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遷第一部

季一青季一紅兩姐妹回到香港,在酒店好好睡過一覺,第二天早上便開始一日的活動。

這次自溫哥華回來,是處理遺產問題。

罷巧房產在該個月內漲價廿巴仙,兩姐妹覺得運氣奇佳,有點興奮,自律師處出來,便相偕去喝杯茶。

一紅捧著咖啡說:“沒想到一向重男輕女的祖母會把兩幢公寓指名留給我們。”

一青答:“你想想,大哥可有回來看過老人家。”

“大哥不在乎。”

“這些年來,祖母都不喜歡孫媳婦。”

一青想起有一年,大嫂穿著件黑大衣來拜年,打那個時候,祖母就討厭這個女孩子。

大嫂的條件是比較差,外型資質都普通,過了三十,養下兩個孩子之後,皮膚益發黎黑,身段粗壯,可是最不討人喜歡的是一張叭喇叭喇的嘴,失控,無休止地對任何人任何事發表幼稚的意見。

一家子坐在酒席前就聽到她一人聲音,批評小菜服務欠佳,把侍者呼來喝去,一會兒又教訓兒女,唯恐搶不到注意力。

老祖母對於自小鐘愛唯一的孫兒娶到一個這樣的妻子,暗暗痛心。

一青與一紅則抱著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態度。

喝完茶,經過商場,兩姐妹駐足觀賞櫥窗。

一青笑道:“市面好不繁榮,百足之蟲,雖死不僵。”

一紅指指一間時裝店,“我喜歡這件白麻上衣。”

一青說,“我送給你。”

“進去看看。”

襯衫取出一看,料子與裁剪都十分好,一紅立刻付款,心念一動,很客氣地問售貨員,“你們這店同張太太有沒有關係?”

一青不知一紅無緣無故問這種無頭緒的話幹什麼,可是真奇怪,只聽得售貨員笑答:“我們老闆正是張太太,這一列襯衫卻由她設計。”

一青沒想到一紅認得那麼多人。

售貨員又說:“既是熟人,打個折扣吧。”

一紅想一想:“替我問候張太太。”

“說是哪一位呢?”

“我們姐妹姓季。”

“好的,一定記得。”

姐妹倆出得店來,一青說:“我一向不穿本地設計,這件襯衫是例外,實在好看。”

一紅沉默。

“你怎麼不說話了?”

“你知道你手上的襯衫出自何人之手?”

“你不是認識那位張太太嗎?”

“張太太又是誰?”

一青十分納罕,“葫蘆裡有什麼藥?”

“你有沒有聽過張紹宇這名字?”一紅問。

“有,”一紅答:“張紹宇是港大的經濟系教授,一表人才,學識也好。”

“張太太,便是張紹宇夫人。”

一青便笑,“有些女人福氣真好,教授這份工作極清高,宿舍又大,假期多,唯一的缺點是發不了財,可是這位張太太自己有檔生意,想必可以彌補不足。”

“你說得很對。”

“我又認得一位倪太太。”一青說下去,“也真好運氣,丈夫會賺錢不在話下,兒子出身,也懂得做生意,一下子成為名人。”

一紅不出聲。

一青注意到了,“喂,你還有話留在肚子裡。”

“張太太的本名叫鍾狄意,想必是對丈夫非常滿意,所以現在出來走,用丈夫姓字,只稱自己是狄意張。”

一青仍然一點概念都沒有。

“一青,你記性太壞了。”

“她到底是誰?”

“她,她是你我的熟人。”

“誰,喂,別賣關子好不好?”

“她便是當年大哥那個小女朋友,記得嗎,大哥為她喝醉啤酒,在地上痛哭打滾。”

一青張大了嘴。

“想起來了吧,”

“她!”

“可不就是她。”

“多少年前的事?”

“十多年了。”

“這女孩就是今日的張紹宇夫人?”

“正是,”一紅笑,“士別三日,刮目相看,何況隔了三四千個日子。”

“是怎麼爬上去的!”

“大都會里有的是梯子與踏腳石!看你夠不夠聰明,可懂得把握機會,直上青雲,英雄莫論出身呢。”

“當中發生些什麼事?”

“我們只看到一個開始與一個結局,當中發生些什麼事,只能憑想象。”

不過都會中充滿傳奇,許多既不美又不媚甚至不再年輕的女子,轉一個身,立時身家論千萬計,大家已經見怪不怪。

一青說:“我替她慶幸,到底張紹宇是個人才,並且是一夫一妻,光明正大,磊磊落落。”

這點很重要,偷偷模模混水撈魚的機會雖然多,到底有礙觀瞻。

一青問:“你這樣問候人,不怕人見怪,人家也許不願提起往事。”

一紅微笑,“不怕,是她先向我們一個朋友提起的,還說當年我們很疼她。”“誰?”

“獅子會的郭太太。”

這證明狄意張本來可以隱瞞這件事,但最終她沒有,一則是她坦白可愛,二則,她不以這件事為恥。

“當日郭太太向我說起,”一紅說:“我也動了半日腦才知道是誰。”

一青問:“你怎麼沒向我彙報?”

“大哥同她走的時候,你剛進師範做寄宿生,忙得不可開支,也不大在家,不大曉得大哥的事。”

兩姐妹的思潮飛回去老遠老遠。

當年,三兄妹都還只得十多歲,中學剛出來,家境不十分好,只能讓長子念大學,但是老大自動棄權,情願找工作自低做起。

季太太問女兒:“季一民搞什麼鬼?”

一青答:“他要賺薪水替女朋友交學費。”

季大太不出聲,隔一會兒嘆口氣,“兒孫自有兒孫福,哪管得了那麼多,一青,你已進了師範,一紅,這個機會給你了。”

所以一紅對這件事特別留神,不是因為那女孩子,大學學位就落在季一民身上,而不是她,在那個時候,身邊有沒有一張文憑真是差好遠,季一民戀愛至上,放棄學業,去支持女友,誠屬異數。

一輩子靠自己雙手苦幹的一紅,從未在異性身上得到過任何物質,包括一本拍紙簿,對人家的好本領,真是嘖嘖稱奇。

一青想起來說:“一民第一份工作收入並不好。”

一紅笑,“他今日的收入也不過爾爾。”

暴了女朋友的學費,所剩無幾,還有生活費無著落,一紅只聽得母親嘆道:“怎麼人家養女兒統共不必養。”

兩姐妹並不敢出聲。

尤其是一紅,揀了便宜,設法回饋,衣櫃裡才穿過一兩次的衣服總有去處。

一紅只曉得人家家境差,父母離異,女孩子早熟,很得一民歡心。

李家民主,隨得鍾小姐進進出出,直至兩年後她同一民分手。

嫌他太過老實吧,人才不出眾,說話欠玲瓏。

施比受有福,那兩年來一民得到的也實在不少。

少女把所有的心事都對他傾訴:父親在船上工作,與母親分開,她想月兌離這個家,她求季一民資助她去寄宿。

那是本市唯一的貴族寄宿學校,一民找到工作,節衣縮食的幫忙。

她的一顰一笑已經報答了男友。

然而女孩子人大心亦大,也因為沒有幾段戀愛有始有終,又因為生命那麼長

一定有更重要的事發生,自一個夏天之後,那位鍾小姐不再上門來。

一紅只見一民喝醉酒痛哭。

她覺得一陣輕鬆。

因從此不必報恩了,也為一民高興,因為那樣喜歡一個人,到底是吃力的。

從那個時期始,季家失去鍾小姐的蹤跡。

一民隨後結了婚,對象由遠房親戚介紹,很快生下兩個男孩子,生活安定下來,人變得再沉默沒有,開始搓搓小麻將,每週末隨妻子進進出出中式茶樓。

一青說:“他不是不開心的。”

一紅答:“但也不是快樂。”

一青不以為然,“快樂是那樣難得的一件事,凡夫俗子哪裡消受得來。”

有一日大嫂抱怨,“你們那季一民,從來不笑,到底會不會笑?”

一紅不語。

怎麼不笑,眼睛都會笑,切莫怨人,要怨怨自己沒辦法。

真是,人們愛的是一些人,與之結婚生子的,又是另外一人。

一青畢業後一直教中學,沒到幾年,升到教育司署辦事,是以知道張紹宇。

一青說:“能幹的男人極多,但張教授有人格,鍾小姐真幸運,男朋友都是上等人,且對她好。”

“也許人家性格可愛。

“真的。”一青沒有異議。

一紅大學出來,立刻考入政府機關,扶搖直上,已升到總管級。

三兄妹當中,際遇最差的反而是一民。

可是他不象是不高興,在他小天地裡悠然自得,一早起身上班,天黑了才回家,如此這般,十多年過去,對於妻子的囉嗦,孩子的頑劣,他視若無睹,聽若不聞,大抵認為人全不過是這樣,無謂浪費氣力去抵抗命運的安排。

大嫂老覺得整個季家偏心,無論什麼都輪不到一民頭上,兩個姑女乃女乃好吃好住,收入大把,又是單身貴族,搞移民就批准,事事順心,她氣激之餘言行舉止益發毛燥起來。

“大哥的孩子……到我家裡,爬上沙發,竟把整張百葉簾扯將下來,拆屋似,頑皮甚,不知象誰。”

一青大笑,“不是象你嗎,大嫂的口頭禪是象姑姑,孩子一有什麼不對,便象他們的姑姑,”還是笑,“推卸責任到這地步,匪夷所思。”

一紅說;“算了,十多年來證實了一件事,我們不喜歡她,她也不喜歡我們。”

“那也不值什麼。”一青嘆口氣,“一民喜歡她不就行了。”

“你覺得一民喜歡她嗎?”

“有什麼事,他準幫著她把你我攆出屋內。”

“一民是個懦夫,從頭到尾不曉得爭取。”

一青對大哥也沒好感。

有趟子她在家找一雙獍皮平跟鞋,每間房間的床底都找上千百遍,問完又問,沒有人見過。

終於母親暗示是鍾小姐穿走了。

一青氣結,同一民說:“穿走不要緊,說一聲,免我浪費時間混找。”

誰知一民冷冷說:“你有那麼多,少一雙有什麼關係。”

一青一聽就呆住了。

這是什麼話!

把人家的東西佔為已有,不問自取,還理直氣壯,振振有詞,倒轉胡來黑白講,怪受害人小器!

這個人還能理喻?還有什麼兄妹之情,一葉知秋,從此不必多說。

所以一青從來不理一民的事。

此刻她感慨萬千,“真沒想到當初穿走人家舊鞋的小女生今日可抖起來了。”

“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叫寧欺白鬚翁,莫欺少年窮。”

一青仍然說:“這個社會充滿傳奇,這樣一個女孩子如何抖起來的,真令人敬畏。”

“你我在這十多年間也進步不少呀。”

但是季家姐妹是一步步向前走的,安步就班,小心翼翼,終於走到今天地步,她大氣都不敢透一口,不要說是追跑趕跳碰了。

一青說:“弄得不好,她就是我上司的太座。”

一紅笑,“千萬不要到大學去任職。”

當下兩姐妹盤點一下數目,房子賣掉了,兩人可分多少。

這是她們祖母近半個世紀來的財產。

老人家生前鐵石心腸,無論哪個子孫有急用,硬是佯裝不知,隨得他們去張羅。

一青一紅倒是從來沒聽父母抱怨過,隨得老太太獨門獨戶過日子。

只有一次,一紅聽父親說:“放心,她不會捐給慈善機關。”

丙然沒有。

季家不是大家庭,人口再簡單沒有,但不知恁地,只要有人就有紛爭。

一青老覺得兩姐妹隨便哪個一結婚,感情也勢必疏遠。

大嫂老在背後抱怨季家有兩個老姑婆,專門虎視眈眈等分家產。

一紅說:“這下子她一定氣得不能言語。”

“要不要撥一筆款子出來給兩個孩子?

一青說:“我願意負責大侄的大學學費。”

“我出老二那份。”

“沒有用,她一樣要怪祖母偏心。”

一紅不說話,早幾年她也有男朋友,來往經年,覺得非常投機,於是進一步打聽人家家庭狀況,一查之下,心涼了半截,從此疏遠。

原來那位先生有一個已婚姐姐,不做事,與丈夫及兩個孩子同住孃家,從來沒打算過自立門戶,一紅不願意同這樣的人家發展下去,她也是個厲害腳色,那家的人力物力分明已叫女兒霸盡,再也沒有資源騰得出給兒子,那樣偏心,怎麼做他們的媳婦?

一紅並不想急急嫁人。

一青說:“最好夫家各人都有一定文化水準,一切煩惱都來自國民教育水平低落,讀書少,心胸窄,什麼奇形怪狀的事都做得出來。”

第二天晚上,季家三兄妹還是見了面。

大家嘻嘻哈哈,唯唯諾諾,誠懇地說著虛偽話,反正只是三兩個小時的事,不會太吃力。

一民臉色總是黑亮黑亮,兩個孩子象他多一點,倒並不如大搜所希望的象姑姑。

他努力抽菸,沉默寡言。

大嫂看著一紅身上的襯衫,“很好看。”

一紅心想,閣下倒是甘心數十年來一事無成,也不尋些副業做做,幫補家用,免得一家寒酸相。

凡事開頭難,做做就會出身,不願意熬,始終一事無成。

大嫂象是很看得開,“房子好價錢。”

一青承認,“是,走了運了,兩幹四百多一尺出手。”

“雖說是小單位,也七個位數字,兩位發了注小財。”

“我們打算在溫哥華置公寓,侄兒請隨時過來,住下讀書。”

大嫂卻說:“他們打算去美國,我在美國有親戚,況且,加拿大事事跟美國,不過是美國一個州罷了。”

一紅還想說什麼,被一青一個眼色制止。

一青並不想與大嫂討論國際大事,即使有感想,她也還不致於要在此地發表。

一紅開始明白為什麼祖母要賭氣。

吃到甜品,一民見到熟人,到隔壁台子去打招呼,大嫂忽然對一紅說:“最近一兩天,老有個女人打電話來找季一民。”

一紅一怔,到底血濃於水,有什麼事,還是同自己親人說。

她笑答:“一民是老實人。”

“那個女的,會不會是那個女的?”

那麼曖昧的一句話,一青還是聽懂了。

“你是指一民從前那個女朋友?”

大嫂點點頭。

“不會的,”一紅不加思索的說:“你放心,人家再也不會來煩一民,人家沒有那麼空。”

大嫂狐疑地上上下下打量一紅,“你怎麼知道,你同她有聯絡?”

紅小心翼翼地說:“我也只不過是憑猜想,過去已經過去,十多年了,一民又不是才貌雙全,腰纏萬貫。”

大嫂點點頭。

“那位打電話來的女士,恐怕只是人壽保險經紀之類。”

“哎唷,說到人壽保險,你不知你大哥有多蠢,他竟然……”

一紅心想,一民當然蠢,不蠢,怎麼會同一個這樣的女人無聲無息地過活,只有愚婦才抱怨夫蠢。

一紅唯唯諾諾。

大嫂繼續訴苦:丈夫又蠢又鈍,孩子頑劣不堪,似她這個如花美眷,不知如何恁地命苦,一頭栽在這個可怕的家裡,白吃白喝就浪費了一生。

散了席,一紅不表示什麼。

一青卻說:“大嫂這樣子悶下去會生瘤。”

“不會的,她有孃家,坐下來十六圈麻將一搓,渾忘煩惱。”

“她擔心什麼?”

“什麼都不用擔心,沒有人會去騷擾一民。”

“我相信你的判斷。”

回到酒店,一紅月兌下襯衫掛好。

騷擾一民?誰有那麼空,事過情遷,人家早已不是吳下阿蒙。

一青說,“你說,假如一民當年娶了鍾小姐,會有什麼結局?”

一紅不去回答她,只是說:“你為什麼不問季一青假如嫁了徐繼林,會有什麼結局。”

一青不出聲。

“誰不經過幾次失敗的戀愛,有些人爬得起來,有些人沒爬起來。”

一青問一紅:“我爬起來沒有?”

“你?一方面有,另一方面沒有,工作上你做得很好,感情上你不敢再作嘗試。”

一紅說得再正確沒有,一青低下了頭。

假使當初嫁了徐繼林,會有什麼樣的結局?

不久之前,一青無意中在街上碰到繼林,他結了婚,帶著孩子。

一青身不由主地迎上去。

繼林看見了她,立刻笑說:“一青,這是我女兒露意斯。”

那一歲左右的小女孩長得似小安琪兒,親暱地笑起來,一青淚盈於睫,這孩子險些兒便是她同繼林的孩子,只差那麼一點點。

她與徐繼林原本是可以結婚生子的。

為著什麼分手?

不必細訴理由,籠統說來,還不是沒有緣分。

轉剎那,一青知道繼林心酸,繼林也知道一青心酸。

一青說:“每逢絕早起來,聞到空氣中些微寒意,就回憶到當年與繼林結伴去上課的情形,兩個人都那麼年輕,真正似春日遊,杏花吹滿頭。一紅,我真不明白,那樣好的日子都會過去,而且當年也並不珍惜。”

至今一青的心尚緩緩牽動。

“錯過了那樣的姻緣,以後就不可能結婚了。”

“不要灰心。”

“許多朋友告訴我,在街上碰到前頭人,只覺他猥瑣得難以形容:肥胖、禿頭、無業……根本不相信從前曾經喜歡過他,我情願徐繼林也是那樣。”

偏偏徐繼林是那麼爭氣,官越做越高,一派雍容,外表與內涵都不住進步,真令人難忘。

很難找到比他更好的人了。

不到三天,公寓已售出了,款項也已存入戶口,兩姐妹於是很樂意地把不如意的心事暫攏一邊。

事情已辦妥,要打道回府了。

進溫哥華海關什麼都要打稅,兩姐妹也沒有買太多的東西,兩個人都申請到停薪留職,不久將來要打道回府的。

計劃這樣周詳,可惜無人共享,一青一紅至今還是獨身。

又一次經過那著名的商場,一青一紅被人叫住。

“季小姐,兩位季小姐。”

兩人定睛一看,發覺是上次那位售貨員追出來。

她笑道:“兩位季小姐,張太太有東西交給你們。”

真巧,她們第二天就要回去了。

進得店堂,售貨員取出一隻大紙袋,“兩位,張太太說小小禮物,不成敬意。”

“這怎麼好意思!”

“張太太說謝謝兩位欣賞她的設計。”

呵,並沒有飛揚跋扈,自以為是,此人發展當不止如此。

一青也不再客氣,便連忙道謝。

兩人離開了店堂。

“沒想到她這麼大方。”

“出來做生意,當然要海派。”

大紙袋裡裝的是兩件襯衫三件套裝。

一青笑,“難怪聖經上說,你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

一紅答:“那我也乾脆大大方方的收了她的禮物吧。”

世事多變化。

一紅直到上了飛機,還記得那黑而瘦的女孩子怎麼樣到他們家來洗澡因為家裡沒有熱水。

洗完之後,浴白上一圈汙垢也不洗淨,倒是要一紅刷浴白。

又她怎麼樣在四月份模上門來,衣服單薄,一紅取出厚衣給她換上,她把原先的衣物月兌在房間就走,要勞駕一紅替她扔掉舊衣。

這些細節,此刻月兌胎換骨,再世為人的張太太已不再記得了吧,抑或,往事均歷歷在目?

十多年前,一紅也沒想到自己會有今天,她也是一個貌不驚人黃瘦的小丫頭。

人要不就進步,在今日都會這樣快的節奏,進度稍慢也就是退步,固步自封就恐怕要遭沒頂。

狄意張一直遊一直遊,終於上了岸。

一紅是真心喜歡她設計的衣裳,掏腰包她也會買,一紅只希望每個人都可以快快活活,生活下去,從現在直到永遠。

那些人,包括大哥大嫂在內。

還有七八個小時才到溫哥華,一紅感慨地合上眼,預備好好睡一覺。

變遷第二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