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他們說得對,氣氛極佳,客路也斯文,叫光與影一點兒沒錯,燈光控制得柔和舒適,的確是個小想談天的好地方,下次要與永實一起來。

想到永實,芳契連忙掏出群芳樓送的火柴盒子,照著上面的號碼撥到貴賓廳。

“永實,”她說,“原諒我開小差。”

“你在哪裡?”

“我在喝咖啡,你不生氣吧?”

“我很佩服你,芳契,年輕真的不一樣,希望我也有勇氣月兌離這等無聊的晚宴。”

芳契心花怒放,到底只有永實最瞭解她。“永實,我們稍後見。”

她回到座位,四周打量一下。

她走到酒保面前,試探地問:“你有沒有聽說過紫蔽垣斗宿這個地方?”

酒保一怔,抬起頭來,看著芳契,雙目閃著深湛的晶光。

芳契已經知道她找對了地方。

“光與影好嗎?”

酒保不答,只是笑笑。

芳契又輕輕說:“若想設觀察站而又不引人注目,最好莫如設間會所做酒保。”

酒保微笑,“呂小姐,喝什麼?”

那一邊一雙小兄弟被冷落了,大表不滿:“你看她與那酒保多熟絡。”

“真替永實哥擔心,她不是一個忠貞的女孩子。”

“可不是。”

芳契如果聽見,一定笑得打跌。

酒保遞一杯淡紫色的混合酒給芳契。

“叫什麼?”芳契問。

酒保答:“我的願望。”

芳契有點兒窘,紫蔽垣斗宿居民的特性是幽默,但是芳契知道他們沒有惡意。

“如果方便的話,請告訴光與影,我想與他們聯絡。”

酒保點點頭,“明天傍晚請你再來試我們另一款新酒。”

他轉過身去招呼其他客人,身型與一普通人無異,芳契不想追究他用什麼辦法遮掩真面目,太不禮貌了,她身受其苦,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芳契同小三小四說:“謝謝你們帶我來這個地方,我很喜歡,我有別的事要做,你們多玩一會兒。”

她取餅外套,獨自離去。

小三與小四呆在那裡,好一個滑不留手的女孩子,害他們一會兒不知如何向大人解釋。

芳契像一切紅顏禍水,才不管那麼多,她舒出一口氣,拂袖而去。

街上夜間空氣冰冷清新,抬頭一看,滿天星斗。

芳契開始懷念她的舊軀殼。

那似一具跟隨主人四出征戰的盔甲,用了多年,這裡那裡,舊了凹了破了鏽了,主人嫌它,把它換掉。

喜新嫌舊本是人類天性,無可厚非,恨是恨在佩上新甲之後,混身不舒服,恐怕又要待十七年後才能適應,現在連一舉手一投足都受到限制。

當然,那簇新錚亮的外表引來不少豔羨的目光,可惜人大部份時間要面對的,是他自己,不是旁人。

生活是天長地久的一回事,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外表風光固然重要,為了那一點點鋒頭而令日常生活失去平衡,卻太不值得。

在街上躑躅,她忽然想起舊瓶新酒這四個字來,不由得仰起頭哈哈大笑。

途人為之側目。

她識相地叫部車子口家,停止遊蕩。

棒不多久關永實就上門來。

芳契笑問:“怎麼樣,派對進行得可理想?”

永實拉一拉耳朵,“那麻將聲真正令人吃不消。”

芳契笑,“你還年輕,現在我深深覺得霹靂啪喇的牌聲代表國泰民安,福壽康寧。”

“恭喜你,這確是難得的新發現。”

“長輩們對小呂小姐的印象很普通吧?”

永實說:“一致通過,不能接受,年輕不一定好,他們終於受到教訓。”

芳契眨眨眼睛,“他們寧願選大呂小姐?”

永實攤攤手無奈地答:“我告訴他們,她早已經離開我。”

芳契微笑。

雖然說這一代再也不需要家人對他們伴侶認同,但總希望長輩接受他們的選擇。

芳契愉快他說:“看,關家不再嫌我。”

“錯,他們現在才真正開始嫌你。”

芳契蜷縮在地毯一角,她的面孔,她的身型,都一日比一日年輕,下午又比上午更加稚女敕。

與她獨處一室,永實簡直有點兒害怕,奇怪,什麼樣的人會欺騙少女?他可不敢動彈。

年輕人往往缺乏傳統價值觀念,衝動、熱情,太容易被利用,他情願做一個理智成熟的新中年。

“我要走了。”

以前趕他不走,此刻未必留得他住,芳契苦笑。

“這個假期的節目太出乎人意料之外,”永實說,“我疑幻疑真,如果是夏季,還可以說是仲夏夜之夢,芳契,但現在明明是冬天。”他的迷茫完全是真的。

芳契無言以對。

永實間:“這究竟是開始,還是結束?”

芳契打開門,把他推出去,“討厭討厭討厭,走走走!”為什麼關永實不可以像其他人那樣喜新嫌舊?

第二天黃昏,芳契穿著便服到光與影會所。

酒保換了人,他們都是一式的英俊年輕人,斯文有禮,適齡女性若不知他們底細,實在不會介意與他們約會。

她同酒保打招呼,“我找昨天的三十四號。”今天這位夥記胸前彆著一枚二十八號的襟針。

二十八號轉過頭來,看著芳契,笑一笑,“呂小姐。”

芳契大奇。

二十八號輕輕解釋,“三十四號已經把你的事情告訴我。”

芳契怔住,“你們之間沒有秘密?”

二十八號笑,“我們互相信任。”

“這間咖啡廳裡每個人都知道我的事?”

“他們只是知道你是我們的朋友。”

芳契這才放下心來。

她用手撫模發燒的面孔。

二十八號又笑了,態度可親。

芳契忍不住問:“你駐守地球有多久?”

“調到本市恰恰五個月。”他並不隱瞞。

“習慣嗎?”

“有時也覺得寂寞。”

芳契心念一動,“有沒有結識我們這裡的女孩子?”

二十八號本來心平氣和地在拭抹玻璃杯,一聽芳契此言,即時變色,低頭不語。

芳契不由得輕輕說:“對不起。”

餅一會兒二十八號對芳契說:“她們還不知道我本來面目。”

可憐的二十八號,真值得同情。

芳契約莫知道他們真面目,的確不是每個人可以接受。

“你們相愛嗎?”

二十八號點點頭。

“呵,只要愛得夠就可以克服一切難題。”

二十八號雙眼閃出感激的神采來,“謝謝你的鼓勵。”

芳契苦笑,但是她自己呢?

“對了,光與影說:他們已經離開地球,這裡一切事宜,都要暫時告一段落。”

“不,我知道他們沒有走,他們在南美洲忙正經事,請你幫個忙,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有要緊話同他們說。”

二十八號有點為難。

芳契連忙攻心,“也許有一天,我也可以幫你忙。”

這時,一個衣著樸素,臉容清秀的女孩子走過來,與二十八號打招呼。

聰明的芳契立刻知道她的身分,即時把握機會對二十八號說:“可能你也會需要一箇中間人。”

二十八號明白了,輕輕點頭。

“我明天再來。”

比起他們,人類無異狡獪一點兒,可惜人家有真智慧。

芳契走到門口,迎面碰見一個人,她認得他,他是路國華。

路氏看上去又倦又渴,找到空台子坐下,叫杯冰凍啤酒,牛飲灌下,剛籲一口氣,抬起頭,看到一名妙齡女子正向他微笑。

他怕是會錯意,連忙看一看身後,台子都空著,只餘他一個人,於是他指指鼻子,意思是“我?”

芳契已經走過去問:“好嗎?”

要到這個時候,才驀然想起,路國華可能不認識她。

芳契暗叫一聲糟糕,搭訕他說:“我認錯人,對不起。”

路國華看著她一會兒,才答:“我也險些把你當作另外一個人。”

芳契知道他指的是誰。

她微笑道:“那個人,你不後悔認識過她吧?”

“怎麼會,與有榮焉,她年紀比你大一截,現在是某機構獨當一面的人才。”

“你們為何分開?”

路氏欲語還休,笑道:“大人的事,你也不懂,我請你喝杯橘子汁吧!”

分手以來,芳契還是第一次與他談話。

路君凝視她年輕的面孔,越看越像,終於嘆口氣答:“她愛上別人,我只得黯然退出。”

芳契一呆,誰?這路國華胡謅些什麼。

只聽得他說下去:“那個第三者,比我年輕漂亮得多了。”

“你指誰?”芳契問。

路君說:“告訴你也不會曉得,”他打開夾子掏出鈔票放桌子上,“她不承認,我是一直知道的,她本想拿我作擋箭牌,但是仍然無法抵抗他的魅力

沒想到故事到了他嘴裡會有這樣一個版本。

路國華苦笑,“你不會怪我嘮叨吧?我們這些庸俗的成年人又要去為下頓飯奔波。”

他說聲失陪,便離開了現場。

留下芳契一個人發呆,她沒想到路國華會這樣看這件事。

“喂,喂!”她追上去,想同他解釋,她沒有利用過他,他倆分手,主要是因為價值觀念有太大的差異。

誰知略國華也是個正人君子,看見這個美貌少女在咖啡座主動同他打招呼,已覺不妥,說了兩句,還要追上來,更無一點兒矜持,他大驚,加快腳步,假裝沒聽見她叫他,匆匆逃走。

芳契撐著腰站在路邊為之氣結。

明明比從前年輕漂亮,反而不受異性歡迎,何解。

芳契悻悻然返家。

她母親在錄音機上留言:“芳契,你姐姐今天傍晚即抵達本市,有一件事我不明白,她不肯承認小阿囡見過我,反而怪我糊塗,芳契,這件事你一定要幫我。”

芳契有點兒溫馨的感覺,老太太極少把她看作投訴的對象,往往只把她當投訴的題材。

“還有,芳契,我已有許久未曾見你了。”

芳契忍不住撥電話回家,來接聽的是一個年輕的聲音。芳契問:“你是誰?”

那邊不甘服雌,“你找誰?”

芳契認出來,“小阿回,可是你?”

那邊也猜到了,“阿姨,終於與你聯絡上了。”

她們一家已經抵達,真要命,芳契呆在那裡。

她大姐接上來說:“芳契你在哪裡?母親說你神出鬼沒,有時三個月也不出現一次。”

“你們好嗎?姐夫有沒有來?”

“誰要他來。”

芳契莞爾,二十多年了,姐姐說起姐夫,仍然用這種故意愛理不理的語氣,真是難得,姐夫偉大,給妻子一個溫暖的家,好讓她在理想的環境裡繼續練習這門嬌嗲工夫。

大姐低聲說:“母親老多了。”非常感喟。

“你還說我,你一年也不來一次。”

大姐嘆口氣,“出來吧,大家吃頓飯。”

“今天我不行。”

“公司有應酬?”

“可不是,要不連飯碗一起推掉,不然的話,人人到齊,獨欠我一個,不知多麼吃虧。”

“母親說這些年來不曉得你怎麼撐的?”

她真的這麼說,她諒解嗎?

“還沒有對象?”

一時間芳契不知如何回答。

“那位關先生呢!十年前蟟會計較的事情,十年後想法又不一樣,到了小阿囡那一輩,簡直微不足道。”

芳契一味乾笑。

“小阿囡想見你,她問你幾點鐘睡,她要來看你。”

“不不不,一過十點半我就累得眼睛睜不開,明天吧,明天再說。”

“芳契,你沒有什麼事吧,我有種感覺,你好像躲著我們。”大姐不悅。

“噯,嗯,呃……”

“芳契,”輪到她母親來說,聲音壓得低低,“芳契,事情怪得不得了,你最好來一趟,小阿囡的樣子完全變了。”

芳契十分內疚,“也許換了個髮型,也許她減了體重——”

“不,芳契,我還不致於那麼糊塗。”

原來老母親還信任她,芳契覺得安慰。

“你的眼鏡度數又不對了。”她故意抱怨。

“你明晚一定要來。”

“公司沒有事我才走得開。”

“你們兩姐妹都越來越奇怪。”

談話在此結束,芳契一頭一腦都是汗。

她想到親戚間的傳說:雯表姐生癌故世已有五年,表姑媽仍然以為她在外國唸書未返……

芳契也可以一走了之,去開始她的新生,聽說他們也找人冒充雯表姐的聲音,每隔一段時間向表姑問好。

終於在一個農曆年,表姑媽忽然很平靜地問:“阿雯可是已經不在人世間了?”大家震驚得說不出話來,跟著都哭了,但是仍然不肯對她說出真相。

芳契不願意變成第二個阿雯。

假死恐怕要比真死難受。

這一步行不通,芳契非跟老母但白不可。

可憐的老太太,這種怪事對她來講,一定是個打擊。

門鈴驟然響起,芳契整個人跳起來。

她跑去張望,門外站著兩個陌生男人,她完全不想開門,“主人不在家,”她揚聲道,“有什麼事明天再來吧!”

那兩個人笑了,“呂芳契,快開門。”

“你們是誰?”芳契大驚。

“光與影。”

她如聞救星下凡,趕快打開了門,鬆了一口氣,拍著胸口,“幸虧你們還沒有走。”

“二十八號說你有急事。”

芳契慚愧,她的急事可能只是小事。

他們其中一個笑道:“你看去很年輕很好呀。”

芳契馬上知道他是較活潑的光。

影說:“最近人類比較接受特殊現象,沒有人把你當作怪物女巫妖精吧?”

“怎麼沒有,是我應付得宜,否則險象環生。”

他們三人坐下。

芳契斟出春茗,“首先要多謝你們自南美洲回到本市來。”

扁說:“那是小事,我們旅行的方法與你不同,速度快許多。”

“可惜那件工程非常棘手,”影帶著責備的口吻說,“住在地球而膽敢糟蹋地球的,也只有你們地球人。”

芳契不敢出聲。

“你們把地球躁蹭摧殘到不堪的地步,一觸即發,整個地球逃得過連鎖溫室反應,也會因錯誤運用核武器而毀滅。”

扁勸止影,“那與她無關。”

“地球居民人人都有責任,汙染海灘,濫用塑料,誰都有份。”

芳契想一想,“這與紫微垣斗宿的居民有什麼關係?”

影冷笑一聲,“宇宙由一個個環節扣住,地球有什麼不妥,肯定影響太陽系的平衡,繼而使銀河失控,小姐,紫微垣斗宿並沒有你想像中遙遠,骨牌似倒下,一定牽連到我們,你們不怕,我們都怕。”

三個人都沉默下來。

扁打圓場,“他們也怕,不然太空署也不會邀請我們前來幫忙。”

餅一會兒芳契嚅嚅地問:“你們有沒有去看過南極上空大氣中臭氣層那個洞?”

扁說:“那個洞肯定需要修補。”

芳契躊躇,“修補天空?我好像聽過有這麼一回事,印象深刻,是誰呢?誰比你們更早補過天空?”

影與光交換一個眼色,搖搖頭,影說:“他們這一代,普遍太在乎名成利就,榮華富貴,其它的什麼都不管。”

芳契懊惱他說:“你們怎麼了,不住教訓,有沒有完嘛?”

三人又恢復沉默。

芳契覺得他們之間已有隔膜。

芳契忽然想起來,“有了,女蝸煉石補青天,可見地球上空早已出過紕漏,女蝸氏是不是你們的同伴?”

扁與影笑了。

“上一次補得好,今次也沒有問題,對不對?”

扁長長嘆息,“老遠叫我們來,到底有什麼事?”

“我的身體。”

“這十足十是你要的玉女金身。”

“我知道,它美極了,這樣貪婪的願望你們都允許我,我十分感激。”

“但是你看上去卻不大開心。”

“什麼都瞞不過你們老人家的法眼。”

“呂芳契,別兜圈子了,有話老老實實他說吧。”

“在這個月裡,我發覺世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事,也許在你們那邊一切都是完美的,但地球上不可能這樣。”

“你說的我沒有一個字聽得懂。”

芳契怯生生問:“我能不能換回我的舊身軀?”

扁與影大大意外:“什麼?”

“我知道你們對軀體沒有太大的留意,隨時更換,視需要而定,像我們的衣服一樣,穿上月兌下丟棄,都不算一回事,但是我的舊軀殼,對我來說,有紀念價值,我不知道我有多麼愛它直至失去它。”

“你懷念舊身軀?”影不置信。

芳契點點頭。

“它已經相當破舊,表面有疤痕,質地松馳,內部許多器官經過修理,有些在未來的十年間肯定會陸續出毛病,換一具新軀殼是明智之舉。”

芳契低下頭笑,“照分析你說得再正確沒有,但是感情上我放不下。”

“我明白了,他不喜歡。”

“他恨它。”

“那你應該把他換掉。”光老實不客氣他說,“這正符合你們新一代的作風,誰擋住你們前進之路,即時剷除,格殺勿論。”

芳契知道光在諷刺他們。

“我做不到。”

“那你還不算英才,你跟他們混,會痛苦。”

芳契說:“他比我更糟:念舊、溫情、執著,我倆不會有好結果。”

扁問:“你現在打算怎麼樣?”

芳契吞一口涎沫,“我想恢復舊觀。”

“你只是說說而已。”影不相信。

扁說:“帶著這具新身,你可以去到更高更遠的地方,認識更強更美的人,忘記過去,努力將來。”

他倆把她帶到鏡前,“看,看你自己。”

芳契看到鏡子裡去。

“多奇妙,”光讚歎,“我們沒有加多,也沒有減少,你在十七歲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

他握住芳契的手,“看指節多麼柔軟,皮膚多麼潤滑,”又說,“你的眉毛多麼濃密神氣,還有,頭髮多麼柔順聽話,你真的肯放棄這一切?”

芳契很感動,“看樣子真要與母親重修舊好,沒想到她在我身上落足工本。”

“你是個漂亮的少女。”

“是,我曾經是。”

扁說:“你現在何嘗不是?”

影說:“你或許需要時間去考慮清楚。”

“談得來的,同甘共苦的朋友都老了,剩我一個人妖精似青春長駐,是幸福嗎?”

扁與影笑,“說到底,她不捨得他。”

“地球人的品格絕對不能列為上等,卻有一個特色,是我們遠遠不及。”

影跟著說:“地球人十分看重愛情,很多時候令我們感動。”

“是,”芳契笑,“再精明能幹的人,到頭來過不了這一關,結果什麼都犧牲掉,多年修為毀在一

“且影響到不幸與他們太過接近的陌生人。”

芳契想到二十八號,不提,只是說:“是呀,我一直懷疑鯉魚精與白蛇精統共是天外來客。”

“芳契,你真的決定了?”

“不是為了他,是為自己,再來一次實在不勝負荷。”

扁兌:“技術上我們沒有辦法可以立刻做得到。”

影說:“讓我們把儀器帶來再說。”

芳契渴望過回正常的生活,“那麼,再讓我奢侈地多享受一會兒青春。”

芳契站起來送客。

芳契鬆了一口氣。

她站在大門口,一時並沒有離去,忽然之間,有人叫她:“是呂芳契小姐嗎?”

芳契抬起頭來,一個陌生少女站在門口。

“呂小姐,你或許可以幫我忙。”

“你是哪一位?”芳契覺得她臉熟。

少女答:“我們見過一面,我是二十八號的朋友。”

呵對,正是這位容貌清麗的女孩子。

“請進來,二十八號幫了我一個大忙,我還要向他道謝呢!”芳契笑著招呼。

少女轉頭說:“叫你呢!”

芳契這才看見二十八號從角落轉出來,噫,今日客似雲來,且都是好朋友。

兩人看上去實在是匹配的一對,手與手緊握著,看得出心事重重,不過眼神中有堅毅表示。

芳契輕輕問少女,“這上下你已經知道他是誰了?”

少女點點頭。

“你可害怕?”

少女搖頭。

“那還有什麼難題,二十八號,難道上頭不批准?”

二十八號低聲說:“她必須要離開親人,去了之後不能回頭。”

芳契不語,世上總沒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她籲出一口氣,“她沒有反悔的權利?四十年後,她不愛你了,也不能返回家鄉?”

少女見芳契好像比她更小包沒有經驗,不禁露出猶豫的神色來。

芳契莞爾,她也曾經年輕過,她當然明白對方此刻的心情,她說,“你放心,我有足夠資格做你倆顧問,我年齡與我外型不相配,兩者相差一倍有餘。”

少女呆呆地看著芳契,二十八號在女朋友身邊低語一番,少女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來。

她同情他說:“原來你也有煩惱。”

“真的,”芳契笑說,“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少女問:“我應不應該跟他走?”

照說,成年人不會直接了當地回答此類問題,以免將來被人抱怨責怪,但不知恁的,芳契厭倦了做一個模稜兩可的虛偽人。

她忽然衝動地揮舞雙手,大聲說:“走,跟他走。”

一對年輕人愕然。

“管他們呢,現在不走,還待幾時,將來有變化,將來再說。”芳契慷慨激昂。

二十八號立刻歡呼一聲。

他女朋友怯怯地問:“萬一有什麼變化,人生地疏,可怎麼辦?”女孩子恆古擔心的都只有這點。

“屆時不曉得你甩掉他,還是他不要你?大可從頭來過,在本家,在異鄉,感情問題,都得要你獨自承擔,誰也幫不了你,走吧,把握現在。”

二十八號伸出手來,與芳契緊緊相握,“謝謝你,我們明白了。”

少女雙眼閃著淚光,與芳契擁抱。這下子連芳契都覺得心酸。

人家母親怎麼想,恐怕會追殺呂芳契。

年輕人走了,芳契才覺得適才大膽發言,太過魯莽,換了是從前,她無論如何不會這樣做,呂芳契是著名的小大人,喜怒不形於色,克己復禮,因此放棄許多快樂的機會。

回想起來,她從來未曾擁有過。

所以才鼓勵他人率性而為。

年輕、漂亮、充滿活力,卻一無所有,想得到的東西,都要付出時間精力爭取。

智慧被困在這樣一個身軀這中,無用武之地。

芳契躺在長沙發上,漸漸疲倦,眼皮沉重,一連打好幾個呵欠,慢慢睡著。

但是耳朵卻仍然半醒,她聽見四周圍許多日常噪音:隔壁打牌聲,嬰兒哭泣聲,傭人同傭人爭吵聲,電話鈴,門鍾,流行曲,汽車喇叭聲……清清楚楚,住邊這個城市,也不覺這些噪音有什麼不妥,正代表了安定繁榮,芳契天天在同樣雜聲中人睡,非常熟悉舒服。

她長長嘆出一口氣,胸口像是鬆動得多,兩隻手互握擱在胃與月復之間的位置。

“他們說,女性有改變主意的權利。”

“讓她再考慮一下吧,弄得不好,明天又來要求我們把她調回來。”

“我想她已經想清楚了,來來去去,她不過是為著一個關永實。”

芳契聽得清清楚楚,一字不漏。

但是四肢不能動彈,她覺得詫異,原來移動手腳需要這樣大的力氣。

她懦動嘴唇,“光與影,”她想叫他們,她太清楚除出他們兩個不會有別人。

“芳契,我要你聽著,這次把你調校回原狀,是有條件的。”語氣頗為嚴肅。

天,不是要我殘害同胞吧,我不是那樣的人,我不是漢奸。

“芳契,不要激動。”

那麼,把你們的條件說出來吧。

“你要答應我們,盡你的力量保衛地球上生態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