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小青,你起床了?”吳瓊瑤一進門,看見何青坐在懶骨頭上看雜誌。

苞關華夫他們從茶館出來時,已經五點半了,天色已亮,關華夫“順路”送她回來的。

何青看也沒看她一眼,滿臉不悅。

“我還沒睡呢!”她沒好氣的說。

“噢!對不起,小青……我到一個同事家裡去,她家有好多書,我……我看著看著困了,就乾脆留在她家過夜了……”她臨時胡亂說了個理由,說得自己心虛不已。

“就算是這樣,你也應該打通電話回來告訴我一聲吧?害我擔心得一夜沒睡,瓊瑤,我今天要上早班呢!現在都幾點了?我還有幾個小時可以休息?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懂事了?”一貫的急躁脾氣發起來,闢哩啪啦又說了一大串。

“我……我以為你今天會住大宇那兒,不回來了,所以……小青,對不起嘛!”吳瓊瑤抱歉不已的說著。

何青氣得雙頰鼓鼓的,一肚子悶氣還是不能消:

“你真是的!照顧那個沈哲遠就那麼無微不至,關於自己的事就常這樣搞得亂七八糟,你對自己多用點心好不好?!當初你來台北投靠我,住在我這邊,我就有義務負責你的安全啊!瓊瑤,你不知道我會擔心嗎?”她氣得從懶骨頭上彈跳起來,正指著瓊瑤要破口大罵,以發洩她心頭之氣時,她發現了吳瓊瑤腫脹瘀青的半邊臉頰:

“噯唷!小姐……你是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怎麼臉腫成這副德行……”她剛才的怒氣頃刻間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急切的關心。

“呃……沒什麼啦!我不小心……撞到……撞到餐廳的樓梯扶手,嗯……沒什麼大礙的,我已經吃了消炎藥了。”她實在是個不善說謊的人,眼神閃爍不定,臉龐漲紅得像顆蘋果。

何青太瞭解她了,她知道她說的絕不是實話:

“是嗎?!真是撞到了樓梯扶手嗎?”她故意狠狠的盯著她看。

吳瓊瑤感覺她灼熱嚴厲的目光,她實在有點無力應付,眼神趕緊飄開。

“是真的……我……小青,要不然你認為我會上哪兒去呢?”她愈說愈心虛,連聲音都在顫抖。

“我怎知道你會上哪兒去?”何青定定的盯著她看,半晌,開口說道:

“要我猜的話,我想你八成和沈哲遠出去了,或者……你瞞著我去找了晚上兼差的工作?!”何青不愧是吳瓊瑤的知己。

吳瓊瑤一聽她這麼說,神色更加慌張不安了。

“可是……你臉腫成這樣,我就不得不懷疑了,是不是被沈哲遠那王八傢伙打的?”何青厲厲的注視著她問。

吳瓊瑤聽了,急著要幫沈哲遠解釋:

“不!小青,你別誤會了,我今天沒有跟哲遠見面呢!這傷的確是我自己撞到的,你不要這樣誤會哲遠嘛!”

“喔?!”何青抿了抿嘴,她想起昨晚十一點時,沈哲遠還來過電話找吳瓊瑤,並要她回來後打電話去宿舍給他,所以吳瓊瑤有可能不是和沈哲遠出去,那麼……她到底是和誰出去?去哪裡呢?瓊瑤的神情洩漏了她的心虛不安,何青直覺她一定隱瞞了她什麼!

“我知道你有事瞞我,算了!我又不是你媽,你沒有義務向我報告行蹤是不是?”她撇了撇嘴,將自己摔進了懶骨頭裡,有點賭氣的意味,淡淡說道:

“你那個姓沈的寶貝男友,打了一整個晚上的電話找你,八成又來要錢花了,哼!我實在沒那麼大的精神管你,是你自己甘願替他做牛做馬,我好話說盡,你不聽,我無能為力了。”她生氣的舉起雜誌遮住了自己的臉。

吳瓊瑤愣了一愣,哲遠找她找了一整晚引怎麼辦?該怎麼向他解釋?千萬不能讓他知道她到酒店打工啊!他找她八成是要問她買電腦的錢籌好了沒有……她想著想著,心裡亂成一團。

“小青……我先去洗個澡!”她揉著疼痛的太陽穴,轉身找了衣服進浴室去。一方面想躲開何青的咄咄逼人,一方面想冷靜一下自己紛亂的思緒。

前兩天領的薪水,只剩下九千多塊,加上昨天的三千多塊小費,都還不夠給沈哲遠付頭期款呢!如果不向別人借貸,她只好繼續去金銀島上班了,看這情況,她只要再熬個一、兩天,就能湊足一萬五給沈哲遠,但是……把身上所有錢都掏光給他後,她怎麼辦呢?是不是再繼續到金銀島打工,每天靠小費維持生活所需?!

“再忍耐個幾天吧!最多也只要一個月……”吳瓊瑤筋疲力盡的泡在浴白裡,無可奈何的盤算著:

“照這樣下去……我只要一個月就好,一個月……買了電腦,把欠小青的錢還完,然後,存一筆錢起來讓哲遠用,以後就不會再這麼緊了,不用每個月都忙著湊錢……”雖然她實在不想再踏入金銀島那樣的地方,可是,人往往瀕臨走投無路的地步,總會做些令人跌破眼鏡的決定。

浴室外的何青,被吳瓊瑤氣得雙頰鼓鼓,吳瓊瑤進浴室洗澡後,她忽然想到了什麼,從懶骨頭裡跳起,悄悄的打開吳瓊瑤的揹包察看……

“她一定有事瞞我!”她忿忿的嘀咕著,在吳瓊瑤的揹包裡東翻西翻,沒發現什麼可疑的東西,但是,打開她的皮夾一看,幾張名片映入眼簾。

“華耀……電腦……關……華……夫……”何青沒什麼在意的就把它放回原處,再讀著另一張名片,她非同小可的震驚了:

“金銀島俱樂部?!主任……羅拉……”何青知道這家酒店,那就在她上班的服飾店附近而已,吳瓊瑤怎麼會有這樣一張名片呢?!莫非……

聰明的何青,立刻就聯想到了,她氣急敗壞的彈跳起來,一陣乒乒乓乓敲著浴室門:

“瓊瑤!瓊瑤……給我出來!我有話問你……吳瓊瑤!”她吼著。

累壞了的瓊瑤在浴白裡幾乎要昏睡過去,被何青的吵嚷驚醒,趕緊起身,圍了條浴巾便急著開門:

“什麼事啊?小青……”她面對何青十萬火急和憤怒的表情,一頭霧水。

她瞪著吳瓊瑤,拿出那張金銀島的名片,在她面前晃著:

“這是什麼?你哪兒來的?”她逼問著。

吳瓊瑤毫無心理準備,對她這突來的問話感到措手不及,當場愣住,張口結舌……

“我……我……”

“你什麼?!你說不出話來了吧?”何青怒氣衝衝的朝她大吼著:

“你實在讓我很失望,瞞著我去兼差不要緊,你竟然還到這種地方上班,你為什麼這樣作踐自己?!瓊瑤,你不覺得你為沈哲遠的犧牲太大了?他實在過分,難道他非把你逼得去做妓女供養他才甘願?電話給我,我找他算帳去!”她闢哩啪啦說了一大串,吳瓊瑤插不上話,也不知該說什麼,她知道她的一舉一動都瞞不過何青,她太瞭解她了,她只能一個勁的哽咽,眼淚撲簌簌的滾落著。

“哭哭哭!你就會哭……何苦為了一個王八男人,把自己搞得這樣悲慘兮兮的呢?你老實告訴我,他跟你要多少錢?為什麼你必須到這樣的地方上班?”何青氣急敗壞的逼問著。

吳瓊瑤還是哽咽,肩膀一抽一抽的顫抖了好半天:

“哲遠他……他想換部新電腦,所以……”她知道騙不了何青,乾脆向她招供了,反正日後她若還要兼差,天天凌晨才回來,何青遲早會發現。

“放屁!一部電腦要多少錢?得讓你去當酒家女,如果他今天要求要買部車,你不就把自己賣了給他錢?你自己身體什麼狀況你不知道嗎?你有本錢去跟人家喝酒?你不要命了!”何青怒斥,簡直快被吳瓊瑤氣瘋了。

“喔……小青,我不是當酒女啊!我只是去做服務生,端盤子、清桌面……跟我在‘夏朵’的工作一樣,很單純的……”她急著解釋,卻愈說愈心虛。

“很單純?!瓊瑤,你想騙誰?你自己也知道,那樣的地方單純得了嗎?我不管你是什麼酒女也好、小妹也好,你到那種地方就是不應該!”何青忿忿的指著她額頭大罵一頓:

“不應該,不應該,不應該!何況你又這麼未經世故,單純得近乎白痴,你到那種地方上班,只有被欺侮的份!真是氣死我了,區區一部電腦就能把你逼進那種地方,瓊瑤,你太讓我失望了……”

“我……不只是為了電腦的錢,那可以分期購買,頭款要一萬五,我只是想……小費那麼多,我頂多再熬一個月就好,我可以先還你一些錢,我欠你的太多了,若不這樣,我實在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天才能有餘錢還你……”吳瓊瑤怯怯的細聲說著,抽噎得更厲害了。

“我借你的錢,根本就不指望你還了,你這麼急幹嘛?”何青翻了翻白眼,重重吐著氣說:

“從明天開始,你不準再去酒店上班,沈哲遠的電腦要他自己想辦法,沒理由找你!你管他死活……喔!我突然想到了,你臉上的傷,是不是在那裡惹來的?”她恍然大悟的嚷著。

吳瓊瑤囁嚅了半天,咬著下唇默認……何青氣得猛深呼吸:

“你真是天底下最笨又無可救藥的女人!”

*0*0*0

必華夫換好了西裝,梳整了頭髮,正坐在白家的餐廳裡讀著早報,吃著菲傭所準備的早餐,上午九點多,窗外的陽光正溫暖燦爛,由大片的落地玻璃窗投射進來,亮麗金黃得灑了一室。

坐擁名利的成功企業家關華夫,生活其實是相當規律和簡樸的,昨天金銀島那樣的應酬,在他的生活裡並不多見,卻這麼無巧不巧的,偏偏就遇上了第一天去上班的吳瓊瑤。

“瓊瑤……”他拿起報紙看著看著,那些鉛字竟然就沒一個進得了他腦袋,此刻悄然飛入他思緒裡的,是吳瓊瑤這樣一個名字,是她那一身清瘦,卻別有一種純良氣質的模樣。

必華夫絕對是個百分之百正常的男人,可是,為什麼多年來,他在感情生活上竟然一片空白呢?!

外界都謠傳駱妍是他的紅粉知己,事實上,除了談公事之外,關華夫從來沒有私下和她約會過,即使駱妍有意無意的暗示他,他仍裝作不知道,避談公事之外的話題。像駱妍這樣的女人,漂亮、聰明、能幹,應當是有一大堆追求者的,可她獨獨鍾情關華夫,偏偏關華夫像個遲鈍、冷感的呆頭鵝,從不領她的情。

他不是不知道她的心意,而是他對駱妍這類型的女人,完全是沒興趣的。他只純粹激賞她的工作能力,但或許也因為她太強悍、太乾練,若把駱妍當成女友,就會有股無形的壓力,把日常生活也弄得像上班一樣緊張忙碌。愛情不就是這樣嗎?很主觀的,那份感覺不對,再怎麼樣也難迸出火花。

那麼,駱妍以外的女子呢?也沒人能有辦法擄獲他的心嗎?關華夫自從大學畢業那年,結束了一段刻骨銘心的初戀之後,便不再有過戀愛了,他專心致力於工作,這些年來,忙得沒有時間交女朋友是原因之一,找不到來電的女孩也是原因之一。

“噢……”心不在焉的關華夫,一個不留神,把手中的咖啡潑在報紙上。

他慌忙的抽了張面紙擦拭著,一向沉著、冷靜的思緒,竟然無由的有那麼一些些紛亂……

是因為那個叫吳瓊瑤的女孩嗎?關華夫淡淡苦笑了笑,太久沒有戀愛的感覺了,他實在無法分辨此刻的反常心情是否就是戀愛的心情?但這心情的確很不一樣,有一點慌、有一點微微的興奮、有一點說不出來的溫暖感覺,他很久沒有用這樣的心情,想起一個女人了。

“唉!”他甩了甩頭笑自己,起身準備出門上班。

一路上,車水馬龍,從前在這個時候,他一定會聽聽廣播,可是今天,關華夫連在開車上班的途中,都不能自已的一路想起吳瓊瑤,她那張蒼白的、削瘦的臉,我見猶憐,愈想愈覺得有幾分神似“曉曦”——他那無緣結合,卻相愛至深的初戀女友。

一直到現在,關華夫還肯定曉曦是愛他的,當初她為了籌昂貴的醫藥費治父親的病,忍痛和他分手,執意下海到酒店上班,為的只是不想拖累尚是個窮小子,有著滿月復理想卻口袋空空的關華夫,初時,關華夫是震怒的,但逐漸能體諒她的孝心,想挽回她與她複合時,卻得知曉曦為了一筆鉅額聘金,嫁給了南部一位土財主。

這個傷口,是關華夫心中永遠的痛,在看到金銀島裡的吳瓊瑤時,使他聯想到了曉曦,她們連故事都有幾分相似。

“我該眼睜睜的看一個好女孩,在那樣的環境裡沉淪下去嗎?”他有感而發的問自己。

答案已瞭然於心,但他知道不容易,他和吳瓊瑤非親非故,她不會那麼輕易接受他的幫助,他直覺這柔弱的女孩在某些時候也會很固執的,這一點又和曉曦相同了……

*0*0*0

“噯呀!瓊瑤,你怎麼來上班啦?我還以為你今天會請假呢!你看你……腫成這樣,臉色難看得厲害……”莉莉見吳瓊瑤在打卡,嚇了一跳。

一夜沒睡,吳瓊瑤滿臉倦容,臉頰青腫得更嚴重,但是她不想請假被扣薪水,所以還是硬撐著來上班了:

“不要緊,我還好。”她說:

“莉莉,我想了很久,晚上希望能再去金銀島,羅拉會不會不肯?你幫我說說情好不好?”她擔心的問。

“什麼?!你還要去?”莉莉真是佩服她的勇氣:

“你不怕再遇到楊胖子啊?瓊瑤,我看算了吧!你還是想想別的辦法,我覺得你實在不適合那種地方。”她懇切的勸說著。

吳瓊瑤臉色更黯了:

“我沒有辦法可想……”

“瓊瑤!”樓培民喊著,朝她們走來。

她一回頭,狼狽的模樣把樓培民嚇了一大跳。

“噯!你是怎麼搞的,好好的臉撞成這樣?”他驚訝的嚷嚷著。

“我……不小心跌倒撞的……”吳瓊瑤說。

“喔……怎麼那麼不小心呢?看醫生了沒?”樓培民關心的說:

“我看你就請假回家休息好了,反正公司里人手還夠,你臉色很不好吶!把身體照顧好要緊……”

“不用了,經理,我還行。”吳瓊瑤忙說。

“噯呀!經理啊!瓊瑤是擔心你扣她錢嘛!若你答應讓她休息一天不扣薪水,她馬上就可以回去養病了。”莉莉在一旁嚷著。

“喔!這個嘛……如果你們答應不說出去,我是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啦!否則我對其他員工不好交代哩!”樓培民初期刻意裝出來的酷樣,早就已經原形畢露了,員工們反而比較喜歡他現在活潑可親的模樣。

“聽到沒?瓊瑤,經理准假啦!不必扣薪水喔!你還是趕快回去休息休息吧!”莉莉催著。

“這……”吳瓊瑤的確是很想休息,但不扣薪水讓她回家睡覺,她實在覺得有點不安。

“沒有關係啦!”樓培民知道吳瓊瑤的個性,他也笑著催促她:

“快點回去吧!你在公司裡,我才要擔心呢!臉色這麼難看,工作效率也不會好……”說著,他轉身還有事要忙,走了兩步路,趕緊又折回來:

“噯!我這腦袋,總是忘東忘西的,我忘了剛才有事要告訴你,”樓培民拍著頭說:“常來這兒的那個關華夫,華耀電腦董事長,你記得吧?”

吳瓊瑤愣了一愣,心慌不安的點了點頭,莉莉也嚇了一跳,直覺地就把今天凌晨的事聯想在一起,會不會是關華夫真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樓培民,否則樓培民怎麼突然在她們面前問起他?!

“是這樣的,關董剛剛親自打電話來,要我把你調到中班去,上傍晚五點到凌晨一點的班,他說華耀會計部門正好有個缺,希望你去做,我想來問問你的意思,瓊瑤,你缺錢用嗎?兼兩份工作是很累的喔!”樓培民問。

吳瓊瑤和莉莉都對這個消息感到吃驚:

“我……我什麼都不會啊!他為什麼要我去華耀上班?我根本不知道會計是做什麼的?”面對一個現成的工作機會,吳瓊瑤當然要高興,可是她沒有任何技能,關華夫會要她嗎?

一旁的莉莉可不這麼想了,她興奮的嚷嚷著。

“噯,你真笨啊,人家都親自出馬邀請你了,管你會不會什麼,進去再學就好,華耀這麼大的公司,這可是好機會啊!瓊瑤,你不去我可要去嘍!只怕那個關華夫不要我,噯……我覺得,他八成是對你有意思呢!這是直覺,像昨晚在……”沒大腦的莉莉,差點說溜了嘴,還好及時住口,但仍引起了樓培民的懷疑。

“你在說些什麼?”他盯著莉莉和吳瓊瑤看。

“噢!沒……沒有啦!我剛才說了什麼,經理,真對不起,我昨晚沒睡飽,今天頭暈暈、腦飩飩的,腦筋不太清楚……嘻!”莉莉裝傻。

樓培民覺得她們有事瞞他,心裡有點不高興了:

“瓊瑤,我也感覺奇怪,關華夫怎麼突然無故的關心起你來……不過他既然這麼開口了,我不能不照辦,但還是得尊重你的意思,如果你真需要這份工作的話,來告訴我,我立刻幫你調到中班。”說著,他瞪了莉莉一眼,轉身離去了。

樓培民一走,莉莉就興奮得又跳又叫:

“哇!瓊瑤,你用不著考慮,你應該一口就答應啊!能夠進華耀是很有前途的,你要把眼光放遠一點吶!金銀島雖然賺錢快,但那適合我們這種臉皮厚的人,不適合你,這是一個大好機會呀!”

“我……”吳瓊瑤到現在還是一頭的霧水:

“會計部門缺人,他怎麼會想到我呢?以他們的條件,不可能找不到人的,我……我雖然也很嚮往華耀那樣的大公司,可是……來台北這麼多年,我到處碰壁,沒有大公司肯要我,我只能做餐廳服務生這類的工作,他怎麼會想到找我呢?”她想不透,覺得唯一的可能便是:他在救濟她、幫助她,所以根本不在乎她會做些什麼,只有這個可能了,在茶館時,他不也說要借她錢嗎?

“有一個可能就是……嘻嘻!”莉莉轉了轉骨碌碌的大眼珠,曖昧的笑著:

“他大概看上你了……不錯喔!你沒看雜誌嗎?關華夫是排行榜上最有價值的單身貴族唷!”

吳瓊瑤愣了愣,臉蛋迅速漲紅。

“死莉莉!你……你再亂講話,小心我揍你!”她作勢追打著。

*0*0*0

“董事長,會客室有位吳小姐要見您……”門口的接待小姐小玲,進了關華夫的辦公室如此報告。

“喔?吳小姐……”他有些意外,會不會真是她?!

“請她到我辦公室來吧!”關華夫說。

“是!”小玲旋身出去。

不一會兒,敲門聲又響起了,小玲帶來的正是吳瓊瑤:

“董事長,就是這位吳小姐……”她說。

吳瓊瑤首次走進這麼大的辦公室,忍不住四下張望,她既有些興奮,卻也緊張不已。

“吳小姐,請問您喝咖啡或茶?”小玲問道。

“呃……喔……都好……”吳瓊瑤頗不自在的對她笑著,她生平第一次如此備受禮遇。

必華夫微笑著:

“坐啊!”他從自己的辦公桌前起身,走到吳瓊瑤身旁:

“坐吧!別拘束……”他努力笑得親切,好讓吳瓊瑤安心。

董事長辦公室裡的一套沙發桌椅組,相當的別具特色,全牛皮的純白色沙發,潔白得找不出半點髒汙,配上造形時髦、線條極富現代感的玻璃茶几,一看就知道身價不凡……吳瓊瑤怯怯的往沙發上輕輕一坐,皮沙發柔軟出奇,她規規矩矩的,連動都不敢動一下,怕不小心碰髒了潔白如雪的皮面。

必華夫也在她面前坐了下來,待小玲端了杯咖啡,再關上門離去之後,他才緩緩開口:

“你考慮了我的建議?”他問。

“我……不,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會計……是做什麼的?我能勝任嗎?尤其是你們這樣大公司的會計,一定要很有能力,我……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吳瓊瑤認真的詢問著,她那單純得不經世事的模樣,真讓關華夫覺得可愛有趣。

“喔!這你不需要擔心,你的工作雖在會計部門,但你只需負責整理帳款明細,電腦你懂不懂?”關華夫問。

吳瓊瑤為難的搖搖頭。

“嗯……那也不成問題,簡單的輸入操作,不消半個鐘頭你就可以學會了。”關華夫微笑著,帶著一種大哥哥的親切,自然的流露關懷眼神:

“我給你的待遇不會比‘夏朵’低,同樣是兼職,你何不選擇一個好的工作環境?雖然薪水再怎麼樣也比不過金銀島,可是,那樣的地方會讓人不由自主的沉淪下去啊!”他想起曉曦,感慨的長嘆了口氣,看到瓊瑤這樣的女孩子,他總會有股油然而生的心疼感覺,盡力幫助她們,彷彿成了一種理所當然的補償心理。

“真的?你真的認為我能勝任嗎?”吳瓊瑤內心欣喜不已。

其實,能夠進入一家大規模的機構服務,待遇優渥、有個安定的工作保障,一直是她到台北來求職的夢想,可惜因學歷的關係,她連應徵條件都不符,連這些大公司的門檻都進不去,普通高中的學生,若沒考上大學、英文程度不好、電腦又不懂、什麼技能都沒有,大半都是這樣的下場。

“你願意學,一切都不成問題,倘若你想專心的找一份安定長久的工作,我甚至也可以安排你接受培訓,只是我考慮到你經濟上的困難,所以也不反對你兼差,你可以同時擁有這裡和‘夏朵’兩邊的工作,只要你能把自己的時間調配得當,嗯?”關華夫友善的解釋著。

吳瓊瑤簡直心喜若狂,她實在不敢相情自己能有這麼好的機會,單純的她,根本不懷疑關華夫的動機,她自認自己不夠讓他看得上眼,況且他怎麼也不像壞人。

“太好了,來台北這麼多年,終於能對媽和哥有所交代了。”她興奮的自言自語著:

“董事長,那……我什麼時……能夠開始上班呢?”她迫不及待了,怯怯的問著。

必華夫笑了,他的確有點意外吳瓊瑤的反應,他以為她不會肯接受他的好意,但,這也反應了她毫無心機的單純:

“你決定了?那好,等‘夏朵’那邊的班調整好,你立刻就可以過來上班!”他心裡竟然有股莫名的欣喜,那種愉悅,並不因為僅僅是做了件善事的心情。

“歡迎你加入華耀……”他說,自然的伸出手來。

吳瓊瑤愣了愣,好半天才不自在的伸出手來與他相握,關華夫可以感覺到她的小手在怯怯的顫抖,這女孩真有趣,她可能從來沒想過會和一個全島知名的名男人握著手呢!一種自然反應,她的蒼白臉頰迅速的漫上一片緋紅……

“叩叩”門外有人草草敲了兩聲,不待關華夫回應就逕自開門進來:

“董事長,這是立邦吳董的……”進來的人是駱妍,她捧著一份卷宗,一進門就劈哩啪啦的開口,話說到一半,她發現了沙發上的關華夫和吳瓊瑤,嘴邊的話立即頓住了。

必華夫咳了咳,放開吳瓊瑤的手,端起桌上的咖啡沉靜的啜著:

“嗯……吳董怎麼樣?”他問。

駱妍並沒有立刻回答關華夫的話,她只是冷冷的、利利的、帶點敵意的打量著吳瓊瑤:

“這不是……夏朵那個笨手笨腳的女服務生嗎?”她對這個老是惹麻煩的吳瓊瑤印象深刻。

吳瓊瑤怯怯的向駱妍微笑,點了點頭,駱妍不以為然的別過頭去,繼續向關華夫說道:

“這是吳董FAX過來的報價表,請您過目。”

必華夫接過卷宗,擱在茶几上,並沒有立即閱覽,他向駱妍介紹著:

“這位吳瓊瑤小姐,現在已成為華耀一員了,她在會計部門,駱妍,吳小姐還年輕,有賴你多多教和照顧!麻煩你出去時,幫我請會計部主任沈嵐來,我有些事交代她。”關華夫說著。

“會計部門?!”駱妍皺了皺眉,她從沒聽說會計部門缺人,關華夫怎會突然把這個弱不禁風的女孩找來呢?真令他不解。

“嗯!快去吧!”他催促著。

駱妍一聽,有點惱火了,她踩著三寸高跟鞋,一臉不悅的“咯嗟咯嘆”離去,這關華夫竟然把她當成小妹使喚了?!

“呃……,對不起,董事長,我能不能借一下洗手間?”吳瓊瑤細聲的問著,她忽然覺得肚子不大舒服,一陣一陣的絞痛起來。

“喔!那裡就是。”他指著辦公室的一方角落。

吳瓊瑤才起身,眼睛就一片昏眩,瘦若竹竿的身子搖搖欲墜。

“你怎麼了?”看見她的臉色極難看,額前迅速冒出豆大汗珠,他緊張的問。

吳瓊瑤努力的穩住腳步,勉強擠出笑容:

“沒事……我一直就有貧血,不要緊的……”說著,她往洗手間走去。

小小一段距離,她忽然覺得好漫長好漫長,怎麼樣都走不到目的地,每一步都覺得好艱難、好艱難……終於,她再也沒有力氣提起腳步了,月復部劇烈的疼痛著,腦袋裡裝的東西,像鬆動的零件,零零落落的晃動著,她眼前一黑,全身無力的癱軟了下去……

必華夫被“碰”一聲響聲驚動,趕緊回頭一看,見吳瓊瑤昏倒在地上,他慌忙的衝上前去:

“噯!你怎麼了?醒醒……醒醒啊!怎麼回事……”他抱著吳瓊瑤,不住的輕拍她的臉頰。

吳瓊瑤沒有半點反應,但兩道眉毛卻緊緊的往額心蹙著,極痛苦的表情。

“啊……”關華夫愣住了,他發現她淺藍得像朵雲的牛仔褲上,竟在大腿內側部位,緩緩的滲出大片紅汨汨的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