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嫁不到關永實真會懷念他一輩子,世上擅烹飪的男性真正不多了。

飽啖一頓白汁龍蝦,芳契覺得這可能全是一個最無憾的假期。

永實問她:“要不要去看我的新居?”

芳契點點頭。

永實借來一輛開篷車,芳契用一方絲巾扎著頭,在頷下縛一隻結,架上副斜飛太陽眼鏡,扮五十年代時髦女。

車子向郊外飛馳而去。

芳契有種渡蜜月的感覺。

到達目的地,芳契慨嘆世上竟會有這樣懂得享受的人,由此可知,也不是所有富人都不懂得花錢,不過別墅主人的心思肯定超過財富。

小必住在閣樓,整層面積並不予間斷,光線充沛,佈置簡單,把睡房。書房。會客室都融匯在一起,一坐下來就有種與世隔絕,心靜身靜的恬淡感覺。

“地方簇新。”芳契發覺到。

“我是第一位住客,試住後滿意,可以買下來。”

“一個人住太大。”

“兩個人就不怕靜,倘若有三五七個孩子到處跑,更為理想。”

芳契聽見他這樣貪婪,不禁駭笑。

三五七名兒童,那要何等樣的財力物力精力方能達到願望,太奢侈太狂妄了。

“我帶你去看後園。”

濃茸茸的青草地上一排樹,已經長得兩公尺高。

“什麼樹?”芳契問。

“櫻花。”

譁,芳契真正服貼了。

再過去是泳池,球場,也許關永實說得對,生許多許多孩子,陽光清風底下,聽他們清脆嘹亮地哈哈哈哈笑起來,大人們坐在另一角的帆布椅上,戴著寬邊帽子,眯起眼睛,看他們雀躍。

真是一個美夢。

在這樣的環境底下才會做那樣的美夢。

一旦回到煩囂的市區,也就把美夢丟在腦後。

永實說:“其實我同你是簡單的一男一女。”

不不不,不簡單,芳契的身體每一分鐘都在起變化,她現在的一分鐘等於人家的三個多小時,而且是往回走,芳契非常奇怪她沒有因此而不舒服,她居然還可以談笑自若。

人體潛能無限量。

芳契嘆口氣說:“假如可以馬上退休,搬到這裡來住,就是神仙了,不過知足常樂,現在我們應當高興我們有事做,有薪水拿,走吧。”

永實笑,他也愛她這一點,永遠無限感慨,但又不影響她做人的積極性,發完牢騷,埋頭苦幹,妙不可言。

送她到門口,永實忽然說:“還有二十七天。”

芳契吃一驚,“你說什麼?”

小必答:“我指你的假期呀!”

芳契這才定下神來。

“你一定有心事,芳契,我看得出來。”

芳契沒有回答。

永實知道她還不想說,有時候小必痛恨自己懦弱,他尊重她太久了,成為習慣,不敢輕舉妄動、他太愛她,不然的話,他可以抓緊她雙肩,用力搖她,搖得她釵甩髻散,把她所有的秘密都抖出來。

他用手擦擦鼻子,無奈地嘆息一聲。

芳契說:“明天見。”

小必發牢騷:“來來去去,多麼麻煩,又接又送,浪費精力時間,把汽油錢省下來,已經可以買一枚似樣的鑽石戒子,真是結婚合算得多。”

他說的全是實話。

所以都同居了。

那一晚芳契失眠,她已經很久沒有去探望過老母親,越不見面,越沒有話說,越容易起衝突,惡性循環,更加不想去。

這種時分,光與影想必都休息了,不然倒可以用電腦談談天。

辦公廳裡,句句話要拿捏得準確無比,否則一定傳為笑話,下了班,芳契說話不再想用大腦,她願意學小孩童言無忌,想到什麼說什麼。

半夜起來,芳契不敢照鏡子。

她肯定去理髮的時候,髮型師會得在她頭皮上尋找招縫。

所以別說沒煩惱。

芳契忽然發覺,我們想要的,不見得是我們需要的。

噫,這樣下去,她會成為智者。

天亮了。

她去做茶,看到對面人家把孩子領出門去上課。

芳契那一代女性視兒童為洪水猛獸,半厭憎半冷淡,芳契卻認為他們還可以,不少人都胖胖靜靜,而且愛笑,不像是有威協感的樣子,或許她太樂觀了,據有經驗的人士稱,這些圓臉粗腿的安琪兒,回到家裡,立刻變成小魔鬼,折磨得大人慾哭無淚。

芳契對他們一無所知,她的雙手,從來未曾擁抱過幼嬰,也不大覺得有什麼損失,直到最近。

試想想,沒有承繼人!不是自大,但沒有小小的聲音驕傲地與同學說:“我媽媽是華光機構的副總經理。”多麼淒涼。

餅不多久,就會鬧孩子慌。

電話來了,芳契以為是關永實。

卻是工程部一位女同事,芳契看看鐘,才八點多,這種時刻,就來騷攏她,一定有要緊的事。

“我就是呂芳契,有什麼話說吧。”

對方遲疑:“你的聲音不像了。”

芳契笑:“沒睡好,大概有點兒沙啞。”

“不,反而尖了,不過且別說這個,有件事大家想拜託你,高敏她昨晚胃出血進了醫院,大夥都沒有空去看她——”

“我馬上去。”

“你真好。”

“少廢話,什麼醫院什麼病房?”

對方向她報告,她記下來,回睡房披上衣裳,掬著水洗一把臉就出門。

匆匆在花攤買一把百合花,早上,交通擠塞,芳契的車子停在紅綠燈前,隔壁的司機看她一眼又一眼,芳契有點兒擔心,連忙看車門有沒有關好,還有,襯衫鈕釦有無扣妥。

好笑不,少女時代,被看多數是因為外型討好,現在,只怕什麼地方出了紙漏,才會惹內注目。

車子駛抵醫院,她手持鮮花跑到病房,看護看她一眼,“你是她妹妹?”

“不,同事。”

“進去吧。”

可憐的高敏躺在床上,閉著雙眼,兩隻手臂上插著針藥。

芳契無意踢著床頭,高敏輕輕睜開雙眼。

芳契故作輕鬆,把花插好,一邊說:“我替大家來看你了,小姐,怎麼會搞成這樣,嚇壞人。”

斑敏沒有回答。

芳契轉過身子,高敏過一會兒才說:“原來是你,芳契。”

“你看你,很吃了一點兒苦吧,老眼昏花了。”

“不,我無大礙,芳契,哪裡有鏡於內外自己去照一照”

芳契一怔,抬頭來說,看到對面牆上那面鏡子裡去,她當然認得自己。

一邊高敏說:“你連聲音都不同了,三年前喉嚨發炎之後你便抱怨說這種不正經的性感沙啞不要也罷,記得嗎?”

怎麼不記得。

“芳契,到底發生什麼事,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

芳契咳嗽一聲,“你太敏感了——”

“你是誰,你到底是不是呂芳契?”

“噓,噓,高敏,別緊張。”

“沒有人會一天比一天年輕,呂芳契,你今天非把秘密說出來不可。”

沒想到已經被她看出來。

斑敏說:“你雙目中神采又恢復了,笑容充滿自信,這不是今天的呂芳契,呂芳契自從三年前著了美新機構的道之後就已經失去這樣的風采,你是我的假想敵,你的一舉一動我瞭如指掌。”

芳契在那裡。

美新機構,當然,該死的美新機構,自從受了那次打擊之後,芳契發覺自己生理與心理上都老了十年。

彼時芳契正春風得意,躊躇滿志,獵頭公司代表美新前來挖角,風頭火勢即時要芳契過去上班,願意替芳契賠償華光一切損失。

芳契覺得於江湖規矩不合,於是正式遞上辭職信,預備三個月後過美新大展鴻圖。

在這段日子內,她天天下班過美新兼職,直至午夜,誰知六十天後,如晴天霹靂一樣,美新忽然宣佈,總公司不再予支持,他們決定解散小組,結束營業。

芳契幾乎精神崩潰。

斑敏間:“對不對,我說得對不對?”

“對,”芳契心酸地點頭,“你完全說對了。”

她差些忘記,她曾為事業付出血汗淚。

芳契低下頭。

斑敏嘆口氣,“不止哩,再添上自尊與健康,才換回生計,我們付出多少,不足為外人道。”

是好老闆救了她。

一日垂頭喪氣的芳契被召入密室,老闆拉開抽屜,取出一封信,遞給她。

芳契以為是支票一張,了結恩仇,誰知看仔細了,是她自己的辭職信,芳契臉紅耳赤,只想找地洞鑽,只聽得老闆輕輕他說:“芳契,我愛才若命,只當沒有收過這封信。出去繼續好好工作。”

倔強的芳契忍不住落下淚來。

她並不在乎那份工作,而是那份關懷。

當下芳契握緊高敏的手,“你好好休息,過兩天我再來看你。”

“慢著——”

芳契沒好氣,“待你出院,我自然把秘密告訴你。”

“鉤手指。”

“好的。”芳契笑了,此際她肯定高敏會很快痊癒。

她們的鬥志頑強。

駕車回到家,看見關永實的車。

他也看到了芳契,撲過來兇霸霸他說:“小姐,幸虧司閣看見你出去,不然我真要召警破門,你怎麼一點兒交待都沒有,我以為你在屋裡出了事。”

脖子上青筋都現了,可見是動了真情。

芳契不由自主地下車,過去用雙手箍住他的腰,把臉埋在他胸前。

必永實馬上融化,怒火去到津巴布韋,“喂,喂,怎麼了,這下了倒是不怕人看見了?我的意思是,到什麼地方去,告訴我一聲。”

芳契抬起臉來,關永實看得呆住,這樣明亮的眼睛,似曾相識,但不是今日的芳契,他忽然追溯到老遠,記起數年前,一位男同事與他說的話:“呂芳契不錯長得美,但那雙眼睛太可怕,洞悉一切,男性無立足之地。”

小必以為芳契已經收斂該種鋒芒,不料今日又再重新看到。

他有一絲歡喜,近日來芳契臉上一閃而過的滄桑時常使他心痛,他情願她使男性無法立足,反正他總會找得到地方站穩。

他握緊她的手,“你好像有些地方不一樣了。”

芳契很鄭重他說:“關永實,我要你記住,我永遠是我。”

“得了得了。”

“這麼早找我何事?”

“公司要我到新加坡走一趟,七天後返來,對不起,軍令不得不受,以為放假,卻又做起跑腿來。”

“不,”芳契衝口而出,“不要去。”

“為什麼,”小必笑,“你有預感,飛機會摔下來?”他一點兒禁忌都沒有。

不,一去七天,他回來的時候,她的外型會起更嚴重的變化,她情願他留在她身邊。逐日逐日過,可能會比較容易適應,再說,她或許可以把握機會說出真相。

小必問:“你可願意與我一起去新加坡?”

“這……”芳契又猶疑不決,她得隨時與光與影聯絡。

必永實把片段連接在一起,忽然得到錯誤的結論:“芳契你有了別人。”

芳契一怔,“別人?”

別人,他是指別的男人,這小子,想象力太過豐富,呂芳契連自身都快要迷失,何來他人。

她苦笑,自覺沒有必要向任何人解釋。

天下微雨,她拉一拉衣襟,“站這裡幹什麼,上樓來喝杯咖啡。”

一上樓兩個人齊齊看到小書房內閃出特殊的綠光來,芳契有經驗,知道電腦上有光與影的留言,小必不禁納罕地問:“那是什麼光?”

“你負責做咖啡。”

芳契把他推進廚房。

她一逞走入書房,電腦螢幕上說:“進來呂芳契,進來呂芳契。”

芳契連忙坐下來,“光與影,有何貴幹?”

“你應允每日與我們聯絡。”語氣甚為關切。

小必在外邊叫她:“芳契。”

芳契匆忙“說”:“屋內有客人,欲向他透露秘密,請準。

扁與影連忙答:“請押後七天才與任何人類提及這件事。屆時我倆已經遠離地球,盡說無妨。”

這時小必已經走進房來,一手按住芳契的手,“你在做什麼?”

他一眼看到螢幕上的對白,大奇,剛想仔細讀下去,芳契一手熄掉電腦。

她說:“我在學寫小說。”她向小必擠擠眼。

“小姐,我沒有聽錯吧?”

“喂喂喂,我正統念英國文學出身。”

小必笑:“這同寫作有什麼關係?”

“寫作一直是我的興趣。”

小必凝視她,只見芳契狡黠淘氣地看著他,眼神正在挑戰他的智慧,她精神奕奕,雙目炯炯,小必只怕敵不過她,卻又樂意敗下陣來。

“芳契,我必須承認你一日比一日好看。”

芳契卻問:“七天後回來?”

他遞咖啡給她,“七天,晃眼即過,希望你等我一等。”說得算十分含蓄。

芳契舉一舉咖啡杯,“祝凡事順利。”

下午關永實走了,芳契開始覺得寂寞,窗外雨連綿,亞熱帶城市總共只得一個悶長的大暑天,然後只剩這幾天有情調,偏偏男伴又得公幹。

送罷小必,芳契把車開到山頂,用圍巾裹著頭,在頷下綁一個結,在風中站一會兒,才回家去。

見沒有什麼事情可做,便收拾一下雜物,同事打電話問及高敏病況,“我們明天下午可以抽空去看她。”

堡在人在,工亡人亡,至大的寄託是上班,搞人事,搞政治,搞事業,都悉聽尊便,升了級,手下一大幫人,一呼百諾,說廢話都不乏聽眾,打扮定當,也有人欣賞,妒忌,批評,要多熱鬧就多熱鬧,生病自然有同事聯群結隊探訪,未必是真正關懷,可能只為著日後方便相見,相信不會有人計較。

所以萬萬不能退休。

睡不著,芳契找光與影聊天。

扁:“你有沒有把事情告訴他?”

芳契大奇:“你怎麼知道是他不是她?”

扁,“小姐,地球並不是我們陌生的地方,貴土的人情世故,我們很懂得一些,哈哈哈哈哈。”

芳契見光取笑她,頓足道:“豈有此理。”

扁大概笑得打跌,不能作答,改由影說:“別去理他,他越來越愛說笑,回到家,人人都怕了他。

芳契問:“你們的世界是怎麼樣的?既然有光與影,就必有陰與陽,惡與善,是與非,生與死,成與敗,我猜得對不對?”

“對,你是一個聰明的女子。”

芳契說:“那麼,你們生活的壓力,也可以說相當大。”

“是呀,所以要出來渡假。”

芳契說:“但你倆是這麼友善。”

這時光又插嘴:“別信他,他是披著羊皮的狼,嘻嘻嘻。”

芳契忽然醒悟,“我知道,光已經醉醺醺。”

影十分尷尬,“是,他平時不是這樣的。”

“好吧,我們明天再談。”

餅了這個晚上,芳契連自己都瞞不過去了。眼袋黑眼圈細紋雙下巴全部消失,頭髮充滿彈力烏潤蓬鬆,低頭一看,小骯平垣,肌肉也較為紮實。

這不致於不是呂芳契,但也不能說是今日的呂芳契。

她感慨萬千,原來早些日子她背脊挺直一如芭蕾舞娘,是什麼時候開始佝僂?難為她還一直向自己解釋:“小時候便一直如此,發育時期怕羞,恐怕別人看到胸脯,才彎著腰走路。

才怪,全部是那膩鬥米害的。

設想到短短几年前皮囊的賣相還認真不錯。

芳契忽然想去置些新裝,配合新的身體,新的面孔。

也許是精力跟著進步,一想到,立刻做,她馬上出發,穿膩了櫃裡那幾套舊時衣,碰巧此刻流行膝上短裙,去,去買。

跑進相熟的時裝店,店員一時沒把她認出來。

芳契把三十六號貝殼粉紅。嬰兒淡藍。象牙白的套裝全部試過,一口氣買下,經理端詳半晌,不動聲色地笑咪咪打招呼:“呂小姐。”

芳契正在照鏡子:修長的腿,配平跟鞋也就很精神,她把外套領翻起來扮小阿飛,只覺味道十足。

她挽著大包小包滿意地離開店堂。

芳契沒聽到經理與售貨員的對白。

“那是華光公司的呂小姐?怎麼年輕了十年?”

“多問無益,科學昌明,有的是辦法。”

“但是以前的呂小姐好品味好氣質好風度。”

“現在也不錯呀,出手闊綽,最受歡迎顧客。”

“可是一穿那些衣服完全不像她了。”

芳契當然不覺得,成熟的思想,配年輕的身體。得天獨厚,她正為這個高興。

喝茶的時候,左邊桌子的小生,同右邊桌子的中生,都一起注視她,芳契笑吟吟,一點兒不以為杵。

那兩位仁兄幾乎沒過去請教芳名。

芳契一直顧盼自若,直到聽見背後的女聲輕輕冷笑一聲,哼日:“這種財來自有方的妙齡女子本市大概有三十萬個,天天逛公司喝下午茶。”

聲線雖低,還是如油絲般鑽進芳契的耳朵裡。

她怔住,面孔激辣辣紅起來,不,她想申辯,我的財產全部由我雙手辛苦賺得,你們誤會了。

她抬起頭,看到對面玻璃屏風中自己的反映,頓時呆住,怎怪得人家誤會,芳契只看見一個輕化的年輕女子,眉梢眼角帶著躊躇志滿的神情。剛才,還對著兩旁的男士媚笑呢。

芳契嚇壞了自己,連忙低下頭,隨即付賬離開那是非茶座。

原來男人同女人看她,都是因為她姿態輕狂。

一個人沒有充分的理由而洋洋自得,多麼幼稚,一個人即使有充分的理由而不知收斂,亦即時淪為膚淺。這是芳契的座右銘,今日她出賣了自己。

芳契有點兒內疚,但像一切人一樣,迅速原諒了自己。

往回走的路還長著呢,這麼早就歡喜若狂,到十六歲時可不就瘋了。

芳契沉一沉氣,在車子倒後鏡內打量自己,是,好多了,這才像樣:板著臉,皺些眉頭,掛下嘴角,這方是呂芳契的標準表情。

奇怪,本來她可以毫無困難,一整天都用這個表情做人,現在皺著的眉頭很快鬆開,下墮的嘴角又變成似笑非笑,乖乖不得了,怎麼連性格都變了?

車子一直向醫院駛去,她答應高敏今天去看她。

芳契實在疏忽了。

她忘記換上舊時衣裳。

她推開病房門,高敏正在看電視,芳契就這樣穿著湖水綠貼身短裙子說:“高敏,你大好了。”

斑敏霍地轉過頭來,看到芳契,忽而指著她歇斯底里地尖叫起來。

“高敏,收聲,你怎麼了,我是芳契呀。”

“妖精,你是妖精!”

護士聞聲推門進來,見到這種情形,馬上伸手按住病人,然後嚴責芳契,“你,快退出去,不要刺激病人。”

芳契有怨無路訴,只得悻悻退出。

多年同事,沒想到好心探病,落得如此下場。

罷落寞地走到長廊,迎面而來的是幾個華光同事,他們亦並無把她認出來,與她擦身而過;只有一個人,轉頭狐疑地看她一眼,然後咕噥說:“好短的裙子。”

那是會計部的張姑娘,芳契想叫她,終於頹然放棄。

芳契怕她也大叫妖怪,然後與眾同事攜手演一出三打白骨精。你別說,這年頭,自命齊天大聖的人為數實在不少。

到了大門口,芳契才大為震驚,沒有一個同事認得她。

這是否意味她會失去工作?

不不不,華光機構講的是效率,職員的外型當不應影響他的職位。

但,芳契也得替老闆著想,如果得力夥計的樣貌忽然變成十七八歲模樣,如何代表公司外出發言?

罷罷罷,索性退休吧!

芳契懷著萬分矛盾的心情回到家中。

電話一直響。

是華光的同事找:“呂小姐,剛才你有沒有到醫院探過高敏?”

東窗事發了,為著保護自己,芳契不得不說謊冤枉高敏:“我一直在家,高敏怎麼了?”

那邊鬆一口氣,“高小姐精神有點兒緊張,產生幻覺,醫生說她需要好好休養。”

“這幾天我都不會有時間去看她。”

“不要緊,有我們輪更,你好好放假吧!”

芳契放下電話,呆在那裡,她不敢再見熟人,看樣子想不開始新生活也不可以了。

呂芳契雖然只得關永實一個知己,並且認為已經足夠,但蟟交朋友也是生活上必需品,失去他們,日子枯燥無味。

芳契忽然發現返老還童需要付出的代價至巨。

她怔怔沉思,但仍然抓住這個罕有的願望不肯放棄。

可以結交新的朋友呀,像光與影。

此念一出,連她自己都苦笑,她能同他們看電影聽音樂嗎?她能同他們逛街游泳嗎?況且,他們不知隔多久才駕臨地球一次。

大渺茫了。

新的朋友?老朋友才是人的最大資產,俗稱人生地不熟,可見陌生人比陌生的城市更難適應。

叫芳契到什麼地方去找回一班十年以上的老朋友?她連聲叫苦。

解釋是極之痛苦的一件事,芳契不可能逐家逐戶敲門,然後開始說:“你有沒有聽過三個願望的故事——”只希望假以時日他們會慢慢習慣她的新外貌。

小必的電話來了。

“芳契,是你?不要為我守空韓,盡避出去玩好了。”

“關永實,你嘴巴老實點兒好不好。”

“不行,一老實反而一發不可收拾,屆時你我都下不了台,你更要怪我。”

芳契怔怔地。

“你一向是瞌睡蟲,揚言一生一世未曾睡足過,這幾天你可以盡興而睡了。”

芳契心不在焉,“永實,你回來時我照舊接你飛機,我會穿你送的凱斯咪大衣,記住了。”

“芳契,你沒有事吧?”

芳契掛上電話。

她不再瞌睡,身體年輕力壯,蠢蠢欲動,大腦昏昏欲睡,不想動彈,情況怪異之極,活像武俠小說中形容的那種練功練得走火入魔的人,身體不受思想控制。

她決定出去逛逛。

真的,何必獨守空韓,沒有名堂。

她挑了一間比較斯文的酒吧,叫一杯啤酒,不消二十分鐘,已經有人前來搭訕。

不是那人想做生意,就是誤會芳契想做生意,要不,就以為在這種地方,一男一女可以做朋友。

真尷尬。

來者是個極年輕的男孩子,最多隻有二十歲。

芳契不相信她的眼睛,穿著淺藍色牛仔褲的他扔一扔手中的皮夾克在她對面坐下。

他朝她笑,雪白的牙齒似一隻小獸,他說:“我喜歡你。”

一向活在現實生活中的芳契覺得這像是一篇老女對少男戀愛言情小說中陳腔濫調的開場白,她實在受不了,瞪著少男。

“你好嗎?”少男問。

“你幾歲?”芳契的語氣如教師質問學生。

“十九,”他笑,“你呢?你大約二十三四五歲吧,不要緊,我喜歡同年紀較大的女性做朋友,小女孩,”他做一個不屑的表情,“棒棒糖,小白襪,沒意思,把她們留給髒老頭吧。”

芳契聽得目定口呆。

“看得出你不大出來走。”少男趨近一點。

芳契總算開得了口:“對不起,我情願一個人坐。”

少男一怔,像是從來未曾被拒絕過,稚女敕的臉上露出被傷害的樣子來,芳契怕他會忽然發難,他的體積可是成年人的體積,她退後。

“什麼?”少男說,“你不喜歡我?”

芳契揚聲,“領班,領班。”

領班沒過來,鄰座彷彿有人見義勇為,過來說:“這位小姐不打算同你做朋友,滾!”

小男孩見是個大男人,只得乖乖離開,那大漢卻一坐在他坐過位置上,問芳契:“貴姓芳名?”

芳契不怒反笑。

她還天真地以為男女已經平等,可見她與世隔絕已經有一段日子。

事事還得靠自己,她嘆一口氣,打開手袋,取出鈔票壓在玻璃下,匆匆離座。

敝不得人,也許是間單身酒吧,人人只有這一個目的,出來玩,講門檻,下次要請教有關人士。

她推開玻璃門,走到馬路上,看到寒夜一天的星。

芳契發覺她至今未曾學識享受人生,過不慣夜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