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寫下這封信就代表我走個懦弱的人,我的考量失誤讓公司一蹶不振,欠了銀行跟朋友那麼多錢,我實在是無力償還,畢竟我老了不能再像年輕小夥子一樣可以每天從早拚到晚,我害怕被追債的滋味、害怕不能夠再過好日子,所以我選擇逃避,我對不起我的妻子不能再保護她,我也對不起龍兒,我竟然想利用她來換取金援,我最大的幸福就是將妻子跟女兒照顧得好好的,讓她們要什麼就有什麼。

也許是我這樣的心態害了她們也害了我自己,所以當公司陷入困境時,我始終不敢對她們說,還得為她們母女每個月的花費傷透腦筋,是我的縱容害了我們一家……如果展總經理還念在我們有那麼一點交情的份上,在我死後,希望你可以找我的律師處理公司的事,我還有一家店“龍館”,那家店是我白手起家的起點,這些年來我並沒有多宣傳這家店,所以沒有多少人知道這家店也是我的,我希望展總經理可以先管理這家店,讓龍兒由基層學起,也許以後龍兒可以再藉由“龍館”讓龍家起死回生……

看到這裡,龍兒拿著信紙的手早已抖個不停,信紙上的字跡雖然潦草,但她認得出那豐跡的確是爹地的。

爹地最後要告訴她的話就只有這些……

數百個字代表了爹地已經殘忍的切斷他們的父女之情。

爹地拋下她跟媽咪走了,她永遠不會再有個爹地了。

“爹地,如果你跟我說,我會懂的,我會跟王浩瑞結婚,我不是那麼不懂事啊!只要你跟我說,我一定會答應的,爹地……”將寫了爹地遺言的信紙緊緊捧在胸口,她終於將胸中的痛以淚水發洩出來,早知道爹地要她見王浩瑞是要聯姻來救龍家的話,她一定不會任性,管他王浩瑞是不是個俗不可耐的胖子,她也會嫁給他,只要能救龍家、救爹地,她什麼都願意做,可惜現在說這些都太晚了。

“龍董事長始終是愛妳的。”坐在她身邊,展少曄看著她哭,卻只能說這樣一句安慰的話。

“但他還是拋下我跟媽咪了。”龍兒拾起滿臉淚痕的容顏,“我爹地就只留下這封信?”

“他出事前寄給我的信有兩封。”

“另外一封呢!傍我看。”她向他伸出手。

他搖頭,“另外那封龍董事長是寫給我的,而且他希望內容只有我知道。”

“我不管,我就是要看,拿來。”

盯著她好一會兒,終於還是沒有放軟心腸,他堅決的拒絕,“不行,我做人講承諾,既然龍董事長這樣要求,我絕對做到。”

“你……”抽氣了好幾下,她猛然別過頭,這人的脾氣還真不是普通的硬。

“龍董事長都已經過世了,難道妳還是不聽他的話。”

她頭一轉,看著他的眼神充滿怨氣。

他也看到了,她對他那樣不諒解,甚至可能認為他是天下第一大壞蛋,但是他絕對會忍住不發脾氣,因為龍董事長看得起他,他跟龍董事長間有男人的義氣,他不能夠在這時意氣用事,再者也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守在她身邊,多年來隱形般的守候此刻可以光明正大的關心她、照顧她。

“我沒說不聽話。”她咬咬牙,終於認輸了,今非昔比啊!

“那就好,我希望妳能聽妳爹地的遺言在這家店工作。”

※※※

“這裡……”她抬頭環顧四周,彷古似的裝潢擺設美則美矣,不過牆壁油漆的色澤跟木製餐桌椅的老舊讓這家店顯得年代久遠,也點出這家店的主人根本沒有放心思經營,她抽出桌上的面紙擦擦眼淚,花了好一番力氣才忍住對這家店的嫌棄,不只是這家店的硬設備,就連那些躲在廊柱後眼廚房裡偷偷瞧她的員工,她也覺得很不可思議,那些人都是歐巴桑老阿伯了吧!她不明白爹地怎麼會用這些人當員工,他們早該被淘汰了!

“大小姐,先吃一點面吧!展先生說妳還沒吃飯,他剛才就先吩咐廚房煮了一碗什錦麵,妳先吃點面免得餓著。”一個和藹可親的大嬸用托盤端了一碗麵過來。

“這……”這怎麼能吃!她本來是想這麼說的,但礙於有一堆人在偷看她,她連說都不能說,“我現在吃不下。”她推開熱騰騰的面。

“沒關係,龍小姐吃不下就別勉強了,大家先去做事吧!”展少曄看了面有難色的龍兒一眼後,站起身來跟那些員工說了幾句,他們才離開。

“這店竟然有辦法生存,我沒到這樣的店吃過飯。”

他不意外她會說出這樣的話,從小就被當作公主養的龍兒吃過山珍海味,這種平民化小吃是不會受到她青睞的。

“五星級飯店的食物雖然美味可口,但是大多數的人不可能有那種閒錢每天上大飯店只為了把肚子填飽。”

“誰說的,我就可以……”她住了嘴,那是以前啊!現在的她哪還能夠這樣每天穿得美美的只為了上高級餐廳吃頓飯。

他倒了一杯香片給她,“這也是我想跟妳說的,以後像今天下午發生的事要避免了。”

她覺得好羞愧,她懂他在提媽咪在名牌專櫃惹的麻煩,她懂,只是很難很難馬上做到。

“我也知道一下子要妳們馬上揮別過去那種揮霍奢侈的生活習慣並不容易,但是妳要想想現在不比以前有人幫妳們付錢了,妳現在一切都要靠自己,妳知道嗎?”他口氣和緩就是不想刺激到她。

她瞅著他,但是他口氣溫和且堅持讓她無法對他大發脾氣,因為她跟媽咪不懂人間疾苦以為每個人都可以花三萬塊買一條裙子,也就是她們這樣的揮霍害死了爹地。

“我做得到。”

“我相信妳,龍董事長不就是靠『龍館』起家的,妳是他女兒,妳一定有辦法做到。”

“我從來都不曾聽我爹地提過這家店。”她舉起筷子撈撈麵條,肚子雖然餓,但是她還是沒有勇氣吞下這碗看來廉價的面,於是又放下筷子。

“那是因為連龍董事長後來都很少管這裡的事,他留下這家店只是因為這裡是他發跡的源頭,沒想到也因為這樣龍氏企業出問題,『龍館』還能逃過一劫……”

“我看這裡連那些債權人都不會想要。”進來老半天,客人也沒進來一個。

“目前『龍館』的老闆是我,龍董事長把『龍館』給我來抵照顧妳們母女的生活費以及妳的大學學費,併發給積欠員工半年的薪水,等到我確定妳可以獨當一面,我會再把『龍館』交還給妳。”

“什麼!你的意思是說我得在你底下做事。”那他不就成了她第一個老闆了。

“我既然答應接下『龍館』,我一定會讓『龍館』由虧轉盈再交還給妳。”見她一臉懷疑,他又說:“放心,我不會坑妳的,律師那邊有一份龍董事長生前擬的契約。”

“這麼聽來,你吃虧耶!你的腦子還好嗎?”她不信有人會這麼好心,看看爹地那些豬朋狗友,龍家一出事跑得跑、躲得躲,她還能相信誰呢!

“我並沒問題,一來我感謝龍董事長當年不嫌棄我剛出茅廬肯給我機會一塊合作,二來我相信『龍館』只要重新整頓,它未必不會賺錢,只是這兩種原因罷了,妳別想太多。”

她只能相信他,他那臉正氣凜然和剛正不阿的態度很難讓人不相信他說的話,再說不管未來如何,她跟媽咪的生活至少不成問題了。

“展總經理,有件事我先跟你說,我要休學不想再回學校上課了。”

“不行,妳只剩一年,不念完拿到學位很可惜。”他不同意。

“再念也沒有意義了。”

“當然有意義,至少妳爹地會很高興,妳並沒有退縮,”他的眼神溫柔的盯著她,“那些閒言閒語,只要妳不聽就不會造成妳的壓力。”

她微張著嘴,顯得訝異極了,他的眼神好象有透視能力,她不想去上學的原因都還沒說,他竟然就知道,不管他是不是運氣好猜得正著,她有那麼一點服他。

“再讓我考慮一不行嗎?”雖然對他有點服氣,但是她可不會表現出來,當了二十一年的龍家大小姐要她低頭還是挺困難的。

“沒問題。”

“我想回去了。”

見她起身,他也站了起來,“我送妳回去。”

“不用……”

“我答應過龍董事長的。”他先走過去跟“龍館”的員工說一些話,然後又回來對她說:“可以走了。”

“你跟他們說了什麼?”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那些人瞧她的眼光很奇怪。

“廚房的大廚年紀大了想退休,我請了一個新的師傅來,過幾天他就會到。”他們一塊並肩走出大門口。

“你的動作還真是快啊!”她半諷半捧的說。

“因為我答應過龍董事長。”一句話又將她堵住,這句話還真是好用啊!

※※※

那片鋪滿這個城市上空的點點繁星依舊閃爍,日復一日,不知道他是被下了什麼蠱,自從三年前那次見面後,他的心也日復一日的只隨著她繞,連車子也捨不得換。

“我以為安揚付給你的薪水夠多了。”她的目光忽然從車窗外的景色轉回正專注開車的展少曄身上。

“對不起,我不懂妳的意思?”他好脾氣的問著。

“照道理,你是堂堂安揚的總經理,你開的車也應該配合你的身分才是,至少也要是奔馳或是BMW等級的車才行嘛!”

“很奇怪嗎?”他心一沉,她始終還是個大小姐!以行頭論身分是她過去根深柢固的觀念,他喜歡她仰慕她,但她的思想她的生活態度是他們之間的一大隔閡。

“你總有應酬的時候,難不成你也都是開這輛破車出去。”

他搖頭,心底飄過一絲苦澀。

“我當然也有司機跟公司車,不過我只讓他負責載我出門應酬,畢竟應酬時免不了要喝點酒,但是我現在是辦私人的事,公私我不想混為一談。”而另一個原因則是因為她曾經坐過這輛車子。

說實話,她沒辦法認同他的論調,既然貴為總經理級人物不就要有總經理的樣子,貧富貴賤的階級觀念雖然被人垢病,但那是因為說這話的人沒資格爬上上流社會的頂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她低頭不再與他辯論,因為她想起現在她選用這副態度跟他說話不太對,他也許是她跟媽咪日後生活的倚靠。

“謝謝你。”

“謝什麼!”他嚇了一跳不明白她為什麼要謝他。

“你明白的,為什麼還要我說出來呢!”她生著悶氣,氣他真不明白還是假不明白,她不就是謝他願意挺身而出解決她們母女的生活問題,否則再這樣下去,她真不知道跟媽咪的日子該怎麼過下去。

“生氣啦!”見她一直悶聲不響,他急了,急忙哄道:“對不起,我沒有那種意思,我不過是不認為妳有什麼好謝我的,妳千萬別生氣,否則我會……”

“你會怎樣?”她猛抬起頭。

“我會……我會睡不著。”他月兌口而出,不懂如何哄女孩子,但又怕惹她生氣讓她不開心,所以腦子想到什麼字眼,他不假思索的便說了出來,可話說完後,自己也覺得這句話說得有點輕佻,好象會冒犯到她一樣,而看她繃著臉不答應,他真想一頭撞暈過去。

龍兒抿了抿嘴,終於忍俊不住的笑了起來,這句話並沒那麼好笑,好笑的是他那張威嚴方正的臉竟然露出不知所措的慌張,她還以為他天不怕地不怕呢!

這一笑,讓她笑出這陣子藏在心底的苦悶,一笑化了一點,再一笑又化了一點,她一直笑,笑得放縱恣意,笑得令他分了神注意她。

她的臉皮在笑,她的嘴角在笑,她的眼睛在笑,但他卻看得出她其實是想哭,他不說,靜靜的開著車。

“你很會哄女孩子。”終於笑夠了,她的笑聲停止在音樂頻道播出來的音樂聲中。

他微愣,怎麼公司女同事公認最不會說甜言蜜語調情的人,在她眼中竟然變成很會哄女孩子的人!

“我家出事了。”她忽然指著前方,“那是我媽咪,那是福嬸、阿香,她們為什麼把我媽咪推出門外,開快點好嗎?”

他也看到了,龍家大門敞開,龍夫人身上還穿著那件下午買的名牌衣服,只不過現在一群人推來推去,看樣子十分狼狽。

看來,又有事情發生了。

註定了,讓他遇上龍兒就是要讓他代她嘗苦頭的。

※※※

幾乎是展少曄一停下車,龍兒就推開車門向擠在門口的一堆人衝去。

“媽咪、媽咪……”

她又氣又急的吼叫,這些在龍家做了好幾年事的傭人怎麼變得這麼野蠻,不但大聲叫罵動作還很粗魯。

她用盡力氣想把被當作攻擊目標的母親拉出來,沒想到她這一出現不但沒有救到母親,反而連她也遭受到攻擊,連被推了好幾把。

“你們瘋了不成?快住手、快住手啊!”她被又推又擠的,不一會兒身上已經多了好幾處擦傷。“你們想造反了不成!”

“小姐,妳這話就說得不對了。”帶頭鬧事的阿香大聲的對她說:“如果不是你們龍家對我們不好,我們才不會這麼兇。”

她瞪著這些管家、廚娘、園丁、司機、女傭,他們未免太野蠻了,她自認他們一家三口以前對他們都算不錯,他們哪一點對他們不好?

“阿香,妳說話可得憑良心,我們哪裡對不起你們了。”她伸手將狼狽不堪的母親拉到身邊。

“幾個月前,老闆跟我們說經濟不景氣要減我們薪水,否則就要走路,我們想都做這麼久了,要找別的工作也不容易也就答應了,可是老闆跳樓死後,我們的薪水也沒有發給我們,老闆的喪事我們也有幫忙,可是妳跟太太好象都不管我們也要過生活,該給的薪水沒發,我們聽到人家說,連這間房子都不是妳們的了,那我們該怎麼辦,喝西北風喔!”阿香下巴揚得高高的對著她說。

這些下等人真是太沒水準了,她鄙夷的掃向這些人。

“你們這樣就打我媽咪鬧事!”

阿香還想反駁,管家福嬸要年輕氣盛的阿香別說話,由她來說。

“小姐,話不是這樣說,我們在龍家也都做了幾年,龍家發生這種慘事我們很同情妳,但是妳也要替我們想一想,我們是拿錢做事的人,否則誰願意當個傭人被人叫來叫去,妳們不管我們就算了,可是今天我們看到夫人沒錢付我們薪水還買新衣服回來,我們實在是氣不過,只是想討個公道而已。”

她抿緊唇望著媽咪,她雖然也氣媽咪的行為,但是畢竟是自己的親人,媽咪臉上的傷痕令她無法忍得住氣。

“我知道我家最近財務方面有問題,但是你們的行為也太過分了,你們不過是下人……”她話還沒說完便被人推了一把。

“阿香!”福嬸喝了一聲。

阿香雙手扠腰兇巴巴的說:“妳還以為妳是千金大小姐喔!妳現在根本什都不是,還敢說我們是傭人,傭人又怎麼樣!妳現在根本請不起我們還那麼囂張!”

阿香尖銳的言詞重重的傷到她的自尊心,更因為阿香說的全是實話,所以她才會更難堪,沒有了錢,這些原本對她唯唯諾諾的下人全爬到她頭上欺壓她。

龍夫人被嚇傻了,緊緊的拉著龍兒的手一步也不敢離開。

“媽咪……”媽咪是不可能保護她了,她必須堅強才行,“你們想要我們怎麼做?”

“其實我們也不是那麼沒良心,但是龍家好象不行了,我們想說能不能給我們一些錢讓我們離開再去找別的工作!”

“福嬸,如果我有辦法的話,我一定會做,但是我爹地剛剛過世,我真的沒有錢支付你們薪水,能不能再給我一點時間籌錢?”曾幾何時,她竟然悽慘得要和這些下人低聲下氣。

“妳騙肖耶!妳媽有錢去買名牌貨卻要我們餓肚子,妳根本是在騙我們嘛!埃嬸耳根子軟會被妳騙,我阿香才不會,誰曉得妳們會不會偷偷溜走,我不管我一定要拿到錢。”

“妳怎麼這麼野蠻!”她火氣上升,其它人都還好講話,就是這個阿香難搞定。

“我書念得少就是野蠻,不然妳要怎樣啦!”說就算了,阿香竟然伸手去推龍兒,還推了好幾下,一整天也沒吃到什麼東西,這時龍兒已經是有點頭重腳輕,連連往後退,直到一個寬大的身軀擋住她,她頭一揚,“展先生……”

展少曄在一旁看她被一堆人圍剿,縱然他心中有萬般不捨,但是為了龍董事長在另一封信跟他交代希望他能讓龍兒獨立堅強起來,因此他才忍著沒有出聲干涉龍家的主僕反目之爭,直到最後他認為龍兒已經受到摩練了才出面。

“時間不早了,各位的問題能否明天再討論?”他不動聲色的站在龍兒面前。

“你是誰?你能代表龍家說話嗎?”有人懷疑著。

他轉頭看了龍兒一眼,“我可以嗎?”

龍兒點頭如搗蒜。

他拿了一張名片遞給福嬸以示正名。

“我是安揚集團總經理展少曄,你們看到了,龍小姐同意我的提議了。現在各位不妨先回房休息,明天我一定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覆。”他化被動為主動將整個情勢掌控住。

這些人互相看著,一陣交頭接耳的討論後,終於有了共識。

“行,但是她們母女倆必須留在這裡不準溜走。”阿香代表說道。

這不就等於變相的軟禁!

龍兒微抿著嘴,希望他別輕易答應他們,她本來想帶媽咪去杜佳璇那裡住一晚的,可惜她的計畫被他們破壞了。

“沒問題,現在各位可以先解散了嗎?”他溫和的語氣有著絕不妥協的堅決。

阿香等人眼看來了一個救兵,而且來頭頗大,諒他也不敢汙他們的血汗錢,於是也就同意他的要求,三三兩兩的進到屋子裡。

“你不該對他們低頭讓步。”她對他的做法有微詞。

他轉過身對著她說:“我不得不這麼做,妳不累,龍夫人累了。”

“萬一他們半夜又起來鬧呢!”

這點他早有應變措施。

“我也留下來住,明天是週休不必上班,正好有時間處理他們的問題。”他望著她發愣的表情,“怎麼!難道龍家沒有房間讓我住一晚嗎?”

“誰說的,我們家客房有好幾間呢!”終於清醒一點的龍夫人搶著說。

“歡迎嗎?”他問龍兒。

“歡迎是歡迎,但你家人或是老婆不會不高興嗎?”

“我搬出家裡一個人住好幾年了,至於──”他別有含意的看她一眼,“老婆嘛,放心,我還沒結婚不會有婚變的可能性。妳們先進去,我打個電話。”他體貼的轉移話題,她們母女臉上擦傷的痕跡讓他皺了皺眉頭。

待龍兒扶著龍夫人往屋子走後,他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

“喂!靜亞嗎……”

※※※

沉默而蕭索的抽著煙,展少曄獨自站在龍家門前等著宋靜亞。

煙一口一口抽著,心一直一直揪著,為了看到方才龍兒一個人與龍家僕傭對抗而不捨。

二十一歲的芳華年紀卻要面對父親自殺身亡、母親軟弱無能,又得一個人扛起龐大債務的擔子,原本玫瑰花般的嬌顏在這些日子的折騰下逐漸變得憔悴,眉宇間那股高人一等的自信漸漸消弭無影,只有她眼中依然存在的驕傲還能證明她的確就是那個天之驕女龍兒。

不過曾經就是曾經,時間只會往前飛逝,不會回頭倒轉更不會為了誰稍作停留,被眾人捧在手心呵護巴結的時光已經飄然遠離,接下來她要面對的難關可是一重又一重,但他能幫上她多少,守護她幾分!債務這方面的問題交由龍董事長生前的專屬律師處理應該不是多大問題,當然他也會暗中幫一些忙,難處理的是她那顆被刺得破破爛爛的心,他該怎麼做才能讓她受了傷的心癒合而且沒有傷痕?

他擔心他的力量太小不夠替她撐起頭頂上傾斜了一邊的天。

“總經理!”開車前來的宋靜亞搖下窗探出頭。

宋靜亞的呼喚喚醒正在思考的他,急忙迎上前。

“總經理,發生什麼事,為什麼要我帶衣服來這裡?”她拿著輕便行李下了車,滿臉疑惑的看著燈火通明氣氛卻有點怪異的龍家。

他捻熄菸蒂往地上一扔,拉著她的手往裡頭走。

“妳來了就好了,我還擔心妳不肯來呢!”

“總經理交代的事,我什麼時候沒有好好辦過!”剛才見他隨意扔下菸蒂,她就覺得他的行為很反常,第一,他很少抽菸,第二,他是個超級有公德心的人,可是他剛才不但抽了煙而且還亂丟菸蒂,這真是太奇怪了。

“我就知道妳是個好幫手。”

她淡淡的一笑,他到現在還不知道她要的不只是當他的好幫手而已,她的笑容絕對不好看,如果他還有那麼一點心的話,他一定可以看得出來她心情低落得很,但他連那麼一點心也沒有,直直拉著她便往屋裡頭走。

“到底怎麼了?”

“我們先進去,我再跟妳說。”

他似乎很著急,拉著她快步的走,在走到主屋的這段路上,他也將整件事大略的跟宋靜亞說了。

“原來是這樣。”她輕嘆,他終於還是插手龍家的事了。

“那些傭人我能壓得住,但是龍夫人跟龍小姐身上的傷我就沒辦法處理了。”

“其實最重要的是龍小姐心裡的創傷吧!”她直接說出他最擔心的事。

“靜亞,妳果然很善解人意。我要妳來也是想讓妳安撫一下龍小姐的情緒。”

“你可以自己來啊!”她斜看他一眼。

“我……還是女孩子比較能溝通。”他不能說其實是他不敢啊!領著宋靜亞來到龍兒的房間,他輕敲了房門,“龍小姐,妳睡了嗎?”

敲了兩聲,龍兒便開了房門,一見到他,嘴角還顫抖個不停,顯然剛才的混亂場面仍然令她驚魂未定。

他心有萬般不忍,跟宋靜亞對看一眼,他跟龍兒介紹道:“這位是宋靜亞小姐,我請她來陪妳。”

龍兒在他們兩人身上看了又看,不懂他們是何關係,但是她最不想的就是又多一個人知道她的事,她認為這不光榮,何必要那麼多人知道她龍兒今天淪落到被傭人欺負的悲慘下場。

“不必了,我一個人可以,沒事的。”她倔強的拒絕。

宋靜亞不忍心看到他一番好意被龍兒拒絕而落落寡歡,他可以為了龍兒做任何事,她為了他也可以做任何事,因為她喜歡他的心就跟他喜歡龍兒的心是一樣的。

宋靜亞滿臉親切笑容,“是嗎?可是妳臉上的傷有人可以幫妳處理嗎?除非妳要我們總經理替妳擦藥……”

“妳進來吧!”龍兒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將宋靜亞拉進房裡,砰的一聲將門關上,一句話也沒跟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