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是一隻迴歸的鳥

林康悅呆坐在床上。

不知道有多少個晚上她已是這樣於了。

她身旁的男人一臉幸福地熟睡,她伸手模了模他的臉。

這個是她最愛的男人。她知道,她今生最愛的一定是翁朝山。

他說要給她最好的,他做到了,她的日常生活根本不用她操心。

他說會很疼愛她的,他也做到了,事無大小他也處處保護著她。

在翁朝山的心裡,林康悅是他的最愛。

可是,五年了,翁朝山和林康悅走在一起五年了。

林康悅開始感到厭倦。

她知道他很愛她,可是平淡的生活帶來厭倦的感覺。

翁朝山無法給她刺激。

她想要更多。

“我是林康悅。”她正在把文件儲存為檔案。

“康悅,我是朝山。”翁朝山停頓了一會,“你現在很忙嗎?”

“我正在整理文件。有什麼事?”她現在真的很忙,她要儘快把這些文件完成給上司。

“我們今晚一起到chr’onl’cie吃飯好嗎?你說很想到那裡嚐嚐的。”他想令她快樂。

“今晚……”她停下來。

“今晚我約了同事吃晚飯……改天吧,好嗎廣她撒謊。

“我不認識的嗎?所以不能一起吃飯?”傳來失望的聲音。

“是的。”她不再說話。

“好吧,那麼再見了。”電話掛了線。

這不是林康悅第一次藉故拒絕與翁朝山吃晚飯。

她的藉口總是是多得很,他卻完全相信她。

他認為信任可以見證愛的存在。

他愛她。

林康悅約了羅曼麗到chr’onl’cie吃晚飯。

其實,林康悅對chr’oni’cie一點也不感陌生。

她想給他多一個討好自己的機會。她經常認為她的隱瞞是偉大的。

林康悅向羅曼麗招手。

羅曼麗在林康悅的對面坐了下來,“一杯VanillaSoda。”她吩咐侍應,“你要什麼?”

“AlmondSoda。”

“你不和朝山吃晚飯嗎?羅曼麗無心地問。

“我推掉他了。”林康悅一副平淡的口吻說。羅曼麗反而認真起來,“你們吵架了?”她知道朝山一向容忍林康悅的任性。

“我們要是可以吵架便好了。”她真的希望。

羅曼麗不想再猜,“乾脆告訴我是什麼一回事好了。”

侍應送了兩杯soda。

林康悅喝了一口AlmondSoda,“我厭倦了現在平淡的生活。”

“那你想怎麼樣?”

“我要多一點刺激。”林康悅像已下定了決心。

羅曼麗很不認同她的心態,“你還愛翁朝山嗎?”

“我最愛的是他,所以我不會離開他。”她停頓了一會,“我需要多一個男朋友。”

“我常聽說有第三者介入,卻沒聽說有人刻意找來第三者。”羅曼麗語帶諷刺地說。林康悅毫不介意,“你別諷刺我好嗎?你不是我,你不會知道我對這種平淡有多厭倦……”

“平淡也可以是一種幸福。”她很羨慕林康悅,她有一個很愛她的男人。

“但在平淡中加點刺激不是更好嗎?”林康悅不想這一生就那麼平平淡淡地過。

羅曼麗沒有說話,只是專心地喝著她的VanmaSoda。

終於能夠準時把文件趕起,即使她昨晚只睡了兩小時。

這是她一貫的作風。她不喜歡拖欠別人。

林康悅抱著所有文件乘電梯到三十樓。

她往邵重俠的辦公室走去。

“進來。”

林康悅把手上的文件整齊地放在邵重俠的書桌上。

“這是邵先生要我準時完成的文件。”她恭敬地說著。

邵重俠翻開文件夾,略略地看了所有文件一次。

他抬頭,“康悅,你做得很好。”他真心地讚賞她。

“謝謝邵先生的讚賞。”林康悅有點兒高興。

“很少人能像你這般準時。”邵重俠看到她的黑眼圈,“看來你用睡眠時間來爭取準時交貨。”

林康悅很不習慣他這樣看她,“這是我一貫的作風,我不喜歡拖欠別人。”

這是邵重俠最欣賞她的地方。

他向她投以一個欣賞的微笑。

她從不知道他有這麼迷人的笑容。

這一晚翁朝山帶林康悅到chr’oni’cle吃晚飯。

“喜歡這裡嗎?”翁朝山看著林康悅的臉。

她一直在笑,“喜歡,這裡的裝飾很不錯啊!”林康悅看到翁朝山滿心歡喜地笑了。

他希望自己能令女朋友快樂。

“芝士娟魚柳,一杯Espresso。”他看著她,“你要些什麼?”

“煙三文魚柳,一杯AlmondSoda。”她心不在焉地說。

“康悅,你最近的工作是否很辛苦?”翁朝山關心地問,“你好像變得憔悴了……”

林康悅感覺到他對她的疼惜,她溫柔地朝他微笑,“只是近來較多文件要處理罷了,你不用擔心。”

“你真的很喜歡工作嗎?”他不想她有一點兒辛苦。

她知道他想說什麼,“我熱愛我的工作,朝山。我不喜歡在家裡閒著。”

“你以為我沒有能力養你?”他的收入足以養活幾個家庭。

她知道他絕對有能力養她,“不是。我沒理由要你養我。畢竟,我們還未結婚。”

“是你不答應我的求婚……你知道我愛你啊!”翁朝山根本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林康悅不作聲。

侍應送來了晚餐。

兩人沉默地吃著自己的的晚餐。

每一次翁朝山向她求婚的時候,她的腦海裡總閃過邵重俠那嚴肅而俊朗的臉。

她每一次總是以各種藉口拒絕翁朝山的求婚。

“對不起。”他的說話打斷了她的思緒,“我不應該催促你結婚的。”

每次都是他先說對不起,但錯不在他。

林康悅不期然地拿邵重俠和翁朝山來比較。

翁朝山也是個俊朗的人,但,她面對這張臉已經有五年了。

翁朝山也是個嚴肅的人,但,在面對她的時候,他總是向她投以溫柔的微笑。

她知道自己愛上了邵重俠。

她想重拾剛開始戀愛時的感覺。

林康悅今天沒有上班。

她感到頭很重很重,這是她早上起來的第一個感覺。

她好像有一點點發熱。

翁朝山想留下來照顧她,她說他的事業較她重要。

他說下班後會陪她看醫生。

她一直在看天花板,腦海浮現五年來翁朝山對她關懷備至的情景。

然後她看到了邵重俠迷人的笑容。

她一直容許這個影象存在。打從起初已經錯了。

電話響了起來,她緩緩地伸手去接。

“喂,我想找林康悅。”是很沉實的聲音。

電話裡傳來一把陌生的聲音,“我是林康悅,你是誰?”這聲音好像……

“康悅嗎?我是邵重俠。”

林康悅清醒了,結結巴巴地說,“邵……邵先生?”她不相信他會打電話給她。

“你的病情怎樣?”他關切地問。

“只是有一點點頭痛和發熱罷了。”她的聲音有點兒沙啞。

“是嗎?那麼要多點休息……”他停頓下來,沒有說話,也沒有掛線。

林康悅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你……”

“你……”

兩人同時說話。

“你先說吧。”邵重俠心裡有一點緊張。

林康悅吸了一口氣,“你能出來嗎?”她現在很想見他。

“當然可以。”他也很想見她。”我們在estonicafe見面好嗎?這一刻他真的很興奮。

“好的。”她蒼白的臉露出微笑,“一會兒見。”

邵重俠一直在想該如何對林康悅說出自己的心意。

林康悅選了一條米色長裙赴約,曾經,她也為見翁朝山而細心選擇一條裙子。

邵重俠看到她緩慢地走來,連忙扶她坐了下來。

“康悅,你看了醫生沒有?”她的臉很蒼白。

她微笑,“還沒有,朝山下班後會陪我看醫生。”

邵重俠一直看著林康悅。“他是你的男朋友?”

她點頭。“我們一起五年了。”她也看著他。

她知道自己也愛邵重俠。

兩人點了午餐。侍應來把他們的杯子注滿水。

邵重俠放下了刀叉。

他捉著她的手,“我愛你,康悅。”他終於說出來了。

林康悅定定地看他,“你說什麼?”

“我愛你,林康悅。”邵重俠認真地說著。是一陣的沉默。

林康悅垂下了頭,“謝謝你,重俠。我真的很高興。”

“我知道,你不會離開他。”他要以自己的深情感動眼前人,“我不介意當第三者。”

她的視線開始模糊,“重俠,我自己的問題終於解決了。”

她作出一個釋懷的微笑。

邵重俠不明所以,“你是說我們可以在一起了嗎?”

她搖頭。“我們就是永遠不能在一起,重俠。”她緩緩地抽回她的手。

邵重俠露出愕然的表情。

“我經常埋怨朝山不能再給我像初戀般的感覺。”她看著他。

“我可以給你的。”他會給她想要的。

“朝山也曾經給我這份甜蜜。”她停了停,“他也曾經像你一樣非常認真地說愛我。”林康悅不會忘記她當時有多感動。

然而,現在當有另一個男人對她說“我愛你”時,已不能再令她感動了。

“他還有說很愛你嗎?”邵重俠想她幸福。

她搖了搖頭,“但他以行動證明給我看。他給我最好的。”

“我們真的不可能嗎?”其實他已猜到了答案。

“我已沒有多餘的心給其他人感動了。”她笑著說,“也許,打從開始我也不應該當一個貪婪的女人。”

邵重俠希望當第三者的機會也沒有了。

翁朝山和林康悅之間根本容不下他。

他真的很想與翁朝山見面,據說他是一個很好的男人。

“愛情也許會轉化為感情。”她突然冒出一句說話。

他喝了口拔蘭地。“你想要一個像我這樣的朋友?”

她認真起來,“你想跟我絕交嗎”

兩人邊笑邊乾杯。

那是個非常愉快的下午。

邵重俠扶著不適的林康悅回她的家。

心急如焚的翁朝山開門給他們。

邵重俠把林康悅交在翁朝山的手上,看了他一眼,便離開了。

“那是你的朋友嗎?”他模了模她的頭髮。

她覺得臉頰好熱,“是啊……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翁朝山扶著她站了起來。

“朝山,我是個……貪婪的……女人……”他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他模了模她灼熱的臉,“傻瓜,你生病了,不要說那麼多話。”

她把嘴貼近他的耳朵,小聲地說,“但……今生今世我只會對你的愛貪婪。”

林康悅開懷地笑了。

因為,翁朝山就在她的身邊。

因為,平淡的幸福就在她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