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倒退飛的鳥

“宇無過要走!”

在內衣店關門之後,徐玉走來跟我說。

“去哪裡?”

“他想去美國讀書。”

“讀書?”

“聽說美國有一間學校專門教人寫小說的,米高基裡頓也在那裡上過課,後來便寫出了《剛果》和《侏羅紀公園》。”

“是嗎?我倒沒有聽過。”

“早陣子宇無過的確把我嚇了一跳。這幾天,他好象什麼事都沒有了,他說是靈感枯竭,所以給了自己很大壓力,他想出去走一走。”

“這是好事,否則他可能是本港開埠以來第一個因為寫科幻小說而發瘋的人。”

“可是,他說要自己一個人去。”

“一個人?要去多久?”

“他說想去多久就多久。”

“他想跟你分手嗎?”

徐玉無助地望著我,一滴眼淚忍不住流下來:“他沒有說分手,他說他想嘗試過另一種生活,他被生活壓得透不過氣了。也許我妨礙他創作吧,作家是不是不能有太穩定的感情生活?”

我不懂得回答這個問題,我以為作家和其他人都沒有分別,任何人都在穩定和不穩定的感情關係中徘徊,時而得到平衡,時而失去平衡,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宇無過和徐玉的感情正在改變。這個男人開始想擺月兌這段感情,想尋求出路。結果只有兩個:他終於發現徐玉是他最愛的女人或他終於決定和徐玉分手。

徐玉打開皮包拿出紙巾抹眼淚,我看到她的皮包裡放了很多現金。

“你為什麼帶那麼多現鈔出來?”

“我到銀行提給宇無過的,給他去美國。”

“是你的積蓄?”

徐玉點頭:“這裡有數萬元,是我全部的積蓄。”

“他這個人太任性了,拿你的錢自己去旅行。”我說。

“他不是去旅行,他去散心。周蕊,宇無過向來都是個任性的人,你沒有跟他一起生活,你不知道罷了。他常常是自己喜歡怎樣就怎樣,不會理會別人的感受,我做他的女人,要常常跟在他後面,替他收拾殘局。譬如報館打電話來追稿,他從來不肯接電話,都是我去跟人家說話的。他罵了人,是我去跟人家道歉的。他不肯起床去上班,是我打電話去替他請病假的。我知道他不喜歡應酬,我到現在還不敢要他去見我的家人。”

我搖頭苦笑。

“你笑什麼?”徐玉問我。

“我跟宇無過原來很相似,我是最任性的一個,向來是森替我收拾殘局。看來我很幸福。”

“我沒有覺得自己不幸啊!我喜歡照顧宇無過,覺得他需要我這一點很重要。”

我跟徐玉不同,不習慣照顧別人,我喜歡被照顧,覺得被照顧這一點對我很重要。

“宇無過什麼時候走?”

“要看看什麼時候訂到機票,很快了。”

“那你怎麼辦?”

“他答應會打電話給我的。這幾天,我想了很多東西,是我以前不會想的。愛一個人,應該給他空間,對不對?”

“你聰明瞭很多。”我讚歎。

如果有一種女人,要靠戀愛和失戀來成長,徐玉便是這種女人。

兩個星期之後,宇無過帶著徐玉給他的錢去尋找自由和空間。徐玉在送機時強忍著眼淚,宇無過卻象浪子那樣輕快地離開。我還是認為被人照顧比照顧別人幸福得多。有一個人永遠為你收拾殘局,又何妨任性?

半年一次的減價從這一天開始,內衣店來了很多平時不會來光顧的人,這些人通常捨不得買昂貴的內衣,但又仰慕名牌,所以往往在七折或半價時才出現。

黃昏時,一個身材瘦削的女人進來挑選內衣,她的樣子很面熟,我好象是認識她的。這一天忙得頭昏腦脹,一下子想不起在哪裡見過她。女人的身材並不豐滿,我看她頂多只能穿三十二A,她在店內徘徊了很久,我忍不住問她:

“小姐,有什麼可以幫忙嗎?”

“是不是有一種神奇胸圍?”她問我。

“啊,是的。”我早猜到她想要一些特別效果的胸圍,所以要待店裡的人不太多時才鼓起勇氣開口。

“神奇胸圍有三種,你要哪一種?”我問她。

“有哪幾種?”

“有勁託的、中度的和輕託的。”

“勁託。”她毫不猶豫地說。

“勁託這一款很暢銷呢,能夠將胸部託高兩寸。”

“這樣會不會好象欺騙別人?”她有點猶豫。

“欺騙別人?怎能說是欺騙別人呢?其實就和化妝差不多,只是美化而已。化了妝也不用告訴別人,對不對?”

她對我的解釋很滿意,說:“那讓我試試看。”

“你要什麼尺碼?”

“三十二A.”她輕聲說,臉上帶著自卑。

三十二A的女人在試身室內逗留了超過二十分鐘。

“小姐,需不需要幫忙?”我問她。

“會不會太誇張?”她讓我進試身室。

她的左胸上有五顆小痣,排列得象一個逗號。我不會忘記這個逗號。

“你是不是遊潁?”我問她。

“你是周蕊?”

全憑一個逗號。

“你真是遊潁?我認得你這個逗號。”我指著遊潁胸前那個由五顆小痣排成的逗號。

“太好了!我剛才就覺得跟你很親切,好象很久以前見過你。”遊潁拉著我的手,高興得團團轉。

我和遊潁可說是嬰兒期已經認識,她比我早出生三個月。我們是鄰居,又在同一間小學就讀,天天一起走路上學。

我和她常常一起洗澡,所以我認得她胸前的逗號,遊潁則說象一隻耳朵。我寧願相信是逗號,有一隻耳朵在胸前,實在太奇怪了。遊潁從前是很胖的,我以為她長大了會變成一頭河馬,沒想到她現在這麼瘦,所以我差點就認不出她了。

“你清減了很多。”我跟遊潁說。

“我十歲以前是很胖的,但發育時不肯吃東西,所以就弄成這副身材。”

“我還以為不會再見到你,你為什麼會突然搬走的?”

我記得那時遊潁讀小學五年級,他們一家人突然在一夜之間搬走,遊潁甚至退了學,此後我們便失去聯絡。我到現在還不明白她為什麼會搬走。當時我是很失落的,一個小孩子,突然失去了最要好的朋友,使我有童年陰影,我很害怕身邊的人會在一夜之間消失,不留一句說話,也不道別一聲,便離我而去。

遊潁坐下來說:“事情是這樣的,我爸爸當時中了一張頭獎馬票。”

我嚇了一跳:“頭獎馬票?”

“獎金有一百萬,是十八年前的一百萬元,可以買幾十層樓。”遊潁說。

“原來你們發了達!”

“我爸爸是一個懷疑心很大的人,他拿了獎金之後,很害怕親戚朋友和鄰居知道後會向他借錢或者打他主意,勒索他,綁架他的兒女等等。他越想越怕,便乘夜帶著我們從香港搬到新界,替我們四兄妹轉了學校。他自己還去改了一個新的名字。”

“那你豈不是變成了富家小姐?”

“後來的故事不是這樣的——”遊潁說。

“我爸拿著那一百萬,只買了一層樓,那時有誰會想到樓價會升得這麼厲害?他以前在製衣廠工作,一心想擁有自己的製衣廠。他在荃灣買了一間製衣廠,自己做製衣生意。頭幾年的確賺到錢,後來,他看錯了時機,以為彈性衣料會流行,買了一批橡筋。”遊潁說。

“橡筋?”我奇怪。

遊潁用手比劃著:“是很粗很大條的橡筋,一捆一捆的,每捆象一匹布那樣大,摻進布料裡,就變成彈性衣料。他以為一定會憑那批橡筋發達,到時候還可以炒賣橡筋,於是把廠房押給銀行,統統拿去買橡筋。”

“結果呢?”

“結果彈性衣料沒有流行起來,廠房賣了給人,橡筋搬回家裡,我們整間屋都是橡筋。睡的地方、吃的地方、洗手間、廚房,都是橡筋。”

“你爸爸就是這樣破了產?”

“不。那時我們還有一層樓。爸爸深心不忿,把屋押了,又再搞起製衣廠,結果連唯一一層樓都沒有了。我們從荃灣山頂搬到荃灣山腳。我爸的馬票夢只發了十年。”

“你爸真是生不逢時,那批橡筋,他買早了十幾年,現在才流行彈性衣料呢!”我說。

“我也時常這樣取笑他。我一直都想到舊屋找你,但,走的時候那麼突然,回去又不知道說什麼好。”

“沒想到我們會在這裡重逢。”我說。

“是啊!一重逢就讓你知道我的三圍尺碼了。”

“你一定有男朋友啦!”

遊潁惆悵地說:“這一刻還是有的,不知道明天會不會分開。”

“為什麼這樣說?”我問遊潁。

“任何一段戀情,只要日子久了,就會變得平淡。”遊潁無奈地說。

在內衣店裡跟她談這個問題好象不太適合,我提議一起吃晚飯。

“好啊!反正他今天晚上不會陪我。”遊潁說。

我和遊潁在中環雲鹹街吃印度菜。

遊潁從錢包裡拿出一張相片給我看,是她和她男朋友的親密合照。

“他叫常大海。”遊潁甜蜜地說。

“長得很好看啊!一表人才。”我說。那個男人的確長得眉清目秀。

“我們一起七年了,他是當律師的。”

“你們怎樣認識的?”

“我們在同一間律師樓工作。我是大老闆的秘書。”

“你叫遊潁,他叫大海,真是配合得天衣無縫。”我笑說。

“我們當年也是因為這個微妙的巧合而走在一起的。”

“我也認識一個跟我同月同日生的男人,但我們不是戀人。”我說。

“所謂巧合只是在初期能夠使兩個人的關係進展得快一點而已。”遊潁說。

“你們的問題出在什麼地方?是不是有第三者?”

“我可以肯定他沒有第二個女人,我也沒有。”

“那是什麼原因?”

“我的胸部太小了——”遊潁說。

“你的胸部其實不算小,在中國女人來說,也很合符標準,我見過比你小的。”我安慰遊潁。

她仍然愁眉不展說:“你就比我大。”

我看看自己的胸部,尷尬地說:“我也不是很好。大小不是問題,有些女人的胸部很大,卻是下垂的。有些女人的胸部不算大,但的形狀很美。”

“老實說,我很自卑。大海說過我的胸部太小。”

“他這樣說?”

“他不是惡意批評,只是偶然提及過,而且不止一次。”

“但你們一起已經七年了,他不會今天才認識你的身體吧?”

“當然不是。我們最初在一起的時候,我問過他介不介意,他說他不喜歡大胸脯的女人。但我知道他其實是喜歡大胸脯的。”

“男人年紀大了,望女人的視線便會向下移,由臉孔下移到胸部。”我笑說。這是森告訴我的。

“周蕊,原來真的有所謂七年之癢的。”遊潁認真地跟我說,“我以前也不相信。我和大海七年了,他近來經常在中途睡著,他從前沒有試過這樣。我發現他看《公子》,你知道,這本雜誌裡面登的照片,全是大胸脯女人。律師樓最近來了一個剛剛畢業的女律師,那個女人的胸部很大,坐下來吃飯時,一雙可以擱在台上。”遊潁企圖示範給我看,可惜她擱不上台。

“是不是這樣?”我示範給她看。

“對,就是這樣,可以抹台。她跟大海實習。”

我明白遊潁為什麼要買神奇胸圍了。

我不是性學專家,我不能替遊潁解決她和常大海之間的性問題。我想,七年來跟同一個人發生關係,也許真的會悶吧,尤其是男人。

“這個真的有用嗎?”遊潁指指剛剛買的胸圍跟我說。

“你今天晚上試試吧!”

“你知道嗎?我從來沒有買過這麼貴的胸圍。”

“過了減價這段日子,我可以用員工價替你買。”

“謝謝你。”

“我等你的好消息!”

我和遊潁交換了聯絡電話,沒想到我們十八年沒有見面,一見面便大談性問題,兒時相識果然是特別親切的。

第二天早上,我接到遊潁的電話。

“真的很有用!”她說得春心蕩漾。

“他大讚我性感,我還是頭一次聽到他用這個形容詞形容我。他昨天晚上沒有中途睡著呢!”

“那不是很好嗎?看來你要大量入貨!”

我沒想到女性的內衣竟然和性學專家有相同的功用。一個為性而憔悴的女人好象重獲新生。

這天晚上,在床上,我問森:“你會不會生厭?”

“對什麼生厭?”

“對我的身體。”我坐在他身上說。

森失笑:“為什麼這樣說?”

“天天對著同一個女人的身體,總有一天會生厭的。”

“誰說的?”

“我問你會不會?”

“我可以跟你一起,什麼也不做的。”他抱著我。

“你以前也抱過另一個女人,你和她是不是有什麼秘密協議?你答應了她在某天之後不再跟我見面。”

“你的想象力真是豐富。”他搖頭苦笑。

“難道我們就這樣一直繼續下去?”

“這層樓如果要買的話是什麼價錢?”他問我。

“至少也要二百多萬。”

“我買下來給你。”他認真地跟我說。

“不要。”我說。

“為什麼不要?你不喜歡這層樓?”

我搖頭:“你為什麼要買下來給我?”

“你是我最喜歡的女人。”他吻我。

“我又不是你太太,你買給她吧。”我跟他賭氣。

“是我欠你的。”

“你沒有欠我,即使你欠我,也不是金錢可以補償的。”

“我知道。我想給你一點安全感,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邊,不在這個世界上,我希望你能夠生活得好一點。”

我伏在森的身上,泣不成聲。如果我有一層樓,卻失去他,那層樓又有什麼用呢?

“別哭!”他替我抹眼淚,“你明天去問問業主,要多少錢才肯賣。”

“你是不是想把這層樓當做分手的禮物?”我問他。

森莞爾:“世上哪有這麼闊綽的男人,分手還送一層樓?你真是不瞭解男人。”

“有一天,你不愛我了,便會收回這一層樓。對不對?”

“我不會不愛你,也不會收回這層樓。你為什麼要懷疑我?連你都不相信我?”

“不,我相信你。”我抱著森。他大概不明白,他突然送一份厚禮給我,是會令我胡思亂想的。

徐玉的想法剛剛跟我相反,她說:“他肯買一層樓給你,就是打算跟你天長地久。”

我向業主打聽,他開價二百六十萬。因為是舊樓的緣故,銀行只肯做六成按揭。

“不用做按揭,一次過付款好了。”森說。

“你不怕我得到這層樓之後不要你嗎?”我沒想到他那樣信任我。

“我從來沒有懷疑你。”

“屋契用我們兩個人的名字登記好嗎?”

“不要,不要用我的名字。”

“為什麼?”我問他。

“用你一個人的名字登記就好了。如果加入我的名字,將來我有什麼事,你便會失去一半業權。”

“如果你有什麼事,我要這層樓也沒有用。”

“不要這樣傻,你應該保障自己。萬一我跟她離婚或我有什麼不測,我的東西她都可以拿走一半或全部。”

這是森第一次提到離婚。

“你會離婚嗎?”

“離婚我便一無所有。”他苦笑。

“如果錢能解決問題,為什麼不用錢?”

“這個世界,除了錢,還有道義,她還能找到什麼男人?”

男人總是自以為是,他們不肯離婚還以為自己很高尚,他們以為那個女人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男人,卻不明白,男人不愛一個女人,卻遲遲不肯放手,只是在剝奪她找到一個更愛她的男人的機會。

“你以為我可以找到好男人嗎?”我問他。

“你可以的,你長得這麼漂亮,很多男人都想追求你。”他抱著我的臉說。

我常常以為缺乏安全感的是我,原來森比我缺乏安全感,他在工作上運籌帷幄,信心十足,卻害怕一個女人會離他而去。我看著森遠去的背影,一個擁有這麼堅強的背影的男人,竟然害怕失去我。

“森!”

他回頭問我:“什麼事?”

我強忍著淚水說:“我不會走的。”

“到三十歲也不會走?”他笑著問我。

我搖頭。

徐玉來內衣店,送了一套床單和枕袋給我做入夥禮物。

“宇無過有沒有打電話回來給你?”

“有啊!還寫了一封信給我。”她興奮地說。

“那不是很好嗎?”

“他說他很掛念我。”徐玉從皮包裡拿出一封由美國寄來的信。

“隨身帶備呢!一定是一封很感人的信。可以給我看看嗎?”

“你要看?”徐玉愕然。

“我沒有看過情信嘛!何況是一位作家的情信!一定是感人肺腑、扣人心絃的吧?”

“好吧,見你這麼可憐,就讓你看看。”

信是這樣寫的:

“玉:

在這裡我看到很多飛鳥和白鴿,它們都是向前飛的,我在想,鳥能不能倒退飛呢?結果我在書上發現有一種很小的鳥,叫做蜂鳥,象蜜蜂一樣吸食蜂蜜維生。當它在花的上方懸停,象直升機一樣停在一個定飛點時,就可以倒退飛,不過也只能倒著飛一點點……離開了你,獨個兒在外面的這段日子,我時常懷念我們最初認識時的情景,如果人也能象蜂鳥一樣倒飛,回到過去,那該是多麼美好。時日久了,一切都會變得複雜,我差點忘了我們之間許多美麗的情話,你不在我身邊,我又想起來了,真希望可以快點見到你!

宇無過”

我真是妒忌徐玉,她竟然收到一封這麼動人的情信。

“怎麼樣?”徐玉問我。

“不愧是作家,好感人啊!”

“我也是!我看了很多遍,每一次看都忍不住流淚。”

“他很愛你呢!”

“我很掛念他。”

“為什麼不去見他?”

“我哪裡還有錢買飛機票!”

“你是不是要錢用?”

“不用了!宇無過說他想一個人靜靜的過,我不想打擾他。我不在他身邊,他會越來越掛念我。我希望看到他自己回來。”

“是的,得不到的東西才叫人魂牽夢縈。”

“所以我開始明白你和唐文森何以這麼要好。”

“森可寫不出這麼感人肺腑的信呢!”

“可是他送你一層樓!”徐玉笑說。

如果森也是一隻蜂鳥,能倒退著飛,飛到沒有結婚之前,那該有多好!時日久了,一切都會變得複雜,我跟他一起的時間越久,他跟那個女人一起的歲月也越長,情義越深,越不會離婚。

“你沒事吧?”徐玉問我。

“我在想那蜂鳥為什麼可以倒退飛。”

“蜂鳥為什麼可以倒退飛?讓我寫信問問宇無過。”徐玉說。

“蜂鳥可能瘋了,所以倒退飛,鳥都是向前飛的呀!”我笑說。

“是誰瘋了?”遊潁走進來說。

用了神奇胸圍之後的遊潁果然是月兌胎換骨了,態度也比較風騷。

“你來得正好,我給你們介紹,這是徐玉,是我的好朋友;這是遊潁,我們青梅竹馬,最近重逢。”

“我見過你!”遊潁跟徐玉說,“我在一個胸圍廣告裡見過你!”

“她是模特兒。”我說。

“你的身材很好啊!”遊潁讚歎。

徐玉笑得合不攏嘴:“不是很好,我只有三十六A.”

“你看來有三十六C.”遊潁說。

“沒有那麼厲害。”

“三十六C不知道會是怎樣的啦?”遊潁一臉好奇。

“大概和一個三歲小孩子的頭差不多大吧!”我說。

“我的身材不夠周蕊好看啊!她全身都很平均,她是三十四A呢!”

“我小時候看不出來呢!”遊潁說,“真是羨慕你們,我只有三十二A.”

“那我們豈不是三個Acup的女人?”徐玉說。

“不是三個落club的女人就行了!”我說。

“今天為什麼這麼空閒?”我問遊潁。

“大海今天晚上有工作要做,我來找你吃飯,你有空嗎?”

“三個人一起吃好不好?”

“好呀。”徐玉說。

“我等一會告訴你們一個三十六C的故事。”遊潁說。

我和遊潁、徐玉在一間上海館子吃飯。

“快告訴我三十六C的故事,到底是誰?”我問遊潁。

“不就是在律師樓實習的那個女律師羅,她叫奧莉花胡。自從她來了之後,律師樓的男人都眼福不淺。”

“她時常穿低胸衫嗎?”徐玉問。

“她還可以用雙乳來抹台呢!”遊潁冷笑。

“你這麼恨她,她一定是常向常大海拋媚眼吧?”我取笑遊潁。

“她最近搞出一個笑話。”遊潁說,“她穿了一條松身的吊帶裙回來,那個沒有肩帶的胸圍掉了出來,她及時用手接住,笑得我們!”遊潁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

“她可能用了一些廉價的胸圍。”我說。

整個晚上,遊潁不停地在說那個奧莉花胡的是非,我覺得她對那個奧莉花的憎恨有點不尋常,她不斷取笑奧莉花的驕人身材,幾乎笑到眼淚都掉出來,反而象是妒忌多於憎恨。

徐玉去了洗手間,遊潁跟我說:“我想隆胸。”

“隆胸?”我嚇了一跳。

“你有沒有相熟的整容醫生?”遊潁問我。

“我還沒有整過容。”我尷尬地說。

“我知道大海是喜歡大胸的。”遊潁沮喪地說。

“你不是說你們現在的關係很親密的嗎?況且你現在也用了神奇胸圍。”

“就是因為這個緣故,我才想隆胸,以後便不需要用神奇胸圍了,我想滿足他。”

“身材是你自己的,隆胸有很多後遺症。從前的人以為矽很安全,現在不也證實了有問題嗎?”我努力說服遊潁放棄隆胸念頭。

“現在醫學昌明。”

“我剛剛看過一則新聞,一名土耳其女星的胸突然爆開,整個塌下來。”

遊潁嚇了一跳:“真的嗎?”

“況且,即使你隆了胸,也瞞不過大海,如果他愛你,不會想你去冒這個險。你的身材其實很平均,胸小一點有什麼問題?正所謂室雅何須大,隆胸也不一定漂亮的,我見過幾個隆了胸的客人,我的手不小心碰到她們的,很硬啊,完全不真實。”

遊潁似乎被我嚇倒了,笑著說:“其實我也不過想想罷了,我還沒有勇氣。”

這時候,徐玉從洗手間回來了。

“你猜我碰到誰?”

“誰?”我問她。

“王思思,以前做模特兒的,你也見過。”

我想起來了,王思思是時裝模特兒,頗有點名氣,以平胸著名,她雖然平胸,卻很有性格。

“原來她嫁人了。”徐玉說。

“嫁得好嗎?”我問徐玉。

“她丈夫是著名的整容醫生,很多明星也找他整容的,她還給了我一張名片。”

遊潁精神一振,這次徐玉闖禍了。

“整容醫生?是很著名的嗎?”遊潁拿徐玉手上的名片來看。

“王思思就好象隆餅胸,她的胸以前很平的,剛才我見她,好象豐滿了很多。”徐玉說。

“這個給我可以嗎?”遊潁問徐玉。

“你想整容嗎?”徐玉好奇。

“你不是來真的吧?”我問遊潁。

翌日,我還是放心不下,再打電話給遊潁。

“你不要隨便去整容。”我提醒她。

“我想了一整晚,還是提不起勇氣,你真是幸福,不需要經歷這種思想掙扎。”遊潁說。

“我有其他的思想掙扎。”我笑說。

“你想見見常大海嗎?”遊潁問我。

“我可以見他嗎?”

“為什麼不可以?我跟他提過你呢!”

遊潁約了我在中環吃午飯。這是我第一次跟常大海見面,他完全不象一個喜歡大胸的男人。

常大海大概有五尺十寸高,眉清目秀,遊潁說他喜歡大胸的女人,我不期然會幻想他色迷迷的樣子,但這個樣子與他並不配合。

常大海是負責刑事訴訟的律師。

“去年那宗太太肢解丈夫的案件,他是辨方律師。”遊潁說。

“我只是在初期擔任她的辯護律師而已,最後還得由大律師出馬。”常大海更正。

“她肢解了自己的丈夫,還把他的肉煮來吃,只是囚禁六年,是不是判得太輕?”我問常大海。

“法律不是要判決某人有沒有做過某件事,而是他有沒有合理的理由解釋他所做的事。這個女人精神有問題。”常大海說。

“她丈夫整整二十年沒有跟她行房。”遊潁說。

“明知一個人有罪,還要替他否認和辯護,會不會很痛苦?”我問常大海。

“法律本來就是一場很痛苦的角力。”常大海說。

“我也聽過類似的說話,那句話是:離婚是一場很痛苦的角力。”我說。

“結不結婚也是一場很痛苦的角力。”遊潁突然有感而發,幽怨地望著常大海。

常大海好象充耳不聞。

“做人也是一場很痛苦的角力。”我打趣說。

“噢,是的,是的。”遊潁頻頻點頭。

遊潁笑的時候,口裡的檸檬水不慎掉到衣服上,常大海拿出自己的手帕替她抹去身上的水漬。大海對她還是很細心的,只是,大部分男人都不想結婚。

“你太太會不會趁你熟睡時將你剁成肉醬,然後煮來吃?”回到內衣店後,我在電話裡問森。

“這件事早晚會發生。”森說。

“她一定是愛得你很要緊,才想吃你的肉。”

“恨之入骨也會做同樣的事情。”

“沒有愛,又怎麼有恨呢?”我苦澀地說。

“那你是不是也會把我剁成肉醬?”

“我不喜歡吃肉醬。”我說。

“萬一我不幸變成肉醬,你還會認得那團肉醬是我嗎?”森笑著問我。

我突然覺得很害怕,我真怕他會被那個女人剁成肉醬。

“不要再說了!”

“這個也許是任何一個男人變心的下場,不是那話兒被剁成肉醬,便是整個人被剁成肉醬。”

“不要再說了,求求你。”我哀求他。

“如果你發現我變成一團肉醬,不要害怕,那是愛你的代價。”

我忍不住流淚,如果要他為我變成肉醬,我寧願把他還給那個女人。

晚上上時裝設計課時,我想著一團肉醬,什麼胃口也沒有。

“一起吃飯好嗎?”下課後,陳定粱問我。

我見反正一個人,答應跟他吃飯,陳定粱選擇了附近一間意大利餐廳。

“我要肉醬意粉。”他跟侍應說。

我差點反胃。

陳定粱吃肉醬意粉吃得津津有味。

“我昨天晚上碰到我前妻。”陳定粱說。

“你們真是有緣。”我說。

“她懷孕了,肚子隆起。”陳定粱用手比劃著。

“你是高興還是失意?”我從他臉上看不出來。

“當然是高興,不過也很失意。她跟我一起五年,連蛋也不曾下過一隻,跟現在的丈夫結婚不久,便懷孕了。”他苦笑。

“你很喜歡小孩子嗎?”

“不喜歡,而且還很害怕。”

“那你有什麼好妒忌的!”

“她跟別人生孩子嘛!”

“你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休想得到,對不對?”我諷刺他。

“你不是這樣的嗎?”他反過來問我。

“我沒有這種經驗。”我說。

“你是賣內衣的嗎?”他問我。

“你想買來送給人?”

“有沒有特別為孕婦設計的內衣?”

“有特別為孕婦而製造的內褲,因為她們的肚子大,穿不下一般內褲。一般懷孕婦女也要換過一些尺碼較大的胸圍,因為她們的會膨脹,舊的不合穿,到生了孩子之後,胸部可能會鬆弛,便要用質料比較硬的胸圍,生產完之後肚皮鬆弛,也要穿上特別的腰封收肚。所以一位顧客一旦懷孕,我們便有生意可做了。”我說。

“原來是這樣,做女人真辛苦。”

“你為什麼對孕婦那麼有興趣?你對前妻仍然念念不忘,對嗎?”

“不是,只是我看到她懷孕,感覺很奇怪,我們曾經睡在一起,我熟悉她的,自然對於她的身體的變化很好奇,也很關心。”

“男人都是這樣的嗎?分手了,仍然想念她的身體?”

“不是每一個女人的身體他都會想念的。”陳定粱說。

“不是對她念念不忘,卻又想念她的身體,這個我不明白。”

“男人可能沒有愛過一個女人,卻仍然會回憶她的身體,只要她的身體曾經令他快樂。”

“如果象你所說的,男人的回憶可以只有性,沒有愛。”我說。

“難道女人不是這樣?”他反問我。

“女人的回憶必須有愛。”我說。

“說謊!”他冷笑。

“你憑什麼說我說謊?”我不滿。

“女人難道不會回憶和男人的某一場?”

“那是因為她愛那個男人。”我強調。

“回憶一場就是一場,不應該有其他因素。”

陳定粱這個人真可怕,他很自信,也很相信自己對女人的瞭解能力。女人當然會單單回憶某一場,但要女人親自承認這一點,是太難了。

“是一個女人告訴我的。”陳定粱說。

“她說她回憶你和她的一場,卻不愛你嗎?”我挖苦他。

“你很愛嘲弄人。”陳定粱沒奈我何。

“這是我的特長。”我得意地說。

陳定粱駕著他的吉甫車送我回家。

“宇無過第二本書什麼時候出版?我答應過替他設計封面的。”陳定粱跟我說。

“他去了美國修讀一個短期課程,她和徐玉有一點問題,不過現在應該沒事了。”

“是什麼問題?”他問我。

“每一對男女都有問題的啦!”

“說的也是。”他笑笑說。

“開吉甫車好玩嗎?”我看到他一副很陶醉的樣子。

“你有沒有駕駛執照?”他問我。

“有,是五年前考到的,已經續了一次牌,但從來沒有開過車。”

“你要不要試試開這輛車?”他問我。

“不,我不行的,我已經忘了怎樣開車。”

“你有駕駛執照就不用怕!”陳定粱把車停在路邊。

“來,由你來開車。”

“不!不!不!”我連忙拒絕。

“來!來!來!不用怕,我坐在你旁邊。”陳定粱打開車門不斷遊說我下車。

我大著膽子坐在司機位上。

“你記得怎樣開車嗎?”陳定粱問我。

我點頭。

“好!開始!”

我入波、踏油門絕塵而去,一路順風。

“不錯啊!”他稱讚我,“可以開快點。”

我踏盡油門,在公路上飛馳,不知怎的,整架車翻轉了。

我和陳定粱倒懸在車廂裡。

“怎麼辦?”我問他。

“當然是爬出去,你行嗎?”他問我。

我點頭,開門爬出去,我小時候常常做倒立,所以倒掛著出去也不覺得困難。最尷尬的反而是我穿了一條裙子,倒懸的時候,裙子翻起來,露出整條腿,讓陳定粱看到了,他也許還看到了我的內褲。

陳定粱爬了出車,再協助我爬出車。

“我們竟然沒有受傷,真是奇蹟。”陳定粱說。

我和陳定粱合力把吉甫車翻轉。

“這回由我開車好了。”陳定粱說。

“真是奇怪,我們在同一天翻車。”我說。

“有什麼奇怪?我們坐在同一輛車上。”

“我意思是說,我們同月同日生。”

“你跟我同月同日生?”他驚訝。

“是啊!十一月三日,同月同日。”

“竟然這麼巧合。”他一邊開車一邊說。

車子到了我的家。

“我到了,謝謝你送我回來,修車的費用,由我來負擔好了。”我說。

“如果還能開的話,我不會拿去修理,這輛車本來就滿身傷痕,象我。”他苦笑。

“再見。”我說。

“再見,真不想這麼快跟你分手。”陳定粱說了這句話,便開車離去。

我沒機會看到他的表情,但他大概更不想看到我的表情,我很驚愕,他說出這樣一句話。

回到家裡,我在鏡中看看自己,今夜的我竟然神采飛揚,原來女人是需要被仰慕的。咦,我的項鍊呢?森送給我的項鍊我明明掛在脖子上的,一定是翻車的時候掉了。

我連忙走到樓下,陳定粱的車已經去得無影無蹤了,那條項鍊到底掉在車廂裡,還是掉在翻車的地方呢?我發現我原來沒有陳定粱的傳呼機號碼。在街上茫然若失,正想回去的時候,陳定粱竟然開車回來。

“是不是想找這個?”他調低車窗,伸手出來,手上拿著我的蠍子項鍊。

“噢!謝謝你。”我歡天喜地接過項鍊。

“我在車廂裡發現的。”他說。

“我還以為掉在翻車的地方。”我把項鍊掛在脖子上。

“謝謝你,再見。”我跟他說。

“再見。”他說。

我走進大廈裡,他還沒有開車。

“你還不開車?”我問他。

他這時才猛然醒覺似的跟我揮手道別。

我心裡出現的第一個問題是:“怎麼辦?”

我沒有打算接受陳定粱,但仍然不知道怎麼辦,原來拒絕一個人也是很困難的。也許他並不是愛上我,只是今夜太寂寞,很想有一個女人和他溫存,而碰巧我是一個賣內衣的女人,他又錯誤地以為賣內衣的女人很開放,於是想試一下我會不會跟他上床。

我打電話給徐玉,想把這件事情告訴她,她卻搶著說:“宇無過回來了。”

“宇無過就在身邊,我讓他跟你說。”徐玉把電話筒交給宇無過。

“周蕊,你好嗎?”宇無過的聲音很愉快。

“很好,你呢?你剛剛回來的嗎?”我問他。

“我惦念著徐玉。”他坦率地說。

徐玉搶過電話跟我說:“他回來也不通知我一聲,嚇了我一跳。我們去吃宵夜,你來不來?”

“不來了,不便妨礙你們久別重逢啊!”

“你找我有什麼事?”徐玉問我。

“不要緊的。明天再跟你說。”

我掛了線,悲從中來,為什麼徐玉和宇無過可以那樣自由地在一起,而我和森卻不可以?我只好相信,我和森的愛情比起宇無過和徐玉那一段,甚至比起塵世裡任何一段愛情都要深刻和難得,只有這樣,我才可以忍受無法和他結合的痛苦。

我把蠍子項鍊放在溫水裡洗滌,如果我是蠍子就好了,只要夠狠夠毒,我會想出許多方法從那個女人手上把森搶過來,可是,我辦不到,有良心的女人,其實都不該做第三者。

第二天晚上,徐玉找我吃飯,她說宇無過要謝謝我替他照顧她。我們在一間韓國餐廳吃飯,宇無過比起去美國之前健康得多,就象我最初認識他的時候一樣。他的打扮依然沒有多大進步,仍然穿著一雙運動鞋,只是換了一個背囊。他沒有神經病,也算幸運。

“周蕊想知道蜂鳥為什麼可以倒退飛?”徐玉跟宇無過說。那是宇無過寫給徐玉的信上提及過的。

“因為蜂鳥的翅膀比較獨特。”宇無過說。

“怎樣獨特?”我問他。

宇無過說:“蜂鳥的翅膀平均每秒搏動五十次以上,因為速度如此快,所以可以在空中戛然停止,前進或後退。即使在平時的直線飛行,蜂鳥的翅膀也可以每秒搏動三十次,時速約五十至六十五公里,麻雀的時速只得二十至三十公里。”

“原來如此。”我說。

“其實倒退飛並沒有什麼用處。”宇無過說。

“為什麼?”徐玉問宇無過。

“人也用不著倒退走,若想回到原來的地方,只要轉身向前走就行了。”宇無過說。

“可是,人是不能回到原來的地方的,思想可以倒退飛,身體卻不可以。”我說。

“我寧願不要倒退。”徐玉把手放在宇無過的大腿上說,“如果宇無過象去美國之前那樣,不是很可怕嗎?”

“那段日子的你真的很嚇人。”我跟宇無過說。

他吃吃地笑。

“香港好象沒有蜂鳥。”我說。

“蜂鳥多數分佈在南北美洲一帶,總數約有三百多種。”宇無過告訴我。

“能找到蜂鳥的標本嗎?”我問他。

“你想要?”他問我。

“你為什麼對蜂鳥那麼有興趣?”徐玉不解地望著我。

“因為那是塵世裡唯一的。”我說。

“我在美國認識一位朋友,他對鳥類很有研究的,我試試問問他。”宇無過說。

“謝謝你。你有想過寫一個蜂鳥的故事嗎?”我跟宇無過說。

“科幻故事?”

“一個男人,化成蜂鳥,一直倒退飛,飛到從前,跟一個本來不可以結合的女人結合……”我說。

第四章 情人眼裡出A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