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元東放下手冊,“只是,我可能沒有機會見到他們。”

芝子答:“我們總得作最佳盼望。”

“你說得對。”

“這裡有位超齡學生。”

“啊,二十七歲了,超齡學生往往是最佳學生。”

“不然不會努力爭取機會。”

“最年輕的只有十五歲,是華裔青年。”

“華裔生近年成績優異,名列前茅。”

“這裡有一名美女。”

申元東探頭過去看,果然,小小彩色報名照上的女生秀髮雲一般散在肩上。

“這個也漂亮。”

女子總是特別注意別的女子的容貌。

“美女學生是否必獲高分?”

“看她成績如何。”

芝子好奇,“師生之間,會否有曖昧發生?”

“不少人會日久生情。”

“你呢?”芝子忽然大膽問。

申元東看著她精緻的小臉,忍不住這樣說:“你是我的學生嗎,幸虧不是。”

芝子這才知道自己唐突了,漲紅面孔。

申元東也吃一驚,喂,你剛才說些什麼?

大家發了一會呆。

然後芝子譁一聲:“這個平均分數九十九點二,都不像是人了,吃什麼長大?”

申元東也搶著來看。

申經天走過書房聽見,“我功課一向只得丙級,但我肯定比他們快樂。”

他穿著整套潛水衣。

芝子問:“去什麼地方?”

“我不下水,一位朋友表演不帶氧氣直潛一百五十尺。”

“會有危險吧。”

“七分鐘屏住呼吸,相信是一項紀錄。”

芝子皺上眉頭,“經天,不要下水。”

“我做觀光客而已。”

他笑著出門去了。

申元東說:“沒有人能改變他,最近已經算是修心養性。”

“幸虧只是他的朋友,若是女伴,不擔心死才怪。”

“很多女孩子喜歡他。”

芝子笑笑,“那些女孩,只是好勝,妄想征服他。”

“你呢?”他衝口而出。

芝子看著他,“我只是申家一名員工。”這話她已說過好幾次。

“華人叫你這種脾氣為狷介。”

芝子忽然問:“你知道我們三人為什麼合得來?”

“你說說看。”

“我們三人都是棄兒,我被父母所棄,經天沒有學業,你又失卻健康。”

“啊,我們同病相憐。”

芝子大膽地說:“所以成為好友。”十分感慨。

“是嗎,你真的那樣想?”元東說。

芝子點點頭。

“不,是你的善良樂觀,以及罕見的生命力拉了我們一把,你帶來歡笑,所以我們樂於親近你。”

芝子撫模手臂,像是想掃平寒毛,“嗚,似文藝小說對白。”

他有點感慨,“假使真是一本小說,我應當痊癒。”

小說劇情,愛怎樣寫都可以。實在不能自圓其說了,結束它,再寫新的。

真實的世界可不一樣,過去是鐵一般事實,一生跟緊了,抹不掉。

“芝子,多謝你來申家。”

芝子低下頭,忽然訕笑,“我剛想說,感激你讓我留在申宅,讓我暫時離開髒、亂、窮。”

因為他已經病重,他只是她的僱主,她不必顧忌,什麼都可以清心直說。

他看著她,“你的童年,十分痛苦吧。”

“你再也想像不到。”

“只要你願意,你可以永遠留在申宅。”

芝子輕輕說:“不久,你會康復,申家有了女主人,就會換工作人員,女主人會說,咦,這年輕女子是誰,整天又做些什麼,說說笑笑就支取薪酬,走走走。”

申元東微笑,“這件事不會發生。”

芝子倒是希望他迅速重拾健康,過正常日子,屆時,把她趕出去又如何。

她把學生的履歷再掃描進資料庫,收拾好案頭雜物。

“你看,你不折不扣是個陪讀生。”

這時,維修泳池的人來了,有點糾纏不清,芝子走出去與他們理論。

申元東在露台上看她。

只見她站在高大的白人面前,一點也不懦怯,輕輕說話,白人先是強硬,稍後開始點頭,漸漸軟化,接著,司機也出去幫著解釋,問題終於解決。

芝子回到樓上。

元東問:“什麼事?”

芝子答:“小事。”

他笑,“對你來說,都是小事吧。”

芝子微微笑,“都微不足道。”

他抬起頭來,忽然覺得一陣暈眩,接著,他看到芝子的面孔冒出金光來,他內心十分平靜,伸手去抓欄杆,可是沒有抓穩,他跌倒地上,看見芝子探頭來叫他,但是已經聽不見聲音,那層金光漸漸被漆黑代替,不過他還有一絲知覺。

申元東緊緊握住了芝子的手,他沒有預期會醒來,內心十分舒暢。

芝子一直握著他的手,她想到遙遠的歲月去,身為孤兒的無助,忽然之間,初中那個猥瑣的班主任骯髒的嘴臉又浮現出來。

他喜歡與小女生討論成績表上的分數,積分打得很低,多數不及格,先板著面孔教訓女生,等她們流淚,然後,一隻手搭在她們肩上,“可以加分數給你,不過……”笑得似一隻禽獸。

芝子記得她站起來,輕輕說:“謝謝老師,再見老師。”

她內心悲哀多過憤怒,這世上永遠有壞人,假如她有父親,她可以回家哭訴;身為孤兒,只得與其他女孩子恐怖地談論這件事。

救護車趕路中不住搖晃,芝子低著頭,思潮飛得老遠。

那一年,有個大女孩忍不住跑到派出所去報警,事件才被揭發,該名班主任琅璫入獄。

在康樂室電視新聞裡看到他,只見一個垂頭喪氣的禿頂中年人,似受害人多過兇手,記者說他結婚二十年,有五個孩子。

芝子把申元東的手按在臉旁。

從來沒有人想過不收受代價地愛護她,申元東是例外。

世上其餘的人都會說:加你分數也可以,不過──

芝子一早已決定放棄這額外的分數,她只得一生一世做個五十分的人。

出來做事之後,她見過許多女同事似乎不介意犧牲,還自願地扭著上去爭取機會,整個環境帶些黑色幽默,因為是自願,故此悲慘意味減至最低。

“……”

芝子茫然抬起頭來。

是羅拔臣醫生同她說話。

“芝子,請集中精神。”

“對不起醫生,”她揉□面孔,“我腦海一片空白。”

“芝子,別自責,聽著,從今日起,申元東必須留在醫院,靠心肺儀器生存。”

芝子疲倦地點頭。

“一切方法都已失敗。”

看護出來說:“病人甦醒,希望有一副撲克牌玩二十一點遊戲。”

醫生苦笑。

芝子吩咐司機:“找經天回來。”

“我一直聯絡不到他。”司機有點焦急。

“經天有無說幾時回家?”

“沒有留言。”

“去了那個海灣潛泳?”

“我不清楚,找過他房間,沒留下地圖。”

芝子抬起頭,人急智生,“他四驅車內有衛星導航系統,去通知汽車公司,找他車子下落。”

“我怎麼沒想到!”他立刻趕出去。

大家的心都似被掏空了,思想反應遲鈍。

消息很快來了:“經天的車子在貝斯肯灣,距離這裡約四十分鐘車程。”

“有無攜帶電話?”

“他最討厭電話。”

“阿路,你去把經天接回來,你記住帶手提電話。”

“元東情況如何?”

芝子反而十分平靜,“醫生說他已經失救。”

那個好心的大塊頭司機阿路嗚咽一聲。

“請隨時向我彙報。”芝子囑咐他。

司機阿路答聲是。

芝子在衛生間洗把臉,梳理頭髮,她怕憔悴樣子嚇倒病人。

女傭來了,攜著雞湯,“你喝一點,廚子都不知做什麼菜式好,說雞湯是百搭。”

芝子低頭,她沒有勇氣去見申元東。

終於,她吸進一口氣,仰起頭,走進病房。

申元東手中拿著一副牌,看到她,示意她坐下。

芝子過去握住他的手一會兒。

然後她熟練地洗牌,每人派了兩張,掀開,申元東得到兩張愛司,通吃。

“芝子。”

她俯身過去。

他用紙筆書寫:“這段日子我過得很充實。”

呼吸系統搭滿管子,他已不便講話。

“芝子,你是我的守護天使。”

“再來一手牌。”芝子又再發牌。

“在你面前,我沒有自卑。”

申元東又拿到兩張好牌,一隻皇后一隻老K。

芝子說:“你好不幸運。”

申元東苦笑,“你聽我把話講完。”

“話永遠說不盡,你先休息。”

看護輕輕進來,示意芝子離去。

芝子走到停車場,等司機電話。

電話終於響起來。

“喂,喂。”

“我是阿路。”司機的聲音非常激動。

“我知道,叫經天來說話。”

“芝子,經天出了事。”

“你說什麼?”

“你扭開電視看新聞,貝斯肯灣擠滿警察、記者及急救人員。”

車裡裝有小型電視,芝子立刻按鈕,她一顆心像要自喉頭躍出。

電視熒幕上打出紅色“突發新聞”字樣。

直升機在空中盤旋,新聞記者報道:“一共三人遇害,其中一名在寒冷湖水中,一邊游泳,一邊緊緊拖住還生存的朋友及死亡朋友的屍體,為時一小時之久,直至游到上岸獲救,他本身抵達醫院時亦宣告死亡,當時,湖水溫度只有六度。”

芝子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電話那邊,阿路一直叫:“芝子,芝子。”

芝子終於問:“他可有獲救?”

阿路哭訴:“不,他是救人那個。”

芝子用手掩住面孔。

記者說下去:“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體力及精神,去做他所完成的事,他堪稱一名英雄。”

芝子想提起手,可是四肢不聽使喚,像斷了線的木偶,整個人軟綿綿的搭在座位上。

“死傷者姓名待知會親人後才會公佈,這裡報告暫時告一段落。”

阿路說:“芝子,我要去辦事,你請看牢元東。”電話掛斷。

女傭找到停車場來,“芝子,醫生想見你。”

芝子下車,一跤摔倒在地,一時爬不起來,手腳都擦損流血,也不覺痛。

女傭拉她起身,這時芝子反而鎮定下來。

她一步一步向病房走去。

羅拔臣醫生出來,“芝子,去與他講最後幾句話。”

芝子點點頭。

申元東不是十分清醒,但是認得芝子。

“鬧鐘……”

芝子點點頭。

他的呼吸漸漸沉重。

雙眼深陷,頭髮雜亂,他看上去有點可怕,芝子握住他瘦得只剩一把骨頭的雙手。

“與經天彼此照顧。”

芝子已決定無論聽到什麼都說是。

“出院之後,我們三人一起到意大利塔斯肯尼租間別墅去住上一年,你說可好。”

芝子拼命點頭。

然後,他累了,閉上雙眼,神情相當平靜。

芝子伏在他手臂上。

這個時候,醫生推門進來,“芝子,奇蹟。”

芝子不想動彈。

“我稍後才同你解釋詳情,此刻立即準備替申元東做手術,我們終於等到了一顆完全配合的心臟。”

看護過來輕輕拉開芝子。

醫生似帶來一隊兵,七、八名護理人員搶進來低聲用專門名詞交談,迅速交換意見。

有人對芝子說:“你可以回家,或是到候診室等,手術約需六個小時。”

芝子走到候診室坐下,不知是悲是喜。

長椅上有一本攤開的畫報,正是一篇醫學報告,彩色圖片中顯示一顆心臟,拳頭大,人體中唯一不停跳動的器官。

芝子輕輕合上畫報,忽然哭泣。

也許,哭得大聲一點,她會驚醒,發覺自己仍然睡在洪鈞及趙香珠的小鮑寓內,失望歸失望,不致傷心欲絕。

一名看護走近,“噓。”

好心的她坐下來,給芝子兩顆藥丸及一杯咖啡。

芝子不問是什麼便吞下去。

“別驚嚇,靜心聽上帝安排。”她按住她的手。

芝子飲泣。

“你休息一會,我還有工作要做,稍後再來看你。”

芝子服了藥,在梳化上盹著。

醒來的時候,看見阿路坐在她身旁。

他去了這半日,看上去像難民,衣褲骯髒,都是汗跡,面孔浮腫,同芝子一般乏力。

芝子睜開眼睛,“經天──”喉嚨炙痛,說不下去。

阿路卻很平靜,他說:“芝子,他捐贈所有器官,心臟指明送給他的小叔,正在進行移植。”

芝子呆住。

“湖水寒冷,他混身肌肉,沒有多餘脂肪,故此體溫迅速下降。他一生喜愛冒險,這種結局,在意料之中。”阿路說。

這時,有人在身後說:“我已通知他父母。”

芝子一看,原來周律師到了。

她靜靜坐下來。

“我去現場看過,灣內平靜無波,不像發生過意外。”

芝子嗚咽。

“這裡交給我,阿路,送芝子回家梳洗。”

芝子舉起手臂,這才發覺自己混身血汙,剛才一跤摔得不輕。

周律師的助手已經趕到,芝子點點頭,跟阿路回家。

陸管家的電話隨即到了。“我在候機室,半日可到,周律師已通知我詳情,我最不明白的是,這不過是一次平常潛泳──”她的聲音哽咽。

芝子無言。

她的胸膛像是掏空一樣。

幣上電話,芝子淋浴梳洗,水用得太燙,等到混身發紅才發覺,關上水龍頭,呆半晌,才懂得穿回衣服。

阿路沒有休息,他準備凍熱飲三文治帶給周律師她們。

女傭遞一杯西洋參茶給芝子。

屋子裡靜寂一片,沒有人說話,各人默默機械化辦事。

電話不停地響,誰接聽便由誰回答親友問題。

那個下午,經天的堂表兄弟全部來致哀。

室內有哭泣嘆息。

鎊人都擁抱安慰芝子,他們都認為她是申經天的未婚妻。

芝子低著頭一言不發。

待他們散去,芝子回到醫院。

半日內她已經消瘦憔悴。

羅拔臣醫生走出手術室,疲倦但神情愉快,“手術成功,病人可指日康復,我期望他過完全正常的生活。”

芝子一陣激動。

“明天一早你可以與他說話。”

“我在這裡等他。”

周律師說:“我們都回去吧。”

她一進申宅便忙著做各種聯絡工作。

芝子輕輕推開經天的房門,奇怪,像是馬上會回來似的:全身鹽花、皮膚金棕,大喊冰凍啤酒在什麼地方。

他換下待洗的襪子成堆在一個角落,傭人還未替他拿到洗衣房,毛巾搭在椅背,一條長褲膝頭穿了個大孔。

芝子呆呆坐下。

椅子上有什麼?一大疊地圖。

重床角放著一大隻背囊,裡邊不知有什麼裝備。

人卻是永遠不會回來了。

周律師推開門。

芝子抬起頭來,雙眼無神,漫無焦點。

周律師握住芝子雙手,嘆口氣,“元東終於可以活下來了。”

這家人真不幸,非要犧牲其中一個不可。

“這件事,元東還未知道呢,怎樣同他說,也是一個關鍵,任務交給你了。”

芝子垂下頭。

“長輩們不會過來,事情完全交給我們辦。”

芝子看著窗外,忽然吃一驚,原來天還未黑透。

這一天怎麼會這麼長!

“早點休息,還有許多事等著我們做。”

半夜,芝子起床嘔吐,整個人蜷縮成一團,四肢不能伸展。

她怕倒下來,第二天沒有力氣做事。

你是誰,為什麼哀傷,你不是申家一名僱員嗎,東家的事與你何關?

一清早,大家還是全起來了,周律師預備了黑衣裳,正在分發。

陸管家趕到。

大家都沒有說話,取了衣裳去換。

避家說:“慢著,元東那邊需要人,芝子,你去看他。”

芝子點點頭。

她露出一絲笑容,“帶一小瓶威士忌去。”

他們出門才發覺目的地是同一間醫院,只是申元東在西翼,而申經天在南翼。

到了大門,他們才分手。

申元東仍在深切護理病房。

芝子穿上消毒衣進去。

他還沒有心情喝威士忌加冰,但是睜開眼睛,看到芝子,輕聲問:“沒有同我送花來?”

芝子強笑,“要待明年花開時,才能給你送花來。”

“那麼,你要記住了。”

醫生在一旁,躊躇滿志,洋洋得意。

他的病人可以存活了。

忽然申元東問:“經天呢,經天還在睡懶覺?”

羅拔臣向芝子施一個眼色,芝子支吾一聲。

醫生說:“芝子,下午再來看他。”

申元東抗辯:“讓芝子再陪我說多幾句。”

醫生出去了。

芝子見那副樸克牌仍然在茶几上,取餅來,洗了洗,發了兩張給他,一打開,仍然是兩張愛司,一張紅心,一張黑桃。

真是難得的好牌,一連三次如是。

她握住元東的手,替他理了理頭髮。

他輕輕自嘲:“可是像只骷髏了。”

芝子低聲答:“想長肉,還不容易。”

元東長長吁出一口氣,“那批學生名單,看樣子會用得著。”

芝子回應元東,“這一定是班勤力的好學生。”

“說好我們三人一起去旅行,去阿爾及爾的坦畿亞可好?”申元東問。

“不是法國羅華釀酒區嗎?”芝子反問。

“去,叫經天來,我們馬上研究去處。”

這時一名看護走進來,同申元東說:“你女友真正愛你,不眠不休駐守醫院,難怪你康復得那麼快。”

元東忽然傻笑。

他削瘦的臉頰上全是皺紋,芝子忍不住伸手去撫平。

這時,周律師推門進來,滿面笑容。

“元東,醫生的報告非常樂觀。”

元東答:“我真幸運。”

“元東,我想與芝子說幾句話。”

周律師與芝子走出病房。

“還沒有向他說?”

芝子啞口無言。

“你還未找到機會?”

芝子遇到了一生中最艱難的任務。

“我也覺得至少要待他離開深切治療病房才說。”

芝子點點頭。

“芝子,經天的母親還是來了,住在酒店裡,你可願意見她?”

芝子答:“我立刻去。”

是個下雨天,夏季還沒有結束,已經風大雨大,打傘也沒用,褲管溼漉漉。

申太太在酒店套房鸏喝下午茶,她穿黑色裁剪熨貼的黑色套裝,一看就知道一早備下,大家族少不了這種場合,黑套裝也是必需品。

她很鎮定,替芝子斟茶,問她要幾顆方糖,像朋友敘舊,絲毫沒有失態。

老式婦女最喜呼天搶地,申太太一直維持尊嚴,也許,太過莊重了一點。

芝子幾乎認為她會完全不提到經天,但是她還是說到了他:“芝子,經天有遺書。”

芝子抬起頭。

“他把一些書籍送給朋友。”

芝子哀傷地點點頭。

“這孩子,沒有任何資產,只得一顆熱心。”

申太太終於飲泣。

芝子走過去,在她身邊坐下,握住她的手。

“出生的時候,已有九磅,是個小大塊頭,愛笑,胃量大,整天睡,一點麻煩也沒有,真想不到,一到五、六歲變成個最頑皮的孩子。”

她掩住面孔。

呵,一切瑣事歷歷在目。

她漸漸鎮定下來。

芝子說:“也許,他會同情有些人的生命從來未曾燃燒過。”

申太太訝異地說:“你很瞭解他。”

這時,秘書通知她,有別的朋友前來探訪,芝子向她道別。

樓下風雨更大,芝子抬起頭,任由雨點淋在臉上。

一輛車子駛近,原來是阿路來接芝子。

去什麼地方呢?芝子茫然,申元東還需要書僮嗎?她還適宜留在申家否。

阿路說:“陸管家叫我們全體回家吃飯,吃不下也吃多少,沒有力氣不行。”

芝子苦笑,真沒想到管家的指引這樣原始簡單。

他們一共六個人在偏廳吃飯,菜式相當豐富,大家也努力多吃一點。

這六個人都為申元東工作,不幸中的大幸是他到底是個富家子,這些年來可以心無旁騖,盡心盡意與病魔拚鬥,終於獲得勝利。

“給芝子添碗雞湯。”

“瘦得像棚骨了。”

“當初來時胖嘟嘟。”

大家紛紛說著將來:“元東康復後一定會搬到較寬敞的房子去。”

女傭說:“那可要僱多一個人專職打掃。”

“芝子可兼任秘書。”

“可能時時有學生來訪,屆時可熱鬧了。”

“必須訂下規則:歡迎大吃大喝,喝酒免談。”

“是,醉酒駕駛,易生危險。”

大家愈說愈高興,幾乎忘記申經天。

他的房間已經收拾過,又成為一間毫無性格的客房。

“過幾日元東出院,記得去訂鮮花。”

“可惜梔子花已經開完。”

避家吩咐:“去看看還有沒有晚香玉。”

“夏季末,只剩下玫瑰花。”

芝子已經吃飽,但是胃部不像願意操作,非常不舒服。

半夜聽見樓梯口有聲響,她起來巡視,輕輕問:“經天,是你?”

屋裡有六個人,相當熱鬧,個個熟睡,只除了她。

芝子老是覺得經天像是隨時會跳出來,“什麼,又忘記我?”

她在會客室呆坐。

忽然做了一個夢,在一片沼澤裡,看到支離破碎的自己躺在那裡,無生命跡象,已有野獸過來,嗅聞殘肢,意圖噬食,芝子嚇得魂不附體。

她想大聲叫喊,但是發不出聲音來,這時,忽然有一個人出現,走近,他混身散發熒光,芝子電光火石間領悟到他是一名天使。

那使者輕輕拾起芝子的殘肢,用手抹淨汙泥,逐件並好,忽然躊躇:“咦,心呢,心不見了”,四處找,可是找不到。

芝子在一旁急得流淚。

天使喃喃說:“來不及了,少一顆心,也沒辦法了。”

他把她放好,吹一口氣,芝子肢體裂縫完全消失,疤痕血汙全不見。

她變得完好如初,不不,比未遭劫難時更光潔完整。

天使把芝子放在高地上,這樣說:“你好好生活,我會替你安排工作及伴侶。”

她啊地一聲,想伸手去拉住熒光。

這時有人推她:“芝子,芝子,怎麼睡在這裡。”

芝子睜開雙眼,發覺在會客室裡睡著了。

“去,去看元東,阿路說他想吃廣東臘腸飯,廚子已經在煮,你給他帶去。”

芝子一骨碌跳起來,奔上樓去梳洗,一邊撫模著胸膛。

這一天,申元東的精神好多了,額上及嘴角皺紋也漸漸消失,他已被移到普通病房。

“芝子,我可以聽到自己心跳。”他十分高興,充滿生機。

“那多好。”

“芝子,經天在什麼地方?”他已經起疑。

芝子覺得也應該向他透露事實,她的聲音十分平靜。

“元東,經天不會回來了,他已經離開我們。”

他坐起來一點,“這兩天你們都穿著黑色,原來是這個緣故。”

芝子黯然。

“可是小型飛機失事?”

“不,他遇溺。”

“不可能,他是泳將,可遊過一個海峽。”

“他當時拖著兩個朋友,水溫又極低。”

申元東怔怔地說:“果然留不住他。”

“你最喜歡他,大家擔心你接受不了。”

“真像一顆心被剜出來一樣。”他低下頭。

“事情已經全部辦妥,你可以放心。”

他嘆口氣,“申家最多會辦事的人。”

看護進來說:“讓我看看你帶什麼食物給病人,不適合的不能吃。”

申元東轉側面孔,“都拿出去吧。”

看護不忍,“好好,我不查看就是。”她走去了。

申元東又問:“是哪一天?”

“你入院同一日。”

“不,不會是那一天。”

“不記得就最好不過。”

“不,我記得入院後他還來過。”

芝子看住他不出聲,他記錯了。

“他在耳邊叫我小叔,我應他,問他有什麼事,只看見他對我笑。”

“他在笑?”芝子十分心酸。

“你知道他的笑臉多好看,他只笑不語。”

“後來呢?”芝子追問。

“他走了,再接著,我已經做過手術,回覆知覺。”

芝子輕輕問:“你真的見過經天?”

“他肯定來過。”

太搗蛋了,確像他一貫作風。

這時,醫生進來說:“咦,一時間講這麼多話,不怕累?很多人不知道講話需要很大力氣,少說話,對身體有益。”

醫生邊說邊打開桌子上的飯盒子,“譁,香味四溢的臘味飯,但是不適合你吃,不如請客。”他老實不客氣的捧走。

從沒見過那麼愛講話的醫生。

芝子無言,一時間也想不出適當的言語,能夠看到元東得救已經安慰。

元東親友差人送花來,看護小姐羨慕不已,“從未見過這樣漂亮的水果花籃。”

元東慷慨,“轉送給你如何?”

“這不好意思呢。”看護說。

“你不信陸續有來?放著來不及吃,爛掉多可惜。”

話還未說完,又有花送到,一盤比一盤大,顏色愈來愈鮮豔,只是沒有梔子花。

病要好了,那些人對他另眼相看,說不定他會退出大學,回到家庭事業掌權,此刻在申元東身上落工夫,也是時候了。

接著幾天,朋友跟著來探訪,好奇地猜測那個站在角落臉容清秀神情憂鬱不發一言的年輕女子是什麼人。

一定有她特殊身分吧,連陸管家都對她那麼客氣。

每人只准與申元東說幾句話,可是甲聽說乙同丙來過,就不甘後人,陳與張見鄭與林到過,怕吃虧落後,亦來報到。

漸漸有人專程乘飛機前來探訪,除卻申老先生太太,幾乎所有親友都出現過了。

人情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愈是不需要它的時候,它愈是湧上來。

芝子比較喜歡元東的學生。

他們也來了,大孩子們口沒遮攔;“咦,都沒有打石膏,名字簽在什麼地方?”

“在胸膛上。”

“申老師,可以看看手術疤痕嗎?”

元東大方地打開上衣。

芝子已是第二次看到,他的皮膚顏色較深,新的傷口就在舊的上面,做得很好,此刻還有一排釘書機似釘子末拆除。

一位女同學說:“噓,手術一定萬分驚險。”

元東忽然活潑地說:“比起黑夜飛車是刺激得多了。”

芝子抬起頭,一怔。

元東從來不會拿他的病情開這種玩笑,那口氣像煞一個人,呵,是經天。

實在太想念他了。

大孩子們原來還想說下去,卻被看護請走,他們送來的金銀紅三色氫氣球留在一角。

這時,司機捧一隻大玩具熊進來。

“今朝剛送到。”

元東微笑,“我都要出院了。”

他打開賀卡信封看過,一聲不響,放在一旁。

芝子過去與那隻半個人高的玩具熊握握手,“你好。”不經意瞥到卡片上一個新字,立刻禁聲。

阿路說:“管家在辦理出院手續,稍後可以回家,有什麼要帶回去?”

元東輕輕說:“不用了,送給醫院處置好了。”

阿路不知就裡,還笑說:“玩具熊送給兒童病房最好。”

下午,元東堅持慢慢步行出院,不靠輪椅。

走到一半,在走廊上碰到另一個用柺杖的病人,兩個同病相憐的人開起玩笑來,柺杖當劍,互相過招。

看護連忙笑著喝止。

芝子看得呆了。

只有她才知道,此刻的申元東是多麼的像他的侄子經天。

芝子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對於那些在危急關頭溜溜不絕口才一流的人,她永遠佩服得五體投地,芝子沒有那樣超越的應變能力,她只會發呆。

回家途中,元東叮囑司機:“到山頂兜個圈,許久沒有看清這個世界,讓我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到了半山,他說:“阿路,停在這裡,我看到有房子出售。”

避家說:“不如改天再來。”

“不,下去看看。”

鎊人都沒想到他興致那樣好,只得扶他下車。

房屋經紀滿面笑容迎出來。

那是一幢大屋,設施簇新,元東一進門就說喜歡,問芝子意見,芝子只是陪笑。

元東說:“請周律師來看一看。”

參觀了半小時才願離開。

回到家已經是黃昏。

他不理勸告喝啤酒吃意大利薄餅,然後倒在床上呼呼入睡。

陸管家悄悄說:“芝子,元東性情彷彿有變。”她也發覺了。

司機卻唏噓說:“經過九死一生,變得樂天也很應該。”

芝子回房躺下。

她發覺有人留電郵給她。

一看電腦熒屏,她又一次發呆,是經天有話同她說。

“芝子,這幾天真為小叔的情況擔憂,也看得出你眼中的哀傷,我一直覺得,倘若他會痊癒,你將是他最理想的終身伴侶。你倆完全接受我,絲毫不想改變我,這段日子生活得心身暢快。明日一早,就去陪朋友潛泳,回來,我會作出一個重要的決定,不要驚訝。”

芝子手足冰冷。

那會是個什麼決定?他沒說出來。

電郵的日期是出事前一晚,但感覺上經天並沒有離開他們,隨時會進來“啊炳”一聲招呼。

芝子伏在桌子上。

傭人上來說:“芝子,有人找你。”

“是誰?”

“說是經天的朋友,一位葉小姐。”

芝子連忙下去看個究竟。

一個高大的年輕女子坐在會客室裡,看見芝子她站起來,她左手臂打著石膏,脖子上戴住頸箍。

“你是芝子?”

芝子點點頭,知道她有重要的話說。

“我叫葉如茵,那日潛泳,我也在場,我是唯一的生還者。”

她滿面通紅,落下淚來。

芝子遞熱茶給她。

她喝了一口茶,“那天早上,水平如鏡,大家都覺得是個好日子,我未婚夫邁可順利下潛了百多尺,一點事也沒有,在上升的時候,他忽然氣促,失去知覺,可恨我們太過自信,沒有攜帶氧氣。”

說到這裡,她用手掩住臉。

芝子還是第一次聽到意外現場實況,握住拳頭。

葉如茵繼續說:“這時天色突變,像是註定要我們把性命交出來,小艇在水中打轉,劃不出漩渦,風勁、雨大,經天決定游上岸求救,我們全無救生裝備。”

啊,擅泳者溺。

“那時,我知道邁可已經離開我們,但是經天仍然把他的臉託上水面,他很鎮定,他忽然同我訴說心事,他說,他愛上了一個女孩,她有一朵花似的名字,她叫華芝子。”

芝子渾身寒毛豎起來,雙手打顫。

“他當晚回家,會向她求婚。”

芝子心房像是被插中一刀,彎下腰身。

“他一直同我說著你們之間的趣事,然後他說:‘如茵,我不行了,到岸後,記住同他們說,器官捐贈卡在皮夾子裡,儘快聯絡我小叔申元東。’”

芝子忍不住流下淚來。

“這時,有人看到了我們,我大聲叫:經天,我們到岸了,但是他沒有再回答我。”

聲音漸漸低下來。

“他說,他會教你駕駛滑翔機,那是他最喜歡的運動之一。”

芝子抹去臉頰上的淚水,可是抹乾了還有。

“對不起,芝子。”

芝子鳴咽。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在會客室門口問:“誰在這裡?咦,這不是如茵嗎。”

葉如茵抬起頭來,看牢門口,十分訝異。

申元東走進來。

葉如茵抹去眼淚,“這位一定是經天口中的小叔了。”

芝子這才明白,他們從未見過面,可是,元東卻認出她,並且,口氣親暱。

元東隨即猶豫,像是不再願意多說,“你是經天的朋友?”

葉如茵點點頭。

“芝子,你好好招呼如茵。”一邊沉思,像是不明白,為什麼他會知道客人的名字。

葉如茵待他走出去,才說:“他們兩人竟這樣相像!”

芝子低聲說:“經天高大強壯得多。”

“是神似,一顰一笑,同經天一模一樣。”

“畢竟是叔侄呢。”

葉小姐留下電話地址,含淚告辭。

芝子回到屋內,元東叫住她。

他沉吟一下,“我在什麼地方見過葉小姐?”

“也許,經天帶過她來這邊喝茶。”芝子說。

“會嗎?但是我像是與她極之熟稔。”元東說。

“那也好,即時多一個朋友。”

“芝子,這幾天我腦海裡忽然充塞許多新奇古怪的回憶。”

芝子不動聲色,“以前身體不好,很多事情擱下了,不再去想它,現在慢慢又想起來了,也是有的。”

“不,”他搖搖頭,“我從來沒去過那些地方,又怎麼會記得或是忘記?”

“告訴我,是什麼地方?”

“首先,是一道細長的瀑布,沿邊約四十五度傾斜的岩石,一級級衝下山,像天然水上游樂場似的,我彷彿順著激流滑下,暢快得呼叫,最後落到一個碧綠色的深池裡,非常快活。”

芝子發呆。

這一定是經天從前常常去的郊外遊點。

“還有另外一個地方,”元東的聲線忽然輕柔,“那是一個跳舞廳,大廳當中,掛著個銀色鏡片拼湊成的水晶球,把燈光反射到全場,樂隊熱烈演奏,我正與一個女孩跳快步”

芝子呆呆聆聽。

“然後我猛然醒覺,這會是誰常去的地方呢?”

芝子只得說:“醫生叫你多休息。”

“於是我同羅拔臣醫生詳談過一次。”

芝子看著他。

元東知道秘密了嗎?

“醫生囑我好好休息。”

芝子鬆口氣,“看,每個人都那麼說。”

“芝子,做我司機,開車去看那道瀑布。”

“也許根本沒有那個地方。”

“不,我記得路,我教你怎麼走。”

芝子無奈,帶了食物、藥品和飲料陪元東出發。

司機不放心,追上來說:“芝子,無線電話一定要開著。”

元東轉過頭去,“阿路幾時變得這樣婆媽,我最討厭去到哪裡電話響到哪裡的人。”

阿路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