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她又被送進湯氏綜合醫院!

醫生倒是換了一位,這一位看起來很老。

“醫生,她到底怎樣了?”

“還好只是扭傷腳,休息一會兒就可以回去了。”老醫生溫和的答道。明明是輕傷,這些人卻堅持要住院……唉!這裡又不是觀光飯店,想住就住的說。

“只有扭傷嗎?她沒撞到頭嗎?”

“應該沒有吧?電梯只是在七八樓中間卡住,稍微晃了一下,她是因為穿著高跟鞋才會扭傷,你不必太擔心。”老醫生瞄了他一眼,這年輕人也未免太寵女朋友了吧?

“醫生,你還是確定一下比較好,她有可能因此而恢復記憶嗎?”方沛成的手心直冒汗。

“她並不覺得自己受到什麼驚嚇呀!”醫生搖搖頭。

他看過她的病歷了,這些年輕人以為在扮家家酒呀?失憶哪可能說好就好的呢?

但在方沛成堅持的目光強烈注視下,老醫生只好又走進病房,裡頭圍著滿滿的人。這女人還真受關愛呀!

“請你告訴我,你是誰?”

“你有毛病呀?病歷上沒寫嗎?”她兩手抱胸冷冷地瞄了他一眼。

“嘎?”

“上頭寫著莊子憶,我當然叫莊子憶了!”她的心情很糟很糟,物極必反的結果就是很想找人麻煩,這老醫生自己湊上來當倒楣鬼,真的不能怪她!

“欸?”所有的人都愣住了,瞠大眼望著她,她她她……這口氣怎麼這麼像……

“你的職業是什麼?”老醫生盡責地再問。

“你管我!”她的口氣更不善了。

“先前你住院時醫自認是……”老醫生翻著她的病歷。

“這位先生,我只不過扭到腳,包兩天就好,沒什麼大不了,你幹麼一直問東問西的?”

醫生回頭瞪了方沛成一眼,都是他害他被人損成這樣,這些病人真難搞耶!

“看來你應該是沒事了。”

“不過是電梯故障能出什麼事?”她沒好氣地道。

“那你多休息。”醫生很沒趣的走了,莊媽一臉愧色地直向醫生說抱歉。

“瑜格?”方沛成真的沒想到會變成這樣,不相信地喚著她的名。

她對上他擔心害怕的眸子仍是一肚子的火,瞪了他一眼,倒頭蓋上被子就睡,完全不想理他。

“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在我愛上馮瑜格後,卻又變回莊子憶,為什麼?”他緊抓著她的被單狂喊。

躲在被單裡的馮瑜格僵住了,他在說什麼?

“把馮瑜格還給我!莊子憶,你把馮瑜格還給我!還我!”

方沛成噩夢成真,沒想到心愛的女人消失了,連同他的心一併帶走,擔心受怕一整個下午,他終於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成仔?成仔?”

病房裡加了一張床,嚇昏的方沛成躺在她的身邊。醫生診斷說是並無大礙,可能是驚嚇過度,躺一會兒就沒事了。

馮瑜格在他昏倒時,驚得臉色全白了,急著想下床卻渾身虛弱、搖搖欲墜,根本自身難保,家人們只好強迫她躺下來好好休息。

“怎麼成仔叫子憶‘瑜格’呢?”

不忍打擾兩個小孩休息,四個大人拉著王惇惠在門外咬耳朵。

“呃……子憶剛出事時,一度把自己當成馮瑜格,所以,私底下他才會那樣叫她。”王惇惠簡單答道,先前瑜格已經決定不說了,要把它當永遠的秘密。

“原來如此,瑜格也挺好聽的,莊子憶字瑜格,老伴,你覺得怎樣?”莊爸天生樂觀,笑著接受了。

“很好呀!”莊媽只要女兒好,什麼都不在乎。

“叫什麼都好啦,倒是子憶現在是恢復了沒有?”幾個大人湊在一起嘰嘰喳喳。

“若要我說,我可不希望她恢復記憶。”方媽首先發表意見。

“怕到手的媳婦飛了是嗎?”方爸太瞭解了,他也不希望。

“我是不在乎,以前的子憶聰明伶俐,完全的獨立,我們很放心讓她一個人闖;現在的子憶貼心嬌憨,惹人憐愛,是該帶在身邊呵護的,但既然真心愛她的人出現了,我這當老爸的只有把寶座讓人了。”

“是呀!無論她怎麼變,唯一不變的是,她永遠是我們最愛的寶貝!”莊媽也微笑著搭腔。

門裡的馮瑜格聽得一清二楚,感動的淚流滿面,她何其有幸!得到了真心愛她的雙親,轉頭看向身旁仍在昏迷中的男人,他卻讓她像坐雲霄飛車般的在天堂地獄間奔馳!

盯著他出色俊美的側臉出神,他到底要昏多久呀?

她好想得到他親口證實,他真的一點也不愛莊子憶,她可以無憂無慮地愛他愛個夠,讓她別再提心吊膽了。

“瑜格?”他突然驚醒彈坐起來,轉頭看到她,也不管自己怎麼會躺在病床上,立刻靠到她的身邊,緊緊抓住她的手。

“告訴我,你不是莊子憶,拜託!”他咬著牙渴求著最後一絲希望。

聽見聲音,又全擠進來的五個人聚在門邊看熱鬧,順便竊竊私語。

“她明明就是子憶呀,什麼不是子憶的?”

“呃……他們的暗語啦!用瑜格和子憶來區分失憶前後的子憶。”王惇惠已經變成翻譯官了。

“那成仔就是因為愛失憶後的她,所以在害怕她恢復成不愛他的子憶囉……”幾個大人實在滿同情他的。

“你不希望莊子憶回來嗎?”馮瑜格幽幽地對著方沛成嘆道。

“廢話!等等……你說她?你是瑜格?”方沛成愣住了。

“嗯!我沒撞到頭,所以她沒有機會回來,或是你希望我再去撞一次?”

“不準!天!你嚇死我了!”他一把抱住她,淚再也止不住了。

“方公子?”

“我要把那部電梯封起來,再也不准你搭了。”他啞著嗓音將她抱得快斷氣了。

“我以為你希望她回來的。”他真的是在怕她不見嗎?她可以這樣認定嗎?

“你在發什麼瘋?她回來了,我們怎麼辦?”他怒目相向,但他的怒目中還含著眼淚。

“嘎?”她彷彿聽見悅耳的鐘聲在耳畔悠揚響起。

“馮瑜格,是你自己闖入我的生命裡的,你再也不準給我胡亂消失,我不準!聽到了嗎?”他瞪著她好凶好凶的命令道。

“你好霸道!”她揚起笑臉投入他的懷裡。

天!他愛的真的是她!是她!是她!

“別再那樣嚇我了。”他真情流露地吻著她的臉龐。

“太好了!”門邊的幾個大人抱在一起相互恭喜,這下子真的變親家了。

“我一直以為你希望她回來,他們說你喜歡她,我才會以為自己只是個替代品。”突然來到天堂上的雲端,她有種不太真實的輕飄飄感。

“喜歡誰?”

“莊子憶呀!”

“他們又是誰?”

她下意識地瞄向門口幾個人,當場方媽和王惇惠眼神飄忽地瞄來瞄去。

老媽就算了,王惇惠?哼!他現在沒空料理她,但這筆帳他記下了!方沛成狠狠地瞪了王惇惠一眼。

“所以在家裡時,你以為你證實了你的妄想,才說再也不要見到我了?”他終於把她近幾個月來的不對勁全湊起來了。

“既然你愛的不是我,那我還留下來幹麼?”

“按照你九彎十八拐的心路歷程,是不是哀怨的想,能留多久就留多久,等確定噩耗後就遠走高飛,讓我自生自滅?”他實在太瞭解她了,隨便湊都能湊她編的劇本。

“呃……”

“馮瑜格!你死定了!居然敢這樣對我?隨時準備離開我?你對我真他媽的有信心啊!”左手扯住她的衣領,方沛成右手一拳又一拳地捶在床面上,他的怒氣已到達臨界點。

“那是……嗯……那個……我……”他以前發的怒火加起來都沒現在旺盛,她嚇得語無倫次。

“我愛的若是她,幹麼每天像個老媽子似的吩咐你不準搭那部電梯?”他的怒拳在她眼前揮啊揮的,一副很想真的K上她臉蛋的樣子!

“哦……”

“我愛的若是她,早把你丟進電梯裡將她換回來了,誰管你的死活啊!”他吼到氣虛,兩隻手全壓在她的肩上。

“我……人家……”她真的被嚇到了,臉色蒼白無助地轉頭討救兵。

“是你不對,成仔對你的愛其心可表,日月明鑑,眾人皆知,你這回太過分了。”大夥搖搖頭拒絕給予援助。

“面對真心愛你的男人,這樣不行喔!”就連王惇惠都臨陣倒戈。

“人家是真的很痛苦嘛”跟個無形又超完美的人比,很痛苦耶!”她眼一紅當場哭出來。

“厚~~成仔,你把人家弄哭了。”大夥又起鬨。

“滾出去啦!別在這裡攪和了。”萬般無奈地抱著她,又氣又心疼,但是一把熊熊怒火無處燒,方沛成只好遷怒旁人。

“啊!惹人嫌了。”大夥模模鼻子出去了。

“不準偷聽!”在門關上前,他又大吼一聲,門外傳來開懷的笑聲。

“唉!你要我拿你怎麼辦呢?”擠上她的床,方沛成真的徹底敗給她了。

“我很不安。”

“你說得沒錯,你是很笨,笨死了,人笨就算了,居然還重聽,完全沒把我的話聽進去,真想揍你一頓,我遲早被你氣死。”

他瞪著她但又捨不得動粗,乾脆狠狠地吻住她,很粗魯地噬齧著她的唇瓣,咬得她哀哀叫,才又重重啄了兩口,頂著她的額際,長長地嘆了口氣。

“一想到你提的爛問題,我就想揍人……可惡!再咬兩口!”他又捧住她的臉真的用力咬了兩口,害她痛得大叫。

“別咬了啦!”

“你給我用力聽好了,再把我的話當耳邊風,我真的會揍人!”他揪著她簡直快被悶燒的怒火給燒掛了。

“嗯!”面對他的怒顏,她卻笑得再甜蜜不過了。只要他是真的愛她,其他都無所謂了。

“莊子憶,我愛的從來不是你,你給我留在明朝永遠也不許回來,聽見沒有!”他捧著她的臉一個字一個字很用力的說。

“啊?”

“啊什麼啊?聽見沒有?”他咬緊牙關悶吼。

“你吼得再兇她也聽不到啊!”她笨笨地說出她的看法。

“你聽見就夠了,笨蛋!”

“哦!”她乖乖的吞下笨蛋兩個字,還笑得挺開心的。

“我愛的是你,這個躲在莊子憶身軀裡,又笨又重聽又愛胡思亂想,卻無賴地佔滿我的心思的馮瑜格,是你,我愛的從來都是你,懂了嗎?”

他一臉的尷尬僵硬,居然要他說這麼噁心巴拉的話,氣死他了!

“嗚……”她激動的撞進他的懷裡,攬著他的腰,又哭又笑的。

“終於明白了?不會再搞錯了?”

“嗯!”

“你喔!你不會知道當我察覺愛上你時,心中有多煎熬,想吻你但一想到抱著的是莊子憶,你知道那感覺有多恐怖嗎?”他終於鬆開眉頭將她抱個滿懷。

“所以你第一次吻我時才突然把我推開?”她憨憨地笑著。

“嗯!好不容易我才克服這個障礙,不會每次抱住你就想把你推得遠遠的。”

“好像挺辛苦的。”她心疼地撫撫他的臉龐。

“誰教我哪個人不愛卻偏偏愛上你呢!”他很無奈啊!

“這下子又好像有點勉強了。”她的小手縮了回來。

“你別挑剔了,這年頭沒幾個人能抱著死對頭的身軀,還說得出‘我愛你’這三個字的。”他連忙將她的手又拉回原處。

“可她那麼優秀,我卻這麼平凡,你怎麼……”她真的覺得他的腦袋有點問題呢!

“馮瑜格,我……算了,你腦袋裡裝的所有雜七雜八,莫名其妙的爛疑惑,今天全給我倒出來,明天再問我這種爛問題,我就真的揍人!”他真的不想發火的,可這女人就是有本事讓他爆!

“既然你這麼堅持,那我就問了喲……”

在兩人火爆中透著甜蜜的問答裡,她的臉上漸漸浮現迥異於莊子憶,卻自信甜美的笑容,她深信她可以在這副胸膛裡找到她要的全部答案。

病房裡不時傳來方沛成的怒吼聲:“你這笨蛋!連這也要問?你當我白痴呀!”

十萬元一次!

譁……眾人揚聲讚歎。

“你若自己上去喊價應該會更刺激。”方沛成靠在牆上輕笑。

天儔畫廊的負責人何小姐正在台上義賣馮瑜格剛剛現場揮毫的大作。

“這種熱鬧的場面,我還沒法子適應,天知道那幅畫是怎麼畫出來的。”穿著一身改良的中式小禮服的馮瑜格,直挺挺地貼著牆壁,兩個人站在最遠處看著眾人熱絡地喊價。

二十萬一次!

“怎麼?我還以為那天你的自信心已經全部歸位了呢?”他取笑著她,卻將手伸到她的身後輕輕替她按摩,細心地察覺到她累了。

“我的自信心只有到能安心陪在你身邊的地步而已。”她偏頭微微一笑,這男人比她還了解自己,她真幸運呢!

三十萬!三十萬一次,還有比這更高的嗎?

譁……譁……譁……

“確定?不會哪天又冒出個路人甲向你進讒言,你就又亂了方寸吧?”趁俯身說話的同時,他偷了個香。

“路人甲?你不說你都處理好了嗎?怎麼還會有人冒出來?”她慧黠地反將一軍。

“咦?反應變快了喲!大笨蛋變成小笨蛋了耶!可喜可賀!”他爽朗地笑著。

“被罵笨蛋是不是還要謝你呀?”她也輕笑出聲,對感情她的確仍屬笨蛋層級,居然對他赤果果的情意起了懷疑,難怪大夥都同情他。

“那我可以指定謝禮嗎?”他一臉的壞笑,顯然想到色色的事了。

她偏頭睨了他一眼,臉蛋微紅,拒絕回應他的思想,兩人望啊望的卻同時輕笑出聲。

四十萬!哇,有人出價十萬……

嘩嘩……譁……

“我會努力讓自己永遠都可愛,你呢?”她的心思已經轉向未來。

“你可愛多久我就愛你多久囉!”他逗著她玩。

“那萬一跟你吵架還可不可愛?”她發現活得自在後,就有點管不住情緒了。

“可愛。”他想也沒想答案就出來了。

五十萬!

嘩嘩譁……

“被你惹火了,不理你時還可不可愛?”

“可愛,但……那個時間能不能別太久?我會很寂寞耶……”他心想這可能性很高,她可別真的不理他呀!

“老了臉上都是皺紋時還可不可愛?”她的嘴角快揚上天了,他的包容度真高耶!超幸運的!

“到時候我們可以比誰的皺紋多,怎麼會不可愛呢?”他心滿意足地笑了,她已經把他預定到那麼久,這下子可以安心了。

七十萬!

真的假的?喊到這種價錢?

嘩嘩……嘩嘩……眾人議論紛紛。

“那我怎樣才算不可愛呢?”

方沛成支著頭想了又想,又盯著她猛研究,就是沒回答。

“怎樣啦?”

“你是我最可愛、唯一的寶貝,就算你挖鼻孔都很可愛,反正你乖乖讓我愛就對了。”

一百萬!

現場已是一片譁然,新銳畫家的身價正逐步攀升中……

他的話讓她笑靨如花,偏頭靠著他的胸膛,若這不叫幸福,那麼幸福在哪裡呢?

她將手悄悄挪到背後,握住那仍在為她按摩的大掌,大掌停住了,下一秒鐘回握住小手。幸福就在彼此珍惜的手上,細心呵護著……

全書完

同系列小說閱讀:

愛人不是你  1:愛人72變

愛人不是你  2:娘子25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