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會

甄小田煩惱到極點。

生活上連二接三的意外令她不愉快到極點。

母親在一年前故世,住院期間,使小田心身俱疲,錢像水那樣倒出去,且花得苦澀。

辦完事沒多久,忽然發覺男朋友臉容已變,原來是另有新歡,只得一拍兩散。

這還不夠,公司的宣傳組解散,以後把宣傳事務交給外頭的廣告公司做,小田拿多半年薪水,失了業。

人空下來,難免想東想西,她決定賣掉現住的小鮑寓,到加拿大多倫多大學進修,那邊收了她,她以為是喜訊,立刻委託經紀把公寓月兌手,誰知成交之後,屋價嘭嘭嘭往上漲了四十巴仙。

這是什麼運道!

人怎麼沒有運氣,一直走運的人,當然不察覺運氣存在,甄小田此刻的運氣便低無可低。

三個星期後,她便得遠走他鄉了。

連傢俱都已經送的送,賣的賣,一件不剩,小田又忽然不想走了。

她想租一層公寓,從頭開始,找份工作,找個男朋友,這到底是她從小到大生活的城市,留戀也情有可原。

心情這樣矛盾,自然不好過,又沒有一個可商量的人,晚晚失眠。

少田時常聽到兩把聲音。

一把說:“廿多歲的人了,做什麼超齡學生!”

另一把:“因循下去,你更加一文不值,鼓起勇氣,出去四年,又是一條好漢。”

“不要去,找個男朋友算了。”

“去,財不入急門,臨急臨忙,一定要人沒人,要工沒工。”

小田頭痛欲裂。

她服食寧神劑已有一段時間。

仍然不能入睡,小田決定下樓散步。

她住在半山舊屋區,近西端,那裡獨多醫院,從前小田習慣早起跑步晨運,現在失業,睡到日上三竿,改做午夜客。

那晚一定是陰曆十五,月亮大而且圓,一如銀盤,小田坐在石階上,吸一口煙,舒口氣,古榕樹下涼風習習,情調不淺。

小田希望白天不要來。

她痛恨白天,什麼事都是在白天發生的,天一亮,她便得急急應付各種大小事宜,偏偏有許多事,不是憑她一個人的能力可以解決。

但願可以一輩子坐在榕樹下。

一天一天過去,小田仍像行屍走肉,不知何去何從。

有時自露台往下望,小田會想,跳下去,跳下去多好,什麼煩惱都沒有,又可以與媽媽見面。

想到媽媽,她無法不落淚。

媽媽那永遠溫柔的雙手,一邊說:“來,媽媽痛惜,媽媽痛惜”,一邊輕輕撫模。

自小就享受慣了,在醫院裡永別母親,她哭得昏倒,因為知道媽媽的手再也不能安慰她。

為著不叫母親失望,甄小田非好好活著不可,母親的愛是她的原動力。

她立刻退回客廳,關上露台的門。

今夜,她又下樓去散步。

夜間司閽勸她:“甄小姐,這麼晚了,不如休息。”

小田不出聲,她總不能對看門老頭訴說睡不著。

“甄小姐,治安不十分好。”

小田笑笑。

她一向膽大。

“還有——”司閽吞吞吐吐。

“我不怕,請放心。”

小田不過在附近吸吸新鮮空氣就走。

那日她穿著白色松身家常裙,覺得有點涼意,便打道回府。

那一帶隔幾十公尺才一盞路燈,幽暗中小田忽見人影一閃。

小田站定了腳,誰,這是誰?

她一點都不怕,輕輕問:“媽媽,是媽媽嗎?”不禁淚盈於睫。

小田頹然坐在石階上。

忽然之間,她聽到有人跟她說:“你也睡不著?”

小田一震,抬起頭來,看到面前站著個年輕女子,臉容皎好,白衣飄飄,向她微微笑。

小田看著她,難道時運真的這麼低?

少女輕輕坐下,“我也睡不著,出來走走。”

小田混身的寒毛直豎。

少女笑了,“願意與陌生人談談嗎?”

為什麼不?大家都是女性。

可是小田也需隔一會兒才能說:“心中實在悶。”

少女怪同情她,“我知道,我是過來人,悶得最好天不要亮,還有明天永遠不要來。”

小田苦苦地哭。

“不怕,會過去的。”

小田不由得問:“還要熬多久?”

這時,小田臉上微微一溼,她知道是下雨了。

遠處有人叫她:“甄小姐,甄小姐。”

是看門的阿伯,打著一把傘找她,小田頗多感動,世上還是好人多。

她抬起頭,倏然不見了那個少女。

“甄小姐,下雨了,當心淋溼身子。”

小田問:“你有沒有看到一個白衣少女?”

看門老頭臉色都變了,“快走,快走。”

那一夜,不住地下著雨,一直沒停。

小田睡得非常壞,嘴裡喃喃叫媽媽,醒來,發覺枕頭濡溼。

撐著起床,已接近中午,腦海裡兩把聲音仍在爭持:“去,快上路,四年晃眼就過,拿了學位一定有新發展,堅強一點。”

另一把聲音卻說:“不能去,放棄現有的去追求未知數,未免太笨,你不會成功,屆時年紀已經老大,得不償失。”

小田深深悲苦,她願意得到第三者的意見。

她努力地振作起來,撥電話給從前營業部的同事珍妮,想與她詳談一下,電話接通了,小田體貼地問:“你有沒有五分鐘,可以說幾句嗎?”

那珍妮說:“我正想找你,你知不知道那威廉斯多壞?洋人有時真禽獸不如——”一直訴苦訴下去。、

要到二十分鐘後。小田才有機會說:“對不起,我有事要出門去。”

那珍妮才啪聲掛線。

小田苦笑,沒想到送上門去被珍妮當作出氣對象。

世人便是這樣,自己的煩惱才是真正的煩惱,哪真會有心思去理會別人。小田仍不放棄,她換了衣裳出門去散心。

獨個兒坐在茶座上,更加寂寞,幾乎想落荒而逃,好立刻回到家中,鑽進被窩,不問世事。

她碰見了一位漂亮的伯母,問候一番,閒聊幾句,通通是門面話,不著邊際。

不知伯母有無心事,即使有,小田也幫不到她,因為她也不能幫小田。

人與人之間的疏離,可見一斑。

此刻,小田最希望馬上可以找到一個好對象結婚,組織家庭,生幾個孩子,鬧哄哄地過日子。

世上自有幸運的女子,但那不是甄小田,小田還要獨自走一條很長的人生路。

行李已經收拾好,二十二公斤,不多不少,公寓在十多天後也得交給新業主。

筆此在家小田天天穿那件白色常服,省得煩。

晚上,她又忍不住出去乘涼。

那少女比她早到。

見到她,向她點點頭,“又是你。”

小田大膽地走過去,月色下,那少女有不食煙火之美態,清麗月兌俗。

少女問:“你心中有疑竇?”

“我是個一無所有的人,”小田垂頭,“沒有親人沒有朋友沒有工作。”

那少女端詳她,明澈雙目似非人間所有,“胡說,你還有青春有健康,這是人類寶貴的資源。”

她說下去:“有這兩樣,你便可以去追求更多,世上沒有什麼是唾手可得到,總得放時間心血下去。”

講得這麼勵志!

小田卻嘆口氣:“我覺得前路茫茫。”

少女笑了,“誰看得清前路?別擔心,人人都不過是走一步算一步。”

這其實是很普通的安慰語,但小田聽了就是受用,半晌她說:“謝謝你。”

“同是天涯淪落人。”少女很會套用舊詩詞。

“你?”

少女訕笑,“不然深夜跑出來坐在此地幹什麼?”

她又有什麼故事?

想聽人家的故事,必須先把故事告訴人。

小田說:“沒有人會比我更慘,我失戀失意失業。”

小田哭了。

“那是一個不值得的男子,從頭到尾未曾欣賞過我的優點,我不是沒有好處的,我性格梗直,不耍花槍,我勤力用功、孜孜不倦,我外型也長得不錯,整潔大方,可是更沒有一樣合他的意。”

少女詫異,“當初怎麼會在一起?”

“那一年他十分失意,大概想找個人安慰吧。”

“你已盡責,你不欠他。”少女老氣橫秋。

小田漸漸心寬,的確是這樣。

“那是他的損失,將來他會知道。”

小田有點激動,“你是誰,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心事?”

少女笑笑。

小田哽咽,“誰派你來安慰我?”

“夜深了,我們明天再談吧。”

那夜她睡得不錯,那少女正幫她解開心頭之結。

一早有人來按鈴,卻是珍妮,提著公文包,氣急敗壞,“這樣的大事不告訴我們!”

小田看看她,“誰告訴你的?”

“史蒂芬的妹妹在加拿大公署做事。”

“呵,是她。”

“我九點半要開會,只能說幾句,什麼時候走?”

“月中。”

“該死,到現在才告訴我,幸虧還來得及幫你搞一個送別會,我在多倫多有親戚,我會叫他們來接你飛機——別說不用,人生地疏,不宜倔強,這是他們的姓名電話址,你好好保存。”珍妮一口氣說完,然後笑了。

“羨慕你,”珍妮感喟,“可以丟下一切去讀書。”

“羨慕,我?”

“當然,唸的是什麼科目?”

“商業管理。”

“回來就是管我們這些人。”珍妮佯裝酸溜溜。

被珍妮這麼一逗,小田樂了。

珍妮看看腕錶,“我不能久留,我們電話聯絡。”

她挽著公文包匆匆而去。

誰說甄小田沒有朋友,只不過人人都忙而已,他們都還沒有忘記關懷別人的藝術。

小田攤開珍妮給她的字條,上頭寫著:關世清,男,廿八歲,未婚,宇宙廣告公司主管,多倫多容街七十號三樓,電話及傳真號碼……

小田看到一線曙光,也許這些日子來她太過自閉,孤立了自己,以致胡思亂想。

應該出去嘗試接觸朋友,一個不對,再嘗試,直至找到知已良朋。

小田握緊拳頭,著實振奮了一會兒。

下午,新業主帶著裝修師傅看房子。

小田反正有空,招呼他們進屋。

新業主是個中年婦女,她說:“甄小姐人真好真大方,房子賣得便宜了一句怨言沒有,難得。”

小田笑出聲來,“我半夜三更起來槌胸後悔你們不知道。”

那位太太說:“這份幽默感更加矜貴,甄小姐,我兩個女兒都在多倫多大學唸書,你要是不嫌棄,做個朋友如何?”

噫,又多了兩個朋友。

小田在心中喊:媽媽,媽媽,是你在暗中照顧我嗎?

“甄小姐,這是她們住址電話,聽說今年宿舍很擠,她倆現住的公寓有一間空房,很近大學,要不要替你安排搬進去?”

小田正為住宿問題擔心,聽到這個好消息,連忙說:“一定一定,我求之不得。”

“我叫她倆去接你飛機。”

小田這時決定接受每個人的好意,“我乘CX八OO班機,十六號上午七時半到。

在外靠朋友,將來有機會再報答別人也就是了。

小田那日只覺神清氣朗。

抬起頭,她才發覺天色蔚藍,呵低頭太久了。

那天晚上,她到斜坡散步,不知不覺間那少女在她身後不聲不響出現。

是人家先開口:“你的氣色好多了哇。”

小田模模面孔,“看得出來?”

“相由心生,故喜怒形於色。”

“小姐,你是誰,可能把姓名告訴我?”

“比起你,我十分不幸。”少女顏容慼慼。

小田吞一下涎沫,她到底是誰?

少女隨即問:“你的困境好象已獲進展?”

小田答:“多謝你關心,一步一步來。”

少女笑,“你毋須擔心,船到橋洞自然直,將來回想到今日的彷徨矛盾,當會一笑置之。”

“我會有那一天嗎?”

“我看好你,”少女很有把握,“你是個努力向上的人。”

小田也笑,“我們萍水相逢,沒想到你會給我那麼多鼓勵。”

少女答:“陌生人對陌生人才客觀呢。”

小田問:“你呢,你有什麼困難?”

少女垂頭,“真不知道從何說起。”

“試試看。”

“改天吧,改天再說。”

小田當然不使勉強她。

少女站起來離去,小田眼看她的背影消失在前邊那幢舊房子裡,不是沒有詭秘意味的。

小田抬起頭,看到星空裡去,媽媽,媽媽,求你在天之靈照顧我。

小田忽然似覺得有人輕輕撫模她的頭髮,似足母親溫柔的手,但那也許只是陣風罷了。

她緩緩站起來,輕輕嘆口氣。

誰知小田一亮相便嚇壞了坐在對面長凳上的一對情侶,那男的比女的膽子還小,聲音顫抖,指著小田問:“你,你,你是什麼東西?”

小田沒好氣,本想惡作劇嚇他一下,只怕嚇破他的膽,於是大聲吆喝:“我是人,你才是東西。”

那男的才緩和過來,“小姐,人嚇人,沒藥醫,你穿個白袍,又披著頭髮,這……”

還沒把話說完,那女的已拉著他急急離開。

小田這時才有空打量自己,實在忍不住嗤一聲笑出來。

白色輕飄飄的寬袍,長髮也沒束起,臉色大概也欠佳,忽然之間在慘綠幽暗的路燈下站起來,不嚇人才怪。

回家好好睡一覺吧。

去定了?

去定了,讀完四年,考得一紙文憑,再從頭來過。很多人會以為她此行是去找對象,猜測得不錯,有好的人,為什麼不要?大可一邊進修,一邊戀愛,不過天下想必沒有這樣理想的事,只要拿得到文憑,也不枉此行。

許多少年人十六七八歲就孤身上路了。

小田時常懷疑他們不知如何照顧自己,需知生活是最最煩瑣的一件事:誰替他們買肥皂牙膏,誰為他們釘紐扣熨衣服?不可思議,奇是奇在人走出來,也不見得特別邋遢,可知小田也會習慣那種生活。

為著讀書,一切從簡,聽留學生們說,肚子餓了,買一罐煉女乃或是果醬,打開了,用匙羹掏了就往嘴裡送,因有目的,不以為苦。

只買兩套衣服兩雙鞋子,輪流穿,月兌下來連肥皂水浸在一隻塑膠桶內,三天後拿出來衝淨搭在水汀上晾乾,一星期換一次。

奇怪,那樣長期地簡陋,也不是不快樂的,沒有電話,沒有電視,照樣過日子。

四年下來,人變成一個標準苦行僧,重視精神生活,物質減至最低。

小田想了想,頗樂意接受這個挑戰。

也許留學生活會將她徹頭徹腦地改變,為什麼不?她樂意付出代價來求進步。

甄小田心安理得睡去。

許久沒有睡得這樣舒暢,夢中看見自己躺在白色圍欄小床內,還是個嬰兒,母親通體那樣親吻她,媽媽柔軟的嘴唇碰在皮膚上的感覺實在太好太好了,小田伸出手,緊緊摟住媽媽。

媽媽,媽媽,求你祝福我,我此刻要嘗試走一條新路,需要勇氣、力量、耐性,請幫助我。

小田醒來了。

她出外處理一些最後事務,到銀行去把戶口轉到加拿大,領取飛機票,以及到保險箱把母親留給她的一點首飾取出。

要走了,幾時回來是個未知數,心情不知多麼恍惚,但一片濃霧已去,現在她至少知道應該向前走。

小田看看雙足,決定去買兩雙球鞋,反正要走,設備齊全,武裝起來,走得舒服些。

回到家,已是下午,時間過得真快,好比流水,一去不復回。

電話鈴響個不停。

是珍妮,“今晚六時在棕櫚餐廳恭候。”

小田很感動,珍妮倒是言出必行。

她淋個浴換件衣裳便去赴會。

下次洗這些衣服,已在多倫多。

棕櫚餐廳是一個好去處,小田喜歡那個酒吧,調酒師十分體貼,總把好酒留下一點給小田。

“告別派對一定要玩得開心點。”她說。

朋友逐個逐個來,珍妮真有辦法,舊同事全都給她面子。

然後,酒過三巡,大家致送紀念品,珍妮真實際,送上大銀行本票一張,面額是三千加拿大元,

小田無論如同不肯收下。

大家開始喝倒采。

小田淚盈於睫。

珍妮把本票塞進她口袋裡。

小田哽咽道:“珍妮,曾經一度,我還以為你是奸人。”

“不要緊,直至今日,我仍把你當壞蛋。”

她們緊緊擁抱。

派對在十二時過後唱完情人再見才散。

頗喝了一點酒,小田躑躅還家。

在樓下,她又碰見那狀若不食人間煙火的少女。小田笑笑坐她身邊,“活一天便有一天的煩惱,不過聖經說,今日的憂慮今日當已經足夠,明日?管它呢!”

少女說:“你進步得真快。”

小田用手抹一抹疲倦的臉,“到今日我才發覺,勇敢的人也會哭,不過哭完之後立刻站起來,而懦弱的人,從此就躺著不再動彈。”

少女只是笑。

小田對她說:“謝謝你給我鼓勵。”

“鼓勵你的相信不止我一個人。”

小田承認,“是,我比較幸運。”

“讓我們說再見吧,我將有遠行。”

小田吃一驚,“我也是。”竟這麼巧。

“那麼,我們就在今夜話別。”

小田怔怔地,但是,她還沒有說出她的故事。

少女說,“祝福你。”

“我也祝福你。”

那一夜,小田理理東,理理西,眼看著天亮起來,她咬緊牙關,抽起行李,到樓下把鑰匙留給司閽,叫部計程車離去。

到了飛機場,她把行李送進關,到餐廳去吃早餐。

她只叫了一杯黑咖啡。

正無聊地轉動杯子,忽然看到一張熟悉面孔,小田怔住了,是那個少女

她是真人,她不是甄小田的幻想,她在白天出現了。

少女在該剎那也看到了甄小田,她身不由主地站起來,詫異地笑,用手指著小田,“你是真人!”

小田駭笑,原來她倆均誤會對方是精靈,不是人。

她們握住對方的手。

“你到什麼地方去?”少女問。

小田答:“我去加拿大升學,你呢?”

少女黯然低頭,“我去美國就醫。”

“呵,”小田聳然動容,“什麼病?”

“心臟。”

小田要到這個時候才明白少女為何深夜獨自在山坡呆坐,太不幸了。

可是她在患難中還能照顧別人,真正難得,上天一定保佑她那樣的人。

比起她,甄小田簡直不算有煩惱。

小田汗顏,“對不起我竟對你無病申吟。”

“沒關係,我與你談得很愉快。”

小田說:“我希望你早日康復。”

“這是我住址,有空寫信給我。”

“一定一定。”

這時,少女的親友過來叫:“玉珊,玉珊,要上飛機了。”

小田目送少女離去,仍然羞愧,真不該誤會生活沒有希望,看人家多麼積極。她看一看錶,也該上飛機了。

那邊有新生活新朋友等著她。

妙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