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二天早上,朱文聲回到辦公室,蘇珊已經整理好一份二十多頁的記錄給他。”原來十年來,你主持過一萬七千零四宗結婚儀式。”蘇珊說。”有這麼多?”朱文聲驚歎。

朱文聲決定按著名單上的電話打給由他主持婚事的夫婦。

他先打給十年前的十一月十日第一對註冊的夫婦,可惜資料太舊,已找不到他們。他決定在名單上抽樣打出一些電話。他隨意選了一對夫婦,打電話給他們。”請問是陳齊旺先生太太的家嗎?””你是誰?”一個女人接電話。”我姓朱,是紅棉道婚姻註冊處的註冊官。””我先生重婚嗎?”女人嚇了一跳。”你是陳齊旺的太太仇碧芝?””對。””我是你們當天的註冊官朱文聲,想知道你們的婚姻生活愉快嗎?你們是在一九八六年十二月七日結婚的。””噢,我很幸福呀,我們有兩個孩子,小的一個已經念一年級。”女人愉快地說。”恭喜你。”朱文聲心滿意足地掛線。”請問這裡是麥祖光先生和太太的家嗎?””我是麥祖光,你是誰?”一個男人接電話。”你和太太是在一九八九年九月十八日結婚的,我是當天為你們主持宣誓儀式的註冊官朱文聲,想知道你們的婚姻生活愉快嗎?””我和她在九三年離婚了,不要再提她。”男人憤怒地說。”是這樣嗎?真對不起。”朱文聲連忙向對方賠罪。”婚姻註冊處現在有這種事後服務的嗎?”男人好奇地問他。

一天之內,朱文聲總共打出二百六十個電話,很多夫婦已失去聯絡,給他找到的,幸福和不快樂的各佔一半。

第二天回到辦公室,朱文聲又按著名單打電話。”是誰傳呼一六二七?”一個女人復機。”是何清蓮小姐嗎?””你是誰?””你和陳文偉先生是在九二年十月八日結婚的,我是當天為你們主持宣誓儀式的註冊官朱文聲,想知道你們的生活愉快嗎?””我昨天剛改嫁。”女人憤怒地說。

朱文聲在這一對夫婦的名字旁邊打了一個交叉,仍然在一起的夫妻,他給他們一個圓圈,分手的,畫上一個交叉。

他又打電話給另一對夫婦。

這個電話打到那位太太的辦公室。

朱文聲重複一次自己的身分,那位太太嗚咽起來。”我丈夫在外面有女人,朱先生,你說我該怎麼辦?”這位太太向他請教。

朱文聲花了三小時來安慰她。

由於花了很長時間輔導這個女人,朱文聲今天只打出了八十八個電話,他決定明天繼續。

第二天回到辦公室,朱文聲又開始打電話。這次是打到一對夫婦的家裡,背景非常吵,朱文聲說明自己的身分。”我們正在打架。”那個男人解釋。

接著便是一片男女爭吵聲和搏鬥的聲音。

那個女人搶著聽筒說:”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竟然嫁給你!”

男人立即把電話搶回來,很禮貌的說:”請你別介意。””不介意。”朱文聲說。”你找我們,是不是有什麼獎狀之類要頒給我們?””只是修訂一些資料罷了。””噢。”男人有點兒失望。

接著是一下重重的撞擊聲。”八婆,你偷襲我?”那個男人怒吼。”方先生——”朱文聲叫他。”你不要勸我,我非打她不可。”男人怒不可遏。”不,我想問你,可否把你們註冊那天,我跟你們的合照曬一張寄給我呢?我記得那天我的笑容和甫士都很不錯。””我找找看。”男人說。”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