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他乘鐵路去探訪姐夫與姐姐,木製火車廂的窗戶高且小,看不到風景,人與人擠在直排的硬板凳上,每卡車廂當中都有一隻風爐,膳食閣下自理,可是乘客們還是十分滿意。

有人覺得無聊,張口唱起歌來,“還須多渡一條河……”

四海微笑,一路上沉默。

坐在他對面有一個嬰兒,坐在母親膝上,一聲不響,淨拿雙藍眼睛看牢他,臉上髒髒的。

四海想起他最小的弟弟,也是這樣合作,幼小的他,生下沒多久已經喪父,再不比人乖,命運更賤。

四海拿軟麵包喂那嬰兒,那母樣欠欠身,表示謝意。

同是天涯淪落人,四海想。

四海太謙虛了。

他衣著光鮮,鞋襪整齊,身邊又帶著豐富的食物。

在鐵路某一站,有親人在等他。

極明媚的五月天,他姐姐親自出來接他。

身後跟著保姆,帶著嬰兒。

翠仙直朝他抱怨,“為什麼搭三等車?同這些人擠廠起,”階級觀念呼之欲出,“至少乘二等車廂。”

四海笑,豐衣足食的她日漸嚕嗦嬌縱,同一般婦女無甚分別了,多好,四海替她慶幸。

沒多少人可以洗月兌過去,從頭再來,何翠仙與龐英傑做得很成功。

四海說出心事,“姐姐,我想回鄉一行。”

翠仙頷首,“回去娶妻,把她帶過來一起生活。”

“我只想看看母親。”

“店鋪怎麼辦?”

“踢牛跟我那麼些日子,相當可靠。”

“那紅人,月圓之夜仍然戴起羽冠祭祖?”

四海笑,何止,踢牛不知自何處抬來一柱圖騰,豎立在得勝洗衣店門口,圖騰頂是一隻振翅欲飛的雷鳥,兇猛精神,是他家族徽號云云。

“我們除了洗衣,也經營幹貨,做得不錯。”

“你大哥有你一半腦筋就好了。”

“龐大哥志不在此。”

翠仙笑,“喲,他是英雄,我是狗熊。”

四海更正她:“他是英雄,你是美人。”

好話誰不愛聽,老練如何翠仙,仍覺受用。”

四海說:“這次回鄉航程,要渡過太平洋,往西駛,經過檀香山與東瀛。”

“呵四海,你真正邀遊七海。”

四海笑咪咪,“讓我數一數,太平洋、印度洋、紅海、地中海、大西洋、北冰洋,噫,還差一個。”

翠仙訝異,“你自何處學來天文地理?”

四海感慨,“翠仙姐,外國人的書真好,外國人的書裡什麼都有。”

翠仙欲取笑他,“是是是,黃金屋,顏如玉。”

四海汗顏。

“四海,你這次回去,可說是衣錦還鄉了。”

四海不月兌小生意人本色,他乘搭商船回去,不但不用買票,且有薪酬,是,他又拿起鍋鏟,在廚房做幫工,羅四海的算盤實在十分精密。

士別三日,刮目相看,四海指的是船上生活,所有設備都改良進步了,一撥機關,燈便亮起來,叫做電燈,方便之處,叫四海慨嘆。

廚房比從前更加整潔,所有工作人員需穿制服,服務對象是美國人。

同伴對四海說:“花旗國統稱金山,厲害吧。”

四海此時已非吳下阿蒙,他不動聲色,只是微笑。

金山一年不知多少落魄漢子流浪到溫埠,討飯討到得勝洗衣店門口。

船到了檀香山。

四海知道那個埠土人稱火奴魯魯。

他鎖好隨身一個布袋,上岸觀光。

同伴問:“袋裡有何乾坤?”

四海說,“可以讓你看”

並非金銀珠寶,只是成疊託帶的家書。

同伴聳然動容,“啊。”

四海嘆道:“幾時我們也學外國人,寫好信,放進信殼,貼一個郵票,便可寄到各鄉各縣。”

同伴說:“你恁地崇洋。”有點不悅。

四海噤聲,是,他思路的確有這個趨向,他羅四海巴不得中國一夜之間可以向外國看齊。

同伴一上岸,立刻對四海說:“我帶你去一個好地方。”

“什麼地方?”

同伴在四海耳畔低語。

半晌,四海才說:“我約了親友,你自己去吧。”

他一人在市內觀光,見到華人開的店鋪,便進內搭訕。

他看到一面金漆招牌:芝林藥店,好奇,信步進內,夥計操粵語,即時出來招呼。

藥店裡氣味芬芳,四海心曠神恰,夥計捧出甘草,他取一條放在口中嚼,原來在火奴魯魯,華人的根基也這樣壯厚。

寒喧兩句後,那夥計正與四海說到當地風土人情,忽然之間,店內走出一老一小兩個人來。

四海與那年輕人打一個正面,心立刻一跳,身不由主站起來。

只見那人劍眉星目,唇紅齒白,西式頭,西眼,樣子一點都沒變,他看到四海,只猶疑一刻,已展開笑臉。

是他先快步走近與四海招呼:“人生何處不相逢!”

四海驚喜交集,“老孫,你還記得我。”

“羅四海,老朋友,”他熱烈地一把握住四海的手,“來,我們去吃杯茶,好好聚舊,你怎麼會來到檀香山,在香港又為何不與我聯絡?”

四海真正佩服他,想他是一個富家子弟,一日不知見多少達官貴人,居然清清楚楚把羅四海記在心中。

者孫向藥店裡的長輩告辭,把四海帶到佛笑樓沏茶,一張雅座上已有好幾個青年在等他。

老陳一一替他介紹:“王興、史堅喻、胡樾。溫生材、餘錫鱗、陸皓東。”

四海輕輕坐下來。

他心中突然生出一陣前所未有怪異的感覺。

在座個個年輕人眉清目秀,一看便知道是斯文人,與四海粗手大腳大全然不同,他們梳著烏溜溜的辮子,前額剃得雪青青,更顯得神清氣朗。

但是四海嗅到一股殺氣。

這只是一種感覺,當年龐英傑出示他那口大刀的時候,四海亦感到渾身汗毛豎起來,人是萬物之靈,多少有點靈感,此刻,四海忐忑不安。

只聽得老孫打個哈哈,“各位兄弟,羅四海是溫埠僑領。”

四海發呆,僑領,他?”

老孫對四海說:“在座兄弟,均屬同盟會會友。”

四海背脊突生一陣涼意,他收斂了笑容,靜靜聆聽下文。

其中一名青年溫和的說:“四海兄大抵不知同盟會是什麼。”

四海大著膽子,試探問:“反清復明?”

老孫頭一個笑起來,“對了一半,四海,明人跟前不打暗話,我們不要皇帝了,我們學外國人一樣,選首相,選大總統,中國的一切,屬於中國人民。”

四海看著這班年輕人,呆住很久,半晌才問:“皇帝肯嗎?”

那個叫王興的青年笑,“不肯,也打得他肯。”

四海聽得渾身汗毛豎起來。

他耳畔嗡嗡作響,心撲撲跳,然後,用細小的聲音問:“會成功嗎?”

那王興忽然收斂了笑容,斬釘截鐵他說:“殺身成仁!”

四海發呆。

“四海兄將來我們到溫埠募捐經費的時候,你要多多幫忙。”老孫拍他的肩膀。

四海忍不住問:“家人……知道你們的意向嗎?”

王興又答:“沒有國,何來家。”

四海噤聲。

有些人活在世上,是為著自己,像羅四海便是,淨掛住吃飽穿暖,進一步令家人也過得舒服安定,已是豐功偉績,今日,四海發覺另外有一種人,不止為自己,也想為別人做點事,他所尊敬的龐英傑是例一,不住為鐵路上華工爭取權益,可是老陳與他這一班朋友的目標,又不知大了多少倍。

他們高談闊論,講到民生如何悽苦,官府如何腐敗,聽得四海心中如抱著一塊鉛。

時間到了,老孫送他上船。

四海站在碼頭上,看到他衣服飄飄,神清氣朗,胸懷大志,一如玉樹臨風,不禁自慚形穢。

四海囁嚅道:“老孫,我只是普通一個老百姓……”

老孫卻笑道:“同盟會要老百姓幫忙的地方可多著呢。”

上了船,駛離檀香山,四海一顆心才漸漸平復。

離家越近,他越是興奮。

乘小船轉往寧波,鄉音盈耳,四海無比歡欣。

他終於回到了家。

夢中返來過千百次,完全像真的一樣:陪母親說話,同弟妹敘舊,以致肉身真的到了,反而像假的似。

家門打開,一個少年問:“找誰?”

那是他的大弟,毫無疑問,四海認識他,他同他一個印子刻出來似。

“弟,我是四海。”

那孩子呆半晌,忽然劈大喉嚨叫:“媽媽媽媽,大哥回來了。”

其餘三個弟妹爭向奔出來,衣衫破舊,四海只覺心酸,“你們不必吃苦了,”他一開口便那樣說:“我有辦法。”

母親坐在天井的舊膝椅子上,緩緩轉過頭來,一臉笑容,在四海眼中,她出奇的年輕秀美,“四海,你去了那麼久。”

“才三數年罷了。”

“不止了,四海,足足五年多了。”

四海一邊分辯一邊淚如雨下,“那裡,媽媽,你算錯日子了。”

任何人都看得出來,母親已經病人膏盲,坐在藤椅上,只是為著等四海回來。

四海將臉埋在母親的手心中。

接著的日子,四海誇張地美化他在外國的經歷。

他母親莞爾,“那樣好呀,簡直是個君子國。”

為著使母親愉快放心,四海繼續毫不羞愧地吹牛。

來提親的媒人絡繹不絕,羅四海忽然成了香餑餑。

四海覺得成家立室是人生必經大事,交由母親大人代辦。

母親精神略好時,對媒人笑道:“最好能夠見個面。”

“那怎麼行!”是答案。

一個月圓的晚上,四海終於悄悄走到包家高牆下去。

他躺臥在青草地上,長長嘆口氣,喃喃道:“恍如隔世,便是這個意思。”

他想都沒想到牆內會有人搭腔:“四海,是四海嗎?”

四海蓬一聲跳起來,頭碰到樹幹上,“翠仙!”

牆內人笑答:“我不是翠仙。”

“那你是誰,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你猜呢?”那少女十分俏皮。

四海怔怔站著,”我猜不到。”

“翠仙是我大姐,她一早已經嫁了人。”

“我知道。”

“是她叮囑我,到園子這個角落上來等,如果牆外有人說話,問他是不是叫四海。”

“呵。”

“你是四海吧,你回來了。”

“翠仙,你姐姐,好嗎?”

“胖多了,已是三個孩子的母親。”

“說四海問候她。”

“她回孃家的時候,我會告訴她。”

“你們好嗎?”

“聽說要換朝代了,”少女說:“叔伯都說,真要逃難的時候,可能逃往南方。”

四海沉默一會兒,“包家財宏勢厚,哪怕這個。”

早就外強中乾了。”

少女十分健談,一如她姐姐。

“四海,你這次回來,聽說是為娶親。”

我回來探親才真。”

“婚後,帶著新娘子往金山住?”

“我並非自金山來。”

罷想洋談,忽聽到有吆喝聲:“誰?誰在這裡說話?”

四海匆匆離開是非之地,戀戀不已。

他心中嘀咕,在外國,幾千里路外都可以用電話通話,在自己鄉下,隔幢牆講話都不行,真沒味道。

這種莫名其妙的禮教,非要待老孫與他的同盟會來破除不可。

晚上出來,四海躲懶,沒戴上假辮子,為免節外生枝,他匆匆奔回家去。

媒人還沒有走。

“……周家小姐,因家道中落,才蹉跎到今日,十五歲了,家務是件件通的,能夠吃苦。”

只聽得母親微笑說:“我們不嫌人家窮。”

“那麼——”

“要問問四海。”

四海月兌口說:“請問周小姐芳名。”

媒人答:“叫周翠仙。”

四海笑了,他低下頭。

“怎麼樣?”

“就是她好了,請告訴她,到北國生活,是要吃苦的。”

四海母樣大悅:“什麼,那邊不是金山銀山有女乃有蜜的極樂土嗎?”

四海說漏了嘴,非常尷尬。

四海帶著他那麼肇年來的積蓄回來,其中還有龐英傑何翠仙的饋贈,箱子打開,五光十色,什麼都有,千里鏡,萬花筒,絲披肩,寶石戒子,還有,還有說不完的故事。”

兩個弟弟羨慕之極,“大哥,帶我們去,我們跟你走。”

四海心一動,“可是,誰照顧母親與妹妹呢。”

弟弟們垂下眼睛。

“替你們置了地,自耕自足,又待妹妹嫁人,再說吧,在家千日好。”

“大哥,但是你出門兜一轉就發了財回來。”

四海怔住。

餅很久他才說,“不是每個人同我一樣幸運,”

也只能這樣講,不能訴苦,因為鄉下的兄弟也苦。

“我們也想出去碰碰運氣。”

四海說:”“外頭的世界也很兇險,來,讓我告訴你們,林總統怎樣解放黑奴。”

“不要聽那個,悶壞人,上次你說到馬戲班裡有長鬍的美女。”

四海耐著性子,“我講海底敷設電纜的事給你們聽。”

“說馬戲班裡的侏儒。”

聘禮過去,周小姐過來。

一進門,大家便看到她有一雙天足,四海反而放心。

嫁壯裡一些衣服被褥都是現買的粗劣貨色,四海跑過碼頭,自然辨認得出。

可是,羅家的新房也同樣簡陋,什麼都沒有。

聽得弟妹在門外咭咭笑,年輕的新娘子也笑了。

四海掀下她的蓋頭。

她輕輕抬起頭來,一雙烏溜溜眼睛,滿臉笑容,異常秀麗的鵝蛋臉。

四海有意外驚喜。

她輕輕說:“從此我們是夫妻了。”

四海也說:“真是的,大家要好好過日子。”

“你脾氣算不算壞?”

“不算,我有名的糯米脾氣,你呢?”

“我比較急性子,但不會無理取鬧。”

兩個年輕人一見如故,秉燭夜談。

四海說:“從今日開始,你要為我煮飯洗衣養孩子。”

“我明白,我能夠勝任,可是,你也得愛護我。”

“那自然,不過,到了外國,我們得重頭開始,我的節蓄已經全部給家人。”

“我明白。”

四海十分高興,“你喜歡有幾個孩子。”

“聽上天安排。”

“對,對。”

四海喜歡翠仙的樂天性格。

“只怕你會想念父母。”

“父母早已故世,我在兄嫂屋中長大。”

四海即時對妻子的童年有充分了解,“不要緊,現在,你已有自己的家。”

羅四海這小子,一直受幸運之神眷顧。

周翠仙沒讓他失望,她沉默寡言,但是一副好笑容,手足勤快,天生有組織能力,做起家務來整整有條,好學,聰明,聽教,又懂得尊重長輩。

翠仙來得及時,辦完喜事之後,四海的母親很快倒下來。

但她是個愉快的病人,明知自己不行了,還絮絮不休談著家事,苦中作樂。

“……生了孩子,記得同他們說,祖母姓陳,外婆姓盛,母親姓周,女人的姓字老是沒人記得,真吃虧,即使是女孩,也設法讓她讀書識字。”

說著她會忽然打個盹,醒來又繼續下去:“啊,我講到哪裡?”

四海總是耐心的提醒她。”

“千萬不要做外國人,要會中文呵。”

四海忽然淒涼地笑,“做中國人有什麼好,人命賤如爛泥。”

他母親吃驚,“這孩子,怎麼講出這種話來,造反。”

的確是要造反了。

母親瞌上眼的時候,面孔寧靜滿足,“本可替你們帶孩子,但是老天爺要召我回去呢。”

四海與翠仙默默站一角侍奉,聽得出母親不介意離開這個世界,她實在大勞苦大寂寞。

半個月後,她如願以償,享年三十六歲。

四海沒找到他舅舅陳爾亨這個江湖小混混像是已在空氣中消失。

或者,他出現的唯一目的,不過是要把四海帶到外國去。

晚上,四海坐在母親的驅殼旁,默默地瞻仰遺容。

母親出奇地年輕,同四海幼時記憶一模一樣。

翠仙斟一杯熱茶給他。

四海問她:“你怕嗎?”

翠仙眉毛都不抬,淡淡答:“自己的媽,怕什麼?”

四海知道他娶對了人。

再過一個月,他們便雙雙離開了鄉下。

船一到公海,四海便摘下假辮子。

翠仙說:“外國男人短頭髮倒是清爽。”

“也不是,紅人就梳兩角辮子。”

“啊,這麼有趣,倒要見識見識。”

兩個一無所有,出身清苦的年輕人,因緣份結為夫妻,萬幸說話投機,竟成為好伴侶。

四海從來沒有這樣快活過,她專心服侍他,他也小心翼翼了門心思對她好,二人有商有量,多年來的孤苦,一掃而空。

有好飯好菜,翠仙總是留給四海。

四海笑道:“不必擔心吃不飽,以後我們每天可以吃雞蛋。”

翠仙只是笑。

回程中,船駛到檀香山,四海特地到芝林藥店去打探老孫下落。

那位長者迎出來,認得四海,告訴他:“宗柵到日本去了,”在外國,他們可以暢所欲言,談到抱負:“我年紀已大,只得兩個女兒,藥店要來無用,已經捐給同盟會了。”

“老伯,同盟會最終目的是什麼?”四海想再三肯定此事。”

長者笑笑,“革命起義,推翻腐敗專制的滿清,建立民國。”

呵民國。

“人民的國家,中華民國。”

“有成功的希望嗎?”

“不做,一絲希望也無,肯去做,總有一絲希望。”

“可是,那是殺頭的死罪。”

長者籲出一口氣,“沒有不流血的革命。”

四海握緊拳頭。

“宗珊到了溫埠,你要幫他忙。”

“一定盡我棉力。”

回到船上,翠仙問:“找到朋友嗎?”

四海卻反問:“翠仙,我們若有兒子,你肯放他去做革命黨嗎?”

翠仙退後一步,臉色突變,“不,不可以,”她哭出聲來,“我兒子是普通人,不會的,他不會的。”

四海嘆口氣,不忍心,安慰年輕的妻子:“我們在外國生活,找誰去革命。”

翠仙總算安靜下來。

那夜,她還是做了噩夢,“不,呵,人頭掛在城牆上示眾,可怕,可怕!”

頭顱拋出去,為的是老百姓,可是老百姓卻覺得他們的頭顱可怖。

四海看著自己一雙做苦工做得疤痕累累的雙手,這一點委屈算得什麼,還有,被洋人叫一兩聲支那人,又何必計較。

有人為不相識的同胞犧牲生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