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真的沒關係嗎?”杜纖纖等離開了青春之園才開口問古奇。“什麼沒關係?”他走向車子打開車門。

她顯得欲言又止。“有話就說啊!”

“我……們現在要去哪裡?”想想還是不講了,至於他跟黃亦凌的事她不想知道得太清楚。

他瞄了她一眼,徑自坐上車。

“去了就知道了,上車吧!”他等她也坐上車後便將車子開走。三十分鐘後,他們來到一家服飾精晶店。

“到了。”她張大眼睛盯著牆上掛的、櫥窗擺的每一件衣服。“你要買衣服送人嗎?”不會是要送給黃亦凌吧!

她心裡想著,表情一變把頭轉了過去。

“這裡的衣服漂亮吧?”

她隨便點點頭,漂亮又不關她的事。

“喜歡嗎?”

她又點著頭,喜歡她也買不起。

“小姐,我上次訂的那件湖綠色小禮服可以拿出來了。”他走向店裡的一個服務小姐交代著。

她沒好氣的瞪著他的背影,說什麼悄悄話嘛!

他跟服務小姐說話又走過來,她故意不看他,沒一會兒,她的眼前就出現一件漂亮的湖綠色小禮服。

“小姐,現在要試穿嗎?”服務小姐笑吟吟的問。

“這又不是給我……”她愣了下把頭轉向他,“你……這衣服……”

“送你的。”

“可是我……”她低頭看看自己的腰,那麼粗的腰怎麼塞得進那件小禮服,上次拍照穿得是兩件式的,但這一件完全是超合身的剪裁,她穿上後只怕會笑死人。

“我又沒叫你現在穿,等我幫你雕塑完身材,你就可以穿上這件衣服去約會了。”他拿著衣服在她身上比了比。

“約會?”

“你最大的願望不就是好好談場戀愛嗎?抽完脂之後,我跟紹威還會安排一些條件優秀的男士跟你約會。”他竟然要她跟別的男人出去約會!

“這是宣傳還是企劃的一部分?”

“拜託!整形在現在已經不稀奇了,我們要創造的是美夢成真的灰姑娘,得製造一些話題讓讀者看了心裡產生無比的羨慕,這才是企劃最重要的部分。”

“你連約會的人選都找好了?”

“經過我跟紹威的精挑細選,我們先選出了幾個年輕有為的男士,當然也跟他們接洽好了。”他說得輕鬆,好像在說隔壁小花貓又生小貓了。

“喔!那麼第一號人選是誰呢?”杜纖纖有點受傷。

“這個人保證讓你滿意,群英科技總經理高鑫,年輕多金英俊瀟灑,他也同意跟你約會了。”

“所以這件小禮服是你送來給我穿去跟他約會的獎賞。”

畢竟要上媒體,她穿得太寒酸可能無法引起共鳴。“如果他真像你說得那樣好,萬一我馬上就被他追走了,其他候選人怎麼辦?”

她的反問讓他一下子轉不過來,他沒想過會有這個情形發生,因為她第二個約會的對象是他。

當初訂下的合約又沒說他不能毛遂自薦,他認定他會是她的真命天子,所以一切都很好解決,這個灰姑娘美夢成真的活動到此就可以完美的畫下句點。

但她說得也不是沒有道理,高鑫是主動透過友人傳達他對這個活動非常感興趣,難不成他根本是衝著她來的?!

纖纖上次為“蝴蝶夢”拍的跨頁照片引起很大的迴響,聽宋紹威說有不少企業家第二代對她這個整形美女有很高的追求意願。古奇惱恨自己失策引狼人室,因而忿忿的猛揮衣架上的名牌衣服。

“你在幹嘛?”

“你自己挑一件第二次約會要穿的衣服。”那是要穿給他看的,他要她自己挑選,至於高鑫,還不到時候就別擔心了。

她迅速的看了一眼所有的衣服,而精品店的小姐則笑容滿面的等著她玉手一指,不論她點中哪一件都是驚人的高價。

“我決定……”她故意頓了頓,“哪一件都不要。”

“你說什麼?”

“第一次約會聽你的,但是第二次就由我作主,我要穿運動服裝。”古奇挑挑眉,她跟他見面竟然要穿運動服裝。

“不行嗎?”

“隨便你。”頂多他也買一套運動服裝配合她。

“既然這樣,我要再買那套葡萄紫的洋裝。”

“你的喜好差別可真大。”他說得咬牙切齒,她已經想到跟第三個男人約會要穿什麼衣服了。

她站在他面前,下巴揚得高高的,表情也有點不爽。

“從你對你未婚妻那麼容忍的表現來看,你們的婚期也不遠了吧?”他的未婚妻在外面跟別的男人幽會,他都能無動於衷,可見他有多麼在乎她?“我的再造恩人要結婚,我不穿得漂亮一點怎麼行。”

哼哼!原來她的腦袋瓜想成那樣了。

也罷,目前他還不打算放棄黃亦凌未婚夫的身份,他要等她的情史曝光得更多之後,再借機跟她解除婚約,也算是給古家那群人一點苦頭嚐嚐,畢竟她也是父親堅持要他娶的女人。他要讓老是自以為高高在上的古家人知道什麼叫做看走眼!

杜纖纖的抽脂手術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進行,這次手術非常成功,經過手術後的按摩跟調養,她的致命傷已經完全消失不見,鼓鼓腫腫的水桶腰變成了細滑曲線優美的水蛇腰。

“哇!纖纖,你可真是嚇死人了,你的腰竟然變成這麼細!”被邀請來參加“蝴蝶夢”灰姑娘美夢成真活動發表會的江華月發出驚呼。

她洋洋得意的轉了個圈讓江華月跟易文音看得更清楚一點—,手術後的這段時間,她完全沒有跟她們兩人見面,就是為了保持神秘感。

如今她再穿上上回拍照穿的那套火紅色兩件式衣服,當初令人看了噁心的水桶腰完全沒了,整個人也顯得更美豔嬌媚,這完全歸功於古奇強調的雕塑身材也要雕塑心理的做法成功。她不但水桶腰不見了身材更完美,連自信心也大大增強,更不吝於把美好的身材展現在眾人眼前。

“纖纖,你變了好多。”不完全是身材,連氣質都變了,易文音羨慕的模模她的腰,“觸感好好模,一點都沒有做過的那種不自然。”易文音跟江華月互看一眼,哪像她們兩個開始當起上班族,每天坐辦公桌吃外食,結果身材開始有變形的危險了。“手術後的飲食習慣也要做些調整才行,你們都不知道我被古奇罵過幾次!”

“他幹嘛罵你?”

“因為我偷喝啤酒被逮到。”她吐吐舌頭。

易文音跟江華月先是哈哈大笑後,又露出擔心神色。

“你老實跟我們說,為了免費抽脂,你有沒有被古奇佔便宜而不敢吭聲?”易文音小聲的問。

“拜託喔!我只有局部麻醉神智都很清醒,旁邊也有護士當助手,這樣的情形他要怎麼佔我便宜。”只是事後想到古奇的手在她身上模著,她還是有點羞赧。

“是這樣就好了。”扛華月呼了口氣。

杜纖纖看看時間,發表會的時間快到了,她安排她們兩人坐到視野最佳的位子,然後跑去找古奇跟宋紹威準備出場。

正如古奇預言,杜纖纖的轉變在發表會場蔽起一陣旋風,因為她不只是身材雕塑了,舉手投足間的風情魅力都跟以前大大的不同。

置身在一旁的古奇看著她在主持人的鼓舞下,擺出各種嬌媚姿勢以供各家媒體拍照。

她的表現證明他的眼光並沒有錯,她一出現就緊緊抓住會場所有人的目光。

如果當初只是要找個人動抽脂手術,街上有一把人隨便他找,但他要的是成果,可以讓他的整形技術跟宣傳合而為一的助力。

而她做到了這點。

“請問杜小姐,你當初同意參加這項企劃的動機是什麼?”杜纖纖笑吟吟的看向發問的男記者,柔美的笑容將不少男記者迷得神魂顛倒。

“我跟一般女孩沒兩樣都渴望有個愛我、疼我的人,也希望有段甜甜蜜蜜的感情,可是我以前的男朋友只要一碰到我的腰就驚惶失措的落跑了。”

她聽從古奇的暗示先是停頓了一會兒將氣氛炒熱。

“一次的打擊我能接受,兩次遭拒,我認為這沒什麼嘛!到了第三次還是硬生生的被拒絕,我的心情不知道要怎麼形容給你們聽,我打定主意要把我的自信找回來,不為了別人是為了我自己。”說到最後,她的眼角還閃著淚光。

她成功的掌握住所有人的目光,就在氣氛正好的時候,一陣如泣如訴的哀怨哭聲插進其中。

“是夏巧寶。”

有記者眼尖看到夏巧寶就站在會場人口,她的打扮不復以往的亮麗狐媚,反而憔悴得像個棄婦,站在那裡哭更顯得可憐兮兮的。

“夏巧寶不是消失好一陣子了,她出現在這裡幹什麼?”

“啊!夏巧寶跟這次的整形醫生古奇不是鬧過性侵害的事件。”

“我也記起來了,不過那件事不了了之了。”

“現在夏巧寶出現在這裡不就代表那件事可能是真的…

…”台下記者們要大不大要小不小的竊竊私語剛好都傳進古

奇跟杜纖纖耳裡。

杜纖纖焦急的看向古奇,他的努力、他的心血一切都快被夏巧寶那個程咬金破壞掉了。

心一橫,她又開口道:“我要讓古醫生動手術之前也聽過一些他的負面消息,說不害怕是假的,但是診所的護士小姐每個人都誇古醫生人好技術佳,而在動手術時也有護士小姐陪在一邊,我才知道我以前的想法有多可笑。”

她說的話剛好接上之前的答話,也順便將古奇跟夏巧寶的性侵害疑雲做個澄清,並且把謠言真假推回給記者們去思考追究。古奇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接著跟宋紹威使個眼色,便跳下舞台往夏巧寶的方向追去。

他這次非要弄清楚她三番兩次壞他好事的用意何在。

“各位記者先生小姐們,想必各位對杜小姐還有不少問題要問,請各位一一發言好嗎?”宋紹威站起來阻止記者追問古奇跟夏巧寶的事。

一個個麥克風推到杜纖纖面前,勉強的露出笑容應付接二連三的問題,但心卻完全掛在古奇身上。

那天古奇並沒有追上夏巧寶,一輛黑色轎車當著他的面接走了她。

但這只是發表會當中的一段小插曲,沒什麼記者提出這件事,而灰姑娘美夢成真的活動則大大的成功。

迸奇的整形外科診所又見預約人潮,宋紹威的“蝴蝶夢”也大為暢銷,就連杜纖纖走在路上都有人衝著她喊灰姑娘。

這個活動到現在並不算真正結束,打鐵要趁熱,趁讀者對這個活動還有熱潮,接下來的重頭戲放在她跟幾個男士約會進而交往的互動情形。

斑鑫,是她約會的第一號人選。

聽說還是他主動跟宋紹威提出請求的。

她覺得有點怪,她並不認識這個男人,他有什麼理由要搶當她第一個約會對象?

待會得問問他……

才想著,一大把紫玫瑰就出現在她眼前。

她被那把龐大的紫玫瑰嚇了一大跳。

那麼大一束玫瑰花代表的是捧這花的人財力雄厚錢多多,但也可能是古奇出錢買的只為了讓畫面更好看。

她把視線往上移,只見一個長相算是英俊的男人笑容滿面的看著她。長相稱頭、個頭不矮、斯文白淨,平心而論,古奇安排的對象棒透了,難怪他會讓他排第一棒。

“纖纖小姐。”

懊死的要命,他連聲音也好聽,這下子不知道會有多少女人羨慕她。

“高先生。”

“鮮花贈美人,請接受我的心意吧!”

她微笑點頭的收下花。

“謝謝你。”她以為這是古奇用來搞噱頭的一招。

“這可是我自己買來送你的。”高鑫看出她的心思。

“我還以為……”她不太好意思說她誤會他了。“你怎麼會買花送我?我們以前並不認識啊!”

“以前不認識並不代表我們無緣見面啊!”他彬彬有禮的笑著,“不介意的話,我們先點東西吃好不好?我肚子挺餓的。”

“你沒吃東西嗎?”

“為了這一頓,我從中午就開始期待了。”他伸手喚來服務生。他的暗示直接又明白,讓她聽了心頭小鹿直撞。

她看著他低聲跟服務生交代,下意識把他跟古奇拿來做比較。截至目前為止她還弄不明白古奇的心,說他不在乎,他對她的一舉一動又顯得小心翼翼,說他在乎,又不見表白。

“吃海鮮盅好嗎?你可以試試這裡的海鮮盅口味跟你父親做的有何不同。”

他連這個都記住了。

看來他對她倒很有心,她的心悄悄的震了下。

她點點頭讓他全權處理。

餐前酒送上桌,兩人互相舉杯。

“祝我們有個美麗的開始。”他溫柔的說。

“我有事想問你。”她放下高腳杯迫不及待的開口。

斑鑫揚揚手。“等用完餐再說也不遲。”

他都這樣說了,她還能說什麼。

於是兩人只聊輕鬆話題,為得是讓這次的約會更愉快輕鬆。高鑫在用餐過程中多次表現出的紳士風度讓杜纖纖覺得很窩心,但她不知道的是,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落在另一頭的一桌客人眼底。

“你那麼激動也沒有用。”

餐廳另一桌坐的客人正是古奇跟宋紹威。

宋紹威是為了雜誌要拍下杜纖纖跟高鑫約會的照片而來,雖然跟拍的人是他底下的攝影記者不是他,但他來還有理由,古奇也跟著來可就不是因為這裡的東西好吃。

“我哪有激動?”古奇板著臉撕著麵包。

“你手裡的是麵包不是高鑫的頭?”還說他沒有激動,看他把那塊麵包撕成什麼德行,分明就是洩恨嘛!

迸奇怒瞪了不怕死的宋紹威一眼。“我不愛吃麵包,不行嗎?”

“不愛吃就別浪費糧食,拿來給我。”宋紹威伸出手,但沒拿到麵包,臉上卻遭到麵包的攻擊。

宋紹威開心的吃著大餐,還三不五時的往古奇丟過去幾眼。那麼臭的表情還說他只是跟來瞧瞧湊熱鬧的,這下子,活該了吧!高鑫條件之好又明顯的對纖纖有著極大的好感,誰叫他嘴硬,明明喜歡人家還裝酷。

“你說纖纖會不會就此定下來?”

迸奇轉過頭的速度很慢很慢,但眼底發出的寒光還真是會凍死人。

宋紹威趕緊喝口湯暖和暖和。“我不會讓纖纖就這樣定下來。”

“你是她老爸嗎?”

“我是改變她生活的人。”

“那你也管太多了。”他不知死活的又道:“我跟小語決定要結婚了,有本事你就把纖纖拐來一同把婚結了。”

“那也得看纖纖的決定,我不能用拐的。”這臭小子怎麼近日來不但事業順利連愛情也有好結果了。

笨蛋古奇!他根本是把喜怒哀樂擺在臉上,卻把真實情感往肚子裡吞。“喲!高鑫這次更過分,他替纖纖擦嘴巴呢!不知道我的手下有沒有拍下這麼感人的一幕。”嘿嘿!非把他踢下地獄不可。果然古奇轉過頭的速度快得嚇人,臉色也越來越鐵青。

只有杜纖纖不知道有人在對他們拍照,但高鑫對於宋紹威的手下躲在哪裡可是一清二楚,為了效果,他可是賣力十足的對她大獻殷勤。

他的目的還不只於提供效果十足的照片,他知道古奇跟宋紹威也在這家餐廳裡,他要讓古奇氣死,他要讓他心裡有痛有苦就是不能有快樂。

“我能請問你為什麼會主動要求跟我約會?”在餐後甜點送上來後,杜纖纖開始挖掘她想知道的事情。

“如果我說我對你一見鍾情,你會不會覺得訝異?”

一見鍾情!高鑫對她!這怎麼可能?!

她沒有很興奮,反而顯得有點納悶。

她是長得不錯,但以他的身份,要認識什麼樣的女人沒有,竟會對她一見鍾情,而且還是在她的水桶腰沒有消掉前?

“我果然嚇到你了。”聽著他柔和的嗓音,她顯得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對你一見鍾情的感覺,但在我的信念裡,喜歡就要主動,否則機會一旦消失,後悔也沒有用。”他頓了頓,“纖纖……”

她抬起頭看著他。“有事嗎?”

“也許我這樣說太急了,我希望我們能從今天起開始交往。”他從口袋拿出一個盒子放在桌上。

“這是……”

他打開盒子,裡面是一枚心形鑽戒。

她差點被鑽戒的光芒刺傷眼。

“這是……”他站了起來,“我的一點心意。”他彎腰往她的粉頰上輕輕一吻。“我們交往吧!”

她倒好,一個人快活的約會去,留下他擔心得要命。

迸奇從杜纖纖和高鑫從離開餐廳後,就守在杜家海產店附近,他等了四個多小時,現在都已是午夜了,她還沒回來。

終於,他看到一輛車子停在杜家海產店前,高鑫從駕駛座下來繞到另一邊打開車門,接著杜纖纖捧著一束紫玫瑰下車。

杜纖纖進到家門後,他打手機把她叫出來,五分鐘後,她換上一套運動服,一臉大濃妝,依約來到他指定的地方,還很不淑女的打了個呵欠。

“幹嘛不進去找我?”還要她跑出來。

他只是直勾勾的盯著她瞧,不發一語。

“你幹嘛啊?叫我出來又不說話。”她累得快要死了,他知道不知道啊!

迸奇把她的話聽成是一種埋怨,臉上的陰鬱更重了。

“你倒是玩得挺開心的,夜歸的灰姑娘。”他耳朵聾了才聽不出自己話裡的醋意有多重。

“還好吧!才一點多。”

一點多叫還好!

她是忘了她今天才第一次見到高鑫,竟這麼放心的跟他出去玩到這麼晚。

“他帶你去哪裡了?”

“很普通啊!就是兜兜風到處晃晃嘛!”

“你覺得他如何?”

他這句話聽在她耳裡反而像是事後調查,她可沒忘了她今晚約會的行頭都是他的大力資助啊!

看他多麼迫不及待想知道他替她挑選的約會對象有多贊,這麼晚了還來做調查。

“人不錯、長得也帥,你的眼光還真不錯,就是不知道下一個安排的對象有沒有比高鑫好?”

下一個要跟她約會的對象是他,他會比高鑫差嗎?她分明是想氣死他。“絕對有。”他咬牙切齒的說。

“是嗎?”她懶洋洋的說,“這種無聊的約會可不可以一次就好了?”她不習慣約會給別人看,尤其約會對象又是他挑選出來的,這算什麼嘛!

“你打算跟高鑫定下來了?”

杜纖纖瞪大眼睛。“你怎麼知道高鑫就是這麼說的?”

“他說了什麼?”他半眯起眼睛。

她先是害羞的搖搖頭,然後點點頭承認了。

“他送了我一枚戒指說要跟我交往。”

“你收了戒指?”他的火氣快爆開了。

她不明白他的表情幹嘛變得那樣扭曲。“你沒有規定不能收禮物啊!”

“拿回去退給他。”

“為什麼?那是鑽戒耶!而且他說那是他的一點心意,你跟宋大哥不是說要讓讀者看了報導會產生羨慕嗎?我收下不正好可以滿足讀者的幻想。”

“說穿了,你就是愛慕虛榮!”古奇瞪著她,眼底竄出的怒火就像滾滾岩漿,火燙猛烈。

“我愛慕虛榮!這不都是你要的嗎?”這句話別人說行,他說就不準。他猛然緊緊的箍住她的身體。

“你幹什麼?快放開我!不然……”

“沒有不然。”說著,他不容她抗拒的低頭淺嘗她柔柔的唇瓣,用牙齒在她的唇上印了印。

“古奇!你瘋了嗎?”

“告訴我,你今天喝了白酒嗎?因為我聞到酒香,你也吃了海鮮盅對吧!你的嘴裡有股海的清香……”

他的唇在她的臉上輕輕掃著。

“古奇……”她應該叫,她應該給他一巴掌,可是她的身體完全違抗了她的命令,她頭暈腿軟,只想靠在他的懷裡。

也許他跟她想得是一樣的。

他對她就如她對他一般,他們心中都有那麼一點情愫。

不,也許他們已經不只有一點感覺而已。

他的個性彆扭,老愛把情緒藏來藏去的叫她看不透,但她是新新女性,她受夠了,她不要再憋了。

她要告訴他,她愛他,她要他別再把她推給別的男人。

“古奇。”說做就做,她抬頭正想對他表白,卻看到他的視線一直盯著她家的方向看,她也轉過頭,“那些人……是幹嘛的?”杜家海產店來了好幾十個身穿黑衣的青少年,他們闖進去店裡動手亂砸東西,她看到老爸拿著菜刀揮舞著衝向那些人,老媽則被人推倒在地……

她家被砸了。

她想衝過去救人,明知道這一去可能會被揍個鼻青臉腫,她也得拼上一拼。

“纖纖。”古奇拉住她。

“幹嘛?”杜纖纖瞪著他,這時還拉著她幹嘛!

“你去只會送死,打電話報警。”他把手機扔給她。

“古奇……”

他模模她的臉,“你的臉對我們的企劃很重要,千萬別弄傷了。”說完,往杜家海產店跑去,心裡卻有萬分氣惱,他明明是想說,“別弄傷你的臉,我會心疼的。”

她盯著他的手機愣了愣,雖然對他的話十分不悅,但氣歸氣,電話卻還是得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