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十一月十一日晚上,沈魚在八時來到大會堂婚姻註冊處排隊,她竟然看到有一條几十人的人龍,有人還帶了帳幕來紮營。那些排隊的男女,雙雙對對,臉上洋溢著幸福,沈魚卻是為別人的幸福而來。

凌晨十二時,忽然傾盆大雨,沈魚完全沒有準備,渾身溼透,狼狽地躲在一旁。這時一個男人為她撐傘,是馬樂。

“這種天氣,為什麼不帶雨傘?”馬樂關心她。

沈魚沉默不語。

馬樂月兌下外套,披在沈魚身上說:“小心著涼。”

“我不冷。”沈魚說。這一場雨,使她的心情壞透。

“翁信良如果明白你為他做的事,一定很感動。”馬樂說。

沈魚嚇了一跳,不敢望馬樂,她沒想到馬樂看出她喜歡翁信良,但沈魚也不打算掩飾,多一個人知道她的心事,雖然不安全,卻能夠減低孤單的感覺。

“你需不需要去洗手間?”馬樂問她。

沈魚沒想到這個男人連這麼細微的事也關心到。

“不。”

緹緹和翁信良在十一時四十五分來到。

“對不起,我們已經儘快趕來。”翁信良說。

“不要緊,反正這種事不會有第二次。”馬樂笑著說。

“累不累?”緹緹問沈魚。

“不累。”

“你的頭髮溼了。”

“剛才下雨。”

“我和翁信良商量過了,下星期我會去巴黎探望我父母,順道買婚紗,還有,買一襲伴娘晚裝給你。”緹緹說。

“翁信良不去嗎?”

“我剛剛上班不久,不好意思請假。”翁信良的手放在緹緹的腰肢上說。

“什麼時候回來?”沈魚問緹緹。

“兩個星期後。”

“你們回去吧,我和緹緹在這裡排隊好了,真想不到有這麼多人結婚。”翁信良說。

“我送你回去。”馬樂跟沈魚說。

“謝謝你。”翁信良跟沈魚說。

沈魚是時候撤出這幸福的隊伍了。

馬樂駕車送沈魚回家,又下著傾盆大雨,行雷閃電,沈魚一直默不作聲。

“如果我剛才說錯了話,對不起。”馬樂說。

“不。你沒有說錯話。你會不會告訴翁信良?”

“我為什麼要告訴他?”

“謝謝你。”

車子到了沈魚的家。

“要不要我送你上去?”馬樂說。

“不用了,再見。”

沈魚看著馬樂離開,可惜她不愛這個男人。

沈魚回到家裡,喂籠裡的相思吃東西。這隻相思,從來沒有開腔唱歌,它可能是啞的。沈魚吹著翁信良第一天來到海洋劇場對著海豚所吹的音符。相思聽了,竟然拍了兩下翅膀。

“他要結婚了。”沈魚跟相思說。

一個星期後,緹緹飛往巴黎。翁信良和沈魚到機場送機,入閘的時候,翁信良和緹緹情不自禁擁吻,沈魚識趣地走到一旁。

“到了那邊打電話給我。”翁信良對緹緹說。

“沈魚,我不在的時候,替我照顧翁信良。”沈魚點頭。

翁信良駕車送沈魚回家。

“你和馬樂怎樣?他很喜歡你。”

“是嗎?”

“我不知道你喜歡一個怎樣的男人?”

沈魚望著翁信良的側臉,說:“你很想知道?”

翁信良點頭。

“我自己都不知道。”

“嘗試發掘馬樂的好處吧,他倒是一個很細心的男人。”

沈魚沒有回答,她需要的,不是一個細心的男人,而是一個她願意為他細心的男人。

煙雨迷離的清晨,緹緹所乘的飛機在法國近郊撞向一座山,全機著火。

飛機撞山的消息瞬即傳到香港,機上乘客全部罹難。沈魚在夢中被馬樂的電話吵醒,才知道緹緹出事。

“新聞報告說沒有人生還。”馬樂說。

沈魚在床上找到遙控器,開著電視機,看到工作人員正在清理屍體,被燒焦的屍體排列整齊放在地上,大部分都血肉模糊,其中一條屍體蜷縮成一團,他死時一定掙扎得很痛苦,不會是緹緹吧?沈魚抱著枕頭痛苦。

“我找不到翁信良。”馬樂說,“他不在家,傳呼他很多次,他也沒有覆機,他會不會已經知道了?”

“他可能在緹緹家。他說過每天要去喂咕咕的。”

沈魚和馬樂趕到緹緹家。

“如果他還不知道這件事,怎麼辦?”沈魚問馬樂。

翁信良來應門,他剛剛睡醒,沈魚的估計沒有錯,他還不知道他和緹緹已成永訣。

“什麼事?”翁信良看到他們兩個,覺得奇怪。

“你為什麼不覆機?”

“我的傳呼機昨晚給咕咕咬爛了,我在這裡睡著了。你們這麼著緊,有什麼事?”

“你有沒有看電視?”馬樂問他。

“我剛剛才被你們吵醒。”

沈魚忍不住痛哭:“緹緹,緹緹……”

“緹緹發生什麼事?”翁信良追問沈魚,他知道是一個壞消息。

沈魚開不了口。

“緹緹所坐的飛機發生意外。”馬樂說。

翁信良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什麼意外?”

“飛機撞山,嚴重焚燬。沒有一個人生還。”馬樂說。

“緹緹呢?”翁信良茫然說。

“沒有一個人生還。”馬樂說。

翁信良整個人僵住了,在三秒的死寂之後,他大叫一聲,嚎哭起來。

緹緹的父母在法國,所以她在那邊下葬。沈魚陪翁信良到法國參加葬禮,翁信良在飛機上沒有說過一句話,也沒有吃過一點東西。

“至少她死前是很幸福的。”沈魚說:“懷著希望和幸福死去,總比絕望地死去好。”

“不。”翁信良說:“她從來沒有想過這樣死去的,她一直以為,她會因為一次失手,從九十米高空躍下時,死在池邊。”

“她從九十米高空躍下,從來沒有失手,卻死在飛機上,死在空中,這就是我們所謂的人生,總是攻其不備。”沈魚說。

在葬禮上,翁信良站在緹緹的棺木前不肯離開。緹緹的身體嚴重燒傷,一張臉卻絲毫無損。她穿著白色的紗裙,安祥地躺在棺木裡,胸前放著一束白色雛菊,只要她張開眼睛,站起來,挽著翁信良的臂彎,她便是一位幸福的新娘子。

回到香港以後,翁信良把咕咕、相思鳥和所有屬於緹緹的東西帶到自己的家裡。他躲在家裡,足不出戶,跟咕咕一起睡在地上,狗吃人的食物,人吃狗的食物。

那天早上,沈魚忍無可忍,到翁信良家裡拍門。

“開門,我知道你在裡面的。”

翁信良終於打開門,他整個人好像枯萎了,嘴唇乾裂,流著血水。

“你不能這樣子,你要振作。”

“振作來幹什麼?”翁信良躺在地上。

本咕纏著沈魚,累得沈魚連續打了幾個噴嚏,相思也在月兌毛,翁信良與這兩隻失去主人的動物一起失去鬥志。

沈魚把翁信良從地上拉起來:“聽我說,去上班。”

翁信良愛理不理,偏要躺在地上。

“緹緹已經死了。”沈魚哭著說。

翁信良伏在沈魚的身上,痛哭起來。

“她已經死了。”沈魚說。

翁信良痛苦地抽泣。

“我現在要把咕咕和相思帶走,你明天要上班。”沈魚替咕咕帶上頸圈。

“不要。”翁信良阻止她。

沈魚推開他:“你想見它們,便要上班。”

沈魚把咕咕和相思帶回家裡,她對咕咕有嚴重的敏感症,不住的打噴嚏,唯有把它關在洗手間裡。可憐的鬆獅大概知道它的主人不會回來了,它在洗手間裡吠個不停。沈魚想,她對咕咕的敏感症總有一天會痊癒的,人對同一件事物的敏感度是會逐漸下降的,終於就不再敏感了,愛情也是一樣,曾經不能夠失去某人,然而,時日漸遠,便逐漸能夠忍受失去。

現在她家裡有兩隻相思鳥,一隻不唱歌,一隻月兌毛,是她和翁信良的化身。

沈魚把兩個鳥籠放在一起,讓兩隻失戀的相思朝夕相對。

沈魚打電話給馬樂。

“你帶你的小提琴來我家可以嗎?”

馬樂拿著他的小提琴來了。

“為我拉一首歌。”沈魚望著兩隻相思說。

“你要聽哪一首歌?”

“隨便哪一首都可以。”

馬樂把小提琴搭在肩上,拉奏布魯赫的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第一樂章。馬樂拉小提琴的樣子英俊而神奇,原來一個男人只要回到他的工作台上,便會光芒四射。

月兌毛和不唱歌的相思被琴聲牽引著,咕咕在洗手間裡突然安靜下來,沈魚坐在地上,流著眼淚,無聲地啜泣。

第二天早上,沈魚看到翁信良在海洋劇場出現。

“早晨。”翁信良說。雖然他臉上毫無表情,沈魚還是很高興。

翁信良著手替翠絲檢查。

“翠絲最近好像有點兒跟平常不一樣。”沈魚用手替翠絲擦去身上的死皮。

“我要拿尿液檢驗。”翁信良說。

“你沒事吧?”沈魚問他。

“咕咕怎樣?”

“它很乖,我對它已經沒有那麼敏感了,你想看看它?”

翁信良搖頭,也許他正準備忘記緹緹。

沈魚下班之後,跑到翁信良的工作間。

“翠絲的尿液樣本有什麼發現?”

“它懷孕了。”翁信良說。

“太好了!它是海洋公園第一條海豚媽媽。”

“它是在一個月前懷孕的。”翁信良看著尿液樣本發呆,“剛剛是緹緹死的時候。”

“你以為緹緹投胎變成小海豚?”

“不會的。”翁信良站起來,“要變也變成飛鳥。”

“是的,也許正在這一片天空上飛翔,看到你這個樣子,她會很傷心。”

翁信良站在窗前,望著藍色的天空,一隻飛鳥在屋頂飛過。

“一起吃飯好不好?”沈魚問他。

“我不想去。”

“那我先走。”

沈魚走後,翁信良從口袋裡拿出三張票子,是三個月前,沈魚去買的歌劇門票,準備三個人一起去看,日期正是今天,緹緹卻看不到了,歌劇比人長久。

翁信良一個人拿著三張門票去看歌劇,整個劇院都滿座,只有翁信良旁邊的兩個座位空著,本來是緹緹和沈魚的。這個晚上,他獨個兒流著淚,在歌劇院裡抽泣,如同一隻躲在劇院的鬼魅。

他越來越相信,是鯨岡從他手上把緹緹搶走。

舞台落幕,翁信良站起來,他旁邊兩個座位仍然空著,緹緹不會來了,他哀傷地離開劇院。在劇院外面,有一個活生生的女人等他,是沈魚。沈魚微笑站在他面前。

“我知道你會來的。”

翁信良低著頭走,沈魚跟在他後面。

“你為什麼跟著我?”

“你肚子餓嗎?我知道附近有一個地方很好。”

沈魚帶翁信良去吃燒鵝。

“這一頓飯由我作東。”

“好,很久沒有好好吃一頓了,可以請我喝酒嗎?”

“當然可以。”

翁信良不停地喝酒,原來他的目的不是吃飯,而是喝酒。

“不要再喝了。”沈魚說。

“我從前是不喝酒的,如今才發現酒的好處,如果世上沒有酒,日子怎麼過?”

“你為什麼不去死?”沈魚罵他。

沈魚扶著翁信良回到自己的家裡,咕咕看見翁信良,立即跳到他身上,翁信良擁抱著咕咕,滾在地上,把它當做緹緹。

沈魚拿熱毛巾替翁信良敷臉。

翁信良喝得酩酊大醉,吐在沈魚身上。

“你怎麼了?”沈魚用毛巾替翁信良抹臉,翁信良不省人事,躺在地毯上。

沈魚月兌掉身上的毛衣,翁信良睡得很甜,他有一張很好看的臉。沈魚喂他喝茶,他乖乖地喝了。沈魚月兌掉內衣,解開胸圍,月兌掉襪和褲,一絲不掛站在翁信良面前。這個男人從來沒有見過她的,從來沒有擁抱過她,她是他在頭一天遇到的第二個女人,這是她的命運。沈魚替翁信良月兌去衣服,他的身體強壯,肌肉堅實,她伏在他身上,翁信良抱著她,壓在她身上,熱情地吻她的臉和身體。

翁信良疲累地睡了,沈魚把毛毯鋪在他身上,牽著他的手,睡在他的身邊,她給了這個失戀的男人一場,是最好的慰藉,如果他醒來要忘記一切,她也不會恨他。

翁信良在午夜醒來,看見沈魚赤果睡在他的身旁,她緊緊地握著他的手,他的喉嚨一陣灼熱,很想喝一杯水,他在地上找到自己的外衣,把它放在沈魚的手裡,沈魚握著衣服,以為自己握著翁信良的手,翁信良站起來,穿上衣服,走到廚房,他找到一罐冰凍的可樂,骨碌骨碌地吞下去。

沈魚站在廚房門外,溫柔地問他:

“你醒了?”

“你要喝嗎?”翁信良問沈魚。

“嗯。”沈魚接過翁信良手上的可樂,喝了一口。

沈魚望著翁信良,翁信良不敢正視她,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沈魚的鼻子不舒服,連續打了兩個噴嚏。

“你著涼了?”

“不,是因為咕咕。”

“你家裡也有一隻相思?”翁信良在客廳裡看到兩隻相思。

“這隻相思是不會唱歌的。”

“不可能,不可能有不會唱歌的相思。”翁信良逗著籠裡的相思,它果然不唱歌。

“沒有愛情,相思也不會唱歌。”

“我還是回家。”翁信良穿上衣服。

沈魚雖然失望,可是,他憑什麼留住這個男人呢?是她先伏在他身上的,男人從來不會因為一場胡塗的而愛上一個女人,何況有另一個女人,在他心裡,有若刻骨之痛。

沈魚送翁信良離開,他們之間,突然變得很陌生。

“再見。”

“再見。”沈魚目送他走進電梯。

沈魚站在陽台上,看到翁信良離開大廈。

“翁信良!”

翁信良抬頭,沈魚攤開手掌,不唱歌的相思在他頭上飛過。她希望它回到林中會歌唱。

翁信良看著相思在頭頂上飛過,沈魚為什麼也有一隻相思?而她從來沒有提及過。翁信良忽然明白,她原來也想要緹緹的禮物。

相思鳥在他頭頂上飛過,沈魚在陽台上望著他離去,翁信良覺得肩膊很沉重,他想哭。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