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進到PUB,古奇就四處尋找剛才那個女孩的身影。

“我跟你說的你有沒有聽進去。”宋紹威講得嘴都幹了,可是古奇卻一直沒有回答他的話,這讓他覺得很不是滋味,“為什麼你的診所要倒了,你不緊張我卻擔心得要命?”他比了個手勢請吧檯裡的酒保再給他一杯啤酒。

“誰說我不緊張了?”

宋紹威才拿起啤酒喝了一口,便被古奇出聲一嚇,差點連嘴裡的酒都噴了出來。

“你幹嘛忽然出聲,想嚇死人啊?”

“我只是回答你的話,自己要嚇自己怪誰啊廠古奇冷冰冰的說,那個女孩怎麼不見了。

“你別老是一張臉冷冰冰的,好歹也露點笑容嗎,那些上門求醫的病人都被你這張臉嚇跑了。”要不是他們是好朋友,他那張臉跟他說話冷中帶刺的語氣,他早就不理他了。

“我是醫生又不是牛郎。”

“要知道不是所有的人都需要找整形醫生,像生病就一定要找內科醫生,受傷就得找外科醫生,生小孩就得找婦產科醫生,牙痛就得看牙醫,眼睛……”他一張臉倏然貼近他,宋紹威嚇得把剩下的話都吞了回去。

“所以我這個醫生是可有可無的。”他自我解嘲。

想想他也許真的是古家的不孝子。

案親古正南是一家大醫院的院長,大哥是優秀的外科醫生,二哥是腦科權威,就連大姐夫也都是大有名氣的心臟科名醫。

雖然他也是醫生,但在父親傳統的觀念中,有本事把病人從生死關頭救回來才能稱為醫生,像他這樣專門管人身材美醜的,被他父親視為小把戲,只要有那些醫療器材,拉皮抽脂根本不是難事。

宋紹威連忙搖頭。糟了!他踩到古奇的要害了。

他是古奇的好友,怎麼會不知道他因為堅持走整形外科跟家裡鬧了…場幫命,最後還被趕出家門斷絕關係,否則以古家一‘門在醫界的地位,怎麼可能讓他的整形外科診所變得如此殘破不堪呢!

“我的意思是你至少可以對上門求醫的病患和顏悅色一點啊。”

“那些來做抽脂手術的女人,我都已經跟她們說過了,手術動完後不能暴飲暴食,運動也要做才能維持瘦身效果,叫那些全身肥胖的病人先做減重,減完真有局部性的肥胖減不掉再來找我,我說的都是肺腑之言,真不懂那些人為什麼罵我狂?”

“上門花錢的就是大爺嘛!”宋紹威瞄了眼臉色鐵青的古奇。

“我有我的堅持,我只幫那些有需要的人,我是個醫生,我的診所不是美容院。”他重重的捶了下吧檯。

宋紹威連忙跟一旁被古奇嚇了一跳的客人點頭道歉。

“我知道你的苦悶,所以才想拉你一把嘛!”

迸奇沒有應聲,他揮揮手要宋紹威繼續說下去。

“你覺得我剛才的提議好不好,用我那雜誌社的名義辦一個灰姑娘美夢成真活動,把主角從抽脂前到抽脂後的生活都做一個追蹤報導,如果成功了,你的知名度也會跟著起來,到時連你爸爸都會對你另眼相看。”反正雜誌社是他家的?他愛怎麼搞就怎麼搞。

迸奇沉吟著沒有回答。

“就賭這一次,你也想證明自己的實力吧!”宋紹威再接再厲的說。

迸奇拿起冰啤酒一口一口喝著,思索著這個提議的可行性。

“這個灰姑娘人選得由我指定。”他才不想找那種為了貪便宜就來當活動中的主角的人。

“無所謂,反正你答應就行。”宋紹威眉開眼笑,終於可以向親親女友做個交代了。

迸奇把空杯子放下,腦中卻不停想著一個女孩的身影。

那個有著甜美臉蛋卻有驚人腰圍的女孩,那個不完美的灰姑娘,她會是最佳的人選。

他無聊的看向舞池裡一票隨著音樂擺動身軀的人,猛然站了起來。

“古奇,你幹什麼?”宋紹威訝異的喊。

“我找到我的灰姑娘了。”

“你的灰姑娘?可是我都還沒有進行企劃耶!”是他雜誌社的灰姑娘才對,什麼時候變成他的了。

五光十色的燈光投射在舞池裡的舞客身上,大家都隨著音樂搖得十分盡興,其中有個女孩身材勻稱,手腳纖細,一頭長松發隨著舞動飛揚,她舞得那樣美,也因此身邊圍了一群蒼蠅轉來轉去。

“小姐,你長得好漂亮,跟我做個朋友吧!”

“要不我們別跳了,我帶你去兜風。”

“把你的名字告訴我吧!”

杜纖纖一邊跳著一邊對江華月跟易文音使個眼色。

怎樣?我還是挺有男人緣的吧!只要她的致命傷別讓人瞧見就什麼事也沒有。

她忘情的搖擺身軀,想把她的水桶腰搖成水蛇腰,像蛇一般魅惑人心挑動人雙眼的腰。

搖啊搖啊!她的腰就快瘦三公分了。

“沒有用的,你的腰都是脂肪囤積,你這樣搖動身體是可以消耗熱量沒錯,但沒辦法把局部的脂肪消除掉。”

要不是有音樂聲在耳邊響著,杜纖纖還真以為自己得了幻聽。

“我在跟你說話,你聽見了沒有?”

她停下動作,左右張望找著跟她說話的人。

“別鬧了好不好,誰在跟我說話?”而且說的還是直攻她心頭刺的話。

“纖纖,怎麼啦?”易文音跳到她身邊問。

“有人在跟我說話。”

“那些蒼蠅都在跟你說話啊!”江華月也靠過來。

“不是,他說的是我的腰……”

“什麼?”音樂聲太大聲,易文音根本聽不見她說的話。

“我是說……”她提高音量喊道:“有個聲音一直在說我的腰是水桶腰……”

也不知道是開玩笑還是巧合,就在她放大音量說這句話時音樂聲停了。

圍在她四周的男生紛紛睜大眼睛猛盯著她瞧。

“幹嘛?見鬼啦!”她斥喝著。

“纖纖,你的衣服。”江華月發現到不對勁了,她的衣服因為舞得太激烈結果掀了起來,露出她白白肥肥的圓腰。

實在是難以想像一個大美人的腰竟然長成這個樣子,當場一票男人紛紛往後退了好幾步。

杜纖纖趕緊拉好衣服,她也不過是露出腰而已,他們幹嘛嚇得像見鬼了一樣。

一個人如果不漂亮就讓她從頭到腳不漂亮,為什麼要給她一副漂亮臉蛋又給她一個粗得嚇死人的腰。

她難過的站在舞池間低頭不語,而那些喝了點酒被她的腰嚇到的男人們不知道誰踩了誰的腳,火氣一大,酒瓶紛飛拳頭雙腳一起來,原本熱鬧的PUB轉眼變成了鬥毆戰場。

“纖纖!”

江華月跟易文音被一群失了理智的人衝散。

等杜纖纖回過神來,眼前已經是打得難分難解了。

“華月,文音!”

她連忙想跟她們會合,但是她被一群人夾在其中擠來推去根本就無法走出去。

忽然,半空中一隻破了口的酒杯朝她的臉上砸來。

完了,她要破相了。

她慌張的伸出手阻擋,但那隻酒杯在距離她的頭頂不遠處就被一隻大掌撥掉。

“走。”

一隻大手粗魯且堅定的拉住她的手擠在人群中往門口走。

她算是被綁架吧!

無緣無故在PUB遇上打架滋事,還以為這個男人好心要帶她離開是非之地,沒想到他二話不說就把她帶上他的車。

她是很感謝他的相救,但是他冷冰冰的臉孔實在令她心生恐懼……敬意啦!她對他那張臉又敬又畏,戒慎恐懼的連聲謝謝都說不出來。

迸奇踩下油門。

“請問……你要帶我上哪兒去?”他到底要帶她去哪裡,總不能一聲都不說吧!

她裝出微笑慢慢的轉過頭,忽然瞧見自己手背上的血跡,她發出一聲驚叫。

血!她什麼時候流血的?

“那是我的血,你叫那麼大聲幹嘛?”他的聲音平淡無奇,流血的是他,他都不緊張了,她叫個什麼勁啊!

“你的血……”她再三確定自己手上沒有傷口後看向他,才發現他握著方向盤的手還滴著血,一方面她鬆口氣,一方面卻又為自己遇上了什麼人而擔心。“你不痛嗎?”

“廢話。”

“對不起,你為了我而受傷。”

迸奇瞄了她一眼。“別告訴我你有懺悔之意,因為我不信。”

她的嘴角僵住了。

我咧!這樣也看得出來。

“我是醫生,你的臉部肌肉根本沒動,你的笑只能說是皮笑肉不笑。”

“那麼神,你是哪科的醫生?”

“我是整形外科醫生。”

“你是整形外科醫生怎麼不把自己的臉整一整。”她小聲的嘟嚷著。

“你說什麼?”別以為他在開車就聽不見她說什麼。

她連忙陪笑道:“我哪有說什麼,謝謝,我家就在前面,你在巷口讓我下車就行了。”她的皮包跟證件都在PUB裡,想到還要重辦那些證件,她的頭就快昏了。

咻的一聲,他不但沒有停下車子,反而更加快速度,一下子就自她家海產店前呼嘯而過。

“爸……”她急忙轉過頭,正好看到父親自店裡走出來,她不禁淚如雨下,“爸,原諒女兒的不孝。”

她被綁架了,再也不能回到她那可愛又溫暖的家了。

“半夜演哭戲,你不覺得很可怕嗎?”

“我快死了……”她害怕的看他一眼。

“誰說你快死了。”幸好他不是腦科醫生,否則她那顆小腦袋鐵定會被他切開來瞧一瞧。

“你不是要殺我嗎?”

“誰有空殺你啊!”她以不耐煩的語氣說,“我是古奇,我對你很有興趣。”

有興趣引莫非驗屍男有蹂躪美少女的癖好。

不行!想到這,她用雙臂護著胸前。

他看了一眼她的動作,對於她所想的,瞭然於心。

“你放心,我有興趣的只有你的腰。”

“什麼?!”

“自我執業以來,還沒看過有人的腰可以長得這樣雄偉,你的確是個好範本。”他在心裡盤算著,如果以她來當美夢成真的灰姑娘,肯定能夠引起話題。太可恨了!從來沒有人用雄偉來形容她的腰。他怎麼可以如此傷害一個弱小女子的心靈。

她忿忿的瞪著他,然後奮力的用拳頭捶打他握著方向盤的手。

“啊!你幹嘛捶我的手?我在開車……”

接二連三的哀嚎在深夜響起,整條馬路只見一輛車蛇行般的向前駛去。

那個男人明明有個很名牌的名字——古奇,但是他的性子更符合這個名字,古怪又奇特。

昨晚,他先把她帶回他位在五樓的整形外科診所向她介結一番,再帶她回十樓他的住處,把她扔進客房鎖上門要她考慮一下讓他替她動抽脂手術。

他以為她是鄉巴佬啊!就算她沒問過,也從電視雜誌知道動抽脂手術需要很多錢。

深受水桶腰之苦,在情路上一路跌跌撞撞,她都已經快要對人生絕望,深深以為她的春天永遠不會來了,雖然他的提議很誘人,但萬一他麻醉藥一打,不是替她抽肥油而是黑心的挖走她的腎臟去賣錢,那她豈不虧大了。

就因為她沒有回答,眼前的那扇門也就一直沒有開啟過,她不停捶打著門板捶到睡著了也不知道……

“你找來的妹妹長得很漂亮耶!”

“真沒想到你手腳這麼快,昨天才跟你談活動的事,今天你就找好了灰姑娘人選。”

“這意思是說,我們診所有救了。”太好了,她的薪水有著落了,她不會變成可憐的失業一族了。

“你們看,這個女孩的手腳臉蛋都不胖,胸部也挺有料的,就是這個腰成了她全身上下唯一的不完美,比起那些全身都肥胖的女人來說,她動抽脂手術更有強烈的對比效果。”

“一個有缺陷的灰姑娘,我喜歡這個名稱。”

“這種訴求應該可行,人人心中都有對自己身體不滿意的地方,如果藉著抽脂手術將身材雕塑得更完美,以現在人忙於工作懶得運動來說是個很誘人的方法。”

杜纖纖在半睡半醒中隱約察覺有人掀開她的上衣,而她的腰上有一股冰冰涼涼的感覺在滑動。

“我們可以從這裡下刀,現在的抽脂手術傷口都不會很明顯甚至看不出來。”

“這個過程可以放在內頁介紹。”

“但是這個企劃最主要的目的不是在這個女孩抽脂後美夢成真的心路歷程嗎?一定要讓人家覺得羨慕才行。”

“兩者並進也不是不行。”

杜纖纖一直聽到有男有女的聲音在對答,她奮力睜開眼睛,眼前突然出現的兩男一女嚇了她一大跳,同樣的他們也被她的忽然甦醒嚇到。

“你醒了。”三人當中唯一的女性對她露出親切的笑容。

“對,我醒了……”她幹嘛對一堆綁匪那麼客氣,然後她看到了昨晚硬把她拉上車的古奇。“你你你……夥同他人企圖綁架我,現在還想軟禁我。”她指著他大聲罵道:“你這個冰塊臉驗屍男!”

冰塊臉驗屍男?!

宋紹威跟蘇小語兩人面面相覷。

“你是不是沒跟人家講清楚?”宋紹威忍不住f丁了個呵欠,幸好今天是週末不必上班,一大早被古奇一通電話叫來,他的起床氣還沒消耶!

“講什麼……”杜纖纖瞪大眼睛看著自己的腰月復,光潔圓滑的腰肉上出現了一道道紅筆痕跡,那個樣子讓她想到牛排館牆上掛的牛肉部位分佈圖。

宋紹威跟蘇小語聽到杜纖纖震耳欲聾的尖叫聲,這下他們更可以確定,古奇並沒有完全告知她所有的事,而那個被稱為冰塊臉驗屍男的人,正一臉寒意的瞪著他執意要的灰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