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吳瓊瑤下了公車,踩著輕快的腳步上了公寓五樓,一進到屋內,她就忍不住掏出皮包裡的薪水袋,算了又算,數了又數,喜不自禁的笑個不停。

這是她到“夏朵”領的第一份薪水,樓培民果然說話算話的給她加了獎金,而且還多達五千塊呢!手中握著那厚厚的一疊鈔票,她實在樂昏了,不能剋制的跳上了彈簧床,樂不可支的翻滾跳躍著……

發洩足了,她忽然間想到了什麼,停止了所有動作:

“咦!不對啊,我上個禮拜借支了五千塊,怎麼沒扣呢?”她再拿起那疊鈔票,又算了好幾次,薪水的確是一毛也沒少,還多加了五千塊獎金!

“會不會是經理忙忘了,沒通知會計……”

她這樣想著,心裡很不安,立刻走到電話旁準備撥電話到“夏朵”去,向樓培民問個明白。她還來不及拿起話筒,電話鈴聲便乍然大響。

沒有心理準備的吳瓊瑤,自然被這突來的鈴聲嚇了一大跳,她定了定神,接起電話。

“是我,小瑤……”話筒裡傳來沈哲遠低沉的聲音。

“哲遠!你在哪裡?淡水嗎?還是台北?我正想打電話給你呢!我們一塊吃晚餐好不好?我今天領薪水,沒在公司吃飯便急急忙忙回家了,就是等不及要見你……”她聽見沈哲遠的聲音,興奮不已。

每個月吳瓊瑤領薪水的那天,他們一定會見面,她會給他這個月的伙食費,這是多年來的習慣,成了公式了。

“我就在你樓下。”沈哲遠說。

“真的?!”吳瓊瑤興奮得嚷了起來:

“好!你等等我,我馬上就下去。”她急忙掛了電話,把那一疊鈔票裝進皮包內,迫不及待的衝下樓去。

“你什麼時候來的?為什麼我剛才回來時沒遇到你?”吳瓊瑤一見到沈哲遠,整個人就像塊磁鐵般被吸了過去,倚在他身邊,露出小女人嬌羞的微笑。

沈哲遠杷手搭上她的肩膀:

“我才剛到,想吃什麼?”他問。

經吳瓊瑤的提議,於是兩人相偕到附近的牛肉麵館吃麵。

“告訴你一件事,我們那個樓經理,居然忘了扣我的薪水,我上個月不是向他先借支了五千塊嗎?他非但沒扣掉,還又多了我五千塊獎金呢!我明天再問問他,他一定是忙忘了。”吳瓊瑤一面吃著小菜,一面說。

她平時不大向別人說心裡的事,也許就因為這樣悶壞了,每每見到沈哲遠的時候,她總有說不完的話,她把所有的事情都留著向沈哲遠傾吐。

“喔,對了!”她想起了什麼,從皮包的薪水袋中掏出了一萬塊塞給他:

“這是這個月的伙食費,剩下的就放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吧!”吳瓊瑤說,關心的口氣真像是沈哲遠的媽。

其實,沈哲遠的“不時之需”還真是多哩!一個月區區這樣一萬塊錢是很難打發的,哪!你看,他毫無愧意的把那一萬塊往口袋裡塞,然後又開得了口對吳瓊瑤說:

“有件事,我想了好幾天,我知道不應該再對你開口……可是……”他老是裝這樣一副明理至極的模樣,但吳瓊瑤若不順從他的要求,他又會對她生悶氣,讓她心裡難過。

“嗯?你說吧……跟我還顧慮什麼?”她愣了愣,知道沈哲遠這樣的開場,八成又是缺錢用了。

“是這樣的……‘華耀’推出了最新機種,我想把我那部電腦換掉……”沈哲遠不急不徐的說著,一點也沒有歉意。

“你那部電腦無法用了嗎?”吳瓊瑤問,當初那部電腦,也是沈哲遠在大一時,向吳瓊瑤拿錢買的。

“用是當然還能用,不過,電腦進步的速度太快了,我那部已經落伍好幾代了,小瑤,我現在做程式,的確有需要換一部先進一點的機器……”沈哲遠解釋得理由充足。

吳瓊瑤沉默了片刻,兩道眉毛不自禁的輕輕往額心靠攏了:

“這樣的話……那……過一陣子再買行不行?”她為難的說。

“不行啊!‘華耀’”是因為六週年慶,所以特地推出最新機種的優惠價格,若過了這個月的活動期限,再想買就得花八萬多塊了……”沈哲遠淡淡的說,語氣卻很堅持。

“什麼?!八萬多塊……”吳瓊瑤一聽,不禁咋舌,八萬塊對目前貧窮的她來說。簡直是天文數字。

“嗯,所以說相差很多啊!現在活動期間購買,就只要五萬四,足足便宜了三萬塊……”沈哲遠說。

“五萬四?!”吳瓊瑤一聽到這數目,眉頭就鎖得更緊了,即使是五萬四,對她來說仍舊還是天文數字。

“哲遠……這麼大一筆錢,我……要上哪兒去湊?”她低聲說著。

“你可以向你們經理先預支嗎?或者……向何青問看看……”虧他說得出口,還說得那樣自然。

吳瓊瑤怔了怔:

“我……我這個月才剛領薪水啊!五萬四,要預支幾個月啊?小青那兒,我也不敢提,她一聽我要那麼多錢,一定猜想是你要的,她不會給我……”她說,再也沒有辦法可想了:

“這樣吧!哲遠,可以用分期買嗎?”

“可以是可以,不過只能分六期,而且要加點利息。”他回答。

“利息沒關係,那是應該的啊!我們就是一時沒辦法湊那麼多現金嘛!”吳瓊瑤說。

“但是,就算分期買,頭款也要一萬五……”沈哲遠說。

“一萬五……”吳瓊瑤的臉色又黯了下去,今天才領的薪水袋,給了沈哲遠一萬塊後,就只剩下一萬五了,可是這一萬五里包括了上個月借支卻未扣的五千塊錢啊!明天還給公司後,就剩下一萬,上個月、上上個月、上上上個月……欠何青的錢積少成多,她連仔細去數都不敢數了,這個月房租水電,不能再要何青繳了,這一萬塊要吃飯、坐車、繳房租……撐到下個月領錢時,還要擔心沈哲遠的“不時之需”,實在是非常為難了,哪來的一萬五讓他去付電腦的頭期款?!

“算了,你沒有的話,我自己想辦法好了。”沈哲遠的臉色垮了下來,語氣雖不慍不怒,卻冷冷、淡淡的,令她心慌……

吳瓊瑤只要每次聽見他這樣說,就不得不投降了,她實在怕極了他對她生氣。

“哲遠……這樣好不好,你給我幾天時間吧!反正你說優惠期限是在這個月內,現在才月初呢!你給我點時間想想辦法……嗯?”吳瓊瑤幾近要求的口氣說。

沈哲遠沒有答腔,低頭逕自吃著牛肉麵,這讓吳瓊瑤不安得眼淚都快掉下來:

“別這樣嘛!哲遠……我沒有說不讓你買,只是我現在真的沒那麼多錢啊!這樣吧,你給我幾天時間,我一定會想到辦法的,好不好?”她焦急的說。

沈哲遠抬眼看了看她:

“除此之外,還能怎麼想?!”他聳了聳肩說:

“快吃吧!面涼了……”

*0*0*0

“經理,上個月我向您借支了五千元,可是……昨天領的薪水竟然忘了扣……”上午一到“夏朵”,吳瓊瑤就拿了五千元,急著找樓培民o

“喔……我忘了向會計報帳啦!”樓培民笑著搔了搔頭皮,其實,他也不是真忘了,反正他對錢一向不太在乎的:

“那就算我借你的好了,省得從薪水裡扣來扣去的,麻煩!”

“這……這真不好意思,經理,那這五千元還給你!”吳瓊瑤將錢推給他。

樓培民又把錢給推了回來:

“你留著吧!既不是跟公司預借的,就不必急著還我了。”

“經理,跟你借也是要還的,你把自己的錢借我,我已經很過意不去了。”瓊瑤歉笑著,執意要把錢還給他。

樓培民只好收下了:

“你可以嗎?沒問題吧?如果有困難,盡避跟我開口,別客氣。”他很誠懇的說著,其實他只聽吳瓊瑤說過她有個男朋友,但對他們這樣的情況一無所知,他不知道她為何會缺錢,但從她的穿著行頭看來,他也可以猜得出她嬌小病弱的身軀上,必定有著某種沉重的壓力,但她從沒提過,他也不好意思問起。

“嗯!……經理,你忘了?今天剛領薪水啊!我還得謝謝您呢!替我加了那麼多獎金,我的薪水袋沉甸甸的一大包呢!”話雖這樣說,其實她的薪水袋早已單薄了。

“噯!別謝我,那是你工作努力得來的代價。”樓培民笑著,故意板起了一張臭臉來:

“好了!跋快去準備工作了!”

“是!經理!”吳瓊瑤忍著笑,對他鞠了個九十度的躬,而後笑著跑開了。

被樓培民逗得笑顏逐開的吳瓊瑤,很快的又憂心忡忡了起來,她整天的工作又變得心神不寧了,腦袋裡老想著沈哲遠那部什麼最新機種的多媒體電腦……可是,她是絕對沒能力一下子拿出五萬四給他的,但即便是要分期付款,也還是先得籌出一萬五來,她哪來這一萬五的閒錢?

沈哲遠真有這麼急切的需要嗎?她實在真想問問他,能不能緩一點買,但她想到他不高興時生悶氣的那個模樣,她就不敢開口了,和他交往這麼多年,沈哲遠的固執她很清楚,其實多半是被她給寵壞的,他有時就像個任性的孩子。

有好幾次,她差點就要衝口而出了,向那位看來可親的樓經理借錢,可是話到嘴邊,卻又實在說不出口,就這樣捱到了下班,她還是把這件事藏在心上,一直沒有說出來。

“看來,不再去找工作是不行了,現在我也顧不得小青反對了。”吳瓊瑤在餐廳吃晚飯時,心裡下了個決定,明天就開始積極的去找工作。

“嘿!莉莉,你昨天晚上到哪裡去風騷啦!你看你,那對黑眼圈跟貓熊一樣!”平時跟莉莉較常聚在一塊的一位服務生,一進廚房裡來就大聲的嚷嚷。

吳瓊瑤被這大嗓門驚動,微微一怔,抬頭看見坐在自己對面的胖莉莉,她的確氣色黯沉,熬了一夜沒睡似的。

“噯!我昨天第一天去‘金銀島’上班嘛!晚上七點上到凌晨三點,小費拿太多了,回來興奮得睡不著嘛!興奮到今天早上,又直接趕來上班,我已經整整三十四個小時沒閤眼了。”她揉了揉眼睛,頻頻打呵欠說。

“金銀島?!”有人狐疑的問。

“噓……小聲點啦,如果經理知道我兼差,搞不好會怕我影響工作效率,要我辭職哩!”莉莉低嚷著:

“金銀島是一家酒店,我同學介紹我去的,她在那裡做了快一年,存了一百多萬呢!”

“什麼?莉莉,你去酒店坐檯?”有位服務生驚訝的問,還帶了點不以為然的目光。

“不是啦!我是去當公主,只是端端盤子、清清桌面、倒倒開水啦,和這裡的工作基本上是差不了多少的,大家可別誤會。”莉莉趕緊解釋著:

“光是昨天一個晚上,我總共就拿了三千二的小費呢!嘻……”

在坐的女性同胞們,莫不投以訝然和欣羨的眼光:

“真的啊?!那麼多,那你做一個月下來不就發了!”有人這樣嚷著。

但也有人持反對態度:

“唉呀!那種地方,錢雖然好賺,可是也危險啊!出入的客人三教九流,誰也難保你的安全。”

“這話是沒錯啦!”莉莉應著:

“環境是複雜了點,但這個社會,哪個地方不復雜?自己小心一點就好啦!而且啊……哈!你們看我這副身材,沒人會對我有胃口的啦!”她開心的自嘲著說。

“喂!莉莉……那你也介紹我去做看看好不好?我最近很缺錢用哩!”有人已經開始對這樣的高薪行業心動了。

“嗯……可以啊!不過你這麼漂亮,去那裡他們一定會慫恿你坐檯的,而且……”莉莉話說到一半,突然看見樓培民走了進來,她吐了吐舌頭,安靜下來埋頭吃她的飯。

室內一群嘈雜的員工們,也頓時都變得鴉雀無聲。

*0*0*0

“什麼?!你也要去‘金銀島’上班?我有沒有聽錯啊?!”莉莉大驚小敝的嚷了起來,吳瓊瑤在她的印象中一直是個文靜的、乖巧的、認真而且簡樸的女孩。

“噓……”吳瓊瑤緊張的四下張望,把莉莉拉到了廁所角落:

“沒錯,我已經考慮一整晚了。”她肯定的對莉莉點了點頭,昨天聽莉莉在餐桌上的一番話之後,她實在是心動不已,已經沒有任何方式可以比這個更能解決她的問題了。

莉莉定定的看了她半晌,收起往常瘋瘋癲癲的笑容,換了個較嚴肅的表情:

“瓊瑤,你是不是缺錢用?”莉莉是因為想趁著年輕,多一些錢存下來,但吳瓊瑤這樣的女孩居然也會動這個念頭,八成是遇到經濟難題了,她想。

吳瓊瑤頓了片刻,點著頭:

“不瞞你說,我現在急需要用錢,喔……不只是現在,將來也還是需要很大的開銷,‘夏朵’的薪水入不敷出……”她低語著。

“你為什麼缺錢呢?是因為家裡需要錢嗎?還是……”莉莉猜測著,她想,像吳瓊瑤這樣形象乖巧的女孩,大抵不月兌要拼死拼活負擔家計的悲情故事。

“我……我……”她一時也不知該怎麼說出沈哲遠之事,為難了許久才要求:

“莉莉,你可不可以不要問?”

莉莉聳了聳肩,收起了自己的好奇心:

“好吧,那我就不問了。介紹你去金銀島並不困難,但是你自己必須先做好心理準備,恐怕你從來都沒去過那種地方吧?!說可怕還真是滿可怕的,你不知道你會遇上什麼樣的客人,雖然客人有小姐服侍,可他萬一看上了你,根本也不會管你是小姐或公主,花錢的是大爺……”她上下打量著吳瓊瑤:

“尤其是你這種清純的模樣,最對他們胃口了,我可以預料你到那個地方去,一定會有許多麻煩,像我們這麼皮的人,懂得怎麼應付那些男人,跟他發嗲、撒嬌、耍賴……知道怎麼適度的保護自己而又不得罪客人,但是瓊瑤,你一副涉世未深的模樣,你行嗎?”吳瓊瑤印象中的莉莉,第一次這麼嚴肅正經。

吳瓊瑤其實也心惶不安,但是她想,她是真的需要這麼一份高薪水的工作,況且有莉莉陪,只要她自己不被迷失,端端盤子、倒倒開水,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莉莉……請你一定要幫我,我真的急需要錢。”她咬了咬唇,心一定,打定了主意似的要求。

莉莉定定的看了她半天,終於聳了聳肩:

“好吧!我晚上替你問問看,應該沒問題的,那種地方的員工流動性大,前天才走了一群公主,現在也正需要人手……”

*0*0*0

傍晚時分,吳瓊瑤打完卡,進了廚房裡,和其餘員工們一同用晚餐,她心裡有一種莫名的惶恐和緊張,有一口沒一口的嚼著飯菜,心不在焉。

莉莉就坐在她旁座,吃飯中途,將嘴湊近吳瓊瑤耳邊細聲說著:

“待會兒我在門口轉角等你。”吳瓊瑤不希望讓別人知道這件事,莉莉也就順從。

吳瓊瑤怔了一怔,差點被口裡的食物噎著。

“哦……好……”她顯得有些精神恍惚。

草草的吃過了晚飯,她尾隨著莉莉下班,出了餐廳後,兩人在附近的轉角處會合,莉莉攔了輛計程車,和吳瓊瑤上車前往“金銀島”。

“金銀鳥”位在台北市的黃金地段,是整個城市裡屬一屬二的著名大酒店,佔地五百坪,公關小姐來來去去,但總維持個兩百人以上,環肥燕瘦、各形各色俱全,男服務生,也就是所謂的“少爺”共有五十餘人,“公主”雖然目前才走了一批,但也還有三、四十個,規模之盛大,場面之豪華,在台北實在沒幾家能匹比。

“莉莉……我……我有點害怕……”吳瓊瑤跟在莉莉身後,怯生生的走進了“金銀島”的大門。

從大門要到大廳之間,有段長廊通道,閃爍著各色五彩璀璨的燈光,地上鋪著的是深厚柔軟的長毛地毯,吳瓊瑤每走一步,都搖搖欲墜,眼睛被那炫亮的燈火刺激得睜不開來。

莉莉放慢了腳步,拉著她:

“別怕……其實也沒你想像中那麼嚴重。”莉莉帶她進入了大廳之內。

大廳內的裝潢佈置,更是極盡奢華之能事,數組巨形的豪華皮沙發上,零散坐了一些等待中的客人,挑高的華麗天花板、別緻懸垂的吊燈……在在都令吳瓊瑤大開眼界。

幾個花枝招展的鶯鶯燕燕,在大廳裡來去穿梭著,個個穿著高又露背的紫金色旗袍,說實話,吳瓊瑤看得有些傻眼了,她們這樣打扮起來,實在漂亮得像大明星。外形條件,甚至氣質佼好者不在少數,吳瓊瑤不禁冷冷一凜,如今的女孩們,價值觀竟然……

大廳內除了賓客、公關小姐們以外,另外還有兩種族群的人在走動,一是穿著白襯衫、黑西裝褲、頸間打了朵紅領結的“少爺”;另一種是穿著白色背心、黑色迷你蓬蓬裙、頭頂紮了朵大紅蝴蝶結的“公主”。

吳瓊瑤愣愣的看著這些端著托盤、來來往往的女孩子,心裡不斷的擔心著:難道這些人就是所謂的“公主”嗎?這就是我的身份?那麼我也要做這樣的打扮了?

“莉莉……這些人是……”

“沒錯,這就是公主啊!”莉莉答道,轉身向一位正朝她們走來的女子打招呼:

“嗨!羅拉,這是我昨天跟你講的那個朋友,她叫吳瓊瑤!”

那女子站在吳瓊瑤面前打量她半天:

“嗯……莉莉,你這朋友五官其實長得很漂亮,就是不化妝,顯得氣色差了些,你記得等會兒要給她上點口紅,這是一種禮貌!”她年紀看來二十五、六歲,上身穿著和公主們相同的白色背心,照樣也紮了個蝴蝶結,但則是一條黑色的長窄裙,照她講話的神色看來,頗有份量似的。

“是的,羅拉,這我會教她!”莉莉說:

“瓊瑤,她是這兒的公主領班,我的國中同學,在這裡大家叫她羅拉!”

吳瓊瑤頗不自在的對她微微點了點頭,一笑。

“好了,莉莉,你帶她去休息室挑一套合身的衣服吧!還有,記得給她做個名牌。”羅拉領班交代完,轉身又去忙她的事了。

莉莉帶吳瓊瑤穿過大廳,來到地下室的休息室,吳瓊瑤覺得有點昏頭轉向,這地方太大了,好像走迷宮似地。光是休息室,也有三、四十坪之大,裡面擺了些長沙發,四壁都是櫥櫃……

“這是公主們的休息室,所謂休息室,事實上是‘更衣室’,上班時間是不準偷懶休息的,除非是等交班的時間,或真的身體不舒服,要不然,若坐上了這沙發被發現,馬上狠狠的扣你一千塊!”莉莉邊說邊打開牆上的一扇木門,從櫃子裡翻找出一套衣服:

“咯!你試試看,這是S號的……”

吳瓊瑤看著那件極短的蓬裙,為難的搖了搖頭:

“莉莉,這……這太短了吧?”

“可是……你這麼瘦,M號恐怕不能穿喔!”莉莉打量著她一身皮包骨說。

幾番穿穿月兌月兌之後,莉莉順從了吳瓊瑤,給了她一套M號的制服換上,並做了張名牌掛在她的胸前,名牌上用黑色簽字筆寫了兩個斗大的字——“瑤瑤”。

白色的緊身背心很合身的包裹著吳瓊瑤纖細的上身曲線,M號的裙子,則用別針收了一大段,才能穿在她二十三寸的細腰上。

莉莉用大紅蝴蝶結替她把及肩的長髮紮成馬尾,她原本就削瘦的臉蛋因而更加清麗和楚楚可憐……吳瓊瑤尷尬的坐著,任莉莉打扮著她。

“我可不可以……不要用這麼紅的口紅……”吳瓊瑤看莉莉旋轉出一截油亮的玫瑰花顏色來,微微皺了皺眉要求。

莉莉抬起吳瓊瑤的下巴,盯著她看了又看:

“嗯……我也覺得,這顏色好像不太適合你。”說完,她在一大籃的各式各色口紅裡,挑出一支淺桃紅色口紅來,仔細的替吳瓊瑤塗在她那蒼白的唇上。

“嗯……瓊瑤,你平時真的應該學著多打扮打扮,羅拉說的沒錯,你五官長得不錯,我現在發現,你的唇形很美……”她完成後,目不轉睛的打量著吳瓊瑤,愈看愈是羨慕。

那抹柔柔的、粉粉的桃紅,襯上吳瓊瑤的膚色,使她原先那近似病態的蒼白,完全消失了痕跡,這抹淡淡的色彩把吳瓊瑤襯托得像朵嬌女敕清新的粉紅玫瑰。

“嗯!太漂亮了,瓊瑤,你真是天生麗質,皮膚又白又細,不用打粉底都漂亮,只可惜少了點血色。”說著,莉莉又在她臉上輕輕的掃了兩筆淡淡的腮紅,頓時,吳瓊瑤如嬌羞的少女般楚楚動人。

“好了!你去照照鏡子看看,我覺得只要很淡的妝,就足夠把你襯托得非常出色!”莉莉說著似乎在對自己的化妝技巧感到很得意。

吳瓊瑤怯怯的走到牆邊那面落地的大穿衣鏡前,乍看鏡中的自己,她也嚇了一跳,幾乎認不出自己來了。

吳瓊瑤平時從不塗口紅的,她也從沒穿過這麼短的蓬裙,甚至沒扎過如此高聳的俏麗馬尾髮型,以前的吳瓊瑤,一直是瘦削蒼白的,像個病人。

可是,鏡子前的這個吳瓊瑤,怎麼變得這麼清亮俏麗啊?!她的瘦削在此刻沒有病態,反而顯得高挑苗條,那幾抹嬌女敕的桃紅色,把她的臉龐襯得亮麗鮮明瞭起來,穿上這一身俏麗的制服,她真像雙旋舞的彩蝶。

這是我嗎?!吳瓊瑤睜大了眼睛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有些不可思議,又有一些些竊喜,她第一次知道自己原來是這麼的美麗,她還一直認為自己是隻面黃肌瘦的醜小鴨呢!

“怎麼樣?我沒騙你吧?你是真的很漂亮啊!平時你不妝扮,氣色又不好,我們沒發現你竟然是個大美女。”莉莉看了看牆上的鐘:

“差不多了,走,我帶你打卡去,待會兒上班時,你就跟著我好了,我會慢慢教你,其實工作性質就跟我們在‘夏朵’差不多,端端杯盤、送個紙巾、清理清理桌面,很快就熟悉了。”

吳瓊瑤有種將赴沙場似的恐慌,莉莉看她發抖的雙手,知道她的心情:

“別緊張,你可以深呼吸幾下,其實沒那麼嚴重的,你就跟在我旁邊,只要你嘴巴甜一點、保持笑容……你長得這麼吃香,小費一定很多的!”說著,她牽著吳瓊瑤那冒滿了汗的手,走出了休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