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吳瓊瑤一進門,就看見何青坐在懶骨頭裡等她了。

“我以為你今天也不回來了!”何青瞪著她。

今天上了一整天的班,樓培民一直沒給她好臉色看,回到家來,何青又板著這副面孔,她實在有點疲倦,一種欲哭無淚的心情……

“你今天上早班吶?”吳瓊瑤問道。

何青沒有回答她:

“你為什麼老是這樣夜不歸營,又不打個電話回來說一聲?我問你,你是不是又跑到‘金銀島’去了?”她逼視著吳瓊瑤問。

“我沒有!”吳瓊瑤立即急著否認。

“那你說,你跑哪去了?”何青不罷休的逼問。

“我……”吳瓊瑤不得已,把今天向樓培民說的那一套話,又拿出來重述了一遍:

“我在華耀……暈倒了,關大哥送我去醫院,吊了一晚上的點滴,今天早上一出院,我就趕去上班了……”吳瓊瑤經過這一天一夜的調養休息,氣色真的是改善許多。

何青半信半疑:

“華耀……電腦公司?!關……關華夫?!”她盯著吳瓊瑤看:

“你怎麼認識人家的?”

必華夫這個閃亮的名字很少有人不知曉,尤其是那棟宏偉的華耀科技大樓,更是台北市的重要地標。

“他常去‘夏朵’,小青,關大哥要我進華耀上班,你說,我該不該辭掉‘夏朵’的工作到華耀去?”她有點迷惘,一整天都在想這個問題。

“真的?!”何青眼睛亮了起來,她幾乎忘了剛才的生氣,反而高興的嚷嚷著:

“廢話!當然應該啊!瓊瑤……你什麼時候去上班?華耀是大公司,多少人夢寐以求哩!進入華耀代表的是一種身份、一種階級,即使想進去當個總機小姐都不容易啊!機不可失……”

“我知道……可是,我們經理不答應我調班兼差啊!他說,除非我辭掉‘夏朵’的工作……”吳瓊瑤煩惱的說。

“辭就辭嘛!那種工作,台北到處都是,華耀的機會錯過了,可就不再有那樣的好運了,瓊瑤,聽我的話,到華耀去上班,你的身體不好,實在也不適合做餐廳那麼累的工作。”何青積極的說服著她。

“我也這樣想過……可是,我們經理一向對我很好,我真不知該怎麼向他開口,他一定會大發雷霆的……唉!”她嘆了口氣,實在左右為難。

*0*0*0

“經理,我考慮了許多天,我實在很想要這兩份工作,你可不可以允許我調班?我會調配好自己的時間,絕不會互相沖突的……”吳瓊瑤幾經考慮,終於決定和樓培民一談。

樓培民似乎還在對她生悶氣,沒一刻給她好臉色過:

“我說過了,不準就是不準,你只能選擇其一!”他的口氣很堅持。

吳瓊瑤其實也早在心裡有了答案,莉莉、何青、沈哲遠……所有的朋友都鼓勵她進“華耀”。

“經理……我真的很想進華耀公司,如果不能夠兩個工作兼顧的話,我……經理……我想辭職……”她極其為難的,才擠出了這些話來。

樓培民一聽,露出非常忿怒的表情:

“很好……”他咬著牙說,掉頭走了。

吳瓊瑤錯愕的站在原地,她追求自己的理想,難道也錯了嗎?樓培民的反應實在讓她進退兩難。

樓培民片刻後就折返回來,遞了一個信封袋給她:

“這是這個月一號到現在的薪水,一共十一天,你點一點!”

“經理,這……”她有些措手不及。

“你不是要辭職嗎?那就做到今天好了,我這個人做事一向喜歡乾脆,勉強叫你留下來,你工作也不會用心。”他酷著一張臉說完,轉身離開。

吳瓊瑤手捏著薪水袋,怔怔站著,淚珠委屈得在眼眶裡汪汪的打轉,樓培民都說出這樣的話來了,她還能怎麼樣?況且,離開夏朵到華耀去,也是她自己再三考慮後所選擇的,只是她沒想到會把結局鬧得這麼僵。

走出“夏朵”,心裡實在是百感交集,她一方面興奮著將要成為華耀員工,一方面又對“夏朵”有些不捨……

心不在焉的想著想著,她竟然不自覺的搭上公車,往華耀大樓而去……

必華夫人在辦公室內,他正深陷在辦公桌前的皮椅內沉思。

自從那天送吳瓊瑤出院後,他就沒再看過她了,這其間,他都下意識的避免去“夏朵”,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想藉此讓自己清醒的想想一些事情。

可是,他愈想愈迷惘了,吳瓊瑤蒼白的、楚楚可憐的模樣,在他腦海裡一個又一個、一層又一層的交疊,十個吳瓊瑤、百個吳瓊瑤、千個吳瓊瑤、萬個吳瓊瑤……無數個吳瓊瑤,她那閃爍著盈盈淚光的大眼睛,教他平靜已久的心絃,不知不覺的抽動起來o

“唉……”關華夫苦苦的笑了,長長的嘆一口氣,把半截的菸頭捻熄。

從吳瓊瑤的表現看來,他猜想她和她那個男友是相愛的,這使他只能無奈的苦笑,這麼多年來,好不容易遇見了一個能使他心動的女子,而人家卻早已名花有主了o

“叩叩叩!”進來的是接待小姐小玲:

“董事長,前幾天那個吳小姐又來了,現在在會客室!”

必華夫一怔,有一絲絲的雀躍:

“請她進來。”他說。

“好的。”小玲退了下去。

吳瓊瑤接著進來。

“身體好點了沒?”關華夫關上了門,與她在沙發上坐下,關心的問:

“你看起來,精神好多了。”

吳瓊瑤點了點頭:

“謝謝關大哥……現在要喊您董事長了,董事長……我什麼時候可以來上班?”她有些迫不及待。

“嗯,‘夏朵’那裡的上班時間,已經安排好了嗎?”關華夫問。

吳瓊瑤頓了頓,答道:

“我辭職了……今天已不用再去‘夏朵’上班了。”

必華夫感到有些意外:

“我站在一個老闆的立場上,當然比較希望你專心在這裡任職,可是……我記得你說想兼兩個工作的,不是嗎?所以我才會請樓經理替你調班,怎麼你卻辭職了呢?”

“我是的確很想兼兩份工作,多賺點錢……不是我自己想辭職的,是樓經理不准我兼差,他怕會影響工作效率……”吳瓊瑤一臉無奈的說:

“我告訴他我非常想來華耀,他便把剩下的薪水算給我,叫我不用再去上班了……”

“喔?”關華夫更意外了,從樓老的口中所知道的樓培民,以及這些日子來所接觸的樓培民,不太可能這麼古板、不通人情:

“怎麼會這樣呢?我那天在電話裡跟他說的時候,他還挺贊成的啊!”

吳瓊瑤無可奈何的聳了聳肩:

“也不知道為什麼,樓經理這幾天的脾氣變得很古怪,我不太敢和他溝通了,既然他不希望我兼差,我想,這樣也好,我就專心來華耀學習。”她非常謙虛的說。

必華夫笑了:

“那好!你明天就可以準備來上班了。”他說,拍了拍她的肩頭,給她一個鼓勵的笑容。

兩人在辦公室裡愉快的聊了起來,聊得都忘了時間,驚覺時,已經是十一點多了。

“噢,都快中午了!”關華夫笑著拍了拍頭:

“餓不餓?走吧,一塊去吃午飯!”他說。

吳瓊瑤愣了愣,有些受寵若驚:

“這……”雖然她一直覺得關華夫很平易近人,一點也沒有大企業家的傲氣,但是她即將成為華耀的員工,叫她一個小小的職員和董事長共進午餐,實在有點說不過去。

必華夫看出她的顧忌:

“上班時間得稱呼我董事長,但是,其餘的時候,你還是喊我關大哥吧!”他笑著催促她:

“走吧!帶你去一家茶樓飲茶,我很喜歡那裡的茶點,不是上回帶你去吃宵夜的那家喔!”向來沉靜安寧的關華夫,這幾天來明顯的變了。

不見吳瓊瑤的時候,他臉上淺淺的笑容消失,憂鬱的表情比較多;見著了吳瓊瑤,他笑得更開朗了,一向寡言的他,話變多了、活潑多了,也年輕多了。

必華夫本來就不老,他才三十一歲呢!只是事業、財富的壓力,讓他看來老成了些,缺少愛情的點綴,讓他的生活過於刻板深沉了些。

吳瓊瑤,這樣一個小女人,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左右著他的悲喜。

必華夫和吳瓊瑤相偕出了辦公室,離開了華耀科技大樓。他們所經之處,無不吸引職員們驚奇和揣測的眼光。

“噯!你看……前兩天在董事長辦公室裡昏倒的那個吳小姐,好像跟董事長頗有交情……”接待小姐小玲八卦的問著一旁的總機小姐小如:

“你猜猜看,他們之間有什麼關係?”

總機小姐小如偏著頭想了又想:

“不會吧?!你不是說,董事長的女朋友是駱秘書嗎?這個吳小姐……有點土哩!沒駱秘書漂亮。”

小玲撇了撇嘴:

“這可難說!我看這個吳小姐一副病懨懨的模樣,男人就喜歡這種楚楚可憐的女人,駱秘書太強悍了,你沒注意到,以往駱秘書和董事長是形影不離的,在公司都是出雙入對,可是,這幾天來,董事長常一個人獨來獨往,看起來有心事似的,你看,他竟然和那個吳小姐有說有笑的出去吃飯,不理駱秘書,我看……這八成是三角問題!”

小玲的觀察力還真準確,關華夫任何的應酬場合、洽商場合,駱妍都如影隨形的,她就像他的左右手,不可或缺,但是,這幾天來,關華夫的確多了許多私自的時間,他躲在辦公室裡沉思,獨自外出用餐、喝茶……總之,他變得不太習慣駱妍陪在一旁,他開始覺得那是一種打擾了。

*0*0*0

“對不起,先生,我找一位吳瓊瑤小姐。”沈哲遠人在台北市,正好路過“夏朵”,於是順便走了進去。

樓培民一想,上前打量著他:

“你是……”

“我是她男朋友。”沈哲遠說。

樓培民臉一沉,淡淡說道:

“她已經不在這裡上班了!”

“喔!是嗎?什麼時候的事?”沈哲遠有些驚訝,這一兩天,吳瓊瑤雖在電話裡向他提過去華耀上班的打算,可是並沒有這麼快決定辭職。

樓培民撇了撇嘴,酸溜溜的說:

“她剛走,不過,你現在到華耀去,應當找得到她,關華夫實在是個有本事的傢伙……你得當心點!”他故意的說。

沈哲遠看了樓培民一眼,面無表情的說了聲謝謝轉身便走,他不曉得樓培民為何要這樣告訴他,即使聽了這話,他也不覺得擔心,也許他不相信吳瓊瑤能有什麼魅力足以令關華夫動心吧!畢竟他那樣的有錢,憑他的身份地位,要什麼樣的女孩沒有?!

離開“夏朵”後,沈哲遠並沒有去華耀碰碰運氣找她,也沒有回淡水,他上了計程車,前往士林。

上了一幢公寓的二樓,他掏出鑰匙開了門,迎面而來的女人給了她一個纏綿的擁抱……

“你遲到了,我想你想得發瘋……”女人在她耳邊曖昧的吹著氣。

她看來年紀不大,應和沈哲遠不相上下,時髦、嫵媚性感,還頗具幾分姿色,尤其胸前那一對大波,很容易挑動起男性的本能反應。

沈哲遠也不知是真愛上她或是戀上她迷人的身體,反正從他們相識開始至今,已有四年多時間,他瘋狂的迷戀她,他認為自己可以沒有吳瓊瑤,但絕不可能沒有她——培麗。

培麗是他退伍後,進補習班準備重考時認識的,他們是同班同學,培麗這個人。個性始終懶懶散散的,大學沒考上,她就和大多數女孩一樣,開始找工作,賣賣衣服、賣賣鞋子……可每個工作都不超過兩個月,在這個工作及下一個工作之間,她通常會休息三、五個月,反正也不愁吃穿,這些事情,沈哲遠會負責,用吳瓊瑤的錢負責。

“遠……我昨天看了一雙意大利皮鞋,想買……”她嬌嗔的說著

“我剛才去找了瓊瑤,沒找到人,她已經辭職了,所以我身上錢不夠,明天再給你,嗯?”沈哲遠說著,將頭埋進了她那對龐然的胸脯裡。

“我真想你啊!培麗……”他很喜歡她豐滿的溫暖感覺,仔細探究起來的話,這也算是一種補償心理吧!

培麗在床第之間的反應是絕佳的,她妖媚、放浪、熱情,和保守羞澀的吳瓊瑤全然不同,沈哲遠認為,和培麗在一起才真的是享受,而和吳瓊瑤在一起,那只是一種發洩……

一陣激情過後,沈哲遠摟著培麗柔軟的身軀喘息著:

“本來……是想向瓊瑤要一筆錢的,我以買電腦為由,沒想到……她那麼有辦法,那‘華耀’電腦的老闆,竟然無條件先送了她一台……”沈哲遠似笑非笑的扯了扯嘴角:

“她現在成了華耀員工,呵……這也算是她的本事,培麗……我真沒想到那個關華夫可能對又幹又癟的瓊瑤感興趣,這倒給了我一個靈感……如果,她跟關華夫真的怎麼了,我也許可以靠這層關係,在‘華耀’爭個一席之地……”他居然會有這麼卑鄙的念頭。

“遠……你告訴我實話,你愛她嗎?”培麗摟著他的腰,手放在他大腿上摩挲著。

“你別挑逗我,我會忍不住的……”沈哲遠捏了捏她的臉頰。

“你別顧左右而言他,你說,你倒底愛不愛她?”培麗噘著嘴追問。

“這問題我不是回答很多遍嗎?”沈哲遠說,事實上,對吳瓊瑤他雖沒有多深切的愛,卻有一種無形的線牽連著,他有時很恨她,恨她的一家人,他總是極盡所能的想折磨她,但偶爾卻也會對她產生那麼一點點的愧疚感,不過這種時候出現的比率是少之又少的。

“不愛!我只愛你,我一點都不愛瓊瑤,我是恨她的,我要報復她……這樣行了嗎?”他笑著說給培麗聽,心中卻無由的有那麼一點點愴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