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維真的意見來了,十分兇猛,“去什麼,有什麼好去?還能做朋友,又何必分手。”可見原來他心中一直替岱宇不值,“做什麼戲,又給誰看?何用為不相干的人故作大方,告訴甄保育,凌岱宇在珊瑚島弄潮未返。”

乃意大力鼓掌,啪啪啪。

維真似動了真氣,“正在山盟海誓,忽爾見異思遷,對這種人,小器又何妨,記仇又何妨!”

乃意喝彩,“好,好,好。”

“根本不必叫岱宇知道這件事。”

乃意見維真同心合意,便將帖子扔進廢紙箱。

維真卻拾起其中一張,“喂喂喂,我們還是要去亮相的。”

怎麼說法?

維真笑笑,“同甄家尚有生意來往。”

乃意不由得惆悵起來,公私這樣分明,她一輩子都做不到,非得像維真這般活絡不行。

餅幾日,乃意已渾忘這件事,岱宇卻找上門來

討帖子。

乃意據實相告,“扔掉了。”

岱宇冷笑,“你有什麼權扔掉我的東西?”

又來了,半條小命才揀回來,又不忘冷笑連連,看樣子她這個毛病再也改不過來。

“我們不想你去。”

“我並沒有說要去。”

“怕你難以壓抑好奇心,定要去看看,人家賢伉儷長胖了還是消瘦了。”

“你太低估我。”又是冷笑。

乃意不語。

“說真的,他們胖了還是瘦了?”岱宇終於問。

“不知道,自茶會回來再告訴你。”

岱宇燃著一根菸,“想起來,往事恍如隔世。”

“那才好,要是歷歷在目,多糟糕。”

岱宇嘴角抹過一絲苦苦的笑,乃意知道她說的,乃屬違心之論。

乃意於是問:“你倒底去不去,去就陪你去。”

“我沒有那麼笨,你替我找個藉口,買件禮物,請他們饒恕我缺席。”

“得令,遵命。”

“然後,告訴我他們是否快樂。”

“人家是否快樂,干卿底事?”

岱宇低頭,看牢一雙手,不語。

“說到底,你究竟是希望人家快樂呢,還是不快樂?”

岱宇看向遠處,“你說得對,一切已與我無關,在他的世界裡,我是一個已故世的人物,倘若不識相,鬼影憧憧地跟著人家,多沒意思。”

“哎呀,”乃意拍拍胸口,“總算想通了。”

岱宇扭過頭來嫣然一笑,“還不是靠您老多多指點。”

忽然又這樣懂事,真教乃意吃不消。

岱宇摟著乃意肩膀,“你最近怎麼了,說來聽聽,如何同時應付事業愛情學業,想必辛苦一如玩雜技。願聞其詳。”

乃意傻笑著不作答。

凌岱宇終於覺得這世上除了她還有其他的人了,居然關心起朋友的起居飲食來。

以往,在感情上,她只懂得予取予攜:凌岱宇永遠是可愛純潔的小鮑主,專等眾人來呵護痛惜,處處遷就她是天經地義,名正言順之舉,習慣把一切不如意事轉嫁親友負擔,很多時候都叫人吃不消。

在乃意心底下,一直懷疑,甄保育會不會也就是為這個反感。

不知道是幸是不幸,隨著環境變遷,岱宇這個毛病好似有改過的趨向。

半晌乃意才咳嗽一聲,“呃,我嘛,乏善足陳。”

岱宇看著她,“乃意你這點真真難得,你是少數對自己不大有興趣的人,一說到自身,支支吾吾,岔開話題,不置可否,多可愛。”

乃意汗顏。

她認識若干愛自己愛得無法開交,愛得死月兌的人,一開口,三五七個鐘頭,就是談他個人的成敗得失,喜怒哀樂,別人若打斷話柄,會遭他喝罵,略表反感,那肯定是妒忌。

“乃意,”岱宇又怯怯地說,“我也太自我中心了吧。”

啊,居然檢討起自己來。

乃意感動得眼晴都紅了。

“不,”她連忙安慰好友,“你只是想不開,慢慢會好,不是已經進步了嗎?”

話要說得婉轉,不能直接打擊她,可是也不得不指出事實,唉,做人家朋友不簡單。

岱宇苦笑,“我還有得救?”

乃意不忍心,“小小挫折,何用自卑,岱宇,我看好你,不要讓我失望。”

“乃意,你真是煲冷醋專家。”

“岱宇,曬完太陽戲畢水,也該有個正經打算了吧?”

“韋律師也那麼說,我總是提不起勁,”岱宇搖搖頭,“不知是否遺傳,一身懶骨頭。”

任乃意要是有那樣的條件,任乃意可能會做得比她更徹底。

茶會那日,區維真與任乃意因想早走,到得很早。

新居看得出經專家精心炮製,光是道具,已叫人眼花繚亂:威士活的瓷器,拉利克的水晶,蒲昔拉蒂的銀具……

乃意暗暗搖頭,肯定這些都是林倚梅的妝奩,做壞規矩,世上女子乾脆不用出嫁。

任家沒有嫁妝,只得人一個,乃意吐吐舌頭,要不要拉倒。

幸虧那區維真粗枝大葉,根本沒把這些考究的細節看出來。

如果岱宇也來了,也許會覺得安慰,甄保育夫婦不快樂。

不必憑空猜臆,毋須捕風捉影,人家根本毫不掩飾不和狀態,甫新婚,已經相敬如冰。

甄保育坐在露台上抬頭仰看藍天白雲,一言不發,林倚梅在廚房吩咐僕人作最後打點。

區維真搔著頭皮小小聲說:“氣氛不對。”

乃意只得走到倚梅身邊搭訕說:“別忙嘛,坐下來,我們聊聊天。”

倚梅遞一杯茶給乃意,“岱宇可打算來?”

“她出了門。”不算謊話,到停車場也是出了家門。

倚梅攤攤手說:“岱宇若果看到這種情形,一定笑死。”

乃意連忙維護朋友,“岱宇不是這樣的人,況且,我看不出有什麼好笑的事情。”

倚梅不禁嘆息:“任乃意任乃意,我真佩服你,貫徹始終,朋友眼裡出西施,在你心裡,凌岱宇居然渾身上下渾無缺點,你比甄保育還要厲害,他頭腦是清醒的,只是無法自拔。”

“你想到什麼地方去了,我們說別的,你的手臂無恙吧?”

倚梅將兩條手臂儘量伸直平放,乃意很清楚看到,左臂已經短了三五公分,並且,高低不齊。

“這條膀子已廢。”倚梅頹然。

乃意安慰她,“不要緊,你有內在美。”

倚梅一聽,陡然大笑起來,“任乃意,怪不得你可以成為小說家。”

乃意悻悻地,“你們甄家這幾個人,沒有一個好侍候。”

“對不起對不起。”

乃意好奇,“告訴我,甄佐森怎麼了?”

“好得不得了,城裡花鋪所有毋忘我都被人一掃而空,他才不愁寂寞。”

輪到乃意嘻哈大笑,“佐森不是壞人。”

倚梅溫和地說:“你有一雙善良的眼睛,看不到人家劣跡。”

“那是我的福氣。”

外邊露台上區維真問候友人:“婚姻生活是怎麼回事,說來聽聽。”

甄保育好似沒聽見這條問題,改問:“最近有否見過岱宇?”

“她很好,請放心。”

保育訕笑,“這上下一定想對我三鞠躬多謝我不娶之恩。”

區維真沒給他留面子餘地,“你說她不應該嗎?”

“當然理直氣壯。”

“保育,倚梅付出良多,你應好好珍惜。”

甄保育呵呵地笑,“這麼說來,獵物應對獵人感激不盡?”

維真變色。

甄保育像是把要說的話統統已經說盡,伸長了腿,頭枕在雙臂之上,雙目遙視天空,像是要看透大氣層的模樣,世上之事,或大或小,或悲或喜,再也與他無關。

維真坐在老朋友身邊,為之語塞。

那邊門鈴一響,又來了一位客人,說到曹操,曹操即到,出現的正是甄佐森。

此人手中捧著一大束紫色毋忘我,乃意一見,不禁絕倒,甄佐林一進門,不知做錯什麼,已惹得笑聲連連,一副尷尬相。

趁倚梅去插花,乃意問他:“尊夫人好嗎?”

甄佐森自斟自飲,“她當然好得不得了。”

“你別黑白講。”

“小姐,你太天真了,你以為女人真是弱者?甄氏建築的虧空,統統由我而起,刮下來的脂膏,卻不入我口袋,你明白沒有?”

真是一筆爛賬。

“夫家的刮在囊裡不算,孃家人亦不放過,”甄佐森用嘴向倚梅呶一呶,“直想把所有人抽筋剝皮,方才心滿意足。”

乃意沒想到會聽到這許多是非。

“嘴巴還不饒人,一天到晚嚷嚷:‘把我孃家的門縫子掃一掃,夠你們甄家過一輩子的。’”

倚梅出來聽到,“大哥在說誰?”

甄倚森不語,幹盡杯中酒。

“人已經走了,什麼事也該一筆勾銷了。”

甄佐森放下杯子,“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倚梅並無留他。

甄佐森走到門口,回頭對乃意說:“你看到保育沒有,簡直為魂離肉身現身說法。”

然後拂袖而去。

客人漸漸聚集,乃意暗示維真告辭。

倚梅卻挽留他倆,“少了你們,簡直不成氣候,嚐嚐點心再走,廚子手藝不錯。”

乃意偷偷問維真:“怎麼回事,甄保育的想法忽然變了。”

沒想到維真丟了一個書包:“縱然是舉案齊眉,到底意難平。”

“什麼意思。”乃意白他一眼。

“那意思是說,人心不足,娶了這一個嘛,又覺得那一個知心投機,娶了那一位,又覺得這一位賢良嫻淑,無論選了誰,都一定後悔,必然是錯。”

乃意眨眨眼。

“你呢,”維真忽然問女友,“會不會有同樣煩惱?”

“我?”乃意答,“我從來沒有選擇餘地,多好,不必花腦筋。”

維真愛惜地看著乃意,“真的,人還是笨笨的好。”

乃意不知怎麼回答他好。

維真說得不錯,要是喜歡一個人,喜歡得到了家,不知恁地,總覺得他異常得小,異常得傻,時時刻刻需要照顧呵護。

相反,看法則完全不同,像甄保育適才說林倚梅:“你同她放心,人家不曉得多能幹多精明,有的是辦法,永遠屹立不倒,一柱擎天。”

這樣,就大告而不妙,表示毫不關心了。

當下乃意握住維真的手,“我們該走了。”

維真站起來,仍然比她矮好幾個公分,乃意對該項差距已經完全視若無睹。

世事一向奇怪:當事人若全不在乎,旁人也就不會特別注意,事主如耿耿於懷,好事之徒馬上大感興趣。

倚梅見他倆堅持要走,只得無奈送客。

才走到大門,乃意不經意抬頭,看到半掩著門的書房裡閃過一個熟悉的人影。

乃意立刻被懾住。

她輕輕對男伴說:“我還有點事,你先去把車子開過來,等我五分鐘。”往書房走去。

維真想叫住她,已經來不及。

乃意走近書房,輕輕推開門,房裡光線柔和舒適。

有人對她說:“乃意,請進來。”

乃意如被催眠,雙腿不聽使喚,輕輕轉到沙發另一邊去看個究竟。

沒有錯,她沒有猜錯,坐在長沙發上的兩個人,正是美與慧。

只見穿著高雅黑衣的兩位女士微微笑看住乃意,“請坐,老朋友了,何必拘禮。”

乃意受不了這一擊,低聲嚷:“我一直以為你們是夢中人,”她停一停,“抑或,我此刻就在做夢?天啊,千萬別兩者分不開來就好。”

只見她倆笑不可抑拍拍沙發椅子,叫乃意坐到她們身邊,方便講話。

在真實的光線看去,美與慧的年紀,彷彿不會比乃意更大,“真有辦法,”乃意讚歎,十歲八歲時見她們,也是這個樣子,總也不老。

髮式服裝含蓄地依附潮流——慢著,看出破綻來了,“在夢中,你們穿白色衣服。”

“好眼力。”美讚道,“瞞不過你。”

“你們到底是誰?”乃意低喊。

慧詫異,“不是一早已經告訴你了嗎?”

“不,除卻擔任痴情司,在真實世界裡,你倆扮演什麼角色?”

“呵,我們只是過客,沒有身份。”美微微笑。

“你們來這裡幹什麼?”

慧笑一笑,“近來風流冤孽,綿纏於此,是以前來訪察機會,佈散相思,今忽與爾相逢,亦非偶然。”

乃意似懂非懂,不過她已習慣美與慧的言語方式。

美握住乃意的手,“謝謝你幫了岱宇,我們感激不盡。”

“我並沒有出什麼力,”乃意靦腆,“是她自己幫了自己。”

慧莞爾,“那麼,至少你也幫她自助。”

充其量不過如此,“我還沒有開始呢,”乃意起勁地說,“正想拉攏她同韋文志律師,還有——”

美忍不住笑著打斷她,“夠了夠了,好了好了,到此為止,你不是造物主,切莫越界。”

慧提點乃意,“一切順其自然吧。”

乃意怔怔地,一旦放下這個擔子,她倒有絲捨不得的失落。

餅半晌她問慧:“到底何為古今之情,又何為風月之債?”

慧笑著說:“噫,大作家,讀者們還等你慢慢寫出來看呢。”

乃意駭笑,“我?”指著胸口。

“為什麼不是你。”

“我就算寫得出,也都是假的。”

美吟道:“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乃意尷尬地笑,“又來了,你倆真是啞謎專家。”

這時美與慧已不肯多講,一人一邊搭住乃意的肩膀,“岱宇因你超越迷津,重新做人,實在感激不盡。”

乃意見她倆有總結此事的意思,頓悟,“我們可是要道別了?”

美與慧但笑不答。

乃意慌起來,“捨不得捨不得,不要離開我,岱宇一事已經證明我是好助手,下次再用我如何?”

美搖搖頭,“你這個痴人。”

慧勸道:“憨紫鵑,這裡沒你的事!還不涼快去。”

乃意如遭雷殛。無比震盪,“誰,我是誰,你們叫我什麼?”

偏偏區維真在這個時候推開書房門進來,“乃意,你對著滿架子的書說什麼?等了二十分鐘都不見你,原來在此演講。”

乃意再回頭,已經不見了美與慧。

落地長窗的白紗簾拂動,也許她倆已經過露台兜往大廳,但是更有可能,她倆己回到幽微靈秀地去了。

維真見乃意怔怔地,宛如不知身在何處,不禁搖頭說:“越發鈍了。”

他拉著女朋友離開甄宅。

乃意非常惆悵,這是最後一次見美與慧了吧。

但願她倆精神時常與任乃意同在,否則的話,一個女子,既不美,又不慧,前途堪悲。

半晌,乃意才回到現實世界來,問維真:“我們到哪裡去?”

“約了岱宇呢,忘了嗎?”

凌岱宇穿著最時髦的五十年代復古紅底白圓點密實泳衣,身子浸在水內,雙臂搭在池邊,正與一個英俊小生說話。

那人,看仔細點,正是韋文志律師。

游泳季節尚未開始,天氣清涼,泳池裡沒有幾個人,岱宇興致這樣高,可見心情不錯。

韋文志遞一杯酒給岱宇,岱宇就他的手喝一口,仰起臉,笑起來,把長髮撥往腦後。

區維真把此情此景看在眼內,十分困惑,輕輕問乃意:“一個人,可以這樣靡爛地過一輩子嗎?”

乃意“嗤”一聲笑出來,“為什麼不可以,城內若干名媛,就是這樣過生活。”

維真便不再言語。

餅一會兒,乃意說:“我覺得韋君真適合岱宇。”

“那自然,他可以補充她的不足。”維真早已與女友一個鼻孔出氣。

“你看他倆多享受多陶醉。”

餅一刻,乃意看向維真,不知恁地,他倆從未試過沉醉在對方的懷抱裡,從開始到現在,乃意與維真始終維持文明友好的關係,互相關懷,卻不縱容對方,清醒、理智、愉快,但絕對沒有著迷。

可惜。

維真似看穿女友的思維,他溫柔地說:“愛可燃燒,或可耐久,但兩者不可共存。”

乃意大大驚呀,“什麼,”她讚歎,“誰說的?”這話閃爍著智慧。

維真笑笑,“一位作家。”

作家?為什麼任乃意沒有構思這樣好的句子?

維真又說:“我同你,都不是易燃物體。”

“但是你會照顧我支持我,會不會?”乃意充滿盼望。

誰知維真無奈地答:“乃意,我人微力薄,能力有限,即使盡力而為,也不會變成超人,假如空口說白話,只怕令你失望,不過我答應你,一定會全心全意站你背後。”

聽了這話,乃意愣住。

忽覺無限淒涼,原來想真了,他們不過是平凡的一男一女,生關死劫,都得靠自身捱過,天如果在明天塌下來,他頂不住,她也頂不住,不過,乃意想到維真一定會在該剎那把她摟在懷中,已經淚盈於睫,哽咽起來了。

她還要裝作不在乎,把頭轉到另一邊,故作訝異狀說:“岱宇過來了。”

凌岱宇已披上毛巾外套,一見乃意,便輕輕問:“怎麼樣?”

乃意當然知道她的心意,立刻答:“人家生活得很和洽,十分愉快。”善意謊話,乃屬必需。

難怪維真嘉獎地微笑。

岱宇發一陣子呆,才用細不可聞的聲音說:“講真的,林椅梅忍耐力強,適應能力高,確是個賢妻良母人才。”死心塌地地服了輸。

乃意問:“你呢,你打算玩一輩子?”

“不知道,沒有打算,管它哩,懶得理。”她喝一口香檳,咯咯咯笑起來。

年輕有為的韋文志就是為這個著迷吧?

都會中人人朝氣勃勃,孜孜不倦,為什麼?為些微利益,為子虛烏有的名氣,為一時鋒頭,漸漸演變成螻蟻爭血,再厭惡,亦不能免俗,沉淪日深,不能自拔。

忽爾在功利社會遇見對俗世俗事毫無興趣的女郎,香檳作伴侶,跳舞到天明,至情至聖,心無旁騖地縱容私情,飲泣、歡笑,都毫無矯情。是值得著魔。

韋律師為此幾乎不想上班工作苦幹。天天巴不得忙不迭將工夫趕完,月兌離勞形之案牘,奔向岱宇那薔薇色天空與她進入另一個逍遙世界。

他絕望地需要她。

失去她大抵也不致於死,但是精魂已失,生存沒有意義,懷著恐懼,這段感情更令他精神抽搐。

他無時無刻不想纏著她。

韋文志自嘲地問乃意:“此刻我處境尚算安全?”

乃意拍拍他的肩膀,“甄保育那一章已告終結。”

“可是,凌岱宇感情書可能是本鉅著,長達一百章。”

乃意白他一眼,“痴兒,虧你還讀那麼多書,這等淺易的道理你都不懂,即使佔有一章,已經受用不盡,可知世上萬般好,便是了。我同你,不過在浩瀚宇宙其中一個小小星體上暫時寄居數十年,說什麼天長地久,廢話。”

韋文志看著乃意,心中激盪不已,一股痴念漸漸釋放開來。

乃意笑吟吟地看著他。

韋文志也自笑起來,過一會兒,自去侍候岱宇。

維真輕輕問乃意:“你同他說了些什麼,我見他如夢初醒、恍然大悟的樣子。”

乃意笑:“我同他講,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維真也笑,“我才不相信兩句話會令他醍醐灌頂,感激銘心。”

“維真,我們走吧,不理他們。”

乃意說得出做得到,任務已畢,一派瀟灑,專心寫作讀書。

維真順理成章地考入法律系,故時刻與他的學長韋文志聯絡。

乃意第一個長篇小說印出單行本,她捧書愛不釋手,抱著它進入睡夢裡。

維真取笑她,“看著己作,神色溫柔愛憐,前所未見,文章肯定是自己的好,信焉。”

一個個字做出來,涓滴屬於一己心思,不愛才怪,所以,列位看官,千萬不要問一個寫作人“你最喜歡自己哪一本書”,永遠沒有答案,因為字字看去皆有汗,本本辛苦不尋常。

這個時候,乃意的工作已經有了個良好開始,她不介意別人怎麼看,正當職業,只要養得活自己,兼夾有興趣做,便是理想工作。

轉眼間又一年,乃忠這小子又回來了。

多年獨立生活使他對家人感情淡薄,拎著姐姐的書,他躊躇地說:“可是,這算不算藝術?”

乃意見他對俗世事一無認識,看樣子真正適合一輩子藏身學術界象牙塔內,不禁笑得肚子痛,過半晌才答:“乃忠,至矜貴的藝術,乃是令大眾快樂的作品,藝術並非小撮人之特權,藝術必須自勢利階層手中解放出來。”

既然乃忠喜歡高深莫測,似是而非的辯證法,乃意便滿足他。

丙然,他聽了之後,怔怔地思索,不再發表意見。

對這位兄弟,乃意恐怕永遠不能與之肩並肩訴衷情,自他留學第一個暑假起,他們便把對方視作假想敵,只有競爭,沒有商量餘地,下意識要把對方比下去。

第一回合,乃意勝利,但是她知道弟弟比她小好幾歲,他的前途,未可限量。

乃意同維真訴苦:“你看我多無聊,同小弟爭出息。”

維真看她一眼,“有競爭才有進步,無可厚非。一些家庭,大哥太愛弟妹,處處維護,形成不平均發展,弟妹終身倚賴長兄,一事無成。”

乃意吞吞吐吐,終於講了老實話:“維真,我想專注寫作,放棄大學。”

“不行?”

“咄,我毋須你批准任何事宜,我只不過把你當作朋友,特此通告。”

“你一定要花這三年時間。”

“給我一個理由。”

“畢業之後,你可以理直氣壯地說:大學課程無用。”

“去你的。”

“相信我,這三年對你日後處世態度以及氣質量度有很大幫助。”

乃意不語。

維真的聲音忽然縮得很小很小,“你就當作陪小子讀書吧,我只恐怕你的時間多出來,投入社交應酬界,生活多姿多彩,日漸老練,與我月兌節,日久生變。”

乃意抬起雪亮的雙目,為什麼不早說呢,區維真先生。

“請原諒我這一半私心,其餘一半,請相信我,是真為著你好,我知道你的收入已可支付大學費用有餘,乃意,進修有益。”

乃意內心漸漸軟化,外表只是不做出來。

她希望維真再懇求美言幾句。

誰知那小子詞鋒一轉,不再退縮:“又,我聽乃忠說他肯定要讀到博士,你才區區學士,已經遜色,倘若連這個銜頭都沒有,如何見他。”

乃意笑吟吟看著他,喏,這便叫軟硬兼施了。

矮子多計謀,維真現身說法,緊點松點,松點緊點,便控制住身邊人。

乃意沉吟,“我考慮考慮。”

“我早替你報了英美近代文學,將來你至少曉得海明威費茲哲羅喬哀斯略月兌這幹人,定對寫作有幫助。”

乃意唱反調:“文化往住是一個人的包袱,需用資料,乃可抄書,炒香冷飯,照樣是門營生,書讀多了,這個不屑,那個不肯,事事過不了自己那關,迂腐迂迴,白白滅了志氣。”

維真氣結,“好一個市井之徒。”

乃意有現成的答案:“可幸我生活在現實世界裡。”

維真看著她,“乃意,一個人做出一點點成績之後肯不驕傲真是很難的事,你說是不是?”

乃意若無其事,“吃那麼多苦,就是為著一日可以驕傲,不然還有什麼意思,校長,我很欽佩你的理想,但是你那套與人性不合,我無力效法。”

區維真忍不住用雙手捧起乃意的臉,“你這刁鑽女,有朝一日我向你求婚,乃是因為你那套歪論永不使我沉悶。”他大力吻她額角一下。

乃意笑嘻嘻,“我的讀者亦有同感。”

她的讀者真待她不錯。

一日報館通知任乃意去取一個包裹。

編輯小邱笑道:“是一位老先生親自送上來給你的。任乃意,你捫心自問最近寫過些什麼,得罪了什麼人,這會不會是包裹炸彈。”

乃意駭笑。

編輯說:“真羨慕你們,得到讀者厚愛,送花送糖,就差沒送金幣,我們做編輯的,一樣做個賊死,就沒好處。”

乃意想一想,“但是你們有退休金。”

上帝是公平的,小邱一想,也就不再言語。

乃意好奇心熾,沒等回家已經迫不及待將油皮紙包裹拆開,一看,是一疊書。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