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親愛的老婆,妳可以上床睡覺了嗎?”

凌晨一點鐘,等不到老婆上床陪睡的可憐男人胡亞德,在床上翻來翻去順便哀號兩聲給他殘忍的老婆聽。

他殘忍的老婆叫歐陽紫衣,當年私奔後,嫁給他已經過了五年,五年的時間,他們終於取得歐陽安跟張惠淑的諒解,而聽說曹志堯去了新加坡,並在那裡娶妻生子很少回台灣了。

胡亞德娶了老婆後,事業運更上一層樓,不但葫蘆婚紗館因為有歐陽紫衣坐鎮設計部而業績蒸蒸日上,另外他的事業版圖又多了一家小葫蘆童裝,而設計跟製作都由自家的設計部門跟工廠負責。

“我的老婆是個工作狂。”

“罵我是工作狂,也不想想最近公司的業務需求增多,我若不爭氣,給你丟臉了怎麼辦?”在設計桌前趕工的歐陽紫衣,回頭白了老公兼老闆一眼。

“沒關係啦!不然妳就安心當老闆娘,安心等著把寶寶生下就好。”他的老婆都懷孕四個月了還那麼拚命,真讓他傷腦筋!結婚五年才懷第一胎,他可是等當爸爸很久了。

“不行,你答應過我的。”

“老婆……”

“不管你了,我要去泡杯牛女乃喝。”

胡亞德從床上躍起,“要喝牛女乃啊!我來就好了。”他跳下床三步並作兩步的跑到廚房,卻在那撞到另一個半夜不睡覺的人,“爸,你不睡覺在廚房幹麼?”

五年的時間也足以讓他們父子間的心結消失,現在他們住在一起了。

“畫得有點累,想找點餅乾吃。”胡漢修微笑著說。

“看吧!堡作狂不止我一個。”隨後走到的歐陽紫衣說道。

“早知道就不弄小葫蘆童裝給爸玩了,本來以為只是隨便玩玩,別虧太多錢就好,哪知道還真做出點成績來。”胡亞德咕噥著,“爸,小葫蘆童裝你最大,你可以別那麼拚命。”

“我才不是拚命,我怕時間來不及,紫衣就快生了,不幫寶寶多做一些衣服怎麼行!我現在在設計三歲娃兒的衣服,小王子、小鮑主的衣服都有。”自從兒子跟紫衣結婚後,他就對童裝產生興趣,轉而設計起童裝來了。

“寶寶都還沒有生出來,衣服就設計到三歲要穿的,會不會想太遠了?到時再買不就好了。”

“他不懂,紫衣,我們別理他,去我房間看看我最新的設計。”胡漢修拉著歐陽紫衣就走。自己的孫子孫女怎麼可以穿別人設計的童裝呢。

歐陽紫衣轉頭跟丈夫眨眨眼。

收到!胡亞德很清楚她眨眼睛的意思。

他走到廚房,“兩杯熱牛女乃,一盤餅乾,再來一盤三明治更好。”

他們忙他們的事去,留下他一個人在廚房當男傭,不過好象也怨不得人,誰叫這可是他自找的啊!

嘴巴雖然一直碎碎念著,不過他的動作倒也做得很熟練,反正他習慣了嘛!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