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文夫人心事重重,處處有難言之隱,亦不方便,那麼,只餘世真一人了。

於世真一看就知道胸無城府,天真無邪,好出身,有點懶的女孩,與世無爭,自然不知人間險惡,不知不覺,就保存了純真,人如其名。

要套她說話,易如反掌,勝之不武,餘芒也不想以大壓小。

餘芒一直覺得是這個故事找上她,而不是她發掘了這個故事。

那麼,就順其自然,讓它按步就班地發展下去好了。

餘芒正在沉思,方僑生的長途電話找。

她聲音重濁,“餘芒,替我找快速郵遞寄國貨牌感冒藥來。”

“喂,你有的是秘書。”

“秘書不是傭人。”

“哦,朋友則身兼數職不妨。”

“不要趁我病取我命。”

“我馬上同你辦。”

“餘芒,還有一件事。”方醫生吞吞吐吐。

太陽底下,莫非還有新事。

“餘芒,我在會議中碰見一個人。”

餘芒即時明白了,心中十分高興,以方醫生的智慧眼光,這個可能是真命天子。

她說下去,“原本過幾天就可以回來,現在的計劃可能有變。”

餘芒不是一個自私的人,“沒關係,我雖然需要你,但是我看得開。”

“那麼,”僑生咕咕笑,“我先醫了自己再說。”

餘芒微微笑。

立即穿衣服替僑生去買藥。

在速遞公司辦事處,碰到文太太在寄大盒大盒的包裹。

遇上了。

筆事本身似有生命,自動發展下去。

餘芒過去招呼長輩,“文太太,你好。”

文太太轉過頭來,先人眼的是一件鮮黃色傘型大衣,去年思慧來看她,穿的便是這種式樣的外套,一般的巴哈馬黃,奪目非常,睹物思人,文太太悲從中來。

餅半晌,她才懂得說:“啊,是餘小姐。”

敝不得都說伊像思慧,可是人家的女兒比思慧乖巧百倍,也難怪,人家有家教,人家的母親一定賢良淑德。

兩人分頭填好表格,文太太見餘芒只寄小小一盒東西,便順手替她付了郵資。

作為獨立女性多年,餘芒甚少有機會受到恩惠,極小的禮物,她都非常感激,不住道謝。

文太太見餘芒如此可愛,忍不住邀請她去喝一杯茶。

餘芒親親熱熱摻著她的手臂過馬路。

文大太輕輕說:“我就要走了。”

餘芒只能點點頭。

文太太也覺得餘芒親切,她與思慧,見面不過冷冷,心中尚餘介蒂,思慧動輒給臉色看,母女親情,一旦失去,永遠失去,誤會冰釋,只是小說裡的童話,思慧對她,還不如一個陌生女孩來得親熱。

思慧折磨她,她也折磨思慧。

餘芒轉動著面前愛爾蘭咖啡杯子,說道:“到了外國也可以時常回來看我們。”

上回思慧來到,好似要同她透露或是商量一些什麼消息,結果什麼也沒有說,見到繼父,反而和氣地客套一番,思慧的道理一向分明,只恨母親,不惱他人。

文太太忽然掏出手帕拭抹眼角。

餘芒訕訕地低頭,假裝沒看見。

只聽得文太太哽咽問:“餘小姐同母親,無話不說吧。”

“哪裡,我一個月才見她一次,如在外地拍外景,可能還碰不到,我有話,都到一位心理醫生那裡去講。”

文太太沒想到會這樣,倒是一怔。

餘芒似自言自語,實則安慰長輩,“父母同子女沒有什麼話說,亦屬常事。”

文太太仍然心酸不已。

餅半晌,她說:“思慧不原諒我。”

餘芒只得清心直說:“有時候,該做什麼,就得做什麼,當然希望近親諒解,如不,也無可奈何。”

文太太不語,這女孩如此說是因為她並非文思慧。

她抬頭,“餘小姐,有些痛苦,是你不能想象的,我不得不有所抉擇。”

“我明白,”餘芒忽然大膽地伸出手去按住文太太手臂,“你開始怕他,你甚至不能與他共處一室,實在不能活著受罪,看著自身一日日腐敗。”

文太太臉色煞白,“你怎麼知道?”

餘芒掩住嘴巴,真的,外人從何得知這種私事?

“我只與思慧講過一次,”文太太失措驚惶,“思慧拒絕接受。”

餘芒忽然又說:“不,她諒解,她明白。”

文太太瞪著餘芒,慢慢了解到這可能只是餘芒的好意安慰,這才嘆息一聲。

可是餘芒真正有種感覺,文思慧終於原諒了母親。

“思慧沒有告訴你她不再介意?”她問文太太。

文太太起疑,“你幾時見過思慧?”

這下子餘芒真不知如何作答,過半晌她才老老實實說:“文太太,我從來沒有見過文思慧。”

文太太合不攏嘴。

餘芒又何嘗明白其中所以然,感覺上她豈止見過思慧千次百次,她與思慧簡直似有心靈感應,她才是世上最明白最瞭解思慧的人。

但事實上餘芒根本沒見過思慧,她甚至不知道思慧面長面短。

文太太奇道:“你竟不認識思慧?”

餘芒問:“你有沒有她的照片?”

文太大連忙打開鱷魚皮包,取出皮夾子,翻開遞給餘芒。

是一張小小彩照,思慧的臉才指甲那麼大,她穿著件玫瑰紫的衣服,餘芒看真她五官,不由得在心中喊一句後來者何以為續,沒想到她這麼漂亮!

照片中的文思慧斜斜倚在沙發中,並無笑容,一臉倦情之色,嘴角含孕若干嘲弄之意,好一種特別神情。

餘芒至此完全明白許仲開與於世保為何為她傾倒。

文太太說:“他們說你像思慧。”

“不像啦,我何等粗枝大葉。”

“我看你卻深覺活潑爽朗,思慧真不及你。”

餘芒知道這是機會了,閒閒接上去,“文太太,我倒真希望與思慧交個朋友。”

誰知文太太聽到這個善意的要求,立刻驚疑莫名,過一會兒,定定神,才說:“你不知道。”

餘芒莫名其妙,不知什麼?

有什麼是人人知道,她亦應知道,但偏偏不知道的事?

餘芒看著文太太,文太太也看著她。

餅很久很久,文太太說:“明天下午三時,你來這裡等我,我帶你去見思慧。”

“啊,”餘芒十分歡喜,“太好了,我終於可以見到思慧了。”

文大太凝視餘芒,這女孩,像是什麼都知道,可是卻什麼都不知道,她高興得太早。

文太太淚盈於睫,匆匆取餅手袋而去。

塗芒站起來送她,回到座位,發覺文太太遺忘了思慧的小照。

餘芒小心翼翼把照片納入口袋。

傍晚,製片小林見導演痴痴凝望玉照,好奇地過去一看,唉,陌生面孔,腦筋一轉,會錯意,立刻說:“我們絕不起用新人,這並非太平時節,我們但求自保。”

餘芒卻問:“美不美?”

小林忍不住又看一眼,別的本事沒有,判別美女的本領卻一等高超,見得多,耳懦目染,當然曉得什麼叫美。

小林點點頭,“但不快樂。”

“那是題外話。”

小林笑,“在快樂與美麗之間,我永遠選擇快樂,美不美絕非我之思慮。”

餘芒問:“會不會我們這票人都大有智慧了?”

“智慧也好呀,才華更勝一籌,比較實際。”

“不,”’餘芒說,“你這樣說是因見時下所謂美女其實由脂粉堆砌出來,真正美貌也十分難得。”

小林笑問:“這又是誰,你的朋友、親戚、情敵?”

都不是。

餘芒答:“她是我們下一個劇本的結局。”

小林不明導演的意思,難怪,做著這樣艱鉅的工作,久而久之,不勝負荷,言行舉止怪誕詭異一點,又有什麼出奇。

小林有一位長輩寫作為業,一日,小林天真地問:作家都喜怒無常嗎?那長輩立刻炸起來,“天天孤苦寂寥地寫寫寫寫寫,沒瘋掉已經很好了。”

看,人們賺得不過是生計,賠上的卻是生命。

這一輪導演精神恍惚,情有可原。

“女主角條件談得怎麼樣?”小林問。

“她要求看完整劇本。”

“她看得懂嗎?”

餘芒笑,“由你一字一字讀給她聽。”

“我看還是由導演從頭到尾示範演一次的好。”

“不要歧視美女,請勿妒忌美貌。”

小林滾在大沙發裡偷笑,一部電影與另一部電影之間,這一組人簡直心癢難搔,不知何去何從。

遇上了文思慧這宗奇事,倒也好,排解不少寂寞。

餘芒有點緊張,思慧顯然是那種對世界頗有抱怨的人,現在她又彷彿接收了思慧兩位前度男友,見面時,客套些什麼?

總不能討論許仲開與於世保的得失吧。

餘芒又有點後悔要求與文思慧見面。

太唐突了。

小林見導演失神得似乎魂遊大虛,輕徑籲一口氣,悄悄離去。

餘芒伏在案上,倦極入睡。

看見有人推開大門,再推開一張椅子,走了過來。

“迷迭香,迷迭香。”

餘芒揉了揉眼睛,誰?

一個女孩子充滿笑容拍手說:“醒醒,醒醒,我回來了。”

餘芒急道:“喂喂,那是我的床,你且別躺下去。”

那女郎詫異問:“我是迷迭香,你不認得我?”

餘芒笑說:“那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名字,你找錯地方了。”

“不,”女郎搖搖頭,“這裡舒服,我不走了。”

她竟過來摟住餘芒的肩膀,餘芒看清楚她的五官,思慧,是文思慧,劍眉星目,雪肌紅唇。

“思慧,我不過與你有一個共同的學名而已。”

思慧只得站起來,輕輕轉身。

餘芒又捨不得,追過去,“思慧,慢走,有話同你說。”

此時她自夢中驚醒,一額冷汗。

餘芒啞然失笑,明日就可以正式見面,不用幻想多多。

她換上寬身睡袍,撲倒床上。

鞍約時內心忐忑,故比約定時間早十分鐘,文太太只遲到一點點。

“餘小姐,車子在等。”

餘芒即時跟在文太太身後上車。

文太太神色呆滯,沒有言語。

她們的目的地究竟何在?

餘芒閉目靜心養神,半晌睜眼,那似曾相識的感覺又浮上心頭。

餘芒認得這條通往郊外的路,路旁種植法國梧桐,文藝片男女主角少不了到此一遊。

這條路的盡頭,只有一間建築物。

餘芒猛地抬起頭來,那是一間療養院。

餘芒忽然都明白了,她內心一陣絞痛,低下頭來。

司機在這個時候停好車子。

文太太輕輕說:“就是這裡。”

餘芒恍然大悟,臉色慘白地跟著文太太走進醫院。

那股瀰漫在空氣中的消毒藥水使她不寒而慄。

文太太領她走上三樓,到其中一間病房門外站住。

文太太轉過頭來,“餘小姐,我想你最好有點心理準備。”

餘芒快哭出來,顫聲問:“她的病有多重?”

文太太看著餘芒,輕輕說:“她不是病。”

“什麼?”

“思慧已死。”

餘芒登登登退後三步,張大嘴。

文太太不再出聲,輕輕推開病房門。

她讓餘芒先進去。

房內的看護見到文太太,站起身迎過來。

餘芒終於看到了文思慧。

思慧躺在床上,閉著雙目,臉色安詳。

全身接滿管子,四通八達地搭在儀器上。

餘芒並不笨,腦海中即時閃過一個字:COMA,她的心情難以形容,既震驚又心酸更氣憤,不禁淚如泉湧,呆若木雞。

難怪文太太說思慧已死。

文太太遞手帕給餘芒。

病房空氣清新,光線柔和,餘芒走近病床,坐在床頭的椅子上,不由自主,握住文思慧的手。

思慧,她心中說,另外一個迷迭香來看你了。

思慧的手有點冷,身體分文不動,臉容秀麗,一如童話中的睡公主。

餘芒原本以為一見面便可欣賞到文思慧的美目盼兮,巧笑情兮,誰知思慧已經成為植物人。

餘芒忍無可忍,悲不可抑,哭出聲來。

看護連忙過來,低聲勸慰。

文太大的面孔向著牆角,不讓別人看到她的表情。

餅半晌,餘芒自覺已經哭腫了臉,才儘量控制住情緒,但不知恁地,眼淚完全不聽使喚,滔滔不絕自眼眶擠出來,餘芒長了這麼大,要到這一天這一刻,才知道什麼叫做悲從中來。

她顫抖的手伸過去輕輕撫模思慧的鬢腳,醒醒,思慧,醒醒。

思慧當然動都沒有動。

啊,世上一切喜怒哀樂嗔貪痴恨妒都與她沒有關係了,伊人悠然無知地躺著長睡,她的心是否有喜樂有平安?

這個時候,另外有人推門進來。

餘芒抬起淚眼,看到於世保。

世保見她在,也是一怔,雙目陡然發紅,鼻子一酸,他不想在人前失態,急急退出房去。

文太太低聲嘆息,“你去安慰他幾句。”

餘芒還不肯放下思慧的手。

“去,哭瞎了也沒有用。”

餘芒輕輕吻一下思慧的手,放下它。

就在這個時候,餘芒聽到銀鈴似一聲笑,她猛地抬頭,誰?

然後頹然低下頭,此地只有傷心人,恐怕笑聲只是她耳鳴。

於世保站在會客室,呆視長窗外的風景,餘芒向他走去,兩人不約而同擁抱對方,希望藉助對方的力量,振作起來。

餘芒把臉伏在他胸膛上。

“不要傷心,不要傷心。”世保語氣悲哀,一點說眼力都沒有。

餘芒抬起頭哀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靠儀器維生已有半年,醫生說毫無希望。”

“由什麼引起?”

世保一時無法交代。

他把餘芒拉到一角坐下,把她的兩隻手按在雙頰上,過一會兒,才苦澀地說:“我每天都來看她。”

餘芒心如刀割。

“這是對我的懲罰,思慧在生時我並無好好待她。”

“慢著,”餘芒說,“醫學上來說,思慧仍然生存。”

“但是她不會睜眼,不能移動,不再說話。”

“但仍然生存。”

“醫生說她可能睡上三十年。”

餘芒難過得一陣暈眩。

餅一會兒她說:“世保,活著的人總要活下去,思慧有知,必不想我們成日哀悼。”

“這也是我的想法,可是你別在許仲開面前提起,他會要我們的狗命。”

餘芒溫和地說:“你誤會仲開了。”

“你同思慧老是幫著他。”

他倆不知這時仲開已經站在後面,把兩人的話全部聽在耳內。

一時仲開不知身在何處,百般滋味齊齊湧上心頭,幫他有什麼用,得到她們的總是於世保。

他一時想不開,轉頭就走。

卻被文太太叫住。

餘芒這才發覺仲開也來了。

文太太伸手招他們,“來,你們都跟我來。”

三個年輕人聽話地跟文太太離去。

車子直駛往香島道三號。

文太太的行李已經收拾好多堆在樓梯口,她招呼年輕人坐下。

大家靜默一會兒,文大太先開口:“我後天就要走了。”

他們不語。

“我有我的家庭,我有其他責任,或許你們會想,這個母親,是什麼樣的母親,一生之中,總抽不出時間給思慧,但是,我不想解釋,亦不欲辯白,更不求寬恕。”

世保率先說:“阿姨,我瞭解你的情況。”

文太太眼睛看著遠處,苦苦地笑。

仲開也跟著說:“這裡有我們,你放心。”

“我要你們答應我一件事。”

“阿姨請說。”

“不要重蹈覆轍,我知道你們兩人都喜歡餘芒,請讓餘芒作出選擇。”

世保與仲開兩人面面相覷。

餘芒則燒紅了耳朵。

文太太輕輕說:“落遠一方不得糾纏。”

世保與仲開一臉慚愧。

文太太又看著餘芒,“你,作出選擇之後不得反悔,以免造成三人不可彌補的痛苦。”

餘芒按住胸口,十分震盪。

文太太籲出一口氣,“餘芒,你同我說,你是否與思慧有心靈感應?”

仲開與世保啊地一聲。

餘芒怔怔地,她抬起頭想一會兒,又低下頭,“有,她的若干記憶片斷,像是闖入我的腦海,成為我思維的一部分。”

“我也懷疑是這樣,”文太太握住餘芒的手,“可是,這又怎麼可能?”

餘芒據實說:“我也無法解釋。”

“你們有什麼共同點?”

“有,我們都叫迷迭香。”

文太太露出一絲微笑,“我們先叫她露斯馬利,然後在三歲才替她取思慧這個名字。”

餘芒又考慮一會兒才說:“或許,思慧的思維到處遊離,遇見了我。”

文太太搖搖頭,“太玄了。”

餘芒不再言語。

但是她肯定這類事情發生過,整部聊齋裡都是清女離魂的記載,不外是一個女孩的腦電波與另一女孩的思維接觸。

餘芒只是不便說出來。

文太太說:“或許你願意到思慧房中看看。”

不用看餘芒也都知道里頭是什麼情形,但還是隨文太太上樓。

丙然不出所料,房間雖然不小,但瑣碎收藏品實在大多,幾乎無地容身,歷年來的玩具、紀念品、香水瓶子、飾物,都擠在房內。

餘芒惻然,思慧真是紅塵中痴人,這許多身外物,要來作甚?

窗下有一隻畫架,一幅速寫擱架上尚未除下,餘芒過去一看,苦笑起來,畫風、簽名,都同她的近作一模一樣,地下一角堆著累累顏料畫筆。

餘芒忍不住拉開衣櫃,只見一櫥繽紛,思慧是個顏郎。

她跌坐思慧床上。

這裡似她的家,又不是她的家,像住了一輩子,又根本沒來過。

可惜方僑生醫生不知道有這樣的事,否則借題發揮,她可以寫成博士論文。

這一剎那,餘芒有一種迷惑,不知道是她變成了文思慧,還是文思慧變成了她。

她坐下來,用手托住頭。

思慧的兩個表兄也上來了,只覺餘芒這個神情這個姿勢,看上去,十足十,也就是思慧。

餘芒無助地抬起頭來。

她絕對需要休息、只有在精神十足之時,才可以整理出頭緒來。

“我想回家。”

文太太嘆息,“仲開,世保,送一送餘芒。”

世保一貫力爭上游,“我來。”

餘芒忽然哀求:“不要爭了,不要再爭,我情願你們兩人一起消失。”

世保與仲開退開一步,他們曾經聽過思慧發表這樣厭倦的聲明,今日,又自餘芒口中說出來。

仲開先哽咽失聲,同文太太說:“阿姨我先走一步。”他不想女方再次為難。

難得的是於世保也決定一改他那不甘後人的作風,輕輕說:“餘芒那你好好休息。”竟轉身去了。

文太太見歷史似要重現,發一會子呆,才對餘芒說:“我叫車伕送你。”

餘芒樂得圖個清靜。

遍途中她在車子後座廂倦極入睡,自從愛上電影之後,睡眠便已變成最最奢侈之物,餘芒視之為一種獎勵品,只有在極端失望沮喪痛苦彷惶之時,才發放一點點,讓自己嘗一嘗甜頭。

不可慣壞自己,幹文藝工作的人,不刻薄自身,一下子便遭群眾刻薄。

司機在倒後鏡內看到女客俏麗的臉往後仰,星眸微閉,睡得香甜,不禁也鉤起回憶。

以前,文家大小姐也老這樣,整天在外頭跑,回家換件衣服又再出來趕另外一個場子,專門愛在車中小睡一會兒,可能那也是她唯一休息的時候。

莫非,老司機想,現在的年輕女郎統統視睡如死。

他聽說大小姐已經病入膏肓,年紀輕輕,不知叫人怎麼難過才好,他也嘆息一聲。

到達目的地,女客還沒有醒,他呼喚她。

餘芒抬起頭,睜開眼,嫣然一笑,“阿佳,謝謝你。”她完全知道老司機叫什麼名字。

阿佳倒呆住了。

餘芒回到家,捧著浮腫的臉,浸人冰水,然後蹣跚爬上床,喃喃道:“思慧,思慧,請入夢來。”

思慧並沒有那樣做。

思慧也在睡覺,分別只在餘芒睡得短一點,思慧睡得長一點。

睡得短一點的那個醒來時已是清晨。

她伸個懶腰,嘆聲好睡好睡。

電話鈴響,對方是方僑生。

餘芒幾乎沒苦苦哀求老友回來聽她說故事。

僑生聲音仍然甜蜜似做夢,“餘芒,我想我的歸期將無限期押後。”

“那我對誰傾訴心事?”

“你的編劇。”

一言真正提醒夢中人。

“你那邊的劇情進展如何?”

“餘芒,我想我會考慮結婚。”

譁,這樣刺激,拍成電影,觀眾會怪叫太像做戲,不似人生,可見人生往往比戲文精彩。

“你的祖師爺佛洛依德對婚姻看法如何?”

“我沒問過他。”僑生又似小女孩似咕咕笑。

誰聽得懂戀愛中的人的言語才是怪事。

“餘芒,你沒有怎麼樣吧?”

“你才不關心我是否崩潰碎成億萬片。”

那邊沉默三秒鐘然後說:“是,你說得很對。”

兩個女孩子爽脆地掛斷電話。

天朦亮小薛就上來找。

“早。”真是早。

不用講她昨天都沒睡過,熬通宵。

因為年輕,創作似一朵燃燒的火無法熄滅,並不疲倦。

餘芒說:“請坐,你來得好,我們可能會找到結局中的結局。”

“快告訴我,我等不及了。”

“我們說到——”

小薛急急接上,“她希望可以同時愛兩個,但那兩人不願同時被愛。”

“是的,”餘芒抬起頭想一會兒,“他們離她而去,她失卻所有,她沉迷酒色與麻醉劑,夜夜笙歌,天一落夜,便換上的紫色緞子跳舞裙外出遊覽,黑眼圈,紅嘴唇,日益沉淪,一朵尚未開就萎靡的花。”

小薛痴痴地聽著。

“然後,悲劇終於發生。”

“怎麼樣,什麼事?”

“一個沒有月亮的晚上,她再也找不到玩伴,喝得很醉,在簷篷下,彷彿看到舊愛在荼蔴架那一邊招她。”

小薛的皮膚上爬起雞皮疙瘩來。

“她迂迴地走過去找他,那時開始下毛毛雨,她一腳叉空,掉進泳池裡。”

“不,”小薛站起來,“太殘忍了,我不接受這個結局,她罪不致此。”

“我還沒有說完。”

“不,我不會寫這個結局。”小薛扔掉筆站起來。

“我一定要你寫。”

“為什麼?藝術的要旨是真、善、美,這種結局既不真又不善更不美。”

餘芒陰惻惻地說:“我可以告訴你,這個故事是真的。”

“是你的故事嗎,導演?你醉酒掉到泳池裡卻沒有溺斃?”小薛根本不是省油的燈。

“她獲救了。”

“然後呢?”似挑戰般問。

“但是腦部欠氧死亡。”

小薛非常反感,噁心地說:“何必給她一個最最悽慘的命運。”

餘芒輕輕地說:“或許我妒忌她有兩個那麼好的情人。”

“你是她的創造者,”小薛大惑不解,“卻妒忌她的命運?”

餘芒輕輕說:“你一定聽過一句話,叫遭造物所忌。”

小薛發呆,原來一切都沒有新意,原來是有這樣的事,過許久許久,小薛大膽堅持,“我仍不喜歡這種結局。”

“那你寫一個更好的給我。”

“我會嘗試。”

“相信我,你做不到,因為假不敵真。”

“但不善,亦不美。”

“可能不善,但並非不美,你想想仔細。”

小薛想真了,“是一種變態妖異不正常的美。”

“對,他們失卻了一切,沒有人得到任何人。”

“太令人難過,導演,也許,結局後的結局,還有結局。”講完了連她自己都申吟一聲。

餘芒盤腿坐在地上。

是的,還有下文。

小薛拾回地上的筆,忽然說:“這件事漸漸過去,在人們心頭淡忘,但是有一天,那兩個男生無意發現一個女孩,同他們過去的情人相似得不得了,他倆的心頭又活絡起來,急急追上去,想借她彌補失去的愛……”

餘芒腦袋嗡一聲,雖不中亦不遠矣。

“那個時候,五十年代已經來臨,戰爭早已結束,天下太平,人們若無其事地吃喝玩樂,聽更熱烈的音樂,跳更勁的舞步,有什麼是值得永誌不忘的?沒有,活著的必需活下去。”

餘芒看著編劇,“你比我更毒辣。”

小薛抗議:我有苦衷,我要把故事寫完,你不用。

這是事實。

餘芒說:“我們還有時間,你且寫到此處。”

小薛問:“故事是真的?”

“這確是我一個熟人的故事。”

“多可怕的遭遇。”

餘芒用了文太太的句子:“有些痛苦,超乎你我想象。”

“會不會是庸人自擾?”小薛疑惑,“過分沉淪於,看不到世上還有其他人其他事。”

“可是,或者當事人受命運逼使,非這樣做不可。”

小薛點點頭,“否則沒有那麼多故事可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