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向洛希的透天厝客廳裡佇著四名出色的男人。

“他們由左而右依序是傑、傲、海哥、雲天,是我的偵探們!”

“怎麼不去偵探社呢?還叫他們特地來你家,太失禮了。”她朝他們點點頭微微一笑,小聲數落他。

“他們從來不進事務所的。”

“咦?怎麼會?”

“那間門面是用來辦小案子,諸如抓姦之類的小事,他們可是貨真價實的大偵探,向來喜歡掩人耳目躲躲藏藏的,哪可能去那裡拋頭露面呢?”

“向,別把我們說的好象蟑螂似的。”傑等人大方的散坐在幾張大沙發裡,各個顯然都對孟蒔很感興趣。

“打不死的蟑螂,我是在讚美你們耶!”向洛希皮皮的笑了笑,才轉向她。

“介紹你們認識是因為要妳記住他們的長相,呃,起碼在這段時間裡,他們會維持這個長相免得妳認錯人。”

“他們易容嗎?”她興奮的看向他們,這才叫真正的偵探嘛!

“今天沒有,這就是他們原本的德行!”向洛希一臉的惋惜,惹來四對白眼伺候。

“這樣呀!為什麼呢?”她想起他原先的話,不禁又有些擔心了。

“就說他們見不得人,哎呀!很痛耶!”他話沒說完就慘遭修理,菸灰缸、選台器、抱枕全都砸過來。

“呵呵!”孟蒔躲得挺快的,沒被波及。“我是指為何要記住他們的長相呢?”

“這段時間裡,他們會排班保護妳,也就是說除了他們之外,任何陌生人企圖接近妳,妳都要提高警覺。”他難得嚴肅的吩咐著。

孟蒔怔怔的望著他,原來事情已經發展得比她預期的還要糟的地步了。“我有四個人保護我,那你呢?”

幾個大偵探直到此時,望向她的目光才真正柔和肯定,這女人夠格成為社長夫人了!

“當然了,妳忘了我說過要留著小命抱老婆嗎?”

聽見他的保證,她才稍稍安心,不過卻對即將面臨的危險仍有些慌亂。

“孟蒔,我醜話說在前頭,我要妳記住他們的容顏只是為了妳的安全,妳可別給我瞧著瞧著就亂爬牆,知道嗎?”他故意胡扯。

不過當他也望向這幾個夥伴時,不禁真的擔心起來,他們一個比一個帥,一個比一個神勇,多少女人煞他們呀!讓他們當護衛也許不是好主意吧?

孟蒔睞著他,見他真的擔心的蹙眉,她微惱的應道:“你沒說我還沒細看,他們一個比一個養眼,而且又神勇機智,哪像你,萬一有事搞不好我還要保護你,這麼說起來,我現在換人……”

她沒機會說完了,向洛希聽著她氣死人的評比,差點腦充血,他氣得掐住她的脖子,死命的搖著。“妳這個笨女人,敢換人?我揍得妳一個月坐不了椅子!”

大夥爆出鬨堂大笑,看著他們耍寶。

“痛啦!我都還沒換就快斷氣了。”扯開他的大掌,她瞪著他抱怨。

“妳再提?”他火大的攬住她的頸項,狠狠的咬曙著她的紅唇。

“到底是誰先提的,我都沒咬你了,你還敢先發火?”她窘紅了臉推開他,那麼多人在場,他怎麼不收斂一點啊?

“哼!”他不爽的又想啃上去,她卻一直閃。

幾個人實在看不下去了,紛紛起身。“你們繼續打情罵俏吧!我們還有事要忙,沒空旁觀。”

“早就該閃了。”向洛希朝他們點點頭。

“你實在很差勁,人家特地來幫忙居然還趕人?”她連忙送他們到門口,回來又是一頓數落。

“妳愈來愈嘮叨了。”他不爽的抱怨。

“怪你呀!你若正經一點,我就不必扮黃臉婆了。”

“妳別擔心,我確定這件事很快就能過去了。”他迎上前攬她入懷。

“你也別瞎操心了,我才不管別人多帥多厲害,他們帥他們的,關我什麼事,他們又不是你!”

向洛希揚起嘴角,聽她的另類表白總是讓他很爽。

“看在你這麼關心我的份上,我也透露一點小秘密給你知道好了。”她嬌媚地睞他一眼。

“快說!”

“你記住喔!這話我只說一次,以後別想我再說了。”

“妳果然很嘮叨!”他蹙眉不滿的看著她。

“討厭啦!”她捶了他的背一拳,才嬌柔的輕聲說道:“這輩子我認定了一個叫向洛希的男人,這輩子和我有關的男人就只有他了。”

“孟蒔孟蒔孟蒔,妳真的好賊!這麼大大方方就把我的心拐跑了。”他感動得紅了眼眶,只能緊緊的擁著她,免得被她瞧見英雄淚。

“所以,你給我好好活著,直到我們老得走不動時再一起去住安養院,知道嗎?”

向洛希忍了半天的男人淚不由得滴下。這丫頭!教他怎麼能不愛呢?

“喂?你有沒有發現,我們最近老是遇到車禍?”孟蒔嘆口氣問道。

從向安志撂下狠話後,她就住進向洛希的透天曆裡,每天由他接送上下班,但每天零星出現的小狀況卻一樁接著一樁,想裝作沒看見還真的不太容易。

匡啷!鏗鏘!喀哩!砰!

她連忙回頭,向洛希則瞧了照後鏡一眼,果然在後面又有兩輛車撞在一起了,交通立刻受阻。

“我看我們去買彩券好了,搞不好會中獎。”他笑著將車開快一些遠離不必要的麻煩。

孟蒔沉默了一會兒,終於再度開口。“我想了好久,確定自己除了打死八十二隻蚊子、二十五隻蟑螂,外加不小心踩死數十隻螞蟻外,我沒幹過任何遭人怨恨的壞事,所以,有問題的人就是你了。”

“咦?別人撞車居然算到我頭上?這算哪門子邏輯?”他強忍住笑,想看她還能掰出什麼新玩意兒來。

“他們怎麼不去跟在老大他們的車後撞呀?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惹到某位難纏的黑道大哥了。”

“怎麼可能?我可是個善良小老百姓耶!”

“是嗎?該不會你公子的癮又犯了,去招惹到某角頭老大的老婆還是情婦,人家不甘綠帽罩頂,殺上門來了吧?”她冷冷的瞥他一眼。

“哇靠!是我晚上不夠努力,讓妳精力沒處發洩,揹著我偷看一堆無聊連續劇嗎?妳想當編劇說一聲嘛!我找朋友幫妳。”他萬分懷疑她到現在仍在記恨那堆清涼照的蠢事。

“沒有?算你走運。”

“根本沒有的事,我走什麼運呀?”

“那麼就只剩一個可能性了,你承認吧!到底是哪個被你拋棄的女人忍不下心頭的怨氣,買了殺手想幹掉你?”

“真是謝謝妳對我這麼有信心哪!”他賞她一記白眼,她真的可以去當編劇了,這麼扯的劇情都掰得出來。

“對你沒信心怎麼敢繼續坐你的車?”她溢開爽朗的笑容,該來的總會來,她不會退縮的。

他們兩人都心知肚明,那些小狀況都和他們有關連,也明白乾這些事的又是誰,只是故意不點破。

直到送她進到公司,向洛希才輕聲笑問:“我有沒有說過好愛妳的聰慧?”

“頭一次聽到。”她調皮的溜溜眼珠子。

“也愛妳的調皮。”攬住她的後頸,他眷戀的吻上她嬌豔的柔唇。

孟蒔難得扮小女人,卻柔順的攬住他的肩,依戀的倚著他,兩人相擁許久不願分開。

地下停車場這靜謐的一角,有如暴風雨來襲前,令人不安又亟欲捉住的寧靜夜。

“妳和向先生應該進展得很順利吧?”何採妮掛著幸福的笑臉問。

“妳呀!自己快當新娘子了,就以為全天下的人都和妳一樣幸福對不對?”孟蒔淘氣的取笑她。

兩人難得一塊出來吃午餐,平時何採妮都被楊天祺霸佔,而孟蒔則日日被向洛希挾持去約會,已經好久不曾一塊外出用餐了。今天楊天祺和向洛希碰巧都有事,她們兩個好姊妹才有機會聚聚。

“不順利嗎?”

“呃,是挺順的。”她微紅了臉頰。

不過他們被盯上的事她並不想讓好友知道,免得她擔心。

“那妳還囉唆一堆?”何採妮好笑的睞了她一眼。

“完了!我是不是真的變得很愛嘮叨呀?”她慘叫不已。

“有人這麼說嗎?該不會是洛希說的吧?”何採妮恍然大悟。

“唉!”孟蒔哀嘆連連的。

“我想他不會抱怨的。”何採妮強忍著笑安慰她。

“真的?”

“他喜歡妳一定也包括了妳的--嗯……”她一臉很為難的斟酌用詞。

“妳想說聒噪對不對?採妮,妳真的被老大帶壞了,居然連妳也嫌我,我還要不要活呀?”孟蒔扯著她的手嬉鬧著。

“哈哈!”

“真氣人哪!我決定去買個鬧鐘,半夜兩點起床鬧妳。”孟蒔像個淘氣寶寶般使小性子。

“啊?有必要為了這種事多買一個鬧鐘嗎?”

“當然了,原來的鬧鐘要在正常時間把我叫起來,免得鬧完妳卻忘了調時間,最後反而害到自己呀!”

“妳真是夠了!真要去買呀?”何採妮在公司門前停下。

“嗯!我的鬧鐘掛掉了,我繞到前面買,妳先上去吧!”

“也好!妳可別逛到忘了時間喔!”何採妮提醒過她後就先進公司了。

孟蒔快步走過一條街,然後就驚覺不對勁。有人跟蹤她!完了!現在有人在暗地裡保護她嗎?傑他們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她根本感覺不到他們。

現在跑回公司不知道來不來得及?她又驚又慌,不停地往人多的地方移動。

她強迫自己不能慌了手腳,但她可以感覺到對方正在迫近中,難不成他們敢當街擄人?

正當她胡思亂想的同時,她驚覺手臂被人握住了,她驚呼出聲。“啊!”

“是我,繼續走!”向洛希一臉嚴肅的緊握著她的手,以接近小跑步的方式快速往前走。

“嚇我一跳,我就覺得那股殺氣應該還有一小段距離才對呀!你就突然冒出來了。”因為他的出現,她稍感安心。

若不是正在危急關頭,他真的會被她惹出狂笑。還殺氣咧!這女人真愛耍寶!

“我們試試看能不能回到傑的勢力範圍裡。”向洛希拉著她往巷子裡鑽。

她錯愕的轉頭,奇怪?跑進無人小巷子,萬一被堵豈不完了?

丙然,就在他們鑽過兩條巷子後,前後路全被人堵死了,幾個大漢拎著球棒橫眉豎目的逼近他們。

向洛希立刻將她護在身後,臉上的神情很肅穆。

“兩位走得這麼急,想上哪兒呀?”

怎麼辦?孟蒔緊扯著他的衣角擔心不已。

“我們想上哪兒好象不關幾位大哥的事吧?”向洛希一貫的慵懶居然在此重要時刻又冒出來。

孟蒔一聽差點昏倒。也罷!他還能搞笑,代表他不是那麼驚慌。

“有人想請你們上門坐坐。”

“一定要去嗎?”向洛希一臉的為難。

“你有兩種選擇,第一,合作點,大爺我好心讓你好手好腳的走進他家大門;第二種我比較愛,我們先揍你一頓,廢掉你一條腿,抬著你進屋。”

“唔……聽起來挺痛的,那我們還是乖乖合作好了。”向洛希一副很好商量的樣子。

“哼!沒種的膽小表,走吧!”帶頭的流氓大哥推了他一把,瞧見俏麗出色的孟蒔時,立刻口水流滿地。

“小姐妳是不是跟錯人了?這種孬種有什麼好?”

“有時我也挺懷疑的,不過愛上了也是沒辦法的事呀!大哥你說是不是呢?”她一臉的無奈。

向洛希則恨得牙癢癢的。這丫頭!裝啞巴不會呀?居然跟著外人譏諷他?真是個大笨蛋!

幾個流氓愣了愣,有人被抓了,還能像他們這般鎮定的嗎?大夥有些毛毛的。這兩個是什麼怪角色呀?

近下午兩點,向洛希和孟蒔被綁了手腳,塞進一輛BMW,流氓們達成任務揚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