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鮑司賺錢,荷包滿滿的胡亞德也不忘照顧為他盡心工作的員工,尾牙餐會他就特地選在一間飯店舉辦,而且該送出去的紅包一個也沒少,模彩的禮品更是實用精美。

他的大手筆贏得員工們的掌聲,他也樂得接受一波波的歡呼。

餐會進行到尾聲,也該是準備進行模彩的重頭戲了。

胡亞德自信滿滿的定上台,經過埋頭猛吃的歐陽紫衣身邊時,他掀起嘴角笑了笑。

還吃,待會妳就知道事情大條了。

他已經打聽到,她根本沒有男朋友,從跟她友好的同事那得來的消息,那天早上出現在她家樓下的男人是她小時候的鄰居,出現的原因是因為他來出差借住一晚,兩人並沒有情愛關係。

“紫衣,我覺得老闆在看妳,而且他還在笑喔。”宜樺用手肘撞撞低頭猛吃的歐陽紫衣。

“我知道啦!快低頭,當做沒有看到。”萬一他又要整她怎麼辦?

“妳下覺得很詭異嗎?”

“我才沒空想那些,我想要是我抽到那台二十九吋的平面電視該有多好。”

她滿心想著要是她抽中電視的話,要請哪位同事來幫她載回家,載回家之後要擺哪裡,而且要不要再買個電視櫃,還是再買個花瓶放旁邊等等……

台上司儀開始講起話,而胡亞德也站在一邊準備進行尾牙的重頭戲--模彩。

“等一等!”

一個突然出現的聲音打斷了模彩活動的進行,所有人都訝異的看著一前一後走進來的女人。

“那不是江青蓉跟江雪莉嗎?”看到來人,歐陽紫衣嚇了一跳。

“妳說那個女人就是老闆的繼母啊?”宜樺好奇的問。

葫蘆婚紗館的員工都曾聽聞老闆與他父親的事,但是也都是聽到一些表面的小道消息,對於胡漢修跟江青蓉本人也從來沒人見過,所以江青蓉的出現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有那麼多人在看她,瞧,她的風采果然沒有因為年紀而有所損失。

江青蓉得意揚揚的抬起頭往胡亞德走去。

她料想以這樣的場合,怎麼說他也得要在他的員工面前保持一點風度,趁著這個時候跟他要點錢,順便宣示自己的身分是最佳時機。

“她來這裡做什麼啊?怎麼只見到她,沒有見到老闆的父親呢?”

“我也不知道。”歐陽紫衣一樣感到很納悶,她並沒有聽老師說要來尾牙啊!那麼江青蓉又來幹什麼?還是他們的關係已有緩和,所以胡亞德才邀她們前來。

“我想很多人都知道我是誰,我就是你們老闆的母親……”江青蓉大聲的說,完全不管胡亞德的臉色已經難看得像快要殺人了。

“妳在這裡撒什麼野?還不給我滾出去!”忍無可忍,他不留情面的吼罵。

江青蓉沒有想到他真的那麼不給她面子,當著眾人的面前這樣吼她。不看僧面看佛面,她好歹是他的長輩啊!看在他父親的份上,他再討厭她也不能這樣對她吧!

“我是你的繼母,雖然你不是我親生的,好歹你也要叫我一聲阿姨吧。”

胡亞德跟司儀交代了幾句話,然後從舞台上一躍而下,直直走到江青蓉跟江雪莉面前。

“表哥……”江雪莉企圖用軟軟的聲音博得同情。

但胡亞德用手指著她,“妳給我閉上嘴。”

她受了氣,抿著嘴低頭不語。

“我跟妳講過了,我跟妳一點關係也沒有,別以為妳在外頭打著跟我的關係,而得到不少工作機會的事我不知道。”

“亞德,你怎麼這樣說,雪莉本來就是你的表妹,幫她忙也是應該的。”江青蓉在一旁幫腔。

看這個情形,這兩個厚臉皮的女人是決定賴在這裡破壞尾牙的進行,好,沒關係,她們要玩,他胡亞德奉陪,正好大家都知道江青蓉是個多麼貪婪的女人,他也不在乎他們的家務事公諸於世。

“我媽早就死了,她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而妳了不起只是我那個拋妻棄子的老頭的女人,跟我有什麼關係呢!”

“胡亞德,你別太過分……”

“知道過分,當初就別搶別人的老公,還謊稱自己懷孕,我可沒看到我多一個弟弟或妹妹。”

“你……”本來還想繼續罵下去的江青蓉,因為江雪莉在一旁不斷的拉著她的手要她別再多說了,她才勉強掛著笑臉,“我說你也真是不對,今天是你公司的尾牙,怎麼連你父親都不請呢?”

“公司是我的。”

“但要不是你父親貢獻的精子,今天怎麼又會有你的存在呢?再怎麼說,他也是你父親,你這個做兒子的當大老闆,卻讓你父親苦哈哈的吃清粥小菜,這怎麼說也說不過去吧!”江青蓉說得誇張。

胡亞德定定的看著她,從她臉上的貪婪神色已經清楚她的來意了。

“想要錢?”他冷哼。

“給多一點,不然怎麼過日子。”她倒也下客氣。

“妳這麼肯定我一定會給?”

“看在你父親的份上……”

“蓉蓉!”胡漢修突然氣急敗壞的衝了進來,“妳來這裡幹什麼?”

“你也來了,來看看你兒子有多威風。”江青蓉給了他一記白眼。真是的,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出現。

“蓉蓉,我們回去吧!”他拉著妻子,但是他的眼神卻不斷的飄向胡亞德。

“你伯什麼?你兒子有今天還不是因為你生了他。沒有你,他哪能存在這個世界上啊!”江青蓉揮開他的手。

胡漢修夾在妻子跟兒子中間,真是裡外不是人,但相較之下,他對兒子是愧疚得多了。

“亞德,對不起,我……”

胡亞德惱火的斥道:“你們跑來破壞我公司的尾牙,我不計較,不過請管好你妻子,別半路認兒子,我的母親早就死了,在被她丈夫拋棄之後鬱鬱而終的。”他怎麼對他母親,現在他就怎麼對他,不會留情的。

胡漢修被兒子這麼一頓明諷暗刺的,心裡很受傷,但是他又不能乞求兒子原諒他,畢竟當年做錯事的是他,兒子只是在替他死去的母親出口氣。

“跟我回去。”他強硬的拉著妻子離開。

只聽到江青蓉又是吼又是罵的,胡亞德沉著臉雙手握著拳頭,還沒有離去的江雪莉本來還想看看有沒有留下來的機會,但他一記凌厲的眼神掃來,她嚇得落荒而逃,追著姑姑、姑丈跑了出去。

他們三個人離開後,現場終於安靜下來,但原先歡樂的氣氛已經被破壞,因為這一段插曲,所有的員工都瞪大眼睛看著他,不知道接下來還模不模彩。

胡亞德轉頭對台上的司儀打了個招呼,便寒著臉大步離開。

另一邊的歐陽紫衣看到這個情形,不知道該安慰胡漢修還是胡亞德。不過,見胡亞德一離開,她飯也不吃便偷偷的跟了出去。

歐陽紫衣追著胡亞德跑了出去,一直找到飯店一樓,仍是找不到他的蹤影,於是她又去問了櫃檯人員,然後走出門口。

“跑到哪裡去了?”她站在飯店門口張望。剛才櫃檯人員明明告訴她,胡亞德才剛離開飯店,這會兒人怎麼不見蹤影了?

會不會是在前頭呢?

他沒有開車離開,所以可能的離開途徑就是步行了。

歐陽紫衣又繼續往前走,穿過了人行道,經過一條巷子時,忽然有一隻手用力的拉住她,把她拖往巷子裡。

原本她以為是遇到搶劫,正想使出一記過肩摔時,卻看到了那個人的長相。

“老闆!”拉住她的人竟是她一直找不到的胡亞德。

“跟我來。”他硬拉著她往巷子裡走去,看到有一家PUB便走了進去。

“來這裡幹什麼?”

“來PUB不喝酒,難道要來讀書嗎?”他回她一句。

他抓著她坐上吧檯前的座位。

“我又不喜歡喝酒。”

胡亞德不理她,徑自跟酒保要了兩杯啤酒,因為他也不是要買醉,喝啤酒也醉不了人。

他推了一杯給她。

“你真的很不講理,我不是說我不喜歡喝酒了嗎?”歐陽紫衣皺著眉。

“不想喝可以給我喝。”

“你真的很莫名其妙,剛才對老師的態度真的很差勁。”她忍不住要罵他。

他悶悶的喝著酒,“不然妳要我笑著歡迎他嗎?”

“至少也別讓老師那麼難堪嘛!”

“他允許他的女人來破壞公司的尾牙餐會,他就不會讓我難堪?”

“那個……”她想著要怎樣才能幫胡漢修解圍,“也許是師母自己要來的。”

“妳叫那個女人師母!”胡亞德重重的把啤酒放下。

她被他的反應嚇到了,“不然呢?”

“那麼我的母親妳要叫什麼?”

“也是師母吧。”如果他母親還活著的話。

“哼!妳承認她是妳師母,我可不會承認她跟我有什麼關係。”

“好啊!你可以不承認她,那麼老師呢?他可是生你的父親啊。”歐陽紫衣也火了。“而你竟然用那種方法把他趕走,你還算是個人嗎?”

“我今天的所有成就都是靠我自己的力量做到的,他做了什麼?在我求學創業的時期,他完全沒有給我一點支持的力量,現在他落魄了,我不但要養他還要順便連他的女人也一塊養,這還有天理嗎?”他忿忿的說,臉上表情卻閃過一絲痛苦。

“至少你可以不要對他那麼兇,他也只有你一個兒子。”他臉上的表情像頭受了傷的獅子,就算她想安慰他也不太敢。

“我胡亞德沒有父親只有一個母親,而她已經過世了,這樣說妳懂了嗎?”

“你知道你剛才的行為如果傳出去,會對你或公司造成多麼嚴重的殺傷力。”

“我連他都不認了,我還擔心外界的評價嗎?”他喃喃的說著,掏出皮夾付了酒錢便起身離開。

結果他連一點酒都沒有喝。

歐陽紫衣連忙也跟了出去。

一定出PUB門口,就看到胡亞德並沒有離去,他倚在店外的牆邊等著她。

“還好你還沒有離開。”

“過來。”

她又被拉住了,這一次她被他拉進的地方是他的懷裡。

“老闆,你又要幹什麼?”

沒有說明、沒有解釋,他以行動直接表達。

他的手扣著她的後腦勺,低頭吻住她的嘴。

他又在整她了!

這是歐陽紫衣的第一個想法,本來她以為這個吻應該很快就會結束,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慢,在她差點以為要窒息了的時候,他才終於放開她。

“這又是什麼意思?”她用手背抹著嘴。

“沒什麼意思。”他輕描淡寫的說。

“沒什麼意思?!”歐陽紫衣大聲的叫了起來。他這樣說是怎樣?把她當玩具愛玩就玩,不要了又扔到一邊,而且旁邊還有進出PUB的客人看到,她對他的態度真的很不滿意。

“今天是尾牙。”

“我知道啊!”這關尾牙什麼關係?

“這是妳尾牙模彩的獎品。”他早就安排好她抽中特別獎,而獎品就是接受他的熱吻一分鐘。

什麼?!不是她的二十九吋平面電視!

她的尾牙模彩獎品竟然是要讓他親!她果真又被他整了!

她恨恨的瞪著他離去的背影,因為生氣所以也沒有看到他臉上失落的神情。

一趟日本學習觀摩之行,姚晶晶帶著旗下設計師一塊來到日本,在胡亞德的示意下,歐陽紫衣也跟著來了。

“日本,我來了。”

一到日本,歐陽紫衣的心情就顯得十分的興奮。

日本東京耶!她想來很久卻沒錢來,這次不但來了而且又不用花她一毛錢,這是一件多麼令人快樂的事啊!

“歐陽紫衣,妳是在興奮什麼東西啊?活像個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這裡是飯店,妳在這裡喊什麼日本我來了,想丟誰的臉啊!”姚晶晶一臉的不以為然。

“對不起。”她模模鼻子。

“我不懂這次我們來日本,是為了讓所有設計師有個學習觀摩的機會,妳又不屬於設計部門,憑什麼也能跟我們一起來?”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當她接到這項命令時也嚇了一大跳,不過能來她還是很高興就是了。

“算了,反正妳都跟我們來了,該遵守的規定,妳還是要遵守。”

“是。”她只能照做,不然還能怎麼辦。

“那個曉敏,妳跟歐陽紫衣住一間。”姚晶晶開始分配房間。

被點名跟她同住一間的魏曉敏連忙搖著頭,“我不要跟她同一間房間。”

本來提著行李興匆匆要走向她的歐陽紫衣,一聽到這句話,腳步便硬生生的停住了。

人家那麼討厭她,她怎麼還好意思硬巴著人家呢!

歐陽紫衣心裡有很多話要辯解,不過礙於形勢,她一句話也不能說。要忍,一定要忍,她是來觀摩學習的,可不是來樹立敵人的。

“魏曉敏,是公司出錢讓我們出國觀摩,妳得合群一點。”姚晶晶曉以大義的說。

“我不想跟老闆面前的紅人同住一間,萬一回台灣後,她趁機跟老闆咬耳朵,我不就連飯碗都不保了。”

聽到魏曉敏這麼誤會她,歐陽紫衣連忙搖頭否認。

“我沒有那麼大的本事。”

“有沒有也是妳說的,總之我不要跟妳住同一間啦!”

魏曉敏很堅持,姚晶晶也沒有辦法,只好再找其它人。

“不然玉惠,妳跟……”

被點名的玉惠更是直接拒絕,“我不要,我不想跟她住一間。”

連續被兩個同事拒絕,歐陽紫衣顯得很傷心但又不能表現出來。

她又沒有做錯什麼事也沒有害過她們,為什麼她們要這樣排擠她?

她看著同行的七個人,只見她們臉上都有種怨恨的神情,難道她的人緣真的就那麼差?

“我看妳只有跟我住同一間了,怎麼樣,有沒有問題?”姚晶晶最後說道。

“沒問題,妳說怎樣我就怎麼配合。”她趕緊說。

雖然要跟姚晶晶住同一間,可能會讓她一個晚上睡不著覺,不過這裡是日本,總比讓她一個人睡飯店大廳好吧!

姚晶晶抿嘴笑了笑,轉身跟其它人說道:“接下來的時間可以自由行動,看妳們要去哪裡都行,不過晚上十點一定要回到飯店集合。”

東京是個購物天堂,現在多了好幾個小時的時間,幾個女人都想出去逛逛買東西,她們結伴拿了行李先上樓到房間去放行李。

歐陽紫衣眼看都沒有人招呼她便離開,問題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住哪間房間,只好厚臉皮的提著行李追著姚晶晶跑過去。

怎麼會這樣!

她迷路了,她真的迷路了。

歐陽紫衣站在一家居酒屋前,四處張望又回頭看,再次確認她剛才走過的路。

因為姚晶晶她們那票人都不理她,她只好一個人四處亂逛,雖然人生地不熟,但她又不想將時間浪費在房間裡,所以她大著膽子一個人到處走,順便帶了畫本,如果看到不錯的衣服她就畫下來當參考。

她想,就算她不認識路,用英文應該也多少能溝通,不過她忘了她的英文也不怎麼流利,遇到幾個日本人也不太會講英文,她只好一路模索著回飯店的路。

“忘記拿飯店的名片出來了,不然就可以直接坐上出租車,然後把名片給司機看就好了。”她咕噥著。

罷才她在那家拉麵店吃了一碗拉麵……

她開始回想她剛才走過的路線圖。

忽然,她的肩膀被人撞了一下,差點被撞倒在地,不過撞到她的人好象沒有道歉的意思,她轉過身來看個究竟。

好臭!她皺了皺鼻子,好重的酒味。

對方是三個喝醉酒的日本歐吉桑,她想還是別理他們免得惹麻煩。

可是她不惹他們,那三個裝瘋賣傻的日本歐吉桑卻不想放過她,藉著酒意就伸出祿山之爪向她襲來。

他們嘴巴動個不停,說了一大串的日語,她不是聽得很懂,不過從他們的比手畫腳,大概意思她猜得出來,就是他們看上她了,要約她一塊去喝酒再去玩一玩。

豈有此理,到她身上來啦!

正好,因為姚晶晶等人的排擠讓她受了一堆氣正找不到發洩的方法,乾脆就找這三個日本色鬼開刀出出氣。

吸了一口氣,她大吼一聲,右手一握拳便朝那三個男人揮了過去。

在日本東京街頭,她與三個日本色老頭對決的成績是,那三個歐吉桑被她打得趴在地上,不過她的手背、臉上也多了幾道傷痕。

當她記起十點是大家集合的時間時,已經是九點五十分了,幸好遇到好心路人的指示,她才匆忙趕回飯店,不過時間早過了十點十五分。

歐陽紫衣連忙趕到她跟姚晶晶的房間,所有人都必須到那間房間找姚晶晶報到才行。

“對不起,我回來晚……”

當歐陽紫衣看到房間裡除了姚晶晶以外還多出的那個人,她住了口。

“妳的態度很不好。”胡亞德說。他從台灣趕來與她們會合,哪知道一來,姚晶晶卻告訴他,她玩到不見人影,不知道去哪裡了。

“我就說嘛!她的態度連我都看不下去。”姚晶晶火上加油的說。

“那妳自己呢?妳身為這次觀摩學習的領隊,不掌握好團員的行蹤,妳也算是失職。”胡亞德毫不留情的說,口氣很是嚴厲。

姚晶晶生氣的瞪她一眼,把捱罵的氣全出在她身上,“歐陽紫衣,妳跑去哪裡了?也不跟我講一聲。”

是她們說走就走,又不願帶她的啊!現在又變成是她的錯了。

“沒去哪裡,隨便逛逛。”歐陽紫衣簡短的帶過。

“隨便逛逛可以逛到這麼晚。”

“我迷路了……”

“妳這傷從哪裡來的?”胡亞德眼尖看到了她臉上的傷,走近一看,他又看到她手背也有傷。

她抬起手,“你說這個啊!我跟三個日本色老頭打了一架……”還沒說完,她就被胡亞德拉著往外走,而她被拉住的手正是受傷的那一隻,“痛痛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