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五年前的一天早上,文麗珍在八時正就回到銀行上班,她經常是最早上班的一位職員,那天,她穿著一雙新的肉色絲襪。一個穿著筆挺西裝的男人走來出納部巡視。

“只有你一個人嗎?”男人問她。

文麗珍點頭。

原來他就是新來的總經理李大卓。她早就聽過李大卓的大名,在他調來主理這間分行之前,已經有很多同事談論過他,他們說李大卓是個十分勤力的上司,從一個櫃位出納員攀升到最大一間分行的總經理,可說是一個神話。大家對李大卓讚口不絕,說他在每一間分行工作時,無論那間分行有多少名員工,他也記得每一名屬下的姓名和個人資料,令屬下感到上司很關心他們。

“你是文麗珍,加入銀行已經七年了,對嗎?”李大卓問文麗珍。

文麗珍受寵若驚。

“你的貧血病好了一點沒有?”李大卓問她,“我留意到你的身體檢驗報告。”

“情況還是差不多。”文麗珍一板一眼地回答。

“這個李大卓真會關心人。”文麗珍心裡想。

自從李大卓來了之後,銀行裡的女人經常討論他,心儀他的女人,少說也有一打以上,不過,據李大卓的秘書說,李大卓是一個家庭觀念極重的男人,而且為人正派,似乎除了太太之外,並沒有其他女人。其實,他每天早上七時三十分回到銀行,差不多每晚都是十二時才離開銀行,還有什麼時間搞婚外情?

李大卓來了銀行大概半年以後的一天晚上十時多,文麗珍正在加班,李大卓經過出納部,看到她。

“文小姐,只有你一個人嗎?”

“還有兩位同事剛剛離開,我現在就走。”文麗珍站起來說。

“週末晚上還要加班,不用跟男朋友約會嗎?”

文麗珍羞怯地搖頭。

“我差點忘了。”李大卓從西裝口袋裡拿出一張字條給文麗珍,“我有一位朋友是當醫生的,他說這隻補血丸對貧血症有幫助,你可以試試看。”

“謝謝你,總經理。”文麗珍大為感動,沒想到總經理竟關心到一個小職員的貧血病。

“你住在西環的,對嗎?”

文麗珍點頭。

“很久沒有吃過西環著名的糖水了,很想吃一碗,你帶路好嗎?”李大卓說。

總經理竟然找她陪吃糖水,文麗珍的心跳得很厲害,只是點一下頭,不敢望李大卓。

李大卓駕車載著文麗珍到西環,文麗珍坐在車上,看到自己的大腿,才發現腳上的一雙絲襪不知什麼時候穿了一個洞,這個洞正好就在右邊的膝蓋上。這一雙絲襪,為什麼偏偏要選擇在這個時候爛呢,文麗珍氣死了,用手蓋著絲襪的那個洞。

太遲了,李大卓已經看到。

“你的絲襪穿了一個洞。”李大卓說。

文麗珍的臉漲得通紅。

“是給安全帶勾爛的嗎?”李大卓伸出一隻手指戮在文麗珍膝蓋絲襪破洞的地方,他的手指由絲襪的那個破洞裡伸展,從膝蓋一直上游到大腿,在她溫熱的皮膚上游走。

李大卓跟她說,他的工作壓力大得不得了。他的那位當社會工作者的太太只會關心邊緣少年和失蹤少女。

那天晚上,他們沒有吃糖水,去了時鐘酒店。那一雙穿了洞的絲襪就丟在時鐘酒店的地上。

文麗珍以為自己在戀愛,四年來,她一直在等李大卓離婚。

李大卓當然不會離婚,他看上文麗珍,只有一個原因——她向來沉默寡言,不愛跟同事交往——這是她歷任上司對她的評語。

這種女人決不會將自己和總經理的私情說出來,影響男人的前途。李大卓今日擁有的一切,是他二十年來艱苦努力得回來的,絕不可以毀在一個女人手上。如果不是為了安全,李大卓才不會看上文麗珍呢,銀行裡比她漂亮的女人多的是。所以,即使文麗珍真的守不住秘密,把私情揚出來,也沒有人會相信李大卓會看上她。

這一天,文麗珍花了一個月的薪水買了一套意大利名牌西裝給李大卓。

“穿在你身上會很漂亮。”文麗珍說。

“謝謝你。”李大卓正忙著穿回衣服離開時鐘酒店。

文麗珍坐在床沿緩緩穿上絲襪,她跟李大卓說:“我們以後換個地方見面好嗎?”

“好呀,附近開了一家新的,房租有折扣呢,我們下次去試試。”李大卓說。

“不,我意思是我不想再來這種地方,在這種地方,令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壞女人。”

“不來這裡,可以去哪裡,難道去你家和我家嗎?”

“四年了,我們連個見面的地方都沒有,為什麼不租一個房子,你又不是負擔不來,我想跟你有一個家。”文麗珍摟著李大卓說。

“我們遲些再談吧。”李大卓說。

每一次提起這個問題,李大卓總是這樣說。

一天晚上,文麗珍穿著那雙綠色的絲襪睡覺,她夢到自己在森林裡,她是森林裡的一隻螳螂,有綠色的腳,螳螂愛上了森林王子,於是一直偷偷躲在王子一頭綠色的頭髮裡。一天,森林王子愛上了荷塘裡的一朵荷花,荷花不愛他,森林王子跳進荷塘裡殉情,螳螂因此不幸淹死了。

文麗珍從夢中驚醒過來,森林王子原來並不愛她。四年來,她不敢肯定李大卓愛不愛她,若說不愛,她為什麼會跟她上床?而且已經四年了。若說愛,這四年來,除了跟她上床之外,他為她做過些什麼。她連一份小禮物也沒有送過給她。

這一次,她一定要試探他。

文麗珍自作主張,透過地產公司看過幾間房子,其中一間在灣仔,四百多尺,月租八千元,文麗珍付了按金和租金。

“我們租個地方好嗎?”這天晚上,文麗珍跟李大卓說。

“很麻煩的呀。”李大卓推搪。

“我已經找了一間房子,在灣仔,月租八千元。”文麗珍說。

“八千元那麼貴?你自己付租金嗎?”李大卓生氣。

“我怎麼負擔得來?”文麗珍委屈地說。

“那你為什麼自作主張?”

“我已經交了按金和一個月租金。”

“我沒錢。”李大卓說。

“你根本不想跟我一起,好呀,明天我把我們的關係告訴所有人。”文麗珍生氣地說。

李大卓連忙哄她:“我如果不想跟你一起。就不會跟你一起四年。我的財政大權都在我太太手上,怎可以一個月拿八千塊錢出來?”

“你什麼時候離婚?”文麗珍問他。

李大卓心裡很氣,心想你這個女人是什麼東西,竟然妄想我為你離婚?可是,他怕她把兩個人的關係說出來,唯有哄著她:“兒女還小,我不想他們在單親家庭長大,待他們長大一點,我一定會給你一個名份。”

“那間屋怎麼辦?”文麗珍相信了他。

“按金和租金就當白白賠給人吧。”李大卓說。

以後,她又得再到這種鬼地方幽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