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你你你……你這個不肖子!”方爸方媽異口同聲指著他的鼻子開罵。

“啊?”交纏在一起的兩人很有默契的轉頭望向門口,都愣住了。

“啊什麼啊?你屬鳥鴉啊?還不放開人家!”方媽包袱一丟,氣沖沖朝他們殺過來。

“你們還真會挑時間欸!”方沛成很不情願的放開懷中人兒。

馮瑜格震撼不已,他們這麼生氣是不是很討厭她?這樣一來,方公子剛剛的求婚豈不無效?見方伯母頭頂冒煙的,該不會想揍她吧?

就見方媽粗魯的將兒子拉起再狠狠踹開,轉身就把馮瑜格抱進懷裡。“別怕別怕!有我和你方伯父保護你,別怕喔!”

啊?啊?啊?

方沛成想拿回專有權利,肩頭卻被人按住,剛回頭,無敵神拳就揍過來了。

“拷!很痛耶!”他連退了好幾步,右手捂著臉頰,老爸瘋了呀?出手這麼重?而且還打他迷人的臉孔。

“有我心痛嗎?看看我教的好兒子,別的本事沒有,倒成了辣手摧花的大婬賊了。”方爸每說一句就出一記重拳,拳拳到肉上邋得方沛成只能舉拳抵擋。

“老爸你在說什麼呀?”他被揍得也火了,開始反擊,一點也不怕會打傷老爸,誰教他的拳擊正得自老爸的真傳。

“啊?他們打起來了。”馮瑜格呆呆的看著他們大打出手,現在是怎樣了呢?難道他們生氣的對象是方公子?

“老公出手再重一點,給他兩個黑眼圈,最好打得他那些鶯鶯燕燕永遠認不出他來!”方媽抱著她在一旁指揮。

方家客廳裡上演著父子鬥毆僵持不下的戲碼。

“這樣好嗎?他可是你們的兒子耶!”馮瑜格不斷眨著眼,難道方公子每天都受這樣的荼毒嗎?天!他好偉大,自己這麼可憐,居然還充滿愛心的照顧她,她真的沒愛錯人!

“就是兒子才要修理呀!對!老公就揍那裡!”方媽還順便當技術指導,然後轉身又慈祥的拍著她的肩。“乖孩子,伯母會替你作主的,絕對不會讓那渾小子再欺負你。”

“還是叫他們快住手吧!再打下去真的會出事。”她實在很怕方沛成一時管不住怒火,揍傷方伯父,這弒父傷親的罪名可不是開玩笑的。

“別理他們,對了,我那不肖子沒盜壘成功吧?”方媽愛憐地摟著她,只擔心她的貞操被劫。

她失憶的事,兒子已經報備過了,說她變成一個軟弱溫馴又膽小的小女人,方媽原就疼她,出了這意外更加愛憐心疼了。

“盜壘?”

“他沒吃了你吧?”

“啊?”方太太的意思是她想的那種意思嗎?潮紅在她臉上染成一片。

“還好還好!我會教訓那色胚的。”方媽見她柔媚卻慌亂的神情,知道兒子尚未得逞,又摟著她憐惜一番。

“老爸,你有完沒完?再煩下去可別怪我不敬老尊賢了。”

“憑你還早咧!”方爸不服輸,氣喘吁吁仍追著他打。

“老公,換手了。”心疼老伴年紀一大把了,還要和兒子比狠,方媽決定親手懲罰兒子的不當行徑。

“媽?”方沛成無奈地哀嚎,老爸本錢厚,他一點也不擔心會打傷他,可老媽不一樣,他他他……怎麼這麼衰呀?

“你這個不肖子,人家子憶失憶已經夠可憐了,你居然還有心情去偷襲人家,這種偷雞模狗的事你怎麼做得出來?你怎麼對得起方家的列祖列宗!”方媽張開五爪很不客氣的追著他打。

“媽,你們先搞清楚狀況再說行不行?”老媽的指甲很長,被抓到真的會痛不欲生,可他又不能跑太快,免得老媽追不到會更生氣,然後心臟會負荷不了,他躲得很辛苦耶!

“反正先扁一頓再說!”方媽已經定他的罪了,直接駁回上訴。

“呼!養兒不教父之過,子憶,我代我那不成材的兒子向你道歉,請原諒他那以下半身思考的可恥行徑。”

方爸跪在沙發上,像日本人那樣深深鞠個躬,嚇傻了仍搞不清楚狀況的馮瑜格,她連忙也端正跪好,學他深深鞠完躬,才溫婉的答道:“伯父別這樣,我擔當不起呀!”

“沒想到我們信賴他的結果卻是發生這種慘事,子憶,我們家會負起全部的責任。”

“啊?”馮瑜格開始覺得烏鴉滿天飛了,怎麼今天每個人都想對她負責呢?

她的耳邊不時傳來方沛成的慘叫聲,她呆呆的望向又被方媽逮到的方沛成,就見他縮著肩頭,發出淒厲的哀嚎,嗚……被那麼長的指甲掐住一定很痛吧?她不自覺的搓搓手臂。

“我會叫我那不肖子娶你。”方爸大聲的宣佈。

“老頭子,你是氣瘋了是不?這哪叫負責?分明推子憶進火坑嘛!”

“我剛剛就向她求婚了!”

母子倆同時開口,然後全場安靜下來,兩老瞪向兒子,真的假的?

“是你們不肯聽我說的,看吧!害我平白被扁,多衰呀!”方沛成才想坐回馮瑜格的身邊,又被方媽推開。

“媽?”

“囉唆!還不把衣服穿好,你賣肉呀?而且你這採花賊說的不算數,我要先和子憶確認過後再說。”方媽坐回她的身邊握著她的手。“這是真的嗎?”

“他剛剛是那麼說沒錯。”她尷尬的答道。

“你答應了嗎?”

“啊?”她好像還沒回答喔?

“子憶,你失憶所以忘了,可這小子從小就沒你的緣,又花名在外,現在的你這麼柔弱,他絕對會爬上你的頭頂胡作非為的,搞不好還會瞞著你和其他女人廝混,這樣的丈夫沒幾人肯要的,你要想清楚才好。”

“哪有人像你這樣當媽的?兒子要娶某,居然還勸人家不要答應?”方沛成穿好上衣,坐在她的另一邊,向老媽抱怨。

“子憶可是我看著長大的,你雖然是我兒子,但我也不能讓她受委屈。”

“兒子,結婚不是兒戲,對婚姻的責任,你真的想清楚了?”方爸兩手抱胸,想了許久才嚴肅的問道。

“我從沒動過結婚的念頭,會開口求婚當然是因為再確定不過了。”他堅定清澈的目光讓方爸很滿意。

“我只問一句,有了她,其他女人呢?”方媽只問女人最關心的事。

“沒有其他女人了。”這句話他是對著馮瑜格說的。

“大家都是見證人,你敢亂來,小心我閹了你!”方媽做出拿菜刀剁肉的手勢威脅道。

“媽!”

一直不太確定此刻是夢是真的馮瑜格突然噗哧一聲,然後就一直掩嘴笑個不停。

“怎麼了?”方沛成的大掌捏捏她的肩頭,笑得這樣輕鬆愉悅的馮瑜格很少見,受其影響,他不禁也漾開笑臉。

“你們全家都是好人,我好開心。”她眼眶泛紅卻笑得好滿足,這麼和樂的家庭生活讓她好羨慕。

“好孩子別哭了。”方媽摟著她也跟著紅了眼。

“既然你們情投意合,我們當然樂觀其成,成仔,你要好好待她,知道嗎?”方爸很高興有這樣的結局。

“當然!”他點點頭才向老媽要人。“可以還我了吧?你還要抱多久?”

方媽不情不願地讓出擁抱權,突然想到另一件重要的事,立刻由行李中翻出一包東西交給兒子,才倚進丈夫的懷裡。

“子憶,除了你們剛剛私定終身外,你的情況你爸他們都瞭解,因為你對過去完全沒印象,他們怕回來徒增你的壓力和困擾,同時也還滿信任成仔能照顧你的,所以決定暫時不回來,你不會怪他們吧!”

“嗯!”她安靜的點點頭,但見過方爸方媽後,她開始想見他們了。

“他們錄了一卷帶子鼓勵你,是你方伯父拍的。”

方沛成將帶子放進錄影機,螢幕上出現兩個容貌出色的中年人正在做體操,突然莊父對著螢幕問道:“可以了?好!”下一秒鐘,他的臉佔據整個螢幕。

“女兒呀!會害怕嗎?別怕別怕!往好處想,這可是個難得的體驗呢!世上沒幾人能失憶的。”

“你說這什麼話?別理你老爸,女兒呀!一定要堅強喔!我們相信你能克服所有困難的。”這回換成莊媽的大臉了。

“女兒,就算你一輩子都想不起我們也沒關係,我們會做你最好的朋友,你只要讓你的生活充滿快樂就行了。”莊爸又搶回螢幕所有權。

“不管如何,你只要記住,我們愛你,好愛你,永遠愛你!”莊媽也擠了近來。

“所以放心自在生活吧!因為你有我們當後盾,加油!”莊爸和莊媽在螢幕上印上親吻,兩個大大的吻痕後面,是兩張慈祥充滿愛意的疼惜笑臉。

馮瑜格兩手捂著嘴,淚成串滑落,她覺得四周籠罩在溫暖柔和的光芒中,彷彿天意般,莊爸他們沒叫名字,一句句女兒,讓她覺得這些話就是要給她的,熱流不斷湧進她的心坎,她也是人人疼愛的好女兒。

方沛成無言地環抱住她,在她的古怪幻想裡,明朝有對不愛她的父母,莊爸莊媽的熱情,絕對讓她感動到骨子裡去了,也罷!今後有兩對愛她的父母了。

“所以你別擔心,一切有我們。”方媽拿方爸的衣襟擦去淚水後,才笑著說道。

馮瑜格抬起汪汪淚顏,起身衝進她的懷裡,放聲大哭,這是老天給的恩賜吧!在她孤寂二十年後,竟賞給她這麼大一份禮物,她真的心滿意足了,準婆媳抱在一起,又是一陣唏哩嘩啦……

“喂!捨近求遠?你這女人不僅呆還很不尊重你夫婿喔!”失去安慰佳人的權利,方沛成很不爽。

“你就省點力氣吧!”方爸攬著兒子的肩揶揄輕笑。

方沛成仍氣呼呼的,但這樣的畫面真的很美很令人感動,這回就饒了她吧!

“還是失憶嗎?”

“嗯!”

“還是當自己是馮瑜格?”

剪了個俏麗有型的短髮造型,坐在診療室裡,馮瑜格沒答話,這樣的對白已經持續好幾個月了,她有點煩也有點討厭這個醫生,為何每次問話都要握住她的手呢?

方沛成在走廊打完電話,走進來就見到這畫面,他非常不悅的走過去將她拉起來。“陳醫生,你能不能問一些比較有建設性或敢發性的問題呢?”

“呃……因為她的案例很不尋常,我想深入瞭解。”陳醫生對上他銳利的目光有點心虛的答道。

方沛成在心中暗罵老色鬼,他決定今天是最後一次回診了。

“其實我已經知道她為何當自己是馮瑜格的原因了。”

他的話引來兩道訝異的目光,他捏捏她的腰,示意她別開口。“陳醫生,我找到她出事前看的小說了,女主角就叫馮瑜格,是部很感人的古代小說。”

“原來如此!有些人會記住出事前最後發生的畫面或事情,不過她失憶卻是事實,那麼下星期……”

“她適應得很好,我們決定順其自然,就算一輩子想不起來都無所謂了。”

“啊?”

“所以再見,我們不會再來了。”方沛成點點頭攬著她,頭也不回地走出診療室,留下一臉惋惜的陳醫生。

“不必再來了嗎?”

“怎麼?捨不得呀?”他滿口酸味,她該不會對那醫生有好感吧?

“太好了。”她大大喘了口氣。

“欸?”他訝異地偏頭看她。

“雖然不像上回那個流氓那麼讓人覺得噁心,但被他碰到,還是很不舒服。”她下意識地又搓搓手腕。

“以後別來了。”握住她的手,他的眉舒開了,心不再捲成麻花,整個心情豁然開朗,腳步也輕盈許多。

“你剛剛那樣說是騙他的嗎?”

“對呀!免得那庸醫一直糾纏不清。”他突然想起,莊子憶出事前的最後一件事應該是跟他吵架吧!為何她不是記住他呢?

“方公子……”她好害怕自己會不會突然出現在這裡卻又莫名其妙地回到明朝呢?

她不要!在她擁有了全部後,再回到那個死氣沉沉的世界,她會瘋掉的!

“怎麼了?”

“沒……沒事。”她微微一笑,甩掉那可怕的念頭,老天不會這樣玩弄她吧?

“我們回家吧!”攬著她的腰,方沛成心想幸好她沒記住那一幕,不然他永遠也得不到她的青睞了,真是老天有眼呀!

“唉……唉……”窗邊美人凝望著無垠天空,不時發出輕嘆。

中午過來方家吃完午餐後,方媽出去串門子,方爸早上去打高爾夫還沒回來,方沛成當然在上班,她就在方沛成的書房裡寫字畫畫消磨半天的時光。

“他那麼忙,我卻什麼都不會,成天只知道看書畫畫,以現代的說法就是‘米蟲’吧!”

雖然莊家和方家都很有錢,但方媽也工作到四十五歲才退休,還有王惇惠孩子都生了,也依然在上班;相較之下,她就太沒用了,她好怕時間久了,方公子會嫌她一無是處,事實上,她到現在仍搞不懂為何方公子想娶她,難道他喜歡的是原來的莊姑娘?

“不對……他們明明討厭對方……唉!怎麼辦呢?”她又長長嘆了口氣。

“怎麼了?為何嘆氣?為何不開燈?老媽咧?”方沛成回來就聽見她的長吁短嘆,開了燈走向她,低頭印上她的紅唇。

“你回來了!”她的臉上終於有了光彩,柔媚的承受他的熱吻。

“小子,別老是卿卿我我的,在外頭沒偷腥吧?”方媽爬樓梯上來,見到他們的親匿也很開心。

“媽!”

“方伯母。”

“乖……咦?這你寫的?咦?這也是你畫的?”方媽走近立刻瞧見桌上的墨寶,好驚人的畫境,清靈純淨,讓人心胸大開,真是好字好畫!

“嗯!打發時間隨意畫的。”她有些靦腆想收起來。

“成仔,你看這意境絕對不輸任何一位當代畫家吧!”方媽拉著兒子一塊鑑賞。

“很美。”他不懂畫,但以純欣賞的眼光來看,的確是幅深入人心的好畫。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啊?他的腦袋突然嗡嗡作響。

“對了,子憶,我剛剛在八樓和王太太聊天,她正想找國畫老師教她那兩個女兒,你要不要試試看?”

“教?我嗎?”她嚇了一跳,她夠格嗎?

“當然是你了,你可以一邊教畫一邊深入創作,搞不好還可以開畫展,也許會一展成名喔!”方媽已經可以預見她的成功了。

方沛成彷彿被雷劈中般,一直呆呆地看著她的畫,她畫山水?那個把毛筆當掃把用的莊子憶居然畫山水?還不輸給任何一位有名畫家?他轉動僵直的脖子,愕然地望向她。

唰!她失憶後所有的畫面和她所有的堅持在他腦海裡快速閃過,不──會──吧?

“子憶,我明天去住委會看有多少人想……”方媽拉著她開心的規劃。

“媽,那麼重要的事就麻煩你了,我們還有事,到對面去了。”方沛成拉著她轉身就跑。

“啊?兒子,可別對人家動手動腳的喔!”方媽連忙吩咐道。

砰!他重重關上莊家大門,兩人站在客廳裡,他一臉見了鬼的恐怖表情。

“怎麼了?”馮瑜格擔心地看著他。

“你真的是從明朝來的?”

“對呀!”

“明朝?!你竟然是從明朝來的?你竟然不是她!”他在房裡來回踱步,口中念念有辭。

“怎麼了?”

“我怎麼會沒發現?!我真是天底下最笨的白痴!竟然只因為覺得事情匪夷所思就把你的話當作耳邊風,忽略了你們的差異,若不是瞧見你的畫,我還呆呆的以為你只是失憶,天!怎麼會有這麼玄的事……你真的是從明朝穿越時空來到這裡!”他猛然抱住她。

“第一次見面我就告訴過你了,這很重要嗎?”她嘆息道。

“當然!你不是失憶,是由另一個時空來的人!”他焦急的吼道。

“所以呢?我不是她,你不高興嗎?”她的心揪疼了,怕即將到手的幸福溜走。

“我怎麼高興的起來?這樣一來你也可能莫名其妙就回去……天!要怎麼阻止這種可怕的事發生?”他的腦袋亂成一團。

“會回去嗎?”她心頭一驚,會嗎?

“等等!你在這裡,那麼莊子憶那壞女人豈不就在那裡了?!不,前提是她還活著的話。”他開始努力拼湊真相。

“你確定嗎?可是為何會發生這種怪事呢?”

“我哪會知道呀?你們就是交換了嘛!咦?還有一個可能,也許是你出了意外卻命不該絕,而你原來的身體卻摔壞了,老天只好幫你找另一具身體,剛好莊子憶那女人氣數已盡活該嗝屁了,你就出現在這裡了。”

“是這樣啊……”她點點頭接受了他的分析。

“真希望是後者,這樣你就不會回去了。”他的雙眸緊鎖著她。

“不要!我希望她仍活著。”她的心也很激動,原來他這麼在乎自己。

“我可管不了那麼多了,我只求你別被拉回去……等等!你是跌下小土坡,莊子憶是由電梯摔下的,那可能就是你們交換的關鍵……”他仔細想著一切細節。

他突然拉著她又衝出莊家,來到電梯前,他指著A電梯。“瑜格,你絕對、千萬、保證、永遠、不搭這部電梯!”

“啊?”

“馮瑜格,別再給我露出呆樣,乖乖跟我說一遍:‘我絕對絕對不再搭這部電梯’,來!快說!”扯緊她的肩頭,方沛成急得滿頭大汗。

當!A電梯正巧停在這樓,兩人全望向電梯。

“兒子你在幹什麼?”方爸剛好由電梯出來,見他倆在電梯前面對峙,以為兩人又吵架了,伸手想把她拉到身邊保護。

“老爸你閃一邊啦!”

方爸和探頭出來的方媽一頭霧水地看著他們。

“說啊!”豆大的汗珠順著他的下巴滴落,方沛成大吼一聲。

“我絕對絕對不再搭這部電梯,我保證!你別擔心了。”她露出有史以來最甜美的笑容。

被人珍視的感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