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伊莎貝拉,一個純潔無瑕的小可人兒,她是他的愛、他的女神,他甘心付出一切只願換回她一個笑容。

“喬隱,你會贏的。”伊莎貝拉柔柔的笑著。

“對我這麼有信心,你別忘了我的對手是你的父親——羅亞瑪素,當今世界上最偉大的廚師,法羅料理學院的創辦人。”喬隱捏捏她顯得太尖了的下巴,以中國人的說法,這樣的下巴太福薄了,他得把她養胖一點。

“你們都很厲害,爹地是當今最偉大的廚師,你是中西並用把中國菜跟法國菜融合成一派的創新新秀,偷偷告訴你啊,爹地私底下很稱讚你喲!”伊莎貝拉倚在

他懷裡,“我最笨了,有一個世界級的廚師爹地跟這麼厲害的男朋友,我竟然連一道菜也不會煮,”

“沒關係,你會吃就好,有我跟你爹地在,你還擔心沒飯吃嗎引一

“討厭!當我是小豬。”她咬了他手臂一口。

“小豬就小豬嘍!有人要就好了。”喬隱偷偷在她粉女敕唇上親了一口。

“大豬公。”伊莎貝拉紅著臉跑走,過了一會兒又轉過頭來,“加油哦,待會比賽別緊張。”說完她便跑向對面羅亞瑪索的加油團。

喬隱笑了,伸手抹抹還沾著她芳唇清香的嘴,“我會贏的,我要把這份榮耀獻給你,然後跟你求婚要你當我的小母豬。”

來到法國學習廚藝已經六年了,他從小書就讀下好,但是對切切煮煮的卻很有興趣,服完兵役後,他單槍匹馬來到在當今料理界享有盛名的法羅料理學院學習,當初學院並不接受他的入學申請,因為他並沒有任何實際的掌廚經驗,也沒有知名餐廳主廚的推薦,是羅亞瑪索慧眼識英雄,獨排眾議為他進行特別考試;

當時羅亞瑪索給了他十二樣食材,要他在三個小時內做出十二道菜,結果他在兩個小時內就做出來了,還附贈一道甜點和一杯果汁。

菜是做出來了,那味道呢?

在羅亞瑪索跟其他美食專家的審核下,新奇、獨一無二及美味是他得到的評語,當然他也獲得入學資格。

進到法羅料理學院後,他還是下改喜歡創新的作風,從來下按照規炬做菜,反而是東西並用,把法式料理加入東方風的神秘口感,把中國菜添些法式的優雅柔和,他在學校裡的表現令每個教授又愛又恨,當然也包括了羅亞瑪索。

他幾番想把他導回正途,但是最後都宣告失敗,這對師徒常常為了各持己見在課堂上爭得面紅耳赤,更令羅亞瑪索傷腦筋的是,連他的寶貝獨生女伊莎貝拉都被他那種不可一世痞痞的性子拐瘧,怎麼下叫他怨嘆女大不中留。

也就是這樣的師徒關係加上羅亞瑪索即將退休,法羅料理學院下任繼承者人選開始浮出枱面,身為人選之一的喬隱跟羅亞瑪索這次的廚藝對決便增加了更多可看性。

所謂廚藝對決,就是每年年底法羅料理學院的任何一個學生,都有資格向羅亞

知道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明明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不是嘛?

他心慌意亂的看向四周,那些人躺在地上口吐白沫痛苦哀號著,他們都是因為吃了他的菜的緣故才會如此痛苦,是他害了他們。

“喬隱……”伊莎貝拉虛弱的說。

“什麼,你要說什麼?”他連忙抱緊她,把耳朵湊到她嘴邊,

“我想……再告訴你……一次,我真的好愛……你……”

“寶貝,我也是,我也是……”喬隱不停的在她耳邊輕聲說著,他一直等著它再跟他說句話,可卻始終等下到,因為他低頭看向伊莎貝拉時,她已經沒知覺了。

“求你跟我說說話,醒來,伊莎貝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