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請你離開我!

由溫哥華飛回香港的航班上,莫君怡沒想到會在飛機上遇見杜蒼林。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她寧願滯留在溫哥華的機場,也不願杜蒼林看見她如斯模樣。

她頭髮凌亂,衣不稱身,懷中的孩子一邊哭哭啼啼,一邊拉扯她的衣領,莫君怡現在看來比真實年紀老十多歲。

她看過去杜蒼林那邊,他妻子溫柔地依偎在杜蒼林的肩膊上,身穿名牌的孕婦裝,她享受著世上所有的溫柔。

莫君怡把一切看在眼裡.心中悲憤莫名。為什麼杜蒼林身旁的那個並不是她?為什麼自己要受著這樣的折磨?為什麼對杜蒼林還有依戀?她的眼淚緩緩地流下來,腦海不斷湧現這一年多,在彼邦難熬的生活片段。

莫君怡終於受不了,她抱起了孩子,慢慢向著杜蒼林那邊走去。

當杜蒼林看見莫君怡走過來的時候,露出驚訝又忱惜的表情。他估不到他能再遇見莫君怡,他曾找她千百遍,他知道她恨他。

他看見她懷中的孩子,他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這是他的孩子。

“他是你的孩子,你來抱他吧!我受夠了!”

莫君怡把還在大哭大嚷的孩子放在杜蒼林懷裡,然後轉身急速地走開了。

杜蒼林接過小孩子,小孩子立即止住了哭聲,安靜地躺在杜蒼林的懷裡。

杜蒼林的太太目睹這一幕,驚訝得沒法說上半句話,其實不用說也明白髮生什麼事,也許沉默是最好的反應。

莫君怡躲在洗手間裡,沒有勇氣走出去。

以前,每一天也盼望與杜蒼林重逢,告訴他自己還是多麼愛他,她甘願這一生也只是他的副選。但今天再遇見杜蒼林,她感到那種撕裂的心痛,她才發覺自己已被杜蒼林弄至遍體鱗傷。

她害怕再見他一面,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她寧願連自己的孩子也不要了。

十多小時的航程,杜蒼林就是這樣抱著小孩子,細心地照顧他。他不時望向莫君怡的座位,她始終沒有回來。

他知道他欠她的實在太多了,他知道只有他負她,他一生也不能彌補對她的傷害。

他希望她能找到一個愛她的人,重過新生活,但想不到她竟為他生下了孩子。

莫君怡這刻只能與淚水抱擁,她想著以往和杜蒼林一起偷偷模模的日子,雖然沒有什麼名分,但她知道自己是快樂的。她以為她愛他,甘願生一個與他相似的孩子,每天猶如與杜蒼林一起。可惜莫君怡萬萬想不到孩子所帶來的折磨,令自己在杜蒼林面前徹底地失去尊嚴。

飛機還有數分鐘便會降落香港國際機場,真的把孩子讓給杜蒼林?莫君怡思緒混亂,她從沒想過這個問題,因為她沒想過自己再遇杜蒼林時會如斯狼狽。

“先生,對不起!我認錯人了,我以為你是那個拋棄我的前夫。”莫君怡站在杜蒼林身邊說。“打擾你和你的太太,真的不好意思!”

莫君怡把杜蒼林懷中的孩子搶過來,低著頭返回自己的座位。

“你不認識她的嗎?”杜蒼林的太太冷冷地問。

“不認識的。”杜蒼林拍拍妻子的肩膀。

“但當她把孩子交給你的時候,為什麼你不拒絕?”她實在感到很疑惑。

“太突然了,我也不知怎樣反應。你也聽見,她也怪可憐的,幫別人一把沒有什麼大不了。”杜蒼林憂憂地說。

飛機終於降落香港國際機場,莫君怡已抱著孩子飛快地衝出飛機艙。杜蒼林只能望著莫君怡的背影離開。

莫君怡這刻沒有想過自己能跑得這麼快,她害怕再見杜蒼林一眼。剛才她鼓起最大的勇氣,抑壓自己的哀傷,做了一場以為沒有瑕疵戲。

莫君怡已經沒有杜蒼林了,她不能連孩子也失去,始終孩子太像他了,孩子是她唯一的慰藉。

莫君怡回到家後,只感到萬分疲憊。她不知道杜蒼林會怎樣想,她電不想知道,她盼望以後也不會再遇上他。讓一個不能愛你的人知道你還是那麼愛他,只令自己的痛苦無限地延伸,你別期望有重生的一天。

後來,莫君怡找了一份配音的兼職工作,以便照顧孩子。要上班的時候,她會把孩子交給住在隔鄰的簡太太。

簡太太已五十多歲,丈夫和孩子白天全都上班去了;她一個人呆在家裡也悶得發慌,所以很樂意替莫君怡暫時照顧孩子。

一天,莫君怡下班後,便返回簡太太那裡接回孩子。

“簡太太,又麻煩你了。孩子今天有沒有哭哭鬧鬧呢?”莫君怡摟抱著正在酣睡的孩子。

“怎會呢!別那麼客氣。他是一個很乖的孩子,我不知多麼的喜愛他!”簡太太輕輕地捏了孩子的面頰一下。

“謝謝你,遲些有時間過來我家吃飯吧!”莫君怡向簡太太說。

“你真客氣。呀!莫小姐,差點沒有提醒你,近來出入你得小心一點。”簡太太壓低聲線。

“為什麼?”莫君怡感到很疑惑。

“我最近常常看見一個神神秘秘的女人在附近徘徊,當我探頭想看清楚一點的時候,她便溜走了。有時候,會走來一個男的,他好像是等你的,但等了一會他便走了。”簡太太指著遠處說。

“我會留意的,你也要小心,有什麼事最好報警。”莫君怡皺皺眉頭。

返回家裡,莫君怡想:“是他嗎?”但很快便否定這個想法,“怎會是他呢?要找的話,早已找了,沒理由今天才來的。”

“他是你的孩子,不要否認了。”杜蒼林的妻子冷冷地望著自己的丈夫。

“你又胡思亂想了。”杜蒼林低頭看報紙,沒有回望妻子一眼。

“太相似了,實在太相似了,好像跟你由同一個模子倒製出來一樣。”杜蒼林的妻子愈說愈激動。

“你不是真的找她嗎y這樣會騷擾她的。”杜蒼林抬起頭緊繃著臉。

“承認了吧。你和她是認識的,幹嗎不承認?”杜蒼林的妻子悽然地笑。

“不要再瞎說了,我不認識她的,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杜蒼林沒好氣地說。

“好,我相信你。如果他不是你的孩子,她也不是你的情婦,他們有什麼事,你也不會緊張的,是嗎?”杜蒼林的妻子推測地說。

“你可以這樣說。”杜蒼林背後已冒出冷閂。

今天是一個天朗氣清的早上,莫君怡為孩子穿上新的襯衣,收拾好嬰兒用品便打算出外走走。

突然門鈴響起,莫君怡趕心把門打開。

“你好!我想我不用自我介紹,你已知道我是準。”杜蒼林的太太帶著微笑地說。

“對不起,我想你找錯了人。”莫君怡想把大門關上。

她用手肘擋著大門。“不如讓我說完這件事後,你才決定我是否找錯人吧!”

“好,有什麼便快說。”莫君怡想聽聽她有什麼話要說。

“我早已知道你是誰,孩於是你和他的。”

“我想了很久,這樣變心的男人是救不了,我決定離開他,你還愛他的,你回去跟他一起。”

“那你肚裡的孩子怎麼辦?”莫君怡望著她的肚。

“我自有打算,你不用替我擔心。還有,他不知道我今天來找你的,你裝著若無其事的回到他身邊。”莫君怡霎時間也接受不來,不知道怎樣回答。

“莫小姐,你可否答應我一個請求?”杜蒼林的太太問道。

“你想什麼?”

“我可否看看他的孩子,我想我肚裡那個小頑皮跟你的會很相似。”她央求著。

“嗯……一會兒是可以的。”莫君怡答應了她的要求,這刻其實有一點同情她,她竟甘願放棄自己的幸福來成全她。

“你的孩子很可愛呢,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

“帶孩子是很辛苦的,你可能遲點也會知道。”莫君怡感慨地說。

“寶寶,你為什麼長得跟你爸爸那麼相似……”那個女人突然從手袋裡拿出一把尖銳的小刀,“你為什麼長得跟你爸爸那麼相似!你這個可惡的女人!她向著莫君怡罵道,把刀尖指著孩子。

“你別亂來,我求求你!”莫君怡嚇壞了,尖叫著說。

“你們把我這個幸福的家庭拆散了,你是我與蒼林的一根刺,我要你和你的孩子從此消失!”杜蒼林的太太撕裂地說,她舉起刀子,向著嬰孩插下去。

莫君怡跑過去阻止她傷害自己的孩子,但同一時間,她的刀子於半空停了下來,原來是杜蒼林把妻子的手捉住了。

“你發瘋了嗎?你竟敢殺人?”杜蒼林大聲呼喝妻子。

她冷笑一下,“你心裡還有我嗎?你根本沒有忘記她,你錢包裡還有她的照片,你太傷我的心了。”

“我是有愛過她的,但因為要對得起你,我選擇放棄她。我和她是從錯誤中相戀,所以也會從錯誤中分離。我也接受了最大的懲罰,我永遠有愧於她,永遠不能勇敢地面對她。你認為我可以怎樣做?”杜蒼林對著兩個女人說。

杜蒼林的太太聽後,雙手掩臉痛哭,杜蒼林摟著軟弱的妻子,向莫君怡說:“對不起,讓你受驚了,如果我可以選擇,我一定會竭力照顧你們,請你原諒我這個沒用的男人。”

“你走吧,我希望這生不會再遇見你。看見你,我的傷口永遠也不會痊癒的,我會好好的照顧他,一定會。”莫君怡打開大門,她明白杜蒼林不會再屬於她。

有時候,不相見並不代表我不愛你;只是看見你,我心裡的痛完完全全蓋過對你的愛。所以請你離開我,讓我心中的你永遠地活在腦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