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午夜時分,吳瓊瑤已跟著莉莉“見習”過多間包廂了,不外乎是端酒、加冰塊、清桌面、倒菸灰缸……這類吳瓊瑤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工作,但也許是緊張,她仍然連連出錯,不是打翻杯子就是弄髒了桌面,幸好所遇到的客人都很好,不但沒有責怪她,看她長得漂亮清純,還都大方的給她不少小費。

吳瓊瑤在休息室裡,攤開一張一張捏得發縐的鈔票,仔細的數著。

“莉莉!你看……有二千六吶!才短短的四、五個小時,竟然有二千六百塊呢!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她喜出望外的嚷著。

“我就說嘛!你這樣子,如果再學會一些小手段,撒點嬌,小費會拿得更多!你看,我生意沒有你好呢!”莉莉數了數自己的鈔票,然後放進揹包裡:

“唉!我才拿了一千二……瓊瑤,你快把錢收好,我們得趕緊出去做事了,進來太久,小心有人會去密告,尤其你這麼有客人緣,更容易得罪人呢!”她催促著。

兩人一走出休息室,羅拉就迎面而來了:

了“莉莉,快到A17,客人都坐了半天了,沒有一個公主進去服務,這是怎麼回事?公主都跑哪兒偷懶去了?!”她嘀咕著。

“喔!”莉莉應了聲,急忙拉著吳瓊瑤:

“走,瓊瑤,我們快去吧!”

穿過長長的走廊,莉莉捧了一盤溼紙巾和一本目錄,吳瓊瑤則端了五杯七分滿的檸檬水,跟在莉莉身後前往A17號房。

“你剛才有沒有聽到櫃檯的會計小仙說,A17的五位客人,個個都長得英俊瀟灑、風度翩翩哩!”莉莉用一貫的誇張聲音,咯咯的笑著,然後又自言自語:

“賞心悅目當然好,但這不是那麼重要,我比較關心的是……他們出手大不大方,嘻……”

叩叩叩!來到A17號房門口,莉莉禮貌的敲了幾下門,然後推門而入。

“歡迎光臨!”她刻意裝出甜美的聲音喊著,然後分發了紙巾給在座的五位客人。

“先生,對不起!”她遞了最後一條紙巾給角落一位正低著頭擰熄菸頭的男士。

那男士應聲抬頭,淺淺一笑的接過紙巾來,擦了擦略有倦色的眼睛。

“謝謝你!”他說,很紳士、很優雅的掏了一張百元鈔,放在莉莉的托盤上。

莉莉的嘴巴張成了很大很大的一個0型,愣愣的站著好半天,她驚訝得喊出聲來:

“關——華——夫!天吶!我沒認錯人吧?”她嚷嚷出口,才覺得有失禮貌,他這樣的大人物,怎容她直呼名諱。

“喔……對不起!必董事長,怎麼這麼巧?您是第一次來金銀島嗎?我怎麼從沒在這兒見過您?”莉莉有點興奮。

吳瓊瑤被莉莉這麼一嚷,怔了一怔,在昏黃的燈光下仔細的看了看那位男士,筆挺的、充滿質感的西服,微微有彈性卷度的整齊發型,輪廓深刻,帶著淡淡笑意的臉龐……天吶!那的確是關華夫沒錯啊!她一時心虛驚惶,真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

不知怎麼的,她總覺得來這上班,揹負了一種隱隱的罪惡感,所以她要莉莉替她保密,除了莉莉之外,沒有第二個認識她的人知道她來這兒當“公主”,這下可好,竟然碰到了關華夫,連躲都躲不掉,他會不會將這事傳出去呢?如果傳到了樓培民的耳朵,他真擔心自己會不會被樓培民革職?

必華夫對著莉莉的一大串話,先是有點莫名其妙,但隨即他就認出了她,每回到“夏朵”,幾乎都是她為他服務的。

“喔……我想起來了,你是‘夏朵’的員工?!”他還是微微的笑,很有禮貌的。

莉莉聽得好興奮,忍不住就跳了起來:

“哇!你記得我啊!瓊瑤!你看……他記得我耶!”她得意忘形的對身後的吳瓊瑤嚷著。

這時,關華夫的眼光注意到了杵在胖莉莉身後的吳瓊瑤,乍看時,被她那一股清新又帶了點輕愁的特殊氣質吸引了注意力,目光在她臉上停留了久一點之後,他才發現她有幾分眼熟,再仔細一端詳,加上她名牌上“瑤瑤”兩字的聯想,他終於恍然大悟了,但不是很確定的問她:

“你是……吳瓊瑤?!”他居然連她的全名都給說出來了,著實把吳瓊瑤嚇了一大跳。

“我……”吳瓊瑤愣了好半晌,渾身發燙了起來,她覺得自己好像赤果果的站在他面前似地,她尷尬又羞愧,簡直不知所措。

就是她這副緊張、慌恐、不知所措的模樣,關華夫不必等她回答,一看就認出她是吳瓊瑤沒錯,以前她撞過他好幾次,就都是這副尷尬不已、傻里傻氣的可愛模樣!

她這麼一打扮起來,還真漂亮呢!怎麼跟他印象中蒼白、瘦弱,甚至有點土氣的吳瓊瑤完全兩樣?!她有著年輕女孩的青澀、純真,卻還有著女人的浪漫氣息和那麼一點點眉宇間的滄桑味。總之,經過這麼一番打扮的吳瓊瑤,是挺迷人的,她摻揉了多種難以言喻的特質在一塊,成了一種獨特的個人魅力。

必華夫居然會看她看得傻了眼,他可是第一次把目光停留在女孩子身上這麼久呢!

他怔了怔,有點不自在的一笑,希望自己的態度沒有失態才好。

“呃……真意外啊!竟然會在這裡遇到你們。”他隨口說著,沒有任何惡意。

“嘿!對呀!真是巧……關董!你們要喝些什麼酒,我可以請我們會計給你打個折喔!”她自作主張的表現著。

必華夫笑笑,看了一眼其餘的四位男士,大夥沒人表達意見,他於是開口:

“來瓶‘薩魯’吧!”他點了一瓶二十一年份的威士忌。

“好!必董請稍待,我這就去準備,馬上來。”莉莉說,興奮未歇的抱著托盤出去了,差點忘了跟在後頭的吳瓊瑤。

一出了A17包廂,吳瓊瑤像一百年沒呼吸了似的,拼命的喘著,剛才在包廂,她實在頭皮發麻!

“噯!瓊瑤,你看到沒有?金銀島的客人層次很高吧!連關華夫這麼有氣質的男人都來了,其實,男人應酬嘛!走這種地方是無可避免的,所以嘍!你現在是不是比較不害怕了?”莉莉問著,心還在想著關華夫方才迷人的笑臉。

吳瓊瑤一臉的擔憂:

“莉莉……他會不會說出去?會不會把我們在這兒上班的事告訴經理啊!”

“誰?!你說關華夫啊?拜託!人傢什麼身份,才不是那種愛嚼舌根的長舌公呢!”莉莉笑著說:

“走吧!我們準備酒去!你去準備杯子。”

吳瓊瑤聽話的把喝威士忌用的老時髦杯準備齊全了,為難的和莉莉來到A17號門口,她卻步了,眼淚委屈的在眼眶汪汪打轉:

“莉莉……我可不可以……不要進去?我怕……萬一……”她杞人憂天的說著。

“噯唷!你怕什麼嘛?關華夫他又不是你老爸,他會訓你一頓不成?快進來吧,別讓人家久等了。”莉莉催著。

吳瓊瑤在門口站了很久,怎麼樣就是提不起勇氣進去,她也不知道為什麼,下意識的,很不願讓認識她的人看見她這副打扮,或者……是不願讓關華夫看見?!

幸好此時有另一位“公主”走過,吳瓊瑤立刻拉住她求救:

“對不起,請你幫我把這杯子送進去好嗎?我……我不方便……”她說,沒經她同意便把裝酒杯的托盤,整個塞進了那位“公主”懷中。

那公主心想,八成她是遇到什麼熟人了吧!於是也義不容辭的替她上陣,吳瓊瑤對她說了聲謝謝後,轉頭逃命似的跑開了。

莉莉進A17,替客人們一一斟好了酒,關華夫又禮貌的掏出兩張百元鈔票,各自擺在莉莉和另一位公主的托盤上。

“謝謝關董!”莉莉歡天喜地的嚷著,以前,若只收到一百塊的小費,她必定會閒人家小氣,可是今天是關華夫給的,她就不計較這麼多了。

“關董請慢用,待會兒我們副理馬上來。”她說完,正要離去,關華夫突然叫住她。

“嗯……莉……莉莉,剛才那位吳瓊瑤,你的同事呢?”沒看到她進來,他忍不住想這麼問。

“喔!瓊瑤啊,她說不敢進來!”莉莉聳了聳肩,她說話一向心直口快的。

*0*0*0

早過了凌晨三點了,吳瓊瑤在休息室裡換下了那套彆扭的制服,穿回自己簡樸的襯杉和牛仔褲,卸下頭上的蝴蝶結,一頭亮麗的直髮松垂了下來,她向莉莉要了些卸妝油洗臉。

“其實,這妝又不濃,你即使穿這樣,也很好看的,幹嘛急著洗掉呢?”莉莉一面換著衣服說道。

“是……是滿好看的……”她自己說得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可是……我還是很不習慣,我這個時候回去,如果小青在的話,她一定會問東問西的,若我化了妝,她就更要起疑心了,她知道我從不化妝的。”

“小青?!就是你那個室友啊?唉!我看你最好先編好理由,就算你脂粉不施的回去,一天、兩天沒關係,長期這樣下來,她不起疑心才怪!”莉莉說。

吳瓊瑤怔了怔,而後只能嘆了口氣:

“我沒辦法想到那麼多了,到時再說吧!”她收拾著揹包,準備回家。

“噯!瓊瑤,你怎麼回去?”莉莉問她。

她突然一愣,事前居然沒想過這個問題:

“我……我……”她答不出話來。

“拜託啊!小姐,你可別呆呆的站在站牌上等公車,這三更半夜是沒有公車的!”莉莉笑著說:

“走吧!我們一塊搭計程車,從這兒回我家,可以順路繞到你住的地方,差不了幾塊錢的!”

她們走出了休息室,打卡下班。

“金銀島”營業的時間是晚間七點到凌晨五點,但有早晚兩班制,晚班是夜間九點到凌晨五點,而早班則是晚間七點到凌晨三點,吳瓊瑤和莉莉便屬於早班。

“還好吧?沒你預料中的那麼複雜,嗯?”走在通往大廳的長廊,莉莉說:

“其實,這裡只是一個縮小的社會罷了,所以,好人壞人都有的,就看你怎麼去應對。”

“嗯,還好,同是服務生的工作,我還算能勉強適應,只不過,也許是頭一天上班的關係,一切都不熟悉,東奔西跑的,忙得一團糟,再加上……遇到了那個關華夫,我真害怕我在這上班的事情會讓樓經理知道……”吳瓊瑤自言自語著,樓培民很照顧她,知道她在這種場所打工,一定會反對的。

“噯!別擔心過頭了啦!我看關華夫不會說,他不像這種人,做這種打小報告的事,有失他的身份哩!”莉莉嚷著:

“若你怕在這讓認識你的人認出來,那你以後濃妝豔抹不就行了,保證很難有人認出你!”

吳瓊瑤頓了頓:

“我想……只要不再碰到那個關華夫,就沒什麼關係了,我在台北本來也沒什麼朋友,不可能在這兒遇到熟人……”說著,她被一旁包廂出來的客人重重撞了一下。

她站穩了身子,忙著向他賠不是:

“對不起……”

莉莉拉著她快步要通過:

“趕快走,這人在金銀島是出了名的爛客,最會找公主麻煩……”她在吳瓊瑤耳邊壓低了聲音警告,話才說了一半,方才那男人就一個箭步,擋到她們面前來。

“不會打聲招呼啊?我昨天還給了你五百塊的小費哩!你忘啦?”男人咧著嘴笑得開心,一身肥肉隨著笑聲亂顫,也許喝得差不多了,腳步已有點踉蹌。

莉莉無可奈何的趕緊強擠出了一個笑臉:

“嘿……楊大哥啊!我怎麼會忘了你呢?我急著下班,剛才沒注意到是你嘛!真對不起啊!”

“喔……下班啦?!”他看了看錶:

“三點多啦?!這麼晚了,噯!我們也差不多了,你去叫櫃檯買單,等我們一下,順便一道去吃個消夜嘛!嗯?”說著,他注意到了吳瓊瑤清秀的臉龐,用一副色咪咪的眼睛,猛盯著她打轉。

莉莉知道這老心中打什麼歪主意,她趕緊一跨步,胖身軀擋到吳瓊瑤面前防備著:

“楊大哥,我們還有事呢!澳天吧!好不好?”她用撒嬌的語氣說道。

那男人瞪了她一眼,根本不當她存在,用手輕輕一推,便把莉莉推開了:

“嘿嘿嘿!新來的小鮑主啊?怎麼今天沒來為我服務啊?我楊大哥的小費之多。可是金銀島出名的唷!你不來可惜了……”他一雙大手,緊緊箍著吳瓊瑤瘦弱的肩,對她滿意的上下打量著:

“叫什麼名字啊?”

“噯呀!楊大哥,我們瑤瑤今天第一天上班呢!你別嚇著她了,楊大哥,我們今天是真的有事,改天一定奉陪,好不好?改天……”莉莉急忙上前來,欲拉開他。

那男人肥胖的身軀可穩如泰山呢!莉莉根本奈何不了他,他動手一揮,又把莉莉揮到牆角去了。

“瑤瑤?!嘿……這名字不錯哩!來……讓楊大哥好好欣賞欣賞你……”說著,他抬起吳瓊瑤的下巴,一張龐大的臉逼近了她的小臉蛋。

吳瓊瑤嚇呆了,腦袋一片空白,渾身發抖不停,眼眶迅速湧滿了眼淚。

“呵呵呵!來……瑤瑤,讓我好好看看你……”他用力一靠,把吳瓊瑤削瘦的身子緊緊的壓擠在牆上,上下其手地對她吃豆腐。

吳瓊瑤感受到他肥胖的重量,怔了一怔,回過神來,恐懼得拼命掙扎著。

莉莉看情況不對,上前奮力的想拉開那個死胖子,可是他根本文風不動。

“一萬塊,嘿……一萬塊怎麼樣?我就中意你這種模樣,楚楚可憐、要死不活的,我辦起事來才夠刺激哩!一萬塊一次,怎麼樣?”他噁心的說著,動手用力在吳瓊瑤柔軟的胸脯上捏了一把。

吳瓊瑤像遭電極一般,全身冒起雞皮疙瘩、汗毛直豎、頭皮發麻……

“不要!啊……救命啊!不要……放開!放開我……”她使盡渾身的氣力,拳打腳踢掙扎著,最後情急之下,對著那男人的頸子咬了重重一口。

“啊——”男人一聲慘叫,倏地鬆開了手。

吳瓊瑤驚嚇過度的臉色更加蒼白了,她來不及喘氣回神,拉著莉莉拼了命的使盡吃女乃力氣落荒而逃。

跌跌撞撞的逃到了大廳,魂飛魄散的吳瓊瑤偏又撞上剛結完帳要離去的客人,腳步一個踉蹌,摔了個四腳朝天!

她慌張的站起身要走,連要向客人道歉都忘了,反而是那位被她撞上的客人開口問:

“莉莉……你們,發生了什麼事?”那是關華夫,他看見神色恐懼、腳步慌忙的莉莉和吳瓊瑤,直覺她們是遇到了什麼麻煩。

莉莉抬頭一看,發現是關華夫:

“關董……對不起,我現在沒時間跟你解釋……瓊瑤她……”一向大剌剌的莉莉,也實在被楊胖子今天這激烈的一手嚇住了,她的眼淚在眼眶恐懼又委屈的打著轉。

莉莉的話說到一半,那姓楊的男人便在後頭追來了,破口大罵的聲音,在整個大廳,如雷響起:

“幹!這是什麼服務態度?叫你們沈經理過來……操你媽的,竟然敢對著我的脖子咬下去……幹!叫你們經理出來給我一個交代……”楊胖子一面捂著自己的頸子,一面叫囂,追到吳瓊瑤面前,冷不防的給她結結實實的一拳,她蒼白的臉上迅速發紅,鼻血像泉水一樣,開始流個不止。

大廳在場的人們見狀,驚呼了起來。

“噯!楊大哥啊!別這樣,有話好好說嘛!別動手啊……”酒店裡的沈經理聞聲趕了上來,急慌慌的勸拉著。

那姓楊的死胖子本來就是這副性子,再加上今天又喝得特別多,他根本不理會旁人的話,揪住了吳瓊瑤的長髮,狠狠的往牆上一掄……

必華夫對這一幕震驚至極,無論如何,吳瓊瑤他也算是認識,一股出於本能反應的衝動,他毫不考慮便衝上前去,見義勇為的撥開楊胖子:

“請你住手!先生……有什麼誤會可以好好談,你不應該這樣出手打人的!”他擋在吳瓊瑤面前,厲厲的看著楊胖子,別看關華夫一身的高貴西裝、一臉的斯文溫雅的他可是跆拳道高手呢!楊胖子這身肥肉雖然龐大,他可不看在眼裡。

“喝!你是什麼人啊?你敢這樣跟我說話?你曉不曉得我是什麼來歷?在這條路上的所有酒店,誰不認識我楊大哥?你也不打聽看看,敢這樣對我說話……”酒意正濃的楊胖子,一聽關華夫這口氣,肚子裡的一把火就像被澆了汽油似的,轟一聲撩燒起來。

“幹!你討打是不是?這小表咬了我脖子一口,我不應該討回公道嗎?我是來這裡享受的,不是花錢受罪……你搞不清楚!操!你現在擋在我前面幹嘛?難道你脖子要讓我咬一口?”他用力揪起關華夫的衣襟,兩眼逼視著他吼道。

必華夫實在忍無可忍了,他的世界裡根本沒有人敢對他如此無理,他沒見過這樣霸道蠻橫的人。

“你……不可理喻!”他皺起眉,冷冷的瞅著他,迅速俐落的一出手,楊胖子竟然就這樣來不及防備的被關華夫給狠狠揍了一拳,抱著肚子叫苦連天。

必華夫攬著飽受驚嚇、渾身顫抖的吳瓊瑤:

“走吧!”他說,只一個眼色,方才跟著他來的那些男士便跟著走出了金銀島的大廳,連莉莉也充滿了崇拜的眼光,跟著他走,而吳瓊瑤已經嚇呆了,一臉的紅腫,血跡滿面,她腦子裡一片空白,毫無意識的讓關華夫牽著她走。

*0*0*0

來到一家頗具特色的茶藝館,關華夫照會了一聲,茶館便立刻把一間大廂房——“紫竹軒”清出來給他們,關華夫來的時候,習慣待在這個安靜的空間裡,不要有別的客人打擾。

在場的有關華夫,和剛才一塊去金銀島那些男士中的王正、褚瑞平、莉莉,以及驚魂未定的吳瓊瑤。

“莉莉,這兒有些茶點,你想吃什麼自己點。”關華夫將目錄推給莉莉。

這茶館賣茶,主要做的是夜間生意,像關華夫就經常和朋友到這兒來用宵夜,這兒的叉燒包、牛肉丸和蝦餃是三大名菜,叉燒包色澤潔白、肉餡嫣紅豐潤,嚐起來醬汁濃醇不幹,肉質肥瘦適中、紅豔動人而不膩口;牛肉丸則彈性適中,牛肉原色鮮女敕味美;蝦餃皮薄而潔白,蝦肉新鮮紅女敕不厚不韌,軟Q且不破餡,鮮蝦與筍粒、馬蹄調的肉餡夠爽脆,還加了點肥肉帶些湯汁……

然而,今天這種情形下,誰也對這些遠近馳名的精緻茶點沒多大胃口。

“關老弟,今天真不該邀您去金銀島的,碰上那麼一個神經病,對你真過意不去……”王正和褚瑞平一臉歉意的說著,端起茶杯:

“來,我們兄弟倆以茶代酒,向你陪個不是。”他們兩人是“華耀”合作已久的下游廠商負責人。

“什麼話?如果不是我們去了那裡,這兩個小女孩不知會發生什麼事?”他自言自語著,掏出了手帕,用水杯裡的開水淋溼後,遞到吳瓊瑤的面前:

“來,擦一擦你的臉吧!”他的聲音是溫柔的,好像對待一個軟弱無力的小女孩,是理所當然這麼樣的溫柔姿態。

吳瓊瑤臉上和著滿臉的眼淚、半乾未乾的鼻血,蒼白的臉頰已有些青腫了,實在狼狽至極。她看著關華夫的潔白手帕,遲遲不敢伸出手。

必華夫像和她有著非比尋常的默契,看透了她在想什麼:

“不要緊的,拿去用吧!你總不想一直頂著這張大花臉吧?”他露出微微的、帶著點鼓勵意味的一笑。

吳瓊瑤怯怯的將手帕接了過來,輕輕的擦著臉,一碰上臉頰,她忍不住輕喊了出聲:

“噢!”

“小心點……”關華夫露出關心眼神,“我想,你應該去看看醫生,打個消炎針比較快好,剛才那胖子的一拳實在不輕。”

吳瓊瑤擦乾淨了臉上的血漬,還原成本來的清秀面龐,臉頰的青腫使她看起來更柔弱可憐,任誰看了也不自禁的心生憐惜之情。

“是啊!瓊瑤,我看你最好去打個針吧!或是買個消炎藥吃,否則這要一段時間才能消腫呢!你上班怎麼辦?”莉莉一臉擔憂的說:

“唉!遇到楊胖子這個大爛人,實在是算我們倒楣了,金銀島上上下下的小姐、公主都怕他,他雖然出手大方,但也蠻橫無理,他以為有錢就是老大爺哩!我看……你今天得罪了他,以後沒好日子過了,他只要去金銀島,絕對會來找你報復個夠……就連我,他也很可能一併記帳……”莉莉還想在金銀島混下去,所以唉聲嘆氣的。

“對不起,莉莉,我……我不是故意的,今天是你帶我去上班,我也很怕惹麻煩,讓你不好做人,但……你也看到了,他對我……我沒辦法不作反應……對不起!”吳瓊瑤滿臉疲憊和歉意。

“我知道,瓊瑤,其實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啦!我只是在想,明天我回去上班的時候,要怎麼跟羅拉交代,她告訴我無論如何,千萬就是不能跟客人起衝突的……唉!還有你啊!發生了這種事,你明天還去不去金銀島?如果去的話,保證你會狠狠挨刮一頓的。”莉莉用手撐著下已,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

“而且,下次碰到楊胖子,一樣沒好日子過,不提楊胖子吧!哪一天要再遇到哪個變態的爛客人,誰也說不準啊!瓊瑤,這件事你可要仔細考慮考慮……”莉莉說得很中肯,事實上也沒錯,哪一家店會要一個不懂得討好取悅客人的員工,來得罪人呢?!

“這……莉莉,可是我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吳瓊瑤面露難色,她下意識的抱緊了腳上的揹包,她實在是對皮包裡那些豐厚的小費很心動。

在一旁沉默聽著她們對話的關華夫,大致猜得出是怎麼一回事:

“你很急需用錢?”他問。

吳瓊瑤看了看他,囁嚅了半天,終於點了頭,都到了這種地步,她沒必要也沒心情在關華夫面前掩飾什麼。

“可以想見得到,像你看來這麼單純、文弱的女孩子,會有勇氣到這種是非之地做事,多半是有難言的苦衷。”在一旁用著宵夜的褚瑞平感慨的說。

這一說,倒把莉莉說得羞慚滿面了,她只不過是想賺多點錢,用最快的速度成為一個富婆,其實她什麼都不缺!

“是家中的問題嗎?”關華夫自然的月兌口而出,也沒想到有無不妥。

“我……”吳瓊瑤愣了愣,實在不知該怎麼開口,沈哲遠的問題,連莉莉都不知道,她怎麼好意思向一個陌生的關華夫開口?!可是不知怎麼的,在此刻,關華夫給她的不是陌生的距離,而是一種安全穩重的感覺。

“我……”盡避如此,她還是吞吞吐吐的,無法說出自己的問題。

必華夫看了看王正和褚瑞平一眼,知道不好再多問:

“喔……不勉強,你可以不必說的!”他微笑著:

“那麼,你需要多少錢?這你總能告訴我吧?我想,我可幫你解決錢的問題,你不用再回到那樣的地方上班。”他看出了吳瓊瑤對這份工作的不願和無奈,便出於真心誠意的想幫一個柔弱無助的女孩。

吳瓊瑤感覺得到關華夫的友善,但是她對他這樣的提議還是甚為吃驚:

“我……我沒有理由……接受你的幫助啊!”她尷尬的說著。

必華夫聽了,淡淡的一笑,他這個億萬富翁,對金錢其實是不怎麼看重的,他捐給慈善機構的款項,掛名的、隱名的……總合起來每年都超過百萬以上,所以幫助吳瓊瑤的心態,完全是出於自然,且友善的,就當是做件善事吧!

“你不必看得太嚴重,或者……你可以考慮向我借,等你有錢再慢慢還我,嗯?這樣總好過你勉強自己在酒店打工,是不是?”關華夫的話不無道理。

他實在一點也不像壞人,吳瓊瑤對他完全撤防了,不敢答應接受他幫助的理由,不是擔心他會籍此耍什麼手段,因為知道自己也並非多有價值、多美麗出色的女子,她只是對一個沒任何交情的人開不了口。

“瓊瑤,關董願意幫你的忙,你就答應吧!反正是用借的,將來也要還,又沒要你占人家便宜,這樣就不必再去金銀島上班了,我看你是真的不適合那裡。”莉莉在一旁試著說服,她實在欣賞極了關華夫的仁慈、正義,她也一直以為吳瓊瑤背後有一個極大的財務困難無法解決,這下既然有個好人肯幫忙,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我……”吳瓊瑤還是囁嚅著,下不了決定。

必華夫嘆了口氣,微笑道:

“沒有關係,來……先吃點東西吧!”他說著,從皮夾中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吳瓊瑤:

“你考慮考慮吧!真的有解決不了的困難時,盡避來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