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就算被胡亞德吻了,歐陽紫衣早上仍然照常上班,好象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除非他要小人藉機開除她。

“早……”一進到店裡,她就覺得氣氛怪怪的,尤其是主任看她的神情更是奇怪。

“歐陽紫衣。”

“是,主任。”她看著主任朝自己走來,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歐陽紫衣,妳是不是對在我底下工作很不滿意?”

“沒有啊!主任,我工作一向都很認真的。”她不懂為什麼主任會這樣說?

分店主任看了看她,拉了張椅子坐下。

“我知道妳跟老闆傳出有點曖昧的流言,我也知道人要往高處爬,利用女人的武器達到目標也不算什麼。”

啊!主任的話讓她越聽越胡塗,什麼曖昧的流言,又什麼女人的武器……她不是都被叫男人婆嗎,哪來的女人武器?

“我不知道妳用什麼辦法,讓老闆下了人事命令把妳調到設計部去,不過妳別以為調到設計部就是設計師了。”

“我要調到設計部?!”這是怎麼回事?

“妳別裝傻了,剛才總公司來了電話,要妳到設計部門報到,這是升遷,妳沒有理由不高興。”

“什麼時候?”

“現在。”主任站了起來,“妳把私人雜物收一收就可以去總公司報到了。”

“什麼!”她大為驚訝,胡亞德真的設計她。

“別裝模作樣了,還不趕快去,難道妳想害我被罵嗎?”主任說完就離開了。

“我才沒有裝模作樣。”歐陽紫衣小聲的說。

她抿著嘴準備去收拾她的私人物品,在一旁等了好久的宜樺連忙走了過來。

“恭喜妳啊!紫衣,以後有好康的事,記得要提拔一下我。”

“有什麼好恭喜的。”她一點也沒有興奮的樣子,設計部裡有姚晶晶在,對她來說,那裡不會是個天堂。

“妳不是一直想當個婚紗設計師嗎?這是個好機會耶!千萬別放棄。”宜樺鼓勵她。

好機會嗎?

在她看來,這也許是一場惡夢的開始。

葫蘆婚紗館總公司的董事長辦公室,傳出來的爭吵聲已經持續了三十分鐘,不過其它員工寧願置身事外也不願多事去勸阻,因為他們一個是大老闆、一個是首席設計師,得罪了誰都沒有好下場,最好的辦法就是當個局外人。

“我決定的事需要別人過問嗎?”胡亞德冷冷的說。

“你是老闆,你當然有權決定任何事。”經過了半個小時,姚晶晶的怒氣一點也沒有消。

“那不就得了。”

“問題是你要把那個歐陽紫衣安插在我的部門裡,我就一定要反對到底。”

“理由呢?除了妳不喜歡她這點以外。”

被一語說中心裡事,姚晶晶又惱又怒。

“她沒有設計婚紗的經驗。”

“給她機會。”

“我沒空教她。”

“讓別人負責。”

“她沒有設計才華。”

“妳怎麼知道?也許她是塊璞玉,就差開發。”

姚晶晶皺了皺眉。“我不明白你為什麼一直維護她?”

“有嗎?”他拿起桌上的煙盒。

“我不相信外面傳的,說你看上她了,所以你所做的決定才會失去理智。”

胡亞德從煙盒抽出一根菸,點燃抽了一口。

“傳言能盡信嗎?那麼外界不也傳我跟妳有一段感情,而且還有小孩。”

“我們之間的事怎麼能跟歐陽紫衣拿來一起比,除了小孩這一點,我們的確是在一起過。”姚晶晶說道。

他拿下咬在嘴巴的煙,“既然已經是過去式的感情,麻煩妳就別一直拿來威脅我了。”

她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我威脅你……”

“就憑妳以首席設計師的身分向我抗議人事安排已經很失禮了,然後妳又不斷的把我們以前的事扯進來,妳以為我會因為以前的事就聽妳的嗎?如果妳是這樣想妳就錯了。”

“我……”

“我只是告訴妳我的安排,而不是聽妳的指揮,因為老闆是我不是妳。”這時他桌上的內線電話響起,秘書告訴他歐陽紫衣已經來報到了,“叫她進來。”

姚晶晶冷冷的轉過頭,她倒要看歐陽紫衣那副得了便宜又賣乖的嘴臉。

餅了一會兒,歐陽紫衣在秘書的帶領下進到辦公室。

“老闆……”她一進到辦公室,先是看到了辦公桌前的胡亞德,正想跟他理論這次的調職命令,頭一撇又隨即看到了一旁的姚晶晶。

“來得正好,我叫姚設計師順便帶妳去新部門。”

“我很忙,沒空。”姚晶晶臉色一變。為什麼她要淪為小妹,她一點也不想讓歐陽紫衣進到她的部門。“你請別人帶她過去,而我醜話先說在前頭,人是你欽點的,如果她的表現實在不行,我要怎麼做你就無權管了。”

歐陽紫衣聽了心頭一驚。

姚晶晶的意思分明就是說,如果她有膽去到設計部門,那麼她日後的日子就不會太好過了。

她還年輕,還有遠大的夢想沒有實現,如果就這麼毀在一個心裡不平衡的女人手上,未免太不值得了。

她光注意要閃躲姚晶晶充滿敵意的眼光,但是卻沒想到姚晶晶會邊走邊向她小腿掃來的一記狠踢,當場被踢個正著,痛得她齜牙咧嘴的。

“妳要原諒一個心情不佳的女人。”

胡亞德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惹得歐陽紫衣心頭更不快。

“讓我被踢的罪魁禍首應該就是我親愛的老闆你吧?”姚晶晶的怒火她能試著瞭解,不過他的想法就令人費疑猜了。

她說話的語氣之所以那麼衝,是因為她豁出去了,她已經有被踢出公司的心理準備了。

“妳可以把老闆這字眼省略,我不會怪罪於妳。”

“直接喊你親愛的……”她冷笑了下,然後板起臉,“對不起,可是我介意,而且可能你聽我把接下來的話說完,你就不再是我老闆了。”

胡亞德揚起眉,將半支菸直接捻熄扔進菸灰釭裡。

“要跟我說什麼?”

“收回這次的調職令,不然就是我辭職。”她只給二選一的路。

“為什麼?這可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我知道,可是我不希罕。”就知道前幾次跟他說過的話,他都不當一回事。

“妳有可能因此改變妳的人生,這樣妳也不希罕嗎?”

“不希罕。”歐陽紫衣大聲的說。

這個女人怎麼老是跟他唱反調,而且擺明了一點也不把他放在眼裡。

包好笑的是他,幹麼沒事找事做,想了這麼一個裡外不是人的主意,而且還實行了。

就因為見到她時,他有那麼一丁點的情緒起伏。

胡亞德站了起來,大步的走到她面前,停了下,又走回落地窗前,背對著她看著窗外的景緻。

“妳這麼踐踏我的用心。”

“你的用心我還會不知道嗎?”他的心意她早知道了,果真是一個壞胚子。

他訝異的問:“妳知道?”

“我當然知道啊!你不就是想趁機把我趕出公司,因為我找胡老師的舉動惹火了你。告訴你,就算我被你開除,我還是一樣會去找胡老師學習。”她說出她的想法。

胡亞德轉過身來看著她。

以為她變聰明瞭,沒想到她還是一樣的神經大條,一條腸子通到底……

這樣也好,在他還覺得她這個人很有趣前,就讓她跟她的胡老師好好的聚一聚吧!

他要讓她知道,她一直不以為然的男人,也就是他胡亞德,才是她應該注意的人,而不是那個糟老頭。

至於以後呢……

就等他對她的感覺膩了倦了再說吧!

想到這,他心情一好哈哈大笑起來。

這裡的隔音設備那麼好嗎?他這麼笑,辦公室外不會聽到嗎?

歐陽紫衣納悶的看著他。

他坐回椅子上,“我給妳另一條路走,就是妳從明天起到老頭那裡當助理,跟著他學習,一個星期來跟我報告一次,我要知道妳能從他那裡學到多少東西。”

“啊!”就這樣,她還以為他再開出的條件會很苛呢!“可是為什麼?”他的想法真的很令人捉模不定。

“我只是要證明一件事,我要證明我比那個老頭強,他已經沒有用了,選擇他是妳笨,妳的眼睛有問題。”胡亞德往椅背一靠,“怎樣,同不同意?如果同意我就打電話跟他講,相信他也不會拒絕的。”

廢話,她當然要答應,這可是上天給她最好的禮物,能接近她心目中的大師又有薪水拿,為什麼不要?

歐陽紫衣一時興奮過度,直直的衝到他面前,忘形的握著他的手。

“謝謝你,我簡直愛死你了。”留下一句令他錯愕的話,她喜孜孜的打開門一路歡呼著跑出去。

女人他見得可多了,不過像她這樣令他錯愕又訝異的,還真沒有過。

他低頭看著自己的手,上面還留有她手心的溫度。

胡亞德笑了,這時他已經不在意,外頭那些員工又會怎麼傳播他們的事,畢竟接連從他辦公室出去的兩個女人,姚晶晶是鐵青著臉離開的,而一臉歡愉蹦蹦跳跳離去的,竟是那個扮男裝超俊美的歐陽紫衣。

相信這個八卦又可以聊上好一陣子了。

門外假裝忙碌的員工們,其實正忙著發電子信件把最新八卦傳到其它部門。

她很認真,她很努力,她要爭一口氣,她要讓那個自大又不孝的豬頭知道自己的所做所為有多可笑。

“真是難為妳了。”

“老師,什麼事?”聽到胡漢修講話,歐陽紫衣連忙轉過頭來。

因為胡亞德一句話,才促成她跟胡漢修的一段師生緣,她到底是好運的;因為胡亞德,所以老師沒有第二句話就收她當學生,並再度設計起婚紗;也因為胡亞德每個月付給他一筆錢,所以他才能專心的教她。

這樣說起來,胡亞德到底算是好人還是壞人呢?

真被他搞混了。

“我老了,沒有用了,設計概念已經跟現在流行的趨勢月兌節了,我根本沒有東西可以教妳的。”胡漢修深深一嘆。

“老師,你為什麼要這樣說?”

“不必妳說,我看妳把圖紙扭成這個樣子,就知道妳的心裡有所不滿。妳一定在想,早知道就別來這裡學了!很抱歉,我讓妳失望了。”

歐陽紫衣低頭看著揉在手裡的圖紙,臉頰一紅,“老師,這沒什麼意思,我沒有對你不滿,就算我有不滿也不是因為你。”

“不然是為什麼?”

“我剛才不小心想起今天又要去見胡亞德,心裡覺得煩,一不小心就拿圖紙出氣。”

時間過得很快,她跟在胡漢修身邊學習也快三個月了,每到一個星期向胡亞德報告的時間,她的心情就怪怪的,很不安、很焦躁,她真的很不喜歡這樣的感覺。

“其實亞德對我比以前好多了,這都要歸功於妳。”

“老師……”

“我覺得亞德其實滿喜歡妳的。”

“怎麼可能!”歐陽紫衣嚷道。

“妳記不記得剛來到我這裡的時候,妳師母對妳很不禮貌還把妳當傭人使喚,後來亞德知道這件事,便警告她不準使喚妳。當然,我想他應該也答應給妳師母好處,否則妳師母怎麼可能會那麼聽話呢?”

說的也是,江青蓉只有剛開始老給她臉色看,後來她根本都沒有看到她,應該又是出去逛街敗家了吧。

她才不相信胡亞德哪有那麼好心,他的心腸要是那麼好,早該把老師接回家住了。

“不見得是因為他啊!總之我看到他就不舒服。”

是不舒服還是不自在,這種感覺她也說不上來,就當她是不想見到他好了。

“我們言歸正傳吧,每個人表達情感的方式都不同,就像我們所設計的婚紗不見得適合每一個新娘,但是幸福的感覺是我設計婚紗的重點,不管什麼樣的設計,只要穿在新娘的身上有一種令人感到幸福的歸屬感就是成功了……”

她是個認真的學生,一聽到胡漢修講解設計概念,她連忙拿出筆跟筆記本一一將他的話記下。

他真的很麻煩耶,她忙著跟老師溝通了設計概念的想法而忘了時間,連忙帶著這個星期所畫的設計圖趕到總公司,結果她也不過就是遲到了十分鐘,他竟然下班了,還要秘書告訴她到哪裡找他。

她的記憶中,胡亞德根本就是個工作狂,怎麼可能按時下班呢?

千萬別讓她知道他是在整她,否則她一定會……

唉!算了,就算胡亞德要整她,她又能怎麼辦?他是老闆,而她還要看他臉色才能混口飯吃呢!

來這間頂級的俱樂部,俱樂部裡竟然還有個泳池,歐陽紫衣沒空欣賞穿梭在她面前的男男女女,雖然說她很少有機會看到這麼多隻穿著單薄泳衣的男女在她面前走來走去。

但是看他們的樣子好象都很自在,不自在的反而是她這個穿著白襯衫牛仔褲的局外人。

她邊想邊忙著閃過迎面走來的女郎、肌肉債發的猛男等,令人臉紅心跳的極品人類。

她慌張的東張西望,希望儘快達成任務,趕緊離開這令她格格不入的地方。

好不容易發現他的蹤影,而他明明就瞧見她了,還不會出聲叫她過來,害她像無頭蒼蠅的亂闖,這個人真是有問題,但也沒辦法,誰叫他是老闆呢!

“老闆,我來了。”歐陽紫衣微喘著氣站在胡亞德面前。

“怎麼這麼晚,妳是不是忙著看帥哥美女?”當著其它俱樂部會員的面前,他毫不客氣的指責。

“我哪有!”

“明明就有。”

“我沒有。”

“那麼妳剛才在做什麼?”

“我……這是你要看的設計圖,至於報告,我想老闆現在應該也沒空聽我說,不然我下次一起報告好了。”不想跟他多說,他今天發神經,穿得少少的來跟人家聚會還發飄,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她還是去吃碗蚵仔麵線填飽肚子吧!

“等等,我還沒說完……”胡亞德的喊聲叫不住腳底抹了油似的她。

“你今天是怎麼回事?脾氣這麼大!罷才那個是你的員工嗎?她做得不好開除她就是,幹麼大發脾氣呢。”同是俱樂部會員的柯董出聲了。

他們怎麼懂他的火氣從哪裡來、為何而來!

還不是這個該死的歐陽紫衣,丟了設計圖就溜,她到底有沒有看清楚他今天穿了性感泳褲,還有一身勤上健身房練出來的好身材。

他討厭她根本不把他當一回事的感覺。

厭惡透了……

從小認識的鄰居哥哥曹志堯到台北來,總是同鄉人,歐陽紫衣一接到他的電話也顧不了待會還要去總公司找胡亞德,她跟胡漢修請了半天假便到約好的地點找他。

“紫衣。”

一看到坐在窗邊不停跟她揮手打招呼的曹志堯,她便跑了過去。

“志堯哥,你等很久了嗎?”

“等了一會兒。”他溫柔的拿起溼紙巾遞給她。

“志堯哥,你吃過飯了嗎?”她接過溼紙巾就往臉上胡亂抹一把。

歐陽紫衣的舉動看在外人眼裡也許是粗魯了些,不過曹志堯卻對她自然的表現喜歡在心底。

“還沒有,等妳一塊吃。”

“這樣不好啦,你來台北出差還要你等我,這樣我會過意不去。”習慣性的,她在面對志堯哥的時候總會流露出小女人的模樣,這無關情愛,完全是因為她跟他太熱了,而且她還差一點就要喊他一聲姊夫呢!

“沒關係,我們也很久沒有見面了,跟妳一塊吃飯也是一件愉快的事啊!我喜歡跟妳一塊吃飯,因為這樣我的心情會很好。”

“我也喜歡跟志堯哥吃飯啊。”鄰居大哥嘛!一起吃個飯有什麼不好的。

這時,曹志堯叫來了服務生替兩人各點了一份簡餐。

“也許以後我們可能天天都要在一起吃飯。”

“啊!志堯哥,你要搬到台北來嗎?”不然她又不可能搬回家。

曹志堯搖搖頭,“我是說我們結婚以後,成了夫妻當然要天天一塊吃飯啊!”

歐陽紫衣愣了一下。是她太久沒有回家了,還是她太久沒有跟志堯哥講話了,為什麼他說的話讓她覺得好不自在?

“志堯哥,你在說笑話嗎?”

“我沒有說笑話!”他一臉的正經。

她想了想。難道志堯哥把以前爸爸跟曹伯伯的話當真了?

本來歐陽家跟曹家有意讓綠音跟志堯哥結婚成為一家人,她也一直把他當成自己未來的姊夫,但是自從姊姊車禍過世後,爸爸竟然想要讓她代姊姊嫁給志堯哥。

她那時還小也沒把這件事當真,長大一點也不覺得這事會成真,因為她跟志堯哥根本就沒有男女之情,怎麼可能要她說嫁就嫁呢!

“志堯哥……”

“紫衣,我是很認真的。”他是真的喜歡她,跟綠音無關,他有強烈的渴望要把她娶回家,他的意思歐陽家跟曹家父母都很清楚,不明白的只有她。

歐陽紫衣苦著臉,看到他注視著自己的眼神,覺得有些話應該要說清楚,但是不是現在。

“志堯哥,這事我們以後再說好不好,我肚子餓了,我們先吃飯吧。”她率先拿起筷子往已經送上桌的簡餐進攻。

“紫衣……”曹志堯本來還想再說下去,不過看到她吃得那麼高興的樣子,他也只好把想表達的情意全部吞了回去。

為什麼要整他?

懊死的歐陽紫衣……

明明知道昨天是要來報告進度的日子,他等了一個晚上,但她的人就是沒有出現。

他忍著不打電話給她。

笑話,要是他先打電話給她,不就表示他在意她嗎?

不過他做了一件更好笑的事,他竟然連夜把人事部王任叫來調出她的地址,然後就從半夜等到早上。

她再不出現,他肯定會因為煙吸太多而得肺癌,到時他就要她負責。

謗據人事部那邊提供的資料,他知道她一個人租在六樓的套房,所以他不覺得應該會看到什麼令他訝異的事。

可是眼前出現的一幕不只讓他訝異,更讓他火冒三丈。

歐陽紫衣竟然穿著一身睡衣下樓來,這也沒有什麼,畢竟現在還不到六點半,也許她正要去巷口買早餐,穿得輕鬆一點也不犯法。

不過跟在她身後的男人是何方人物?

兩人一前一後的下樓,多像一對小夫妻。

她有男朋友?!她有嗎……

那個男人看她的眼神分明就不對勁,她竟然讓一個大男人睡到她家裡頭,卻對他冷冷淡淡。

他壓下想下車的衝動,不管現在是早上六點半,便要脾氣的撥了電話把秘書從被窩裡叫起來,迅速的下了一個指令又中斷通話。

他沒下車,踩下油門往前駛去。

車子掃過歐陽紫衣兩人的身邊,曹志堯連忙拉了她一把。

“小心!”

“謝謝志堯哥。”她呼了口氣。哪個神經病一早開車就那麼猛啊?

“都市人開車都這樣,妳平常要小心一點。”

“知道啦!志堯哥,我又不是三歲小孩,我懂。”

“妳知道我不是把妳當成小孩……”

歐陽紫衣知道他又要提結婚那件事,連忙扯開話題。

“志堯哥,我的房間太小所以委屈你睡客廳,對不起喔!”

“沒關係,能睡就好,我只是來出差,妳能讓我借住一晚,還幫我省下了旅館錢呢!”

於情於理,昨晚她都要留曹志堯住一晚,她也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妥的,畢竟他們從小就認識了,也不是陌生人。

“真的不用吃了早餐再走嗎?”她問。

“不用,我還得到台北總公司去一趟才行。”

“這樣啊!那也沒有辦法,下次我們再見嘍。”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們下次見面時,妳能把我們的事想個清楚做個決定。”

歐陽紫衣搖手目送曹志堯離開,他一走遠,她的笑容就僵了。

她已經決定要做個出色的婚紗設計師了,他還要她決定什麼呢?

“啊!”她大叫了一聲,再也笑不出來了。

她忘了昨天要去見胡亞德了。

以他那麼愛記仇的爛個性,他一定又不知道要怎麼整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