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餅年,冉雲的心情開始愈來愈焦躁不安……她在客廳來回踱步了近一個小時,決定喝一點酒來鎮定情緒,沒想到酒精的作用,竟使她愈覺得心亂如麻。

門鈴響起,她躊躇了半晌,才忐忑不安的上前開了門,她知道是傑森按的門鈴,她也知道傑森將開口說些什麼……可是,她還是有那麼一點難以面對的不安。

“小云,準備好了嗎?”傑森一臉興奮的笑著,催促冉雲。

“我……我……”冉雲咬了咬唇,心虛的說:“我頭有點疼……你自己去好了。”

“頭疼?!要不要緊哪?!我買些藥回來……”傑森關心的說。

“不用了,止疼藥我還有,吃了藥躺一躺就沒事了!”她說,緊捏著的拳頭褱,捏出了滿掌的汗來。

“喔……那你好好在家休息吧!”他看了看錶:“時間差不多了。我先到市場買些菜,再到機場接他們,然後回來好好表演一番,你趕緊休息,晚上養好精神到我家裡做客!”他興匆匆的說,倏地在冉雲頰邊印上一吻。

回屋裡的冉雲,真的慌亂無主了,這許多年來,她的日子一向過得悠遊、從容,不留像今天這樣的混亂。

她在屋裡繼續的踱步,心不在焉的不是撞翻了椅子就是打翻了花瓶,今天做任何一件事都不對勁。

其實,從昨天晚上開始,傑森要她今天和他一塊去接他父母時,她就一夜輾轉難眠。初初答應和他前往後,她的心情是憤怒的,甚至還有一些報復的快感,但後來她又覺得恐懼、不安……一整夜,就是在這樣起起伏伏的矛盾情緒下捱過的。

她焦躁得竟哭了出來,很惶惑無助的……看到了電話,她拿起又放下,不想求助於月葳的,可是他已經可以猜想得到月葳會用怎樣的話語來責怪她,她只好沮喪的拿出了酒櫃裡的起瓦土,這是酒量並不好的冉雲,最常用來解決煩惱的方法,是麻木,是逃避。

她硬著頭皮灌了兩杯下肚,這樣急促的喝著烈酒,想不醉也難了,她很快的便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

買了大包小包晚餐材料的傑森,先回到家把該切該洗的東西,全依照食譜上的指示操作完畢,這些天,有了幾次做菜經驗的他,動作俐落迅速多了,準備就緒之後,還有一點時間,他本想過去隔壁看看冉雲,想起了她頭疼,應該正在休息,還是不去吵她的好。

心血來潮,傑森突然動手整理起屋裡四周,在出門前把處處都打掃得潔淨整齊,連他自己都有些驚訝了,他這個從不做家事,厭惡下廚的大男孩,怎麼含在認識了冉雲之後,有這樣大的變化。

他一路哼著不成調的歌來到機場,心情始終是愉悅快樂的。

“媽!爸!”他在機場的人潮中,一眼認出了他親愛的父母,他殷勤的替他們搬提著大大小小的行李,一面不住的道歉。

“我遲了點,你們沒等太久吧?別生氣喔!”他撒嬌著說。

向楚天坐進了前座,宛如也上了車:“我們哪敢跟你這寶貝少爺生氣啊!”她笑說著。

“爸!你看我這幾天沒吃媽煮的飯,有沒有餓瘦了?”他側過頭問旁座的向楚天,略顯得洋洋得意。

“好像還胖了點呢!”向楚天開著玩笑:“是琳琳每天煮什麼替你補的啊?!”

傑森的臉瞬間黯了下來,但隨即又恢復了笑:“爸,媽,我待會兒要給你們一個大驚喜!”

傑森一路賣關子,把向楚天和宛如夫婦,逗得迫不及待。

一進門,宛如和向楚天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喊:“哇!”

“怎麼樣?!”傑森笑得開心,請母親坐上了沙發椅:“你看,這茶几沾不上半點灰塵呢!不信你檢查看看!”他說。

宛如用手指頭抹了抹玻璃茶几,果然一塵不染,她再環顧四周,剛拖過亮光蠟的地板反著光,一切比她在家時還要整齊潔淨。

“噯!這孩子是吃錯了什麼藥,變得這樣體貼……”她笑眯了眼對向楚天說。

向楚天接過傑森為他殷勤點燃的菸斗,倒一點也不驚訝的翻閱著報紙。

“別大驚小敝了,這八成是琳琳的傑作……”他笑說。

“哎!爸,你這樣說就太不公平了……”他微微噘起嘴,顯得不悅:“這可是我一個人的功勞,你把功勞都記在琳琳身上,對我不公平。”

“喔?!”向楚天笑了:“你的功勞?!我就知道你這麼反常,一定有問題,說吧!有什麼目的?”他微笑著放下了報紙,準備聽傑森說話。

“嘿嘿!我這聰明的天才老爸,你今天可算錯了,我才沒有什麼目的呢!”傑森捱近了母親身邊,替她揉揮按摩著肩膀:“你們先說說看,這趟日本之旅,玩得開不開心?”

“嗯!很棒啊!我還買了禮物送琳琳呢!”宛如想起了要給琳琳的披肩忙從行李箱裡翻了出來:“你看看,很別緻吧!琳琳不曉得會不會喜歡!”

傑森接過了披肩來,那條葡萄紅色的三角形披肩,鑲了一圈紫金色流蘇顯得很高貴典雅,襯上冉雲的浪漫氣質一定很出色……他想著想著,自顧自的,個不停。

“媽!這條披肩很美,正好適合今晚讓你當見面禮!”他將披巾摺好,放回了盒子裡:“你們好好休息休息,我去煮菜,很快就可以開飯了!”他對向楚天夫婦調皮的眨了眨眼。

“噯!傑森,你爸說今晚要帶我們出去吃日本料理的呀!”宛如叫住他。

“是啊!快去幫你媽把行李整理好,我們就出去了。你那幾道‘招牌菜’啊!我們可沒勇氣嘗試!”向楚天糗他。

“唉呀!爸……媽,你們原來對自己兒子這麼沒信心哪?!我忙了一下午?,就看在家裡窗明几淨的份上,你們相信我這一次嘛!等我一下下,馬上就可以開飯!”他說著,跑進了廚房裡,留下客廳面面相覷的向楚大和羅宛如。

“這孩子是怎麼了?神秘兮兮的……”宛如聳著肩,狐疑的說。

“別理他了,玩什麼把戲,時間一到啊!他自然會說的……”向楚天笑著,又拿起報紙來繼續讀。

兩人在客廳坐著,愈來愈感到驚訝和好奇,因為廚房裡不時的飄散出一陣一陣誘人垂涎的香味。

“嗯……好像還真有兩下子哩!”向楚天笑著說,和宛如不約而同起身,往餐廳一探究竟。

餐桌上很快的擺滿了熱騰騰的菜,一盤接一盤……“OK!”傑森從廚房裡出來,卸上宛如的圍裙,得意洋洋向父母比了個勝利手勢。

“請上座吧!”

宛如望著眼前的菜餚,甚是感動。

“媽還擔心你一個人在家吃得不好呢!哪曉得你竟會煮這麼多菜……”

“嘿!兒子啊!我好像聽你從小到大,沒說過想當廚師的志願啊!怎麼?!暪著我們學了一大桌的菜,有模有樣的……”向楚天動著筷子要嘗:“不知道味道如何……”

“噯!等等……”傑森阻止了父親:“這可是我這一個禮拜內學來的喔!怎麼樣?不相信是不是?你們的兒子雖然是天資聰明過人,不過名師指導的功不可沒,所以,在開動之前,我還耍去請一位重要貴賓!”他快步的往外走:“等等我,我馬上回來!”他嚷著,雀躍難捺。

冉雲,其實早在他出發去機場前就已醒來,睡了一覺,心情稍微平靜,她開始梳妝打扮,決定要赴向家共進晚餐,但是……方才在窗前看見向楚天下車時和宛如的恩愛情狀,她又忍不住的瘋狂激動起來。

她聽見了傑森按的門鈴,應聲開門,傑森愣了半晌,然後禁不住的讚歎:“你這樣……好美……”

冉雲穿一件鵝黃襯衫,配墨綠色大圓裙,浪漫又不失莊重,淺淺的塗了一層玉桂色的唇膏,像一朵清新幽雅的蓮花。

“走吧!大家正等你呢!”傑森看她刻意妝扮,當然肯定她是準備到他家做客了,他拉著她的手欲走,可是冉雲卻躊躇不前。

“我……很抱歉,傑森,我可以不去嗎?”她囁嚅著。

傑森微微蹙起了眉:“怎麼了?你不是都已經準備好了嗎?”他實在不明白。

“我頭疼……”她似乎再找不出什麼理由,這個藉口,她用得有點心虛。

“你沒吃藥嗎?我以為你下午休息休息就好了,只是到隔壁而已,吃個飯應該不會太累吧?!我爸媽都等著你呢!”他溫柔的說,心中難免有些失望。

“我……我不想去,傑森,你不要為難我,我沒有心理準備……”她推託著。

傑森無奈:“好吧……我不勉強你,你好好休息,以後機會多的是!”他牽強的對她微笑,然後沮喪的走回家。

向楚天見他一人單獨進門,狐疑的問:“怎麼?不是有客人要來嗎?”

“是啊?!怎麼你一個人回來?是不是琳琳?!你們又吵袈了?”宛如也急著問。

傑森不自在的笑著。

“來!爸媽,吃飯吃飯!我們吃吧!她身體不太舒服,所以不過來了!”他說著,埋頭扒著飯,卻心不在焉,食不知味。

“誰啊?!琳琳嗎?你們是怎麼了,看你不太對勁的……”細心的宛如擔心地問著。

傑森只顧把飯菜往嘴裡塞,沒有回答她。

“傑森!你也不再是小孩子了,別成天和琳琳鬧脾氣,女孩家嘛!偶爾耍耍小脾氣也難免,你要多讓著她……”向楚天說。

傑森聽得不耐,他放下碗筷,清了清喉嚨,正經了起來說:“爸,媽,你們以後不要提琳琳了,我和她已經分手。”他的表情語氣很認真。

宛如訝異的輕呼了起來:“分手了?什麼時候啊?!上禮拜,你不是還到她家吃過飯嗎?”

“傑森!到底怎麼回事?”向楚天也關心起來:“都交往這麼多年了,你可別意氣用事。”

“爸!我沒有意氣用事,我是經過很慎重考慮的。”他誠懇的向父親解釋:“我很清楚我們不適合,再繼續下去,我只會耽誤她,這麼做對大家才是解月兌。”

“可是琳琳她呢?她同意和你分手嗎?我和你爸都看得出她對你的用心哪!”

宛如一臉的惋惜,她一百很疼愛琳琳的。

“媽,這種事是不能勉強的,我也知道她對我付出很多,可是沒有用啊!媽,我真的不愛她,我們根本無法再相處下去……”傑森急切得想讓母親瞭解他。

“可是……”她還想說些什麼,卻被向楚天打斷了……“唉!孩子有他們自己的選擇,你別操那麼多心了。傑森這麼說也對,我們兩老雖然都喜歡琳琳這女孩,可是這畢竟是傑森的終身大事啊!應該由他來決定才是……”

“唉!我是想……耽誤了人家琳琳這許多年,實在有些對不住人家……”她嘆著氣,忽然想起了什麼:“咦!傑森,那……你剛才說的客人是誰?”

傑森頓了頓,還想賣關子,被母親催問得憋不住了,才一面笑一面說,心情明顯變得快樂:“是隔壁那女孩子啊!媽!你兒子煮這一大桌菜的好手藝,有部分雖然是聰明的我無師自通,但更大一部分是她教出來的喔!本來打算請她出來吃晚飯,順便把她介紹給你們認識,可是她身體不太舒服……”

“喔?!聽你這麼說,好像跟她相處得不錯似的……”宛如瞭解自己的兒子,她可以從他淘淘不絕的快樂言語裡發現他多了一份從前少見的柔情款款。

傑森略帶羞赧的笑意:“我們……我們很熟啊!你和爸不在這幾天,我每天和她一起,覺得踉她很投緣……媽,你一定會喜歡她的,她美麗、溫柔……摻揉了許多種迷人的氣質……”

“喔……寶貝兒子該不會是……另結新歡了吧?!”向楚天聽著傑森讚美冉雲,不白覺的噗哧笑了出聲。

“不會吧?!她不是才剛搬來嗎?你們才認識幾天……你對她又不瞭解,怎麼這麼草率就決定和琳琳分手而和她交往呢?”宛如訝異的問。

“媽!我和琳琳之間的問題,已經存在很久了,而小云只是讓我明白了真愛,讓我勇敢起來處理和琳琳的錯誤。你知道嗎?媽,真正的愛情隨時會發生的,我和小云雖相處沒幾天,卻有一種深刻甜蜜的感覺,對琳琳只會愈看愈憎厭……”傑森說。

向楚天看了,忍不住想笑:“這小子是真的談戀愛了!難怪一切舉動、神情都反常……”

“爸!我知道你和媽都喜歡琳琳,可是我敢保證,等你們看過她之後,會更喜歡她的!”他自負的誽。

“唉!我可沒什麼意見,你自己中意就好!”向楚天開明的說。

“可是……你說那女孩,我們都沒見過啊!她是打哪兒來的?是什麼樣身分背景?這些……你清楚嗎?”宛如憂心的說:“傑森,在爸媽眼裡,雖然看你總像個孩子,但你二十六了,實在也該認真我結婚對象了,別當遊戲玩……”

“唉呀!你應該知道你的白髮是怎麼來的。”向楚天笑她:“省省力氣吧!孩子大了,有他自己的主張,不用媽媽成天替他操心這兒,操心那兒……尤其是感情這種問題。”

“是啊!媽,你看爸多相信我!你放輕鬆點嘛!我和她相處得很愉快,而且我也是認真的!”傑森撒嬌的夾了一大塊肉放進母親碗裡:“嚐嚐看,這東坡肉是她教我做的唷!我燉了一下午,只放酒和醬油,一滴水也不能摻喔!”

※※※

因旅途的勞累,向楚天吃過晚飯後,看了一會兒的新聞節目,便早早回房裡睡了。宛如雖然疲倦,卻心繫著寶貝兒子傑森的感情問題,一直坐立不安。

傑森剛洗完澡,正在房裡用吹風機烘著溼頭髮,看見宛如進房來……“媽,你怎麼還沒睡啊?不是聽爸在喊累嗎?你不累?”他問。

宛如一臉倦容,卻憂心忡忡的在他床邊生了下來:“媽問你,隔壁那女……孩子,她是做什麼的?”

傑森關了吹風機的開關,室內驟然安靜下來:“媽,你在身家調查啊?比我還緊張兮兮的……”他笑著:“它是從台北搬來的,一個人住這裡是為了清靜,找尋靈感!”

“靈感?”宛如不明白。

傑森捱著母親坐下,摟著她的肩:“媽!人家是作家?!寫小說的,很有名喔!我以前就在琳琳家看過她的書!”

“喔?!”宛如憂慮的表情似乎緩和鬆弛了許多:“真的?!她叫什麼名字啊!”她也好奇起來。

“她叫冉雲,媽,你聽這名字美不美?!這可是真名喔!一朵冉冉上升的雲啊!

美呆了對不對?”傑森一說起冉雲就渾身有勁,一臉的驕傲:“你看過她,就會覺得這名字真是名副其實!”

宛如忍不住輕輕笑了:“聽你這麼說,我倒急著想見見她了,從來也沒聽過我兒子這麼誇讚過一個人!”

傑森一面套著衣服一面說:“我現在就要過去看看她,她好像不太舒服,媽,要不要和我一塊去?”

“這……不太好吧?她身體不舒服,我去打擾……”她的多慮立即被傑森給打斷了……“媽,放心啦!我覺得她的頭疼似乎是心理作用,她知道你和爸回來了,想到要見你們,可能有些緊張,我想,你先過去和她聊聊,可以舒緩一下她的情緒,讓她知道你是歡迎她的啊!”他興奮的提醒母親:“對了!你不是帶回來一條披肩嗎?很適合她的,就當你送人家的見面禮吧!”

“可是……那……”

“哎呀!媽,你快去拿嘛!快去……我換件褲子就走!”他把宛如給推出了房門。

※※※

坐在落地窗前發呆了一晚上的冉雲,終於起身,換下了黃襯衫和大圓裙。

她身著白色棉質的家居袍,正坐在梳妝檯前準備卸下臉上的淡妝時,門鈴忽然響了起來。

必然是傑森,地想。開門一看,卻多了位令她駑訝的訪客。

“小云,這是我媽,特地來拜訪你的……”傑森眉開眼笑的說。

冉雲杵在門口半天,怔怔的看著宛如,許久許久……才回過神來,慌忙的開口:“呃……喔……來……快請進屋裡來……”她說。

宛如進了冉雲漂亮的屋子裡,像所有初次來訪的人反應一樣,她好奇的環顧張望……“請坐!”她端了兩杯果汁來,在沙發上坐下:“呃……聽傑森說,您剛從日本回來?”她覺得不自在,隨口抓了個話題說,以掩飾不安的情緒。

“是啊!喔……對了!這是我帶回來的披肩,送你當個見面禮,不成敬意……”她微笑著把手中捧著的盒子送到冉雲面前。

“小云,我跟我媽介紹過你了,她也急著想認識你呢!”傑森以手肘頂了頂宛如:“媽,怎麼樣?我說得沒錯吧?”

宛如把冉雲打量得很仔細,她是對冉雲挺有好感的,雖然八年前參加過向楚天班上的郊遊,她便巳看過冉雲一面,但畢竟女大十八變,宛如對她可是芒點印象也沒有了。

“我一回來,他就不停的向我和他爸爸談起你……”她笑著看了一眼傑森。

冉雲聽了,心頭不由得一顫,向楚天巳知道她了嗎?!可是此時氣氛是那麼的平和,是他還不知道她的出現或是一切都還沒有爆發?!

“冉小姐,傑森本來說要請你過去吃晚飯的,他還特地親手煮了一桌菜呢!真令我驚訝……”宛如說著,氣氛愈來愈親切熱絡:“聽傑森說,你在寫作,我雖然沒耐性看小說,有眼不識泰山,但對作家總是有些微妙的崇拜心情,今天一見你,覺得很投緣,以後常到我家裡坐坐吧!我和傑森他爸爸都很歡迎的!”

“別這樣說,我寫小說是一直以來的興趣,您這麼說我不敢當了……”冉雲淺笑著:“只要您不嫌棄我這地方,也很歡迎您過來坐坐,我隨時在家的!”

“媽!這太好了,你可以把你和爸的故事告訴小云啊!讓她寫出來,保證叫好又叫座!”傑森調皮的嚷著:“小云!你知道嗎?!我媽和我老爸的愛情故事多感人哪!你可以試試喔,保證暢銷!”

冉雲的心頭一揪,微微的蹙起了眉來……她打量著眼前這溫柔嫻淑的女人,她正婉約羞怯的笑罵著兒子,冉雲的醋勁油然而生了。

會再有什麼愛情比她和向楚天的更賺人熱淚嗎?所有的人,都認為自己的愛情是世上最驚天動地,可歌可泣的,而向楚天呢?她不禁想問,向楚天的愛情裡,哪一段最具珍貴?是她呢?還是羅宛如?或者別人……她愈想愈是妒火中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