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重聚的祝福

邱清智剛從浴室出來,電話即響起。

“邱清智,我是範玫因,你猜我在什麼地方?”

“這是長途電話嗎?你在國外?”

“是的。”

“你是不是在斐濟?”

“對了,你很聰明。”範玫因的聲音很興奮。

“想不到你整天嚷著要去斐濟,結果真的夢想成真了。”

“嗯,這兒的風景真的美得像明信片,水清沙幼,椰樹處處。我每天早上游泳,晚上蒲酒吧。這裡的人都很熱情。”

“島上有好看的男人嗎?”

“有的,可是他們的膚色都太黝黑了,我接受不來。”她笑。

“邱清智。”

“嗯?”

“真希望你在身邊,那麼我們就可以一起看斐濟的月光。”

“現實中的斐濟月光和我們在巨型廣告中看到的一樣嗎?”

“不一樣的,現實中的斐濟月光很溫柔很溫柔,淋浴其中,你的萬般失意就會如煙消逝。為什麼所有教人治療失戀的書籍都沒有提及這裡?”

“或許他們以為天下間的月亮都一樣。”

“才不是!”

“只要你喜歡,太陽、月亮、星星都不敢逆你意思。”邱清智笑。

“我會給你買手信,你想要什麼?”

“我不知道斐濟有什麼特產。”

“那你要一個曬黑了的範玫因嗎?”

“好吧。”他裝出一把免為其難的聲音。

“那再見了。”

“小心一點,再見。”

邱清智放下電話。剛才有一刻,他以為電話會是夏心桔打來的,想不到傳人耳朵的卻是範玫因的聲音。他和範玫因上一次見面已是三個月前的事了。那一次他們談到昔日的夢想、對於刊在廣告版上的斐濟滿懷憧憬。他慶幸他們的重逢多麼美好,要知道,太多分手的情侶都只落得生死不相往來的下場。

範玫因回到香港後立刻約邱清智見面,他們在中環一間名叫ChinaTeaClub的館子吃飯。

吃飯期間,邱清智的手提電話響起,他接聽過後,尷尬地道歉。

“不要緊。剛才你那電話鈴聲是什麼曲子?我覺得很耳熱。”

“我沒有留意。”

“是嗎?”

“你是不是給我買了手信?”他抬頭微笑。

“對呀,這些沙漏都是給你的。”範玫因拿出四個沙漏,它們的大小都不同。

“我要這麼多的沙漏幹什麼?”

雖然它們都很漂亮,但邱清智不知道範玫因一下子端出四個沙漏是怎麼回事。

“這四個沙漏,沙由上面流到下面所需要的時間,分別是六十分鐘、三十分鐘、十五分鐘和五分鐘。當你想念一個人時,就把一個沙漏放在眼前,限定自己沙流盡了便不可以再想

她。起初的時候當然用最大的那個,慢慢地,用的沙漏小了,思念也變得淡薄。直至有一天,你可以徹底忘記那個人。”

邱清智沒有作聲。

“這方法是我一位朋友教我的,我就是靠它來忘記邵重俠。事實上,我思念他的次數已經少了很多。”範玫因苦笑。

“你看得出我在思念一個人嗎?”

她點頭道:“嗯,就是那個聲音動聽的女人?”

“邱清智之心,路人皆知。”他無奈地自嘲。

“這些年來,我才發現思念是沒用的,思念一個人,不如嘗試和他發展,如果沒可能就應該抽身而退。思念得再狠又有什麼用?不屬於你的,就不屬於你。”範玫因告訴他,又告訴自己。

“你還有和她聯絡嗎?沒有的話,我的網站也許可以幫助你。”

“不用了,事實上,若果我想聽她的聲音,每晚都聽到。”範玫因露出狐疑的神情。

“因為她是夏心桔。”

“Channel—A的夏心桔?”

“就是那個夏心桔。”

於是,邱清智就把他的故事告訴範玫因。

從ChinaTeaClub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十一時許,範玫因跟邱清智道別後就乘的士回家。

車廂裡的收音機正播放夏心桔的節目,在那晚以前,範玫因絕對想不到她和擁有全港最紅聲音的夏心桔,曾愛上同一個男人。

“以下我要播的是DanFogelberg的《Longer》。”

一段悠揚樂聲傳來,那不是夏心桔最愛的《Longer》嗎?範玫因想起來了,剛才邱清智的電話鈴聲也是這首曲子。留不住人,他選擇留住一首動人情歌,她現在才知道他是這麼深情。

範玫因已經不愛邱清智了,可是她希望他幸福快樂。他是一個難得的男人,夏心桔為什麼沒有好好珍惜他?他配得到一段最好的愛情。

於是一個傍晚,範玫因在Channel—A開始前一小時往電台等候夏心桔。她知道自己的行為有點冒昧,可是既然邱清智不肯親自前來,她只好代替他,一段糾纏不清的關係對大家都沒有好處。

範玫因等了一會兒,夏心桔就出現了。

“夏小姐。”

夏心桔抬頭。

“我是邱清智的朋友,你介意和我坐下來聊一聊嗎?”

範玫因看到她的神情剎那間就變得很在意。

“他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吧?”

“不是的。”

夏心桔吁了一口氣:“好吧,我們可以在那間小店喝杯咖啡。”

範玫因知道曾經有很多個晨曦,邱清智都在那裡等待夏心桔。可是這些年來,都已經物是人非了,夏心桔還愛那個守候她的人嗎?

“邱清智很想念你。”範玫因甫坐下來便說。

“我們已經很久沒見面了。”

“如果你還愛他,你們隨時可以複合。”

“請問你是他的什麼人?”

“嗯,其實我是他的初戀情人範玫因,前陣子我看過邱清智,他對你仍是念念不忘。”

“你找我,是因為你想和他在一起?”

範玫因聽出夏心桔語氣中的一點妒忌。

“不是的,我和他都已經沒有那種感覺。”

夏心桔鬆了口氣。

“如果你知道我們之間的所有事情,你就會知道這段關係是多麼複雜。很多事情發生了,就不能回到以前。”

“可是就這樣放棄邱清智,你會甘心嗎?”

夏心桔默然。“若然人們種的是愛情,結果當然是愛情;可是我們起初種的是報復和仇恨,所以我們得不到理想的果子。”

範玫因望著眼前的女人,不明白她為何要苦苦否認。她怎會對邱清智毫無感覺呢?她彷彿感受到自己每次提起“邱清智”,夏心桔的心都要痛一下。她怎能說他們種不出愛情,她現在不是已經愛上邱清智了嗎?

“無論怎樣,你也應該給他一個機會。”範玫因輕輕地說。

“我們只會互相傷害。”

“所以從中你們學會了珍惜。”

夏心桔無言以對,惟有苦笑。“為什麼你一定要我們走在一起?”

“因為我嘗試過被所愛的人拒絕,這種感覺太難受了,我不希望邱清智也嚐到這種滋味,我希望他快樂。”

“我也希望他的日子過得好。”夏心桔真心地說。

她看看手錶,還有十五分鐘Channel—A就要開始。

“范小姐,我要走了,這是我的名片和電話號碼,或許我們日後可以再聯絡。”

夏心桔微笑:“我覺得你是一個值得交的朋友。”

“嗯,我也實在想不到可以認識夏心桔,如果我的同事知道了,他們一定很羨慕。”

在店子門前,範玫因問:“你有話要我轉告他嗎?”

“請代我問候他。”

“這並不是他想聽的話。”。範玫因搖搖頭,“你還愛他嗎?”

夏心桔抿著嘴巴。

“邱清智真的很掛念你,他的電話鈴聲就是你最喜愛的《Longer》。”

“嗯。”

夏心桔還是轉身離開了,範玫因有點失望。

“范小姐?”

夏心桔突然折返。

“我承認我其實是愛他的。”她深深地說,“可是我很累了,短時間內我也不打算再談戀愛,你明白嗎?”

範玫因理解地點頭。

“謝謝你,再見。”

夏心桔攬著她的皮包飛快地往電台跑去,她的髮髻因此鬆散了,但她的背影卻是輕鬆豁然的。對自己坦白,才是最大的釋然。

在回家的路上,邱清智碰到了範玫因。

“為什麼你會在這兒?”他詫異地問。

“你不歡迎我?”

“不是的。”他笑,“你要上來坐嗎?”

範玫因搖搖頭,她指著一個亮燈的單位問:“你住在二樓從右邊算來第三個單位?”

“是的,你的記性真好。”

“嗯,你從前不是常常教訓我出門要關燈嗎?你現在卻偷了我的習慣。”她朝邱清智做了個鬼臉。

邱清智的臉有一點紅,這個是範玫因的習慣嗎?他只記得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他渴望有人等他回家,那個人曾經是孫懷真,後來是夏心桔,當她們都離開他以後,他就只剩下一盞孤燈。

範玫因把臉湊過來。“嗯,我要告訴你一件事,但你不許生我的氣。”

“說吧。”邱清智放下公事包,站到她的身邊。

“我剛剛找過夏心桔。”

他臉色一沉。

“不是說好不許生氣?”

“何必呢?”邱清智苦澀地問。

“我肯定她對你仍未忘情。”範玫因說,“她起初還以為我找她,是為了要跟你複合,那時候,她是有點妒忌的。”

邱清智沒有說話。

“她還說她依然喜歡你。”

“胡說!”

邱清智連夏心桔有沒有真正愛過他都不知道,他怎能相信範玫因的話?夏心桔曾在他和孫懷真面前對孟承熙說過許多遍“我愛你”,和他一起以後,卻總是吝嗇這句話,她對他說得最多的,只是“對不起”和“不要對我這麼好”。

是深深的誤會造成深深的傷害,還是深深的傷害造成深深的誤會?看著邱清智的臉,範玫因知道他並不相信她,或許他是很想相信的,只是他不敢。

於是她嘆了一口氣:“邱清智,你為什麼要選用《Longer》作電話鈴聲?”

像被看穿了心事般,霎時間,他的樣子變得有點狼狽。

“你們都很固執,為了讓自己不受傷害,寧願拒絕愛情。”

她不再說話,只緊緊地望著他。

“我真的很難相信你。”邱清智終於慢慢抬起頭,“可是我知道你不會說謊,她真的這樣說了?”

“對,不過她也說她累了,暫時無意再談戀愛。”範玫因坦白承認。

“是嗎?”

“請你給她一些時間,我真的相信你們會再走在一起。”

“你知道決定權從來都在她手上。”他苦笑。

“你答應我會找她?”

邱清智終於被說服,他點頭說,“盡避你說得很樂觀,但我也以為機會不過一半半。”

“我喜歡夏心桔。如果你們複合,我會祝福你們。如果你們複合失敗,你可以用我的沙漏方法忘記她,或許我也可以陪你看斐濟的月光。”

“你什麼都為我設想到了。”邱清智感激地說。”

“雖然我們分手了,我電希望你有一個好歸宿。”她微笑,“不過我知道這樣的話,我會很吃虧,因為大概不會有人肯陪我暢遊餘下的半個歐洲和照顧我的下輩子了。”

他憐惜地撫模她的頭:“怎麼會呢?”

“謝謝你。”她的眼眶有點發紅。

“你為我做了這麼多,我才應該謝謝你。”他說,“可是我真的想不到你會去找夏心桔。”

範玫因露出一個燦爛笑容。

為什麼她要熱心插手邱清智的事呢?那是因為她不願看見他的失意,人世間的不幸已經夠多了,她希望自己珍惜的人幸福。

當她年少時,她不瞭解他對她的好,直至遇上邵重俠,她才明白世間上肯憐惜疼愛自己的人並不多,重遇邱清智,她不知道多麼高興。

他們的青春歲月都已經流逝了,在昔日夢想——幻滅的同時,她只希望能夠幫助他實現一些未圓的夢,她不知道自己做得好不好,但是她已經盡了力。

舊情人是人生中的餘溫。千迴百轉又重聚,這些,都是值得珍惜的際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