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穿這樣美不美?”

貝莎莎將視線從雜誌上栘到正對著穿衣鏡左瞧右看的林子儀身上。

“你已經換了五套衣服了。”這些衣服都是從她的衣櫃裡搜出來的,穿她的衣服還問她美不美,她懷疑她的臉皮到底有多厚。

“我覺得這些衣服都無法襯托出我的美麗,今晚的派對兼同學會是高中校草丁浩中辦的,他人面很廣,到場的人一定很多,我當然要好好打扮打扮啊!讓那些高中時沒追過我的人後悔。”她終於選中一件深紫色的小禮服。

當林子儀換好衣服開始化妝時,貝莎莎卻陷入沉思之中。

事實上丁浩中也寄了邀請函給她,她很想去參加今晚的派對,她不是愛湊熱鬧,只是想見見以前高中的同學,自從她的身體出狀況後便斷了求學之路,而這些年來同學們一個個都念了大學,有的今年還考上研究所,唯獨她是整天窩在家裡,既沒工作也沒有念大學,也因此她總覺得跟大家有些隔閡。

“你不會是想參加吧?”化好妝的林子儀見她一直沒說話,心裡突然覺得不妙,貝莎莎要是也去了,那個丁浩中還會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嗎?

“我……”

林子儀迅速打斷她的話,“你身體不好,去幹麼呢?人擠人的空氣一定不好,萬一你昏倒了誰負責?”她才不想當她的保母呢!

“我已經很久沒昏倒了。”

她撇撇嘴,“可是你要跟大家聊什麼,你沒念大學又沒有工作經驗,大家只會對你瘦成這樣感到好奇而已,你要跟大家聊這些嗎?”

貝莎莎咬咬下唇,地無法反駁她的話,沒錯,她去的話可能會破壞氣氛。

可是喬隱明明說她變胖了啊!

他每天用他的方法測量她長肉了沒有,他說她不但長肉,臉色也紅潤多了,雖然還是比一般女孩子纖瘦,但至少已經不像非洲難民了。

“還有今天的派對是在飯店辦的,吃的是自助餐,萬一你在那裡吃了又吐出來那多丟臉啊!”她才不想幫她處理嘔吐物呢!

貝莎莎想抗議最近她對食物的排斥感已經越來越低,吐的次數也變少了,也許是因為喬隱做的菜對了她的胃口,但她是真的有進步了嘛!

見她不吭聲,林子儀趕緊抓起皮包就往門外衝。

“我走了。”

她走得那樣匆忙,等到貝莎莎回過神時,聽到的只有響亮的關門聲。

“媽啊,她是摔到化糞池啦,噴那麼多香水想幹麼?薰死人了!”喬隱嫌惡的用手捏緊鼻子,沒好氣的低聲罵著剛才匆忙與他擦身而過的林子儀。

他正準備回房間換件衣服,走上二樓時還下斷用手扇開空氣中飄散的香水味,

然後他看到貝莎莎一臉哀怨的站在房間門口。

喬隱看看她再順著她的視線看向樓梯,他知道她看的是已不見蹤影的林子儀。

“她要去哪裡?”

“一個高中同學的生日派對,也是同學會。”她淡淡的開口。

“你跟她不是同一所高中畢業的?”他記得林京玉提過這件事。

她點點頭。

“那你為什麼不去,沒收到邀請函嗎?你的人緣不會這麼差吧!”

她含怨的白了他一眼。“我有收到。”

“那為什麼不去,不想去?”

“我又沒說。”

喬隱從她的眼中看到了渴求,她明明想去參加,為什麼要裝成一副小媳婦的樣子,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想去的話,你就去啊!林子儀都跑掉了,你還在這裡發呆。”

她給他一個“你什麼部下懂的表情”。

“你這表情是什麼意思?麻煩說清楚。”他最討厭被人當做笨蛋。

貝莎莎慢慢舉起自己的手臂,“我這個樣子怎麼去啊。”

他抓過她的手看著,“是瘦了點,但又沒有多一隻手指也沒長怪毛,你害羞什麼?”

她抽回手,“我變成這樣,我怕……大家會對我指指點點。”

聞言,他笑了出來。

“喬隱!”她很嚴肅的告訴他她的困擾,他竟然嘲笑她;:

他停了笑聲,“你以為大家的外貌都不會變嗎?有人會變胖、有人會變禿頭,這些都有可能發生,而且我對自己很有信心,我把你養胖了下少,你現在只是瘦了點,但還沒到不能看的地步。”

“是嗎?”

“別侮辱我的專業。”他正色的道:“好了,沒有問題的話,去換衣服吧!”多出門跟外界接觸也有助於幫助她恢復自信心。

貝莎莎走了幾步又停了下來。

“還有問題?”

她點頭,“有。”

“說出來聽聽。”他倚在她的門口。

“第一,子儀跑掉了,沒有人跟我去,爸爸、媽媽會擔心。”

這哪是什麼大問題啊!喬隱指指自己。

“你要跟我去?”她訝異的問。

“跟你去會讓你丟臉嗎?”她看不起他的魅力喔!該打。

“不是……”

“那不就行了,貝先生跟見太太那裡我會跟他們說。”解決了一個問題,“還有第二呢?”

“我沒有合適的衣眼。”她的衣櫃裡塞的都是林子儀喜歡的衣眼,適合她穿的沒幾件。

她所提的第一點,他可以理解:至於這第二點嘛,喬隱卻大感懷疑,貝氏夫婦這麼疼愛她,怎麼可能沒替它買衣服呢?

他決定自己去找答案。

他一腳踏進她的閨房,說了聲,“抱歉,打擾了。”然後便擅自打開一旁的大衣櫃。

衣櫃裡滿滿的都是衣服,他先是用眼睛掃了掃,再用手撥了撥,終於發現了奇怪的地方。

“貝太太都買這樣的衣服給你?”緊身、暴露、細肩帶、小背心、短褲、皮裙……他不以為她有這個身材穿這些衣服。

“有些是子儀幫我買的,她說這都是目前最流行的款式。”

“是幫她自己買的吧!”他輕哼了聲,她被林子儀吃得死死的,她自己知不知道啊?!

喬隱關上衣櫃的門,同時也下了個決定。

“派時幾點開始?”

“七點。”

他看看時間,現在是五點半,他們還有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可以準備。“晚一點

到因該沒關係,走,我們去買衣服。”

“放心,我有一個很好的軍師。”他轉過身,“我去跟貝先生、貝太太說”

她愕然的看著他像陣風似的往父母的房間跑去,不到一分鐘,又跑了回來。

“走吧!我已經報備過了,他們要你好好玩。”

他的專制讓貝莎莎無法拒絕,只好讓他握著她的手腕跑下樓。

“這樣好嗎?先生、太太。”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林媽問著正下樓來的貝旭晴跟林京玉。

罷剛貝莎莎在出門前有向她提要去參加派隊的事。

“莎莎已經很久沒有想要出門玩了,喬隱能說動她,又陪著去,我不認為這有什麼不好。”貝旭晴的笑容裡有種寬心,他的莎莎終於像個正常的年輕女孩了,他巴不得她天天都出門玩呢!

“我以為喬隱對我們的提議完全拒絕,現在看來,或許還有一絲機會。”林京

玉坐進沙發。

“先生、太太跟喬隱說了什麼嗎?”林媽警覺心大起。

“告訴你也沒關係,我們想讓喬隱娶莎莎。”林京玉回道。

“這怎麼可以,那子熙怎麼辦?”林媽嚷道,但突然驚覺自己反應太過激動,她又趕緊解釋,“我是說,子熙一向都很喜歡莎莎小姐,而且先生不是也有意讓兩人結婚。”

“我知道,我本來是打算從子熙跟江維兩人當中選一個當女婿,可是近來莎莎跟喬隱處得不錯,加上他有辦法讓莎莎不再厭食,健康狀況亦逐漸好轉,如果兩人結婚,這不就是兩全其美嗎?”貝旭晴明白道,為了莎莎的健康跟幸福,他希望喬隱能夠永遠留下來。

“可是……”

“說到子熙,怎麼最近常看到他,他工作不忙嗎?”林京玉忽然想起的問。

林媽結結巴巴的說:“對,最近他公司比較沒那麼忙。”她怎麼敢說因為景氣下好,林子熙早失業成了米蟲一族。而且只要他娶了貝莎莎,他還需要在外面跟別

人拚得那麼辛苦嗎!

點點頭,林京玉交代著。二沙莎不在,晚餐簡單弄弄就行、”

“我知道了。”林媽隨口應著,她邊走向廚房,腦中邊盤算該用什麼方法才能拔掉喬隱這個阻撓他們母子三人發達的眼中釘。

在飯店宴會廳辦的派對分成兩個區域,女生把斯文的丁浩中團團圍住,個個搶著跟他說話:而男生呢,除了有帶伴的以外,幾乎都圍擠在林子儀身邊,讓特意打扮的她搶足了風頭。

“對了,貝莎莎怎麼沒來,你不是跟她很要好嗎?”

還是有人記得高中的清純校花貝莎莎。

“誰知道啊!”林子儀微微撇著嘴。

“你媽媽不是在她家當傭人,你應該知道她的近況才是啊。”

她瞼色一變,“誰說我媽在她家當傭人,是管家!”

“那還不都一樣。”

身分差得可多了,林子儀冷哼一聲,“她不敢來參加同學會,因為她伯丟瞼,大家都快大學畢業了,她卻只有高中學歷,而且又生了怪病,現在的她瘦得像個骷髏一樣,那麼難看,她怎麼敢來?”

就在這時,宴會廳門口傳來一陣騷動,惹得大家都往門口瞧,

“那是……”

門口站著一對俊男美女,男的個頭高大,氣宇下凡,穿著一件簡單的黑色襯衫及同色系牛仔褲,要命的是他那黑色襯衫的前三顆釦子沒扣上,露出的古銅色胸肌令不少女性心臟怦怦亂跳,比起在場的男同學,這個男人顯得有男人味多了。

而那個美人雖然嬌小、纖弱了些,但一身淺紫色洋裝襯出她的飄逸,亦適當掩住了瘦弱的身材,尤其是男人的手一直環著她的腰,生伯她會滑落出他的掌間似的,更讓人覺得她的楚楚可憐。

自然的淡妝襯托出她秀美的臉龐,當大家正議論紛紛猜測她的身分時,有人猜測的說——

“她是……貝莎莎!”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貝莎莎的名字傳遍了整個宴會廳,大家對她身邊的神秘男伴也同樣感到好奇。

“貝莎莎沒有你說的那麼可怕嘛,她不過是瘦了點而已,但還是很漂亮啊!”

圍在林子儀身邊最後一個男同學朝她說了這句話後,也跟隨其他人的腳步走向貝莎莎。

“可惡,為什麼她要來呢?而且連喬隱也跟來了!”她恨恨的說著。更可惡的是,貝莎莎什麼時候有那件淺紫色洋裝?

就像喬隱一直安慰她的,這滿是高中同學的派對並沒有那麼可怕,他們也不會吃人。久末見面的同學們見到她消瘦的模樣紛紛上前來表達關懷,喬隱說的沒錯,是她封閉了自己的心,以為所有人看到她這副模樣都會把她當做怪物看待。

事實上的確是她想太多了,他剛才還威脅說要拿把菜刁劫開她的腦袋研究研究,看看她怎麼可以把每件事都想得那麼複雜。

幸好他把她說動了,她才可以跟不少昔日的好同學見面。

她正微笑的聽著一個男同學談論以前的國文老師,突地,林子儀氣沖沖的把她從人群中拉走。

“你這樣很不懂禮貌耶!”被她拉到角落,貝莎莎有些下滿的道。

“你這件衣服什麼時候有的?”她咬牙切齒的問。

“喬隱說衣櫃裡的衣服都不適合我,所以剛剛才帶我去買的。”想起跟喬隱一塊去買衣服的畫面,她的臉就不自覺浮上兩抹紅。

“他是個男人,不懂女人適合穿哪件衣服。”喬隱帶她去買的,那不就表示付錢的是他嘍!

“他不懂,但他的朋友懂,他用數位相機把覺得不錯的衣服拍下來傳給朋友看,我的妝也是他請專櫃小姐幫我畫的。”為避免林子儀問個不停,貝莎莎乾脆把

事情一次說個清楚。

“他的朋友一定也是拿菜刀的,能懂什麼流行服飾!”

雖然嘴巴這麼說,但林子儀還是不得不承認喬隱的朋友的確有眼光,她身上這件深紫色禮眼跟貝莎莎的淺紫色洋裝比起來就顯得俗豔多了。

“他的朋友是女的,叫龍兒。”剛才喬隱與龍兒通電話時的語氣好溫柔,她聽著聽著心頭便酸了起來,後來他才跟她解釋他們之間的感情就像兄妹一樣,她才放下了心。

“龍兒?!你是說那個龍家小姐,龍兒?”林子儀嚷了起來。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

“你白痴啊你!龍家一夕之間破產,龍兒就是靠龍館東山再起,而幫她的人除了安揚集團總裁展少曄外還有喬隱。你有沒有跟她說上話?”

“有……”

“把她的電話號碼給我。”貝莎莎的運氣怎麼這麼好,又是被貝家收養,又能認識社交界之花,只要攀上龍兒,還怕社交界的貴公子她抓不到一個嗎?

知道林子儀安的是什麼心眼,貝莎莎搖搖頭拒絕。“我不知道她會不會想給你,更沒辦法擅作主張把她的電話號碼告訴別人。”

“我是別人?!”

“你是啊。”貝莎莎皺皺眉,她的音量拔高那麼多幹麼?

“你……”

正當林子儀想伸手搶下她臂彎上的提袋搜出手機時,一個聲音從她背後響起。

“我還以為你不會來呢!莎莎。”今晚的主角丁浩中拿著一盤餐點走了過來。

“本來是不打算出席的。”貝莎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幸好你來了。”

“看到我有沒有很失望。”貝莎莎把注意力放在丁浩中身上,他以前追過她,他們有過一段甜甜的回憶,但今晚再見到他,她很訝異自己心中並沒有產生多大的情緒起伏,好像他就只是個同學而已。

“怎麼會?剛才聽到子儀說起你的情況,我擔心得要命,還想找個時間去你家看看你。其實也還好嘛,你的氣色不錯啊!雖然瘦了點,但現在的女孩不是流行纖

瘦身材。”再見到貝莎莎,丁浩中發現她還是很漂亮,前些年由其他同學口中聽來的傅聞恐怕都不是真的。

“那是你沒有看到她前幾個月的樣子。”林子儀插嘴道,丁浩中這樣說好像她說說謊似的。

“還好我現在見到她了。”丁浩中把裝滿食物的盤子放在貝莎莎手上,“我看你都沒有吃東西,所以替你那了一些點心。嚐嚐看,這裡的廚師手藝還不錯。”

“謝謝。”她低聲說。盤子上的點心看起來很可口,而且她剛才出門還沒有吃晚餐,她覺得餓了,但卻又害怕,如果把這些點心吃下去,她會不會又不適應的吐了出來。

貝莎莎轉頭看向四周,喬隱呢?他在哪裡?

她在另一頭找到了他,他正好被幾個女同學包圍著喝香賓嘗佳瑤。

他根本忘記還有她的存在,只顧著跑去跟一堆女人喝酒享樂!

她重重的眨了眨眼,生怕眼底的霧氣會凝聚成水狀流下來。

“在找你的護花使者嗎?”丁浩中問,他剛才就注意到跟貝莎莎一起進來的男

人了。

“喬隱是貝家的廚師。”林於儀搶先開口。

“只是貝家的廚師啊!”他的語氣拖得長長的,“他那麼盡責,連同學會都陪你一塊參加。”

“我不知道不可以攜伴。”貝莎莎把盤子交還給他,她不喜歡他自以為是的語氣。

丁浩中連忙拉住她,“我沒那個意思,他當然可以留下來,我只是以為他是你的男朋友。”

“他不是。”

“所以我有機會可以邀你一起吃飯嘍!”

“丁浩中!”林子儀大叫一聲。他剛才才邀她一塊吃飯,現在又當她的面約貝莎莎,他當她是什麼啊?

“我有權約任何人,包括你也包括莎莎。”

“要約她可以,不過你最好先看看她能不能把你盤子裡的食物吃下去,再決定

要不要約她吃飯吧。”林子儀撂下話,踩著高跟鞋轉身走人。

“她是不是瘋了?你為什麼不能吃東西,你挑食嗎?沒關係,看你要吃什麼菜,我們就吃什麼菜,印度菜、日本菜、牛排還是江浙菜,總有你喜歡吃的吧!”丁浩中為了表示他的體貼,拿叉子叉起盤中一塊海鮮卷送到貝莎莎嘴邊。

不行,光聞到味道她就想吐了,她不要在這裡出洋相。

她扭頭閃躲他的餵食,而這個舉動無疑是打了他一個巴掌,他是主人,但好心卻被她當眾拒絕,這讓他多沒面子。

“莎莎,吃一口嘛!”

“不要……”慌張之餘,她一個使勁推開他,他手裡的盤子整個掉到地上,食物散落一地。

發覺自己做了丟臉的行為,貝莎莎羞赧得想奪門而出,尤其是大家的目光都往她身上瞧,她更覺得無地自容。

“怎麼啦?”

一個溫暖的胸膛靠近她,渾厚嗓音安撫了她緊張的心。

她知道這個聲音是喬隱的,他並沒有被其他女人吸引到忘了她的存在。

“我肚子餓,可是我沒有辦法吃這些東西。”

喬隱飛快的掃了一眼餐檯上的食物,現在就要她大口吃其他廚師做的菜,對她來說是太勉強了。

“你在這裡等我一下。”喬隱把她安置在一邊的沙發上,一手把丁浩中拉過來。

“你是今晚的主人,還不請飯店人員過來處理?”剛才他遠遠的就看到丁浩中對她的所做所為。

這個男生還太女敕,而且不可靠,貝莎莎如果跟了他怕是一天得流三次淚了。

喬隱一邊警告自己回去後得告訴貝旭晴防著這個小子一點,一邊往飯店廚房走去。

三十分鐘後,一股讓人光聞到就想流口水的香氣飄進宴會廳。

“那是什麼味道啊?”

宴會廳裡的所有人被這股香味吸引,紛紛冒出疑問,只有貝莎莎的嘴角噙著一

抹微笑。

那是屬於喬隱的味道,迷人、神秘,就跟他的人一樣。

“莎莎小姐,我做了這道意大利麵,趁熱快吃吧!肚子餓壞了就下好了。”喬隱端著一大盤義大利麵進來,那股飄散在空氣中的香氣就來自其中。

“原來你煮麵去了。”

“照顧好你的胃是我的職責,既然這裡的東西你不愛吃,我只好跟他們借廚房一用。要不是時間太趕,我會做得更完美。”畢竟不是他熟悉的廚房,找食材花了他不少時間。

“飯店的人怎麼可能讓你進去使用廚房?”丁浩中眼見同學們不分男女一個個朝喬隱圍了過去,心裡異頗不是滋味。

“我怎麼知道,你自己去問他們啊。”

“龍館的大廚要借廚房一用,我們當然不會拒絕,而且他也讓我們做教學觀摩,我們並不吃虧。”一名主廚此時走了過來,當他與其他廚師們乍聽喬隱要借用廚房時,心中當然不怎麼爽快,而後他們對喬隱真的服氣了,一道簡單的料理出自他的手,那味道就是特別不同。

當眾人聽到喬隱的名號時,對他手上那盤義大利麵就更有興趣了。

喬隱夾了一小盤義大利麵坐在貝莎莎身邊,絲毫不避嫌的用叉子捲起麵條就要喂進她嘴裡。

“喬隱……”這麼多人在看,她好難堪。

“快點吃下去。”他堅持下讓步。

在他的逼視下,她張嘴吃了—口。

“還有第二口。”

“你……”

“你不把這些面吃完,我是下會讓你走的。”

他也挺霸道的嘛,她還以為他就是那副嘻皮笑臉的痞樣呢!同時貝莎莎抬頭看見圍在四周的同學們眼底流露著羨慕,口水還猛咽個不停。

“喬隱……”她拉拉他的手。

他明白她的意思,笑著向眾人道:“各位如果肚子餓了,就請嚐嚐看吧!”她

的胃也裝不了那麼多的意大利麵,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接下來,就只見一群人七手八腳的往那盤意大利麵進攻,至於今晚的壽星主角也就沒多少人理會他了。

“我吃飽了。”貝莎莎慢慢嚼著。

“你還沒吃飽,至少還有兩口你才會飽。”他不退讓,她的下巴太尖了,他不喜歡她的福薄相,得養胖她才行。

她只好乖乖的嚼完一口,然後吃下最後一口。

看她拿起水杯喝著水,喬隱心滿意足的笑了笑,匆地,他的笑容凝住了。

她是他親手餵食的第二個女人,而他竟然喜歡把她餵飽的感覺。

他的心……出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