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十九世紀犯罪學家CesareLombroso專門研究監獄裡罪犯的頭骨。他發現三分之一的罪犯的頭骨都有相同的特徵,這些特徵包括:

一、臉孔大。跟頭骨、頸項和軀體比較,臉部佔的比例很大。

二、前額窄。

三、耳朵特別大或特別小。

四、眉毛亂,兩眉之間距離狹窄。

五、顎骨突出。

六、鼻子向上翹起,可以看到鼻孔。

七、鬍鬚少。

八、頭髮凌亂,多“發轉”。

擁有以上幾種面相的人,是天生犯罪者。我不知道我爸爸是不是屬於這類人。八個特徵裡頭,他擁有六個特徵,只有兩個特徵不符合。他的眉毛不亂,兩眉之間的距離不算狹窄,顎骨也不算突出。他年輕時也算是個美男子,今年五十三歲,不知道為什麼越老越猥瑣。非常不幸,我長得象他,是他年輕時候的女裝版本,與他稍有不同的地方是我的臉不算大,鼻子沒有向上翹,看不見鼻孔。我們的一雙大耳朵最相似。

凌晨二時,我接到警署打來的電話,請我去保釋邱國--我的爸爸。

我在二時二十二分到達灣仔警署。我告訴當值警員我來保釋邱國,他領我到報案室後面的房間。我爸爸垂頭喪氣坐在一旁,一個庸脂俗粉,披頭散髮的中年女人坐在他對面,左邊臉腫起,嘴角有血絲。

“你是他什麼人?”那個便裝探員問我。

“我是他的女兒。”

那個便裝探員抬頭望我的目光,是我見過的最鄙視的目光。

“他毆打這個女人。”探員說。

我狠狠地望著我爸爸,這個五十三歲的天生愛情罪犯的頭垂得更低,不敢望我。

那個披頭散髮的中年女人要求警察送她到醫院驗傷。我付了保釋金,手續辦了三十分鐘,終於可以離開警署。離開警署時,一輛救護車剛剛駛進來。

爸爸踏出警署大門,整個人立即輕佻起來,用腳把地上一個活乳酸菌飲品的膠瓶踢到對面馬路。

“那個女人--”他試圖向我解釋。

“我不要聽!”我雙手掩著耳朵。

“剛才吵醒你?”

“我還沒有睡呢!學校正在考試,你以為每個人都象你那樣風流快活的嗎?”

“你的成績向來很好。”他討好我。

這時,救護車從警署駛出來,送那個女人去醫院,我伸手截停救護車。

“我們跟傷者認識的,可不可以陪她去?”我問司機。

司機回頭望了望車上那個女人,那個女人瞄了我爸爸一眼,沒有反對。

“好吧!”司機說。

我和爸爸上車,那個女人就坐在我們對面。不用我爸爸解釋,我已知道這是一宗羞家的男女糾紛。爸爸經常有不同女伴,年輕時如是,老了也如是。以前試過有女人闖上我家,今次鬧上警署,我並不感到意外。他左手無名指上戴著一枚白金戒指,那不是他的結婚戒指,大概是他和另一個女人的盟約吧。他老來一事無成,因為他天生是來戀愛的。

救護車很快到達醫院,下車後,我拉著爸爸離開。

“不是要陪她到醫院嗎?”他問我。

“誰說的?我只是想坐順風車。”

我家就在這家公立醫院附近,可以省回一筆的士費。

“虧你想得到!我還是頭一次坐救護車回家。我一向贊你聰明。”他又在討好我。

我爸爸最擅長便是說甜言蜜語,我媽大概是這樣被他騙回來的。後來,甜言蜜語不管用了,他們在我十四歲那一年離婚。他是一個很樂觀的人,常常以為明天會更好,所以沒有儲蓄的習慣,經常不名一文。他為我起名歡兒,是希望我也能感染一點歡樂的氣氛,可惜我姓邱。

我整夜沒有睡,那些筆記好象讀不進去。我決定先放下筆記,睡兩小時恢復元氣。臨睡前,我叫醒妹妹樂兒上學,她今年讀中二,她對讀書好象興趣不大,其實應該說,她好象對什麼也沒有興趣。

中午回去考試,考試結束之後,我在走廊碰到胡鐵漢。

“別忘了這個週末見面。”他說。

胡鐵漢、朱夢夢、餘得人、區曉覺和我,從小學四年級開始,直至中學,都是同班,感情十分要好。

胡鐵漢長得很帥,他爸爸是警察,他為人也很有正義感。他曾經有一段時間在電視節目中擔任小主持,成為童星。

中四那一年,朱夢夢去了加拿大唸書。

三年前她回來了,我們又經常見面。

週末的聚會在朱夢夢幹得道二千八百尺的家舉行。夢夢家裡在南北行擁有數間海味店。她媽媽是南北行最時髦的女人。

“歡兒?你來了?你是第一個來到的。”朱夢夢在門口迎接我。

“這是你媽媽和你要的東西。”我把兩大袋護膚品放在地上點數,“有六瓶洗面女乃、三瓶收縮水……”

“好了!好了!一共多少錢?”

“一千六百零二塊錢。”

“這麼便宜?你的傳銷生意怎麼樣?”

“還不錯。”

“我真佩服你,這份工作我就做不來,我最怕叫人買東西。”

“生活逼人嘛!”我笑著說。

我是在兩年前開始當上一隻美國護膚品和健康食品的傳銷商的。此外,我還有三份補習的工作,加起來每個月可以賺到八千元。這八千元,是替區曉覺還債的。為了他,負債也是一種快樂。

中二那一年,我們同級十個同學一起到大浪西灣露營。早上出發時,天氣已經不太好。我們一行人到達大浪西灣時,天氣突然變得很惡劣,雷電交加,大雨滂沱,很多地方水浸,樹木倒塌,我們被困在一個沙灘上,扎的營不消五分鐘便遭狂風捲走。

我們走到附近一條村,那時已是晚上八時多,四周漆黑一片,有好幾間村屋荒蕪了,無人居住,很可怕。我們來到一間有燈光的村屋拍門,一個男人來開門。

那個男人帶我們到附近一間村屋過夜,而且要向我們收取兩百元度宿費。

那是一間沒人住的破落村屋,我們走進去,抬頭一看,赫然發現屋頂上有十具棺材。

“這幾具棺材是我們村中的老人家的,他們習慣預先訂造棺材。這十具棺材,只有一具有屍體。”

“屍體?”我們嚇得尖叫。

“村中一位老人家今天晚上剛剛過身,屍體運不出去,所以放在這裡。”那個男人說。

“有沒有另外一個地方?”有人問他。

“只有這個地方。”那個男人說。

我們幾個嚇得縮成一團。我從來沒有見過真實的棺材,況且其中一具棺材還躺著屍體。

“你們不喜歡的話,可以到外面去。”那個男人冷冷地說。

“我們沒有別的選擇了,就留在這裡吧。”胡鐵漢說。

村屋只有閣樓和地面兩層,面積加起來不夠二百尺。下層最多隻可以讓六個人躺下,其餘四個人要睡在閣樓,但閣樓最接近屋頂,屋頂上便是棺材,棺材就放在木架上。睡要是睡在閣樓,和棺材就只有四尺的距離。

“哪一具棺材有屍體?”餘得人問那個男人。

“最左邊的那一具。”男人說完便離開村屋。

“我們來抽籤決定睡覺的位置。抽中骷髏骨頭的要睡在閣樓,如果抽中兩個骷髏骨頭的,便要睡在有屍體的棺材下面,有沒有人反對?”胡鐵漢說。

這個時候,虧他還提議畫骷髏骨頭。

我們面面相覷,沒有人有更好的提議。抽籤開始,我祈禱千萬不要抽中。結果,我抽中。

我坐在躺著屍體的棺材下面,雙手抱著膝蓋,掩著面啜泣。

“我跟你交換。”區曉覺說。

“你不害怕嗎?”我問他。

“你是女孩子嘛。”他爬過來跟我交換位置。

“曉覺,謝謝你。”

“睡吧,不要怕,很快便會天亮。”他安慰我。

我睡在曉覺旁邊,閉上眼睛不敢向上望,其實這一天晚上,不可能有一個人會睡得著。我從九歲認識曉覺,他從來不是隊中最突出的一個人,也好象沒有什麼主見。胡鐵漢可不同,他長得高大好看,是天生的領導人物,我一直暗戀著胡鐵漢,但那天晚上,他竟然躲在下層,完全沒有想過跟我換個位置。

我看看睡在我旁邊的曉覺,他用衣服把頭蓋著,整個人蜷曲起來,在被窩裡發抖。

“曉覺,你是不是很害怕?”我拍拍他的背,“我睡不著,我們談天好不好?”

他從被窩鑽出頭來,裝著很鎮定。

“你為什麼要跟我交換位置?”我問他。

“除了胡鐵漢,還有別的男孩子的,你知道嗎?”曉覺望著我說。

原來我一直忽略了他。

因為喜歡我,所以雖然害怕得要命,曉覺也願意跟我交換位置,睡在有屍體的棺材下面,我轉臉望著曉覺,他望著我,我從來沒有發現我們原來那麼接近。

曉覺聰明而任性,如果有一種人,要很遲才知道自己的人生目標是什麼的,曉覺便是這種人。他聯考的成績不好,考不上大學,渾渾噩噩地過了一年,突然發奮圖強,在倫敦大學入學試,拿了三個A。英國布里斯托大學取錄他讀會計學。每年的學費和生活費加起來差不多要十五萬。曉覺的家境不太好,父母已退休,三個姊姊已出嫁,只有三姊的生活比較好。我是他的女朋友,我不忍心看著他的希望落空,而且我相信只要有機會,他一定可以學成回來。曉覺的三姊答應替他負擔每年半數的學費和生活費,餘下的一半,我向夢夢的媽媽借,然後按月攤還。還有一年,曉覺便回來。我們付不起錢買機票,長途電話費昂貴,如果沒有必要,也不會通電話,平時只靠書信來往,他每兩個星期會寄一封信給我。今年畢業,找到工作後,也許可以買一張機票去探望他。

胡鐵漢和餘得人來到,餘得人手上捧著兩個四尺高的美少女戰士。

“送給你們的,美少女戰士!每人一個,最新到貨品。”

“這麼幼稚的玩具,我才沒有興趣。”我說。

餘得人的會考成績不好,考不上預科,進入一間貿易公司當玩具買手。他這個人童心未泯,心智未成熟,做人又沒有什麼目標,這份工作很適合他。

“開始找工作沒有?”餘得人問我。

“在寫應徵信了。”我說,“你呢,胡鐵漢,你會做什麼?”

“不用問了,他一定跑去當警察。”夢夢說。

“我已經報考了警務督察。”胡鐵漢說。

“你就沒想過做其他工作嗎?”我問他。

“我小學四年級已經立志當警察。”胡鐵漢說,“我要除暴安良,儆惡懲奸。”

我幾乎忍不住把口裡的茶吐出來。胡鐵漢的說話好象電視上招募警察廣告的宣傳句子。

“歡兒,你打算做什麼工作?你念心理學會做心理學家嗎?”餘得人問我。

“心理學家?每天對著心理有問題的人?我受不了。我想做公關和市場推廣的工作,已經寄出了很多封求職信。”

“我媽好象有一位朋友在公關公司工作,是香港其中一間最大規模的公關公司。要不要我媽介紹你去?”夢夢問我。

三天之後,我接到這間公司的電話,叫我去面試。負責人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從前參加過選美。

這個叫麥露絲的女人是公關公司的經理。我記得她參加過第五屆香港小姐選美,參選號碼是二號,三甲不入。

“你是二號麥露絲?”我說。

她很驚訝我認得她,而且還記得她的參選號碼。

“你的記性真好。”她說。

我記得麥露絲的原因是我爸爸當時喜歡她,並且用她的參選號碼買了一場馬,贏了數千元,我們就用那數千元添置了一部新的電視機、雪櫃、洗衣機和電飯煲。我家的四個現代化全靠麥露絲,我怎會忘記她?

“你為什麼不去參加選美,你條件很好啊!”她說。

“我?我條件不好嘛!我又沒有勇氣。”

“現在的選美參不參加也罷了,其實是選醜。我們那時參加選美,真是每一個女孩子都很有水準的。”她自豪地說。

“是啊!我記得你的旗袍是翡翠綠色的,有牡丹花圖案,胸前有一層喱士,很迷人。”

“你的記性真厲害,都十幾年前的事了。”她笑得花枝亂墜。

“你什麼時候可以上班?”她問我。

“你決定聘請我?”我問麥露絲。

“你完全符合我們的要求。”麥露絲說。

“我可不可以考慮一下?”

“考慮?”她很意外。

“我想回家跟我爸爸商量一下。”我說。

我到另一間公關公司面試,這一間的規模比不上麥露絲那一間,接見我的是一個接近五十歲,個子不高,臉上掛著笑容的男人,他的辦公室一片混亂,雜誌報紙和黑膠唱片推積如山,還有幾張老香港的照片、幾幅油畫、幾對名廠男裝皮鞋、幾個名廠公事包、幾把名廠雨傘。辦公桌上亂七八糟,放著幾十多枝古董墨水筆,還有一瓶大話梅。

“要吃話梅嗎?”他問我。

“不用了,謝謝你。”

“你是讀心理學的?”他翻看我的履歷。

“是的。”

“我昨天晚上做了一個夢,你可以替我解釋一下?”他咬著話梅問我。

這個小老頭面試的題目竟然是請我替他解夢!

“放心,我做的絕對不是綺夢。”他把話梅核吐在菸灰碟裡,然後說,“我夢見自己不停地做菜,我做了很多菜,有鼓油雞、咕嚕肉、椒鹽蝦,呀,不是,是蒜茸蝦、辣椒蟹,總之很多很多小菜,事實上我是不會做菜的,所以一覺醒來之後肚子餓到不得了。這個夢有什麼寓意呢?”

“這個夢通常是女人才會做的。”

他吃了一驚:“是嗎?但我在夢中是男人。”

“如果夢中的自己不斷地做各種各樣的菜,就表示夢中人希望能夠把過去一段難以忘懷的戀情忘掉。”

他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

“我說錯了?”我問他。

“想不到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他說,“我剛好在上星期跟我女朋友分手。其實是她要跟我分手。”

沒想到這個接近五十歲的男人還沒有結婚。

“我很喜歡她的,她才二十五歲。單身老男人常常給年輕女孩子拒絕。”他苦笑。

“你的外表看來很年輕。”我恭維他。

“因為我經常戀愛。”他洋洋得意地說。

“你什麼時候可以上班?”他問我。

想不到我憑著解夢而得到第一份工作。

我起來向他告別,看到門後有四瓶紅酒,都是播都名酒。

“我喜歡喝酒,有些是早幾年買的,現在升值了,賣給朋友可以賺錢。我很後悔上次沒有買一瓶一九八二年的PETRUS,這瓶酒會升值的。現在到處也找不到了。”

“你很愛蒐集東西。”我說。

“不是蒐集,是投資。日後賣不出去的東西,我絕對不會買。”他淘氣地說,“你來上班之後,我再慢慢教你投資。”

“我沒有錢投資。”我笑說。

“女人最好的投資便是投資在一個好男人身上。”他說。

我打電話推了麥露絲,告訴她我答應了到韻生公關公司上班。

夢夢對於我的選擇也很奇怪。

“麥露絲很喜歡你呢。她跟我媽稱讚你,她以為你會到她那裡工作的。”

“韻生的薪水比麥露絲那邊高出一千五百元,以後我可以多匯一點生活費給曉覺。”

“原來是這樣,真是令人感動啊。要是曉覺變心怎麼辦?”夢夢說。

“他不會的。”我說。

“酒行裡有沒有一瓶八二年的PETRUS?”我問爸爸。

“八二年的PETRUS?很貴啊!現在要賣一萬塊錢,而且沒有貨。”

第二天,爸爸打電話給我,說他在貨倉找到一瓶八二年的PETRUS。本來是一個客人要的,但他一直沒有去付錢。

“拿給我!”我跟他說。

到韻生上班的第一天,我帶著一瓶一九八二年的PETRUS去。

韻生的辦公室設在銅鑼灣,公司連接待員在內,共有十二位職員。每一個公關其實都是獨立工作的,計劃龐大,才需要找同事協助。坐在我附近的兩個人,一個叫香玲玲,一個叫王真。香玲玲是如假包換的師女乃,我聽到她每隔十五分鐘便打電話回家問家裡的菲律賓女傭,兒子今天有沒有大便。如果她的兒子每十五分鐘大便一次,早就瀉到月兌水了。王真身軀嬌小,看來弱不禁風,人倒是十分友善。

“我的兒子已經兩天沒有大便了。”香玲玲皺著眉頭跟我說。

“他有多大?”

“四歲,已經有這麼高了。”香玲玲用手比劃了一個高度給我看。

“一定很可愛。”我說,反正每一個媽媽都覺得自己的兒子最可愛。

“可愛得不得了,這個就是他!”香玲玲拿起書檯上的照片給我看。她的小兒子胖得肥腫難分,一定是天生痴肥的。

“真的很可愛。”我讚歎。

方元請大家吃午飯,當作歡迎我。他是一個不錯的老闆。

回到公司,我走進他的辦公室,問他:“方先生,你是不是想找一瓶一九八二年的PETRUS?”

“你知道哪裡有嗎?”

“我有一瓶。”

他喜出望外:“你在哪裡找到的?”

“我爸爸在酒行工作的,就只剩下這一瓶,我帶了回來,不知道你想不想要。”我把那瓶酒交給他。

“當然要啦!這瓶酒還會升值的。要多少塊錢?”

“一萬塊錢,我這裡有單據,已經打了折。”

“我立即開支票給你。”

“有一件工作要交給你做。”他說。

“你資歷太淺,其實不應該派你去做,但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你學習。『蜂舒適』衛生巾被傳有蟲,更有人言之鑿鑿說有一個女人用了這隻牌子的衛生巾,導致子宮生蟲,結果要將整個子宮切除。這件事根本是惡意中傷,總代理方面已經報警,但衛生巾的銷量大跌。總代理聘請我們處理這件事。危機處理是公關公司一個很重要的課題,正好讓你學習一下。”

為了跟進衛生巾有蟲的事,我第二天便到“蜂舒適”的總代理樂濤集團開會。樂濤是全港規模數一數二的代理商,代理的貨品有幾百種,單單是衛生巾,便有五種牌子,其餘還有紙尿片、衛生紙、洗髮水等等。“蜂舒適”的銷量是全香港第一的,市場佔有率達五成,成為眾矢之的,是很容易理解的。我自己也是“蜂舒適”的擁躉。

接見我的,是樂濤的總裁,這個衛生巾大王,是個男人。

衛生巾大王比我想象中年輕,他看來不超過三十歲。我走進他辦公室時,他正聚精會神地砌一架模型戰機。

他正在做一個很微細的動作,把一粒小得象米的零件黏在飛機上,我站在一旁,免得打擾他,可是,這個時候我偏偏不爭氣,打了一個噴嚏。我用手掩著嘴巴,但這個噴嚏仍然驚動了他,我看到他的右手陡地顫了一下,那一粒零件黏錯了地方。

“對不起。”我尷尬地道歉。

他好象不太高興,仍然禮貌地說:“不要緊,請坐。”

“我是韻生公關公司的代表邱歡兒。”我把名片遞給他。

“我是高海明。”他說。

這個高海明,長得並不高大,大概有五尺六寸吧,身材瘦削,有一頭天生捲曲濃密的頭髮,皮膚很白。一雙眼睛不象那些事業有成的人,炯炯有神,反而隱藏著一份悲涼和無奈。

“關於『蜂舒適』有蟲的謠傳,我已經擬好了一份澄清啟事,跟進的工作,也寫在計劃書裡。”我把計劃書交給他。

他在我面前默默把整份計劃書看完,一言不發。

“就這樣吧。”他說。

“高先生,你有沒有意見?”我慎重地再問他一次。

他搖頭,跟我說:“你可以走了。”

我唯有站起來告辭,轉身離開的時候,他突然叫住我。

“邱小姐--”

“什麼事?”

我回頭問高海明,他終於有意見了。

斑海明指指我左邊的衣袖,原來我的衣袖勾到了他的戰機模型的一小塊零件。

“噢,對不起。”我把零件放在他的手心上。

“謝謝你。”他又全神貫注砌他的模型。他的手勢純熟,接口非常完美,他該是經常砌模型的。他砌模型的時候,嚴謹得象正在進行一宗外科手術,飛機是他的病人,辦公室就是他的手術檯,好象只要接合完成,噴上顏色,那架戰機就會直飛天際作戰。

我為“蜂舒適”搞了一個規模很大的記者招待會,聘請了兩位婦科專家發表專業意見,指出衛生巾有蟲,蟲經爬入子宮,導致子宮生蟲的事根本不可能發生。這個招待會,高海明並沒有出席,由樂濤的總經理代表。接著,我在報刊登了多天廣告再澄清“蜂舒適”有蟲的謠傳,“蜂舒適”的銷量回升,事情終於告一段落,但警方仍然未能查出是誰惡意中傷“蜂舒適”,案件已交由商業罪案調查科處理,不過據行內人說,同行中傷“蜂舒適”的機會很微,因為“蜂舒適”的幾個主要競爭對手的總代理都是大公司,不會冒險做這件事,所以很大可能是樂濤裡一些被辭退的員工深心不忿而散播“蜂舒適”有蟲的謠言。

“你做得不錯。”方元在辦公室裡跟我說。

“高海明不象我想象中的衛生巾大王。”我說。

“他是子承父業。”方元說,“但不要小覷他,他是個很聰明的人。”

“他看來很內向。”

“所以到現在好象還沒有女朋友。”方元笑說。

週末,我們在夢夢家吃飯。

“鐵漢,你考督察的事有結果沒有?”我問鐵漢。

“我被取錄了。”

“什麼時候開始受訓?”

“下個星期便開始為期三十六週的訓練。”

“三十六週後,就是男子漢了。”我說。

“你不怕死嗎?”夢夢語帶嘲諷問他。

“我--不--會--死--的。”胡鐵漢一個字一個字吐出來。

“那麼認真幹嗎?我知道你不會死,你至少有一百歲命,我們這裡幾個人都死光了,你還在生,成為人瑞,拿去展覽啦!”夢夢衝著胡鐵漢說。

“總好過你遊手好閒。”胡鐵漢故意氣她。

“夢夢根本用不著工作,如果我是她,我才不會去找工作做,大不了就學那些名嬡,搞什麼籌款派對、時裝表演,或者拿數十萬出來跟最紅的男歌星拍一輯音樂錄影帶,出出風頭。”餘得人說。

“如果要拍,我就拍自己的音樂錄影帶。”夢夢說。

“自己的音樂錄影帶?”我說。

“我想做歌星。”夢夢說。

“你?”胡鐵漢冷笑。

“我打算參加電視台舉辦的歌唱比賽。我已經拿了報名表格。”夢夢說。

夢夢很有唱歌的天份,她的歌聲很動聽。

丙然,夢夢順利進入決賽。

比賽當晚,我們去捧場。

到夢夢出場了,她那一身打扮真的嚇了我一跳,她穿一件黑色的膠衣和一條膠褲,活象一個垃圾袋,她自己的表情也有點兒尷尬。但夢夢的確有大將之風,她的歌聲低沉而特別,其他的參賽者根本不是她的對手。如果她不是被打扮成一個垃圾膠袋,表現將會更好。結果她得到冠軍。

唱片公司聲言要力捧夢夢,跟她淺了五年合約。

她開展得很順利。

斑海明真不夠運,“蜂舒適”的事件平息不久,又輪到他代理的一隻紙尿片出事。

樂濤代理的“愛寶寶紙尿片”被傳有蟲,更傳出有一個三個月大的男嬰用了“愛寶寶”之後,被蟲咬爛了半邊。“愛寶寶紙尿片”是全港銷量第二的,市場佔有率約三成。紙尿片有蟲和衛生巾有蟲是不同的,因為紙尿片用的物料的確會生蟲,如果包裝得不好的話,便有機會讓蟲滋生,好幾年前試過一宗某牌子紙尿片有蟲的事發生,結果代理商收回市面上所有紙尿片。但今次“愛寶寶”有蟲的事件至今仍是傳言,沒有人投訴,這種惡意中傷的手法就和中傷“蜂舒適”的手法一樣,很可能是同一個人或一幫人做的。

為了“愛寶寶”的事,我再次上樂濤跟高海明見面。如我所料,我進入他辦公室的時候,他正聚精會神地砌另一架戰機模型,模型已經完成了百分之八十。本來旗下產品接連被惡意中傷,應該很煩惱才對,但高海明看來很平靜。跟上次一樣,他默默地看完我的計劃書,沒有任何意見。

“就這樣吧。”他重複同一句說話。

“那我就這樣去辦了。”我起來告辭。

“邱小姐--”他叫住我。

“什麼事?”我連忙看看自己兩邊衣袖,是不是又不小心勾到他的模型零件。

“可以讓我看看你雙手嗎?”他說。

我莫名其妙,放下手上的公文袋,伸出雙手。

斑海明把手放在身後,好象研究一件工具似的用目光研究我雙手。

“你的手指很纖幼。”他說。

“謝謝你。”

“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他問我。

“當然可以,你要怎樣幫忙?”

他指住一粒精細的零件說:“請你替我把這個零件黏在駕駛艙裡,我的手指不夠幼,工具又不知放在哪裡。”

原來如此。

“我不懂砌模型的,我怕弄得不好破壞你的模型。”我說。

“不要緊。”他沒有表情地說。

我唯有照他的吩咐去做,用指尾撿起那一片不知是哪一部分的零件,戰戰兢兢地黏在駕駛艙內高海明指定的位置上。高海明一直嚴謹地望著我,生怕我會出錯,我的手緊張得微微顫抖,幸而終於完成任務。

“是不是這樣?”我問他。

“對。謝謝你。”高海明滿足地看著自己的模型。

“這輛戰機是什麼型號?”我大膽地問高海明。

也許是因為念心理學的緣故,我對於這類好象患了自閉症的人很有興趣。

“F十六。”高海明出奇起望著我,我不知道他是奇怪有一個人竟然逗他說話,還是奇怪有一個人竟然不知道那是一架F十六戰機。

“你砌得很漂亮。”我稱讚他。

“謝謝你。”他沒有望我。他好象比我更害羞。

這個時候,他的秘書走進來跟他說:“高先生,有兩位商業罪案調查科的探員想跟你談談。”

“請他們進來。”高海明似乎不太願意見這兩名探員。

“高先生,我告辭了。”我跟他說。

“你知道『蜂舒適』和『愛寶寶』為什麼會被傳有蟲嗎?”高海明突然主動跟我說話。

“可能是對手傳出來的,也可能是被你們辭退而深心不忿的員工,也可能是你們家族的仇人吧。”我說。

他搖搖頭。

“那會是誰?”

“你沒想過會是我嗎?”高海明問我。

斑海明說這句話時,神色既得意又曖昧,好象一個頑童做了一件令大人很頭痛的事,而又逍遙法外似的。

我很震撼。

兩名商業罪案調查科的探員進來,我離開高海明的辦公室。在路上,我一直反覆思量高海明的說話,難道他說的是真話?根本沒有什麼商業戰爭或深心不忿的員工,散播謠言中傷“蜂舒適”和“愛寶寶”的,是高海明自己。

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第一種解釋,是他不滿現實。雖然他擁有人人羨慕的條件--年輕、出眾、出身富裕家庭、畢業於外國名校,而且還是單身,但這一切對他而言,是一個囚牢,他並不想接掌父親的生意,然而,他又無法抗拒父命,於是他眼看旗下產品銷量不斷上升之際,他偏偏要散播謠言,說這些產品有蟲,令產品銷量大跌。產品銷量大跌不獨不會增加他的壓力,反而可以令他減壓。情況就象一個備受寵愛的孩子偏偏要做一件壞事來令父母傷心。

第二種解釋,是他喜歡控制大局。高海明活得太寂寞,太無聊了,於是他想出一個衛生巾和紙尿片有蟲的遊戲,看著其他人,包括公司高層、警方、傳媒和我,四處奔走來解決這件事情。我們就象他手上的棋子或模型,任他擺佈、指揮,竟然不知道這是他的惡作劇。在觀看這出惡作劇的時候,他便彷彿升上上帝的寶座,在俯視世人,並嘲笑他們的愚昧。他控制了全局,他是最聰明的人。

還有第三種解釋,是他在戲弄我。散播衛生巾和紙尿片有蟲的謠言的,根本就不是他,他只是想看看我的反應。但他為什麼要戲弄我呢?

“愛寶寶”有蟲的謠言終於也平息了,樂濤度過了兩個危機。我第三次見到高海明,不是因為工作--

星期天,我和夢夢到旺角看電影,我們經過一間模型店,那裡擠滿年輕男女,女孩子們乖乖地陪男朋友選焙模型。一個二十多歲的男人看著櫥窗內一輛鮮紅色的法拉利跑車模型,雙眼發光,好象他已經快要擁有這一輛跑車似的。

“不要看了,我累得要死!”夢夢催促我。

我們在模型店附近等候計程車,這個時候,我看到高海明拿著一隻大箱子走進模型店。

這天,他沒有穿西裝,只穿恤衫和牛仔褲,樣子看來更年輕,他可能是來買模型的。

他把箱子打開,拿出一架戰機模型,正是那天我看見他砌的那架戰機,店主看過之後,付錢給他,為什麼店主會反過來付錢給他?

店主把戰機模型收好,放在櫃檯下面。高海明收到一疊鈔票,放在口袋裡,便離開模型店。我連忙拉著夢夢走開,不讓高海明看見我。

“你認識他嗎?”夢夢問我。

“他就是那個衛生巾大王。”我說。

“我還以為衛生巾大王會是一個形容猥瑣的男人呢。”夢夢笑說。

我目睹高海明開日本小房車離開。以他的身家,即使要開法拉利,也是絕對開得起的。看來他是個頗低調的人,跟他的自閉性格一樣。

我拉著夢夢走入店裡,店主是個年輕小夥子。

“老闆,剛才那個把模型交給你的,是什麼人?”我問他。

“我只知道他姓高。”

“他為什麼會把模型交給你?”

“他是代人砌模型的,這個模型是別人買下的,他砌好了,當然要交給我。”

我很震驚,衛生巾大王竟然代人砌模型?

“你知道他做什麼工作的嗎?”我問老闆。

“我不知道,也許是個普通白領吧,砌模型可以賺外快。”老闆說。

我覺得好笑,高海明還需要賺這種外快?

“他砌的模型是我見過砌得最好的。”老闆說。

“他沒有買模型自己砌嗎?”

老闆搖搖頭。

這個高海明的行徑真是怪異。

我忽發奇想,問老闆:“我買一盒模型,可以指定由他砌嗎?”

“可以。”

我選了一艘戰艦。

“這個不行。”老闆說。

“為什麼?你說可以指定由他砌的。”

“他只砌戰機模型。”老闆說。

“只砌戰機模型?為什麼?”

“不知道,就是隻砌戰機。”

“那就選一架戰機吧。”夢夢說。

“哪一架戰機最複雜?”我問老闆。

老闆在架上拿起一盒戰機模型說:“這個吧!這是F十五,很複雜的。”

“就要這個吧。”我說。

“我付一半錢。”夢夢說,“他每個月也做我幾天生意,該為我服務一下。”

“好呀!”我笑說。

“什麼時候可以砌好?”我問他。

“你們留下電話,他砌好了,我便通知你們來取,時間沒有一定的,不過,他通常很快交貨。”

“你可不要告訴那個姓高的,這盒模型是有人指定他砌的啊。”我提醒老闆。

老闆雖然一臉狐疑,還是點頭答應。

這個高海明上次戲弄我,說“蜂舒適”和“愛寶寶”有蟲的傳言是由他散播出去的,這一次輪到我戲弄他。

那天到樂濤開會,我故意經過高海明的辦公室,他果然聚精會神的砌著那架F十五戰機。

“高先生。”我跟他打招呼。

他輕輕點頭。

“這一架戰機很複雜呀。”我說。

他點頭。

我心裡不知多涼快。

“再見。”我輕輕地跟他說。

三個星期後,模型店老闆通知我,戰機模型已經砌好了。

“他砌得很好。”模型店老闆以讚歎的口吻跟我說,“這個人的確有點天分。”

戰機模型的確很漂亮,我看著戰機,想起我花了高海明三個星期時間和心血,心裡暗暗歡喜。

我把戰機模型捧回公司,放在辦公桌上。王真走過來問我:“是誰砌的?是你男朋友?”

“不,我男朋友在英國唸書。”我告訴她。

“是嗎?”她好奇地問我。

“還有八個月便畢業。”

“你提到他時,樣子甜絲絲的。”王真取笑我。

原來幸福是很難隱瞞的。

王真突然咳起來,咳得很厲害。

“你沒事吧?”我拍拍她的背。

“沒事,我身體一向都很差。”她說。

“你該調理一體。”

“我中西醫都看過了。”

“你該去做一些運動,這是最好的藥。”我說。

方元看到戰機,也來問我:“是誰砌的?很漂亮。”

“不能告訴你。”我故作神秘。

方元這個人好奇心重,硬要問我是誰砌的,我只得撒謊,說是朋友砌的。方元若知道我這麼斗膽戲弄高海明,可能會把我辭退。

我萬萬料不到,有一天,高海明竟然在我的辦公室出現。那天下午,我正在自己的座位上埋頭工作,一個男人站在我跟前,很久也不走開,我好奇抬頭看看,竟然是高海明,他看著我的戰機模型,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高先生。”我故作鎮定地稱呼他。

斑海明跟我點頭招呼之後,便走進方元的辦公室。從方元辦公室出來的時候,他又站在我面前,他沉默了一會,終於開口問我:

“這個模型是你的嗎?”

“對,是我的。”

我的心卜卜地跳,害怕他會發現真相,如果他知道我戲弄他,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斑海明端視戰機良久,似乎是要記憶一下這一架戰機是不是他的作品。

方元也走過來問:“什麼事?”

“沒什麼。”高海明說罷便跟方元道別。

“他為什麼會上來?”我問方元。

“他很滿意我們為他處理『蜂舒適』和『愛寶寶』的工作,打算長期合作,你的功勞很大。”方元說。

沒想到高海明在方元面前稱讚我,我覺得很內疚,要他用三個星期為我砌一架戰機。但這種內疚感很快就消失了,他不為我砌模型,也會為其他人砌模型。再想一想,我的擔心也是多餘的,即使他認出我的模型的確是他砌的,那又怎樣?這可能只是一個巧合,我到那間模型店買模型,並且找人代砌模型,而店主剛好就把這個模型交由他去砌。

我在高海明離開韻生之後兩小時,大概是晚上七時吧,也離開公司,走出大廈,我發現高海明正在大廈對面的便利店內看雜誌。他看到我,匆匆付錢買了一本雜誌便從便利店走出來。

“高先生,你還在這兒附近嗎?”我問他。

“你的戰機模型在什麼地方買的?”

“你為什麼對我的模型那麼有興趣?”

“那剛才去了那間模型店。”

他好象東西一切似的望著我。難道那個老闆告訴他是有人指定要他砌的?那個可惡的傢伙。

我裝著不太明白高海明說話的意思。

“你就是買模型的兩位女孩子的其中之一吧?”

斑海明臉上突然露出一副得意的神色,彷彿是這個計劃瞞不住他。

我完全無力招架,不知道怎樣辯護。

“我的車子就停在前面,你有時間嗎?”高海明問我。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說有時間談談,還是有時間做些什麼呢?

他好象也說不出來。我和他在銅鑼灣鬧市中靜默了三分鐘,他終於再次開口說:“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好嗎?”

坐下來幹什麼呢?他也沒有說清楚,但他的表情完全沒有惡意,我於是答應他。

斑海明開的是那輛我在模型店外見過的日本小房車,開車的時候,他沒有說話,我看出他並沒有為被我戲弄的事不悅,這一點使我稍為寬心。

他把車停在灣仔一條小巷,帶我進去一間意大利餐廳。

“你喜歡吃什麼?”高海明問我。

“我還是頭一次吃意大利菜。”

“那吃天使頭髮並吧。”他推薦。

他也要了一客。

所謂天使頭髮其實是一種很幼的意大利粉條伴以少量龍蝦和醬汁。

“你喜歡吃這個嗎?”我問他。

“我喜歡它的名字,味道卻不怎樣。”他說。

“能夠單單為了一個名字而吃一味菜,也挺浪漫。”我說。

“你為什麼要指定由我替你砌模型?”他盤問我。

“我沒有。”

“那天你看到我砌模型,露出很得意的神色。”他很相信自己的判斷。

“是嗎?你為什麼要替人砌模型?”我反問他,“你實在用不著替人砌模型啊。”

“你知道那些人為什麼要找人砌模型嗎?”高海明反問我。

“當然是他們自己不會砌模型,所以要找人砌啦。”

“找人砌模型的,通常是女孩子。她們買模型送給自己喜歡的男孩子,並且欺騙這些男孩子,模型是她們花了很多時間和心思砌的。”

“這些男孩子會相信嗎?”

斑海明的模型砌得那麼好,根本不可能是那些女孩子砌的。

“說也奇怪,那些收到模型的男孩子都會相信是女孩子親手砌的。”高海明說,“因為那些男孩子收到模型戰機時,太感動了,不會去仔細研究,他們並且相信,女人會因為愛情的緣故,辦到一件她原本辦不到的事情。”

“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為什麼要替人砌模型。即使喜歡砌模型,也不用替人砌呀。”

“到目前為止,我已經透過這間模型店,替人砌了三十三架戰機。”高海明神采飛揚地告訴我。

“那又怎樣?”

“那就是說,在這一刻,在三十三個不同的角落裡,都放著一架我砌的戰機。”

斑海明說這句話時,眼睛閃爍著光采,彷彿那三十三架戰機是他所生的孩子,而那三十三個不知名的角落,便是他給孩子的封邑。

“你的佔有慾真強。”我說,“你覺得自己好象一位駕駛戰機的機師,佔據了三十三個地方,對不對?”

至少我認為他有這一種心態。

“我沒有佔有慾。”高海明說。

我認為他在否認他的佔有慾,不好意思承認愛侵佔別人的生活和空間。

“不是佔有慾又是什麼?”我問他,“如果只想自己砌的戰機能夠放在別人家中,那跟設計電話的人有什麼分別?同一種款式的電話,可能在二千多個,甚至二萬多個角落出現呢。”

“電話機是集體生產,但每一輛戰機都是我親手砌的。”高海明並不滿意我將他的戰機比喻作電話機。

“那你就是承認你替人砌戰機是因為你的佔有慾啦。”我反駁他。

“不是。我甚至連那些人的名字和麵貌都不知道,那些戰機在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除了一架--”他補充說,“有一架在你那裡。”

“那是為什麼?”

“我說過,這些模型都是女孩子買來送給男孩子的,那就是說,到目前為止,有三十二架戰機,你的那一架不算在內,三十二架戰機就是三十二段愛情,雖然我沒有成就了這三十二段愛情,但,我砌的戰機,必然在這三十二段愛情裡起了一定作用,在某一個時刻,感動了一方。”高海明幸福地說。

“那你就更壞了,你佔有別人的愛情。”

斑海明被我氣得臉都漲紅了說:“我沒有佔有別人的愛情。”

“你說過,這些模型都是女孩子買來送給男孩子的,而那些男孩子都以為模型是這些女孩子砌的。”

斑海明點頭。

“那就是說,那些女孩子說謊,你就是幫助她們說謊的人,每一架戰機,都是一個謊言,那個男孩子將會被騙一輩子,那個女孩子也會不時覺得內疚,只有你,是唯一的勝利者。”

斑海明的臉漲得更紅。

“不過,任何一段愛情,都會有謊言,只是有些謊言是為了令對方快樂,有些謊言是為了欺騙對方,而送模型這一個謊言,是一個令對方快樂的謊言。”我希望這種解釋能令高海明臉上的紅霞稍稍褪去。

這幾句話彷彿有點效用,他臉上的紅霞漸漸褪到耳朵後面。

“對,就是這麼簡單。”高海明說,“我幫助女孩子完成令男孩子快樂的心願。”

我點頭同意,雖然實際上我並不同意。我仍然認為高海明是一個佔有慾很強的人,去霸佔更多空間和愛情。也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是出於佔有慾,他浪漫地以為自己擔演著別人的愛情裡的一個小角色,他是個充滿幻想的人。“衛生巾大王”這個名銜令他很尷尬,卻無法擺月兌,於是他用砌戰機這個方法,使自己變得優雅一點。他製造的,不再是用完即棄的東西,而是天長地久的。他顯然沒有想到,一旦男孩跟女孩分手,那架戰機早晚會被遺忘或棄置。

“你為什麼只砌戰機模型?”我問他。

“你不認為戰機的外型是最優美的嗎?”高海明反問我。

“喜歡戰機的人,心裡都有一股狂風暴雨。”我故意裝著看穿他的心事。

“是嗎?”他沒有承認。

“戰機是用來進攻的。”我說。

“你念的是心理學嗎?你好象很會分析人。”

“不錯,我是念心理學,不過學的都是皮毛,從人身上去觀察反而實際得多。你念哪一科?”

斑海明用叉捲起一撮天使頭髮說:“我念化學。”

“又是整天躲在實驗室的那一種工作。”我說。

“不,念化學是很浪漫的。”他說。

“是嗎?我還是頭一次聽到這種解釋。”

“在實驗室裡,顏色的變化是很奇妙的,紅色和黃色混在一起,在調色碟裡,可能是橙色,但在實驗室的試管裡,黃色加紅色可能變成藍色,而這一種明亮的藍色只存在於實驗室,在外面世界是找不到的。”

“試管裡的藍色難道會比天的藍色和海的藍色美麗嗎?”

“我說是不同的,因為實驗室的藍色在現世裡是找不到的。正如香水,也是從實驗室調校出來的,每一隻香水的香味都不同。”

“那麼,化學最浪漫的事,便是可以製造香水。”

“不,化學最浪漫的事是所有物質都不會消失,而只會轉化。”

“人死了也不會消失?”我問他。

“對,屍體埋在泥土裡,可以化成養分,滋潤泥土,泥土又孕育生物。我和你,是永遠不會消失的,只會轉化成另一種物質。”

“那可能會變成一片炭。”我失笑。

“對,或者是一粒灰塵。”

“那不是浪漫,是淒涼,我來生只是一片炭,而你是灰塵。”

“但我們不會消失。”他說。

“既然你那麼喜歡化學,為什麼會做現在的工作?”我問他。

“反正我念哪一科,都是繼承父業的。”高海明淡淡的說。

“你爸爸只有你一個兒子嗎?”

“我還有一個姐姐,她嫁人了,丈夫是會計師,她是一個幸福的女人。”

我聽到是會計師,很有興趣。

“是哪一間會計師樓?”

“馬曹。”

“你有砌戰機送給他們嗎?”

“我家人不知道我做這種事,他們知道了,一定認為我是怪人。”

“你倒也是個怪人。”

飯後,高海明開車送我回家。

“謝謝你今天晚上陪我吃飯。”他說。

“在今天以前,我還以為你有自閉症呢!你今天說了很多話,我學了很多化學知識,希望今天的你才是真正的你吧。”

他的臉又漲紅了。

“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為什麼要指定由我砌戰機。”高海明問我。

“我沒有說過那輛戰機是你砌的。”我說。

他不服氣:“你為什麼要戲弄我?”

“我沒有戲弄你,是你戲弄我。”

“我戲弄你?”他愕然。

“你說『蜂舒適』和『愛寶寶』有蟲的謠言是你傳出去的。”

“好,我們現在打成平手。”他說。

“你為什麼會看得出我的戰機是你砌的?”我問高海明。

“裁縫不會認不出自己親手做的衣服,衣服上的一點兒瑕疵,只有他知道。”

“我的戰機有瑕疵?在哪裡?”

他沒有回答我。

“再見。”高海明開車離開。

我在公司裡仔細研究高海明砌的F十五,一點瑕疵也找不到,或許正如他自己所說,那一點瑕疵只有他自己知道。

“你去拿了戰機沒有?”夢夢問我。

“拿了?不過那天高海明上來公司,讓他發現了。”

“那怎麼辦?”

“他請我吃飯,他這個人不錯的。”

“你已經有區曉覺了,你不是想一腳踏兩船吧。”

“當然不是,你喜歡高海明嗎?我可以做中間人。”

“我不需要免費衛生巾。”夢夢笑說。

“你需要男人吧?”

“男人我有呀。”

“可惜你變心也變得很快。”

“因為從沒有遇上一個值得我為他改變的人。”

“鐵漢呢?”

“他?”夢夢眼裡閃著光芒,“算了吧,他哪裡懂。”

“為什麼不向他說?”

“難道要我追求他?他早晚會在學堂找個女警,組成一個警察世家的。”

我失笑。

但夢夢對鐵漢是有幻想的,她騙不了我。

這天下班前,我接到高海明的電話。

“你今天晚上有空嗎?”他問我,“一起吃飯好不好?”

“好呀!反正我有一件事要告訴你。”我說。

“什麼事?”他問我。

“見面再說。”

斑海明帶我到灣仔一間開在閣樓的酒家吃飯。

“這裡的鹹魚煲雞飯是全香港最好吃的。”高海明說。

“是嗎?”我看到他的樣子很期待似的。

“這裡是老字號,小時候我爸爸常帶我來吃,你有什麼事情要告訴我?”

“關於那架模型戰機的瑕疵,我找到了。”他神氣地說。

他有點愕然。

“就在左邊的引擎裡。”我說。

斑海明微笑:“你怎樣發現的?”

“我用放大鏡找的。”

“說謊。”他說,“那架戰機根本沒有瑕疵。”

我笑著說:“對。那架戰機根本沒有瑕疵,我說找到瑕疵只是要你承認你說謊。”

“你很聰明--”高海明說。

“謝謝。”我得意洋洋地跟高海明說,“我和你不相伯仲罷了。”

“既然戰機沒有瑕疵,你怎會認得那架戰機是你砌的?這一次別再想騙我。”我警告他。

“感覺,就是憑感覺,當然,我看到你的雙眼在逃避,我更加肯定戰機是我砌的,還有,那天你在我辦公室看到我砌戰機,露出很得意神色,你平常是不會的。”

原來我露出了馬腳。

那一煲鹹魚煲雞飯最後才上桌,侍應老遠從廚房捧出來時,已經香氣四溢。

“好香啊。”我說。

“味道更好呢。”

我吃了一口,我從來沒有吃過那麼好吃的鹹魚煲雞飯。

我連續吃了三碗飯。

“你很能吃。”高海明歎為觀止。

“謝謝你請我吃這麼美味的鹹魚煲雞飯。”

“你喜歡的話,我可以時常請你來,我的朋友不多。”

“好呀,如果時常有好東西吃,我不介意做你的朋友。”

斑海明送我回家,目送他開車離去,我突然想做一件事--曉覺最喜歡吃鹹魚,如果他能夠吃到這個鹹魚煲雞飯就好了。為什麼不可以呢?我從家裡拿了一個暖飯壺,坐計程車回到酒家,請他們替我再煲一煲鹹魚煲雞飯。

“你不是剛剛吃了嗎?”侍應覺得奇怪。

二十五分鐘後,飯煲好了,香得不得了,我把飯倒在暖壺裡,再坐計程車到士瓜灣的一間二十四小時速遞服務中心。

“我想速遞去英國布里斯托。”我跟那位左耳戴著耳環的男職員說。

“這是什麼?”他問我,他好象嗅到香味。

“吃的。”我說。

“小姐,吃的東西不能速遞。”他說,“況且你要速遞到布里斯托,那是兩個工作天之後的事,送到去已經不能吃了。”我竟然不知道吃的東西不能速遞。

“你們應該有這種服務。”我跟戴耳環的男人說。

“你是指速遞食物服務?”他問我。

“對,萬一有人吃到好東西,就可以立即速遞到另一個國家給他想念的人吃,這種服務不是很好嗎?”我抱著暖飯壺跟他說。

“我向公司反映一下。”戴耳環的男職員說。

聖誕節到了,我在百貨公司挑選聖誕禮物給曉覺。

離開百貨公司的時候,一輛簇新的淺藍色平治房車在百貨公司外面停下來,走下車的正是高海明,

他扶著一位女士下車,那位女士年約五十歲,身材瘦削,穿著整齊保守的套裝,臉上有一份很獨特的貴氣。

“邱小姐。是你?”高海明跟我打招呼。

“想不到會在這裡碰到你。”我說。

“我陪我媽媽來買東西。”他說,“媽媽,我跟你介紹,這是邱小姐,是我們僱用的公關公司的職員,她非常能幹。”“高伯母,你好。”我跟高海明的媽媽握手。她臉上掛著慈祥的笑容,她的手雪白而纖幼。

“你好。”她客氣地說。

“改天再見。”我跟她和高海明說。

斑海明小心翼翼扶著他媽媽進入百貨公司,看來他們母子的感情不錯。

下班的時候,我又看見那輛淺藍色的平治房車停在大廈門外,高海明從車上走下來。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我愕然。

“你有空嗎?我想請你吃飯。”“你媽媽呢?”我問高海明。

“她回家了。”“我自己那部車子拿了去修理,抱歉要你坐這部車。”他說。

“一點也不抱歉呢。”我笑說。

斑海明的司機把車駛到灣仔那家意大利餐廳。

“我們在這裡吃飯好嗎?”高海明問我。

他又叫了一客天使頭髮,我上次吃過了,覺得味道很淡,今次叫了雲吞。

“你媽媽很年輕。”我說。

“她今年六十一歲了。”“是嗎?真的看不出來。”“她比我爸爸年輕三十年。”“那你爸爸豈不是九十一歲?他差不多六十歲才生你?”“是六十三歲,我今年二十八歲。”“那麼你的樣子比真實年齡老得多了。”我取笑他。

“我媽媽是我爸爸第三任太太。她二十八歲嫁給我爸爸。”“你爸爸是不是很有吸引力?”“他年輕時長得很帥,我見過他跟我媽媽結婚時的照片,他仍然很帥,風度翩翩。”“你媽媽是給你爸爸的風度吸引著的吧?”“她是為了錢才嫁給他。我媽媽是長女,家裡有十個兄弟姐妹。”“嫁給自己不喜歡的人,是很痛苦的。”我說。

“不。我媽媽後來愛上了我爸爸。”“為什麼會這樣?”“我媽媽以為我爸爸當時都六十歲了,頂多只有七十多歲的壽命,他死後,她就可以拿到遺產,然後找一個自己喜歡的人,誰知我爸爸一直活到八十五歲,健康還是很好,我媽媽自己都五十三歲了,不可能再那麼容易找到自己喜歡的人。”“但你剛才說你媽媽愛上你爸爸。”“就在我爸爸八十五歲那一年,有一天,他突然中風,在醫院昏迷了兩天。我媽媽本來是一直渴望他死的,在那一刻,她竟然不想他死,她祈求上天不要奪去他的性命,原來在二十五年朝夕相對的日子裡,她已經愛上我爸爸。”“那你爸爸的病情怎樣?”“他後來好轉了。”“那不是很好嗎?”“去年開始,我爸爸的身體越來越差,我媽媽很後悔沒有早點愛我爸爸,現在她想他活下去,他卻隨時會死。我媽媽經常說,這個故事是教訓我們如果你一直不愛一個人,就不要突然愛上他,因為當你愛上他,你就會失去他,這是上天對人的懲罰。”晚飯後,高海明送我回家。

我突然想通了,叫住他。

“什麼事?”他回頭問我。

“我明白了。”“明白什麼?”他不明白。

“明白你為什麼愛替別人砌模型飛機。”“為什麼?”他自己倒是好象不明白。

“因為你媽媽生你的時候是不愛你爸爸的,你不是父母的愛情結晶品,所以你替那些女孩子砌模型給她們的情人,霸佔別人的愛情,來填補自己的遺憾。”高海明只是一笑。

平安夜這一天早上,我們在公司裡開聯歡派對。

斑海明打電話來。

“你好嗎?”他問我。

“不錯。”我說。

“只是想問候一下你。”他靦腆的說,“下次再談,再見。”“再見。”我覺得他的語氣好象怪怪的,欲言又止。

十五分鐘後,電話響起,又是高海明打來的。

“我忘了告訴你,我現在在日本。”他說。

“日本?”我嚇了一跳,沒想到他竟然打長途電話回來給我。

“是日本哪一個地方?”“富士山,我到東京公幹,辦完後來了這兒。”“天氣好嗎?”我問他。

“天氣很冷,山頂積了很厚的雪,我現在就坐在酒店房間的窗前。”“真是令人羨慕。”我說。

“明天是聖誕節。”他說。

“是的。”我說。

“聖誕快樂。”他說。

“聖誕快樂。”他打電話回來就是要跟我說聖誕快樂嗎?“回來見。”他說。

除夕那一天,我接到高海明的電話。

“你回來啦?”我問他。

“你有空嗎?我想請你吃飯。”“今天是除夕呀。”我說。

“你約了人嗎?”“沒有。”夢夢和鐵漢都沒有空。

“日本好玩嗎?”“不是去玩的,是去談一些產品的代理權。”“成功了沒有?”他點頭。

“恭喜你。”高海明又去那家意大利餐廳,同樣叫一客天使頭髮。

“除夕晚,你不用陪女朋友嗎?”我問他。

他搖搖頭。

“你不可能沒有女朋友的。”我說。

“化學的目的主要是研究反應。反應一定要兩種物質相撞才會發生。不是任何物質都可以相撞而產生反應的。這兩種物質必須配合,例如大家的位置、溫度、能量都配合,那才可以產生反應。”“那只是你還未遇到這一種物質。”他苦笑,從口袋拿出一份用花紙包裹著的小禮物來。

“我有一份禮物給你,是從日本帶回來的。”我拆開花紙,是一罐小鞭頭,輕飄飄的,罐裡裝著的不知是什麼東西。罐面有拉環,我想打開它,

斑海明立即制止我:“不要!”“只要拉開了,裡面的空氣就會飄走。”“裡面裝的是什麼東西?”我奇怪。

“是富士山的空氣,我帶了富士山的空氣給你。”“怪不得那麼輕,但,要是不準打開,我又怎可以嗅到富士山的空氣呢?”“這裡人太多了,空氣很快就會飄走,你回到家裡才打開吧。”“謝謝你。”我把罐頭放在大衣的口袋裡。

“算是聖誕禮物。”他說,“補祝你聖誕快樂。”“謝謝,你有沒有收過最難忘的聖誕禮物?”我問他。

“是十歲那一天,爸媽帶我坐郵輪,在太平洋上過了一個聖誕。你呢?”“小時候每年聖誕我都放一隻聖誕襪在床尾,我以為聖誕老人晚上真的會悄悄地把聖誕禮物放在我的聖誕襪裡。”“結果呢?”“那些禮物是爸爸放進去的。”我失笑。

“我從沒試過把聖誕襪放在床尾。”“我好喜歡的,懷著一個希望睡覺,多麼美好!第二天,又可以懷著一個希望醒來。”“懷著一個希望醒來?”“嗯。”我點頭。

斑海明駕車載我離開,到了我家門外,高海明下車為我開門。

“已經過了十二點。”他說,“是新的一年了,新年快樂。”“新年快樂。”我說。

他從口袋裡拿出一份用花紙包著的東西:“給你的。”我拆開來看,又是一罐富士山的空氣。

“怎麼會又是空氣?”我問他。

“我打算每天送一罐給你,我總共買了三十三罐。三十三罐一齊打開,才可以充滿一個房間。”他凝望著我,是那樣情深,我不知怎麼辦好。他突然抱著我,吻在我的唇上,我推開他。

“對不起,我沒有告訴你,我有男朋友,他在英國唸書,他還有幾個月就回來了。”我尷尬地說。

他臉上露出驚訝而又失望的表情。

“我沒有告訴你,是我不對--”“不,是我不對,冒犯了你,真的對不起。”他向我道歉。

“謝謝你的空氣,真的謝謝,再見。”我說。

他尷尬地離開。

我把兩罐富士山的空氣扔在書桌掉在抽屜裡。

一點多鐘,我打長途電話給曉覺。

“新年快樂。”我說。

“新年快樂。”他正在睡覺。

我想告訴他高海明的事,我的心很亂,可是開不了口。

他聽見我沉默,問我:“什麼事?”“沒事,跟你說聲新年快樂罷了。”我依依不捨地掛線。

如果他在我身邊就好了。

我很天真,我以為高海明想跟我做朋友,他也許只是一個喜歡追求女孩子的花心大少罷了。

一月二日的早上,一名速遞員把第三罐富士山空氣送來公司。高海明仍然不肯放棄,他有時候很固執。

“這是什麼東西?”香玲玲和王真問我。

“不重要的。”我把罐頭掉在抽屜裡。

斑海明仍然不間斷地每天找人送來一罐空氣。當收到第十五罐空氣,我終於忍不住打電話給他說:“不要再送來了。”他沒有理我,第十六罐空氣在第二天又送來,我將那些罐頭統統扔在抽屜裡。

每天接收他的空氣,在這一個月來,已經成為我的習慣。

到第三十三天,我終於按捺不住打電話給他。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