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四年後

“真的不必我們送你嗎?”領隊笑擁著開車來接他的老婆,好心的問著一旁的黎亞澄。

“不必了,我才不要當電燈泡呢!”她揮揮手,早習慣坐大眾交通工具回去了。

“是嗎?那就快回去吧!你一路上都沒睡,一定累壞了。”從服務的小城一路轉車再搭機回來,一些細節都是她在打點,這丫頭雖然年輕,卻是隊裡最可靠的一員,讓身為領隊的他對她刮目相看。

“嗯!接下來一個星期的假我真的要睡個夠了,拜拜!”

她從大四開始參與海外服務隊,並在畢業後成為這個名為“天使”、專責拯救失怙幼兒的非營利機構的正式員工,每年都加入海外服務長達半年,其他時間則是負責規畫下一年的服務方針。

她推著行李走向搭車處,半年的辛勞讓她相當疲累,但她的心卻很滿足。

她很努力的在發揮自己的力量,做一切她認為該做的事,但只有她自己明白,她心裡的一隅,有個永遠不會再開啟的禁地,那裡藏著一段不堪回憶的過往,她不願再提起,卻也甩月兌不了。

這些年來兩人的堅持始終未變,一直處在角力的狀態下,讓她只能藉由更多更忙碌的工作來抵擋他的攻勢,也許選擇這個必須長駐國外的工作,正是她逃避的表現。

“好累!”她坐上長途巴士後,很快的打起盹,迷迷糊糊中,隱約聽見一道夾雜著傷心和憤怒的嘶吼——

黎亞澄你聽著,無論花多少時間,我絕對要讓你回到我身邊……

她的心跟著痛,為什麼他就是不放棄呢?她捂著耳朵,想遮掉他不停嘶吼的聲立曰。

“不要吵啦!”她揮著手說道。

“小姐!已經到了,不吵你也不行呀!快點起來!”司機推推她的肩,想早點收班回去休息。

“啊?到了?對不起!”她迷迷糊糊地醒來,對上司機的大臉,下車拿了行李後,又回頭向司機道謝,才轉身拉著行李走向公車站牌,轉搭公車回家。

鮑車到站,她再次提著行李下車,慢慢散步回家。

“果然不該胡思亂想,居然作那種夢。”她深呼口氣嘆道。

走向租屋處,正想努力將行李扛上三樓,手上的重量突然消失了,她驚訝地回頭,倏地瞪大眼。

“嗨!好久不見!”楊傲菽微笑地拎起她的行李,率先走上樓。

“你——怎麼……”她呆在當場,直到看不見他才匆匆追上去。“你幹嘛搶我的行李?”

她的運氣怎麼這麼差?還以為他會在國外某個角落出任務哩!近兩年他們偵探社的業務範圍不斷地擴大,他留在台灣的時間甚至比她更少。

“你的行李超重對不對?有沒有被罰?”他卻和她聊了起來。

“當然了!被罰了一千多塊……啊?這不是重點啦!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她跟在他後頭走,都不知道這裡到底是誰家了。

“你去了柬埔寨,我則跑逼全亞洲,算來我們快一年沒見面了,你有沒有想我?”楊傲菽站在她的住處門口等她上來。

四年來你跑我追,拒絕的把戲她玩過千百回,他早被訓練得什麼風浪都擊不垮了;比耐心,他絕不會輸她,他深信總有一天可以突破她的心防,將那堆煩人的死結全解開,她會是他的!

“怎麼可能?”她雖不願,但真的很累了,只好開門進去。

“好狠!幸好你沒搬家,不然我連人都堵不到了。”他開著玩笑,拖著行李進去。

也許四年前會堵不到人,可經過這些年的歷練,他可以自負地說,這世上不會有他找不到的人,尤其是定居在他心頭的她。

站在客廳裡他環視一圈,裡頭的改變不大,但自從去年起她調到國外,這房子就經常空著沒人住。

這些年他只要人在台灣,總會不時過來看看,可惜燈光亮著的次數少之又少,這回總算等到她回來了,她應該會待上幾個月吧?他會把握這段時光的。

“我不是你該堵的人,何必浪費時間呢?請速回吧!”她眼睛都快睜不開了,可當她瞧見滿屋子的灰塵時,卻又想動手清乾淨。

她應該可以再撐一下子吧?她決定先把人趕出去,速戰速決,她才能躺下來睡個過癮。

“是不是該由我決定吧!”他站在客廳裡,瞧她一臉的疲憊又想整理房子的模樣,乾脆動手替她整理。

“你幹嘛?”

“看你一副站著都能睡著的模樣,你還是去抱棉被吧!放心,等你睡醒了,屋子也乾淨了。”

“你在說什麼啊?”雖然被他這麼一說,她更想睡了。

“少逞強了,還是你希望我抱你進去?”他直起腰桿半威脅著。

“你別想!”她連忙退了一步。

“你若害怕一個人睡,我也可以陪你一起入夢喔!”他漾開性感笑容誘拐著。

“我怎麼可能讓你留在這裡卻自己跑去睡!”她惱火的瞪著他,這傢伙居然來這套?

“不放心的話,你可以將房門上鎖啊!”他一副很好商量的樣子。

“你是偵探耶!一般的鎖哪難得倒你?”她蹙眉睞著他。

雖然不時的拒絕他,卻也沒忽略“陽光偵探社”的名聲正逐步上揚,而他更早當中的佼佼者。不過數年的光景,他已經建立起完美又令人崇敬的專業形象,難怪藍光集團至今仍想拉他回去繼承家業,他的能力果然超凡,非一般人能及。

“不會吧?你真以為我會偷襲?”他來到她的身前,微微傾身笑問。

“不是,我的意思是有外人在,我睡不安穩。”她被逼到牆邊,吶吶地回答。

楊傲菽眼裡閃過一抹陰鬱,瞧了她許久才默默地轉身,就在她以為他要離去時,他卻轉進廚房,找到掃把開始清掃起來。

她被他那受傷的神情震得心慌意亂,趕人的話再也說不出口,但讓他留下來絕對是個壞主意,怎麼辦呢?

瞥見她不知所措地僵在原地,他停下清掃的動作望向她,眼裡的受傷已經不見了。

他微笑地開口,“你有兩個選擇,第一,拿牙籤撐住眼皮,站在這裡看我打掃;第二,進去抱棉被好好睡個夠。不過我必須提醒你,不論你的選擇為何,我絕不會離開,你慢慢想吧!”說完,他居然認真掃起地來,不再理她。

她呆呆地看著他清掃,腦袋處在當機狀態。這算什麼啊?

“腳!”他掃到她站的地方,用掃帚頂頂她的腳要她讓開。

她望向腳邊,乖乖退到房門邊,而他居然沒瞧她又繼續掃,她看看床鋪,又看看他的身影,終於敵不過睡意,決定先睡再說。

她換好睡衣,把床單全換了,才窩進被窩裡,不到一分鐘已經沉入夢鄉。

楊傲菽將客廳打掃好,才躡手躡腳踏進她的房間,見她已經入睡,才揚起嘴角安心的坐在床沿,凝望著她。

他等了多久,才有這麼接近她的一刻!

縱然她不肯再相信他,但他不會放棄的,她是他早就認定的人,他怎麼可能鬆手呢?

輕撫著她愈顯嫵媚嬌柔的清麗容顏,他的眼裡只有決心而無退讓。

窗外天色已經變暗,入夜的城市燈光一盞盞亮起,睡美人終於悠然轉醒。

“嗯~~好舒服!”黎亞澄張開眼,有種好滿足的暢快。她似乎很久沒這麼好睡了,瞧著熟悉的天花板,還是自己的家舒服。

家?對了!她回來了!這次在東埔寨待的時間比她預定的要長上許多,主要是因為人員調配出了狀況,她等於是連待了兩期。

對了!他呢?

她倏地起身終於想起他了,望向客廳卻是一片漆黑……是她在作夢還是他已經走了?

“四年了呀!好長的時間!卻像陣煙就過去了。”她又想起那年撞見他和未婚妻相擁的事了,雖然知道那是誤會,卻讓她重拾差點被她遺忘的信念。

大家總說時間能證明一切,雖然他一再表明和未婚妻絕不可能,但四年過去了,他們仍保有婚約,算來他們才是最有可能在一起的伴侶,所以,她不再抱持任何期待,她可以容忍自己心中全是他,卻絕不允許自己去介入別人的家庭,即使那個家庭尚未建立。

“是嗎?這四年卻一點一滴刻在我的心上,我絕不會忘記的,包括你一次又一次無情的拒絕。”優雅的男中音在黑暗中響起。

“你……沒走?”她望向發聲處,他在她的房裡?

“小妞,你剛回來,我也是剛下飛機,又幫你整理房子,我也很累耶!”他起身打開燈,房裡亮起柔和的燈光。

她瞧見沙發上的棉被,才發現他之前是窩在沙發上。

“剛回來?那你還幫我打掃?你有病啊?”為什麼不回去休息呢?她抑下住心疼。

“至少可以留在這裡呀!我好久好久沒見到你了。”他又走回沙發包回棉被裡。他是有病,而病毒是她。

“何必呢?”她無聲地嘆息。

“上次見到你是去年你從越南迴來時,可惜只見著兩次面,偏你都不理我,其中一次還當著我的面甩上門。之後我懷著濃濃的惆悵去出任務,不過心中還是夾雜著微微的感動,你知道為什麼嗎?”他趴在沙發上凝望著她。

她睨著他,強迫自己保持沉默。這傢伙常會語出驚人,天知道他是不是想拐她?

“他們都說我有被虐狂,其實只有我自己明白,至少我當時見到你了。”

“你不要胡說八道了。”她管不住心頭熱浪。為什麼他可以睜著清澈的眸子說這樣的話?他真這麼勢在必得?

“亞澄,也許你可以忍受這麼長久的分離,但我卻愈來愈難以壓抑心中的渴望!總有一天我要每天醒來都能瞧見你嬌憨的睡顏。”他再次發表宣言。

“你就是不懂得放棄嗎?”她嘆口氣,也許撐不下去的人會是她吧!

“誰要放棄呀!凱雯的心上人回來了,等他們定下來,我就再無顧忌,而你也沒有任何拒絕我的理由了。”楊傲菽得意地笑個不停。

黎亞澄蹙眉不予置評,在他卸下“某某人未婚夫”這個壓得她喘不過氣來的身分前,她不要再給自己任何期待了。

他走過來,兩手撐在她的身旁,俯身霸氣的凝望她許久,才以溫柔的語氣說著霸道的宣言。“你盡避硬撐吧!反正我也習慣了,不過別想我會放手,我會追到你的!”

她呆了呆,才想叫他別作夢了,他溫熱的唇卻貼上她的,給了個熱力四射的吻。

“你……你……”

“這是我替你打掃房子的報酬。”說罷他的唇再次貼上,輾轉纏綿地吮舌忝許久,才抵著她的額喘息。

她要昏了,他怎麼可以一而再地吻她?最不可原諒的是她,她怎麼可以容許他的吻,甚至還沉醉其中無法自拔?

“別罵我,這是歡迎你回來的儀式。”

黎亞澄火紅著臉,眸海里全是他溫柔又堅定的笑容。罵?她才罵不出口,想狠狠的修理自己一頓才是真的。

這一刻她清楚的明白,她根本逃不開他的追緝,因為她根本就不想逃呀!怎麼辦呢?

“你怎麼這麼閒?”黎亞澄有一個星期的假,偏他卻像黏皮糖似的對她緊迫盯人,還賴在她的家裡不走。

“我好不容易解決一樁大案子,當然可以放假了,你不也一樣?”他大剌剌的坐在沙發裡看籃賽。

“說不過你。”她放棄了,要趕走他不如搬家比較快。

她整理著行李,有些基金會的物品和資料在她這裡,回去上班時要帶回去。

楊傲菽微笑偷瞄她一眼,烈女怕纏郎,他一點都不介意當那個纏郎。

“奇怪?我有帶這麼多東西去嗎?”她匆匆將一疊書籍擺回書架上,完全沒發現當中夾了片光碟,又把幾片??擺進櫃子裡,才將基金會的資料擺進包包,繼續整理雜物一一歸位。

“難得放假,你要不要跟我出去玩?”楊傲菽遊說著。

“不要!”她直覺應道。

“為什麼?”他就知道!

“為什麼要?”她反問。

“忘了嗎?我正在追你耶!”楊傲菽兩手擺在腦後和她閒抬槓。

“你放棄吧!我絕對不會讓你追的。”

她起身走到窗邊,將一張隊員合照擺在桌上,抬頭瞧了天空一會兒。“天氣真好。”

“就說吧!我們出去玩吧!”他起身催促著。

“不要!”又踱回來整理。

“你怎麼什麼都不要?就算凱雯嫁人了,你也不讓我追嗎?”他跟在她身後質問。

“我不回答假設性的問題。”她的心卻漏跳了好幾拍。

“真是的,你為什麼要這麼正經古板,卻又腦袋靈活聰穎呢?這樣很難搞耶!”他喃喃抱怨。

“我難不難搞不關你的事吧?”她睞了他一眼,總算都整理完了,她進廚房倒了杯水又回到窗邊站著。

“睜眼說瞎話,你明知對我而言全關我的事,事實上你也只能全關我的事,因為我不會讓任何人有機會和你有關的。”

她站在窗邊無奈的望著他,選擇不回應。

他走過去想將她困在桌前,她卻靈巧的鑽過他的身邊,她不能和他太接近,不然後果難以預料。

就在兩人同時移動的瞬間,楊傲菽突然瞄見不明物體朝他們而來,他快速將她往下壓——哐啷一聲,玻璃應聲碎裂一地,一顆拳頭大小的石頭,由她的頭頂飛過砸中牆壁。

“哇啊!”她驚呼一聲。

楊傲菽整個人抱住她,就怕她被玻璃碎片刺傷。

“怎、怎麼……”她瞠目結舌地看著他,許久才望向那顆大石頭。

“你沒事吧?”楊傲菽擔心的看著她。

她呆呆地點點頭,他立刻站在牆邊望向外頭,卻已不見任何可疑人影,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好大一顆。”她跪在地上看著那顆石頭。

“你真的沒事嗎?”他將她拉離窗戶遠遠的,仔細確認她沒受到傷害。

“你……你別亂模。”她仍抖著嗓子,小手緊緊扯著他的衣袖。

“你真被嚇壞了,我哪是亂模。”確定她沒受傷後,他又緊緊的擁抱住她。

“你別亂抱。”她閉上眼,他的體溫漸漸安撫了她的驚恐。

“我也被嚇壞了,借我抱一下吧!”

“哪有這樣的?”她雖然抱怨,卻一點都不想推開他,幸好他在,不然剛剛那塊石頭肯定直接砸中她了。

“真的,你看我還在發抖耶!”

“好危險!我想是小孩子惡作劇吧!”

他沒答話,只是望著那顆石頭,這麼大的石頭,萬一砸中人是會出人命的,一般小孩不會這樣胡鬧的,而且這裡是三樓,沒強勁的力道根本砸不進來,他不認為是小孩子的惡作劇。

“楊傲菽,我該向你道謝的。”她輕輕推開他。

“謝什麼?不過今後你最好別再站在窗邊,萬一不是惡作劇就糟了。”他擔心的看著她。

他比較擔心是不是有什麼不良少年聚集,專幹這種無聊事。

“你在懷疑什麼?”

“我是在怕。”他的眸中果真寫著恐懼。

“怕?那你還是快走吧!”她嘟著嘴趕人。

“小妞,你也把我瞧得太扁了吧?我怕的是你有意外。”他微惱的揑緊她的鼻子。

“你想太多了,一定是惡作劇啦!”她揮開他的手,還扮個鬼臉。

“希望如此。小妞,因為這個突發狀況,我看我還是留下來陪你比較保險。”他露出狡獪的賊笑。

“少來了!”

“我……”他正想繼續遊說,手機卻響了,只好先接電話。“幹嘛?”

“還幹嘛?你不回來幹活想累死我嗎?”那頭傳來許雲天的怒吼聲。

“我放假。”他皮皮的耍賴。

“放你個頭,你最好一個鐘頭內回來報到,不然往後的數年裡,你都別想再放假了。”

“好好好!我回去總行了吧!”他無奈的收線。

黎亞澄多少明白他蹺班全是為了她,但她早決定不和他有任何關連了,她不可以因此而感動。

“亞澄,記住我的話,最近一定要遠離窗口,門窗一定要上鎖,出門小心,有事就Call我,知道嗎?”他很認真的囑咐著。

“好啦!你快回去吧!”

“我會再過來。”他定向門口。“把門鎖上。”

“嗯!”她送他出門再把門關上上鎖,倚在門上許久才深深嘆口氣。算來他是最關心她的人了,她……不能毀了他的婚姻,所以拒絕他是正確的吧!

“你怎麼這麼閒?”黎亞澄夾著話筒叨唸。

“什麼閒?我這是關心!”楊傲菽在偵探社的秘密基地偷空打電話。

“我很好,沒病沒痛,你可以掛電話了。”盯著電腦,她將最後幾行字打好,才專心和他講話。

“那不是重點,我要知道的是那件事之後有沒有再發生任何古怪的事?”距離那天已經過了半個月,他去了南部一趟,無法就近保護她,只好天天打電話確認。

“沒有!你昨天、前天、大前天,事實上每天都問一遍,到底誰比較嘮叨啊?”她無奈地苦笑。

“一定是和你在一起久了被你傳染的。”他輕笑著。

令他稍感安心的是,他已經確認她家附近的治安不錯,沒什麼不良份子出沒,也許那天真的是小孩子惡作劇吧!

“少來了,我們根本沒在一起。”她的臉蛋微紅,連忙左右瞧瞧。

“是嗎?至少我的精神和你長相左右。”他自我解嘲一番。

“你在胡扯什麼啊!”

“亞澄,你沒騙我吧?你真的沒再發生意外嗎?”他忍不住再問。

“你好像很希望我發生意外是吧?”她微笑反問。

“沒有就好,我等會兒會去你家找你。”

“不必這麼緊張吧?”

“不是緊張,半個月沒見到你,我思念得緊,哪像你這麼狠心,一點都不想我。”他的話裡全是怨懟。

“哼嗯~~拜拜啦!”她連忙掛斷電話。

這討厭鬼!她怎麼可能不想他,再怎麼想都不能讓他知道呀!

“那是你的男朋友嗎?”同事林小姐笑問。

“不是,是個老朋友。”她將明年的企畫書印下來整理妥當,就等呈上去請主管批示了。

“你明年還是要隨隊出發嗎?”林小姐很佩服她的毅力和勇氣。

“原則上吧!你也知道我是機動的候補者,志工人數不夠,或者有人臨時蹺頭,就是我上場的時候,反正也習慣了。”她將企畫書裝訂成冊,總算忙完可以下班了。

“可是好辛苦,也沒時間交男朋友……亞澄,你今年二十五了吧?”

“對耶!快要變老姑婆了。”她開著玩笑。

林小姐一臉神秘的貼過來。“要不要我替你介紹呀?”

“你什麼時候兼差當媒婆的?”她失笑開始收拾東西準備下班。

“因為我發現了一位你的愛慕者呀!”

“說的跟真的一樣。”

“當然是真的,我若幫你們安排約會,你不會翻臉吧?”她連忙又問。

“我認識嗎?”她好奇的問。

“嗯!我們基金會的人呀!”

“咦?”她訝然地揚起眉頭,基金會里沒結婚的就那幾個,是誰呢?

“你等著吧!我要下班了。”林小姐拍拍她的肩先走了。

辦公室戀情好像不太好耶!萬一不適合卻要每天見面多尷尬?她將桌面整理乾淨才離開,走到對街搭公車。

其實她沒對楊傲菽說真話,這段時間裡,她遇到不少小狀況,但因此懷疑有人想對她不利卻又太扯了,她一個小小上班族怎麼可能和人結仇?

“應該是流年不利吧!明天休假去拜拜去黴運好了。”她下公車時喃喃自語。

她順著人行道緩緩走著,心想等會兒在路口的自助餐店買個便當回去吃好了……啊?她忘了那傢伙要來耶!那要不要去買點菜回去做晚餐……天!她在想什麼?居然想做飯給他吃,她真是夠了!

她的心思全在他身上,渾然未覺從她下車後,就一直跟著她的墨綠色房車正緩緩接近她。

當她準備穿越馬路時,那輛車突然加速,朝她衝了過來,她察覺時已經來不及後退,她張大嘴,心想完了。

突然一股拉力將她往後一扯,她撞進一副強壯的胸膛裡,爾後雙雙跌倒在路上。

那輛車見事蹟敗露,加速駛離現場,路旁的人們議論紛紛。

“好危險喔!”

“那駕駛是喝醉了嗎?”

黎亞澄張大嘴趴在救她一命的傢伙身上,久久無法動彈。

楊傲菽同樣動不了,他若晚一分鐘到,這丫頭絕對完蛋了!

她總算抬頭,沒意外的對上他的眼睛,他已經連救她兩次了。

“黎亞澄!還說不是意外?”楊傲菽瞪著她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