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胡漢修默默的彎下腰撿著地上的玻璃碎片,那些是江青蓉剛才生氣離去前的傑作。他嘆了口氣,也許這就是他當初拋妻棄子的報應,不但不幸福而且兒子到現在還是不肯原諒他。

他年輕時犯下的錯誤,苦頭現在來嘗。

“他真是混蛋,幹麼要這樣整我啊?”砰的一聲,門被打開,氣呼呼的歐陽紫衣跑了進來。

她去見亞德回來了,他不能讓她看到自己這個樣子。胡漢修連忙用手抹掉眼角的淚。

“咦?怎麼會這樣!”歐陽紫衣大聲嚷了一會兒,跟著蹲在地上幫忙收拾地上的碎片。

“沒關係,我來收拾就好。”

“老師,我來處理就行了,你去旁邊休息。”她去拿了掃把畚箕將地上碎片掃起來,等她整理好時,胡漢修已經倒了杯冰開水在等她了。

“喝水。”

“謝謝老師,”她喝了一大口水,“老師,是不是師母她……”

胡漢修苦笑了下,“她就是這樣,沒關係,我已經習慣了。”

“老師……”

“不說這個了,亞德一早就要妳去公司,有事嗎?還是他又給妳氣受了。”他們兩個總是有那麼一點不對盤,卻老是有所牽扯。

不說還好,一說到胡亞德,她的火氣又冒了上來。

“老師,雖然說他是你的兒子,但是說真的,他真是個混蛋。”歐陽紫衣氣呼呼的說。

“我果然沒猜錯,他真的又給你氣受了,這次又怎麼了?”

“老師,你就不知道他有多可惡,一早就叫秘書打電話叫我去見他,我去了,可是他根本就不在公司,只叫秘書交給我一封信,”她從揹包裡拿出一封信,“你看,弄得像密函一樣,搞什麼神秘嘛!”

“也許他有重要的事不想讓別人看到。”

“對,重要的事就是他要我在半年後的婚紗展推出作品,模特兒還得要我自己找。我現在設計出來的婚紗根本就見不了人,何況還要做成成品,再說,我又沒有認識的模特兒,叫我去哪裡找?”

胡漢修接過她遞來的信函,仔細的看了一遍。

“可能他也覺得妳有潛力吧?”

“不可能的事,而且只有半年的時間耶!”她以為自己至少還得再磨個幾年才行。

“沒關係,還有時間,我也會幫妳忙。”

“那麼模特兒呢?”要是她姊姊還活在人世間就好了,她就是最佳的模特兒人選了。

“如果是模特兒的問題,也許我可以幫上忙。”

聽到胡漢修的話,她本來很開心,不過才開心了一下又露出苦臉,老師不會想找他那年代的模特兒回來幫忙吧!那在年紀上可能有一點問題耶。

“老師,模特兒的年紀不能太大喔。”她小心的說出自己的擔憂。

胡漢修愣了一下,才想到她擔心的是什麼事。

“我是說我有認識一個模特兒,她是青蓉的侄女,她叫江雪莉,是個剛出道的模特兒,也許可以找她幫忙。”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歐陽紫衣聽了終於露出笑容。

“不過有個問題。”

“嗄?”

“雪莉的個性跟青蓉有點像,比較高傲一點,這樣的工作我不知道她願不願意接。”

“沒關係,我去求她幫忙。”說著,她轉身就要離去,都忘了她根本不知道江雪莉人在哪裡。

還是胡漢修早她一步把她叫回來。

“紫衣,雪莉現在不在台灣,妳找不到她的,這事不急,等她回來再說。”

她不好意思的模模頭。她老是這樣莽撞,事情都沒有問清楚就要跑出去找人,老師說的對,當務之急應該先把她的作品做出來才是。

聽說胡亞德最近跟歐陽紫衣走得很近、聽說胡亞德要歐陽紫衣也參加半年後的婚紗展、聽說胡亞德安排歐陽紫衣到胡漢修身邊學習……

太多的聽說一直流傳在公司跟業界,不論這些傳聞是真是假,但是歐陽紫衣的存在已經嚴重威脅到姚晶晶的地位。

再讓歐陽紫衣繼續霸佔胡亞德的注意力,不但她的愛情沒有了,她這個首席設計師的位子恐怕也要保不住。

想到這裡,姚晶晶恨恨的拿起助理剛送進來的熱咖啡就往地上摔。

她的舉動把剛推門而入的助理嚇了一跳。

“什麼事?”

“外頭有位小姐說要見妳。”

“沒看我這麼忙,我誰都不見。”

“可是那位江雪莉小姐不肯離開,她說妳一定會見她的。”助理一副很惶恐的樣子。那位江小姐的脾氣實在太大了,讓她接待得很痛苦。

“江雪莉,我記得她,她替我走過秀。”而且她表現得對胡亞德很有興趣,這點才是讓她對她看不順眼的地方。“趕她走……等一等,請她到公司對面的咖啡廳等我好了。”

原來不只江雪莉難伺候,她的上司脾氣也不怎麼好,這兩個人有得拚了!小助理領命趕緊離開。

餅了二十分鐘,姚晶晶重新打扮過後,才姍姍來遲的到了跟江雪莉約好的咖啡廳。

“妳可真大牌,叫我過來等,妳卻遲到這麼久。”等得有點不耐煩的江雪莉邊攪拌著熱咖啡,邊抬起塗著淺紫色眼影的眼瞄著她。

“我又不像妳,我的工作量很重的。”不可否認的,江雪莉很美,身材又好,不過她沒有大腦只是個好看的花瓶。

“妳的工作量會很重嗎?我有聽到一些小道消息……”

“什麼消息?”姚晶晶跟服務生點了冰咖啡,然後才繼續對她說。

“不是說有個女人快把妳從首席設計師的位置上踢下來了。”江雪莉掩著嘴呵呵笑,“真好笑,我還以為妳是個很厲害的女強人,沒想到還是會被鬥下來啊!”

姚晶晶面對她尖酸的攻擊,心裡很火但又不能在公共場合發脾氣,畢竟她們都算是公眾人物,鬧上了新聞版面叫她的臉要往哪裡擺。

“我的工作有危機倒還好,那妳呢?男人都快被搶跑了,妳還有辦法喝得下咖啡啊!”

江雪莉怒道:“妳說什麼?”

“妳不是一心想要成為胡亞德的老婆嗎?仗著妳姑姑是江青蓉,三番兩次藉機接近他。可惜啊!江青蓉可是他最痛恨的女人,妳要得到他啊,下輩子再說吧。更何況,最近他的注意力都在那個女人身上,妳沒機會了。”姚晶晶狠狠的譏諷了她一頓。

江雪莉被說得啞口無言,只因姚晶晶說的都是事實。因為姑姑的關係,胡亞德在公眾場合遇到她,總是有禮但卻冷淡,讓她想接近他卻苦無辦法。

“其實我們兩個現在同是天涯淪落人。”

“誰跟妳一樣啊!”

“別死不承認!我的工作、妳要的胡亞德都出現了程咬金來破壞,為什麼我們不能放下恩怨,先把障礙搬走呢?”

“妳是說……”

“團結力量大,先想辦法把那個女人踢掉,這樣對我們都有好處。”

“踢掉那個女人啊?”江雪莉想了想,這也許是個機會。“不過妳還沒跟我講那個女人叫什麼名宇。”

“那個女人叫……歐陽紫衣。”邊說,姚晶晶恨恨的拍了下桌面。

江雪莉瞪著因為她這一拍而灑落桌面的冰咖啡,她眨眨眼睛,暗呼好險!幸好這次要倒大楣的人是歐陽紫衣,不是她。

看清楚那個硬闖進辦公室的女人,胡亞德一臉不屑的哼了聲又低頭處理公事。

“這位小姐硬要闖進來,對不起,我……”秘書很不好意思的低著頭。

“什麼這位小姐,我是妳老闆的表妹。”江雪莉很高傲的抬起下巴。

“是……”無緣無故捱了一頓罵的秘書一臉的委屈。

“我有事找我表哥,妳去倒一杯咖啡進來。”

“這……”秘書看看胡亞德等著他下命令。

“不必管她,妳出去做妳的事。”胡亞德揮揮手替秘書解圍。

秘書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趕緊走了出去。

江雪莉看到胡亞德一副不把她放在眼裡的樣子,不禁又氣又惱,她惱火自己的姑姑為什麼要搶他的父親,不然他也不會因為這層關係而遷怒於她的。

她向來對自己的外表跟擄獲男人的魅力是很有信心的。

江雪莉露出笑容往他走去,邊走邊故意讓裙襬飄揚得大一點。今天她穿了一件開岔到大腿的洋裝,而她的美腿是誘惑男人最厲害的武器。

“表哥……”聲音要越嗲越好。

“誰是你表哥,我沒有表妹。”他冷著臉說。

江雪莉臉上笑容一僵。“我姑姑不就是你爸爸的老婆,我當然要叫你一聲表哥啊!這是禮貌。”

“我們沒有血緣關係,不必叫得那麼親熱。”

“可是我叫你爸爸一聲姑丈,論輩分……”

“論你他媽的輩分,”他忽然拿起桌上的拆信刀,往她扔去,幸好她懂得及時閃開,不然她就要毀容了。“我沒有父親,妳是聽不懂是不是?妳叫的那個男人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江雪莉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臉色發白。

“對不起,我……”

“不要以為跟我攀上一點關係,妳就可以從我這邊得到什麼好處。”

“我沒有這個意思……”江雪莉嚇得都快哭了。

“你當我是瞎子嗎?不然妳穿成這樣是給誰看的?對不起,我的眼睛沒有瞎,我還懂得避嫌。再說,妳是那女人的侄女,想要我碰妳,妳慢慢等吧!”

“你就那麼討厭我?”

“誰叫妳是那個女人的侄女,我跟妳們一家人都不想沾上關係。”

“就為了這個原因,你就全面否決我,難道非要我姑姑死,你才願意看我一眼嗎?”

胡亞德沉默的看了她一眼,然後一個字一個字的說:“不管那個女人死不死,我都對妳不感興趣,妳別自做多情了,現在我數到三,妳馬上離開我的視線,不然我就要叫警衛了。”他下了最後通牒。

江雪莉委屈的低著頭,不肯離開。她不相信以自己的魅力竟然得不到他關愛的眼神,這一定是姑姑造成的錯,不是她的問題。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快問,別浪費我的時間。”他不耐煩的說。

她慢吞吞的問:“聽說你最近跟一個叫歐陽紫衣的女生走得很近。”

胡亞德冷冷的掃去一眼。“關妳什麼事?”

“我想看看那個歐陽紫衣長得什麼模樣,好奇而已。”

“我警告妳,凡事別太好奇,而且我的事根本輪不到妳管,妳聽清楚了嗎?”

“你……我……”哪有每次都這樣的啊!她真的讓他那麼討厭嗎?竟連正眼都不想瞧她。江雪莉越想越難過,轉身便掩面跑了出去。

看她哭著離去,胡亞德一點難過的心情也沒有。誰叫她是江青蓉的侄女,就算她在他面前月兌光光,他也不會動了碰她的念頭。

她一個星期都要來總公司見胡亞德一次,可是她最近幾次來的心情都很奇怪,明明就很不想看到胡亞德卻又很興奮。

她到底怎麼了?

歐陽紫衣走出電梯,對總公司的環境她已經很熟悉了,跟秘書打完招呼,就往胡亞德的辦公室走去。

因為胡亞德交代過,只要是歐陽紫衣就不必通知他,讓她自行進他的辦公室,因此秘書也沒有跟她講,此時老闆的辦公室裡還有一個女人在。

這下子會不會撞個正著啊!

她要不要先叫樓下警衛上來?

秘書看到歐陽紫衣快走到辦公室前時,門忽然打開了,剛才那個囂張的江雪莉哭著從裡頭跑出來與她撞個正著。

我的天啊!老闆的緋聞女主角跟找上門表達愛慕的女人硬碰硬對上了,這場對決可能會很猛烈喔!

還是不要看好了。秘書趕緊低下頭,只敢用眼角斜瞄戰狀。

咦!敝了。

她們相撞後雖然有發出叫聲,不過沒有叫囂沒有指責,只見兩人對看一眼,江雪莉先掩臉哭著跑走,而歐陽紫衣隨後也跟了上去。

戰爭中的兩個女人跑了,留下男主角要幹麼?

男主角……

“啊!”男主角就站在她的桌子前!秘書嚇得直髮抖。

“歐陽紫衣去哪裡了?”胡亞德是聽到聲音才走出來的。

“她追著……江小姐出去了。”

出乎秘書的猜測,他竟然沒有大聲罵人,只是沉著臉轉身走回辦公室。

“真是他媽的!在她心中,就連江雪莉都比我有份量,那麼我到底算什麼?”

他生氣的怒吼,以一記關門巨響畫上休止符。

“小姐、小姐……”

歐陽紫衣追著從胡亞德辦公室哭著跑出來的江雪莉一路進了電梯。

沒有空去思索她跟胡亞德的關係,歐陽紫衣注意到的是這個女郎的長腿、秀麗臉蛋跟姣好身材。

好一個天使臉孔、魔鬼身材的美人!

如果請她當她婚紗作品的模特兒,應該可以為她設計的婚紗加分不少。

“幹麼啦!”江雪莉不知道眼前這個人,就是她一直想會一會的歐陽紫衣,還以為又是一個看中她美貌的人。

“小姐,我有事跟妳講,可不可找個地方聊一下?我請妳喝咖啡,或是喝茶都行。”歐陽紫衣釋出善意,一味的露出討好的笑容。

江雪莉白了她一眼,“我為什麼要跟妳去喝咖啡?”

她模模頭,“小姐,妳放心,我不是壞人,我是個婚紗設計師,覺得妳的身材很好,想請妳替我的婚紗走秀,我叫歐陽紫衣--”

沒等她自我介紹完,江雪莉就叫了起來。

“妳是歐陽紫衣?!妳就是歐陽紫衣……”那個最近很熱門也是很多女人惡夢的歐陽紫衣。

江雪莉快暈了。她心目中的大敵人,竟然長得像個美少年!

大美人跟美少年的爭奪之戰,輸的一方竟然是她,難不成胡亞德喜歡的是中性的女人?!

“妳認識我嗎?”

江雪莉收起驚訝的表情,笑著對她說:“我當然知道妳啊!因為我姑丈是胡漢修,他不是妳的老師嗎?”

“妳就是江雪莉!”真是太巧了,她正想找她呢!

“對啊,好巧喔!在這裡遇到妳。”江雪莉一改之前的態度,“妳不是說要請我喝咖啡、喝茶嗎?我們找個地方聊一聊。”

就這樣,還以為自己挖到寶的歐陽紫衣,跟著她來到了一處茶坊,兩個人選了一間包廂,點了金萱泡起茶來。

“原來是這樣啊。”聽完江雪莉為何會哭著從胡亞德辦公室跑出來的原因後,她也覺得很生氣,“胡亞德實在太不應該了!怎麼說你們也有親戚關係,而他就這樣轟妳出來,實在是不對。”

“對啊!”江雪莉附和著,當然有些話她隱藏了沒有說出來。“我也是希望他們父子倆的關係不要更加惡劣,想說如果我們可以親近一點,那麼他們可能就會和好。”

這點歐陽紫衣可就不敢想胡亞德那個死脾氣會跟老師和好,加上中間還有個江青蓉,她就更不抱希望了。

不過,他也不能那麼野蠻的把江雪莉轟出辦公室啊!

“所以我就說,他真是一個小人!”

江雪莉一愣。歐陽紫衣說胡亞德是小人,他們不是打得正火熱?

“怎麼,妳對他的印象不太好喔?”

一想到就氣,歐陽紫衣拿起茶杯就灌了下去,直到灌到嘴裡才感到燙,她連忙又喝了一大口水。

“怎麼會好,他對我一點都不好。”

“怎麼會?”

“我覺得他一直在整我,從剛開始認識就是這樣,丟給我一堆工作又不管我有沒有能力完成。”這幾個月來她快累死了,而這都拜胡亞德之賜。

“妳那麼討厭他?”

歐陽紫衣猶豫了一下。她真的討厭他嗎?

其實,他也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徒,只不過一遇到他,她就莫名其妙的煩躁起來,因他而心情不好,所以問她討不討厭他,當然是有一點啦!

“至少沒那麼尊敬他,工作除外啦!他在工作上的表現的確值得尊敬,但是他個人的私德我就不予置評了。放著一個老父親不管,這還能叫為人子嗎?”

“所以你們沒有在一起?”江雪莉試探的問。

歐陽紫衣哈哈大笑起來。

“我知道有很多人都這麼傳我跟老闆的事,但是可能嗎?”

“可是他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耶。”

江雪莉一一的探問讓她險些招架不住,因為她個性直又不會說謊,再問下去,恐怕她連上次被他吻了的那件事都會說出來。為了將這話題告一段落,情急之下,她搬出了曹志堯當擋箭牌。

“問題是我已經有個未婚夫了,等時間到了我們就會結婚,而且這事在我們住的小鎮上大家都知道,我怎能再喜歡別的男人呢,我也得顧到我爸的面子啊。”

“妳有未婚夫了!”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她點點頭,“對,他叫曹志堯……咦,怎麼說到這裡來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需要妳。”

“嗄,妳需要我?”

“對,我需要妳來替我設計的婚紗走秀,可能沒有很多酬勞付給妳,但是這一仗對我很重要,如果我成功了,那麼我以後的婚紗秀通通讓妳當主秀,最重要的是我還可以替妳出一口氣。”

“怎麼說?”

“跟我合作,我們一起給胡亞德那個壞蛋一點顏色瞧一瞧。”說著,歐陽紫衣為了伯江雪莉不肯答應,連忙拿出自己的設計圖說明給她聽。這一次,她絕對要讓胡亞德對她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