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省雪芳楠

“我已經不太清楚該怎麼下筆寫一篇序了,最近的新書前頭,序文都用‘出版緣起’替代……你能幫我嗎?”雪芳楠這樣愁眉苦臉的哀求我。

看在我們相交多年,打從出世起就穿同一條褲子的情份上,我當然是很願意幫她忙?!只是要如何寫一篇序呢?我可比她還沒有概念……

“寫序……那你是不是得先告訴我故事內容呢?”我以為序文大抵是要和書的內容所關聯的。

“嗯……是個董事長和灰姑娘的故事……”雪芳楠想了想,用最簡短的話告訴我。

“喔!?董事長和灰姑娘?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我嫌它有點老套,又來一個麻雀變鳳凰:

“現實的生活裡,這樣的故事像童話哩!”

“可是現在的讀者口味不同啊!太平凡的故事不看,悲悲苦苦的愛情又不喜歡,我只好寫個有完滿大結局的神話……讀者的喜好很直接的就反應在銷售量上,不然,我為啥怎麼就是上不了暢銷排行榜?”她說著,有點委屈呢!

“說的也是喔!奇怪……你怎麼不試著寫寫近來很流行的古裝的愛情故事啊?”講得好聽一點,是“古典小說”!”我想那比較有希望上榜。

“哦……我試過呀!第一本難產至今已經將近一年了,還在努力催生當中!”雪芳楠吐了吐舌頭,很不好意思的說:

“我是個歷史白痴……”

“那……寫爆笑劇也行得通,現在的新新人類,不喜歡傳統的瓊瑤式愛情,哭哭啼啼、要死不活。那遜斃了!你沒看到‘一簾幽夢’的收視率,簡直是一簾惡夢!”我話剛說完,才想到她這個迷糊蛋,幽默感幾乎等於零,真慘!

“算了……我勸你別寫小說了,去找個工作混飯吃吧!”我聳著肩說:

“你不能順應讀者胃口,又懶得要命,讀者的信放個一、兩年,心血來潮才回給人家,這樣想進排行榜?門都沒有……”

她聽我這麼說,差點沒哭出來:

“不要潑我冷水,我已經夠沒信心了,這幾個月來,我每天窩在租書店,硬著頭皮啃了一大堆古裝的、爆笑的小說,少生產了許多字,都快沒錢吃飯了……個人天份問題,你不要逼我……”

她說著說著,面有愧色:

“至於同情的問題,我承認我過去實在是太懶散了,不過我已經開始改進啦!不信你叫人家寫來試看看,我隔天就回!”

看她可憐兮兮的模樣,我決定停止這個令她傷心的話題了……

“好吧!我答應幫你寫序,在序裡頭,我會昭告天下讀者:雪芳楠真的很努力,有心改過,請大家多多支持、再給她一點時間,這樣好不好?!”

她這才終於破涕為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