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奈德生物科技公司的名字或許不是非常的響亮,但是一提到台貿集團和永生紀念醫院,卻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永生紀念醫院是目前國內最大的私人醫學中心,它分佈在北中南三大城市;而台貿集團以塑膠工業起家,經過四十多年的茁壯,它的觸角已經延伸到特用化學品、化學纖維、石化產品等,而它旗下的子公司也不斷的發展壯大。

奈德生物科技公司就是台貿集團旗下的一個子公司,由台貿集團總裁柯敏夫的第三個孫子柯南宇主持,業務合括了醫藥產業、保健產品、農業生技、環保生技與特用化學品的研發。

因為性質的關係,因此奈德的知名度並沒有台貿其他的子公司響亮,但是前景卻是最被看好的。

台貿集團的總裁辦公室裡,奈德生物科技的總裁柯南宇,正在進行一場只有兩個人的例行簡報。

“奈德七月開始就會投入氨基酸的原料商場,我希望五年內可以搶到百分之三左右的市場佔有率。”

柯敏夫點著頭,一臉讚許的說:“你說氨基酸原料的年需求量有多少?”

“六十億美元左右。”柯南宇一邊從隱藏的酒櫃取出威士忌和杯子,一邊輕鬆的回答著。

“真不少。”柯敏夫嘆道:“還是冠華集團眼光獨到,他們三年前就看準了大陸這塊市場,這幾年也撈了不少吧?”

“奈德現在開始並不晚。”柯南宇自信的說。

雖然他們的資本額只有八百萬,但包括永生紀念醫院水,永生大學、醫學院的臨床病理研究所,以及台貿集團在化工方面的專業研發技術,都是奈德最有力的支持。

“只要能從冠華手中搶下大統制藥那紙四億五千萬的合約,武漢建廠的資金就有了。”他將不加冰的威士忌遞給了爺爺,笑著說。

柯敏夫搖晃著酒杯,若有所思的說:“這可不大容易。冠華的唐可沁不是省油的燈,你要從他手裡搶走大統制藥,得加把勁。”

“我知道。”柯南宇信心十足的說:“我已經拉攏了大統的三位高專,相信這對我們來說非常有幫助!”

這年頭還沒有錢擺不平的事。

“真正作決策的人還是東方殷實。”柯敏夫道:“他還單身不是嗎?若是雪野能嫁給他,這是最好了。”

若能跟大統制藥聯姻,那對奈德生物科技,永生醫療集團及台貿都很有幫助。

台灣的製藥業仍難達到歐美的水準,當然也無法與之競爭,但是大統制藥卻是個超級特殊的例外,他們完成了人類基因走序,在這個研究基礎上,大統制藥終於有機會與歐美一較長短。

當然東方殷實的先知灼見和大刀闊斧的改革、謹慎的研發也是功不可沒。

“雪野?”想到她,柯南宇就頭痛,更別提還要把她跟風流韻事跟他有得拼的東方殷實湊在一起了。

大統制藥的東方殷實、誠源石化的秦緯綸、冠華集團的唐可沁,再加上他奈德生物科技的柯南宇,是被媒體尊封為世紀末的四大貴公子。因此名字能跟他們連在一起的女人,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輩,不是社交名媛、董事長千金,就一定是知名女星、模特兒。

像雪野這種平凡的醜女,是絕對不可能的。

“是呀!就是雪野。”柯敏夫笑著說:“東方殷賓當我的孫女婿,你沒有意見吧?”

“我怎麼會有意見?”柯南寧有點遲疑的一笑,“就怕他看不上雪野。”

東方殷實那個一向只追逐知名模特兒的風流公子,絕對不會對醜女有興趣的。

“那就是你的問題了。”柯敏夫狡猾地一笑,“你不會讓我失望吧?”

“我儘量。”’柯南宇一向很有自信的,但是這次卻不敢把話說的太滿。

和大統聯姻,他當然舉雙手贊成,但,為什麼是雪野?那個又誇張、又愚蠢的雪野,是男人都不會喜歡的。

他起碼可以想到家族裡三個以上的人選,她們被東方殷實看上的機率,比雪野多一百倍。

像是明白他的疑惑似的,柯敏夫喝了一口酒,說道:“覺得奇怪嗎?純粹是因為我最喜歡雪野罷了。”

柯南宇露出了一個微笑。

是呀!之前的雪野是很討人喜歡的,但自從那件事之後,雪野開始變得又醜又胖,要讓東方殷實看得上她,他恐怕需要一些魔法和奇蹟了!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早上八點三十七分。

“拒絕他!我們是企業形象顧問!我已經說了八百次了,別再問我這個問題啦!”

聚焦形象顧問公司的總監袁星燦踩著三寸高跟鞋,身穿充滿春天氣息的粉綠色套裝,迅速的進入她的辦公室。

她的秘書黃曉柔立刻抱著一疊卷宗迎上來,她都還沒有開口,就已經被袁星燦一句話給堵了回去。

“我都還沒有開口呢!”黃曉柔推推她鼻上的復古小眼鏡,訝異地喊。

真有讀心術這回事嗎?她都還沒開口問,星燦已經給了答案。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袁星燦迅速的拉開抽屜,尋找她昨天晚上擬好才下班的演講稿,“跑到哪裡去了?”

可惡!為什麼一堆麻煩事都要挑在這個星期發生?

誠源石化因為工業廢氣排放超過標準,被環保署盯上了。就連那堆沒事找事的保育人士,也對他們標下二林那塊地發展石化工業有意見,表示那將會破壞環境,因而大加撻伐。

而那個沒腦袋的新任總裁秦緯綸,竟然敢小看媒體的力量,高傲又輕蔑的挑釁人家。

連續三天的負面新聞,讓誠源的企業形象大大受損,就連股票也跌了不少。

身為誠源石化的形象顧問公司,聚焦當然得立刻出馬重塑其企業形象,而且是非常正向的形象。

袁星燦花了兩個禮拜的時間籌備這個慈善義賣會,又以可節稅又可增加企業好感度為理由,說服誠源捐出一筆款項幫助興建兒童醫院。

她累得像條狗,而誠源那偉大的總裁秦緯綸卻把她嫌得一無是處,不斷的挑剔她的企劃。

包倒楣的是,前幾天那一頓美好的燭光晚餐,她那個前途看好的律師男友,拿出來的不是求婚戒指,而是一份存證信函。

內容規定她得在七天之內買下或是搬出當初兩人合買的高級公寓,否則就等著收傳票。

真是個可惡透頂的王八蛋!當初也沒人叫他拿錢出來呀!

追她的時候愛裝大方,現在有了新對象,就捨不得他那些錢了!

難怪律師總是所有人開刻薄玩笑的對象。

“星燦!”黃曉柔說道:“奈德的江特助打了三次電話了,你再不認真看待這件事,奈德絕對會跑掉的。”

誠源和奈德是聚焦最大的兩家客戶,足聚焦創辦人——星燦雙胞胎姐姐袁月琰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拉到的,若搞砸了,她一定會很不高興的。

“可惡!”袁星燦用力從上抽屜,“演講稿到底哪裡去了?”

都是秦緯綸那個王八蛋,既然不滿意她擬的演講稿,那就自己寫呀!她都已經改了七次,改到快抓狂了!

“在這邊。”黃曉柔連忙打開最上面的卷宗,演講稿就夾在裡面。“你昨天扔在電話旁邊,我幫你收起來了。”

“謝謝!”袁星燦連忙把演講稿拿出來,感激的說:“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不客氣。那奈德那件事呢?”黃曉柔不死心的問著:“你總不能叫我把‘拒絕他!我們是企業形象顧問!’這句話扔回去吧?”

袁星燦申吟一聲,喊道:“我頭痛死啦!你不能請江特助講講道理嗎?聚焦是企業形象顧問,他懂不懂得企業這兩個字的含義?”她一定得吃顆普拿疼了,她的頭痛死了。“他們的問題我幫不上。”兩個月內將他妹妹變成社交名媛?那根本就是奈德總裁柯南宇的家務事。

她是形象顧問耶!又不是神仙教母!

都是月琰不好,奈德明明是她負責的客戶,她偏偏挑這個時候去放大假,害她得硬著頭皮跟奈德周旋。

“顯然柯總裁不這麼認為。”黃曉柔無奈的說:“江特助說了重話,還提到了仟宇,我想他是認真的。”

仟宇!?袁星燦忍不住又申吟了一聲。

仟宇是聚焦的死對頭,要是去加勒比海度假回來的月琰知道奈德生物科技被仟宇搶走了,那她鐵定會陷入痛苦的地獄深淵。

而且誠源的秦緯綸現在對她很感冒,說不定正在心裡打算終止和聚焦的合約,如果又失去了奈德,那對公司的營運無疑是雪上加霜。

“好吧、好吧。”袁星燦揮揮手,煩心的說:“就約個時間過去談談吧。你跟小佩說一聲,讓她過去做。”

“人家指名要姓袁的。”黃曉柔說道:“你也知道奈德一向很挑剔的。”

要姓袁的,指的當然就是星燦和月琰,這也就是說,普通的形象顧問他們還不肯要呢!

“曉柔,你知不知道我接下來有多少事要做?你覺得我有時間幫餘德在兩個月內製造出一個社交名媛嗎?”

“似乎不大可能。”黃曉柔搖頭,“不過這也沒辦法,還是通知月琰回來處理?”

“她絕對不會回來的。”她說的很肯定,“你忘了她說過只有三件事能打擾她的黃金假期?”

黃曉柔點頭,扳著她的指頭開始數,“股票崩盤、公司倒閉,或是你的葬禮。”

“那就對了。”她的葬禮居然還落在股票和公司後面?真是個超級無情的姐姐呀!虧她們兩個還是雙胞胎呢!

袁星燦揉揉發疼的太陽穴,“讓我想一想。”

還是婉拒掉吧!相信柯南字也不是個不講理的人,他應該能瞭解製造一個社交名媛,不在她們公司的業務範圍之內。

突地,她口袋裡的手機發出輕微的震動,因為她是一直戴著耳機的,因此立刻就接聽了。

“老姐,是我弄錯了,還是你忘記了?”

一個充滿活力的清脆聲音鑽入星燦耳朵裡,她猛然想起一件事。“陽晴?天哪!我完全的忘記了。”

她現在應該在機場接妹妹陽晴的飛機才對!老天,她完全忘記這件事了!

“抱歉抱歉,我忙忘了!我馬上讓曉柔去接你。”

“沒關係啦!”袁陽晴笑嘻嘻地說:“我在免稅店裡多逛一會沒問題的。對了,我刷的是你的卡喔!”

“啊?陽晴!”她連忙喊對方,但她已經收線了。

“曉柔,你幫我到桃園機場去接陽晴好不好?我得在記者會之前和秦緯綸討論好細節。”

她快瘋掉了!為什麼這時候在加勒比海快樂度假的人不是她呢?

“沒問題。”黃曉柔含笑道:“我馬上去。”

可憐的星燦!身為她的秘書,黃曉柔是打從心裡同情這個同時被公事和私事搞得焦頭爛額的女人。

“你又救了我一次!”她連忙抓齊相關資料,衝往誠源的辦公大樓。

袁星燦突然覺得自己好可憐。

罷被男朋友甩了,還遇到個難伺候的客戶,不是她負責的客戶在她掛責任時冒出來考驗她,很會闖禍的妹妹又挑這個時候跑回來麻煩她。

她該去拜拜了,沒人像她這麼倒楣的啦!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只是去喝一杯咖啡而已!你到底有什麼問題呀?”

穿著訂做的名牌西裝,身為誠源石化總裁特別行政秘書的東方寬宏追起女人來,一向是無往不利的。

他最不能瞭解的一點是——為什麼他所向無敵的魅力會在袁星燦身上失效?

“我當然沒有問題呀!是你的問題比較大吧?”

星燦表面上仍甜甜一笑,但忍不住存心裡大叫倒楣。

記者會一結束之後,她看到東方寬宏走過來,就想馬上閃人,誰知道還是晚了一步。

電梯裡,她的手指死命的厭住必門鈕,臉上仍是帶著職業的笑容,但是他卻用兩隻手壓住了電梯門,不讓門關上。

“沒有問題,那就跟我走呀!”東方寬宏手一探,就要將電梯裡的袁星燦拉出來。

她靈活的一避,“你的問題就是你結婚了。”

“不過是喝一杯咖啡而已,跟我已婚或是未婚完全沒關係。”他聳聳肩,一副鐵了心要逮到她的樣子,“你不會不給面子吧?”

“改天好不好?”她的笑容已經有點勉強了,“我公司裡還有事。”

“我問過你的秘書了,她說你下午不進公司。”

懊死的曉柔!“我跟我妹妹約了要吃飯,真的沒辦法取消。”

他又笑,“那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呀!”

“我……”氣死人了,為什麼她不是能言善道的月琰?為什麼她只能困擾的微笑,不能拿出河東獅的氣魄叫他別纏著她?

“你只有一個理由能拒絕我,那就是你覺得我很討厭,連朋友都不想跟我做。”

“我……”她咬咬嘴唇,禮貌性的避開這個問題,“真的改天好嗎?”

“我不想你為難,一句話就好。”

他可是閱女無數的情場斑手,一看就知道袁星燦是個軟心腸的女人,對付這種女人就是要用纏的。

一皮天下無難事,管她是什麼三貞九烈的女人,一被纏上了,也只有乖乖投降的份。

“改天啦!”她實在是不想得罪東方寬宏,因為他雖然在誠源擔任秦緯綸的行政秘書,可是也是大統制藥東方家的了貝。

她不想因為沒跟他去喝咖啡,害得處心積慮想拿到大統制藥合約的月琰抓狂;可是她又不想沾上東方寬宏這個麻煩。她到底該怎麼辦?

正覺得為難時,身後有個聲音開口說話了:“兩位好了沒?或許你們閒得很,不過別人的時間可很寶貴。”袁星燦一聽,立刻覺得不好意思,趕緊回頭道歉:“抱歉抱歉!”

她剛剛進電梯時,只專心在注意東方寬宏有沒有跟來,對於已經在裡面的人只是匆匆一瞥,只知道有兩個,其中一個略微矮胖,提著真皮公事包;另一個很高,穿著得體,低著頭專心看著手上的文件。

那個矮胖的男人推推臉上的無框眼鏡,一副不耐煩的樣子,“電梯的功用是載人上下樓的。”

袁星燦臉上一陣發燒,覺得超級丟臉。想走出去,怕被東方寬宏纏得沒完沒了;想關門,對方又壓著不放。

她又無助又抱歉的說:“對不起。”

矮胖男人揮揮手。老闆沒有反應,自己似乎太性急了一點。“算了,你要出去還是要下去?”

東方寬宏搶著說:“我們出來說,不過是喝個咖啡而已,花不了你幾分鐘的。”

“我真的有約了!”她連忙退一步,避開他伸過來的手。

可是這麼一退,剛好撞到了身後那高大男子,鞋跟踩上了他的腳背。

柯南宇的頭終於抬了起來,因為他手裡的卷宗被袁星燦給撞到地上去了。

“啊!對不起!”

袁星燦迭聲說著抱歉,窘到雙頰發紅,連忙蹲下去幫忙撿散落一地的文件,剛好柯南宇也彎腰去撿!!

砰的一聲,兩個人的頭又撞在一起。

“啊!”她下意識的伸手揉頭,抱歉又尷尬的不斷賠罪:“對不起!對不起!”

“不要緊。”柯南宇好脾氣的說,臉上閃過一絲驚訝。

“我來我來!”江特助連忙俐落的將文件撿起來,一面對東方寬宏說道:“先生,讓一讓。”

東方寬宏見狀,只好往後一退,讓江特助撿起他腳邊的文件。而他這一退,讓袁星燦有機會把門關上。見門關上了,她才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沒事吧,袁小姐?”

星燦有些驚訝的轉過頭來,看向那能喚得出她名字的人。

柯南宇!

他沒事就上財經雜誌的那張臉,她居然沒在第一時間把他認出來?虧他還是聚焦最大的客戶,雖然奈德不是她負責的,可是她至少也該記住這個大客戶呀!

天哪!她好慚愧喔!

“柯先生!我真是抱歉極了。”

居然是在這種情況下遇到這個大客戶,他一定會覺得她連這種小事都處理不好,怎麼負責他奈德的公關和形象?

天哪——月琰一定會把她給殺了的。

柯南宇笑了一笑,他知道聚焦的袁月琰有個雙胞胎妹妹,因此他一點都不驚訝。

只是,袁月琰那麼強勢的女人,居然有個這麼溫吞的妹妹,連一個男人都拒絕不了,他倒真的有點吃驚了。

“不要緊。那是誠源的東方寬宏?”

他一向過目不忘,雖然只瞥了他一眼,但還是立刻認出了他是東方家的人,跟東方殷實的交情還不錯。

“嗯。”她有點尷尬的點點頭。

“城源最近有點小麻煩。”他微微一笑,“還忙得過來嗎?”

“可以。”她知道跟人說話時看著人家的眼睛是種禮貌,可她就是不由自主的想把眼光移開。

他那種禮貌性的微笑裡帶著調侃的味道,照理說她不應該感覺得到的,可是她就是有那種莫名其妙的感覺,而且,聽見他充滿磁性的嗓音,她的心跳就莫名的加速。

“那就好。希望我的事,聚焦一樣用心處理,不會讓我失望。”他勾起一抹笑容,“你會讓我失望嗎?袁小姐?”

袁星燦呆了一呆,她非常非常的想說:“對不起!聚焦是企業形象顧問公司,不處理個案問題!”可是她的嘴巴卻違反她的意忘,說出了:“我們會盡力的。”

“那就看你的了,袁小姐。”他笑的樣子顯然是對袁星燦的回答很滿意。

怎麼那麼多事情都得自己出馬才搞得定呢?

“不……不客氣……”她超想咬掉自己的舌頭的。瞧她說了什麼蠢話?她居然傻呼呼的接下了這個她拼命要推掉的任務!?

他的眼睛會笑、去催眠、會讓人家毫無防備、會讓人家健呼呼聽他的話!

等到她發覺自己答應了什麼事時,她只有一個感覺——她攬了一個麻煩上身……

一樓到了。柯南宇快步的走了出去,回頭一笑,“對了,順便說一聲。下次遇到這種情況時,說兩個字就行了。”

她眨眨眼睛,表情看起來很無辜:“什麼?”

“不要。”

“就說不要。”只要她從頭到尾把不要兩個字掛在嘴上,再怎麼有耐心的男人也會放棄的。

袁星燦忍不住一陣臉紅:“謝謝。”

“不客氣。我的忠告是不收錢的。”

她怎麼動不動就臉紅呢?柯南宇又回頭看了她一眼,心裡冒出了一個新的疑問——這麼不會拒絕男人的一個美女,是怎麼平安無事的長這麼大的?