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芳契用手覆額。

警察禮貌地問:“張小姐,我能進來看看嗎?”

芳契指著警察,“你進來,他不可以。”真沒想到這個看門人會得赤膽忠心。

警察出示證件,進屋,坐下,客氣他說:“張小姐,請你解釋一下。”

芳契忽然覺得,一個人要消失,還真不是容易的事情。

她又一次把所有的證件攤開放在桌子上,“這是一個誤會,我就是呂芳契本人,你不信,可以撥到西區分局去問你的同事,他們檢驗過我的指模。”

警察猛地抬起頭來,他顯然聽過這個故事,呂芳契故事早已流傳。

他曾經譏笑同事無稽,此刻被他親睹奇蹟女主角本人芳容,驚愕得他說不出話來。

餅半晌,他用無線電話與西區分局聯絡過證實無誤,只得站起來告辭。

芳契為他開門,那司閽還未走,還站在門外等消息,看見警察出來,連忙補充資料:“呂小姐年約四十,是個中年婦女——”

芳契一聽,惡向膽邊生,霍地轉過身來,喝道:“胡說八道,呂芳契才沒有四十歲,你瞎了眼了!”

那司閽退後兩步。

警察同他說:“此處並無可疑。”他準備鳴金收兵。

四十歲,氣得芳契,無故在她頭上加添五六年,女人哪裡吃得了這種虧,差太遠了,就醫學上來說,三十四五歲婦女尚能安全生育,到了四十,希望與機會都微之又微,豈有此理,焉能相提並論。

拍上門,芳契猶自氣淋淋。

她問光與影:“你倆見過我,老老實實他說,我當時的外表看上去值幾歲?”

扁躊躇一會兒,反門:“你指地球人的歲數?”

“不得混賴,請即清心直說。”

這一刻,影出來答:“現在你還問這種問題幹什麼;你看上去明明是個少女。”

“說!”芳契傷心得不得了。

“我們講聰明才智,外形又算老幾。”

“我當時看上去是否比真實年紀大?”

“你這個人也太固執了。”

芳契呆在電腦面前,原來是真的,原來她真的未老先衰,原來在別人眼中,她比實際年齡要蒼老。

“芳契,你現在總算如願以償了。”

芳契吐出一口氣,“是,你說得對。”每個人,包括警察叔叔在內,都接受她的新型,只除卻關永實。

影忽然問:“你許下這個願望,是為著自己,還是為了別人?”

芳契一時,不知如何作答。

“為別人改變自己最划不來,到頭來你會發覺委屈太大,而且,人家對你的犧牲不一定表示欣賞。”

芳契一震,抬起頭來。

熒光幕上繼而打出一行字:“一切為自己,後果盈虧統統自負,才叫獨立。”

芳契答:“我誠然是為自己,到這個歲數還未曾學會自私自利,簡直不可思議。”

“我們將於明日離開地球。”

“一見如故,依依不捨。”

“芳契,但願你能夠找到你所要的幸福。”

“謝謝你。”

扁與影離開之後,呂芳契就落單了。

她正在惆悵,公司找她,老闆要同她說話,開口便道:“芳契,你能不能回來公司一趟。”

“我的假期尚未完畢。”

“芳契,謠言滿天飛,”她笑,“我想見見你。”

“你也聽他們嚼蛆,是高敏吧?她從來不肯放過我。”

“所以我要先睹為快呀!你不肯到公司,我便親自到府上來拜訪你。”

芳契把一切都往後推,“明天下班時分我自動現身。”

她滿意了。

與眾不同是一隻苦果,人人都想擠上來一睹廬山真面目,評頭品足,希望得到一手資料,若不能滿足他們的話,一定會惹得怨聲載道。

芳契咳嗽一聲,開始寫她的讀詞:“呂芳契的特殊遺傳因子使我得到二度青春……”不對,太老套,誰會相信。這樣吧:“法蘭根斯坦博士把我改造——”,算了吧,更糟糕。

這時候,芳契那具只會批評不會創作的電腦又技癢了,它註腳:“為什麼不把真相告訴他們?”

“因為,”芳契向它但白,“人們很少願意相信真相。”

“多奇怪的人們。”

“幫幫忙,你有什麼辦法?”

“或許,你可以拒絕解釋。”

芳契說:“對陌生人可以緘默,熟人不行,親友們愛聽故事,最好連細節都不遺漏。”

“做你們也真不容易,有那多麼的奇風異俗需要應付。”電腦好像很同情芳契。

“嗯,你有沒有名字?”

“我只得一個編號。”它十分遺憾。

“告訴我,當光與影於明日離去,你會不會同往?”

“我不是生物,我只是一種功能,我與這具電腦共存亡。”

“哦,你是電腦的靈魂。”

“可以這樣說。”

芳契有意外之喜,“這麼說,你會留下陪伴我?”

它又有點兒驕矜,“可以這麼說。”

“那敢情好。”

他並不是一具最先進的電腦,但肯定最多嘴。

芳契說:“我陷入僵局,明天我還得向男友交待,”她又問:“請問你的性別是男是女。”

“沒有性別,只有功能。”

芳契笑了,“同我一樣。”

“你?”

她嘆一口氣,不再解釋,否則的話,說上三大三夜說不清。

要忙的事情多著呢!芳契出門去買鞋於,每隔數年,她的腳就大半號,從五號一直長到六號半,現在看樣子又穿得下五號半至六號的鞋子。

還有,身量彷彿也高了三兩公分,這不稀奇,現在她的背脊挺直,雙肩自然往後板,與從前大有分別。

這是她短短期間內第二次出去置衣物。

芳契的品味又與前不同,她開始為獨特的設計吸引,那種裙身邊高邊低,袖子只長只短,領子半圓半方的東洋風時裝一買一大堆。

為什麼?因為年輕的她穿上好看別緻得不得了。

從前芳契哪敢著這種拖拖拉拉形狀暖昧的衣裳,光是豔羨。

現在趁什麼都可以穿上身的時候試一試新。

芳契意外地發現幾件小得不能再小的泳衣,游泳本是她最大嗜好,她查一查泳衣號碼,統統買下來。

售貨員遇到這樣的顧客,眉開眼笑地迎合,“遊冬泳最好。”

一言提醒芳契,為什麼不,她留意到關永實現在住的平房後園便有一個泳池。

她大包小包捧回家,門房見到她,照樣瞪著她,芳契啼笑皆非,以前,這位老人家會得主動過來幫她按電梯,此刻當她仇人似。

趁著這個空檔,她想找關永實約他明天見面透露真相。

電話鈴響了很久,都沒有人來聽,芳契以為沒人在家,剛欲掛上,他卻又來接。

“你在什麼地方?”她笑問。

“游泳。”語氣很冷淡。

“我是芳契。”

“你是芳契?不,你是小阿囡。”

芳契不禁叫苦,小必恁地厲害,已經可以分出兩種聲音微妙的分別。

“小阿囡,別裝神弄鬼了,有什麼話說吧。”

“我想過來你這邊游泳。”

“池水寒澈骨,不適合你。”

芳契罵他,“我是自馬路上把你救進屋內,不然你早已害肺炎死亡,這是你對待恩人的一貫作風?”

小必覺得這女孩太難應付,瞠目結舌。

“再說,假使你不努力討好我,我才不把呂芳契的下落告訴你。”

必永實不怒反笑,“假如呂芳契的下落要由第三者轉告於我,我想我與她的關係再持續下去也沒有太大的意思,對不起,小女孩,成年人不受威逼,亦不受利誘。”呂芳契簡直不相信這就是一向對她最最溫馴的關永實。

他們好似要在電話中火拼。

“你聽我說——”

“不,”小必打斷她,“你聽我說才是。”

芳契無奈,“好,你說你說。”她不想吵架。

小必在那一頭髮呆,這究竟是誰?一時間語氣又這麼像芳契,他嘆口氣,“明天中午要是有太陽,你可以過來游泳,假如我不在,鎖匙放門氈下。”

他不願多說,掛上電話。

他並不焦急,他已同公司聯絡過,知道芳契明日會到公司一行,他最遲下午五六點鐘可以見到她。

她躲不了。

必永實已經傷了心,他打算一見面只問一句話,如果芳契搖頭,他立刻就淡出,靜待,不再主動。

已經在她身邊打轉十個年頭,一直不敢攤牌,怕只怕雙方下不了台,難以收拾殘局,現在她避而不見,莫非就是想他知難而退?

輕音樂,胡思亂想,陳年老酒,小必躺在長沙發上,浪漫地傷懷,幾乎不想再回到現實世界。

他在新加坡祖屋裡宣佈婚姻大計,家人靜默一會兒,終於他父親說:“把女朋友帶來給我們見見。”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

當然,他毋需理會家人怎麼想怎麼說,但他愛他們,他希望他們接受他愛的呂芳契。

看樣子事情不會這麼理想。

案親跟著問:“已經訂婚了嗎?”

永實據實答:“還沒有,正計劃這麼做。”

“唔。”

這唔一聲代表什麼?

永實知道他們聽說過呂小姐的年紀比較大,事業心重,本來是他的上司,大概很容易聯想到一個兇霸霸,主觀強,一把抓的鐵娘子。

他們不喜歡。

假如永實堅持,他們不能反對,但有權不悅。

永實當下說:“你們見了她,一定會喜歡她。”

“那麼,帶她來見我們。”

永實覺得非常為難,只得默默無言,決定提早回來,本以為可在芳契處得到安慰,誰知她避而不見。

這不能算打擊,但滯膩不前的感覺更不好受。

黃昏,冷雨霖鈴,小必沒有起來,他擁被獨眠,呆了很久,趁酒意,睡著了。

假期再不結束,他很快會成為酒徒。

第二天一清早,他聽到異聲,睜開眼來。

天才矇矇亮,不覺刺眼,長沙發對著落地法國窗,對外便是草坡與泳池。

他剛好看到雪白苗條的一個人影竄人池中,濺起水花。

必永實撐起身子來,瘋了,還在下雨,這樣的天氣游泳真會生肺炎,這莫非是小阿囡?

他起身拉開玻璃窗,冷空氣吹進來,他連忙抓過毛衣披上。

清冽的晨風馬上使他清醒,他走到泳池邊,一看,可不就是那個女孩子,她穿著件小小金色泳衣,正在池底泅水,手足纖長,姿勢曼妙。

雨絲下得很急,關永實不致於要人屋拿傘,卻也自動走到簷篷下,他伸手招她。

她見到他,游到池邊,“早。”她清脆他說。

兩條玉臂在扶手上,圓潤豐碩,實在好看。

小必忍不住問:“你難道不冷?”

“水裡不冷,你要不要下來一試?”

小必搖搖頭。

芳契有心取笑他,“怎麼,年紀大了?”

沒想到小必回答:“你說得不錯。”自動棄權。

芳契自泳池上岸,本來,關永實很應該伸手拉她一把,但他沒有那樣做。

他有點兒怕這個女孩子,他怕她作弄他,說不定會故意把他拉下水,偏偏她又不是他喜歡的人,搞得這樣暖昧,划不來。

芳契拎過大毛巾,裹身上,也不覺冷,撥了撥頭髮,看著關君。

他剛起來,還沒有刮鬍髭,有種憔悴美。

她走到他身邊坐下,“真想喝杯熱可可。”

“進屋裡來。”他仍怕她冷病。

這次她倒很聽話。

“很久沒有游泳,”芳契叮一口氣,“中學比賽還拿過獎牌。”

必永實聽出語病來,怎麼口氣像個老太,轉過身子看著她。

芳契用毛巾擦頭髮,穿著泳衣的青春身軀使關君再一次別轉面孔,實在可以說不敢逼視。

“永實,”她蹲到他面前,“你還不知道我是誰?”

必君忍不住問:“你是誰?”

“我是呂芳契。”

這女孩子可能心理有毛病,也許是崇拜阿姨,有意無意,老在扮演呂芳契。

必永實嘆口氣,“看,我不管你玩什麼把戲,我認識呂芳契已有十年,如果你是呂芳契,我會知道。”

芳契舉起手,“我知道這次得費一番唇舌,永實,你的胸襟一向相當廣闊,你一定要接受,我的確就是呂芳契。”

永實站起來,“你是呂芳契?”

“一點兒都不錯,我變得年輕了,永實,這裡邊有個故事,我慢慢說給你聽。”

必君打量她半晌,忽然笑出來,“你變得年輕了,就是這樣?”

芳契以為他願意進一步聽她解釋,鬆下一口氣。

誰知關永實說:“好,我明天下午就變小飛俠,你知道彼得潘吧,你會喜歡他。”

“永實,”芳契氣餒,“別這樣好不好,你聽我說。”

永實卻對她講,“你永遠不會成為呂芳契,正如我不會變成小飛俠,來,小女孩,去穿好衣服,我不想鄰居誤會。”

他完全不相信。

“關永實,你會後悔——”

“才怪呢,”小必笑,“我沒有空為那麼多閒事擔憂。”

“永實,我真的變了那麼多,你統共看不出來,我不過是呂芳契年輕了十年?”

永實無奈,“你的確同阿姨長得很像,但是我肯定你不是她,你沒有她的氣質。”

芳契頹然坐下,“永實,我與你之間有許多小秘密沒有旁人知道,我可以一一舉例向你證實我是呂芳契。”

“你錯了,芳契與我之間,光明磊落,沒有你說的秘密。”

芳契看著關君,“現在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麼?”

“我知道為什麼一直以來,我都不敢接受你的感情,永實,呂芳契是個很普通的女子,你卻長期把她奉作神明,試問她如何消受,她怕令你失望,只得永遠若即若離如霧如花他維持一個距離,你完全做錯了。”

必君靜默,過一會兒問:“你仍然堅持你是呂芳契?”

“我的確是。”

“假如在飛機場第一次見面你就承認你是芳契,我還會加以考慮,來,小阿囡,我送你走,我希望你自什麼地方來,便自什麼地方去,不要再來騷擾我,我自己的煩惱也已經夠多。”

“喂,喂。”

必君把她的衣服交還給她,堆在她手臂上。

看樣子他永遠不能接受呂芳契會比他小這個主意。

芳契無奈,只得淋浴包衣。

永實替她拾起大衣,聞到一股熟悉的香水味,這是著名的午夜飛行,這小傢伙,連阿姨的香水都偷來用,可惜扮得還不夠神似,她阿姨從來不穿女裝外套,她嫌它們設計嚕嗦。

永實不禁納罕起來,她扮阿姨,究竟有什麼企圖?

也許,在她們這個年紀,淘氣就是目的。

他把她外套搭好,大衣口袋中,落出一隻皮夾子。

慢著,永實認得它。

這是他買給她的,年前他們齊往多倫多開會,經過容街,她貪看賣藝人奏爵士樂,才停留五分鐘,荷包已經不翼而飛,幸虧信用卡身份證全部鎖在酒店保險箱裡,損失不大。

永實趕忙買一隻新的送她,才平了她的氣忿。

芳契珍愛這隻皮夾子,再喜歡外甥,也不會給她用。

永實呆住。

他已經有好幾天沒見到芳契,一直以為她避而不見,莫非,有什麼意外發生了?

他猛地站起來,膝蓋碰到茶几,發出巨響。

罷巧芳契走出來,說道:“別緊張,我慢慢告訴你。”

他厲聲問:“這件東西你自何處得來?”

芳契沒好氣,“這是一隻古姿皮夾子,意大利製造,連稅售價兩百八十加元,五年前你在多倫多伊頓公司購買送我,因為原來那隻被扒手在容街偷去,永實,我的確是呂芳契,你為什麼不相信我?”

永實忍不住把皮夾子內容抖出來,他數了數,沒有一件不是呂芳契的東西,包括芳契與他合攝的一張小照片。

“你把她怎麼了?”永實震驚地問,“你用她的身份證,住在她屋子裡,勾搭她男朋友,她到底在哪裡?”

“天下沒有人比你更笨,關永實,”芳契忍不住罵他,“你不用腦,不懂思索。”

永實靜下來。

一點兒都不錯,這是芳契罵人的姿勢與語氣,她學得有七成似,譏笑他人的缺點太容易了,漠視他人的優點也太便當了。

必永實皺起眉頭看著她,“對不起,我不能送你,我有正經事要辦。”他去打開大門。

芳契不想再說,讓他靜一靜也好,事情來得太突然,他需要時間。

芳契駕車離去。

她忘記取大衣,午夜飛行的香氣越來越濃,關永實坐立不安。

皮夾子被她取走,那幀小照卻留了下來。那是在地鐵站即影即有攝影亭內拍攝的,顏色已褪掉一半,紙質粗糙,兩人卻笑得十分歡暢,他趁機器拍到第三張的時候擠進亭子內與芳契合攝,沒想到她把它保存在皮夾於內。

永實掏出自己的錢包,把照片小心翼翼地放進去。

芳契的車子在公路上飛馳。

混身的精力像是無法發洩,她暗暗吃驚,真怕身不由主,會做出什麼不受控制的事來,試想,把這股蠻力納人正軌,豈非萬夫莫敵。

回到公寓,推門進去,猛一抬頭,看見鏡內一個人影,剎時間還以為哪裡來一個陌生的少女,看仔細了,才知道是自己,不要說別人,連呂芳契都不認得呂芳契。

看著簇新的身體,芳契感慨萬千,當時不知道珍惜,暴吃暴喝,捱更抵夜,陷自身子不義,現在有第二次機會,她輕輕撫模雙臂,非要好好當心不可。

她輕輕坐下來,月兌去鞋子,看到小小足趾,不穿襪子都不會覺得難為情,奇是奇在小時候認為這一切都是必然的,不覺稀奇。

芳契籲出一口氣。

走到書房,按著電腦,那股特別強烈的綠光已經消失,光與影大概已在度過愉快的假期後離去。

芳契好不想念他倆,相識不過短短一段日子,他們對她的瞭解卻比地球上任何朋友深切,他們有恩於她,卻不思報酬,因無利害衝突,故可坦誠相見。

芳契唏噓。

這時候老闆秘書的電話追上來,“呂小姐,提醒你,下午四點鐘你要到公司來。”

“知道了,我記得。”

“呂小姐辦事我們最最放心。”

芳契換上一件小小皮夾克,輕鬆地回辦公室去,打算嚇全人類一跳。

沒有什麼芳契不滿意,除了關君不接受她的追求,關君甚至不接受她是她。

接待員請她到會客室等。

她說:“馬利,我是呂芳契。”

馬利看了看她,會錯了意,“我們已經截止招考練習生。”

芳契只得取起電話,撥進去,同她老闆說:“我在會客室。”

“鬧什麼玄虛?”

“見面才講。”

她坐在沙發上看雜誌,只見大班過來扶著門框,對她視而不見,轉頭問馬利:“呂小姐在哪裡?”

芳契過去輕輕搭住她肩膀,悄悄說:“我在這裡。”

她一轉過來,看到芳契,張大嘴巴,硬是合不攏來,下巴的韌帶像是壞掉了。

芳契離她很近很近,她噓了一口氣,順手關上會客室門。

“我是芳契,你記得嗎?頭一次來見工的芳契。”

她漸漸想起來,許久許久之前,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始自大學出來,冒昧到華光毛遂自薦……

是,這是芳契,錯不了,她記得,她問:“但時間已經過去,當中發生許多事,你不知道嗎?”

“我當然知道,我也在場。”

“但是你好像往回走了十年。”

“沒有,我沒有往回走,我知道相信這個故事會有點兒困難,但我說的都是真話,我身體的年齡往回走,我的思想沒有。”

她老闆倒是個聰明人,“你的意思,我倆沒有代溝,交流毫無問題。”

看!芳契慨嘆,她統統明白,關永實還不如她。

只見她坐下來,“我不管你外型老女敕,可是,這是如何發生的,你碰上了外星人還是怎麼樣?”

聽,聽,明白人就是明白人,不用解釋也明白,不明白的人就是不願意明白,說破嘴皮也不管用。

“你肯定你喜歡這個樣子?青春不是一切,你可以相信我,芳契,你可有想過這也許是自尋煩惱?”

芳契答:“已經來不及了,幫我的人不知道猶疑是地球人性格最大的特色,他們沒有讓我詳加考慮。”

“但是,”對方靜下來,“即使想清楚,你還是情願要這個新的身軀吧?”

芳契不知道,她神色凝重地抬起頭,剛想把事情經過向這位亦師亦友的老闆說清楚,會客室的兩扇門被驀然推開,來人是關永實。

他一看到呂芳契便低聲嚷:“又是你。”

芳契忍不住苦笑同第三者說:“他終於看膩了我,希望我天天換一個樣子。”

必永實指著她說:“你說你是呂芳契,那麼,以前那個呂芳契在哪裡?”

芳契指一指小必的胸膛,“做論文用這種楔而不捨的態度還差不多,永實,我還以為我倆的感情已超月兌查根問底。”

“不,我同芳契感情基礎建於瞭解,我現在不認識你,你是一個陌生人。”

芳契的老闆嘆一口氣,“你們需要獨處。”她要退出。

“不用,”小必說,“我要徹查這件事。”

芳契喚住他,“慢著,這是我家門匙,在聘用私家神探之前,你先去書房閱讀電腦紀錄,自然明白。”

必永實猶疑片刻,才接過鎖匙,拂袖而去。

芳契坐下,用手搗著臉。

老闆同她開玩笑,“漂亮的少女,你緣何悲傷?”

“去你的!”

“看情形,關永實所喜歡的,實在是舊日的你。”

芳契深深吸進一口氣,“我在華光的職位沒有問題吧?”

她老闆為難地看住她。

芳契大吃一驚,“你說過只講能力,不講外形。”

“小姐,即使同事們接受事實,外頭的客戶會怎麼想?有許多技術性的問題有待克服。”

嘿,時窮節乃現,“你妒忌我,所以留難我。”

只聽得老闆慢吞吞笑道:“誰說不是,非要付出適當的代價不可。”

芳契一時不知是真是假,臉色大變。

“你讓我把細節打通,便知會你復工,對了,那電腦紀錄,最好也給我看一遍,好奇心誰人沒有?”

芳契哭笑不得。

“你打後門溜吧!別騷擾我員工的情緒,”她拍拍芳契的背脊,安撫她,“我會作出適當安排。”

芳契走到街上,才發覺她失去的也不少。

她的事業,她的感情,都起了變化。

彼時雖然抱怨生活平淡沉悶,一切按部就班,什麼都在意料之中,但勝券在握,信心十足。

現在她仿惶。矛盾。躊躇,一如少年時,原來心靈與不可能完全分家。

芳契疲倦了。

回到家中,她用力按門鈴,小必來開門給她,一見芳契,他神情困惑,疑幻疑真:“他們把你怎麼了?”

芳契嘆一口氣,“別誤會,他們是好人。”

“分明把你當作實驗品,太不負責任。”

“這是我的夢想,他們實踐了我的願望。”

“芳契,你不過是說說而已,每個人在極端勞累的時候都會突發牢騷,你並非真的想回復青春。”

芳契說:“我害怕身體一日比一日老醜,我怕它衰竭,我怕它不中用,我怕它有一日崩潰,而我活潑的靈魂卻要與它陪葬。”

“芳契,這是生命的自然現象,無可抗拒。”

“芳契你叫我芳契,永實,你終於承認我是芳契。”

永實說下去,“照光與影的說法,你將重複十七至三十四歲這一個環節,之後,還不是照樣衰老死亡,你並沒有賺得什麼。”

“我賺得另外一個十七歲。”

“你又不是女明星,靠年輕平滑的面孔吃飯。”

“我全身充滿活生生的力氣。”

“恭喜你,明日可到碼頭與苦力爭一朝夕。”

“永實,你對我請尊重些。”

永實把她拉到鏡子面前,“看,看清楚你自己,多麼可笑,三十多歲的人,穿著十多歲的衣服。”

芳契氣鼓鼓他說:“你是我所知道唯一不崇拜青春的人。”

“不見得,只有少許毫無自信浪擲生命的人才怕年華逝去,芳契,你不應該是那樣的人。”

芳契生氣,“我以為你一旦瞭解真相便會對我冰釋誤會。”

“剛相反,我對你非常失望,我簡直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永實語氣有點兒無措。

“你可以擁抱我跟安慰我。”

永實到這個時候,才勉強笑起來,把芳契擁在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