。

“世貞,怎到不說話?”世貞勉強笑了笑,“彷佛在說一個人是非似的。”王子恩不以為然,“據說自閉症是一種弱智,很多人都知道。”世貞無限憐憫,無比哀悼,過一刻她說:“我忽然想起來,我還有一個重要約會。”王子恩訝異,“菜還沒有上呢。”“改天再同你聊。”她站起來離去。

在街上叫了一部車子,命司機往童家駛去。

男僕認得她,開門請她進去。

“王小姐,童太太出去了"”世貞一逕往後園找去,“式輝,式輝。”童式輝正在畫畫,一大幅畫布,上邊痛快淋漓地灑滿了濃豔的顏色。

聽見有人叫他,轉過頭來,見到世貞,十分歡欣。

世貞淚盈於睫。

一點都看不出來,他與常人無異,只不過略為沉默,世貞還以為藝術家理應內向。

她握住他的手,“你聽到我說話嗎?”童式輝笑,“多謝你來探訪。”世貞鬆口氣,用袖口抹一抹眼角,聰明伶俐的她竟沒瞧出端倪。

條件那樣好的年輕人怎麼會耽在畫室裡與鸚鵡為伴,世貞苦笑起來。

她自顧自坐下。見桌上有果子酒,斟一大杯來喝。

一隻黑色的八哥忽然失聲說:“阮小姐來了。”世貞轉過頭去輕輕說:“我不姓阮,我姓王。”隨即發覺她竟然同一只鳥在說話,不禁詫異到極點,在這個特別的環境,她也不覺有什麼不對。

勞累的她只覺得這是個歇腳的好地方,無論是障殘兒與鳥類以致臘腸狗都不會傷害她。她走到一張竹榻上去躺下。

一邊還在教八哥說話:“是王小姐來了。”女僕進來微笑問:“王小姐在這裡吃飯嗎?”世貞籲出一口氣,不幸她還要回到塵世間去做人,“不,我只能留一會兒。”

“那麼,我去做一碗餃子,王小姐喜歡素餡還是葷餡?”

“我不吃素。”女傭人退下去。在這,與世無爭,永遠有新鮮豐盛的食物供應,這樣生活,與許多有大樹遮蔭的人一樣,無所謂才智能力,障殘與否,實在並無太大分別,難怪她看不出來。

誰會去挑戰他們呢。

不比窮家子女,一浪接一浪那樣接受淘汰試,讀書必須名列前茅,要不,就長得如花美貌,那樣,才能戰勝出身,出人頭地,找到合理生活。

一生不知要捱多少批鬥:力爭上游是不自量力,精打細算變為太工心計,保護自身即是自私自利,簡直做什麼錯什麼,被欺壓得退往牆角,不外是因為無人撐腰。

世貞記起雅慈說:“你若靠一份薪水過活,做得久是因為外頭無人要,有新工辭職是被老闆炒魷魚,永遠聽不見好話。”她深深嘆息。

童式輝訝異問:“你不高興?”

“不不,我很開心。”但願她也可以學他,無憂無慮過一輩子。

吃過點心,世貞溫柔地說:“改天再來看你。”童式輝微笑,露出雪白牙齒。

世貞忍不住吻他的額頭。

回市區之後,她到書店去找資料,買了好幾本關於自閉症的書籍。

到了公司,只見人人伏案苦幹,如一群工蜂般,埋頭但發出嗡嗡聲。

世貞呆呆地看著同事,這是另一個世界。

“王小姐,童先生到處找你。”世貞呵地一聲,這才發覺她自己也屬於這個蜂巢,天天營營役役為著掙一口飯吃。她定定神,推門進去。

童保俊看到她,詫異地說:“你到什麼地方去了?”“呃,去看一個老朋友。”

“喝過酒?”

“一杯。”他看著她,她精神有點恍惚,似有心事,正如他第一次看到她的樣子,年輕貌美,但際遇欠佳,心事重重,憂鬱的眼神叫他不住詢問:什麼事,我可以幫你嗎。現在,這種眼神又回來了。

“我有空,你若心煩,不如拿出來講一講。”世貞笑笑,“我沒有什麼難題。”“喝杯咖啡,坐下來,開始工作。”世貞低頭說是。

她越來越像他的徒兒、弟子、門生。

她一日比一日尊重他、敬畏他,因為他是她的恩人。

漸漸她已看不到他是何等英俊瀟灑、慷慨大方,多麼可惜,她只覺得他是嚴師,她是學生。好不煞風景的男女關係。

一整個下午世貞都覺得疲倦,她嘴角尚餘果子酒餘香,她勉強地聚精會神,可是像學期尾的中學生,明天可以放暑假了,課室外有蟬鳴,無論如何聽不見老師在說什麼。

“以後,中午不可喝酒。”世貞唯唯諾諾,眼皮彷佛抬不起來。

熬到五點,她決定下班,同童保俊說:“我先走一步。”回家倒在床上,白色床褥像是變成一張繩網,結在棕櫚樹幹上。不住搖晃,天花板上出現藍天白雲,耳畔有嬉笑聲,海浪一個接一個激起芬芳的鹽沫。世貞忽然明白,酒有特別成份,使人產生這樣愉快的幻覺,而且效果持久。

不過,那是完全無傷大雅的副作用,酒的用意本來如此,她準備高高興興做一個好夢。

她不知睡了多久,隱約間聽見鬧鐘及電話鈴聲,有人對她輕輕說:“星期天不用起來。”可是,昨天明明是星期三。

“從今以後,天天星期天。”多好,世貞又翻了一個身。

可是,世上哪有那樣便宜的事會落在王世貞的頭上。

她張大眼睛,看到鬧鐘響個不停,一點不錯,今日是星期四。

已經晚了一小時,往日她八時正到公司,今日恐怕要九時才能抵達。

忙什麼呢,至多被人說王世貞已被寵壞。

她打一個呵欠,伸伸懶腰。面孔碰到冷水,才清醒過來。

嗶,那是什麼酒,真厲害,喝一點就飄飄欲仙,渾忘世間煩惱。

她匆匆梳洗,取餅公事包出門。

司機站在車旁不知已經等了多久。

世貞不喜擺架子,心中十分歉意,拉開車門,更加愕然,不禁喊出來:“童太太。”“世貞,上車來。”她也等了一小時嗎,有何貴幹?

世貞攏攏頭髮上車去。司機把車駛走。

童太太問:“公寓還住得舒服嗎?”

“很好,謝謝。”車廂歸於靜寂。

餅一會,童太太問:“你去看過式輝?”

“是,我想,他或許需要朋友。”

“我很感激你的好意,我希望你可以常常去陪他說說話,聊聊天。”

“我一定儘量抽空。”

“我與你之間的約定,不必與任何人提起。”

世貞微笑,“可是,保俊遲早會知道此事。”童太太不響,之後,她的語氣轉為悽酸,“他是一個健康的人,他哪裡會明白式輝的苦處。”這是她第一次提到家庭裡的矛盾。

世貞可以感覺到一個母親的彷徨。

她為童保俊說話:“保俊那樣忙,還有什麼時間顧及其他。”童太太忽然顯得蒼老憔悴,皺紋一下子顯露,世貞不忍,別轉了面孔。

“世貞,式輝需要你這個朋友。”“我知道。”“那我下車了。”司機把車停下來。世貞抬頭一看,正好是她辦公室大廈。

她心中忽然產生一種說不出的厭惡,日忙夜忙,忙的是什麼呢,她根本不想走進那幢建築物。

但隨即她又提醒自己:王世貞,你莫折福,半年前團團轉熱鍋上螞蟻似找工作的情況已經忘了不成?

她隨口低聲自言自語:“做了皇帝想做神仙……”訕笑起來。

她走進辦公室,時間還早。她開亮了燈,除下外套,這才發覺椅子上有人。

“早,世貞。”世貞一怔,看著童保俊發呆。

他仍然卷著袖子,臉色鄭重,他說:“你知道了。”他的手,放在世貞買回來有關自閉症的資料書上。

世貞點點頭,略帶諷刺地說:“大人,我可以坐下嗎?”童保俊說話權威,永遠似在審問誰似的。

可是此刻他不與她計較。只是低下頭難過的說:“以你這樣冰雪聰明,見過他數次,要到今日才看出端倪,真不能置信。”是,世貞開頭完全看不出來。

原本她是極端敏感伶俐的一個人,一切風吹草動只需一瞄便知道就,又懂得不動聲色,神色自若。這次走了眼。

童保俊說:“不怪你,他外表實在與常人無異。”世貞不出聲。

“所以家母無論如何不願死心,可是多年來遍尋名醫,並無進展,現在,大家都成了專家。”世貞等他慢慢把整件事說出。

他的聲音為什麼不住顫抖?這時,秘書不知就,推門進來找世貞,童保俊一見,立刻吆喝:“出去!”宛若晴天打了一個雷似。秘書嚇得連忙掩門。

他的語氣又迅速恢復鎮定,可是此刻世貞知道他內心非常激動,冷靜只是偽裝。

“你對於一個人的腦部障礙知道多少?”世貞到這個時候才開口:“都在書裡。”

“接受我的勸告,你幫不了他,以後別再與他見面。”

“你不想我見他,必有其他原因。”

“就當它是一個小小請求,可否答允我?”“為什麼?”

“世貞,你像一個六歲的孩子,不住問為什麼:風那麼大,為什麼。他不愛我,為什麼,冰淇淋好吃,為什麼。”世貞微笑,不知想地,她不願乾脆地說出她肯順他的意思做。

“相信我,他生活在另一個世界,他與我們,沒有接觸。”那不是真的,世貞心想,她不知多喜歡與他相處,她與他,完全有感情上的交流。

“他只得幾歲大的智力,他不懂乘數表,也始終沒學會穿衣服。”世貞微笑,乘數表有什麼用?

又害怕臉上那吊兒郎當的表情會傷害到童保俊的自尊心,連忙收斂笑意。

“而母親卻那樣百般溺愛。”世貞同情他,“你精明能幹,毋需照顧。”童保俊喃喃道:“我也是人。”差點沒加一句“我也有弱小的心靈”。

世貞忍笑忍得好辛苦。

“不要再見童式輝。”“我明白。”童保俊似滿意了,他拭去額角的汗。

“世貞,我決定派你駐新加坡分公司。”世貞霍地站起來。

“下星期出發。”世貞不相信他會如此獨裁。

“那是一個好地方,職位落在你身上,許多同事會不滿。”“我並沒有答應。”童保俊露出一絲微笑,“你會說好的。”世貞無比惱怒,可是知道她是童氏手下一枚棋子,除非辭工不幹,與他月兌離關係,否則總得任他編排,她低下了頭。

“世貞,那邊的確需要你。”世貞願意相信這是真話,那樣她可以挽回一點自尊心。“世貞——”他把手放在她肩膀上,她忽然覺得不自然,混身僵硬,心有一絲悲哀,理智不能戰勝本能,過一刻,她輕輕摔甩他的手。

不是抗議,而是無法容忍。“不用收拾行李了,明早就走。”

“有人接飛機嗎?”

“你放心。”世貞點點頭,站起來出去做事。

她心中對他的愛念些微些微地減退,漸漸蠶食,拜然發覺已經沒有什麼剩下來。

她坐在自己房間發呆。秘書替她整理文件,一一裝在盒子,“王小姐,這一格是磁碟,這裡放公司印章。”

“是你跟我去嗎?”“不,是冰姬,她不知多高興。”

“為什麼?”“新環境新同事,多刺激,說不定碰上誰,還有可能組織家庭呢。”是呀,說得對,一年前王世貞若遇到這樣的機會,也一定雀躍,今日卻無限躊躇,一定是被寵壞了。

當下她說:“工夫做不來,當心一齊被老闆踢出來,太早開心了。”

“做得來才叫我們去,老闆才不笨。”世貞約了雅慈見面。

她到她的家去,那個地方她住餅兩年,不知怎地,卻出乎意料地陌生。

一進門,世貞不相信地方竟那樣狹窄,小小客廳無轉彎餘地,雜物更多,一地歪斜的鞋子,發出輕微的黴味。

雅慈斟出茶來,世貞對地無限依戀,卻不知說什麼話才好,不過,見了面已經很高興。她握住老友的手。“稀客。”“雅慈,你一點也沒有老。”

“啐,去你的,半年不見,我哪能剎時間老了?”世貞有點恍惚,才六個月?不是已經十年?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你好嗎,房間租出去沒有?”“一早已經找到新房客。”世貞去推開那小小房間,睡房其實只有兩張單人床位那樣大,袖珍到極點,床貼窗放,另外只餘空間擱一張小小書桌與椅子。

世貞倚著門框,新房客喜歡米奇老鼠。到處都是他可愛笑臉。

世貞轉過頭來。真是蝸居。

雅慈問:“你有話同我說嗎?”世貞擁抱她,“我只是來看你。”門匙一響,新房客回來了。

是一個時髦的少女,一頭頭髮染成棕色,看到世貞,客氣地點頭,又見到桌子上蛋糕,饞嘴地問:“可以分一塊嗎?”世貞告辭。

小鮑寓坐三個人真有點困難。雅慈送她出去乘梯。

回來時,看到同伴正在吃蛋糕。

“這隻蛋糕不便宜,你的朋友真闊綽,可是,”她停一停,“衣著名貴的她為什麼滿懷心事?”“因為,”雅慈說:“金錢買不到快樂。”

“去你的!”世貞約了姐姐在外頭吃飯。宇貞一早在那等。

世貞叫了一桌名貴菜式,吳兆開十分高興,大快朵頤。

宇貞問:“你為什麼不吃?”“我不餓。”她為他們挾菜。

“你這次出差去多久?”

“表現良好,守行為,三兩個月就可以回來。”宇貞駭笑,“你說得似進監房似的。”吳兆開滿嘴是鮑魚,“世貞,替我留意新加坡房地產價格。”世貞微笑,一時不知姐夫是幾時發的財,竟想問津外國地產。

呵格格不入了。

世貞遞上一隻小錦囊,“孩子一歲生日,小小禮物,不成敬意。”宇貞連忙接過,“唷,又吃又拿,不好意思。”不然,怎麼會有親戚,一味護著荷包,誰來睬你。

世貞與他們話別後躑躅回家。

招雲台附近有一條小徑。是緩步跑的好地方,世貞站在那半晌,同自己說:“明兒乖乖上飛機吧。”有人在她身後說:“小姐,夜了,回去休息可好。”一轉身,見是童保俊,世貞不禁苦笑。

他那身西裝是何等熨貼順眼,對她照顧又無微不至,短短時日,將她身份提升到今日地步。世貞嘆口氣,伸出手去。童保俊握住她的手。

回到家,一打開門,只覺寬敞通風,整個海港景色就在眼內,的確,山上就是山上。

童保俊說:“傢俱仍然沒買齊。”世貞笑,“你以為維持傢俱少是那麼容易的事?”童保俊點點頭,“這次回來,我們可以結婚了。”他一直提著結婚,世貞相信他渴望結婚,並且希望看到長得像他的子女,最好三四名之多,在他身邊左右跑來跑去,那種不甚聰明,但是非常可愛活潑的小孩子。

她也相信他會捲起袖子,沒有架子地幫保姆打理幼嬰,但是,她溫和地說:“老把結婚掛在嘴邊簡直不是辦法。”童保俊不出聲。

他也覺得不對,只能訕笑。

“祝我好運。”清晨,他沒有來送她。

世貞不是起不了身,但是嘴巴老像張不開來,胃似塞住一塊海綿。

她被逼出差。

到了彼岸,有人手上拿著一張紙,上面寫著王世貞小姐。

世貞一看,知道是接她的人。她把行李交給那人,跟著他走。

上丁車,她忽然覺得累,不禁盹著了。

仍有些微感覺,知道她還在車上,噫,沒理由,那麼久了。還沒到,照說最多二十分鐘車程。

她努力睜開雙眼,看到車窗外去,一眼便看到那著名的萊佛士像,沒錯,車子仍在行駛。她又閉上雙目。

再恢復知覺之際,只覺置身在一個鳥語花香的地方,並且有少女嬉笑聲。

世貞覺得心曠神怡,鼻端有女敕草香,她睜開雙目,看到一張年輕的面孔。

“王小姐醒來了。”世貞訝異,“你是誰?”“我是這的管家。”“這又是什麼地方?”

“這是童宅呀。”世貞連忙坐起來,四處觀望,車子已經駛進一間屋子的庭院,四周圍樹影婆娑,一株大紅花近在咫尺,世貞忍不住摘下一朵,別在胸前。

“冰姬到了沒有?”年輕的管家搔搔頭,“沒聽說有這個人。”世貞下車來,雙足踏上如茵綠草,忽然一隻小狽飛奔過來,在她腳下打轉。

“熱狗!”一人一犬已是老朋友,世貞抬頭驚喜地叫:“式輝,式輝,你在這嗎?”她要到這個時候才知道上錯了車,被童太太接了來,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兩隻鸚哥翩翩飛來,輕盈地停在世貞的肩膀上。

不知怎地,世貞歡喜得笑不攏嘴。

“王小姐請過來喝杯茶。”童家的冰茶用高杯子盛著,杯邊有新鮮薄荷葉子,世貞取餅放在嘴細嚼。“式輝,式輝。”她一路找了過去。

童式輝在露天泳池,他冒出頭來,朝世貞招手。

褐色的身型又迅速隱沒在綠波中。

世貞月兌下鞋子,“式輝。”這是他們倆第二次在泳池邂逅。

她蹲到泳池邊。水波,竟式輝不知在什麼地方。

忽然之間,一隻手自水裡伸出來,輕輕一扯,把世貞拉入水裡。

照說,連人帶衣掉進池中一定非常尷尬。

可是沒有,忽然之間,她似得到一股神秘的力量,她矯若遊龍,迅速月兌下外套及裙子,暢快地遊至池面,這次與上次不同,這次她主動。

童式輝在池邊等她,露齒而笑。

世貞遊得興起,索性再遊了七個八個塘,她在太陽底下有點暈眩。

童式輝伸出手來,把她拉上岸,接著,用毛巾浴衣裡住她。

他懂得照顧人,旁人低估了他。他斟一杯酒給世貞。

世貞笑,“這就是上次那隻酒嗎,喝一點,醉足三天三夜。”但是她已經醉了,自上車該剎那起,便渾忘人世間煩惱,心中充滿歡愉。

世貞索性拿起酒杯,喝一大口。

她由衷地對童式輝說:“看到你真高興。”那隻八哥在一旁說:“阮小姐來了。”

世貞轉過頭去笑道:“我是王小姐。”可是,人又怎麼會懷疑一隻鳥呢。

一個女傭走進來,一時口快,說:“阮小姐,你的無線電話不住響,我已替你關掉。”世貞這次沒有出聲更正,到此際她才知道的確有一位阮小姐。

她輕輕抬起頭來,“你叫我什麼?”那女傭賠笑,“王小姐呀。”“不,剛才你叫我什麼?”女傭十分肯定地說:“當然是王小姐羅。”說完,她放下一大籃水果,退出去。世貞懷疑自己聽錯了,呵,疑心生暗魅,在這樣的樂園,還擔心什麼?

她取起一隻石榴,用力掰開兩半,給童式輝一半。

童式輝笑了,世貞坐過去。

她說:“來,把你的一生告訴我。”童式輝凝視世貞,重複她的話:“我,一生。”“是,告訴我,你最愛是誰,平日做些什麼,為何我每到一個地方,你便跟到那。”童式輝握住她手,放在臉邊,笑而不語,像是天機不可洩漏。

童式輝輕輕叫她:“阮,阮。”王世貞忽然醒了。

她再也沒有懷疑,這的確有過一位阮小姐,她站起來,前前後後看了一遍,好像阮小姐仍然隨時會得走出來似的。漸漸好奇心籠罩了她的心思。

“告訴我,式輝,阮叫什麼名字。”童式輝收斂笑意,定起神來,這時,世貞才發覺他的眼珠褪了色,神情呆木,有點似一個失意人。

他努力了一會兒,不得要領,像是掃了興,站起來,一聲不響回房去。

那半邊石榴落在地上,滾到一邊。

世貞把喝剩的半瓶酒揣到懷中,走到門口,管家急急迎上來。

“王小姐,去何處?”“請送我返酒店,我有事要做。”“王小姐不是住這嗎?”“不,我來辦公,怎麼可以渡假。”她自顧自走到門口,一身溼衣服,披著毛巾俗衣,這樣子若被童保俊看見,不一頓臭罵才怪。

避家只得叫來司機送她出去。一進酒店就看見冰姬在大堂等她。

“王小姐,童先生一直找你。”把手提電話遞過來,那邊童保俊非常焦急地間:“你到哪裡去了?”“啊交通意外。”“為什麼不開著電話?”

“放在手提行李裡一時忘記取出。”

“世貞,你聽著,有一批紙,本來三日後可以運抵,此刻船被綠色和平組織在日本海扣住,動彈不得,你得設法給我找一批新紙,我等著加工出貨。”世貞嚇出一身冷汗,“如此窘逼,何處去找?”“冰姬會幫你。”

“啐,兩個女子,難道赤膊上陣乎。”

“我的意思是,冰姬手上有我們星馬菲朋友的名單,求他們先讓一些存貨出來。”“噓,開口求人難。”“拜託,小姐,試一試。”

“看看運氣如何了。”

“我真不明白小小一隻汽船如何會攔得住大貨櫃船。”

世貞嘆口氣,“用的是人道主義。”童保俊忽然說:“我想念你。”

世貞微笑,“又想結婚?”“你在酒店住幾夭,公寓打點妥當,才搬過去。”

“遵命。”世貞真沒閒著,她與秘書開始奔波,晚上,留意電視新聞,在國際網絡看到環保組織把汽船用鐵鏈鎖在大船身上,堅決不肯退讓,海浪洶湧,環境惡劣。

冰姬說:“看,也是拚了老命來乾的。”世貞覺得這件事裡有個教訓,“這往往是糾纏需付出的代價。”冰姬笑,“王小姐好似在說男女關係。”世貞否認:“不,我說的是任何人際關係。”四十八小時內,她們已經借到大部份存貨,因不惜代價工本,故此不算辛苦。

兩人笑著嘆息,“有錢可使鬼推磨。”“世道難行錢作馬。”第二天,她忙著搬家,一邊又得照顧公司事,忙出一額頭包。

寵壞了,其實公寓連茶杯紙巾都已置好,還是覺得辛苦,衣物都堆在一角不願收拾。她在一疊紙上寫一個阮字。

冰姬看到,“唉呀,這提醒了我,吉隆坡阮氏紙廠。”世貞說:“還不去聯絡。”

“是是是。”半晌,她過來說:“有一位王先生想與你說話。”世貞納罕,“是誰呢?”“他說他叫王子恩。”世貞非常高興,即時取餅電話,像遇到親人那樣說:“子恩,你怎麼會在這裡。”“人生何處不相逢。”他也相當興奮。

“出來聚一聚。”

“小姐,我在吉隆坡,開車要半日。”“我有事求你,我北上看你。”

“不敢當,你說的事,我馬上可以答應,還是由我南下的好。”

“你本週末有空?”

“不,我掛上電話立刻動身。”世貞為他的熱誠感動,“好,我等你。”

王子恩到了比想像中的快。

他見到世貞開心得呵呵大笑,過來把她當兄弟似熊抱。

他胖了,人也豁達活潑起來,熱帶水土適合他,少了從前那種都會男性過份精明的瑣碎浮滑感覺。“你氣色真好。”世貞由衷的說。

“你卻瘦了。”“唉,聽差辦事,叫我東湊西借,壓力挺大。”王子恩詫異,“我一直以為你是童某情人,不用辦事。”世貞默然。

“同姓三分親,你可別怪我。”“以熟賣熟至討厭。”

“我先與你談公事。”他手上有童氏要的紙,即刻付運,七日可抵目的地。

見世貞只得一個手下,王子恩說:“叫他多派幾個兵來。”

“人一多,我好比落地生根,更加回不去。”王子恩奇道:“還回去作甚,到處是家,處處是家。”世貞十分欣賞這句話,她一向小覷了此人,只因為他也是個打工仔。

“說一說,你怎麼會來到南洋。”

“我是真才實料應徵來的,共廿二人應考,只錄取我一人。”

“好傢伙。”他也頗自豪,“此刻樂不思蜀了。”

“公司對你好?”他點點頭。

“前途如何?”他十分坦白,“老闆獨生女兒追求我。”

“唷,肅然起敬。”王子恩有點靦腆,隨即悵惘起來。

“又怎麼了,少爺。”他衝口而出:“世貞,她若是你這般人才,我早已入贅阮家。”世貞看住他,輕輕說:“我有什麼好。”

“我只知道,與你有說不盡的話,時刻笑個不停。”

“凡是他鄉遇故知都會這樣啦。”他搔著頭,忽然看到桌上有一隻水晶瓶子,“咦,有酒,快取杯子來。”

“子恩,這酒喝不得。”王子恩笑問:“難道有蒙汗藥?”

“子恩,你地頭熟一點,代我取去驗一驗。”“嗶,你從哪家黑店得來這樣可疑的東西?”世貞不語。

“單身女子在外,事事當心。”他把瓶子放進一隻袋中,“一起吃晚飯吧。”冰姬進來,“王小姐,我還有些後期工作需要處理。”世貞頷首,“回去升你。”“謝謝王小姐。”王子恩打量著她,“童保俊終究也給你職權。”何止,否則,王世貞怎麼會心服口服。他給她看阮氏女的照片。

那位小姐不失秀麗,但明顯地不會打扮,體態嫌重,手飾工不好,看上去庸俗。“怎麼樣?”“愛你就行了。”

“這是什麼話。”

“肺腑之言,娶妻娶德,你看都會女性,虛榮的多,你獵她們,她們獵富翁,收入全擱身上,打扮得做魚餌,專等機會,會吃會穿能說會道有個鬼用。”

“這是夫子自道?”

“簡直不打自招,見你是兄弟,才大犧牲披露真相。”

“你一片苦心,想我息了綺思。”

“子恩,大好江山等者你去當現成的駙馬。”

“你這樣說,我會考慮考慮。”“姓阮,應是江南人士。”

“以前童氏有一位阮小姐,卻是粵人。”世貞一聽,忽然沉默,她的心也靜了下來,掉一根針都聽得見。

餅一刻她問:“叫什麼名字?”“誰叫什麼名字?”

“那位阮小姐。”“阮慶方。”

“不,不是你的阮小姐,是從前童氏的阮小姐。”

“呵,我到今日還記得,她的名字頗為特別,她叫阮祝捷。”

“長得漂亮嗎?”

“你們女孩子都喜歡問這個問題,無論人家才高八斗抑或溫柔嫻淑,總愛問:人漂亮嗎?”

“你還沒回答。”

“回家找一找,或許還有她的照片,你知道,公司春茗合照之類。”

“是否美女?”世貞追問。“品貌相當出眾。”“後來呢?”

“才做一年就離了職。”

“下落呢?”王子恩搔搔頭皮,“那就不清楚了。”世貞不語。

“怎麼,掃了你的興?”世貞有心事,只管搖搖頭。

“我送你回去。”“子恩,謝謝你幫忙。”

“舉手之勞,何足掛齒。”但,看得出是真的關心她,這一份情誼,用在婚姻上,起碼可以維持十年八載。

他忽然問:“如果我不窮,可否得到你的青睞?”

“你當然不窮,子恩,要人有人,要才有才。”這是真的。

“可惜資質普通些。”十分有自知之明。他告辭去了。

第二天,冰姬向童氏詳細彙報最新運作情況。

世貞同她說:“把線路搭往公司人事部。”“那檔案有密碼,進不去。”“向總管要密碼,說我要查檔案。”半晌,冰姬抬起頭說:“羅先生說:他可以代我們尋有關資料。”“我要查閱,無固定目的。”“他說不大方便。”羅某人態度完全正確。

可是她看見冰姬在微笑。

“陳,”世貞間:“你有什麼鬼主意?”

“人事部有我好友。”世貞也忍不住笑了,“是有為青年吧。”

“當然是一個有所求的異性。”

“我也不是漫無目的,我想找一個人的履歷及照片。”

“叫什麼名字?”“叫阮祝捷。”

“名字這樣別緻,當不難找,我即時幫你聯絡。”

那個男生反應十分熱烈,急於利用職權討好心儀的女性,大開方便之門,把資料一五一十送上。

“有了,在這裡。”打印機把資料打出來。

世貞頭一眼看到的是一張照片,她嚇了一跳,驟眼看,她還以為是自己。

小小護照片拍得很普通,但是看得出阮祝捷有雙含笑的大眼睛。

是這一點像嗎?不不,還有那稍帶倔強的神情與那固執的嘴角。

世貞怔怔地讀起資料來。

“阮祝捷,女,廿五歲,華南理工商業管理系畢業生,本年九月錄取為營業部見習生……”世貞轉過頭來,“你可記得此人?”冰姬搖搖頭,“王小姐,我只比你早三個月進來。”那意思是,阮離職已有一年左右。

資料上這樣說:“於翌年十月以私人理由辭職。”這個阮祝捷,就是童式輝鸚鵡口中的阮小姐嗎?電話鈴響了,冰姬去聽。

開頭很冷淡,隨即專注起來,“嗯嗯,有這樣的事。”又講了一會,才放下電話。

世貞像家長似的問:“那是誰?”“就是人事部那朋友,親自補了一個電話來。”

“有更新消息?”冰姬訕訕的,不欲開口。

“怕什麼,說給我聽。”冰姬猶疑再三,終於開口:“說是與童先生約會過。”她口中的童先生,自然是童保俊。

世貞一笑,“放心,我不會介意,人人過去都有一兩段。”“是,那我去做事。”

世貞的疑心漸漸凝聚,像蔚藍天空,本無一物,先是一絲白氣,慢慢變成一團,越來越大,終於凝成一大塊堆堆雲,隨時行雷閃電,下起大雨來。

她撥電話給王子恩。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阮祝捷曾與童保俊約會?”

“那不是變成講是非嗎?”世貞沒好氣,“閒談不講是非,講文學抑或科學?”

“由我嘴巴說出來,好似酸溜溜。”“那阮小姐為什麼離職?”

“好像是另有高就吧。”“你知得不少,不如從實招來。”

“不,我知得不多,世貞,過去的事,追究來做什麼。”

“可以從中學習。”“每個人遭遇不同,無從學起。”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王子恩沉默一會兒,終於說:“他們很快分手,據說,她非常失落,一蹶不振。”“人呢?”

“大城市,一個獨身女子,茫茫人海,很快消失,無人關心。”世貞打了一個冷顫。

“你若放棄,一下子變成馬路上被車輾斃的小動物屍體,最終化成一個路障,下場大雨,消失無蹤。”多可怕。

“童保俊沒有好好照顧她?”“大家都是成年人,怎麼照顧她一生一世。”“他愛她嗎?”“小姐,我不可能知道。”語氣有點揶揄。

世貞長嘆一聲。童保俊也有不得已之處吧。

她問:“對了,那瓶酒化驗出來沒有?”

“一有結果,我立刻通知你。”世貞剛想說再見,王子恩另外闢了新話題。

“我對慶芳,開始從新估計。”

“那是好事。”“真想重頭教她穿衣服打扮。”

“不可,外表是小事,一個好妻子,無論穿衣品味如何,仍是好妻子。”王子恩恍然大悟,“世貞,你有無比智慧。”

世貞笑說:“你一點即明,才真正聰明。”他沉默半晌,唔一聲掛斷電話。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