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上個月,華漢堂差人送來一方牌匾,上書博愛二字。

何翠仙正在羅家做客,看到了,笑起來,“好好掛起它,小心,小心,這是你們爹一半身家換回來的墨寶。”兩兄弟老聽說老華僑頂力捐款支持革命,這番話可證實所傳不訛。

當下羅四海問:“劉小姐的父母可知道有你這個人?”

“我們正打算第二次見面。”

“唔。”四海沒有反對。

愛華放下了心。

“有機會你也帶她來見見我們。”

呵,自由戀愛了,是有這個名堂的。

就在這個時候,愛華見到母親自外邊返來,氣鼓鼓,不開心。

愛華是個孝順兒子,立刻湊向前,“媽,什麼事不高興。”

羅四海也有點納罕,他了解妻子性格。她不是那種多心小器小心眼的女子,相反,她十分懂得小事化無的藝術,這次是為什麼生氣?

只聽得她清了清喉嚨答:“沒什麼。”

愛華把臉伸過去,“媽媽,把沒什麼說來聽聽。”

他母親被逗笑了,“是沒什麼嘛。”

愛華也知道母親脾氣,故先顧左右言他,把報紙攤開來,“媽,有一隻大船,叫鐵達尼號,第一次航行就沉沒了。”

“啊,行船跑馬三分險。”

“媽媽,德國人同英國人打起來了。”

“同我們不相干。”

“還有,俄國也鬧革命,想推翻沙皇尼古拉斯。”

“這沙皇是壞人嗎?”

“媽,溫埠快有鋼筋水泥造的房子了。”

半晌,愛華終於引得母親開口。

“我自教會出來,想去喝下午茶,同童太太二人,去到咖啡廳,誰知站了大半個鐘頭,硬是無人帶座,不給我倆座位,後來,還是童太太機伶,說是嫌我們是支那人,不招呼呢,只得知難而退。”

羅四海父子聽了,一聲不響。

“唉,這種時候,不得不叫人想回自已家鄉。”

愛華緩緩站起來,“媽,是哪家咖啡館?”

“勃拉街的愛克米咖啡館。”

羅四海說:“那原是白人地頭,童太太怎麼帶你去該處。

愛華取餅外套帽子,“我出去一趟。”

他母親連忙說:“你到什麼地方去?”

愛華笑笑,“訪友。”

“愛華,我不生氣,下次不去那裡就是了,你別多事。”

愛華已匆匆出門。

羅四海抱怨道:“你看你,他年輕,沉不住氣,這回子一定是去找人理論,替你出氣去了。”

“哎呀”都是我不好。”翠仙懊惱得什麼似的。

“在人家的地頭生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下次有什麼委屈,別對孩子們說。”

翠仙提心吊膽。

她愛兒在天黑後才回來,笑嘻嘻,著無其事。

她趨向前問:“怎麼樣?”

愛華對母親辯:“下個月起,媽媽你可以天天同童太太到愛克米去喝咖啡吃蛋糕。”

羅四海揚起一角眉毛。

“不過,屆時愛克米已不叫愛克米。”

羅四海已明白箇中巧妙,搖搖頭,“這孩子。”

做母親的猶自不解,“叫什麼?”

“下個月起,叫四海咖啡館。”

“呵,你把它買了下來!”

愛華直笑,“我們的確需要一簡勃拉街的鋪位。”

羅四海也笑,“太太,勞煩你,以後光喝咖啡就好,千萬別去逛百貨公司,或是吃大菜,我們買不了那麼多。”

翠仙怔怔地,半晌問:“我們那樣有錢了嗎?”

只聽得兒子輕描淡寫答:“那不算什麼。”

羅四海該次回鄉,帶著十幾箱行李。

他對妻子說:“小少離家老大回。”

這句話對周翠仙,更加貼切。

回到家鄉,她才發覺,家鄉一切不變。

仍是一個沒有自來水,沒有電燈,沒有瓦斯的家鄉。

同她離開那日沒有半絲不同,只是後園那株槐樹粗壯了一倍。

呵,當中那甘多年,好似沒有過過——周翠仙到鎮上開小差偷偷溜了一轉回來,她那嫂子因沒人差使,就快要冷笑著出來派罪名給她了。

但是沒有。

嫂子迎出來,恭恭敬敬說:“妹妹你回來了,我們好生掛念。”眼角還是精利地射向翠仙,打量她一身打扮,看看是否名符其實。

只見周翠仙一身外國衣著,一件呢大衣上鑲著貂鼠翻領,真絲襪,皮鞋,手上戴著手套,手套外戴一隻金手錶,啊,那嫂子的表情不由得更加恭敬。

翠仙緩緩月兌下手套,露出指上的寶石戒子,只有她較粗的指節出賣了她清貧的出身,但周翠仙並不意圖隱滿什麼。

“妹妹房間已經打掃出來了。”

“不用客氣,我隨四海住羅家。”

留下無數禮物後,兄嫂恭敬地送他們出門。

回到屋內,那兄長訕訕道:“沒想到翠仙恁地慷慨。”

那嫂子卻忿忿說:“沒想到她會走起運來,這裡不過是她九牛一毛耳。”

周翠仙沒聽到這些評語。

第二天,他倆本來要到上海觀光。

臨出門,四海卻想起來說:“哎呀,我忘記約了一個人。”

翠仙看丈夫一眼,“那就取消行程好了。”

“不,我找個女眷陪你去。”

“我也不想去。”

“不,你去走走,悶在家裡有什麼好。”

翠仙立刻會意,“好,好,我去。”

四海的確約了人。”

他悄悄向包家走去。

到了目的地,抬起頭,宛如雷殛,呆住。

哪裡還有什麼包家!只有頹垣敗瓦,一片野草,一大群烏鴉聚集在棵禿樹上,見有人來,啞啞拍翅飛起。

包家大屋居然已經倒塌,四海張大嘴,他手臂扶著那幢熟悉的牆,半晌作不了聲。

牆只剩一半,現在,他可以輕易繞過它,到另外一邊去,可是,園內亭子已經褪色,花木早已荒蕪。

四海大叫一聲,跑回家去。

他抓住弟弟問:“包家怎樣了?”

他弟弟吃一驚,“包家,什麼包家?”

“河西邊的包家。”。

“呵,他們,早分了家了,子孫跑到上海去做生意,大屋空下來,有一夜一場敝火,燒到天亮……多年前的事了,問來作甚?”

“有沒有出人命?”

“大屋早已空置,無人受傷,火災後有人偷偷去把磚地板一塊塊挖起,哎呀,地下都是融了的錫,足足幾寸厚,原來包家最多錫器,那些人發了一注小財。

四海茫然坐下,那高不可攀的包家,怎麼會有今日。

“講起來”讓我想,呵,對,包家兒子做生意不算十分得法--”

四海又問:“他們家大小姐翠仙呢?”

大弟詫異,“你怎麼知道包家大小姐叫翠仙?我從來沒聽說過。”這裡邊有什麼文章?

四海沉默。

大弟也靜下來,過一會兒,只搭訕講些不相干的事:“現在上海比起外國,一點不差,也有汽車、電影、無線電,不過人實在大多,地方實在太亂……鍾家你還記得嗎,外國打仗,他們做了罐頭運出去賣,據說雞蛋黃銷路最好……”

兄弟閒談了一個下午,樂也融融。

傍晚翠仙回來,問四海:“朋友見著沒有?”

“沒見到,”四海無限惆悵,“這輩子大抵都見不到了。”

“你這輩子還早著呢,”翠仙說,“況且,你這樣牽記他,比見到還好。”

在四海記憶中,包翠仙永遠是個小泵娘,其實算實際年齡,她比他還要大兩歲。

半晌他問妻子:“對上海印象如何?”

“像一個極大極大的馬戲班。”

“阿,這麼奇突?”

翠仙笑,“你知道我是鄉下人,我不懂得形容。”

四海忽然留意到,“你大衣上怎麼多出一條縫子來。”

翠仙低頭一看,“哎呀呀,扒手,扒手割開我的口袋。”伸手一模,“鈔票全不見了。”

四海笑,“損失可慘重?”

“沒多少錢,只是,什麼時候下的手?竟茫然不覺,真是高手。”翠仙也笑。

“放著你這種洋盤不下手,沒天理。”

夫妻倆嘻嘻哈哈,並不把這種事放心上。

第二天,四海才起身梳洗,就有客人來探訪。

是兩個年輕人,一臉笑容,西式頭,中山裝,一進門來便自我介紹:“我叫陳奇芳,他是羅偉真。”

羅四海請他們坐下。

“四海先生,你關照的事我們已經調查過了。”

四海馬上留神。

“遍尋不獲龐英傑這個人。”年輕人搖搖頭。

四海有點失望,每當失意事來,他總是份外沉默。

餅一會他說:“也許化了名。”

“也沒有照片中那個人。”

四海無話可說。

餅一會兒,羅偉真卻笑說:“四海先生,你要尋訪的另一個人,卻有下落。”

四海又喜悅起來,“他在哪裡?”

羅偉真忽然不好意思起來。

四海說:“不要緊,你講好了。”

“他在上海一個小賭檔裡做……主持,我們同他說,羅四海正尋訪他。”

“他怎麼說?”

“他很高興,問及四海先生近況,可是他隨即揚揚手,說不必相見了,我們留下了你在外國的地址。”

四海抬起頭,“呵,勞駕你們了。”

“哪裡,四海先生是我們老朋友。”

四海問起:“你倆跟誰辦事?”

“我們直屬宋理事長。”

“最近情況怎麼樣?”

“盟會,統一共和黨、國民共進會、國民公黨及共和實進會將合併,政綱包括促進政治統一,發展地方自治,實行種族同化,還有,注重民生政策,維持國際和平。”

年輕的聲音激昂起來。

羅四海笑,“好得很呀。”

兩年年輕人也笑,再談數句,站起來告辭。

四海一個人坐著發呆。

翠仙輕輕問丈夫:“找不到?”

四海搖搖頭。

“我們總是等他的。”

四海苦笑:“也許他也在另一世界等我們。”

“翠仙姐說,一定還有第二次革命。”

“她這樣說過?”

“嗯,她看出臨時政府朝氣勃勃,必招人妒忌。”

“呵。”

“革命尚未結束,也許,龐大哥因此不肯回家。”

四海只得附的,”也許。”

雙眼卻潤溼了。

“要不要把舅舅接回家去?”

“他這個人不好侍候。”

“總共得一個舅舅罷了。”

“我已留下地址,他一定找得到我們。”

“明日就要起程返家,你還有什麼事要辦?”

“沒有了,一切心願已償。”

“四海,如果神仙給你一個願望,你會要什麼?”

四海毫不猶疑,“國泰民安,大家吃飽。”

回程風平浪靜,羅四海最喜與妻子在甲板上看日落。

他同她說起兒時事:“從前我一直以為地是方的。”

誰知翠仙大吃一驚,“地方地方,地當然是方的。”

“才怪,地是圓的。”

“誰說的?”

“愛華房裡有一隻地球儀,你沒見過?”

“我以為是好玩才做成皮球那樣。”

“無知婦孺。”

“喂!”

“對,你不是老問我是怎麼結識老孫的嗎?”

“我沒問過。”

“就在一隻船的甲板上,當年我十三歲,”羅四海的聲音柔和起來,“那時你只有十歲,還不知道有我這個人,翠仙,倘若你我錯過了姻緣,就永遠不能見面了,緣份真是難得。”

翠仙縱然動容。

夫妻倆緊緊握住了手。

總算擺月兌所有責任,得到單獨相處的機會。

這時,他們忽然聽到一陣吵鬧聲。”

翠仙的目光迫蹤過去,發覺有十個八個年輕人,正在甲板另一頭聊天。

有誰不知講了些什麼,惹起他人鬨笑,接著沒多久,他們就散開了,也難怪,正是晚餐時分。

只走剩一個小蚌子。

那小朋友看著大海,似有滿懷心思。

翠仙想到丈夫說過,他離鄉別井之時,才得十三歲,不由得對小朋友生了同情之念。

甲板上風大,小朋友並無外衣禦寒。

四海招呼他:“這位朋友是什麼地方人?”

小蚌子轉過頭來,一臉英悍之氣,少年老成,見身後是

一對中年夫婦,便笑答:“四川人。”

“尊姓大名?”

“我姓鄧,鄧小楨,正往法國留學。”

“失敬失敬,”羅四海連忙介紹自己:“我們回溫哥華,才探親來。”

翠仙誠心邀請:“要不要一起吃飯?”

那少年笑,“你們乘的是頭等艙。”

羅四海忙說:“不要緊,我來請客好了。”

少年也很大方,跟著羅氏夫婦邊走邊談。

羅四海問:“對,剛才你們一班同學談些什麼?”

“呵,我們討論社會主義。”

羅四海一怔:“那是怎麼一回事?”

鄧小楨化繁為簡:“社會大同,貧富均勻,再也沒有不公平現象。”

羅四海奇道:“由誰為分配財產呢?”

“國家,”鄧小楨毫不猶疑地回答:“國家最公正。”

羅四海抬起頭想一想,大惑不解,“那麼說來,多勞多得這個理論不再存在羅?”

那年輕人滿懷理想,“不,人人都把多得一份奉獻給國家,天下得以大同。”

羅四海點點頭,“這個想法很好,可是小朋友,人是有私心的。”

年輕人不以為然,“中國的人民是好人民。”

羅四海笑,“你的淘伴就是為此笑你吧。”

年輕人奇問:“你怎麼知道?”

羅四海笑意更濃,“聽你講,全國人民無分彼此,像一家人一樣,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也就是我的,的確是偉大的理想。”

他興奮起來,“俄國革命後,列寧要實施的就是社會主義。”

羅四海說下去:“怕只怕有人會把你的當他的,他的仍是他自己的。”

年輕人變色,不悅,“這樣自私的人是少之又少的。”

羅四海知他閱世未深,不知人性險惡,於是拍拍他肩膀,“來,先吃頓好菜。”

年輕人也就釋然,與羅氏夫妻共餐,三人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十分愉快。

散席後各自回艙房休息。

包衣時,翠仙問丈夫:“四海,你可相信氣數這回事?”

四海笑:“你想說什麼?”

“我聽古人講,但凡某一種氣結聚在某一處,就會生出一種人來。”

四海沉默。

“以我看,孫氏、王興、龐英傑,以致那位姓鄧的小朋友,都不是普通人。”

“翠仙,亂世出英雄。”

“那麼說來,中國是有得要亂了。”

四海點點頭。

“那麼,老百姓有得苦頭吃了。”

四海低聲說:“我恐怕是。”

“那麼,我同你,好比灶中抽出來的兩根柴,不必受烈火煎熬。”

“月亮都快要下去了,睡罷。”

翠仙睡下良久,四海仍然睜大著雙眼。

月亮是一樣的月亮,不理會人間歲月煙火。

羅家有羅家的事。

愛華新婚,自岳家返來,同父親討論生意。

“爸,美國經濟蕭條,什麼都賤賣,現款成為皇帝,我們要不要拋一點貨?怕只怕我們此地也會受影響。”

何翠仙剛巧在羅家作客,聽見冷笑一聲,“這孩子,讀書讀呆了還是恁地,我剛差人到舊金山趁低吸納,買下好幾塊住宅地皮。”

愛華誠懇道:“翠姑,請多多指教。”

何翠仙得意起來,“世事盛極必衰,否極則泰來,乃一定循環,非趁這種機會,小盎才能成中富,中富乃可成大富。”

愛華如醍醐灌頂,“是,是。”

羅四海笑,“這不是險著嗎?”

“嘿,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翠仙姑說得好。”

經濟一上去,保證翻幾番。”

羅四海說:“你要那麼多錢來幹什麼,總共才一個女兒,已經嫁出去了,你一個人穿也穿不光,吃也吃不光。”

何翠仙搖頭,“愛華,你爹一輩子是隻土豹子,且莫論吃同穿,考考自己眼光就不知多有趣。”

連愛華都心癢,“爸,我們也試試看。”

羅四海說:“我已經退休,別問我。”

何翠仙取笑他:“一單食,一瓢飲,羅不改其樂。”

愛華笑,“爸這個性格是極之難能可貴的。”

“我才不理那麼多,我同你們母親今春就避到楓樹嶺的農莊去。”

那邊廂何翠仙仍在循循善誘,“用幾個洋人,談生意時叫他們出面,免得老外一見華人便多事,這個不賣,那個不賣。

羅氏夫婦只是笑。

“翠仙姐好興致。”

羅四海嘆道:“一個寡婦,能有點寄託是好事,應當替她慶幸。”

年輕時一直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何翠仙如今卻在唐人街辦了義學,專教孩子們中文。

“……香港是冒險家樂園,你們兩兄弟有一個應當回去。”

四海轉過頭去,“說什麼?”

何翠仙嘆口氣,“說香港。”

囚海縱然動容,“呵那裡,”

愛漢蠢蠢欲動,“爸,給我回去看看。”

誰知他母親給接上去,“等我不在這世上了,你一定可以為所欲為。”

“媽。”

“我只希望有生之年,家人在我身邊,好過穿金戴銀,呼奴喝婢。”

何翠仙一聽,立刻站起來冷笑,“這話好像是專門說給我一個人聽的。”

羅四海連忙道歉,“翠仙姐,你別多心。”

何翠仙拂袖而去。

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