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定要走嗎?邱晴戀戀不捨,她們母女犧牲那麼多,才掙回今日自由,好不容易等到城寨兩字不再使人聳然動容,伯母們不再當她妖女看待,本市剛進入實事求是的全盛時代……要走了嗎?

“我不走。”邱晴說。

麥裕傑詫異,“你想我把這地盤交給你?”

“我自幼在舞場長大,表面的風光旖旎,背後的辛酸眼淚,我全知道。”

麥裕傑忽而仰頭笑起來,“我真沒想到,我滿以為你畢業出來要去教書,與我們永久月兌離關係。”

邱晴任他笑個夠。

“我想都沒想過會是你。”

“現在開始想吧。”

“小晴,邱雨會怎麼想?”

“姐姐會為我驕傲。”

“好,今天起你坐到我這個位置上來,我把所知道的,都教給你,只是我懷疑,還有什麼是你所不知道的。”

邱晴正式跟麥裕傑學藝,他毫無保留地教她,把他的連絡網交給她,把所有的朋友介紹給她認識,帶她去拜會,為她作保。

外頭人深深詫異,年輕的女郎看上去似中區一般寫字樓裡主持決策的管理階層人物,談吐衣著姿勢,都與這個行業的傳統作風沒有一絲相似。

她最令人不安的一套謝進謝出,請前請後,講話不帶一個髒字,聲線絕不提高,即遇有爭辯,她的聲音仍然小小,但卻不由人不聽她說話。

他們想,這要不是個不動聲色的厲害角色,要不就根本不適合幹這一行。

麥裕傑對邱晴卻具有無限信心,他把著她的手,自描紅部開始,以高速高壓,希望她在最快時間內修畢全程。

每天他們留在辦公室直到深夜。

餅了十二點,便有女孩子來接麥裕傑。

麥裕傑喜歡的女孩子屬同類型,他愛挑年輕、健碩、美貌得帶點野性那種。

邱晴暗暗好笑,你問十個男人,保證十個想法與麥裕傑相同。

她們且都對麥裕傑痴心,坐在辦公室外等一個多小時不願離開,踢掉高跟鞋,一邊喝酒一邊瞌睡,歪斜地躺臥在沙發椅上,漂亮的衣裳團得稀稀皺,但是面孔仍然美如花苞,沒有辦法,這是她們活生生天賦本錢。

邱晴揶揄麥裕傑,“你殊不寂寞。”

“男人應當寂寞嗎?”

“你要做的閒事太多,好似已忘記正經大事。”

“這世上有什麼大事,真要聽你這個有學問的女子說上一說。”

“譬如說,兇手還沒有落網。”

麥裕傑馬上收斂笑容,握住邱晴的手,壓向桌面,漸漸加力,“不要再提起這件事。”

邱晴覺得疼痛,忍住不出聲,過一會兒,他放開她,在門口找到來等他的女孩,雙雙離去。

邱晴眼眶內有淚水,過一會兒,終於吞下肚子裡去。

第二天,他們又從頭開始。

麥裕傑給她看公司的印章,“其中三枚在會計處,寫字檯左邊底格抽屜裡收著全套圖樣。”

邱晴拉開抽屜,一翻,看到只餅乾盒子,好不熟悉,鋅鐵皮製成,狹狹長長,漆印的彩圖已經掉了一半,邱晴溫柔地捧它出來。

她說,“你仍保存它。”

麥裕傑抬起頭來,看一眼說:“是。”

邱晴順手打開它,那把手槍仍在盒內,她嚇一跳。

“別擔心,這把手槍現在領有執照。”

是,麥裕傑已是正當商人,邱晴蓋上盒蓋。

“把它放回原處,槍內有六粒子彈,當心留神,這間寫字樓裡一切事物,將來都由你承繼。”

邱晴放好盒子,推上抽屜。

“我有一個請求。”

他很少這樣客氣。

邱晴看著他,“如果合理,一定答應你。”

“我想帶走邱雨的骨灰。”

邱晴的心一酸,她抬起頭,考慮一會兒,“母親與姐姐最好在一塊兒。”

“那麼都交給我吧。”

邱晴點點頭。

麥裕傑鬆口氣,轉過頭去,良久,他才說:“支票由你共會計部兩人簽名才生效,公司的資金……”

邱晴沒有聽進去,他勢在必行,很快就要離開她,過去有段日子,由姐姐去世直到今日他都可以說屬於她,看樣子他終於要掙月兌枷鎖,而這副鎖的另一頭,銬在邱晴的腕上,他自由,等於她自由。

邱晴不自覺地握著自己的手腕,沒有麥裕傑的生活,會是什麼樣?

“你並沒有聽仔細,”麥裕傑見她出神,“你在想男朋友。”

邱晴抬起頭來,既好氣又好笑。

“你不會有足夠時間籠絡他們,”麥裕傑預言,“這幾盤生意在未來十年會使你疲於奔命。”

邱晴不語。

“你那些男友,”麥裕傑又訕笑,“他們只是小男孩,無時不需要異性呵護照顧,沒有一個是真正男人。”

邱晴說:“我知道真正男人要渾身上下紋滿花紋,抽屜拉開來起碼有一把槍。”

“又要吵起來了。”

“我同你做一項交易,傑哥,從今日起,我不笑你的朋友,你也別理我的朋友。”

麥裕傑沉默一會兒,答道:“我走了以後,你就沒有這種煩惱。”

每次到貢家,邱晴都悄悄把現款放進抽屜裡。

她到這個時候才知道姐姐幫她的感覺,是一種異樣的滿足感。

心偉同她這樣說:“我家有個聚寶盆,喏,就是這隻舊書桌右邊第三格抽屜,這邊的鈔票花光了會重新長出來。”

邱晴木無表情,“那有什麼不好。”

“你說得對,不過將來我會設法償還。”

“市道正在好轉,你父親也該回來了。”

“小妹,我很佩服你。”

“母親與姐姐呢?是她們為我們鋪的路。”

“是,”貢心偉承認,“她們在彼時彼地,只能做到那樣。”

“所以我們可以活下去,比她們做得更好。”

邱晴忽而落下淚來。

同樣的跳舞事業,今日與昨日的包裝全然不同,經營手法也趨現代化,邱晴把管理科學搬出來應用,設立一套較為完整的制度,吸引質優職員。

就是在這個時候,邱晴發覺前來應徵的女孩子不但受過教育,且思想成熟。

記得她在這個年齡,還努力把整個世界分成光暗兩面,總希望陽光照到身上,新一代思想完全不同,她們只有目的,不理青紅皂白,要光的時候,信手開電燈,要多大的電伏都有,再也沒有人問:像你這樣好好的女子到這種地方來幹什麼。

邱晴發覺全市各行各業的人都志同道合急急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賺得最高的名同利,走捷徑當然要不擇手段,付出代價,假面具統統卸下,交易直接赤果,不下於她那一行。

邱晴把母親與姐姐的照片放大擱在寫字檯上。

現在,女孩子看到案頭銀鏡框內鑲的照片會說:“這是誰?服裝美極了,似齊格飛歌舞團。”她們再也想不到,那個地方叫新華聲。

除了心偉,也只有白色開篷車主能與她談心事。

他仍把她載到山頂去看霧港。

她笑說:“你不換掉這輛老爺車?”

他反問:“你為什麼不搬到山頂?”

“有這個必要嗎?”

“就是沒有。”

開篷車的主人現在是一間建築公司的合夥人,每日工作超過十五小時,創業期間,不是常常有空到山頂來逛,他與邱晴的見面時間不多。

餅去,年輕男女視感情為大業,再沒有可能,也得為戀愛而戀愛,什麼都可以拋在一邊,沉醉在對方的音容裡。

新一代想法大大改變,人們的精神寄託由感情轉到工作上去,一般的想法是有鍵康有事業就不怕沒有伴侶。

這樣理智,其實喪失不少樂趣。

邱晴忽然說:“能夠縱容私慾,最最快樂。”

斐敏新笑,“你看上去不像是一個有私慾的人。”

邱晴微笑,“怎麼沒有。”

“至少你從來沒有提起過。”

“你抽不抽得出整個星期的空?”

斐敏新詫異地說:“那要看是什麼事。”

邱晴的目光看著遠方,嘴角仍然掛著那個笑容,“我的私慾。”

斐敏新欠一欠身,“沒問題,你把日期告訴我,我一定到。”

邱晴約了斐敏新去探外婆。

蒲東鄉下,春雨連綿,大片稻田,阡陌窄窄,把時光帶返十八九世紀,邱晴有備而來,穿著黑色膠底靴子,泥濘濺起,大衣沿腳斑斑點點,她用一方絲巾當雨帽,斐敏新打著大黑傘披著晴雨衣跟在她身後。

一整個星期的假!多麼奢侈,他沒想到他會到這裡來,見什麼人?晚上宿在哪裡,一概不知道,他很少發問。看得出邱晴最欣賞的也是這一點瀟灑,他一路上維護緘默。

邱晴滿以為外婆住在矮房子裡,到了目的地,發覺是幢大磚屋,氣派宏偉,外牆足有三五公尺高。

一進大門,邱晴便看到院子裡那棵大槐樹,怕有兩人合抱,枝葉連天,怕已有百歲壽命。

她轉過頭來,同斐敏新說:“我們也在這裡住下來算了。”

邱晴這些年來與斐君的對話,重意不重質,只講感受,不提事實,斐君早已習慣。

老實說,香港出生的他再也不覺得鄉下有什麼好處,早已留意到左右除卻這一幢大屋什麼都沒有,不要說七十一便利店或超級市場,連小市集也看不到,日常用品更不知要到啥子地方去採辦。

伊之面色便大大不以為然。

自幼在城寨長大的邱晴習慣要水沒水要電沒電,近年她最渴望心靈平安,不知恁地,一走近槐樹蔭頂範圍,她便覺得心中無限平靜。

有三數個兒童迎出來好奇地探望。

邱晴揚聲:“外婆,外婆。”一邊飛奔著進去尋人。

斐敏新只是緊緊跟在她身後。

房子間隔深且遠,回聲處處,邱晴一間間尋過去,對這地方如賓至如歸,終於她聽到有人問:“是小晴來了嗎?”朱外婆在走廊另一端出現。

斐敏新目光本來四處瀏覽,老婦出現,他看到一雙精光四射炯炯有神的眼睛,呆在當地。

那精光隨即隱沒,只見邱晴擁著她說:“講好來住一兩個月,結果一兩年還不見回來,不守信用。”忽然之間,她變成小孩子一般。

這一廂有三間房間,地方寬敞通爽,點汽油燈,傍晚,小小青綠色蜉蝣不住撲向燈火。

朱外婆說:“屋子終於發還給朱家,我是正式承繼人,已經辦妥一切手續,三十年前逃難南下,三十年後迴歸祖家,我在這裡出生,也打算在這裡終老,前兩天剛在想,只牽掛邱家小晴,心內牽動,沒想到你卻來了。”

“我感覺到你叫我,外婆。”

外婆看著斐君微笑,“這是誰呀?”

聽消息,邱晴知道外婆已不打算回到大都會生活,一時十分惆悵,無暇回應。

斐敏新連忙答:“我是邱晴的朋友。”

外婆忽然說:“你會對她好,但可惜有緣無分。”

斐敏新有點尷尬,低頭不語。

邱晴像是沒有聽見,自顧自說:“我也想在這裡終老,多平靜,山中無歲月,春盡不知年。”

外婆笑起來,“你還沒開始做人,就打算退休?”

斐敏新自問放不下,十年寒窗,他剛聚精會神預備來一個十年奮鬥,分秒必爭,錙銖必計,睚眥必報,無論怎樣都不會到深山隱居,於是亦陪著外婆笑。

邱晴深深嘆一口氣。

“回去吧,還有大事等著你去做呢。”

“外婆,原來我想來接你回去,新房子已經蓋好。”

“房子我早就轉寫你的名字。”

“哎呀。”

“城寨就是這點兒好,不講差餉、地稅、釐印,不必通過律師轉名。”

邱晴微笑,外婆一派職業婦女口吻,誰說不是,她一生沒有靠過異性,獨立安排自己生活到老。

邱晴不知多佩服她。

“儘快回去吧,鄉下生活不適合你們。”

撲向燈火的蜉蝣已由草青色轉為黃褐掙扎死亡,但是新鮮翠綠的一群接一群又急急飛入。

斐敏新徵求她的意見,“吉普車會等我們到十點鐘,你要不要走?”

外婆已經替邱晴拿定主意,“快走,快走。”

斐敏新鬆下一口氣,“我到廣場走走,二十分鐘後回來出發。”他完全不想知道邱晴的私隱。

外婆低聲同邱晴說:“你現在也做得很大了吧?”

“現在時勢不一樣了,外婆,這話是姐姐說的:金錢面前,人人平等。”

“我聽說人家叫你邱老闆。”

邱晴失笑,“你什麼都知道。”

“麥裕傑的人如是告訴我。”

“他想到美國去發展,把香港的公司交給我打理。”

外婆凝視她,“我相信你能勝任。”

邱晴與她緊緊相擁。

“快出去吧,人在外頭等你。”

邱晴遲疑著,拖延著時間,分明想說什麼,又開不了口。

朱外婆終於不忍,緩緩告訴邱晴,“他會同別人結婚生子,他不會娶你。”

邱晴一怔,低下蒼白的臉。

“但這無礙你們的感情生活,你會做他的紅顏知己直到老死,他深愛你且支持你。”

“只是這樣,外婆,只是這樣?”

“這已是最理想的結局,小晴,你還想得到什麼?”

她不甘心,“你怎麼會知道我們的命運?”

外婆笑了,“你們的命運全部寫在臉上,只消識字的人讀出來。”

她伸出手輕輕撫模邱晴的面孔。

邱晴輕輕伏在她膝蓋上,過一會兒,才站起來離開。

斐君在院子裡等她,聽見她的腳步聲,轉過頭來,伸手指一指天空,“看。”他說,邱晴抬起頭,看到一輪明月掛在寶藍色的夜空裡,月亮裡的吳剛正在砍他的桂樹,玉兔在一旁,仰起頭看著碧海青天夜夜心的嫦娥。

邱晴打了一個冷顫,讓斐君輕輕擁著她的肩膊離開了蒲東鄉下。

在歸途,斐君說:“邱晴,要是你願意的話,我們或許應當結婚。”

邱晴一怔,幾乎要說好。

但是她說不。又急急找藉口:“你對我一無所知,”又說,“我們兩人都忙,”想一想,覺得太薄弱,終於有力地說:“家勢高低差太遠了。”十分感慨。

斐君不語。

邱晴總結說:“不。”懊惱得緊緊握著雙手,這個不是說給她自己聽的。

斐君握著她的雙肩,“沒問題,我們另作打算。”

回到都會中,她向公司報到,麥裕傑握著酒瓶自頂至踵地打量她,“可曾度過好時光?”

“同你的想象有點出入。”她放下公事包。

“我的想象力一向不算豐富。”

“太謙虛了,你寶刀未老,只是月兌節,思想逗留在六十年代不肯前進。”

麥裕傑訕笑,“我照樣知道你同任何人不會有結果。”

邱晴到底年輕,一時氣盛,回他一句,“彼此彼此。”

這句話似箭般戳痛麥裕傑,他喝一口酒,輕輕說:“年輕的女子恁地殘酷。”

邱晴也有歉意,她倔強地回到自己辦公室,關上門,處理賬目。

半晌,才發覺打開的是夜總會最新的酒牌。

邱晴一手把桌子上所有的文件都打到地上去。

一連好幾日她都不去見他,只聽得外頭的小姐們說捨不得老闆離去,他比較好說話,有事去請求他,他總是沉默地聆聽,在他幽暗的辦公室內,老是有股酒香,她們坐在他對面說著說著,忽然被自己的故事感動,那苦況越來越真實,很少有不落下淚來的,終於,說完了,心裡也舒服了,老闆通常會在這個時候答應她們的要求,掏出支票簿來,對,沒有什麼紛爭急難是支票簿不能解決的。

比較起來,小姐們不那麼喜歡邱晴,她太過理智,辦公室內一盞頂燈自天花板打下世界光,臉上一痣一紋無所遁形,還有在她那炯炯目光逼視之下,所有藉口變得支支吾吾,真話都似假話,不說假話好似划不來,見邱小姐變了大難事,不到生死關頭不想去見,偏偏她又不刻薄人,又沒理由離職。

如今麥老闆要走,女孩們心裡忐忑。

“他在三藩市朗白街買下好幾個單位,那地方在電報山上,俯視整個海灣,只要他吹一下口哨,我就會跟著他走,別笑我似小狽,我已經飄浮得極之疲倦。”

“他可不要你,他等的是邱小姐,據說自她十二歲就開始等,他喝那麼多也是為著她,可是兩人一見面就吵架,沒有理由可以解釋。”

生意又好起來。

頂好的白蘭地一箱箱扛進來,水一般灌進客人肚子裡,邱晴在巡場的時候發覺只有她擁有不醉的眼睛,其餘每一個人都昏昏然快活無比——她沒有問,想必是歡喜的,她聽到他們笑。

白天她起得很晚,住在全人類不置信的地方,舊房子經過改建,近東頭村看上去,好像只得五層高樓宇,實則是一幢幢十層大廈互相連接,城寨的地勢低,東頭村地勢高,大廈的五樓,與東頭村平行。

這個時候,麥裕傑已經搬到郊外,往返市區超過大半小時,邱晴去過那個地方,客廳長窗像是連接大海,白色浪花似隨時會濺進來,大理石地板上只擺著簡單傢俬,氣派大方得把麥裕傑的過去擦得乾乾淨淨,一點兒漬子不留。

只除卻一張照片。

那是邱雨多年前自己跑去拍的結婚相片。

客人們不好意思細細研究,只道披著婚紗的女子是邱晴,外人看來實在像,照片黃黃,近來流行復古,剛剛好。

麥裕傑沒有忘本,他把照片放在華廈最當眼地方。

收拾行李往三藩市的時候,他把銀相架放入手提行李中,沒有這個女子拉他一把,他就沒有今天。

他沒有去過邱晴的家,只是說:“你覺得舒服便好”,各人有各人的毛病,各人有各人的苦處,各人有各人的意願,邱晴始終沒有搬出來,一定有她的理由,那小女孩一直都是怪怪的。

臨走之前,他請邱晴在家裡吃飯,兩個人都幾乎已臻化境,不食人間煙火,滿桌佳餚,碰都沒碰,邱晴連筷子都沒有舉起來。

邱晴穿著白衣白褲,站在近海的窗前,似一幅圖畫。

麥裕傑笑說:“人人都老了,只剩你。”

她沒有轉過頭來,輕輕說:“你應該看得見我眼角尾紋。”乾笑兩下。

沒有,麥裕傑只看見她的纖腰,她與她姐姐都有細腰,一個V字似自肩膀直收下來,無論衣服多寬,異性總能留意到這個誘人的優點,尤其是此刻的女孩都沒有腰位,身材再好不過圓滾滾,一見小腰身,特別覺得難能可貴。

“到書房來陪我喝一杯。”

麥裕傑的家居然設書房,邱晴忍不住笑,一抬頭,看到長窗玻璃上反映著自己的面孔,嘴角彎彎向上,由此可知,身後的麥裕傑也看到了,邱晴覺得不好意思,連忙低下頭轉過身去。

一不留神,她差點兒撞到麥裕傑懷裡去,他扶住她,兩人面孔太過接近,邱晴的上身只得往後一扭,騰出空間,麥裕傑雙手順勢握住她的腰。

他忽然想起少女時期的邱雨,她與他調笑的時候,時常出現此情此景,該剎那,他是多麼地想念她。

麥裕傑輕輕鬆開手。

他取餅水晶酒杯,抱著它拉開書房門。

這是一間任何學者都會引以為榮的書房,架子上的書分門別類,排放得整整齊齊,儼然小型圖書館,桃木大寫字檯,皮製會客沙發,一角放著地球儀與月球儀,牆上掛著最新衛星拍攝的世界大地圖。

麥裕傑的書房。

邱晴知道許多真正的學者在蝸居內溫功課,日子久了,頸縮背佝僂做夢也沒想過可以有這樣的書房。

她又笑了。

書桌上一架小小彩色電視正在播放新聞。

麥裕傑斟出酒來,“這人是誰?”他看著電視上的講者,“有點兒臉熟。”

邱晴留意一下,“他叫馬世雄,記得這個人嗎?”

“呵,他,看樣子像升上去了。”

“是,”邱晴微笑,“恐怕我們的酒會已經請不動他了。”

“你請他怕他還是會來的。”

“你老以為每個人都要買我的賬,”邱晴溫柔地說:“與事實很有出入。”

麥裕傑笑半晌,沒有出聲,伸手關掉電視。

他問邱晴:“你會來探訪我嗎?”

邱晴喃喃說:“三藩市電報山。”

“我部署妥當後派人來接你。”

“你切莫過分激進。”

麥裕傑沒有回答,邱晴轉過頭去,發覺他抱著酒瓶,已經盹著在沙發上。

她輕輕取餅瓶子,抱在他懷裡久了,瓶身怪溫暖的,她籲出一口氣,扶他躺下,領口鈕釦鬆開,露出小小的胸膛,邱晴又看到他的紋身,那恰巧是龍的頭部,依然栩栩如生,張牙舞爪,一點兒都沒有褪色。

邱晴怔怔看一會兒,仍替他扣上鈕子。

她悄悄地走了。

第二天一早她同公共關係公司代表開會研究宣傳計劃,競爭劇烈,夜總會一般要登廣告搞節目以廣招徠。

鮑關公司派來一中一西兩個年輕人。

那金髮碧眼兒看到規模不小的夜總會竟由一妙齡女子來主持,忽然受了綺惑,坐在那裡,身體語言,眉梢眼角,露出無限風騷之意,頗為不堪。

邱晴只裝作看不見。

會議完畢那華人用粵語識趣地向邱晴說:“對不起,下次不用他來了。”

邱晴微笑,“很好,那我不用換公關公司了。”

那年輕人誠惶誠恐地答:“是是是。”

奇怪,都沒有人再怕他們是撈偏門的人了。

邱晴想起母親同小學校長訴苦:“我知道家長們傳說我是舞女,不允子女同我孩子來往……”

她沒有活到今天真是可惜。

有人自她身後伸過手來繞住她脖子,邱晴笑,“心偉,別開玩笑,我的柔道足夠把你摔到牆角去。”順手一甩,果然,貢心偉一個踉蹌,險些站不穩。

“什麼時候練的好功夫!”

“你怎麼到這種地方來,”邱晴責備說,“有事約我在外頭見不就行了。”

“你沒有毛病吧,我有幾個同事晚晚到這裡來進貢,為什麼來不得?”

邱晴怪不好意思地笑,她那六十年代養成的封建思想轉不過來,宣之於言。

“好消息不能等,我急急來告訴你,爹爹回來了。”

邱晴代貢家鬆口氣,拍拍胸口,“好好好,貢伯母這段苦日子挨完了。”

“爹預備重整旗鼓,這番有金山的親友支持他。”

“替我問候他。”

“母親要見你呢,無論如何叫你賞光來吃一頓飯。”

邱晴看著心偉,“伯母何用客氣。”她還想推辭。

“今晚等你。”他轉身就走。

“喂,多說幾句話也不行?”邱晴追上去。

“有人等我。”

邱晴領會,忽而笑了,“那我更非看清楚不可。”

她跟著心偉出去,夜總會對角是一間書店,隔著玻璃櫥窗,心偉把她點出來給邱晴看。

邱晴見到一個臉容清秀姿態瀟灑的女孩子正在聚精會神地選焙書本,她沒有發覺他們兄妹倆。

邱晴十分滿意,“她幹哪一行?”

“敝校英文系的助理講師。”

邱晴悄悄說:“太好了,心偉,我真替你高興。”

北心偉笑道:“你們對我好似統統沒有要求。”

“不不不,我最喜歡這個類型的女孩子,你看她,寬袍大袖,何等灑月兌。”邱晴是真心的。

邱家的女人實在太像女人,異性總有點不尊重,她們像是無意中把男人最壞一面勾引出來,邱晴一直羨慕光明磊落、爽朗活潑的女子。

“她叫什麼?”

“讓她自己來告訴你。”

邱晴想阻止已經來不及,心偉伸手敲敲玻璃,裡邊的女郎聽見聲響抬起頭來,看見心偉,立刻笑起來。

邱晴已經決定喜歡她。

心偉拖著她進店去。

那女郎立刻伸出手來,“我叫程慕灝。”

邱晴與她握手。

心偉說:“這是我妹妹邱晴。”

邱晴有點兒彆扭,兩隻手似沒有地方放。

程慕灝活潑地張望她一下,“心偉老說妹妹美,我都有點兒疑心,這下子又覺得心偉形容不夠切實。”

邱晴說不出話來,只是笑,心偉見她這樣激動,摟著她笑說:“今晚見。”

邱晴猛地想起來,“是,我還要回辦公室。”

這才撇下他們一對,趕著回去。

辦公室裡坐著一個衣冠楚楚的陌生人,秘書向她解釋:“王律師說有要事等你,沒有預約。”

邱晴自幼出來闖關,遇事有第六感,她看著王律師,一會兒說:“請進來。”

把他延進辦公室,輕輕關上門。

“你代表誰?”

“藍應標先生。”

邱晴小心翼翼地說:“我不認識此人。”

“這點不要緊,藍先生上星期一在東京故世。”

邱晴耳畔“嗡”的一聲。

上星期一,至今差不多已九天了,邱晴悲慟起來,雙目淚水浮轉。

她一語不發,跌坐在辦公椅上。

邱晴用手撐著頭,按下通話器,向秘書吩咐:“請速找麥老闆,請他回公司來。”

王律師說下去:“我們代表藍先生公佈遺囑。”

邱晴聽他說。

“他把他名下一間酒廊一間歌廳贈送結你。”

邱晴不語,暗暗傷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