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描紅躺下不到一會兒便起身淋浴,台青密切注意她的一舉一動,不用很敏感的人也看得出描紅心神恍惚到極點。

描紅一出門,台青就跟在她身後。

開頭還閃閃縮縮,十分鐘後,台青發覺就算大聲叫她,描紅也聽不見,於是笑咪咪地不徐不疾跟在描紅身後約三五公尺之遙。

描紅沒有叫車,附近有間清靜的咖啡館,平日去的多數是過一條街那間大學的學生,描紅想必是約了人在那裡等。

那人相當體貼呀,知道描紅人生地不熟,便挑選一個這樣的地方。

丙然,描紅推開咖啡廳的玻璃門進去。

台青躊躇了一會兒,既然到了這裡,不探一探廬山真面目實在心癢難搔,台青接踵而至。

咖啡室裡燈火比較暗,台青找到角落位子坐下,慢條斯理叫了杯冰茶,滿臉笑容,目光追蹤描紅的白襯衫,不錯,她對面的確坐著男伴。

慢著,台青看真了,驀然收斂笑意,不可能,台青握緊拳頭,忍不住霍地站起來。

台青不能控制自己,一直向描紅那張台子走去。

假如坐在描紅面前的人是紀敦木,她都不會那麼震驚,座中兩人見有人走近,下意識抬起頭來,呆住。

台青什麼話都講不出來,過半晌,只說:“沈描紅,你怎麼對得起姐姐。”

不錯,握著描紅的手的人,是韓明生。

台青大惑不解,“你。”她指著韓君說:“你陷我姐姐手不義。”

可憐的尹白,可憐的尹白。

韓明生連忙站起來,“台青,你先請坐下。”

描紅臉色灰敗,一動不動。

台青紅著眼睛說:“描紅,你太離譜,你該想想尹白如何待你,你怎麼可以!”

描紅長嘆口氣,“你說得對,台青,我不可以,韓明生,你聽見了?”

韓明生冷靜的答:“你們根本不瞭解尹白,她才不需要你們憐憫。”

台青雙眼瞪著韓明生。

只聽得韓君對描紅說:“尹白會諒解我們的。”

台青說:“不能因她大方面一再傷害她,尹白也是血肉之軀。”

韓明生忽然冷冷問台青:“這是你良心發現後的表態辭?”

台青象是被人摑了一巴掌,目定口呆,漸漸低下頭來。

對,她有什麼資格開口,當初她何嘗不以同一手法自尹白名下把紀敦木奪過來。

台青站起來,“對不起,是我多管閒事,你當我什麼都沒看見過,我不會說出去。”

描紅拉著台青,“你等等我,我們一起回去。”

台青不理她,一徑向前走。

描紅在身後叫:“台青,台青。”

台青轉過頭來,嘆口氣,“你現在可明白我的處境了吧,此刻你不會再諷刺揶揄我了吧,偏偏他的現役女友會是尹白。”

描紅與台青坐在路邊的石登上。

台青說:“叫我倆怎麼回家見尹白呢,住她房穿她衣服吃她飯搶她男朋友,我們會不會禽獸不如?”

描紅不出聲,任由涼風打亂她的碎髮,台青覺得她倆同病相憐,不禁握緊描紅的手。

描紅低低說:“對不起,我一直以為你仇視我。”

“你那些自卑感一點根據都沒有。”

描紅說:“我一向肯定你有偏見,視我如匪。”

台青忍不住說:“荒謬。”

餅一會地描紅心灰意冷的說:“我想回上海算了。”

“胡說,千辛萬苦的出來,什麼成績都沒有,怎麼回去見江東父老?你還沒開始呢。”

“我不肯定熬得下去,這一兩個月的生活給我很大啟示,自費留學是不可能的事,造成你們龐大負擔,亦非我所願,同你跟尹白一樣,我的性格也帶點不羈、浪漫、驕傲,我不想一輩子坐在書桌前替孩子補習功課。”

台青說:“我父親願意支付你一切所需費用,對他來說,真是小事。”

描紅苦苦的笑,“可是,那樣我就抬不起頭來了。”

台青看住她,“你真的想回去?”

“將來再等機會,有志者,事竟成。”

“你這點倔脾氣,倒是再象尹白沒有。”

“我拿什麼同尹白比,真沒想到有這麼好的一個姐姐。”

“她不自私,她願意把最好的拿出來與我們分享。”

描紅說:“香港人一向慷慨,你也該知道歷年來他們探親時攜帶的禮品數目何等驚人。”

台青沉默。

“我一直沒敢問你,”描紅抬起頭來,“你與小紀,也很受一點壓力吧。”

台青無奈地坦誠相告:“當然,結婚,擺明對姐姐不起,不結婚,更加對姐姐不起,左右都是個罪人。”

描紅心中同情悠生,“這麼大的顧忌,仍在一起,你倆是相愛的吧。”

台青點點頭,惋惜地說:“誰在婚前沒有異性朋友,不幸他認識尹白在先,換是別的女孩子,十個八個也不相干。”

台青講的,正是描紅此刻的處境。

包難的一層是,描紅看得出,尹白重視韓明生,遠遠超過紀敦木。

想到這裡,描紅不禁萬念俱灰。

她一心一意圖上進報答尹白,沒想到半途殺出一件這樣的奇事。

內心似被蟲蟻啃咬,說不出的痛苦。

“回去吧,我們不能在這裡坐通宵。”台青說。

描紅模模胃部,“肚子也餓了。”

一個人,倘若不用擔心飽與飢的問題,相信容易維持尊嚴。

“台青,”她懇求,“請你為我暫時保持緘默。”

“你放心。”

她們回到家,尹白來開的門,一臉笑容,打趣地問:“我有無看錯,到什麼地方去握手言歡來著?”

描紅慚愧得無地自容,低頭回房間去,一言不發。

尹白低聲問台青:“你探到什麼?”

台青勉強圓謊:“她想家。”

“啊。”尹白十分同情。

台青不由得在心中嚷:姐姐,姐姐,你真傻,讀書工作都那麼聰明的一個人,為何在這種事上笨得似一條牛,木知木覺,失去一次又一次?

台青的神情也有點萎靡。

尹白問:“你也想家?”

台青沒出聲。

“你母親快要來看你,之後我們就該動身了。”

三姐妹倒有兩人吃不下飯,沈太太掛住丈夫,只喝一碗湯,尹白不管三七二十一,據案大嚼。

描紅呆呆的注視尹白,目光充滿內疚,忽然放下筷子,走到露台去,台青跟著過去安慰她。

尹白小懷大慰,“你看,她們終於冰釋誤會。”

沈太太一半玩笑,一半頗有深意的說:“是嗎,當心她們聯合起來對付你。”

尹白再添半碗飯,不在乎的說:“她們會的伎倆,我也懂,不怕不怕。”

沈太太有一句話說不出口:這些姐姐妹妹相比,尹白,你差遠了。

笨女人生笨女兒,沈太太憐惜地看住尹白,“媽媽沒有天份讓你承受,真不好意思。”

尹白大奇,“你是第一個說這種話的母親。”

多數父母親會得埋怨子女蠢鈍,口頭禪是“不知道象誰”。

沈太太模著尹白的手背,“你爹明天可以出院了。”

“不影響行期吧。”

“幸虧不會。”

“母親,你對遠行的感覺如何?”

“我還沒問你,你倒問起我來了。”

沈太太有點心不在焉,她雙眼一直留意露台上的動靜。

只見台青把一隻手搭在描紅肩膀上絮絮細語。

奇怪,她們倆居然會忽然自動要好到這種程度,裡頭似有文章。

尹白天真爛漫,一點不予注意,只嚷著要吃桂圓。

“我肯定溫哥華沒有這個玩意兒。”

“有,片打東街榴蓮都有。”

描紅肩膀聳動,分明在飲泣。

尹白說:“有人告訴我,他們現在已懂得賣玉簪花了,另有一個名字,叫做月下香。”

“尹白,”沈太太忍不住,“你看看描紅幹什麼。”

尹白轉過頭去,“她想家。”

沈太太聞言黯然,“華人,誰不想家,象你父親,到了香港想上海,將來到了加拿大又想香港。”

尹白笑,“一生就在昨夜夢魂中,還似舊時游上苑中渡過?”

沈太太被女兒逗得笑出來。

當初留學,半夜醒轉,尹白永遠搞不清楚身在何處。

“台青倒好,觀音兵跟著走。”

尹白答:“想必是,我不大好意思追問詳情。”

“你看得開我也很高興。”沈太太溫和的說。

尹白微笑,“一切都是註定的,也許小紀認識我的目的,不過是為著要轉接結識台青。”

“尹白,這個夏天,你改變太多太多,總算長大了。”

“我很不捨得呢。”

沈太太說:“不好,連台青都哭起來。”

“讓她們發洩發洩。”

“我去勸勸。”

沈太太走過去,半晌總算是勸住眼淚。

這時候,韓明生打電話來,尹白聽見他的聲音,不由得說一句:“噫,好久不見。”

“尹白,我有話說,明天下午你可有空。”

“明後天都不行,父親不知哪一天要出院。”

“那麼星期五下午。”

尹白見他語氣鄭重,便取笑他:“沒想到你我之間還有說不盡的話。”

“星期五下午四時老地方見。”

那邊已經掛斷電話。

尹白還來不及納罕,描紅的學生又追上門來。

描紅一個禮拜教七天,上午兩節,下午三節,一直到十點多不停,尹白出這個主意本來是為著替描紅消閒,沒想到描紅要證明獨立,竟當一項企業來做。

尹白見描紅心情甚差,而學生也不過是住在附近,便替她回掉。

沈先生第二天下午就出來了。

身子略見虛弱,但無大腦。

沈太太趕著服侍丈夫,心無旁驚,尹臼忙著做副手,竟沒留意描紅早出晚歸,舉止失常。

星期五上午尹白特地出去買了一盒父親愛吃的糕點回來,見房中只得台青在讀小說,便問:“描紅呢?”

台青不敢回答,只說別的:“尹白,我母親明天飛機到。”

“咦,怎麼拖到現在才說?”

“我見你們都忙,打算自己去接。”

“當心計程車司機把你們載到荒山野嶺。”

台青忽然喃喃說:“拿我喂豺狼都不要。”

尹白嚇一跳,“這等自卑感不是描紅傳染給你的吧。”她把一塊巧克力蛋糕遞過去。

“姐姐,明天媽媽一到,我便會同她說,我與紀敦木打算訂婚。”

尹白聽著,靜半晌才說:“你不必忙著向任何人交待,想清楚才做決定。”

到頭來還是處處為台青著想。

“我真的決定了,”台青低下頭,“相士說我會早婚。”

“這幾天你與描紅的士氣低落,到底怎麼回事?”

台青躺在床上,雙臂枕在腦後,長嘆一聲。

尹白見這天之驕女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模樣,不禁莞爾。

“母親相當迷信,平常沒事都上一柱香一支籤,此刻不知如何求神拜佛。”

“明天來了,你可以陪她到此地黃大仙廟去。”

“你不反對?”台青意外。

“婦孺尋求一點寄託及娛樂有什麼好反對的。”

“尹白,你知道嗎,很多時候聽你的口吻,你都沒把自己當做一個女子。”

尹白笑著更正台青,“你的意思是,我沒有故意在日常生活上突出女性的特徵。”

“對,是故意的嗎?”台青問。

尹白笑,“這是最後一招,未到性命關頭,不能露出來。在童話中,虎是貓的徒弟,貓把所有武藝傳授給虎,虎便想吞吃貓,貓於是縱身上樹,原來他留著絕招救命。”

台青不出聲,講理論,尹白真是一套套,奈何紙上談兵,現實生活上,碰到的,永遠是另外一些事。

尹白對鏡化妝。

台青問:“其餘姐妹好象還沒有給我們回信。”

“別急。”

台青見尹白特別留神配色,“約了誰?”

“韓明生。”

台青噤聲。

尹白臨出門跟台青說:“描紅回來,同她說,冰箱裡有果子凍蛋糕。”

尹白輕鬆地下樓叫車,一點也不知道什麼在前面等她,人類自稱萬物之靈,對於命運的安排,卻一無所覺。

韓明生比她早到,一見尹白便站起來,她幾個男朋友都堅持執行這種禮儀,尹白只覺舒服。

尹白喜歡孜孜打量韓明生,“真虧你們男生一整個暑天揹著西裝外套。”

兩個月不上班,尹白的武裝解除得七七八八,姿態比常時天真,韓明生更不知道如何開口,鼻尖漸漸沁出汗來。

他頭皮發麻,硬著心腸,沒頭沒腦的說:“我同描紅商量過了。”

尹白一怔。

韓明生鼓起勇氣說下去:“投親靠友總不是法子,我願意帶描紅到倫敦,一切開支由我負責。”

尹白何等聰明,聽到這一句,即時明白了。

她抬起頭來。

韓明生接觸到尹白的目光,覺得寒颶颶,他低下頭,“對不起,尹白。”

尹白鎮靜地坐著,外表什麼異象都看不出來。

餅一會兒,她以一慣的語氣說:“你肯定已經找到理想的人了。”

“是。”

“開頭的時候,你以為我是她,因為我象她。”

韓明生不得不殘忍地回答:“是。”

“直到你看見真實的版本,你決定立時更換。”

韓明生再也說不出話。

尹白站起來,“我尊重你的意願。”

尹白覺得心胸間空蕩蕩,象是掉了一樣重要的東西,她有點慌,目光到處尋找,終於發覺那是她寶貴的自尊,它落在地上,亮晶晶似碎玻璃,摔成一千片一萬片,淌滿地,天呀,尹白想,這要花多久才能一片片拾得回來?

她震驚,屈辱地退後一步,對人性重新有了估價。

韓明生伸手過來,“尹白。”他想扶她。

尹白轉頭離開。

回家去,尹白告訴日已,至少那還是她的家。

她用力推開大門,一逕走到客廳,見父親正為台青解釋建築結構上的問題。

尹白鐵青著臉,“沈描紅呢,叫她出來!”

沈太太暗暗嘆口氣,她早已料到有這麼一天。

台青忙站起來,“姐姐——”

“假惺惺,你知情不報,與她狼狽為奸,去叫她出來與我對質。”

沈先生連忙喝道:“尹白,你給我坐下。”

“父親,世上有那麼多男人——”

“尹白!”

尹白知道父親不肯讓她去到更不堪的地步,他要她自重,他要地控制情緒,他不准她出醜。

尹白忽然覺得她要令父親失望,眼睛逼滿淚水,“爸爸——”

沈先生急急說:“是你要接妹妹出來,為人為到底,送佛送到西。”

尹白再也聽不進去。懷一腔怒火,回房去找描紅。

不見有人。

尹白拉住台青:“你一定知道她在哪裡,她躲不過這一戰。”

台青並沒有否認,她點點頭,“我的確知道。”

“說。”

“她到東區火車站去了,乘今日六點鐘班車回上海。”

“什麼?”

“我沒能勸阻她,她叫我代守秘密,並叫我交這封信給你。”

尹白呆住。

她突然間醒覺,把信放進口袋,拉住台青的手,“跟我來。”

“沒有用,姐姐,火車要開了。”

尹白在最快速度內取餅父親的車匙撲出去,耳邊傳來父母焦急的詢問聲。

她沒有回答,自車房內駛出車子,急踩油門而去,平時只要十分鐘時間便可抵達,今日尹白一連衝幾個紅燈,抱著撤銷駕駛執照,大不了以後都不開車的原則,飛向車站。

台青在一旁緊張地握著拳頭,“快點,快點。”

尹白惡向膽邊生,罵道:“現在快有什麼用,描紅出門時你為什麼不拉住她,你自私,你內心盼望她回上海去。”

台青轉過頭來,“你罵我。”

“是要罵,廿多歲的人,一點主張也無,也不想想描紅這次回去怎麼交代:你怎麼回來了?呵我因一個男人同姐姐鬧翻所以回來——笑死全上海兩千萬人口,台青,你陷她於不義。”

台青翻覆的說:“尹白,你終於肯罵我了。”

“難道還不該罵?”

“應該應該,”台青飲泣,“我以為從此你立意對我客客氣氣,不再是自己人,見你與描紅理論,心裡難過,至少你肯與她計較,但你只對我冷淡。”她用手掩住臉。

尹白啼笑皆非。

也許台青永永遠遠不會長大,活該,讓紀敦木照顧她一輩子好了。

尹白把車子丟在車站門口,準備給交通警察拖走,她與台青擠進火車站大堂,抬頭一看,但見人山火海,而壁上大鐘的分針恰恰追過時針,時維六時十分。

尹白倒抽一口冷氣,遲了,胸口湧起一陣悲哀,罷罷罷,她決意開車追到羅湖。

正在此時,忽然有人在身後大力推她倆,尹白一看,是個孔武有力的中年婦女,正大聲詛咒:“電腦電腦,電腦勝人腦,人腦如豬腦,壞了足有半小時還修不好,熱死人,都沒有空氣了,讓開點讓開點。”

尹白與台青一聽,喜心翻倒,一左一右拉住那婦人,“你搭哪班車?”

“六時正這班,怎麼,你們有辦法?”

她倆交換一個眼色,立刻分道揚鑣去尋人。

那婦人猶自嘮叨:“一年搭三五十次火車,從來未曾壞過電腦……”

尹白已經去遠。

一邊找一邊心中默默祝禱:讓我找到描紅,過往不咎,大家仍是好姐妹。

尹白擠出一身汗。

看到了。

描紅躲在一個角落,面孔朝裡,正坐在一隻舊皮箱上,瘦瘦背影疲倦、落魄、悲哀。

尹白鼻子發酸,走到她背後站住。

大堂中人聲鼎沸,描紅當然沒聽見尹白腳步聲。

尹白看清楚認分明是她了,自口袋中把那封信掏出來,撕成一片片,捏在手中,叫聲“沈描紅”,描紅轉過頭來,尹白趁勢將紙碎片兜頭腦摔過去,“你倒是痛快,一走了之。”

描紅見是尹白,再也說不出話,憔悴的大眼睛怔怔落下淚來。

尹白指著她:“不過是一個男人罷了……”

群眾忽然爆出歡呼聲:“修好了修好了,可以進閘了。”象流水似湧進月台乘車。

尹白緊緊攫住描紅的手,怕她走月兌。

描紅沒有掙扎,人群散的十分快,霎眼間整個大堂只剩下幾十人,而這個角落,只得她們三姐妹。

尹白的化妝早就糊掉,描紅傍徨悽苦,五官統統往下掉,台青掛著一張哭喪臉。

尹白到底是尹白,在這種尷尬時刻忽然仰首大笑起來。

台青嚇一跳,“姐姐,有何可笑?”

尹白邊笑邊答:“我笑幸虧沒有異性在場,否則看到我們這個鬼樣一定掉頭而去。”

可不是,衣服皺,面孔也皺,頭髮與上衣齊齊貼在皮膚上,手袋當書包似斜掛,八字腳,雙手打架似緊緊互牽。

尹白到此刻才鬆開描紅,描紅的手腕已被勒起一排手指印。

將來她可以回去,探親、定居,悉聽尊便,但不是今天,鐵路公司的電腦訊號系統及時發生障礙,救了尹白一次,她抹一抹冷汗。

不然她就成為千古罪人:千方百計把妹妹誘出內地,然後再因小筆把她擠出局,遣返家鄉,陷她於兩頭不到岸的困境。

尹白此刻心境非常通明,自有文化以來,就有句成語,叫好人難做,可見人人都有同感。

三姐妹走到大堂門口,只見小房車端端正正停泊在原來的位置,沒有被拖走,擋風玻璃上也不見夾著告票,尹白不相信這種運氣,不禁渾身暢快,哈哈哈哈又一次笑起來。

台青問:“姐姐你又笑什麼?”

“我笑平時停三分鐘車去取一束花也會被交通警察發兩次告票,我原以為這次他們會派出坦克車來對付我,誰知撿了一身彩,沒事。”

描紅一直沒有抬起頭來。

她們三人上了車,尹白髮動引擎,往左邊扭馱盤,正欲駛出大路,一位軍裝警察卻走過來。

“小姐,請繫上安全帶。”

尹白又笑了。

台青轉過頭去。

她記得姐姐說過,不能哭,就得笑。

但也要象尹白那樣豁達聰明的人,才能在這種情況底下笑得出來。

門鈴響之前,沈氏夫婦如熱鍋上的螞蟻,在客廳中亂鑽。

沈先生訴苦:“再不回來,胃潰瘍未愈,心臟病要發作了。”

沈太太也說:“要命不要命,女兒養到廿多歲還要操這種心。”

“太太,她們要是回來了,你可是一句話不要得罪她們。”

“我懂我懂,我們出錢出力之餘,並無發言權。”

正在揮汗,門鈴一響,沈先生親自搶過去開門。

見是她們三姐妹,一顆大石頭落地,咚聲可聞。

三女蓬頭垢面,可見戰情慘烈。不知誰勝誰負,他當然不敢垂詢,想象中尹白一定輸得一窮二白,但,為什麼只有她一人面帶笑容,而餘女則垂頭喪氣?

沈老怕女兒氣急攻心,神經失常,忙問:“尹白,你笑什麼?”

尹白見人人關心她的笑臉,不欲勞師動眾,即時收斂笑意,誰知她父親又問:“尹白,你怎麼不笑了?”

做人之難,可見一斑。

她已精疲力盡,到浴室坐在蓮蓬頭下直淋了廿分鐘才出來。

用一條大白毛巾裹住身子,躺在床上看天花板,忽覺累不可當,便睡著了。

有人喝酒,有人唱歌,有人吃藥,尹白比較幸運,她昏睡,睡眠醫百病。

早睡早起,驟醒時才清晨五時許。

尹白自床上躍起,左右環顧,不見兩個妹妹,嚇一跳,隨即又想,走吧走吧走光了也好。

終於忍不住,走出去找人。

台青睡在書房裡,穿著昨天的衣服,蜷縮一角,如只流浪的小動物。

描紅坐在露台上,看山下清晨風景,神色木然。

綠幽幽的路燈尚未熄滅,一連串似項練般隨著斜坡落市區。

尹白過去坐在她身邊。

描紅一見姐姐,立刻站起來。

尹白冷冷道:“坐下,我不是你太婆。”

描紅只得坐下。

餅了很久很久,描紅只覺得天象是要永遠維持這一種瘀藍色來陪衫她的心情,尹白又開口了。

她的聲音恢復從前那種和煦,尹白說:“英國的天氣臭名昭彰,受不了的時候,叫他駕車到郊外,對牢一棵樹,尖叫三分鐘,會好過得多。”

描紅的眼淚如噴泉般湧出。

尹白還沒有發覺,繼續說下去:“他辦事,我放心,你盡避跟著他去好了。”

聽不到回答,尹白轉過頭去,非常詫異,描紅與台青都似有流不盡的眼淚,而她,沈尹白,卻似乾涸的沙漠,擠不出一滴水來。

香港這社會,早已把人練熬成為不鏽鋼,尹白長長吁出一口氣,還哭呢。

尹白拍拍手,此事就這洋解決了。

她晃一晃頭,從此之後,這顆腦袋,得端端正正屹立在她大小姐自己的脖子上,不象台青與描紅,可以往男友肩膀上靠去。

回到廚房,碰到母親替她做茶,半杯牛女乃,兩個茶包,不加糖。

尹白取起杯子喝一口。沈太太看著她不語,只是微笑,知女莫若母。

尹白覺得有交待兩句的必要,於是說:“她們需要他們比我多一點,他們很快的發覺了,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發生這種事。”

沈太太不出聲。

尹白又說:“便宜了那兩個小子,他們會幸福的。”

尹白堅持戴著一副有色眼鏡做人,拒絕看到人與事的陰暗面。

沈太太說:“有封信自墨爾缽來。”

尹白不出聲。

“沈家不是有位姐妹住在墨爾缽嗎?”

沈太太把信送給尹白。

信殼上黏著彩色斑斕的兩個郵票。

尹白再倔強,也自心灰意冷,拆也不拆,當著母親的面,把信原裝扔進垃圾桶,出去了。

沈先生進來,輕輕問沈太太,“什麼事?”

沈太太連忙合上垃圾桶蓋,“沒有事。”

沈先生倒咖啡喝,“我一直不喜歡混血兒——”

“夠了!”沈太太忽然喝止老伴,“我不要再聽這件事。”

沈先生忙不迭噤聲,吐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