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龍兒被葉玉書拉到花園的一個角落。

“妳鬧夠了吧!”葉玉書兇巴巴的甩開她的手,“今天有那麼多人在,妳竟然當眾給我難堪。”

她甩甩手,“你有沒有搞錯,是歐亞蘭騙我來的,否則我願意來嗎?”

“妳有沒有替我想過,妳這樣出現會替我帶來什麼影響!”他斥道。

“你擔心歐亞蘭還是她父母還是你父?”她冷言道:“那你又擔心過我的生活嗎?你連一通電話也沒有。”

“是我父母不准我再跟妳來往,這樣妳懂了嗎?”

“所以你那麼聽話,怕我會連累到你,我從來不知道你有那麼乖。”她冷冷一笑,“你不覺得你這樣很像個傀儡嗎?”

“夠了!”葉玉書惱羞成怒,“妳不也跟我一樣,妳以前在挑男朋友時不也以家世為優先考量,如果我不是長得帥加上家裡有錢,妳會被我追上嗎?”

“所以你追我也是因為我的外表跟家世!”樹影搖動,靠著夜色沒讓她肩膀的顫動洩露出她嚴重被刺傷的真相。

葉玉書伸出食指晃了晃,“不,家世第一,外表第二,妳不也知道我們這個世界的人有多少是婚姻幸福的,哪一個不是各玩各的,結婚目的達到就算交差了。”

“誰跟你一樣!”那是她曾經生活的世界!聽來真噁心。

“妳不必那種表情裝清高,妳我都知道妳以前的勢利可不輸我,那些追求妳然後被妳一腳踩在地下,自尊全失的人算算可以組成好幾支足球隊。”葉玉書忽然靠近她,輕佻的在她耳邊哈著氣,“雖然妳家垮了,但是妳還是個美麗得令人嫉妒的女人,怎樣,做我的女人吧!雖然不能見光,但我給妳的也夠讓妳過舒服日子了。”以前他礙於她龍家大小姐的光環,只敢牽牽她的手吻吻臉頰,現在他還聞得著顧忌這麼多嗎?

“無恥!”寒著臉,她一巴掌便揮去,葉玉書來不及閃避被打個正著。

“我會這樣說是看得起妳,如果妳長得醜一點,我還懶得理妳。”葉玉書摀著捱了一掌的臉。

“我不想再跟你說話。”她揚起頭倔傲的說,“我今天才看清原來你是這樣的膚淺。”樹影下葉玉書的身影不由自主的讓她想起另一張臉,老氣橫秋吱吱喳喳對著她重複叮嚀的臉。

“別撐了,我們這個世界的人不就是這樣,看在我們曾經好過一段日子的份上,我是不忍心看妳過苦日子才要妳跟著我的,想想看,妳還想不想過以前那種享受的快樂生活。”

她想不想她不知道,她能不能吃苦她也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媽咪一定很想很想再過貴婦人的生活,只要她答應的話,她就能照顧媽咪了。

見她低頭不語,葉玉書知道她已經動搖了,於是放聲大笑,“我就知道妳吃不了苦的,看妳跳樓一了百了的父親就知道,有其父必有其女啊!”

“不準汙辱我爹地!”她臉色一變大吼著,右手握拳又想揮上他的臉,只是這次他已經有了防範,當她手一揮過來,他早一步抓住她的手反手甩了她一巴掌,“妳以為我會讓妳打兩次嗎?告訴妳就算妳跪著求我我也不要妳了。”

甩在粉臉上的一巴掌又疼又辣,她忘了摀住臉,只是兩眼無神的直視著前方,前頭本來是一片花叢,但她的視線逐漸模糊,眼前成了一片不見盡頭的黑暗,連葉玉書什麼時候走掉的她也渾然不知。

“我想妳需要這個。”

有個人拍拍她的肩膀,她慢慢回過神,見到一張面紙在她面前晃動,還有一個陌生男人,方頭大耳、手腳粗壯,二十多歲的年紀卻有個發達的肚子,她怎麼也想不出這個男人憑哪一點可以出入上流社會的宴會,但他的穿著又說明了他的家產極豐。

她吸吸鼻子,“謝謝。”

“如果妳當初肯答應嫁給我,那麼我老爸就會借錢給龍家週轉,妳爸爸也就不會死了。”胖胖男子彎彎吃了食物卻忘了擦嘴而顯得油亮的嘴巴。

“你……”她訝異的看著這個男子,原來他並非好心人士,他是……

“我是王浩瑞。”

男子的自我介紹讓她確定了他就是那個土財主暴發戶的兒子,果然是暴發戶,非得用錢堆積一身名貴打扮才能告訴別人他的身分。

“龍兒小姐真的像別人說的那樣漂亮,差一點我們就能結成婚了。”王浩瑞咧開嘴笑,像他們這樣光有錢,卻沒有權勢背景的人家以前都沾不上上流社會的邊,要不是近來經濟不景氣,那些有財務困難的人開始找上他們借錢週轉,才讓他們搖身一變成為上流社會的一份子,到處被人搶著邀去參加宴會,這種被人捧的滋味不賴,但更重要的是看能不能娶這些小姐的其中一個,帶得出場不說還有助優生學呢!他看了這麼久,還是龍兒最漂亮,雖然她已不是有錢人家的千金了,但想娶她當老婆的想法可沒因此中斷。

她愣愣的盯著他,對他處處展現財大氣粗的態度不敢恭維,又想起爹地想讓她嫁給他來換取金援的事,她連一秒鐘也待不下去,扔下面紙轉身跑出葉家。

“龍兒小姐,有空我會去找妳……”

摀住耳朵,她什麼也不想聽。

※※※

不知道要走去哪裡,龍兒失神的在大街上走來走去,忘了時間的轉動,定著走著她走累了,伸手招來一輛出租車,跟司機交代了一個地址,她便斜靠在椅背上發著呆,司機跟她說了什麼,她也只是隨口應答。

“小姐,到了。”司機出聲喚她。

“到了……”她坐直身子正要掏出車錢,車窗外的景觀讓她叫了一聲,“你怎麼載我來這裡?”古色古香的“龍館”赫然出現在眼前,“你亂開車!”

“小姐,明明是妳跟我說要來這裡的。”司機也很委屈。

“我……是我嗎?”

“是啊!我還重複說了一遍地址,妳還說對啊!小姐,妳究竟要不要下車!”司機擔心這趟車錢他會拿不到,白做工了。

“我……我下車。”下宅決心,付了車資她開了車門下車。

下了車,不同於冷氣空調的夏夜微風迎面吹拂而來,兩隻腳彷佛被催眠似的一步一步往“龍館”走去。

時間已經過了十點半,沒有供應宵夜的“龍館”早已打烊,但光線從拉了一半的鐵門內映了出來,顯見裡頭還有人。

半遲疑的她從拉下一半的鐵門鑽了進去。

“展……”她沒有想過在裡頭的不是展少曄,但等她看清一個滿臉落腮鬍的男人在“龍館”裡走來走去,她死命的盯著那人,“你是誰?小偷!”

男人停下腳步朝她露出一口白牙,“敢指著我懷疑我是小偷的小姐八成就是第一天上班就翹班的龍家大小姐嘍!”

“不準叫我龍家大小姐。”因為她早已失去資格了。

“喔!阿妹仔,妳今天沒有來上班,妳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快急瘋了,手機也沒通,妳想嚇死人喔!”男人還真從善如流的改口。

“還有誰會擔心我!”

“付薪水的大頭展少曄啊!避帳的喜姊、跑堂點菜的王大媽、李大媽……數不清嘍!阿妹仔,今天總共打破五個碗都是妳害的喔!”

“我……”扭著襯衫下襬,她忽然想到本來她是要質問這個男人的身分,怎麼一進來反而被他念個不停,“你先回答我的問題,你到底是誰?待在這裡幹麼?”

“想菜單、試新口味啊!喔!對了,妳還不認識我,我是喬隱,新來的師傅,”喬隱咧開嘴笑得白牙閃閃發亮。“不要懷疑喔!我就是做菜世界一流的大師傅喔!”

“原來你就是展大哥說的那個可以讓『龍館』起死回生的師傅。”不是她不信展少曄,不過這個喬隱橫看豎看都像個討債公司的打手。

“不錯不錯,展少曄這個人是最公正無私的,他說的話一定是真的。”

她發現到一張桌子上放了幾碟小菜臘肉,肚子的空虛感讓她口水直流,她抿了抿嘴不想讓他看到她失態的樣子。

但喬隱看到了,他一臉笑容的說:“妳在外面待了一晚沒吃飯,肚子餓了!”

她不想問他幹麼猜得那樣準又那麼殘忍的說出來,她抿緊唇幽幽的瞪著他,她從中午到現在都還沒吃過東西,理所當然肚子一定會餓。

“要不要我去煮個東西讓妳填飽肚子,傷腦筋,今天生意不錯,一些食材都剩不不多而且我也都整理好了,這樣就不能讓妳嚐到我的絕世美食,我看還是先炒個飯給妳吃好了,肚子餓的時候當然還是要吃米飯才會飽啊。”喬隱自問自答的邊說邊走進廚房。

真是個怪人,她瞠目結舌的看著喬隱走進廚房,一陣乒乒乓乓後,他端著一大盤炒飯出來。

“坐下,妳想站著吃啊。”他努努嘴要她坐下。

飯香撲鼻而來,她失魂似的乖乖坐下,然後一雙筷子跟一支湯匙各塞進她的左右手。

“等等,還有一碗蛋花湯。”喬隱又鑽進廚房端了一碗湯出來。“可以吃了啊!”

她注視桌上的兩樣食物,肉絲炒飯跟蛋花湯,都是她以前最不可能碰的平民食物,但現在肚子餓得實在受不了,在香味的誘惑下,她拿起湯匙舀了一口放進嘴裡。

“好吃吧!”喬隱顯然很滿足看到她的吃相。

“好吃,你放了什麼嗎?”她問著,湯匙仍然一口一口舀著炒飯放進嘴裡。

“油啊!肉絲、白飯、蔥花和蛋,調味就用鹽……”喬隱自得意滿的數著手指頭說著,然後終於發現她的不對勁了,“喂!阿妹仔!別吃那麼急,沒有人會跟妳搶。”

喬隱被她嚇出一身冷汗,奇怪他的炒飯又沒有放迷藥,她怎麼瘋了似的拚命塞著炒飯,一口接一口的,好象連嚼都沒嚼就吞下肚子裡。

“阿妹仔!妳這樣不行,會肚子痛啦!”喬隱急忙想搶下她手裡的筷子和湯匙。

她揮開他的手,“讓我吃、讓我吃,我還沒吃飽……”她一口一口的吃著,一邊吃著一邊適應炒飯蛋花湯的味道,這些平民食物都是她以前最嫌惡的食物,認為這一客五、六十元的飯是下等人才甘願吃的,上流社會的人又怎麼肯吃這些不合身分的食物,但現在她沒得選擇了。

她的胃彷佛是無底洞,明明整張臉因為塞進米飯都脹起來,她的動作還是沒停過。

喬隱看得心驚肉跳,原本笑嘻嘻的臉也不敢再有笑容,“阿妹仔,別吃了,妳要吃改天我再煮給妳吃……”咦!垂在她臉頰的兩行水是……媽的!她哭了。

喬隱連忙往後跳了一步,對她的落淚手足無措。

“妳哥哥我喬隱天不怕地不怕,就他媽的最怕女人的眼淚。”撫著手臂上一顆顆的雞皮疙瘩,喬隱哀求道:“阿妹仔,妳別哭好不好!我的炒飯沒那麼難吃吧!”

咦!不理他的哀求,眼淚沒停!喬隱邊模著手臂又捉著頭髮跳著退到櫃檯,從抽屜翻出一本通訊簿,他一行行的尋找。

“搬救兵搬救兵……找到了,”他依著上面的一組電話號碼撥了過去,“展大頭,你他媽的快點給我趕過來,否則你的大廚會英年早逝……”

※※※

“你胡說八道什麼!說你會英年早逝叫我飛車去救你。”展少曄看到躺在醫院急診室病床上一臉憔悴的龍兒,他的心一陣痛。

“我最最最怕的就是女人哭,女人一哭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喬隱也很委屈的抓抓鬍子,“結果你來了剛好把喊肚子痛的龍兒送來醫院,真是好險……”他拍拍胸口,在他的瞪視下縮縮脖子,不講了。

“你幹麼給她吃那麼多東西吃到胃痛!”他找了她一個晚上,她沒有去“龍館”也不在家,手機不通又一點消息也沒有,他擔心害怕了一整晚,最後,叫他去領人的竟是喬隱。

“我怎麼知道,她那麼晚跑來,說她還沒吃飯,我想讓她試試我世界一流的手藝就多炒了一些飯,以為她吃不完的,誰知道她一口一口的塞著飯,然後就哭了,再來就喊肚子痛。”喬隱也很無辜的退到角落,要命了!全天下大概沒有一個人像他這麼衰,竟然看到展少曄想吃人的表情,好可怕!

哭了!展少曄眉頭深鎖,猜測她今晚失蹤的原因,因為那就是她哭了的起因。

“哎!阿妹仔就是妳把我從巴黎請回來的原因!”喬隱撞撞他的肩膀。

“阿妹仔!你這樣叫她!”

“對啊!她說不準叫她大小姐,我叫她阿妹仔她也沒有反對。”喬隱的嗓門不小,病患不少的急診室已有人對他投以不悅的目光。

龍兒正熟睡著,他看她正在注射的點滴一時片刻還不會打完,他推推喬隱,“我們去外頭講,別吵到其它人。”

喬隱雙手插進褲子口袋皮皮的跟著他走出去。

“我猜對了喔!你為了阿妹仔才把我從巴黎大老遠請回台灣的,因為只有我世界一流的手藝才能讓快倒了的『龍館』起死回生。”才走到外頭,喬隱便忍不住開口。

“我不帶你回來,巴黎你還混得下去嗎?”一時口快,他誤碰了喬隱的傷心事,“喬隱,我不是有意的……”

喬隱僵住的臉幾秒鐘後又恢復嘻皮笑臉的皮樣,他作勢挖挖耳朵,“耳屎太多了,剛才你說什麼我聽不清楚,喔!你不要回避我的話,你喜歡阿妹仔喔!你不要低頭不要扳著臉,你剛才一看到阿妹仔蹲在地上喊肚子痛,你的臉色比她還難看。”

這個喬隱!他既然用這招皮樣把不想提的話題帶過,他也就不說了,但他的問題太尖銳太直接,他也不想回答。

他的沉默讓喬隱逮著機會,他追問:“你喜歡她就說嘛,男子漢大丈夫喜歡一個女人就直接說啊!不然用行動表示也行!把她摟在懷裡狠狠親一頓,還怕她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嗎引”

看著喬隱比手畫腳又表演的,他忍不住笑了。

“這麼原始的方法太野蠻了。”他這麼說等於不打自招。

喬隱瞪大眼,“原始才有效啊!”

他搖搖頭,“她……跟我的世界不同。”

“阿妹仔不是人是鬼嗎?”

“喬隱……”他又好氣又好笑的說:“你那顆腦袋在想什麼!”

“不是這樣嗎?”喬隱模模腦門。

“她從小生活在上流社會,也習慣那種生活方式,她所交往的對象都是公子哥兒,我不是。”

“你是堂堂總經理啊!而且龍家現在也倒了。”

想起龍夫人的生活習慣,他就不敢肯定,龍兒會不會心裡其實也跟龍夫人一樣很想再重新擠進上流社會的圈子,畢竟人家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她從小到大都是依上流社會的規範在生活,叫她要改變思考邏輯並不太容易吧!

“我們的出發點不同,她是在上流社會生長的千金小姐,我是出生一般家庭努力往上爬的人,我們的價值觀不會因為龍家垮了而有多少改變。”

“所以你以為阿妹仔喜歡的必然還是那些從小好命的公子哥兒,而不會是你這個白手起家的有為青年。”

他沒否認,臉色卻黯了下來。

“你現在對她付出的一切不就全浪費了,一點回收價值也沒有。”喬隱不以為然。

“只要她高興、她幸福,我會就這樣在她背後守著她。”這樣就夠了,讓他為她默默守候,直到她找到……幸福。

“我就不信你有辦法親手送她進禮堂嫁給別的男人!”喬隱懷疑他有那麼大的度量。

“我會剋制,我也一定能做得到。”說這話的同時,他的手在身後悄悄的握住。

喬隱翻翻白眼,對他自以為是聖人的做法一萬個不苟同。

“你這個自卑的傢伙,我就看你要死撐到何年何月吧!”

“不會有那麼一天的。”

受不了,他八成是四書五經讀太多走火入魔了,才會想要學古人當聖人,他真敗給他了,愛情可不是在四書五經中隨便就可以找到遵循規律的。

“龍兒的家屬在嗎?龍兒的家屬有沒有在這裡?”一個護士急忙從急診室走出來。

“我是。”

喬隱崇拜的看著他以媲美閃電俠的速度移向護士。

“龍小姐醒過來了,可是她一直哭說好痛,值班的醫生檢查後發現她胃痛的情形已經好很多了,問她哪裡痛她又說不出來。”

不待護上解釋完,他轉身便走進急診室。

“等我嘛!走那麼快!”喬隱也抬起腳步,嗯!護士小姐說她又哭了,那他還是慢慢走好了。

※※※

“龍兒!”展少曄奔進急診室撥開圍在龍兒病床前的醫生護士。

“好痛、好痛,痛得我受不了了。”

“哪裡痛,胃嗎?”他將坐起身哭喊的龍兒摟在懷裡。

“痛,就是痛……”她光哭,什麼話也沒辦法說完整,一碰到他的胸口,她整個人都賴進他懷裡,感受他溫暖的氣息。

“這位先生,你有沒有辦法讓龍小姐鎮定的告訴我們她哪裡不舒服,我們問不出個所以然沒辦法診療。”值班醫生面有難色。

“龍兒、龍兒,乖,妳跟展大哥說妳還有哪裡不舒服。”她的哭喊讓他心亂如麻。

她緊緊抓著他的襯衫,一張臉埋進他懷裡大哭,眼淚將他的襯衫都哭溼了。

“龍兒!”

“阿妹仔會不會不是身體不舒服!”躲在遠遠一角的喬隱忽然出聲。

“喬隱……”喊了聲,停住,他想也許喬隱說對了,“是不是有人欺負妳!”

她一聽,眼淚冒得更多了,將他當作避風港似的將他抱得緊緊的。

“龍兒,跟我說。”

“她……他……他……他們……”她說的是歐亞蘭、葉玉書、王浩瑞跟在葉家宴會上斜眼瞄著她笑的人。

他……他們,她連說了幾個他字,他也搞不清楚她說的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總之人數不少就是。

“他們是誰?”

她咬著唇,“不想說。”

“不想說就算了,別說了別想了,妳好好休息好不好,”他出聲安慰,“現在還痛不痛?”

“比較不痛了……”她摀著胸口。“這裡比較不痛了。”

胸口!他緊皺眉頭,那位置是心臟,還真讓喬隱說對了:

“要不要讓醫生看一下。”他想讓醫生幫她鎮定一下,看樣子她折騰夠了。

她猛搖頭,“你就這樣抱著我,我就不痛了。”

他轉頭看醫生,醫生點點頭後便走開。

“好,我抱著妳。”無視急診室裡還有其它病人,他就這樣緊緊抱著她。

“抱緊一點啦!”

他轉頭瞪了出聲起鬨的喬隱。

“你再囉唆就換你來抱。”

喬隱舉起雙手作投降狀,他輸了。

“答應我,你不會像別人一樣欺負我。”她在他懷裡的哭聲變成啜泣聲。

“我不會,我會守候妳、保護妳。”

“一直?”

“一直。”他加重語氣,擁著她的手力道加重了。

“阿妹仔,別忘了還有我喔!”喬隱忍不住開口,卻得到他一記白眼!

怎樣!他就是喜歡看沈穩的展少曄流露出慌亂的表情!

※※※

惡!忍著胃裡不停翻攪的作嘔感,龍兒站在洗碗槽旁邊將一疊盤子裡的油膩剩食倒進餿水桶。

受不了了。

她彎下腰對著洗碗槽乾嘔,當然沒有吐出什麼東西,只不過那股反胃令她很不舒服。

“阿妹仔,妳沒怎樣吧?”一身廚師服的喬隱走了過來。“妳這樣好象我煮的東西很難吃,連看都想吐。”他抽了張廚房紙巾給她。

她接過廚房紙巾掩著嘴搖搖手,“我只是受不了這些油膩。”

“妳來上班幾天了?”

她伸出兩隻手指。

“兩天了,妳還做得下去嗎?”趁著廚房助手在忙,他問。

她微愣,想著這兩天她來“龍館”上班所出的錯,不是點錯東西送錯桌,就是怕燙,一滑手捧掉整碗湯,有一次她還差點把一盤乾燒蝦仁往客人身上倒,只因為她覺得客人盯著她看的眼神帶有嘲笑意味,事實上那個客人是想早點吃到那盤乾燒蝦仁,而她的動作又慢得可以才一直看著她。

心魔!展少曄是這樣對她說的。

不是她做不到這麼簡單的工作,是她打從心底還沒有完全消除對這工作的排拒感,以前端盤子、收碗盤、抹桌子都是傭人在做的事,現在角色換人做了,要她馬上可以毫無心理作用的做這些工作並不是一天、兩天就行的,他給她時間適應,而她也對他承諾她能擺月兌過去做好工作。

“妳真的做不來的話就跟展大頭說。”喬隱好心道。

“不行,我一定要做到。”洗碗是今天展少曄指定給她的工作,她不能連這個也做不到,她有手有腳啊!“我要做給他看不能讓他失望。”

“他,妳說展大頭啊!”他雙臂環胸,靠在洗碗槽看著她。“他對妳很好喔!”

“喂!”

“我嫉妒妳!我也是『龍館』的員工啊!吧麼他就沒對我這麼好,也沒送我回家過,唉!命賤就是這樣。”喬隱連說帶演的還用手指抹眼角。

“你真是胡說八道,你不是知道展大哥跟我爹地之間的約定。”心微微一顫,喬隱的話讓她想起那天在醫院的情形,雖然她是半睡半醒不完全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她清醒後一眼就看到她拉著展少曄的手不放,再加上喬隱添油加醋的解說,她大概也明白了經過,她也懂展少曄對她真的很好,好到令她擔憂,因為她怕他對她好只是出自於對爹地的責任感,他不過是在完成一項工作,因為她知道他是一個做事一絲不苟的人。

邊想著,她拿起一個盤子用沾了洗碗精的菜瓜布洗著,洗著洗著就出神了。

“阿妹仔、阿妹仔……哈囉,有人在家嗎?”喬隱伸出手掌在她眼前晃動。“展大頭來了。”

她聞言心頭一驚,手一滑,滑溜溜的盤子滑出她的手掉落地上碎了一地,她一慌馬上蹲下去用沒有戴手套的手去撿,一個不小心,碎盤的缺口割破了她的食指鮮血直流。

“疼!”她瞇眼忍住不喊出聲,一個小傷口平常人都不會大叫的。

“給我看看。”他得在她哭出來之前把血止住,“哪個人把醫藥箱拿來。”

一個助手快步拿來醫藥箱,他動作迅速的替她止住血,用OK繃繞在她食指上。

“不哭、不哭、不能哭喔!”她千萬別哭,不然他就破功了。

“怎麼啦!我在外面聽到聲音。”王大媽推開廚房的門進來,一看到地上的碎片就叫道:“小姐,妳有沒有受傷?”

“割了一個小傷口,沒事的,我去拿掃把來把碎片掃起來。”

“小姐,妳別做了,妳去外面休息,這裡我來收拾就好了。”王大媽把她推出廚房,“快去休息。”

“這是我的工作。”

“去去去,休息,小姐。”

“王大媽,別叫我小姐,我已經不是小姐了。”

“在我們心目中妳就是我們的小姐,以前龍老爺沒收掉『龍館』,讓我們這些人還有工作做,生意不好時老爺也沒放棄我們,雖然老爺後來越來越少管理這裡的生意,但是我們對老爺還是很感恩,老爺不在了,妳就是我們的小姐,有小姐在,『龍館』好象又像二十幾年前老爺跟我們一起打拚時一樣,展先生把『龍館』整修了一部份,又有小姐在,『龍館』一定會像以前一樣每天生意都很好。”

“別忘了還有我這個世界一流的廚師在,『龍館』生意不嚇嚇叫才奇怪哩!”受不了她們要哭不哭的樣子,喬隱跳出來緩和氣氛。

“你是吹牛一流啦!”王大媽捏捏他的耳朵,後面的助手一直悶笑著。

她終於噗哧一笑。

謝謝觀世音菩薩賞臉,沒讓他瞧見阿妹仔的眼淚,也不枉他當小丑要猴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