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終於是施秀升前來解圍,拉月兌女兒的手,小孩子尖叫數聲,終於放開,被父親提著臂膀,雙腳離地帶回屋內,關上了門。

我發動引擎。

但國香又過了約莫十多分鐘,才過馬路來,沒有即刻叫車。

她完全沒有發現我,我把車緩緩開動,跟在她身後,離開了玫瑰徑。

已經九點了。國香像是沒有意思回家,一直低頭踱步,這女人,舉手投足都有與眾不同的氣質,光是背影已叫人心醉。

“國香。”

她沒有聽見。

我把車子駛近一點。“國香。”

她抬起頭來,見是我,也沒有太大的驚異。

“回家去。”

她牽牽嘴角,微微笑,“無家可歸。”

我雙眼潤溼,“國香,讓我們共組一個家庭。”

她在車外不語。我開啟車門讓她上車。

“我還想散一會子步。”國香說。

“快下雨了。”

她抬起頭,看看紫藍色的天空,像是有許多話要說,但盛國香一向不肯展覽她內心世界,終於以上車結束這一次外遊。

意外等著我們。

唉到門前,就聽到樂韻悠揚。

我三分驚喜七分擔擾,轉頭說:“林自亮回來了。”

屋裡面嘻嘻哈哈,海倫爽朗的笑聲不難辨認。

柄香卻已變色,“我不進去了。”

倨傲的她的確無法以此刻特殊身份與我兄嫂打成一片。

我急忙拉住她的手,剛在這時候,大門打開,我倆忙不迭躲避,只聽見海倫吆喝著問:“林自明,是你嗎,鬼頭鬼腦,幹什麼?”

柄香跟我說:“我到母親那裡去。”

我與她匆匆轉下樓梯,“我送你。”

這是她唯一可去的地方。

海倫在樓上苦苦相逼,“林自明,好,在大嫂面前弄花樣!”

我輕聲對國香說:“對不起。”

柄香微笑,“你們一家人好不活潑。”

大哥的聲音:“你肯定是他?咦,車子停在樓下。”

柄香說:“你上去吧。”

“這怎麼可以。”我仍拉著她手。

“今日實在累了,不想見人。”

不等我再說什麼,國香已跳上街車。

我沒能給她一個家。

在樓梯轉角,林自亮一把拉住我,“果然是你。”

海倫也過來,“我們結了婚。”

這段日子,我與國香都各有犧牲,吃足苦頭。

“恭喜恭喜。”

海倫斟一杯酒給我。

林自亮問:“我發現家裡有女客的衣服。”

海倫說:“我們,以後不準淨用‘我’,什麼都要以我倆為準。”

林自亮問:“她真的出來了?”

我沒有回答。

海倫說:“冬天的衣服都在,想必有長久計劃。”

林自亮接著問:“你成功了?”

海倫又問:“慢著,人呢?”

自己兄嫂,不必隱瞞,我說:“明天就出去找地方搬。”

海倫用手按住我,“哎,不必,我才不住這裡,不過是回來陪林自亮收拾東西,我可住不慣陌生地方,林自亮將搬到我處。”

我喜出望外,“真的?”

林自亮無奈,“海倫不喜歡這裡的裝修。”

海倫掩著嘴,“沙發配窗簾,牆紙配床罩,硬邦邦,像土產電影佈景。”

我說:“海倫,可是你家那麼小。”

海倫說:“擠一擠嘛。”

林自亮並不覺有什麼不對,理所當然地看著海倫笑,陶醉得叫人肉麻。

他們捧著酒杯走到露台去了。

我即刻找國香。

師母說:“她沒來過。”

我一顆心提起來。

“你們有齟齬?”

“不,大哥大嫂回來了。”我說。

“慢著,門鈴響,對,是她到了。國香,林自明找。有話明天說?”師母又回來,“你聽到了?她看上去十分疲倦,老了十年。林自明,小夥子假裝有氣質通常愛扮個憔悴樣,這不打緊,睡一覺把鬍髭刮淨又是一條好漢,我擔心的是國香。”

師父回來以後,師母風趣得緊,都不似上了年紀的人。

“流離失所,到處為家,不是開玩笑的事。”

“我明白。”

旁邊傳來師父的聲音,“你同他說什麼,是國香失算,關他啥事。”

“明天我來接她。”

海倫出來拿冰塊,“女朋友呢,不是怕難為情吧?”

我再也無力嬉皮笑臉,倒在床上,臉埋在枕頭裡,處處人月團圓,唯獨斯人憔悴。

海倫進來,“有話同我說也是一樣的。”

我說:“有能力叫她出來,卻無能力照顧她。”

“開頭的時候總有困難誤會,需要一段日子克服。”

“真羨慕你同林自亮。”

“你不知道我們作出多大的讓步。他說他讓我,我也說我讓他,奇怪,雙方退無可退,當中卻不見空隙,有時還覺得透不過氣來,你說怪不怪?”

“你們當中可沒擠著一大堆閒人。”

“是,沒人追我,沒有比較,死心塌地,”海倫向我擠擠眼,“小老弟,你去問問林自亮要擊敗多少閒人才能同我結婚。”

“那不同,他那鬥爭是光明正大的。”

“對,你的痛苦最要命,你的相思最纏綿,你的人格最高貴。”海倫以她一貫瀟灑的、玩世的、避重就輕的語氣諷刺我,隨即大笑起來,前仰後合,也不顧眉梢眼角是否露出皺紋。

林自亮就是愛她這一點,對海倫來說,沒有什麼問題不可以放在肩上一聳聳掉,練成這種能耐真不容易。

“換了你是我,你會怎麼做?”

“小明,我會先努力事業,再談其他。”

我說:“但是我忽然看到了盛國香。”

海倫說:“視線是可以控制的,小明。”

“幸虧盛國香不像你。”

海倫一怔,“是嗎,呵,那多好。”

成熟大方的她一點沒有計較,拍拍我的背,轉身出去。

這些日子裡,出口傷人成為我的看家本領。

“海倫,對不起。”

“做小弟總得有些特權。”她笑。

看看林自亮的眼光多麼好。沒到十分鐘,海倫還替我出淨一口烏氣:施峻這小傢伙打電話來,沒想到碰到定頭貨,海倫阿姨與她白相起來,好好地教訓她一頓。

施峻習慣對我叱喝:“叫媽媽說話。”

海倫與她計較,“媽媽,我也是人家的媽媽,你是不是要同我說話?”

施峻急,“你是誰,快叫我媽媽。”

海倫嘖嘖連聲,“媽媽沒教你與人說話要有禮貌?你說什麼我聽不懂,你得加個請字,或說謝謝。”

施峻把話筒交給施峰,做姐姐的說:“請盛國香女士。”

海倫笑,“你怎麼不早說,盛小姐不在。”

“你是誰?”

“咦,你知道號碼,怎麼反而問我是誰,我當然是此間主人。”

“我母親呢?”施峰開始怕。

“我不知道,我不認識她,也不認識你,我例不為粗魯不文的人服務。”

施峰說不過她,只得掛上電話。

林自亮說:“會不會過分。”

“這孩子已經有十多歲了,她完全曉得自己在做什麼,呼呼喝喝地拿林家的人來出氣,算一算,小弟不過比她大十年八年。”

“別誇張。”

“看得出小弟很受了一點兒委屈。”

“他在修練愛屋及烏,自然有所犧牲。”

海倫說:“我真弄不懂,為什麼小弟一定要證明他會比她們生父更體貼,為什麼要對她們懷有歉意,林自明又沒有綁架她們的母親。”

“別讓他聽見,我們到露台慢慢說。”

他們拉上玻璃門,電話鈴再響,外頭也聽不到。

是施峰,敬酒不吃吃罰酒,非常客氣地問:“盛國香在嗎?”

我說:“她到你外婆家去了。”

“啊?”

“不過這麼晚了,拜託你給她機會休息,不要再懲罰她了,夫妻間的事十分複雜,不是第三者任意撬一撬便可敗事,”料施峰聽得懂這番話,“我瞭解你的心情,但不希望你淨圖破壞。”

施峰是隔了一會兒才掛上電話的。

我走到國香的房間去透口氣,順手開啟她的電腦,看綠色的文字與繪圖一排排跳動,然後又關掉,百般無聊。

沒想到書房有一隻窗在露台隔壁,我還是聽到兄嫂的對話。

“小弟是很天真的。”

“她這樣出來,也委實感動了他。”

海倫說:“又不是回不去,也不見得是第一次,你真相信一個成年女性會得不經大腦轟一聲放棄所有跟一個小夥子去生活?”

我呆住。

從來沒有用這個角度來看過這件事。

林自亮也怔怔的,“我關心的只是小弟。”

“整件事最吃虧的是他,人家夫妻早有默契,所以我從來不做第三者,賠了夫人又折兵,還背只大黑鍋,弄到最後,人家是浪子回頭,第三者往往惡有惡報,血本無歸。”

“不會這樣吧。”

“你看著好了,一聲‘多謝你給我一段永志難忘的感情’,就可以漂亮地結束整件事。”

大哥默不作聲,顯然沒有異見。

我在書房中聽得渾身渾腦是汗。

海倫輕輕說:“早十多二十年,許多無知少女有過這種經驗,現在多好,輪到無知少男。”

大哥說:“看開一點兒的話,林自明也沒有損失,暑假閒著也是閒著。”

“小朋友卻想結婚。”

“你以為他這麼可愛!他也是老手。”大哥護著我。

聲音漸漸低下去,再也聽不到了。

我伏在書桌上,胸口像上螺絲,一下緊一下松,難受得很。過半晌,心像是癱瘓,不大活躍了,反而冷靜下來。

清晨,趕在上班之前到盛宅。

柄香正開門出來,卡嘰褲子,白襯衫,頭髮還是濡溼的,出乎意料的神清氣朗,微微一笑,昨夜彷彿睡足的樣子。

“我來接你回去,大哥另外有地方住。”

她不置可否,國香老是沉默,叫我打啞謎。

“要是不喜歡,今日一下課我就另找房子。”

她低頭上車,仍然保留那個微笑。

我不心息,垂死掙扎,“父親有款子剩下,我可問大哥要,你同施秀升離婚吧。”

她看著車外說:“暑假過去了。”

我陡然收聲,車廂內卻還似留有我剛才慷慨激昂的陳詞,餘音嫋嫋。

柄香說:“不會有結果的。”

輪到我沉默下來,一雙手,十隻手指,不住地顫抖。

柄香言語忽然流利起來,“這些日子,一直要你照顧,我實在不擅持家。”

我的口才急智不知何去,渾身慘痛,呆呆看住她。

“也沒有必要再弄多一個家,我的家你的家我們的家,什麼都找不到。”她嘆口氣。

“不!不能前功盡廢。”

“你尚有何主意?”

“慢慢我會有能力,你要給我機會,我們兩人又不是沒有工作能力的孩子。”

“那麼眼光應比孩子遠些深些。”

“你根本不在乎,對你來說,這是夏季羅曼史!”

她抬起眼來看著我,有絲詫異,像是奇怪林自明這個人居然可以如此醜化一件本來是美好的事。

柄香面孔上表情瞬息又平靜下來。

“不要離開我。”

“送我回學校,大家都要遲到了。”

“一定還要回學校?”

“是,一定要回去。”

“國香,同我說,我到底排第幾:家庭、工作……你說。”

“多麼孩子氣的問題。”

“說,一定要你說。”

她想了一想,“絕對在我自身前面。”

“不。”我瘋狂地大叫起來。

“我根本沒有地位,從開始你就立心同我開玩笑,你——”我像失戀的少女般痛哭起來。

情緒激動得完全無法宣洩,我所恐懼的一刻終於來臨,我留不住柄香,要嚐到得而復失之苦,只會得瞪大眼睛看住她。

精魂緲緲出竅,回到十多年前,母親過身那一日。本在家做功課,噩耗傳來,接我們趕去醫院,大人著我換衣服,我恍惚地套上褲子,忘了上衣,穿著棉背心就去了。

母親在病床看見我,微微一笑,就撒手而去,我扯住她手不放,與醫生護士拼命,直嚎哭,他們只得替我注射,把我送回家。

林自亮說我直哭了一年,結果沒法子,把我扔到外國去完成中學。

今日好比那一日,母親臨終時一切細節都在我心中重現,我記得那個笑,國香此刻嘴角的笑意與母親的一模一樣,實在是無奈,實在是不得意,實在是不捨得,但是母親不得不去,國香你呢?

身邊傳來師父的聲音,“國香,你先走,我來照顧他。”

我踉蹌地下車,看著她發動引擎將車子開走,廢氣喉管發出沉重的嘆息聲。

我掙月兌師父的手,靠在牆上喘息,過一會兒,情形不但沒有改善,反覺眼前金星亂冒,漸漸蹲下,用手掩住面孔,保護自身。

餅一會兒,自覺可以站立,立刻竄出馬路,叫部街車逃逸,留下師父在路旁蹬足叫我的名字。

回到家,兄嫂剛起來,一眼看我,就知道發生了什麼,尤其是海倫,一切胸有成竹,立刻把國香擱在這裡的東西全部掃到一個角落,命林自亮馬上送還。

林自亮高高興興地應允,他從來沒有假裝喜歡過盛國香。

海倫十分懂事,她並沒有試圖安慰我,只坐在一角吸菸。她是個煙槍,開頭不明有潔癖的林自亮如何愛上她,日後證明瑕不掩瑜,她的好處實在太多。

每枝煙只吸一半,怕染黃手指頭,一下子就吸了半包。

海倫扭開無線電,一個不知名的男歌手在唱怨曲,著名的《可憐的蝴蝶》。

初秋的乾燥空氣使歌聲特別動人。

我的雙眼佈滿紅筋,酸澀得似要滴血。

海倫像是為歌聲做旁白,自言自語地說:“一整個夏天,如果快樂過一天的話,也算值得。”

我又不笨,當然明白她的意思,靠在沙發上不出聲。

“每個人的快樂時刻都寥寥可數,後來我們就說平安是福之類的話,因為即使願意付出高價,也不能換到什麼。”

她站起來。

我緊緊閉著眼睛,陽光照在眼瞼上,一片血紅色。

海倫放下窗簾,“要不要喝些什麼?”

“威士忌加冰。”

“在早上十點半?算了,反正時間對你一點意義也沒有。”

林自亮回來。

“任務完成。”他說。

“你可見到她?”

“沒有,看到她丈夫。”

“他有沒有驕矜?”

“沒有,像是習慣成自然,似接收超級市場貨物似,就差沒簽收。”

“我不相信。”

“也算很難得了,我保證他根本沒問過妻子這段日子住在何處。”

海倫忽然問:“那位盛國香,長得十分美?”

林自亮吟哦,“你知道我兄弟不是傻子。”

“比起我如何?”

“各有千秋。”

“賊禿,照實說來。”

“你是粗枝大葉多矣。”

“你找死。”

開始打情罵俏。

“少年自明還在煩惱?”

“嗯,一個夏天的歷險難免使他心疲力盡。對了,林自亮,你會不會這樣為我?”

“像林自明?”

“不,像施秀升。”

林自亮沉默許久,正經思考,終於說:“不,辦不到。”

海倫說:“我也不打算勉強你。”

“每一對夫妻都有很多不足為外人道的恩怨。”我告了一星期的病假。

決定回學校辭職。

戴著墨鏡,借外套遮著消瘦的身軀,坐在行政經理前提出我的請求。

照規矩,如此有規模有系統的大機構絕對不會留客。

經理是位極有風采的女士,她卻挽留我,手中秤一秤我的辭職信,並不拆開,只是說:“我們並不計較個人的私生活。”

我一怔,從這句話看來,我的事,她像是全知道。

“開學才三個月,若干表格你還沒填妥交上來,這麼快就決定這份職業不適合你?”

聲音裡面,有許多誠意。

“海洋學院離文學院有二十多分鐘路程,你很難偶然碰到一個不想見的人。”

這話說得已經很很很露骨了。

我沙啞喉嚨說:“這個城市的氣候不適合我。”

“或許你願意再給我們一個機會。”

漂亮神氣的她忽然收斂眼中精光,微微笑著,溼一溼嘴唇,隱隱露出女性特徵。

我如驚弓之鳥。

以前只有長得美的少女才會隨時隨地遇見淨對她身軀有興趣的異性,在這個城市中,一切陰陽顛倒,我無力應付,逃之則吉。

她說下去,“學校請人,也不是容易的事,請你再三考慮。”

“我心意已決。”

“多麼可惜。”她皺起眉頭。

“謝謝你。”我站起來。

她給我一張卡片,“我等你三天,你若回心轉意,盡避與我聯絡,這裡有我住宅的電話。”

我禮貌地接過卡片,假裝聽不懂她的弦外之音。

我這次返來的目的已經完成,留下也沒有用,與其花十多二十年在一間小大學裡爭升教授,不如好好坐下來寫幾本書出版,倘若有丁點成就,一切榮耀歸己名下,與人無尤。

我決定回老家去與出版社洽商。

只是,我有快樂過嗎?

記憶恍惚得不得了,好像一整個暑假沒有睡好過,盼望、焦慮、失望、怨懟、勞苦、傷感,什麼都有,但不記得快樂。

一直沒有主動過,她來她去,都不由我作主,我們之間的對話也漸漸淡出,反而是施峰施峻的珠璣,都記錄在腦海中,將來寫作時會用得著,原來小女孩子會說這樣的話,小說家不是親耳聽到還真不敢任意創作。

踏入秋天,心中沒有任何盼望的緣故,睡得十分死。往往倒在床上,一下子酣睡,要到天亮才醒,當中十來個鐘頭一點兒知覺也沒有,也不轉側,也不做夢,感覺上一登床剎那間便過了一整夜,還有,鬧鐘響的時候,隱約聽見,還會好奇地問自己:這是什麼聲音,鈴聲,怎麼會有鈴聲,是火警?又不像,奇怪,我的世界裡怎麼會有這種怪聲。

每天,都由海倫來叫醒我。

她說她支持我從事寫作,鬧鐘從此作廢,愛幾時起床就幾時起床。

海倫真的善待我。

柄香走後,時間多得用不完,林自亮與我盡心盡意地縱容海倫,每天下午問她愛吃什麼菜。

林自亮別有居心,獰笑著對我說:“現在海倫一輩子離不開我。”

這樣理想的丈夫哪裡找,正業是服侍太太,打點好家裡,才回店鋪三兩個鐘頭,賺它十萬八萬。

也許盛國香需要的也是這麼一個人,也許這個古怪的城市每一位女性都需要這樣的好丈夫。

心中仍然酸溜溜,浴後照鏡子看得到背脊淡淡烙印。

每日上學放學,都渴望國香會突然出現在我面前,這十來二十天如果看不到她,以後就沒有機會。

但又怕會碰見她,一個下午,偶然在校園看見一條白裙子及纖細棕褐的小腿,便以為是她。

不知恁地,第一個反應便是要躲起來,一縮縮到大樹後面,又忍不住要偷看幾眼。

她走近,又走遠,並不是國香,沒有一點點相似,她穿的一雙白鞋既髒且舊,頭髮也沒打理好,髮梢又幹又枯。

錯了,完全錯了。

同一天下午,師傅同我說,國香已到希臘去開會,稍後施秀升會去接她返來。

這麼說,原來她人不在,我根本不用步步為營,更加連惆悵的理由都沒有了。

幫林自亮整理帳目,他詫異地說:“你虧空真不少哇。”

我探頭過去看到數目字,也發呆,幾乎是我一年半的薪水,竟用掉這麼多。

“難怪他們都說老闆切要守住店堂。”林自亮笑。

我慚愧、尷尬、羞恥,嚅嚅然說不出話來。

經理進來說,“外頭有一位蘇小姐,買了許多東西,要求打八折。”

林自亮對我說:“你出去看看。”

“可是蘇倩麗?”

經理點點頭。

我推門出去,蘇蘇穿紅色,站在堂中,像是替我們做廣告。

看到我,她一怔,堆上笑,“你還沒有走?”

“你在移民局辦公?這麼關心我的行蹤。”

“我知道你的感覺。”當然,蘇蘇也已聽說。

“你永遠不會知道。”

“我確實知道,前年夏天,我在你的鞋裡,同一情況。”

我看住她。

“我警告過你,你贏不了。對,施家的孩子像不像噩夢,同她們相處過之後,我已把養兒育女的念頭全拋在腦後。”

我不予置評,面孔呆木。

“對,你看我買了多少東西,有無八折?”

我看一看,光是一公尺直徑的水晶燈就有三盞,此外瓶瓶罐罐無數。

“當然可以,”我問,“買這麼多,上倉?”

“我要結婚了。”

啊。

“怎麼,不相信。”

“恭喜恭喜。”

她掏出支票簿子,攤開來,滿以為她問銀碼,誰知她卻說:“我對婚姻的看法是兩樣的。”

我等待她的下文。

“不過是另一種生活方式,何必恭喜。”

“新的開始總是好的。”

她想一想,“也是,或許更差,但不知道,無知就無痛。”

“我們是否認識該位幸運的先生?”

“不,”她嘴角又恢復那種調皮狡黠,“幸虧不,他是一個陌生人、神秘客,他認識的我,是真正的我,不是你們嘴裡的蘇倩麗。”

也許我們口中的蘇倩麗只有更可愛,但她決不肯冒這個險。

她大筆一揮,簽發支票。

“我們替你送去。”

她放下地址,“二十四小時有人收貨。”

“蘇蘇,很高興認識你。”

“我也是,”她說,“可惜時間不巧,你心中另外有人,否則可能有進一步發展。”

蘇倩麗總不忘調戲我。

“振作一點,施氏夫婦是高手,能夠做到你這樣,已經不容易。”

我們迅速擁抱一下分開。

蘇蘇離去。

林自亮出來看見說:“一定要這麼親熱嗎?可見生意是越來越難做,犧牲色相。”見到單子,又說,“將功贖罪。”

我認為蘇蘇醜化了國香,她並不是什麼厲害的角色,她只不過高估了自己,亦高估了我,缺乏生活經驗的人大多如此,以致無以為繼。

說穿了,原來這麼簡單。

林自亮說:“屈臣氏來了一批八二年的李士令,去訂兩箱給海倫,有桃子香味,又不甜,十分精彩。”

我取餅外套出門去。

我也需要酒。家裡各式酒精不斷,林自亮常有那些上門來邊訴苦邊喝的朋友,而我,三天就包銷一瓶威士忌。

模模冰涼的酒瓶,是誰伴我月夕共花朝,是誰使我做歡樂英雄,還不是老好威士忌。

“喂。”

誰。

“喂。”

一低頭,看到老冤家施二小姐,倒是嚇一跳。

“你好嗎。”她又恢復彬彬有禮。

她明顯地長高了,缺著門牙,一點兒敵意也無,客客氣氣與我打招呼。

“托賴,還過得去。”

奇怪,我聲音裡也透著親切感,而且非常自然,絕無牽強。

天地良心,撇開利害關係不說,施峻是我所見過最精靈最美貌的孩子,任何人看見她,都會想與她親近親近,說幾句話,我自然也不例外。

“你來沽黃湯?”

她沒聽懂。也難怪,我那文人氣質畢霞。文縐縐之辭兒不是她可以領悟。

“姐姐呢?”

施峻嘴巴努一努。

“就你們兩個?”

“同公公一起來。”

“父親出門去了?”

施峻擺出很寬慰的表情來,“在希臘同母親在一起。”可見如今的孩子多有機心。

施峰走過來,我目定口呆地看著她,小白棉衫、卡嘰褲、老球鞋,猛地一瞧,活月兌月兌就是盛國香,小一號。我神魂顛倒,不能自己。

她把雙手插在口袋中,朝我點點頭。

師父也看到我了。

“一起吃午餐吧。”師父說。

大家都裝得什麼事都沒發生過,都是高手,真的,不愉快的事不要去記得它,讓它消失。

“要不要吃意大利菜?”我說,“我瘦許多,可以大嚼菠菜面。”

大家都贊成。

施峰走在我身邊,我用目光量一量她,這一季她起碼長高六公分,到我耳畔。

真令人惆悵,已從兒童變為少女。

我伸出手臂,讓她看那個齧痕。

嘿,你知道什麼,她忽然之間漲紅了面孔,連薄薄半透明貝殼似的耳朵也燒起來,轉過頭不出聲。

整件事,唯一留下的記認,只是這一圈齒印。

我們在館子坐下來。

老闆親自招呼我們,用意文說:“多麼美麗的一家人。”

我欲否認,又懶開口。

施峰閒閒問:“你的小說呢,動筆沒有?”

我答:“到外國去才動筆,在此間出書,動輒給最胡調的週刊上的書評專欄說你的作品不夠嚴肅,我才不幹。”

施峰朝我笑一笑,充滿嫵媚,她對我仇恨已融化無蹤。

這麼說來,如果我再懷恨在心,未免顯得比她們還要幼稚。連恨都不能恨,夫復何言。

師父問我:“你要回去?”

我點點頭。

“幫你寫推薦書?”

“真真需要多多美言。”

“其實留下來豈不是更好,我們都喜歡你。”

我忍不住笑。

他們也笑。

施峻忽然問:“那人後來怎麼了?”

“誰,誰怎麼了。”

“那與他表兄乘船到處遊覽的人,叫什麼名字,湯,唐?那跑進女人做皇帝的國家那人。”

“啊,唐敖。”

“後來他怎麼了,”施峻心癢癢地問,“你一直沒告訴我。”看樣子她憋了很久。

可憐的孩子,她以為這故事只我一個人知道,其實是最最普遍的民間小說,不必求我。

“他玩不過女兒國國民,落荒而逃,回老家去了。”

師父瞪我一眼。

“他又到什麼地方去?”

“到君子國。”

施峻大大納罕,“那是啥地方?”

“在那個國度——”

我滔滔不絕地說下去,靈魂漸漸出竅,升至牆角,冷眼悲哀地看著自身坐在椅上佯裝無事,神情愉快地說故事。

終於,魂魄忍不住哭了,為八六年的夏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