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四海盼望再見老孫一面,但是像一切盼望一樣,這個盼望,自然也落了空。

不過出乎他自己意料,他竟會得聽一兩句廣東話了,連陳爾亨都說:“外甥似舅舅,這孩子聰明。”他忙著做翻譯。

甥舅住在碼頭附近一間小客棧裡,那個地方,叫做西環。

香港廣東人比他們吃得好。

整個街市是新鮮的魚肉蔬果,物價廉宜。

有一種水果,聞一聞,一陣奇異的香氣,叫女人狗肉。

街上女子也多,穿短衫褲,木屐,走起路來噠噠噠十分響亮,據舅舅說,一些是下人,一些不是正經人,真正的大小姐,並不拋頭露面。

舅舅每日帶他出去做生意。

街上用布纏頭的黑人是紅頭阿三印度人,紅頭髮綠眼睛白皮膚的是外國人,來自英國。

到處掛著米字旗。

四海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旗號。

舅舅見識多廣,告訴他:“香港是英國人的地方。”

“什麼?”四海笑,明明住滿了廣東人。

舅舅俏俏說:“一打輸了仗,割給英國人了。”

四海的語氣也猶疑起來,“嘎,就這樣送給人家了?”

“可不是。”

四侮追問:“將來,可否討還?”

舅舅壓低了聲音,“人強馬壯的時候,也許可以。”

四海試探地問:“再打一次,贏了,叫他們也割地給我們。”

陳爾亨苦笑,他是一個跑碼頭的浪蕩子,行過萬里路,也等於讀過一點書,他答:“我們打不過人家。”

四海還想問下去,但心裡隱隱覺得事情十分複雜,說給他聽,他也不會明白。

半晌舅舅說:“人家有槍炮,轟一聲響,老大的船即時穿一個大洞,乖乖地沉下水底。”

“人呢?”

“化為霽粉。”

四海不敢言語。

至少這段日子,舅舅同他吃得飽,這才重要。

四海猜想舅舅會與他新結識的朋友老孫談得來,他倆都聰明。

吃遍西環,四海最欣賞雲吞麵,廣東面細且黃,開頭不以為會得好吃,咬下去,有點韌,香、爽口、美味,一口湯鮮得不能形容,雲吞小小,細緻,剛一口,四海每次都可以吃三大碗。

那一個下午,舅舅把外甥帶到六合行去。

店堂深且暗,經過夥計通報,他們坐在紅木椅子上等,四海抬頭,看到牆上懸著斗大兩個字:六合。

此時,四海已經十分喜歡香港,他不介意留下來做三年工,再苦也值得,省吃省用,帶著小小財富口家,屆時,母親與弟妹就不必擔心生活了。

等半晌,一個瘦削中年漢子出來,一見陳爾亨,便哼了一聲,“你來了。”

陳爾亨陪笑,“可不就是我。”

四海看這情形,便知道舅舅並不算吃得開,他在六合堂不受歡迎。

陳爾亨見勢頭不對,立刻說:“李竹,你爾我人情。”

那個叫李竹的人露出一絲厭惡神情,但隨即不動聲色淡淡問:“這次要怎麼樣?”

陳爾亨咳嗽一聲,“這孩子是我外甥,家窮,吃不飽,跟我出來找工做。”

李竹炯炯目光上下打量四海,“此人真是你親舅舅?”

四海點點頭。

陳爾亨陪笑,“我騙你作甚,李竹,聽說金山在築鐵路可是?”

李竹抬起頭,“這孩子幾歲,你那麼急叫他去送死?”

“十六幾了,是大人了,李竹,你說話恁地難聽。”

“我已經夠人用。”

陳爾亨忽然發惡,“李竹,外頭都知道你一口氣招募了千多人,金山那邊還嚷要增加人手,你故意推搪我!老陳,那種地方不是孩子去得的。”

“幫個忙,家裡實在沒有容身之處了。”

“在香港找份差使好了。”

陳爾亨站起來,‘我聽說金山那邊一天付工人兩塊錢一你想想。儲夠三百塊錢就好回家,什麼苦都值得。”

一大人一天工資是一塊半。”

“一塊錢也值得,一兩年好上岸。”

李竹瞪著他,“你自己為什麼不去?”

陳爾亨擦擦鼻子,尷尬地答:“我怕冷。”

“你怕死!”

“李竹,你天生一張烏鴉嘴。”

“我講的是實話,去年鐵路上死了兩百多人,病死有凍死有溺斃摔斃的統統有。”

陳爾亨氣餒,“李竹,你幾時生的好心,廚房,廚房總得用人,叫他去擔擔抬抬,洗洗盤碗。”

李竹看著四海:半晌道,“八毛錢一天,先付四十元手續費,以後每賺一元,六合行抽二仙半。”

“你六合行是強盜窟。”

“六合行是我的就好了。”

“我們交不出四十元。”

“那就談都不用談。”

“李竹,你欺人大甚。”

那李竹站起來,頭也不回的進去了。

陳爾亨頓了頓足,帶四海忽忽離去,在門口,與一個四方臉漢子撞了一下,腳步踉蹌,想要罵人,見人塊頭大,才忍氣罷休。

四海心中閃過一絲恐怕,那大漢,也是應徽往金山做工的吧。

他想都沒想過要去金山。

舅舅只告訴母親要帶他到香港,他連什麼是鐵路都不曉得,聽那個李竹說,那是個送死的地方,最令四海不明白的是,送死還得先繳付四十元,而且還是金山那邊的錢,金山金山,付的恐怕是金子。

陳爾亨沒有把外甥帶返客棧,他氣忿地一逞住東走。

大路沿海,那日陽光極好,很快曬得四海一頭汗,陳爾亨走到一半已經喘氣走不動,四海知道他不叫車是因為沒有錢。

四海更加沉默,呵舅舅的錢用光了。

陳爾亨越走越慢,月兌了衣裳,四海替他拿著。

終於,他籲出一口氣,“到了。”

四海拾頭,那是一幢簇新三層高磚樓,最高一層有溼衣裳晾出來,正滴水。

陳爾亨一步一步捱上樓梯去。

四海在他身後推他背脊,幫他上。

此情此景,不是不滑稽的。

到了樓上,陳爾亨大力敲門。

那扇漆翠綠色,鮮豔欲滴,難得地好看。

門上一道小小的門打開,他們看到一雙黑白分明的眼情。

“找誰?”

“翠仙。”陳爾亨一肚子氣。

四海一呆,翠仙,誰也叫翠仙?

他張大了嘴。

屋內人又問:“誰找翠仙?”

“老陳。”

小小門關上,大門根本沒打開過。

半晌,‘腳步聲自遠至近,大門終於打開,一進來。”門裡站著一個梳辮子的婢女。

四海跟著舅舅進屋。頭也不敢抬。

一踏進去,才發覺居高臨下,自窗戶可以看到整個碧藍的海,海中央靜靜停滿許多大船,風景真正好。

窗戶大得奇怪,一直到地,兩邊鑲著織綿慢子,四海心中噴噴稱奇,父親在生時,自上海帶返給母親的衣料,還沒有這樣亮麗。

陳爾亨示意他坐,四海挑一張鮮紅色絲絨面子有扶手的椅子坐下。

坐墊卻是柔軟的,舒適無比。

四海深深訝異了。

這是什麼人的家,那麼多新鮮玩意兒。

忽然之間,四海聽到噹噹噹噹噹五下,像敲鑼似,抬起頭,發覺聲音自牆上掛著一隻木盒子發出,盒子上方有一隻羅盤,下邊一隻擺舵,不住兩邊搖晃,細聽還有滴喀之聲。

四海猛地想起,這是西洋時辰鍾。

先頭那婢女斟出兩杯飲料,用銀盤託著。

四海一見那透明閃亮的琉璃杯已經有好感,正口渴,拿起杯子呷一口,那黃色飲料香蜜可口,不知是什麼東西,四海一飲而盡。

此際陳爾亨又得意起來,“這是花旗橘子水。”

他們要等的人還沒有出來。

不過快了,珠簾內傳出銀鈴似的嬉笑聲。

不知恁地,四海忽然漲紅了面孔,於是眼觀鼻,鼻觀心,動都不敢動。

四海發覺舅舅悠然自得,他十分佩服他的能耐,盡避許多人認為陳爾亨不堪,四海卻深信他有可取之處。

就在此際,一陣香氣撲鼻,一把嬌滴滴的聲音問:“陳爾亨,什麼風把你吹來?”

四海忍不住,耐力不夠,他拾起了頭。

見到了屋子的女主人,叫他瞪大眼,張大嘴,一句話都講不出來。

只見她十八九歲年紀,一頭深棕色捲髮披散垂在肩上,雪白皮膚,高鼻樑,分明像外國人,可是看仔細了,那張俏麗的鵝蛋臉又不完全不像中國人,但是,又怎麼解釋她那雙藍眼睛呢。

呵那真是一對貓兒眼。

最驚人的卻是她一身衣著。

那叫口海臉紅耳赤,她衣不蔽體,露著胸口一大片皮膚,光著膀子,手腕叮鈴當嘟戴滿鐲子戒子,手持一把黑色花邊描金揩扇,正一下沒一下扇動。

一雙穿紅色緞鞋的天足,自裙底伸出,不住輕輕抖動。

四海心底嚷:怎麼天底下有這樣的女子!

陳爾亨開口了,“翠仙,念在舊日,幫個忙,我外甥想出去,求你在李竹跟前說句好話。”

“喲,”那叫翠仙的女郎用扇子遮住嘴,笑了起來,“多幹脆,陳爾亨,我就是喜歡你這一點,一開口,必定是你要怎麼樣怎麼樣,從來不替別人著想。”

陳爾亨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四海愕然,這樣好看的女子,嘴巴這樣厲害。

好看?是,真好看。

四海忍不住看了一眼又一眼。

在這時候,女郎也注意到他。向他招乎,“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

四海嚅嚅答:“我叫四海。”

“嗯,”女郎沉吟,“五湖四海,你們中國人老以為世上只得四個海洋,實際是不對的,地上一共有七個大海,幾時你遨遊七海,那才好呢。”

四海神往,沒想到她說話那麼好聽。

“不過,”女郎接著笑,“你有陳爾亨那麼一個舅舅,可真值得同情。”

“翠仙,你講完沒有?”

翠仙轉過頭去,冷冷看著他,眼珠子似兩顆寶石。

“翠仙,沒有我老陳,你是沒有今日。”

沒想到翠仙點點頭,翡翠耳墜子打鞦韆似的晃動一回子,

“是,是你在澳門人口市場把我買下帶到香港,又放我出來做生意,才有今日。”

四海聽了,又大吃一驚,呵,花花世界,無奇不有。

陳爾亨沉默一會兒才說:“你自己聰明,又有手段,才有今天。”

女郎嫣然一笑,“謝謝你稱讚,不敢當。”

“我床頭金盡,翠仙,你高抬貴手。”

“您老也不能天天來。”

“翠仙,休說閒話。”

“你為何急急要甩掉這位小朋友?”

陳爾亨急了,“你見過他吃相沒有?一天足好吃一條牛。”

又是怨他吃得多,四海感慨,再也沒有其他原因。

那女郎笑間:“當初,你又為何把他自鄉下帶出來?”

陳爾亨不出聲。

女郎頷首,‘您老做了蝕本生意,滿以為將他賣作學徒,也可以撈一點,沒想到英國人新近立了例,不準販賣人口,違者坐牢,所以你僵住了,可是這樣?”

四海抬起頭來,心都涼了。

原來舅舅心懷不軌。

陳爾亨猶自答辯:“我會賣我的親外甥?”可是理不直氣不壯,連他自己都不相信,只得乾咳數聲。

那女郎輕輕哼了一聲。

她得意地晃動雙肩。

四海發覺女郎雖然坐著,全身卻總有一個地方在搖晃,使人眼花撩亂。

她看住四海,“小兄弟,我付你盤川,你國家去吧。”

四海內心悽苦,不妨對這女郎講者實話吧,“回去也無立足之處,”他硬著頭皮說:“我願意去金山。”

陳爾亨冷笑,“聽見沒有?”

那女郎納罕,“可是修鐵路的地方不在花旗國全山,那是北方加拿大國的一個偏僻小城,叫溫哥華,統共只有三萬多人口,成年寒冷落雨。”

四海聽了,更如冰水澆頭。

“小兄弟,你還想去嗎?”

四海鼓起勇氣,抬起頭,“男兒志在四方。”一定要出去找生路,否則弟妹永無吃飽之日。

女郎豎起大拇指,“好,有志氣,你不像你舅舅,我成全你。”

陳爾亨至此才鬆口氣。

罷想胡調幾句,忽聞敲門聲,婢女去一看,回頭急促他說:“羅便臣上尉來了。”

女郎頓時變色,立刻站起來,“老陳,你與小朋友且躲到工人間去,小蝶,他們提你的表兄弟,聽見沒有?快,快。”

陳爾亨立刻喃喃咒罵。

四海倒底年輕,隨即把適才愁苦丟在腦後,決意先看了熱鬧再說,呵,在裡一日間發生的事,多過鄉下一百年,吃點苦也值得。

陳爾亨退到工人房,心不甘情不願,“雜夾種倒底是雜夾種,沒一點大方。”

“四海輕輕問,“什麼?”

“你看不出來?她是葡萄牙人同客家女人生的雜種,無人認領,自稱姓何,改一箇中國名字,叫翠仙,十二歲便被養父母賣到火炕,吃不住苦,逃出來,在陰溝邊討飯,一頭瘡一身病,不是我老陳搭救,早就爛死街頭,能有今日這樣好吃好住,細皮白肉?”

四海不出聲,呵各人有各人的故事。工人間也十分通爽光亮,看出去晨鬱蔥蔥故山坡,樹木茂盛,整年長青。

連陳爾亨都問:“什麼香?”

四海指一指面前一雙瓷碟,只見碟子裡浸著密密麻麻的白蘭花,猜香撲鼻。

陳爾喃喃說:“你別看香港是塊小地方,都說這裡風水好,氣數大利南方,更走一百多年運,不久還有一個劫數,之後便順順利利,一日好過一日,居民要名有名,要利有利。”

這番話不知是聽哪個江湖衛士說的。

四海月兌口問:“什麼劫數?”

陳爾亨說:“天機不可洩露,只說劫數自車洋來。”

才聊得起勁,甥舅忽然聽到外頭有爭吵聲,’講的是外國話,陳爾亨側頭一聽,“不好,衝進來了,”話才出口,工人間門被一腳踢開。

門外站著一個黃頭髮外國人,身穿軍服,吹須碌眼,手已經按在腰間的火器上,厲聲問:“你們是誰?”

性命交關,陳爾亨即時隨機應變,“大人,”他期期艾艾他說:“大人,我們是小姐婢女的親戚。”

那女僕十分伶俐,立時往陳爾亨臉上啐道:“來討飯的窮鬼!”

那洋人並不笨,瞪著他們看,四海心中無怕,但然相對,是那雙明澄無邪的眼睛說服了羅便臣上尉。

他遲疑片刻,轉身退出去。

婢女口舌佔了便宜,咭咭地笑。

四海猜想她見慣了這等驚險場面。

陳爾亨恨得牙癢癢,然而在人簷下過,焉得不低頭,不得不忍聲吞氣。

外面的爭吵還沒有停止,那洋人與翠仙不住用外國話對罵,四海一個字聽不懂,也知道情況惡劣。

陳爾亨冷笑連連。

忽然之間翠仙一聲尖叫,接著有重物墜地聲,然後大門膨一聲關上。

就在這個時候,豔陽天忽辣辣劈下一個旱雷,烏雲迅速聚合,天色頓時陰暗,一陣撒豆似,下起大雨來。

陳爾亨回到客廳,只見翠仙正緩緩掙扎著爬起來,左邊面頰腫起一大塊,嘴角流血,分明是捱了打。

她咒罵:“狗孃養的,他拳頭再碰到我,我宰了他。”

陳爾亨扶起她,不言語。

翠仙衣裳有好幾處被撕裂,婢女出外衣披在她身上。

她倒了一小杯唬琅色的酒,一飲而盡。

此時,陳爾亨明明可以乘機奚落她幾句,他是他沒有那樣做,江湖有江湖的守則,況且他還有求於她。

翠仙不住地罵,忽然之間停了,怔怔地掛下兩行淚來。

陳爾亨對她說:“看開點,這是英國人的地頭。”

四海在一旁不出聲。

能夠哭還是好的,父親去世之後,線親一直沒有哭,不但不哭,還時常含著笑,這才叫四海害怕。

陳爾亨說:“我們走了,你休息一會吧。”

誰知翠仙叫住他倆,並且取出錢來塞在陳爾亨手中。

她大概認為還是陳爾亨這個患難之交對她有點真心吧,故沙啞著聲音說:“我會替小傢伙想辦法,李竹那邊包在我身上。”

四海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翠仙明明自身難保,仍肯為他出力。

想說幾句話,可是老實的他哪裡開得了口,只得作罷。

但是翠仙知道他意思。她拭拭嘴角的血跡,苦笑道:“小兄弟,你會有出息的,說不定哪一日,你還幫我的忙呢。”

陳爾亨拉著四海離去。

有了錢,大雨也不怕,甥舅立刻叫了部人力車,並排坐,拉下油布,舒舒服服回西環去。

四海卻有點不安。

“拉車的年紀已不小,我年輕方壯,卻騎在他身上。”

“發瘋,這就叫你難過了?告訴你,羅少爺,這不止是個人騎人的世界,這還是個人吃人的世界呢。”

四海頓時噤聲。

餅一刻,四海又問:“洋人為何同翠仙吵?”

陳爾亨一怔,看外甥一眼,不知如何回答,過一刻,他說:“他不准她見別的朋友。”

“呵,他打算同她結婚。”

“不,他在英國有未婚妻。”

柄海說:“那就不公平了。”

“是呀,又拿不出錢來,但是天天上來鬧。”

四海失聲,“那怎麼辦?”

陳爾亨咕咕笑,“你放心,翠仙有的是辦法,小小一個羅便臣,難不倒她,她還有其他有力的客人可以趕走他。

呵。

他們口到客棧,吃飽了,說一會話,四海沒有心事,便打起瞌睡來。

陳爾亨手頭一鬆,坐不住,出外留噠。

客棧是一間間板房,什麼聲音都聽得到,夫妻吵架,嬰兒啼哭,老人申吟,床上有臭蟲,咬得人怪癢。

但一切都難不倒四海、他想著故鄉的明月,母親的叮嚀、以及弟妹可愛的面孔,便進入夢鄉。

不知睡了多久,有人大力推他。

四海驚醒。

睜開眼睛,只見房內黑壓壓都是人頭。

罷想說話,已被人大力掩住嘴,四海本能掙扎,“是我!”那是他舅舅,四海放下心來。

站在陳爾亨身邊的是一個瘦削的男子,四海認出他是六合行的李竹。

另外還有一人面壁而站,個子比較小,身披一件長黑憋,看不清臉容。

一下子來了那麼多人,叫四海好不訝異。

陳爾亨壓低聲音,“聽著,四海,莫作聲。”

四海還來不及作出反應,只見舅舅取出一把剪刀,咔嚓一聲,剪掉了他的辮子,再咬一咬牙,把他自己的辮子也剪斷。

他扔一套衣裳過來,“換上它。”

四海不知是什麼事,但是十分聽話,立刻剝上多日未洗舊衣換上新衣,接著舅舅也更了衣。

只聽得李竹沒聲價催促,“快,快,莫連累我。”

他們一行四人即時離開小客棧。

上了人力車,模黑來到碼頭。

霧掩攏來,各人站在碼頭上,看不見腿,霧氣徘徊在他們腰間,白茫茫浮沉不定,十分詭異。

只聽得李竹沉聲喝道:“下船去!”

陳爾亨拉著兩個人隨著一塊木板洲走下舢舨。

每走一步,木反顫動一下,一腳叉空,就要落水在黑色海面駛出去。

月亮悄悄在烏雲邊探出一角臉。

在月光下,四海看到他身邊那小蚌子的面孔,吃了一驚,那人是翠仙!

她為什麼要在浮刻逃亡?

只見翠仙臉色慘白,作男裝打扮,嘴唇緊緊閉著,一雙藍眼珠驀然失去了生氣,呆滯地凝望天空。

她忽然覺察有人注視她,驚惶轉過頭來,只是四海,稍微放心,伸出手,緊緊握住四海的手。

她的手如一塊冰。

四海沒有掙月兌。

他父親去世後,母親也這樣握住他的手,手心也一樣冰冷。

一定發生了重大的變故,否則這些見慣世面的人不會驚惶失措。

李竹協助他們逃亡,已經擔了天大的關係。

倒底是什麼樣的紕漏,令翠仙倉惶離開她多年建立起來的安樂窩,乘船逃亡?”

四海看到前方有亮光,一隻大船像怪獸似蹲在海中央,即將起航,氣笛連連咆哮,嚇得他們三人彈起來。

有水手丟下繩梯,陳爾亨先爬上去,接著是翠仙,她力氣不夠,抓住兩次都滑摔下來。

四海忽然說:“趴到我背上,快,我揹你。”

翠仙雙臂緊緊箍住他脖子。

四海提一口氣,不知何處來的神力,手腳並用,像一隻猿猴般,揹著翠仙,敏捷爬上繩梯,直達大船甲板。

只見船身兩邊浪花激起,船已起航,那隻渡他們過海的小舢版轉瞬間影蹤全無,已月兌離是非地。

曙光在東方出現,天色將明。

水手把他們三人帶到船底一個暗艙裡。

翠仙像是精疲力盡,倒在一角,動也不動。

四海這才定下神來,發覺他已離開香港。

船往何處去?他還不知道,他也沒有發問的習慣,四海從容地聽天由命,他個性如此,民族性也如此。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