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邱晴記得很清楚,那年冬季以後,馬世雄不再出現。

他的師弟曾易生即將離開本市。

小曾向邱晴辭行,他十分頹喪,打敗仗似對老鄰居一直訴苦,開始相信命運:若不是為著一個移情別戀的女子,他早已移民,根本不會到那個機關去工作,以致今日事業感情兩不如意。

他終於決定動身到父母身邊,他帶些怏意地告訴邱晴:他前任女友生活亦不好過。

邱晴默默聆聽苦水,到了鍾數,伸出手來與他相握,祝他順風。

曾易生遲疑地問:“邱晴,我倆……”

邱晴堅決緩慢地搖頭,務求使他清晰得到訊息。

小小挫折,微不足道,小曾一下子便可克服,此時此刻,對往日友誼稍作留戀,不表示困難過去,他仍然會記得小友。

邱晴溫和地說:“有空通信。”

不消三個月他便會恢復過來,並且渾忘他的出生地。

邱晴一直在等貢心偉的消息。

他沒有音訊。

麥裕傑訕笑,“他不會同你聯絡的。”

“不要低估他。”

“他與我們不是同一類人。”

邱晴放下賬簿,“我們?我是我,你是你,怎麼也不能拉在一塊兒。”

“是嗎,那你捧著敝公司的賬簿幹什麼?”

“這是純義務服務。”

“已經足夠嚇跑他。”

“麥裕傑,你知道嗎?你下意識希望我身邊一個親友都沒有。”

“你太多心了。”

邱晴笑一笑。

“我聽說你在學校裡有朋友。”

“沒有重要的人。”

“有的話,你會告訴我嗎?”

“我會的。”

麥裕傑似覺得安慰,邱晴看著他,覺得他已不似往時那麼驃健,現在他的頭髮皮膚總略見油膩,聲音低沉,常為著英語文件找邱晴解答,他僱著不少專業人士,但怕他們瞞騙他,什麼都要結邱晴過目,漸漸依賴她。

邱晴有時想,也許連他那一身紋身,都不再藍白分明,大抵褪色了。

邱晴自十歲起就想問麥裕傑這個問題:紋身洗多了會不會褪掉一點兒,像牛仔衣褲或悲痛的回憶那樣,經過歲月,漸漸滄桑淡卻,到最後,只留下一個模糊的影子,倘或真是如此,當初又何必冒著刻骨銘心之苦去紋一身圖畫。

她一直沒有問,以後想也不會得到答案。

他賺到錢,替邱晴置一幢小鮑寓,邱晴從來沒有去過,鎖匙收在抽屜中,地方空置著,感覺上很豪華。從無家可歸到有家不歸,都是同一個人,時勢是不一樣了。

邱晴可以感覺得到,市面上似忽然多了許多可以花的現款,同學們穿得十分花梢考究,動輒出外旅遊,喝咖啡全挑豪華的茶座才去,生活從來沒有如此逍遙自在過,夜總會生意好得熱暈,麥裕傑結束其他檔口,集中火力擴張營業。

有一天,邱晴在上課的時候,校役把她請出去見客。

在會客室等她的是貢健康太太。

邱晴有禮地稱呼她,“伯母。”

北伯母也十分文明,她說:“打擾你了,但是我們沒有你的住址電話。”

“我家迄今未曾安裝電話。”邱晴微笑。

“心偉說你是他的妹妹。”

邱睛點點頭。

看得出貢太太擔著很大的心事,“你可是代表父母前來?”

“不,家母已不在世。”

北太太一聽,如釋重負,安樂地籲出一口氣,可是這善良的婦女隨即又覺得太不應該,她馬上尷尬地解釋,“我不是那個意思。”

邱晴連忙按著她的手,“我明白,你不捨得心偉。”

一句話說到她心坎裡去,她從來沒聽過這樣的知心話,眼眶發紅。

“心偉非常困惑,你別讓他知道我們見過面。”

“當然。”

“你一個人在外頭,跟誰生活?”

“我有外婆,還有姐夫。”

北太太點點頭,“這倒真好。”

邱晴無意與她閒話家常,微微一笑。

“這件事的揭露對心偉是一宗打擊。”

邱晴答:“這是他的身世,他得設法承受。”

北伯母無言。

邱晴說:“當他準備好的時候,他可以來找我。”

北伯母愛子心切:“你不會打擾他?”

“假使他不肯相認,我絕對不會勉強他。”

北伯母忽然說:“早知你那麼可愛,既是一對孿生兒,應該連你一併領養。”

邱晴啼笑皆非,只得站起來,“我還要上學。”

想象中,貢心偉應該與她抱頭痛哭,然後正式公佈兄妹夫系,聚舊,追溯往事,一訴衷情……

現實中的他躲了起來不肯見人。

生活中充滿失望。

星期六下午,邱晴照例為麥裕傑分析他宇宙夜總會業務上的得失,一名夥計敲門進來,向他報告:“逮到了。”

麥裕傑露出一絲微笑,“請他進來。”

邱晴不動聲色。

兩名大漢一左一右押著一個年約三十餘,中等身材的男子進來,那人面目清朗,並不可憎,明明已處下風,卻還能不卑不亢不徐不疾地說:“純為公事,請勿誤會。”

只見麥裕傑笑笑說:“郭大偵探,我小姨就坐在這裡,你有什麼事,盡避問她就是,何必明查暗訪,浪費時間。”

邱晴怒意上升,抬起雙眼,瞪著來人。

那姓郭的人百忙中忍不住在心中讚一聲好亮的眼睛,嘴裡卻說:“我也是受人所託。”

“小冰,你應該先同我打聲招呼。”

“那的確是我的疏忽。”

“誰是你委託人,誰要查邱晴的底細?”

那小冰沉默。

只要他不說,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就會一直瞪著他,小冰覺得這也是一種享受。

“算了吧,小冰,你跟著邱晴已有不短時日,當事人是誰,大家都有眉目,切莫敬酒勿吃吃罰酒。”

小冰總算籲出一口氣,“我的委託人姓貢。”

邱晴忽然開口:“貢健康。”

“不,貢心偉。”

邱晴一震。

麥裕傑訕笑,邱晴明白了,這件事非得由私家偵探親口說出不可,不然她又會怪麥裕傑故意中傷她的至親。

邱晴感覺到深深悲哀。

她緩緩問:“郭大偵探,你的資料可完全,可能滿足委託人的好奇心?”

小冰愕然。

邱晴接著說下去:“我個人的資料,有幾點最不容忽視,我那長期食麻醉劑的母親是月兌衣舞娘,我義父最近成為通緝犯,我姐姐走完母親的老路死於非命,姐夫有兩次案底,現任職歡場經理,還有,姐夫一直供養我,你不認為我與他之間無比曖昧?”

她的聲音是平靜的,完全實事求是。

小冰很難過,被逼著回答:“我沒有漏掉這些。”

邱晴說“很好,你的功夫很到家。”

麥裕傑冷冷說:“你回去同貢少爺講,你不接這單生意。將來他娶老婆的時候,你才免費為他服務。”

邱晴站起來,“讓郭先生把調查報告交給他好了。”

小冰第一個訝異。

邱晴說:“這是我的身世,我理應承受。”

假如她逃避,貢心偉也逃避,兩人永遠不會碰頭。”

邱晴說:“把一切都告訴他。”

麥裕傑說:“他知道後永遠不會承認你。”

“假使他不知道這些,他所承認的也並不是我。”

麥裕傑露出一絲笑意,“小冰,我這小姨怎麼樣?”

小冰搖搖頭,太驕傲了,要付出代價的。

邱晴當然知道他心裡想什麼,“郭先生,來,我送你出去。”

在夜總會門口,小冰見這大眼睛女孩欲語還休,馬上明白她的意思,輕輕說:“邱小姐,我們查不到閣下的生父。”

邱晴緩緩轉過頭來,“有沒有辦法找?”

小冰問:“為什麼,你也有難以壓抑的好奇心?”

邱晴不語。

“將來比過去重要,你是誰也比他是誰更重要。”

邱晴與他握手,“謝謝你。”

私家偵探走了。

接著的幾個月貢家一點消息都沒有。

邱晴真想上他們家開心見誠地說:“貢心偉,這一切不過是個玩笑,我同你一點兒血緣關係都沒有,我與同學打賭使你煩惱,贏了一百塊。”

她已不在乎。

冬至那日,邱晴買好大量食物水果提著上朱外婆處,敲門無人應,立刻警惕地找凳子來站上去推開氣窗張望,看到老人伏在桌子上,不知有無知覺。

邱晴立刻召麥裕傑來撞開門,扶外婆起身,萬幸只是跌傷足踝,已經痛得不會說話。

邱晴與麥裕傑如有默契,立刻把老人送醫院治,途中邱晴說了良心話:“沒有你真不知怎麼辦。”

沒想到麥裕傑說:“那麼就嫁給我吧。”

邱晴答:“姐姐已經嫁過你。”

麥裕傑說:“是,那是我的福氣。”

“彼時你並不十分珍惜。”

“那時我愚魯無知。”

邱晴溫柔地看著他,“那也許是我不恨你的原因。”

他們把朱外婆留在醫院裡觀察,出來時已是深夜,邱晴邀請姐夫回家吃飯。

她就地取材,用最快的速度做了香噴噴一品鍋。

麥裕傑凝視當年他蹲過的角落,邱晴回頭告訴他,邱雨那夜就躺在門口,母親則一直睡在房裡。

“我殊不寂寞,所以不肯搬家。”

“將來怎麼嫁人?”

“像我這樣的女子,大抵也不要奢望這件事為佳。”

“而我配不上你。”

陋室中似有“嗤”一聲冷笑,麥裕傑抬起頭,“是你笑我?”

“不,”邱晴搖搖頭,訝異地問,“那是姐姐,你沒聽出來?”

麥裕傑笑,只有他接受邱晴的瘋話,不讓她宣洩一下,只怕生活壓力會把她逼成齏粉。

麥裕傑說:“來,我陪你出去逛逛。”

他倆來到鬧市,兩人肩並肩,從前他看她悶,時常做好心把她帶出來走走,他在前,她在後,並不交談,他讓她參觀店鋪街市,隨意買零食吃,盡興始返。

今日邱晴走在同一條街上,一抬頭,猛然看見許多五光十色、林林總總的招牌,招搖地呼召顧客尋歡作樂要趁早,邱晴呆住了。

這果然是新潮流,邱晴數一數,一條短短的街上,共有八十七個招牌,每一個豔幟後邊,都有一個故事。

她問麥裕傑:“你故意帶我到這裡來?”

他點點頭。

“你怕我上學上得月兌了節?”她笑問。

警車號角嗚嗚,不知什麼地方出了什麼事,什麼人召了執法部隊前去協助。

警車過去了,深宵,對面馬路賣女服的檔攤,宵夜店,桌球室,都仍然營業,街上點著數萬支的燈泡,溫暖如春。

麥裕傑用手肘輕輕推她,示意她看樓梯角落的交易。

一個穿玫瑰紫緞衣黑色絲襪的女子匆匆自小童處接過一小包東西塞進胸前,小童一溜煙似地滑月兌,女子抬起頭,驚惶地四處張望,這時,人家也看清楚她的臉,盡避濃妝,幼稚的表情顯示她才十五六模樣。

邱晴喃喃說:“街上只剩老的小的,適齡的大概全到你的夜總會去了。”

“記住,”麥裕傑說,“這條街叫旺角道。”

邱晴不語。

“世界上每一座大城市起碼有一條這樣的街道,你不必為本市難為情,也不用為自己發窘。”

邱晴問:“我們逛夠沒有?”

“累了我送你回去。”

第二天,邱晴起個大清早,回到校園,守在禮堂門口,特地等同學們一群群進來,朝氣勃勃,有說有笑,她欣賞他們明亮的眼睛,粉紅色皮膚,輕快的步伐。

邱晴忍不住走過去與他們每個人握手,一邊說著“早,你們好,謝謝你們”,同學們認得她是管理科的邱晴,都笑起來,“你也好,邱晴,又考第一是嗎?”以為她要把歡樂與每個人分享。

待上課鈴真的響起來,邱晴回到課室,已經累得睜不開雙眼,整個課堂裡相信只有她一個人橫跨陰陽兩界,光與影,黑與白,生與死,善與惡,她都領教過,疲倦也是應該的。

沒到放學她便去醫院探朱外婆。

老人躺在清靜的病裡,看到邱晴喜出望外,緊緊握住她的手。

白衣看護笑容可掬地進來探視。

朱外婆說:“這裡一定極之昂貴……”

邱晴溫柔地打斷她,“麥裕傑已經交待過了。”

邱雨一早就最愛說的:金錢面前,人人平等。

邱晴開頭也十分疑惑,真的,沒有人會追究?她跟著姐姐出入消費場所,果然,所有的服務人員為著將貨物套現,對顧客畢恭畢敬,只要貨銀兩兌,他們才不管客人從哪裡來,又將回到哪裡去,市面上只有髒的人,沒有髒的錢。

“真虧得阿杰。”

“是的。”公立醫院多麼不堪。

朱外婆與別的老人不同,她始終精靈、清醒、從不嚕囌,也許老人同孩子一樣,無寵可恃,自然就乖起來。

邱晴可以想象自己老了的時候,有事要進院修理,恐怕亦如朱外婆似,孤零零躺著,雙眼注視房門,渴望熟人進來探訪。

外婆還有她,她誰都沒有。

外婆輕輕說:“你會找到伴侶,養育子女。”

邱晴把手亂搖。

棒兩日老人出院,邱晴同醫生談過,她健康情形無礙,大概可以有機會慶祝七十大壽。

按活節學校有一段頗長的假期,邱晴待在家裡與外婆作伴。

外婆向她透露一個消息:“有人舊事重提,與我商量要收購單位重建。”

邱晴訝異,“你想搬出去?”

“不,但這小小蝸居可以換新建大廈兩個到三個單位呢。”

“外婆,我同你講,這裡才是你安身養老的好地方。”

“邱晴,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這一列石屋的戶主全答應了,只剩你一戶。”

邱晴十分悲涼,低頭不語。

“大勢所趨,連我老人都要讓步,你是年輕人,不會想不通。”

餅半晌邱晴問外婆,“拆建期間,你打算住什麼地方?”

“我可以回鄉下。”

“尚有親人?”邱晴關心地問。

外婆笑,“有彩色電視機,怎麼會找不到親戚。”

邱晴點點頭,“好的,我答應賣。”

“你母親不會不贊成的。”外婆安慰她。

第二個星期六,邱晴在中午新聞報告中聽到夜總會失火消息,她趕到現場,三級火已經撲滅,疑是電箱失修走電,到處是煙漬水漬,裝飾全部報銷,最快要三兩個月後才能復業。

邱晴完全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麥裕傑一聲不響,冷冷旁觀,一如不相干的觀光客。

邱晴同他說:“不如收山算了,少多少麻煩。”

麥裕傑一點兒不氣惱,溫和地說:“我們一起到北美洲去,你讀書我退休,釣魚種花,那才是理想生活。”

邱晴不出聲。

“你不願意,就別叫我洗手不幹,”他嘆一口氣,“再說,休業後從早到晚,叫我到哪裡去?一個人總得有點事要做,還有,那一幫十來個兄弟,也已經相處十多年,他們又怎麼辦?”

邱晴覺察到他語氣中那種商量的成分,麥裕傑已視她為同輩看待。

“你可以試試給遣散費。”

“聽聽這管理科高材生的口氣!要不要依照勞工條例賠償?出生入死,怎麼算法?他們還沒到退休的時候,我即使往北美洲,也得把他們帶去。”

邱晴說:“那麼趕快裝修復工,生意最旺的季節即要來臨。”

“邱晴。”

她轉過頭來,他很少這樣叫她。

只聽得麥裕傑鄭重地說:“如果我有正經事相求,你不會不幫忙吧?”

邱晴比什麼時候都爽快,“你盡避說好了,赴湯蹈火、兩肋插刀絕無問題。”剎那間她刁潑起來,語氣像她姐姐。

麥裕傑怔怔看著她,隔一會兒才說:“謝謝你。”

回到學校,仍是好學生,坐飯堂都不忘看功課。

有人在她對面坐下,“又要大考了。”

邱晴以為是哪個同學,隨口答道:“我們這些人就在考試與考試之間苟且偷生。”

“然後當這一段日子過去,還懷念得不得了。”

邱晴一怔,抬起頭,她看到的人是貢心偉。

“你好嗎?”他說。

邱晴微笑,“久違久違,這些日子,你幹了些什麼?”

“我一直在想。”

“需要那麼周詳的考慮嗎?”邱晴的語氣很諷刺。

北心偉分辯說:“你不是我,不懂得身受這種衝擊的矛盾。”

“也許我倆並非兄妹,我從來不會把事情看得那麼複雜。”

“那是你的本領。”

“呵,謝謝你讚美。”她更加尖酸。

“邱晴,我想知道得更多,請你幫助我。”

“我以為私家偵探已把一切都告訴你了。”

北心偉說:“我知道你對這件事情極反感,但是你有沒有想過,當初麥裕傑用什麼樣的手法找到我?”

邱晴一怔。

北心偉說下去:“同樣的手法,同一間偵探社。”

邱晴用手托住頭,她怎麼沒想到,怪不得麥裕傑認識那姓郭的私家偵探。

“彼此彼此,邱晴,我們都不是天使。”

驀然聽到這句比喻,邱晴大笑起來,飯堂有著極高的天花板,她的笑聲擴散得又高又遠,同學們都停下談話,轉頭向她看來。

邱晴在學校內一向沉默寡言,同學們見大笑的是她,訝異不已。

邱晴笑得流下眼淚,連忙掏出手帕印吧。

北心偉任由她笑個夠。

“你來幹什麼?”邱晴問。

“我想看看我出世的地方。”

“你要有心理準備,看完之後,不準驚恐不準嘔吐。”

北心偉看著她,“你好像不打算了解我。”

“你也應該嘗試瞭解我。”

“那麼從現在開始我們努力嘗試好不好,一直吵下去難道又能解決什麼?”

邱晴鼓掌,“思考整年,果然有道理。”仍不忘揶揄。

她把他帶到城寨的時候,已經恢復常態。

她問兄弟:“你到過這裡沒有?”

“從來沒有。”

“你去過歐美多少次?”

北心偉不語。

“奇怪是不是,”邱晴微笑,“來,讓我向你介紹我們的老家,你想看龍津義學呢,抑或是候王廟,想去九龍碼頭遺址也可以。”

北心偉異常緊張,他的額角冒出汗來。

邱晴有點不忍。

對他真殘酷,自幼生活在那麼理想的環境裡,養父母視同己出,忽然之間,他明白他所擁有並非理所當然,乃是因為幸運的緣故。

邱晴輕輕說:“對不起。”她開始諒解他。

北心偉轉過頭來,“不是你的錯。”

邱晴賠一個笑,“如果你真的覺得壞,試想想,情況還算是好的呢,倘若留下來的是你,你會變成什麼樣?”

也許是邱晴多心,她彷彿看見貢心偉打了一個哆嗦。

邱晴把他帶到老家,木樓梯已經為歲月薰得墨黑,走上去,吱咕吱咕,電線電錶全在扶手旁,一盞二十五瓦長明燈照著昏暗走廊。

“你認為怎麼樣?”邱晴問他。

北心偉掏出雪白的手絹擦汗,一下不小,手帕掉在地上,邱晴伸出足尖,把它踢至一角,“唷,糟糕,不能再用了。”邱晴不忘在適當的時候開他小小玩笑。

“你一直住在這裡?”

“我還打算住到它拆卸,你真是幸運兒,貢心偉,這幢房子月內就要拆掉重建,彼時你才來,就看不到祖屋了。”

邱晴開了門,邀他進屋,招呼他坐。

北心偉喃喃說:“室內有點悶。”

邱晴打開窗戶,“空氣當然不及山頂住宅流通,不過,老屋有老屋的好處,你說像不像住在電影佈景裡?”

北心偉無心與她分辯,他整個人沉湎在想象中,他彷彿看見帶著臍帶的幼嬰被匆匆抱離這所故居,他用手掩住臉,邱晴在這個時候忽然說:“我聽見嬰兒哭,是你還是我?”

北心偉臉無人色地倒在椅子裡,震盪得說不出話來。

“心偉,這間屋子裡有許多奇怪的聲音,有時我聽見我自己,有時是母親或姐姐,我實在捨不得離開。”

北心偉不能作答。

“心偉,沒有人叫你回來,你的處境比摩西為佳,來,我們走吧。”

北心偉嗚咽,“母親她總有什麼留下來吧?”

邱晴溫柔地說:“你只不過在這裡出生,你的好母親是貢健康太太。”

北心偉緊緊握住邱晴的手。

“她可願意承認我是她骨肉?”

“她從來沒有否認過。”

北心偉總算把四肢拉在一塊兒,緩緩站起來,忽然之間,他的眼光落在她們母女三人的那幀照片上。

他取起照片端詳,喃喃說:“她真是一個美婦人。”

邱晴輕輕接上去,“所以能夠活下來,你不曉得有時一個人為著生存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北心偉看著邱晴,“你沒有一個正式的童年吧?”

邱晴笑笑,“還可以,我懂得苟且偷生。”

“這個姓麥的傢伙,據說他對你還不錯。”

“不能再好了,要任何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這樣好,都是難得的。”

“可是——”

“那是他們世界的律例,他們有他們獨特的償還方式。”

北心偉嘆一口氣。

“回家吧,我帶你出去,這裡山裡山,彎裡彎,怕你迷路。”

“邱晴,我同你可否定期會面。”

“當然,直到有天你結婚的時候,我會來參觀婚禮,你毋須把我倆關係公告天下,每個人都應有權利保存一點點私隱,心偉,你的煩惱已經終止。”

北心偉忽然反問:“為什麼要你一直安慰我,你並不欠我。”

“對,那麼你來安慰我吧。”

“我能幫你什麼?”

“我生活很過得去,你可以看得出我一件都不缺。”

“你怎麼能在這個環境裡做高材生?”貢心偉萬分感慨。

邱晴笑一笑,“因為我閃亮的才華不受任何因素影響。”

“你有沒有異性朋友?”貢心偉充滿關懷。

“喂,我們剛剛碰頭,問這種問題是否過火?”

這個時候,貢心偉似忽然聽得一陣撒潑的銀鈴般笑聲自遠處傳來,他抬頭聆聽。

邱晴問:“你聽到什麼?”

“好像是姐姐笑我們。”

“姐姐最愛笑。”

北心偉看著她說:“還有其他許多事故,你都沒有訴苦。”

“我記性不太好,不愉快事,不很記得,姐姐對我非常友愛,你可以相信我。”

有人輕輕敲門,“邱晴,”是外婆的聲音,“你一個人自言自語?”

邱晴去打開門。

朱外婆拄著柺杖進來,一眼看到貢心偉,便點點頭,“你是雙胞胎的另一半。”

北心偉十分吃驚,這裡好似每個人都認識他,都在等著他回來。

邱晴說:“她是把你抱出去交給貢氏的外婆,她隨手在我倆當中撈了一個,是你不是我,外婆,人家有沒有指明要男孩?”

外婆答:“貢家說,最好是女孩,容易管教。”

北心偉還來不及有什麼表示,邱晴已經笑說:“今天心偉顏面不存。”她一直想逗他笑。

外婆看著貢心偉說:“你把他送走吧,邱晴,他看上去不太舒服。”

邱晴領著兄弟離去。

到達車站,心偉說:“我肯定我欠你很多。”

“不,你沒有,”邱晴堅決地說,“我有我的得與失,你也有你的得與失,你不欠我,我亦不欠你。”

“你是如此倔強!”

“我?”邱晴失笑,“你不認識姐姐真可惜,我同她沒得比。”

那夜,朱外婆悄悄過來,同邱晴說:“生你們那天,是一個日頭激辣、萬里無雲的大晴天。”

邱晴知道。

餅兩天麥裕傑召邱晴說話。

“你回去同學校告假,過兩日我同你到東京去一趟。”

邱晴平靜地問:“去多久?”

“三天,我與你見一個人,這次,邱晴,你真的要幫我忙。”

邱晴點頭,“我知道你此去為找人調停,卻不知道我能扮演什麼角色。”

“屆時你會明白。”

“我可需要熟讀劇本?”

“不用,你做回自己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