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姐妹倆一直困聊到黃昏,既不見麥裕傑的人,亦聽不到他的電話,邱雨開始不安,到處找人去查他,天色越暗,情緒越是激動。

她重複同妹妹說:“你今晚一定要在這裡陪我。”

邱晴笑,“我既餓又累。”

她似略為放心,“你一向似只豬,吃飽就想睡。”

“真的,”邱晴笑,“我從來沒有睡不著的日子。”

自廚房出來,她看到姐姐坐在床沿吞服藥丸,一把一把地塞進嘴裡,像人家吃花生那樣。

桌上熱氣騰騰的滷肉面忽然之間一點香味也沒有了。

她斟一杯酒,整個晚上握住它,喝到一半加一點,喝到一半又添一點,不知喝了多少。

人呆呆的,也不說話,似十分滿足。

邱晴懷疑,這個時候即使麥格傑回來,她會不會認得他。

因此他也不想回來。

終於“當”的一聲,杯子掉在地下,邱雨倒在沙發上。

邱晴背不起她,只得將她安頓在客廳裡,她取餅書包想回家去,忽然想起姐姐再三請她留下。

邱晴遲疑一會兒,又放下書包。

讀了兩頁功課,她揉揉似有四斤重的眼皮,伏在桌子上睡著了。

不知隔了多久,她抬起頭來,模一模痠軟的脖子,過去看看姐姐,見她呼吸均勻,便走到房中,和衣倒下。

再次睜開雙眼時天已經濛濛亮,她是驚醒的,自睡到醒才一秒鐘時間,邱晴混身寒毛豎起來,低聲喝道:“誰?”她撥開伸過來的手。

朦朧中有人沉聲答:“我。”

邱晴一骨碌滾下來,背脊貼著牆,“傑哥?”

“不錯,”麥裕傑笑,“是我。”

“你進房來幹什麼?”

“我也想問你躺在我床上幹什麼。”

邱晴後悔得要掌自己幾個巴掌,“我馬上走。”

她去拉睡房的門,門被鎖上了。

“傑哥,不要開玩笑。”

麥裕傑冷冷說:“我還以為躺在床上的是你的姐姐。”

“姐姐就在廳外,我一叫她就聽得見。”

“聽得見?你試試看,那些藥加灑,炸彈炸都不會醒,明天下午吃提神藥未必睜得開眼睛。”

他下床,緩緩向邱晴走過去。

邱晴瞪著他,“你變了,姐姐也變了,你們都變了。”

等到他走近,邱晴乘機發難,一腳踢向他,麥裕傑沒料到她有這麼一著,痛極彎腰,可是還來得及伸手抓住邱晴的頭髮,把她拉倒在地上。

邱晴一聲不響,咬他的手臂。

“你瘋了,鎖匙就插在匙孔內,一旋就可以開出去,”麥裕傑咬牙切齒地說,“你把我當什麼人。”

邱晴月兌了身,開亮燈,一看,麥裕傑並沒有騙她,連忙開門逃到客廳,她姐姐仍然伏在沙發上昏睡,邱晴拉開大門,一溜煙逃走。

站在晨曦中,才發覺忘記帶書包。

模模口袋,幸虧尚餘車資,她匆匆趕回家中梳洗。

課上到一半,有人給她送了書包來,同學竊竊私語,邱晴漲紅著面孔回到座位,要到小憩才能查看書包裡少了什麼。

什麼都不缺,反而多了一些東西出來。

一隻信封裡有三張大鈔,另外一張便條,麥裕傑這樣寫,邱晴,切莫誤會。

太難了。

自那日起,邱晴不肯再到姐姐家去,她們改約在外頭見面。

邱雨幾次三番叫妹妹搬出來同住,這個時候,邱晴已經發覺,對她來說,最安全的地方,反而是城寨裡邊。

邱雨怪責妹妹固執。

邱晴不語。

“你是怕母親忽然回來找不到你吧?”她慢條斯理地說。

邱晴搖搖頭,不,她從不相信母親還會回來,她不可能找得到路。

這樣尷尬狼狽,她也畢業了。

拿到證書那一日邱晴高興得想哭,想找人共亨快樂,走了一條街,都找不到適當的人,終於回到家,把證書塞進抽屜裡。

朱外婆來敲門,滿臉笑容,沒想到由她與邱晴分享這件盛事。

“有人來找你。”朱外婆說。

邱晴警惕地抬起頭。

她幾乎不認得他了,他比她記憶中更高大健康,此刻有點不好意思,站在門角笑。

朱外婆問:“記得他嗎?”

當然記得,“曾易生。”他到今日才出現。

曾易生笑說:“剛才我看見你上來,只以為你是你姐姐,沒有叫你。”

邱晴且不去回答,只是問:“貴人踏賤地,有什麼指教?”

曾易生一愣,聽出這話裡怨懟之意,可見邱晴怪他遲來,彼時他只當邱晴對他沒有太大好感,現在他胡塗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清清喉嚨,“我來看看城寨重建得怎麼樣了。”

朱外婆連忙說:“你們慢慢談吧。”

曾易生模一模平頂頭,“邱晴好似不歡迎我。”

“我已經打開了門。”

曾易生踏進門來,“你們這裡一點兒沒有變。”

“家母已經去世。”

“我聽說過。”

餅一會兒邱晴問:“聽說你們家大好了。”

“還過得去,你呢?”

“老樣子。”

“朱外婆才是老樣子,從我七歲到現在,她都沒有變過。”

又靜了下來,曾易生不住訝異,兩年前瘦小緊張的邱晴,今日竟這樣漂亮豐碩,女孩子真是神秘莫測的動物。

他咳嗽一聲,“我來找些資料,社會系講師與我談過,覺得我可以寫一寫五十年代城寨最黑暗的一段時間。”

邱晴有點反感,“你們曾家從來不沾這些,為什麼不寫它光明的一面?”

曾易生不語。

“善良的居民住在這裡,竟受拆遷及逼遷之苦,生活克勤克儉,你應該比誰都清楚。”

“這個……人人都知道。”

“是嗎,連你都不相信,外人會相信嗎?”

曾易生更加尷尬,只得說,“那時我們住在西區,的確平安無事。”

“那麼,你打算寫什麼?”

“邱晴,我不會故意醜化我出身的地方。”

“要是能夠為你拿高分數呢,又另作別論?”

曾易生大吃一驚,他今天來並非為吵架,他沒想到他的習作會引起邱晴這樣大的反感,她太激動了。

老實的曾易生說:“我本來想同你出去喝杯咖啡。”

邱晴十分想去,又下不了台,有點懊惱。

可是曾易生十分容忍她:“去吧,剛才的問題押後討論。”到底是一起長大的。

再不順著梯子下來,恐怕要僵死在那裡,於是邱晴說:“曾伯母不知道會怎麼說。”

“我已經成年,同什麼人喝什麼飲料,在什麼地方喝,她都不會干涉。”

“想來也不能怪曾伯母。”

“一個成熟的人往往發覺可以責怪的人越來越少,人人都有他的難處。”這是稱讚邱晴。

那麼,邱晴想,這麼長一段日子不見閣下影蹤,又有什麼困難?

“我姐姐搬出去住了。”

“我聽說過,據講,以前城寨的設施,現在許多地方都有。”

邱晴點點頭,“分散投資,以免目標太大。”她解釋。

曾易生笑,“你口氣像發言人。”

“朱外婆才是真命天子。”

“我跟她談過,她胸腔不知有幾多資料。”曾易生停一停,“主要我還是來看你。”

應該相信他嗎?

“你可打算升學?”

邱晴說:“當然要讀下去,”她轉一轉咖啡杯子,“姐姐不十分記得我念到第幾年,我可以告訴她成績欠佳留級,又多賴兩年預科。”

曾易生啼笑皆非。

“大學生活同傳說中是否一樣?”

“還勝一籌。”

邱晴羨慕地看著他。

“我有種感覺你會做我的師妹。”

“多謝鼓勵,言之尚早,我也許考慮進社會大學,你的師妹,不是那位長得雪白穿得雪白的小姐嗎?”

曾易生一怔,“你見過曹靈秀?”

“你想想,”邱晴老氣橫秋地說,“這世界能有多大。”

曾易生聽不出她語中滄桑,一徑說:“曹靈秀明年要到美國去唸茱莉亞學院了,修鋼琴,成績好的話,可能會成為國際聞名的音樂家,說不定會在卡納基堂演奏。”

他是那樣替她高興,越說越興奮,完全沒有顧及邱晴的心理。

這還是邱晴第一次聽到世上有間茱莉亞學院,想象中在天際雲邊一個近仙界高不可攀的地方,曾易生跡近傾慕的語氣又把它拉得更遠更高。

邱晴馬上多心變色,他莫非要以曹靈秀的高貴超月兌來形容她的低俗?若是有心氣她,還可原諒,偏偏他又似無心,則更加可惡,捧一個來壓一個,至為不公。

曾易生猶自說下去:“幾時我介紹給你認識,她才十九歲同你有得談的。”

“我有事,”邱晴站起來,“我想先走。”

曾易生一怔,這女孩子真是瞬息萬變,坐得好好的。忽然之間又不高興了,難道言語間得罪了她?

說時遲那時快,邱晴已經站起來離座,待曾易生付過賬,走到門口,已經失去她的蹤影,他像個呆瓜似地站一會兒,只得叫車離去。

邱晴一出門,心裡還希望曾易生快點追上來,他應當速速扔下一張鈔票,三扒兩撥拉住她,說數句俏皮話,把剛才不愉快的事忘掉。

但是沒有,講俏皮話的是另外一個人。

“他真笨,”有人在她身邊說,“完全不適合你,他配不上你。”

邱晴吃一驚,轉頭望去,站在她身邊,穿套白西裝,戴著墨鏡的,正是麥裕傑。

邱晴不去睬他。

他怎麼會知道這許多。

“小妹,我就坐在你們後面,你沒看見我。”

邱晴漲紅了臉。

“我的車子來了,送你一程。”

邱晴與他上車,曾易生待車子駛遠才出來。

麥裕傑說:“我最看不起這種人,他充什麼,他還不是同你我一樣,早些日子出去,就當自己上岸了,像個觀光客似談起城寨來。”

邱晴震驚。

她真沒料到麥裕傑會這樣瞭解她的看法。

“那種假人,才不能滿足你。”麥裕傑笑了。

邱晴怔怔地看著前方。

“那種假人,正好配白麵孔白衣裳坐在鋼琴前過一生的洋女圭女圭。”

邱晴的心頭一熱,沒想到要由他來安慰開導她。

“邱家的女人都是活生生的,勝他們多多,你要是願意,我也可以送你進最好的學院。”

邱晴微笑,她一向不是任性的女孩,一點點平息下來,她說:“我不要同什麼人爭。”

麥裕傑看她一眼,“可是你生他的氣了,你從來不屑生我的氣。”

“到了,我可以從賈炳達道走進去。”

“不管你怎麼想,我們才屬於同一族,”麥裕傑頓一頓,“你會發覺,你與我在一起,才能毫不掩飾做回你自己。”

最令邱晴氣餒得是,他說的都是實話。

“你有邱雨就足夠了。”

麥裕傑拉住她,“何必去高攀人家。”

“你放心,”邱晴說,“我才不會去高攀任何人。”

“那很好,我不會袖手旁觀看你受委屈。”

她下車,走到一半,又打回頭,蹲在車旁,同麥裕傑道:“你能不能多陪陪我姐姐。”

“這是我私人的事,”他沒有正面回答,叫司機把車開走。

邱晴回到陋室,躺在床上。

是有另外一種女孩子的,她見過她們,清麗月兌俗,生活環境太過完美,使她們的智力永遠逗留在某一個階段,她們住在雪白的屋子裡,睡在雪白有花邊的床罩上,過著單純白濛濛的日子,也結婚生子,也為稍微的失意哭泣,但白紙從來未曾著色。

曹靈秀必定是這樣的人。

邱晴註定是彩色斑斕的一張畫。

她嘆口氣,轉一個身。

背後忽然傳來幽幽一聲嘆息。

邱晴月兌口而出,“媽媽?”

陋室空空,除了她,沒有別人。

床頭沒有鋼筆,茶几上沒有粉紅色私人電話,案上沒有插著鳶尾蘭的水晶瓶子,她不是小鮑主,她父親沒有王國,她甚至不知道她父親是誰。

她如果想擁有什麼,就必須靠雙手去爭取。

朱外婆用她那副鎖匙啟門進來,看見她,嚇一跳,“你怎麼回來了,”馬上看到邱晴一臉眼淚,“發生什麼事,受什麼委屈了?”

邱晴的臉在枕頭上一滾,再轉過面孔來,已經沒事一樣,由床上起來。

朱外婆蹲在她身邊,“你沒有把握機會同小曾去散心?”

邱晴微微一笑,“他自有女朋友。”

“你要努力呀。”

“我要爭取的,絕不是男朋,他救不了我,只有我自己能救自己。”

朱外婆連這樣時髦的話居然也聽懂了,過一會兒說:“曾易生是個好青年。”

“太好了,就不屬於我的世界,我已經習慣破爛,姐姐穿剩的衣裳,母親吃剩的餅乾,無論什麼角落裡掃一掃,就夠我三五七天用。”

母親健康的時候,並不看重她,藍應標捨得替她置新衣也不管用,轉眼變成手信轉送他人。

一直要到母親臥床,由她悉心全力照顧,才真正看清楚小女兒。

“曾易生不算什麼。”邱晴安慰老人,“相信我。”

“到我這邊來吃飯吧。”

邱晴也不客氣,跟著過去,不用睜開眼睛,也模得過通道。

她在這裡悠然自得,環境與她融成一片,無分彼此,她覺得安全,舒服,自自在在做一個真人,愛沉默便沉默,愛負氣便負氣,都遊刃有餘,負擔得起。

朱外婆說:“我老是覺得,你姐姐雖然出去了,卻還是城寨的人,你雖然住在這裡,卻一早已經出去。”

邱晴笑,最初想出去的,絕對是她。

沒想到,曾易生做功課的態度認真,連二接三地進來找朱外婆印證他手頭上的資料。

暑假,邱晴在快餐店做女侍,忙得不可開交,曾易生去敲門,十次有十次沒有人應。

他相當悵惘。

下意識他希望接近母親不讓他接近的女孩子,看看到底有什麼不可觸碰之處。

一日邱晴放工回來,混身散發著油膩味與汗息,正在嘮叨良民同難民的分別,不外乎在有沒有洗澡,在樓梯口就碰見曾易生。

這倒還罷了,他到底還是她的朋友,讓朋友看到狼狽相無所謂。

但是他身後跟著曹靈秀。

邱晴一看就知道是她。

白襯衣白裙子,粉紅色襪子,襯白鞋子,全部粉彩色,似動畫片中女主角。

曾易生馬上笑出來,“邱晴。”他叫她。

那曹靈秀馬上往曾易生身後躲去,像是怕邱晴會吃人似的。

邱晴不想與她計較,只是點點頭。

曾易生說:“我約了朱外婆,她想進來觀光,”指曹靈秀,“順便一起來。”

邱晴冷冷說:“我勸你當心一點,警察配著槍還四個一隊地巡。”

曹靈秀緊緊抓住曾易生的手臂,驚惶地說:“我回到車子上去等你。”

曾易生笑說:“不要嚇她,她膽子小。”

所以一直要受保護到八十歲,曾易生,祝你幸運。

邱晴揮一揮汗,走上樓梯。

後面,曾易生向女同學解釋歷史,“此處不列入租地範圍之內,成為活的標誌,不管是哪一國的人,只要看到九龍城的存在,就不能不承認這是中國領土,這是它的歷史意義。”

邱晴沒有好氣,掏出鎖匙開了門。

“邱晴,”曾易生邀請她,“稍後我們一塊兒去喝杯茶。”

邱晴答:“我不口渴。”她用力關上門。

她沒有聽見門外的曹靈秀偷偷同曾易生說:“她身上有味道。”用手扇一扇空氣。

曾易生當然也聞得到,邱晴的體臭鑽進他鼻端裡完全兩回事,勞動,出汗,並無可恥。

他敲門,朱外婆讓他進去,曹靈秀又縮上鼻子。

那邊廂邱晴努力清洗全身,食水靠街喉接駁進來,全屋只有簡單的一隻水龍頭,套著橡皮管,什麼都靠它。

衛生間內並無浴白,去水倒是十分爽快,她握著水喉往身上衝,自小就這樣洗澡。

堡作地方自然不乏約會她的男孩子,明天,也許,她會答應他們其中一個。

人人都需要生活調劑。

正對牢風扇吹溼頭髮,曾易生又過來敲門。

邱晴大聲說:“我不去!”

“邱晴,請幫幫忙,有人不舒服。”

邱晴連忙挽起頭髮去開門,她以為是朱外婆有意外,誰知中暑的是曹靈秀。

邱晴拒絕接待,“快快把她送到醫院去。”

曹靈秀在曾易生懷中申吟一聲。

“朱外婆說你有藥。”

邱晴微微一笑,“我這裡的藥,吃過之後,均會上癮。”

曾易生啼笑皆非。

邱晴見不能袖手旁觀,便出手幫忙。

她把曹靈秀拖過來放平,讓她服兩顆藥,喝半杯水,給她敷著溼毛巾。

曹靈秀飲泣,“我要回家。”

邱晴說:“太陽快下山了,馬上就可以走。”

她忍不住訕笑,這樣便叫吃苦,太難為這個玉女了。

就在同一位置,整整九個月時間,她親眼看著生母逐寸死去,也未曾吭半句聲,誰還敢說人沒有命運。

邱晴籲出一口氣。

她靠著窗看向街。

原本曾家住的房子已經拆卸,正在重建十一層高的大廈。

曾易生走過來,邱晴輕輕問:“你認為她真的適合你?”

曾易生低聲答:“我們不過是比較談得來的同學。”

稍後他把她帶走,曹靈秀的白裙子已經染上兩個黑跡子,嘖嘖嘖,多經不起考驗。

第二天,邱晴到快餐店上班,有意無意說:“仙樂都那套電影聽說好笑極了。”

站在她身邊的是戴眼鏡的小陳,他馬上說:“我立刻去買票。”

邱晴隨即後悔,她想證明什麼?

下班時間越接近,越是狼狽。

她囁嚅說:“小陳……”

小陳笑,體諒地接上:“你不想去看戲了。”

邱晴不敢回答。

“看場電影無所謂,真的有苦衷,也不要勉強。”

邱晴十分感動,放下一顆心,“不,沒問題。”

沒想到小陳是個老好人,正因為如此,接著發生的事更令邱晴憤怒。

他們走近仙樂都,已經發覺被人盯梢,稍後兩個不良少年故意上來擠推小陳,口出惡言,見小陳尷尬,又鬨堂大笑:“癩哈蟆想吃天鵝肉,真要教訓教訓。”

言語舉止卻一點兒也不敢衝撞邱晴。

邱晴心裡有點分數,“小陳,我們走吧。”

小陳慌張地點點頭。

“對面有警察,我們過馬路去。”

已經來不及了,忙亂中有人伸出腿去絆小陳,又有人在他臀圍上加一腳,把他踢翻在地上,小陳的近視眼鏡松月兌,落在附近,剛模索著去拾,被人一腳踏個粉碎,再在他臉上補一記。

一切發生得那麼快,待警察奔過來,那幾個熟手已經呼嘯而散。

邱晴扶起小陳,他已是一鼻一嘴的血汙,雪雪呼痛。

邱晴氣得渾身顫抖,不明就裡的人還以為她害怕。

她陪著小陳去報案敷藥,搞了一個晚上,回家的時候,巷子裡站著一個人,他在等她。

邱晴叉起腰,站住。

那人笑,“男人若不能保護你,要來無用。”

邱晴破口大罵,自母姐處聽來的髒話全體應用。

“嘖嘖嘖,暑假過後就升預科了,為何這樣粗魯?”

邱晴說:“你一直派人跟著我,你敢這麼做,我去告訴姐姐。”

麥裕傑不再嬉皮笑臉,沉下臉,“正是你姐姐叫我看著你,你別以為我多事。”

“麥裕傑,你別過分。”

麥裕傑點燃一支菸,吸一口,噴出來,“從前,還有人叫我一聲傑哥。”

“從前,有人並不是這樣卑鄙。”

“你姐姐不想你做這種粗工。”

“你有更好的介紹?”

麥裕傑且不理她的嘲諷,“不,我沒有,但我可以給你零用。”

“我不喜歡不勞而獲。”

“你看孫叔敖與兩頭蛇的故事看太多了,做人的精萃,便是在如何不勞而獲。”

“麥裕傑,我想你已經變態,話不投機,多說無益。”

他笑,露出雪白的牙齒。

邱晴警告他:“不要干涉我。”

“你是我的小妹,我要保護你,你同那種人看戲,燈一熄,他的手便擱上你的大腿,不相信,要以身試法?喝一杯茶,他便會跟著你回家,你不知世道多麼兇險。”

邱晴指著他,“你最好不要管我。”

麥裕傑冷冷問:“不然怎麼樣,你會去報警?”

“不要挑戰我。”

她伸手推開麥裕傑,麥伸手摟住她的腰,邱晴反手給他一個耳光,滿以為他會伸手來格,他沒有,“啪”地清清脆脆著了一記,老遠都聽得見。

邱晴嚇一跳,連忙奔上屋去。

小陳捱揍消息在快餐店傳開,大家都開始思疑,再也沒有男生肯約會邱晴。

再過一些日子,領班借些小筆,把邱晴開除。

邱晴並無分辯,默默取餅餘薪,放進口袋。

領班反而有點兒不好意思,他建議邱晴到便利店去找工作。

小陳受傷在家尚未上班,邱晴毋須向任何人道別便靜靜離開。

她直向姐姐寓所奔去。

邱雨正與一班姐妹玩牌,一見妹妹滿臉怒容找上門來,便即時解散牌局。

邱晴臉色稍霽,“我說兩句就走,你們不必遷就我。”

“已經打了兩日一夜,大夥都筋疲力盡,趁機收篷也好。”

室內煙霧瀰漫,邱晴推開長窗透氣。

邱晴許久沒有在陽光底下看過姐姐,這是罕有的一次,她的長髮枯燥折斷,皮膚黯然無光,褐色眼珠失去往日神采。

邱雨厭惡地用手擋住眼睛。

邱晴與姐姐到客廳坐下。

她本來發過誓不再上門,今天又來了恰恰叫她看到姐姐顏容憔悴。

邱晴不敢提自己那筆,只是問:“你身體不好?”

“瞎說,”邱雨打個呵欠,“你有什麼話快說,我就要睡了,累得不得了。”

“姐姐,你這樣日以作夜,行嗎?”

“為什麼不行?”邱雨訕笑,“我有錢即行。”

“這樣不健康。”

邱雨笑得前仰後合,啊炳啊炳。

邱晴不理,“你要注意身體。”

她替姐姐攏一攏長髮,模上去,感覺如枯草。

邱雨催說:“你有什麼話說?”

邱晴看著姐姐的臉,這是張沒有生氣的面孔,邱晴不忍多說,她低下頭,“快餐店開除了我。”

“謝天謝地,你要做事,還不容易,阿杰現在開地產公司,登報請人,我叫他給你當經理。”

邱晴不出聲,至此她的怒意全消,只是握著邱雨瘦削的手。

女傭捧來一碗雞湯,邱雨一口喝乾,又打一個呵欠。

明明錦衣美食,卻日漸凋謝。

邱雨微笑,“你畢業了是不是?瞞著我,想考大學?”

邱晴不語。

“我們的新房子在裝修,有一間空房,專門為你準備,希望你搬來住。”

姐姐什麼都不知道,她根本不曉得發生過什麼事,從前機靈聰明的邱雨到什麼地方去了,抑或今日她假裝胡塗?

她伸一個懶腰,眼皮沉重。

邱晴只得說:“我先走了。”

剩下的假期,邱晴在便利店做售貨員,再也沒有與任何人說過一句半句閒話。

每天下午四點鐘,麥裕傑總是進來買一包香菸。

邱晴視他如陌路人,默默地招呼他,假裝不認識他,麥裕傑也不多話,取餅香菸即走,像是見過邱晴,已經滿足。

另外一個店員問邱晴:“他是什麼人?”

邱晴答:“我不知道。”

“他有沒有約會你?”

“我不與陌生人上街。”

“他看上去英俊之極。”

“是嗎,我不覺得。”

開學之後,邱晴仍然在週末回店幫忙,一日正忙著衝咖啡,有人叫她。

她抬頭,看到曾易生。

邱晴有點訝異,“你怎麼知道我在此地?”

“朱外婆告訴我。”他雙手插在口袋裡,微微地笑。

噫,莫非曹靈秀已遠赴茱莉亞學院攻讀。

“城寨那篇論文你已經順利完成?”邱晴邊忙邊問。

“是,拿了甲級分數。”

“可打算寫續篇?”

他忽然說:“邱晴,過幾天我們家就要離開本市。”

邱晴很鎮定,“旅遊還是移民?”

“移民到英國倫敦。”

經理在另一邊大聲叫邱晴到儲物室幫忙。

邱晴說:“對不起,我要去做事。”

“今晚我在門口等你下班。”

邱晴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