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胡亞德得到消息,這陣子歐陽紫衣跟江雪莉走得很近。

江雪莉那個女人心裡在想什麼,他很清楚,不清楚的只有紫衣那笨蛋。

“其實我們的價錢很公道。”

“我沒意見,問她,她高興就好。”

“我們的婚紗禮服也是最優秀的,保證新娘子穿起來會更美麗。”

“我沒意見,問她,她高興就好。”

“我們化妝師的技術更是一級棒,保證會把新娘子裝扮得像個天仙美女一樣。”

“我沒意見,問她,她高興就好。”

“還有啊,我們攝影師的功力更是別家比不上的。”

“我沒意見,問她,她高興就好。”

“那個小姐……”

歐陽紫衣瞪著戴著墨鏡的胡亞德。

他幹麼把所有的問題都推給她啊?她又不是新娘子,他也不是她的新郎。

“小姐,妳男朋友對妳可真好。”

“有嗎?”

“當然有啊,小姐,我做這一行已經五年了,還沒有看過哪個新郎這麼大方,一切都交給女生來決定的。”

“喔,是這樣嗎?”歐陽紫衣斜眼瞄著胡亞德。

他可好了,輕輕鬆鬆的就搶了一個大情聖的頭銜去當。

如果這位婚紗店的小姐知道她口中的大客戶,其實只是帶她到各家婚紗店坐坐順便觀摩別人的婚紗禮服,他們根本就不是一對也不會結婚,不知道她會不會氣到休克。

“不會錯的,我看了那麼多對的新人,你們這一對很有夫妻相。”

她的口才如果有這位小姐的一半就好了,那麼她在葫蘆婚紗館的業績一定會很好。

“結婚是人生大事,妳的男朋友都那麼大方了,那麼妳只要放心的交給我們,準備當新娘子就好了。”

“嗯,這個嘛……”她看了看胡亞德的反應。他好象玩得太投入了,一副真的像要結婚一樣,她跟著他跑了五家店,他都是這樣的態度。

“先生,小姐在問你的意見。”

胡亞德用手撫模下巴,故意把歐陽紫衣塑造成很龜毛的形象。

“我覺得……”

“怎麼樣?”

“女人有時候真的很麻煩,老是無法決定她所要的。”

怎麼好人都是他,而難纏的女人就變成她了,他們明明就什麼關係也沒有,要她答應什麼啊!

難道真要她點頭答應,然後假戲真做結婚去嗎?

假戲真做……

這個可能性會成立嗎?

歐陽紫衣與他對看一眼,看到他一副自得其樂的樣子,她也火了,伸手一抓把他臉上的墨鏡扯下來。

無視他一臉的訝然,她笑得可開心了。

“戴什麼墨鏡,這樣才公平。”

歐陽紫衣只看到他的訝然,卻沒有看到坐在她另一邊婚紗店小姐的表情是更為驚訝跟不解。

怎麼說都是同行,多多少少都會知道葫蘆婚紗館,加上他三不五時就登上媒體曝光,所以當他臉上遮掩的墨鏡被她摘除,他的長相立刻引來一陣騷動。

“你你你……不是那個葫蘆婚紗館的老闆?!”婚紗店小姐這時才驚覺,怎麼葫蘆婚紗館的大老闆也要深入敵營蒐集情報嗎?

“妳認錯人了。”洩了底,胡亞德只好連忙否認,並瞪了壞事的人一眼。

歐陽紫衣被他這一瞪也不敢反駁,因為她真的是壞了事。

“我認錯人了嗎?”婚紗店小姐依然不死心。

“真的。”

“可是真的好象。”

看他一臉的鐵灰,歐陽紫衣是想笑又不敢笑,為了替他解圍,她只好出聲。

“吉祥,你聊完了嗎?我還想去別家看一看呢。”她裝作不耐煩的樣子。

她都這樣說了,胡亞德連忙打蛇隨棍上,“好,依妳就是。”他連忙站了起來抓住她的手,就往店門口快步走去。

不敢放慢腳步,兩個人快步的低頭直走,直到停在一家麵包店前才放聲大笑。

“哈哈哈……”她大笑個不停。

“還敢笑!”

“為什麼不敢笑?堂堂葫蘆婚紗館的老闆,竟然被發現跑到別家婚紗店去刺探行情。”

“妳最沒有資格笑我。”

“為什麼?”歐陽紫衣停止笑聲。

“也不想想我是為了誰才跑到別家婚紗店的,要是消息傳了出去,人家恐怕會以為我底下已經沒有人才了,還要老闆親自出馬。”

他這樣一說,她好象真的不應該笑得那麼大聲,畢竟他也是為了她啊!但是他為什麼要這樣幫她呢?

“你為什麼要幫我,我是老師的學生,照道理你應該不想看到我成功啊。”

“雖然妳是那個老頭的學生,但我也喜歡妳,想要妳當我的女人,不行嗎?”

他直截了當又沒有修飾的說法,還真的把她嚇到了。

“你……”

“我是說真的。”胡亞德爬爬頭髮,“真是他媽的窩囊,喜歡一個女人還要扭扭捏捏的。”現在他說出了心意,真是痛快。

“怎麼可能!”

“不然妳以為我之前對妳做的事,都是無聊才做的嗎?我沒那個閒工夫,笨女人,自己想一想吧!”他大步的往前走,走了幾步又往回走。

“幹麼?”突然聽他表露心意,她真的有點慌。

“妳剛才叫我吉祥,吉祥又是哪個男人的名字?”

歐陽紫衣囁嚅的說:“吉祥不是人,牠是我家的土狗。”

土狗!

他不敢置信的盯了她半晌。

她還以為他要動手揍她呢?瞧他的眼神多可怕啊。

滴答滴答。

一滴兩滴三滴的雨慢慢落在她臉上,然後是更多的雨滴……

下雨了。

雨水救了她,讓她逃過被他教訓的命運,但他沒有放過她,一拉,將她的手握得緊緊的,在雨中,兩人快步的往不遠處的車子跑去。

這一刻,她無法相信江雪莉說的話,她相信自己的直覺,這個男人喜歡她,而她也喜歡他。

“你回你自己的家好不好?”

忙了一天,歐陽紫衣只想回家好好休息,可是胡亞德這陣子都像個冤魂一樣,她到家時,他已經在樓下等她了。

能怎麼樣呢?又不能趕他走。

結果他就這樣一直賴下來了。

本以為他是沒事幹才會跑來她家湊熱鬧,可是又不是,他到她家後就拿出筆記型計算機,然後開始處理公事,等她要睡覺了他才離開。

他這個人真的很麻煩耶!

反正他也不理她,她就拿起換洗衣服進到浴室洗澡。

等她進到浴室後,胡亞德才抬起頭。紫衣一定以為他有問題,老愛纏著她,但他可是為了那個煩人的江雪莉才這麼做的。

這陣子,江雪莉對他的攻勢越來越猛烈,話語中常有意無意的將紫衣拿來當目標,可見連其它人都知道他對她的在意了,可是那個少根筋的紫衣還傻呼呼的把蛇蠍美人當天使,才迫使他下定決心一定要看緊她,不讓江雪莉有機可趁。

“妳洗好澡啦。”

歐陽紫衣洗好澡從浴室出來,換上了簡單的休閒服。

“對,你還是要繼續待在這裡嗎?”

胡亞德瞄瞄她,“有意見嗎?”不識好人心的笨蛋。

“我哪敢啊!”他是老闆耶。

“妳有事做嗎?”

“沒有啊,幹麼?”

“去幫我買點東西回來,我晚上還沒有吃。”他掏出一張千元大鈔給她。

“隨便買嗎?”不過,她也大概知道他喜歡吃什麼了。

“吃得飽就行。”

歐陽紫衣聳聳肩後,拿了鑰匙便下樓去。

他又開始專心的盯著計算機屏幕處理公事,時間過了二十多分鐘後,門鈴響起。

“不是有帶鑰匙嗎?還按什麼門鈴?”他邊念邊定去打開門。門一開,門外的人卻不是歐陽紫衣。

“表哥?!”

懊死的!江雪莉來做什麼?

“你怎麼會在歐陽紫衣這裡?”江雪莉也很訝異他會在這裡,因為樓下的大門壞了,她才能上來。

“回答妳的問題,第一,不準叫我表哥,我們沒有任何關係。第二,我在不在歐陽紫衣這裡是我的自由,妳管不著。”他冷著臉答覆。

“難道你真的喜歡歐陽紫衣?”她還是很生氣他的態度。

“這還是傳聞嗎?”他擋在門口不讓她有機會闖進去。

江雪莉失望透了,“為什麼你要喜歡她卻不要我?”

“妳永遠也不會知道,因為我不會跟妳講的。”

“你到底喜歡她什麼?”

“妳管不著,我就是喜歡她,妳可以走了,別打擾我們單獨相處的時間。”他硬是把她趕走。

被他擋在門外的江雪莉不但被那扇門阻隔,更被他的冷漠阻絕在心門外,她不甘心極了。

“你喜歡她有什麼用?她又不喜歡你!”江雪莉大聲的嚷著。

“妳懂什麼!”

“是真的,她親口對我說的,她還有個未婚夫呢!他們很快就會結婚了,而你什麼都不是。”

胡亞德冷著臉,關上了鐵門。

江雪莉離開後十分鐘,歐陽紫衣提著一袋宵夜回來。

“我買了魷魚面、大腸面線、香雞排還有珍珠女乃茶……”她自顧自的把宵夜拿出來,一點也沒看到胡亞德難看的臉色,她講了許久,終於看到他的表情。“你怎麼啦,餓昏頭了?”

歐陽紫衣伸手要模他的額頭,他的動作比她還快,一把抓住她的手,而且力道很大。

“你真的餓昏頭了嗎?那是我的手,不能吃的。”她還在開玩笑。

“妳有未婚夫了?”胡亞德冷聲問。他從來不知道心痛的感覺,竟然是如此令人承受不住。

她愣了一下,“你怎麼這樣問……”

“那就是有了。”她的顧左右而言他,讓他心碎了。

“也不算有,是不是雪莉來過了?”只有這個可能。

“妳為什麼不說?”

“我不覺得這有什麼好說的啊!”因為她根本是隨口亂講的,她也不想嫁給志堯哥啊!

“他有我好嗎?”

“我不懂你的意思。”

他忽然站了起來,臉上的表情好憂傷好憂傷,直直的瞪著她。

“歐陽紫衣,算妳狠!把我要得團團轉,背地卻在偷笑吧,笑我這情場浪子反被愛情戲耍,哪個女人不愛,偏偏要愛上妳這個沒良心的女人。”他大聲的坦言。

他說了!

歐陽紫衣的疑惑頓時釐清了。

他真的愛她!

之前因為江雪莉的話以及他以前的情史,讓她不敢認為她會是他愛情終點站的疑慮煙消雲散。

“難怪妳始終都不肯有所響應!我現在終於懂了,我被妳當成個傻子耍,可真謝謝妳啊!”胡亞德收好筆記型計算機準備離去。

就在他一腳已經踩出門口時,她忽然衝了過去,緊緊抱住他的腰。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我沒說我不喜歡你。”

“這樣是表示沒有那個男人嗎?”他心中有一絲竊喜。

“是有個男人,但是他不是我的未婚夫,我們的事很難講得明白。”

胡亞德化被動為主動,轉身將歐陽紫衣抱起,往她的房間走去。

“別太擔心,我有一個晚上的時間會好好讓妳說個明白的。”

要命喔!

他竟然把她的脖子啃咬成這個樣子。

歐陽紫衣看到鏡子裡的自己,纖細的脖子上都是吻痕,幸好她去胡漢修那邊的時間可以彈性運用,晚一、兩個鐘頭到也沒關係,她得想個辦法來遮掩一夜激情的證據。

鈴……

客廳裡的電話響了起來。

奇怪,通常朋友、同事找她都會打手機,很少有人會打家裡的電話,尤其時間又是這麼早。

她看了還在床上熟睡的胡亞德一眼,然後走去接起電話。

“紫衣。”

“爸!”她還真是被嚇到了,爸爸怎麼會這個時候上台北?

“還有妳媽跟志堯,我們現在在出租車上快到妳那裡了,先幫我們開門。”

什麼?!

“爸,你怎麼這個時候上來?”

“我有事要跟妳講,電話中講不清楚,我又不想拖拖拉拉的,就拉著志堯坐夜車上來。”

“爸,你們難得上來,我看我請假陪你們好了,別來我這裡,我帶你們去外面吃飯。”她可急了。

“我們坐了一個晚上的夜車,先讓我們到妳那裡休息一下吧!就這樣,可能再過五分鐘就到了,別再講手機了,很貴的。”歐陽安先掛斷了電話。

五分鐘!

歐陽紫衣先是瞪著話筒發呆,然後大叫了一聲扔下話筒,衝到房間。

“起來,快起來。”她拚命的拍打著睡得正沉的胡亞德。

“別吵我,讓我再睡一下。”

“不行,你一定要起來,不然我就完了。”看他還是沒有起床的打算,她乾脆到浴室拿了一盆冷水,直接倒到他身上。

“啊!”他果然醒了,“歐陽紫衣,妳太離譜了吧!昨天才上過床,今天就用水潑我。”

“別說了,你快起來。”她將他從床上拉起來。

“幹麼啦?”

“我爸跟我媽來了,你趕快離開。”

“伯父、伯母來得正好啊!我可以找他們聊聊。”

“不行啦!要是讓他們知道我帶男人回家過夜,他們會殺了我的。”

“我沒有那麼見不得人吧!”

“下是這個原因,反正你把衣服穿上先離開就是了。”她手忙腳亂的把他的衣服撿起來丟給他,她想過把他塞在衣櫥或藏在浴室,不過這樣做還是有曝光的可能性,最好的辦法還是先讓他離開。

見她那麼著急,他也只好將衣服穿好,然後在她的催促下準備離開。

“快一點。”她拉著他急忙衝到門口。

門一開,歐陽紫衣看到門外站著的三個人時,嚇得目瞪口呆。

“紫衣,妳樓下的大門壞了,怎麼沒有找人來修一修……”以為女兒是來迎接他們的歐陽安說了一堆話,在看到她身後的胡亞德時完全噤聲。

“爸、媽、志堯哥……”天真的要亡了她嗎?他們怎麼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紫衣,他是誰?”歐陽安問道。

“我老闆。”她比比身後的胡亞德。

歐陽安跟張惠淑聽到這個男人是女兒的老闆,趕緊對他點頭致意,而胡亞德也連忙點著頭,原想趁他們還沒有問清楚,他為何一大早就出現在歐陽紫衣的住處前溜掉,但他忽略了一直冷眼旁觀的一個男人。

“請問這位先生,你從昨晚就在這裡了嗎?”曹志堯是第一個感到情形有異的人,他看到歐陽紫衣脖子上的吻痕,臉色不禁大變。再笨的人都看得出來,那是什麼!“紫衣,妳的脖子……”

因為他的喊叫,歐陽安跟張惠淑不約而同的看向女兒的脖子,這一看,兩人都心知肚明發生了什麼事,氣氛頓時尷尬了起來。

可是最尷尬的是歐陽紫衣,她又氣又羞的只想躲到火星上去。

那天被爸爸媽媽撞見她跟胡亞德在一起,歐陽紫衣當天就被強行帶回家裡,公司那邊她是已經請了假,不過讓她憂心的不止是父母對她的不諒解、曹志堯對她的懷恨,還有越來越逼近的婚紗展。

她所設計的婚紗禮服已經快接近完成階段,不過現在她被軟禁在家,什麼事也沒有辦法做,讓她很傷腦筋。

回到家的第三天,家裡的人潮絲毫沒有減少的趨勢,相反的,每天上門的人越來越多,而且有的人她根本沒有見過。

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她的鄰居,他們來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不停的跟她道恭喜,因為他們都認為她這次回家就是要跟曹志堯結婚。

曹媽媽已經出院,不過身子仍虛的她都在家休養,而曹家因為曾經發生過大兒子的未婚妻在結婚當天跑掉的事,現在好不容易等到小兒子要結婚了,大家都認為這個陰影終於可以過去了,所以才會那麼開心。

他們都很開心,不開心的只有她。

她不想跟志堯哥結婚!

因為她沒辦法……

“我愛上我的老闆了。”

她終於找到時間把曹志堯約出來,她想把事情講個明白。

曹志堯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神情落寞。

“妳是不能跟我結婚,還是不想跟我結婚?”

“兩者都有。”

“因為那個男人,所以妳不想跟我結婚?”

“就算沒有他也一樣,因為我不愛你,我只能把你當哥哥,所以我沒辦法嫁給你。”

“不嫁我,妳就能嫁給他?妳清醒一點吧!紫衣,我看過很多雜誌,那個男人不是什麼好東西,他跟很多女人都有過感情糾紛。”

“這個我早就知道了。”

“妳知道還……”

“對。”她神情堅決,“就算我以後跟他不會有結果,但這是我的選擇,我不能嫁給你,志堯哥,比我好的女人太多了,你還有更多的選擇啊!”

“紫衣……”

“志堯哥,我只是來告訴你我的決定,現在我說完了,我要回去了。”說完,歐陽紫衣頭也不回的轉身走了。她一定要走,她無法再面對曹志堯的臉,她明天一早就要回台北。

曹志堯聽完她的話,臉上的表情更落寞。

難道他們曹家又要被當成笑話看了嗎?

他們家的男人,下場都一樣嗎?

他大哥被未婚妻在結婚當天甩了,而他,以為紫衣嫁給他的事是十拿九穩,畢竟他有兩家的父母跟鎮上的鄉親當後盾,大家都認為他們兩個一定會結婚,她卻為了另外一個男人選擇離開他。

她不但不要他,還讓他又變成一個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