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分享

“你要跟她結婚嗎?”

陳澄域不作聲。

“你真要跟她結婚?”

他繼續沉默。

我幽幽地看著他,待他發言。

屋內靜得令人有點耳鳴、暈眩,甚至令人連呼吸都覺得困難。但,我喜歡這種環境,尤其是知道他一直以來在隱瞞、欺騙我,左右逢源——這個環境實在配合我的心情,我恨不得一世都跟他困在這裡,分享他的欺瞞。

終於,他抵受不住死寂的空氣,離開沙發,站起來,踱步到窗旁,雙手把窗推得更開,看著窗外。

我的視線一直沒有離開他。

“是,我兩星期後跟她結婚。”他轉過身來,看著我,“我們分手吧!”

我換一個坐姿,企圖看清楚背光的他。

“我不介意。”我淺笑,“請不要離開我。”

我站起來,走到他的身旁,用手勾著他的脖子,輕輕地吻他的嘴唇。然後,我再說一遍:“我不介意。”

他皺著眉,一臉懷疑。

“我愛你,我不介意。”我的一雙手仍然勾著他的頸項。

他沒有推開我——一個男人根本不可能推開這樣的一個女人,我是無可救藥地愛著他,做一個見不得光的女人。

之後,他一邊結他的婚,一邊和我痴纏,分身乏術;而我,則一邊跟他廝磨,一邊跟蹤他的妻子,同樣分身乏術。

我可沒打算結識這個女人,我只想知道自己在跟一個怎麼樣的她分享陳澄域。

接下來的一年,只要他任職空中小姐的妻子在港,我都會抽空跟蹤她,通常是我外出採訪的前後,用少許時間看看她做什麼。至於我怎麼知道她在香港,會在哪裡出現?多數是陳澄域說漏了嘴,或者通電話時給我偷聽到的。

他的妻子多數只是去書局看看書、跟朋友喝喝下午茶,並不太多采多姿。只是,她似乎很愛陳澄域,因為她每天都會到市場買菜,給他做晚飯。有些男人常抗議現代女性不肯煮飯,我看其實是他沒資格吃。

女人只會為心愛的人走進廚房,大費周章。原本懂的不用說,不懂的都會去學,只希望能讓他喝一碗老火湯,吃一頓溫馨、有益的住家飯。就連我這個見不得光的女人,都會找機會給陳澄域煮個湯或做個便當。

她買菜的款式很多,天天新款,日日不同,大概很會做萊。一次,我聽見她對雞販說:“請給我選一隻小鴨,我想做八寶鴨。”

“太太,你自己做八寶鴨嗎?很複雜的呢。”

“是,我丈夫愛吃。”她甜甜的笑。

我的天,她竟然會做八寶鴨?又要去骨又要釀料又要燜燉……她很愛陳澄域吧!

自此以後,我停止了跟蹤,因為我不再孤獨,我知道自己不是孤獨地愛著陳澄域。

我和她再見面,是因為我們都在差不多的時間懷孕。

起初知道自己有了孩子時,我並沒有告訴陳澄域,怕他要我打掉他。因此,當我在婦產科醫生診所遇上他陪太太複診時,我和他都很愕然。

翌日他在我家問:“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有了孩子?”

“我怕你要我打掉他。”

“你留住他,日後的路便難行。”

“你要跟我分手嗎?”我慌張的問。

“不是我要跟你分手。”

他忽然哭了,哽咽著說:“而是你終有一天會遇到一個你愛他而他又可以給你名分的男人。”

“你愛我嗎?”

“我當然愛你,難道我花那麼多心思只是要一個上床的女人嗎?”他氣得聲音都顫抖了。

在知道他要結婚前,我以為他只愛我;在他真的結婚後,我根本不知道他是否愛我,我亦沒有深究。我只知道我愛他,願意專心一意地將我的愛傾注在他身上。

我一直只看到自己如何愛他,卻忽略了他擁抱我時所散發出的關愛;我抹殺了他從不間斷地為我補添巧克力時的細心;我漠視了我生病時他焦急的眼神,我以為他不愛我。

原來,他是愛我的。

我撲到他的懷裡,說:“讓我留住這個孩子吧,我想跟你生一個孩子。”

他不語,只溫柔的撫模著我的頭髮,憐惜的看著我。過了不知多久,他開口說;“那讓我替你找另一個醫生,你看見她只會不高興。”

“不,他是香港最好的婦產科醫生;況且,就讓我們結個伴吧,我第一次懷孕,我怕。我知道你愛她,她愛你,我是不會揭穿大家的。”

就這樣,我和她在診所相遇得多,沒幾天就變得頗稔熟,而且我倆出奇地投契。當然,我們都愛著同一個男人。

我倆一起去檢查,一起去醫院學習生產需要的技倆,一起去買嬰兒服,甚至一起住院生產。

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我信守我的諾言,一直沒有破壞他們的關係。

看見他細心照顧妻子時,我竟絲毫不感妒忌,反而更加愛他。而他亦對我愈加關心。

我以前不相信,一個男人可以同時愛著兩個女人;現在我相信了,因為我真的感受到他對我們的愛。

我願意默默的和她一起守護著他。

結果,她生了一個兒子,我得了一個女兒。

一天,她抱著兒子來到我的女兒跟前,對他說:“你以後要好好愛護妹妹啊!”

我驚訝得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她。

“你就是他外面的女人吧。”她悲哀地看著我。

我無言,眼淚流了一面。

她續說:“我一直知道他在外面有個女人,那天在醫務所看見你,我便知道是你了。”

“對不起!”

“不要讓他知道我知道,讓我們保持現狀好了。”

但是我做不到,因為我無法忘記她哀傷的眼神,我無法否定我對她的傷害,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跟別人分享自己的丈夫的,最少我知道她不能,她只是無奈接受。

所以我不響一聲的帶著女兒離開醫院,離開香港,離開這段原本就不應該開始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